第一卷

终结的日常

第一卷 终结的日常

「呀哈哈哈哈哈!笨蛋,你那个太好笑了吧!」

现在是第二堂的数学课。今天池依旧在课堂上大声谈笑。他的聊天对象是山内。开学以来的三个星期,池、山内这两个人再加上须藤,在暗地里被称作笨蛋三人组。

「喂喂喂,要不要去卡拉OK?」「我要去我要去〜」

附近的女生团体,则早就在热烈讨论放学后的规画。

「明明烦恼这么久,但是要打成一片,还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呢。」

「绫小路同学你不是也增加了很多朋友吗?」

堀北交替看著黑板与笔记本,一边抄写,一边如此对我说。

「有渐渐在增加吧。」

刚开始我很不安,但是以跟须藤在超商的那件事、社团说明会,以及泳池内的互动做为契机,我和池、山内他们的交情,也到了偶尔会一起吃饭的程度。

纵使我们离挚友还有好一段差距,但回过神来,就已经发展到能称做是朋友的关系。

人际关系就是如此不可思议。我现在也不太清楚,我们究竟是何时成为朋友的。

「早——」

在课堂大概进入后半段的时候,教室入口伴随噪音被打了开来。来到教室的人是须藤。他完全不在意课堂还正在进行,就一面很困地打著哈欠,坐到了座位上。

「须藤,你太晚来吧。啊,你会一起去吃午餐对吧?」

池在远处向须藤搭话。数学老师不但没有劝说,甚至完全不看须藤一眼地继续上课。一般来说,这时候感觉会有一根粉笔飞过来。然而,该说这是放任主义吗?很不可思议的是,不论私下讲话、迟到或者打瞌睡,每个科目的老师都默许了。班上一开始表现得很客气的那些人,现在也都过得逍遥自在。

虽然也是有极少数学生,像堀北那样一直很认真在学习。

我的口袋震了一下,手机收到了通知。班上部分男生所创的聊天群组传来了讯息。看来中午要约在学生餐厅一起吃饭。

「喂,堀北。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就不用了。因为你们那群人很低俗。」

「……这我无法否认。」

男生们大致上尽是聊些女生的话题或者下流哏。像是谁很可爱,或是谁跟谁在交往、进展到哪里等。让女生参与其中说不定不太适当。

「唔耶……真的假的,已经交到女朋友了吗?好厉害啊。」

根据池他们的消息,平田似乎已经跟班上的轻井泽在一起了。我寻找了一下轻井泽的身影,便看见她坐在远处明显向平田传递著充满爱意的视线。

说到对轻井泽的印象,该怎么讲呢?她也不是不可爱,只是好像有种难以让恋爱新手接近的气质。简单说,她就是那种很积极的辣妹系女生。

她在国中时期,想必也吃遍了像平田这样的帅哥了吧。虽然这是我擅自的想像,不过应该不会错得太离谱。哎呀,不小心就说出了恶毒的话,这就算被说是毁谤也不奇怪。这对轻井泽实在太失礼了。我在心中向她致歉。

「你那表情还真讨厌呢。」

堀北对我投以冰冷视线。看来我的下流想法好像被看穿了。

到底要经过怎样的步骤,才能在开学后马上就成为情侣呢?我明明连交朋友都费尽功夫了。

乾脆直接对堀北说「我们也来交往吧?」——不过这样我一定会被她痛殴呢。

况且,如果要交女朋友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更贤淑、更温柔的女孩子。

1

第三堂是班导茶柱老师的社会课。茶柱老师来到了就算打钟后也依然闹哄哄的教室。即使老师来了,情绪高昂的学生们也丝毫没有收敛。

「给我安静一点——今天我需要你们稍微认真上课。」

「怎么回事呀——?小佐枝老师。」

部分学生已经开始以那种亲昵称呼来叫老师了。

「因为月底到了,要进行小考。往后面传。」

老师将考卷发给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不久,我的座位也传来了一张考卷。上面列了五个主科的题目,每科各自有几小题,确实是个小考。

「咦〜我没听说过要考试啊〜真是狡猾〜」

「别这么说。这次的考试只会作为今后的参考,不会反映在成绩单上面。不会有风险,所以放心吧。不过,当然也是严格禁止作弊喔。」

我对于这段彷佛话中有话的说法有些在意。一般来说成绩只会影响成绩单。然而,茶柱老师所说的话却有点不同。所谓不会反映「在」成绩单上,好像就让人觉得——那会反映在成绩单以外的事物。

不过……应该是我想太多了。既然不会影响到成绩单,就没必要这么戒备了吧。

突如其来的小考开始进行。我将考题看过一遍。每科各四题,总共二十题,而各题五分,满分一百。不过,题目都几乎简单到令人扫兴。

题目比入学考试的程度还要低了两个级别。再怎么说,这也太简单了吧?

