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世界

第一卷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世界

宣告五月第一天上课的钟声响起。过不久,手中拿著海报筒的茶柱老师便走进了教室。她的表情比平常都还严肃。老师你是月经没来吗?——要是开出这种玩笑,感觉就会被她拿金属球棒朝脸部全力挥击。

「老师,你该不会是月经没来吧——?」

没想到池居然说出了这种话。我觉得跟他想法一致这点让我大受打撃。

「接下来开始举行朝会。不过在开始之前,你们有没有想问的问题?假如有在意的事情,最好趁现在问喔。」

茶柱老师对池的性骚扰视若无睹,并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口气就像是很有把握学生会想问问题。而实际上有好几名学生马上就举起了手。

「那个……我今天早上确认了一下,却发现点数没有存进来。不是说每个月一日会支付给我们吗?我今天早上没办法买果汁可是很著急呢。」

「本堂,我之前也说明过了吧,就是这样没错。点数会在每个月一日汇入。这个月毫无疑问也已经确认汇入了。」

「咦,可是……点数不是没有汇进来吗?」

本堂及山内他们彼此互看。池则像是没注意到这件事而显得吃惊。的确今天早上,我想说确认看看点数,查询帐户后却发现跟昨天完全相同。也就是说,新的点数并没有存入。我还以为之后一定会再汇进来。

「……你们还真是一群愚蠢的学生。」

这是愤怒吗?或者是喜悦?茶柱老师散发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愚蠢……吗?」

茶柱老师对傻傻反问的本堂投以锐利的眼神。

「本堂,坐下。我不会再说第二次。」

「小、小佐枝老师?」

本堂对那未曾听过的严厉语气感到畏缩,就这样子坐到了椅子上。

「点数已经汇入了。这无庸置疑。像是只有这个班级被遗忘的这类幻想也是不可能的。懂了吗?」

「不,就算你问我们懂不懂……事实上点数就是没有存进来……」

本堂感到困惑,同时也露出不满的神色。

假设事实就如茶柱老师所说的「点数已汇入」……

要是这之中没有矛盾?假设汇入的结果是零点?

这样的疑问虽然很微弱,然而也确实扩大了起来。

「哈哈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Teacher。我理解这个谜题了呢。」

高圆寺洪亮地笑道,接著将双脚跨到桌上,以傲慢的态度指著本堂。

「这是很简单的事。代表我们D班连半点也没被分发到。」

「啥?为什么啊。不是说每个月会存进十万点吗……」

「我可不记得有这么听说过。对吧?」

高圆寺一面冷笑,一面肆无忌惮地将指尖指向茶柱老师。

「虽然高圆寺的态度很有问题,不过事情就像他所说的那样。真是的,都已经给了这么多提示,能自己察觉的人却寥寥无几。真是可悲。」

突如其来的变故以及宣告,使得教室里开始吵嚷起来。

「……老师,我能提问吗?我有无法理解的事。」

平田举起了手。看得出来,他并不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点数,而是因为担心陷入不安的同学才举起手。真不愧是班上的领导人物,连这种时候也率先采取行动。

「请告诉我们没被分发点数的理由,不然我们无法接受。」

点数没汇入的详细原因,确实完全是个谜团。

「迟到、缺席,共计九十八次。课堂中私下交谈,或使用手机的次数为三百九十一次。你们一个月之内就做了这么多次。在这所学校,班级的成绩将反映于点数上面。其结果就是你们将本来应该得到的十万点给全吐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而已。入学典礼当天我应该也直接说明过,这间学校是以实力来衡量学生。然后你们这次则得到了『零』这个评