我一面这么想,一面将考卷看到最后,结果发现最后三个左右的题目,有著悬殊的难度。数学最后的题目,如果不列出复杂的算式根本无法解出答案。

「呃……这题的困难度真的很高……」

看不出来这是高中一年级能解出来的程度。最后三题的性质显然非常不同,甚至会让人认为这是不是不小心放错了。

明明也不会影响成绩,这个考试究竟在测量什么?

算了,我就和入学考试时同样那么做好了。

茶柱老师打算姑且大略监考的样子。她一边慢慢地巡视教室,一边监视学生有没有作弊。我在不会被当成作弊的程度之下,偷偷地看了堀北。她右手拿著原子笔,毫无犹豫地持续填入答案,看起来就好像能轻松取得满分。

接著,直到下课钟响为止,我都持续地在和考卷进行对峙。

2

「你啊……要是老实说的话,我就原谅你喔?」

「你要我老实说什么啊?」

我吃完午餐,便与须藤他们一起坐在自动贩卖机旁的走廊闲聊这时候,池冷不防地徐徐逼近我。

「……我们是朋友对吧?而且还是这三年都会同甘共苦的伙伴对吧?」

「是、是啊。是这样没错。」

「当然……如果交了女朋友也会告诉我们吧?」

「啥?女朋友?这个嘛……如果我有交到的话。」

池将手臂勾在我的肩膀上。

「你没有在和堀北交往吧?我可是绝不允许你抢先一步喔。」

「……啥啊?」

等到察觉时,山内跟须藤也正用怀疑的眼神看著我。

「笨蛋,我没有在跟她交往啦。完全没有。哎唷,真的啦。」

「因为你们今天又在课堂上偷偷摸摸地聊著什么吧。是在聊一些不能告诉我们的事情对吧?像是约会、约会,以及约会之类的事情!啊啊啊……羡慕!」

「不可能不可能。说起来堀北也不是那种性格的人吧。」

「谁知道啊,我们也没跟她说过话。就连她的名字,要是没有从小栉田那里听来,我们搞不好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与其说是她很没存在感,不如说是太难亲近了。」

说起来也没错。我几乎没印象看过堀北跟我以及栉田以外的人说过话。

「就算是这样,连名字都不知道也太过分了吧。」

「那绫小路你就记得全班同学的名字吗?」

……我试著回想,结果连一半都想不出来。原来如此,我懂了。

「光看长相的话,她不是很可爱吗?所以我才会注意她。」

山内他们点头表示认同。

「但是她的个性很苛薄啊。那种女人我没办法。」

须藤喝著咖啡一边如此说道。

「就是说呀,不知道该说她带刺还是什么才好。如果我要交,也想找那种更开朗,而且可以更自然进行对话的女孩子。当然也要很可爱。就像小栉田那种的。」

池喜欢的人果然是栉田。

「啊——好想跟小栉田交往。不对,是好想跟她滚床单——」

山内喊道。

「笨蛋,你哪能跟小栉田交往啊!就算是想像的也不准!」

「你就以为你可以跟她交往吗,池?在我的心中,小栉田早就已经睡在我的身边了!」

「你说什么!在我这里,她不但Cosplay,而且还摆出了相当不得了的姿势喔!」

他们两个在互相争夺幻想中的栉田。喂喂喂,虽然要想像什么都是高中生的自由,但这也对栉田太没礼貌了吧。

「须藤,你的目标是谁?听说篮球社也有可爱的女孩喔!」

「啊?我还没找到啦。新进社员可没有什么闲功夫去评鉴女人。」

「真的假的……总而言之,要是交到了女朋友,不可隐瞒而且得据实告知!知道了吗!一定要喔!」

「喔、喔喔。」

他不断地叮嘱到让人很烦,于是我便姑且点头表示答应。说到女朋友,我就想起了关于平田的事情。

「话说回来,听说轻井泽变成平田的女朋友了?」

「啊〜对啊。听说前几天,本堂看见他们两个手牵著手走路。」

「肩并肩地走路,肯定是在一起了没错。」

「他们应该果然那个过了吧。已经做过了吧。」

「一定有吧——啊〜好羡慕,真是太羡慕了……!」

才高中生就有性行为,这种脱离现实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不过,他们应该真的做过了吧。

……不知不觉就这么想的我,跟这些家伙也是同类。

「真想听有做过的人谈谈他的经验啊……」

山内在走廊卧躺,将本能完全倾吐出来。

「去问平田就可以了吧。」

「你啊,你觉得问平田,他就会老实把内容说出来吗?像是胸部感觉起来怎么样啦,是不是处女啦,还有……是不是果然舔过那个了?——像这类的事情。」

你打算问出怎样的经验谈啊……

我为了去买点飮料,而走向附近的自动贩卖机。山内于是对我这么要求。

「我要可可——」

「不要敲诈别人啦。飮料而已自己去买啦。」

「哎唷,我已经剩下没多少点数了嘛。剩两千左右。」

「……你三个星期就用掉九万点以上了吗?」

「买了想要的东西,不知不觉就……你看这个,很厉害吧!」

山内如此说道,并拿出了掌上型游戏机。

「我和池一起去买的。这可是PS VITA喔。学校会卖这种东西,真的是太厉害了吧。」

「那个花了多少啊?」

「应该是两万多吧。再加上林林总总的配件,差不多两万五。」

这样点数很快就会花完了呢。

「我平常不太玩游戏。不过,在宿舍生活马上就能召集到伙伴了呢。而且,班上不是有个叫做宫本的家伙吗?那家伙对电动很拿手呢。」

说到宫本,他在班上算是个体型胖胖的男学生。我虽然没有直接和他说过话,但有印象他总是在跟别人谈论著游戏或动画的话题。

「你也买一台来参战吧。须藤也说好下个月点数进来的话要去买。」

我周围的这些人似乎都已经参与了。山内表示凡事都要尝试过才知道, 并将游戏机递过来。我一接过游戏机,就发现它比想像中还轻很多。我将视线落在萤幕上,看见一名背著大刀的战士,正在抚摸村庄里的猪只。真是搞不太懂这个世界观呢……

「老实说我没什么兴趣。这是……那个吗?战斗游戏吗?」

「你不会连Hunter Watch也不知道吧?它在全球可是累积了四百八十万片以上的销售量喔!我从小就有超群的游戏天分,甚至还被国外挖角过呢。虽然那时候我拒绝了。」

你就算随便讲些什么世界规模,也跟厉不厉害是两回事吧。世界上有高达七十亿人口,也就是说,买了这个游戏的人连百分之零点一都不到。

「说起来,为什么这种看起来好像很纤弱的女孩子穿得了重装啊。她的护具是塑胶制的吗?如果这是铁制,就算是须藤的体格,看来也会穿得很辛苦喔。」

「……绫小路,你不要对游戏追求现实要素啦。你是外国人喔?而且会讲那种话的家伙,根本就对自动回复生命值非常宽容喔!那种中了满身子弹,躲起来就会立刻回复体力的西洋游戏,才叫做不现实。」

我完全无法理解山内在说什么。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对吧?你也买来一起玩玩看吧。好不好?好不好?我会帮忙在你新手期的时候搜集材料。采集蜂蜜也很辛苦喔。所以,请我喝可可〜」

「真是的……」

虽然我并不需要蜂蜜,但再被纠缠下去也很麻烦,所以我就买了可可给他。

「朋友果然是不可或缺的呢!谢啦!」

真不希望你在这种地方感受到友情。我将可可拋了过去,山内则用腹部接住它。

那么,我要喝什么好呢?我一边犹豫,一边滑动著手指,结果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这里也有啊。」

就只有矿泉水有免费按钮可以按。

「怎么了? J

「啊,没事。我记得学生餐厅里也有能免费吃的套餐吧?」

「好像是那个叫山蔬套餐的吧?啊——讨厌讨厌,真不想过吃草喝水之类的生活——」

山内喝著可可,一边格格笑著。

点数若是用光,也只能靠山蔬套餐或水这种免费物资来过活了。

但是这种情况只要小心一点就能避免。不过,像山内这种不顾后果的使用,就另当别论了。

「……喂,吃山蔬套餐的人还满多的呢。」

我经常去学生餐厅,回想起有许多学生都在吃免费的山蔬套餐。

「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吃吗?是那个啦,因为是月底了吧?」

「是这样就好了呢。」

尽管感到一丝不安,我为了喝牛奶还是按下按钮。而它便理所当然般地滚落至取出口。

「啊——下个月快点来,我还想继续过梦幻般的生活!」

山内他们不停地笑著,一边如此喊道。

3

『今天要和小树田他们出去玩,你要不要去?』

下午的课堂里,当我随意地在抄写黑板上的笔记,手机突然收到了信件。

喔……这就是所谓学生生活以及青春吧。我第一次收到放学后跟朋友出去玩的邀约。虽然没想到特别想拒绝的理由,但我暂且还是问了一下有谁会参加。

要是有很多不认识的人,那不是很讨厌吗?总觉得会不自在。

信件马上就回覆过来了。有池跟山内的名字以及栉田,再包含我共有四个人。并没有特别奇怪的人物。这样的话就没关系了吧。我回覆答应,然后信件又传了过来。

『小栉田就由我来攻略,所以绝对不要妨碍我!b y池大人』

『不对不对,小栉田可是我的目标,你才别妨碍我。b y山内』

『啥?就凭你也想攻陷小栉田?你是在找架吵吗?』

好好相处不就好了,他们两个却在信件上开始互相争夺栉田。

我则是既期待放学,却也开始觉得有点麻烦了。

课堂一结束,我就紧跟著池和山内往学校外面走。

校区总而言之就是很广阔。入学以来到现在的这阵子,我几乎都还对校内不了解。

「明明就同班,栉田没有一起过来啊。」

「她说有些话要跟别班的朋友说。小栉田是大红人嘛。」

「该不会是……男、男生朋友吧?」

「放心吧,池。我已经确认完毕了。对方是女孩子。」

「那就好、那就好。」

「你们是认真想追栉田吗?」

「这不是当然吗?而且老实说她是我的真命天女。」

山内似乎也抱持相同意见,频频点头表示认同。

「你的话就是那个堀北嘛。虽然我承认她是个美女。」

「不,我跟她没什么。真的。」

「真的吗?在课堂上偷偷眉来眼去,若无其事地互相碰触指尖——你应该没有做出像这种既酸甜又让人火大的事情吧?」

正当池不断地逼近我,我们话题中心的那名女学生就跑了过来。

「抱歉我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唔喔喔,小栉田,我等你很久了呢!……话说回来,为什么平田他们也在啊!」

跳起来的池,在下个瞬间往后退了几步,并猛跌了一跤。真是个忙碌的家伙。

「啊,我在路上遇见他们,想说难得所以就邀一下了。不可以吗?」

栉田把平田及(被认为是)平田女友的轻井泽,还有两名女生带了过来。她们是经常和轻井泽结伴同行的松下以及森。

「喂,就没有什么办法把平田赶走吗!」

池用手臂环著我的脖子,如此对我悄悄说道。

「也没有必要把他赶走吧。」

「有那种帅哥在的话,我的存在感不就会变得薄弱吗!要是发生小栉田喜欢上平田的这种不幸事件该怎么办啊!要不让帅哥跟可爱女孩在一起,也就只能阻止事件发生,别无他法!」

「不,我可不知道……而且平田在跟轻井泽交往吧?别担心啦。」

「我说你啊。因为女朋友在所以就没关系——这根本就没有任何保证。如果把轻井泽那种二手的骯脏辣妹,拿来跟可爱天使小栉田相比,不管是谁都会选小栉田吧!」

池以口水喷进我耳朵里的气势重复著激烈的辩论。我觉得有点恶心。话说回来,真亏他能在她本人就在旁边时说出这种粗俗的话。

轻井泽的确是辣妹风格,皮肤也有稍微晒黑,不过十分可爱。

「但是啊,池……那么可爱的小栉田,也没办法保证就是处女耶……」

山内以不安、有气无力的声音,参与了我们的悄悄话。

「唔,那是……那个……虽然是这样没错……不、不对,小栉田不可能会是二手货!」

这该说是歧视女性吗?他们持续进行著任性的男性妄想。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们去我不在的地方讲呢?

「那个……如果我们会打扰到你们的话,就分开行动吧?」

平田很客气地向池他们搭话。他好像有点在意我们的窃窃私语。

「没、没什么关系啊?对吧,山内?」

「喔、喔喔,一起玩吧。热闹一点也比较开心。对吧,池?」

对他们两个来说,一定很想说出「别碍事!」并把他给赶出去。然而,要是随便就做出这种事情,说不定也会降低栉田的好感度。而究竟有没有足以下降的好感度就是另一回事了。

「话说,这是当然的吧?为什么我们就非得看这三个人的脸色啊?」

轻井泽的意见是正确的。但是她把我也算了进去,让我很受打击。

「现在就是『那个』了吧——凡事都有一体两面。如果不算平田跟轻井泽的话,男女的比例就是相同的。换句话说,这就像是联谊,或者三对情侣的约会,对吧?绫小路,你也有机会喔。」

「山内的话,配松下就可以了吧。因为我要跟小栉田说话。」

「你这家伙……别开玩笑了。小栉田从以前开始就是我的目标了!我们就像是过去在巨大樱花树下互相誓言要结婚的青梅竹马!这是命运的重逢啊!」

「你骗人!我从之前开始就觉得你老是在说谎了!」

「啥?我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啊!」

如果完全相信他所说的,那么山内春树——自小玩游戏本领超群,被国外职业组挖角过,国小时曾进军全国桌球赛,国中时期成为棒球队的王牌,甚至被预测将成为职业选手——是名难以想像、处于顶尖的男人。

事实上却拿不出任何能证明的证据。

我虽然不知道队伍要往哪里走,但还是悄悄地跟在后面。

本以为池跟山内会不顾一切地跟著栉田,没想却从左右两俱包围了平田。

「我就直截了当地问了。平田,你是不是在跟轻井泽交往?」

池为了确认平田是敌是友,便单刀直入问道。

「咦……那件事,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平田似乎有点被吓到,露出慌张的模样。

「看吧。看来我们两个正在交往的事,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哟!」

被询问的平田,在回答是或否之前,就被轻井泽紧紧抱住手臂。

平田露出像是败给她的模样,用食指搔搔脸颊,承认了他们正在交往的事实。

「真的假的——!能跟轻井泽这种可爱的女孩交往,我真是超羡慕你耶。」

山内一副打从心底羡慕似的说出这种言不由衷的话。将谎言说得让人不认为是谎言,看似简单却意外困难。

「那小栉田有男朋友吗?」

顺著这个感觉,池毫不犹豫地将话题切换到栉田身上。这还真是高招……吗?

「我吗?很可惜没有耶。」

池和山内在心中暗自窃喜!——岂止如此,他们两个人都憋不太住笑意,脸上正不断地流露出喜悦。虽然说不定也有可能是她隐瞒交了男朋友的事实,不过,大致上还是确定栉田是单身了。我也有点开心。

「糟糕,我的眼泪……!」

「山内,别哭!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才站在了山顶的面前!」

登上那座高山的路程,想必是无止尽的漫长,也出奇地险峻吧……

平田和轻井泽两人走在一起,池和山内则是露骨地包围著栉田往前走。松下和森这两人跟在他们后面,应该觉得很无聊吧。而我则跟在更后面一个人走著。

「喂,池,我们要去哪里?」

我为了询问目的地而叫住池。他不耐烦地回头,冷淡回答道。

「我们才入学没多久对吧?所以要到处逛逛,看一看校区里的设施。」

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也就是说,这种有点尴尬的感觉,会暂时持续下去吗……

不过,这种不愉快的预测,却被出乎意料的形式所翻转。

「欸欸,松下同学、森同学。你们两个人去看过哪些地方了呢?」

栉田尽管和池、山内两个人开心谈笑,却也向后面两名女生拋出话题。

「咦?啊,嗯——我想想。我们去过一次电影院,对吧?」

「嗯,放学后我们两个人去过。」

「这样啊!我也觉得很想去,但还没去过呢。轻井泽同学,你们约会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栉田为连结三个团体而开始行动了。真不愧是她。这种行为就算我拚了命也模仿不来。再加上,她偶尔也会对我莞尔一笑。这也让我觉得很高兴。

要是她多此一举拋话题过来,我会觉得很麻烦。栉田一面顾虑到我的性格以及想法,一面用眼神来表达她绝对不是无视我。如果栉田不懂得看气氛,只想当中心人物,是不会这么做的吧。

比如说,也有这种——明明以不唱歌作为条件陪朋友去卡拉OK,可是又被要求「唱嘛」,倘若拒绝,还会被说「这家伙搞什么,不懂得看气氛吗?」,最后反过来生气的人。

结果,自我中心的人就是有这种「在卡拉OK唱歌很开心=大家应该都喜欢」的武断愚蠢想法。他们不明白世上就是有那种打从心底讨厌唱歌的家伙。

正当我在心中如此臭骂时,四周被非常嘈杂的气氛所笼罩。

看来他们在校区里的服饰店停下了脚步……说得时髦一点就是时装店。

大家都看似已经来过好几次,毫不犹豫就往店里走。我大致上平日都穿制服,假日也都窝在家里,所以没买便服呢。

店里因为有许多学生而相当热闹,但却几乎没有高年级生,多半都是一年级生的样子。这该说是新生独有的未经世故吗?他们散发出了尚未熟悉环境的感觉。

接著我们稍微逛了衣服,然后走向附近的咖啡厅。

平田的手上提著轻井泽买衣服的提袋。她花了三万点左右。

「大家都已经适应学校了吗?」

「刚开始很不知所措,不过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不如说,这里太像梦幻国度了,我真是一辈子也不想毕业。」

「啊哈哈,感觉池同学很享受学校生活呢。」

「我的话,总觉得还想要更多点数。大概二十万……三十万点左右吧?买了化妆品跟衣服这类东西,点数几乎都已经没剩多少了。」

「高中生每个月零用钱高达三十万的话,不是不太正常吗?」

「说到这个,我认为就算是十万也很多了。我觉得有点害怕呢,要是持续这种生活,毕业后不会觉得很困扰吗?」

「你是指金钱观会乱掉吗?的确那样也许会很可怕呢。」

看来不同的学生,对于发放的这十万点所抱持的感觉完全不同。轻井泽跟池想要更多的点数,而平田跟栉田则认为点数太多,并且害怕奢侈生活结束后的未来。

「绫小路同学怎么想呢?觉得十万点很多?还是很少?」

对于不加入话题,专门聆听的我,栉田拋来了话题。

「怎么说呢……应该说还没有真实感,我也搞不太懂。」

「什么嘛。」

「我似乎能明白绫小路同学说的话。因为老实说这里和一般的学校差太多了。彷佛有某种挥之不去的不踏实感。」

「像那种的事情就算在意也没用啦。哎呀,能够进这所学校真是太好了。我要痛快地把想要的东西买下来。事实上,昨天我不知不觉也买了新衣服呢。」

真是的,该说池很正面吗?他好像很积极地在过生活。

「话说回来,先姑且不论小栉田或平田,真亏池和轻井泽能够成功入学耶。你们的脑袋绝对很差吧?」

「你的脑袋也看起来不是很好喔,山内。」

「啥?我以前在APEC可是考了九百分。」

「APEC是什么啊?」

「你连这种事也不知道吗?那是个非常困难的英文考试。」

「呃,那个大概不是APEC,而是TOEIC喔。」

栉田温柔地吐嘈。顺带一提,APEC是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的意思。

「它、它们就像是亲戚那样的关系吧?」

我想它们跟家属、亲戚关系可是天差地远……

「这间学校的方针说是为了培育有前途的年轻人,所以校方并不是只以考试成绩来评价我们,不是吗?事实上,如果这是一间只用学力偏差值来判断的学校,那说不定我也不会报考了。」

「那句『有前途的年轻人』,还真是适合我耶。」

池双臂抱胸,点头表示认同。

尽管这是一间以升学、就业率为傲,日本首屈一指的高中,但是录取与否的判断基准,却不光只是分数。

那么,这间学校究竟在学生身上看见了哪种可能性呢?

我突然对这件事情感到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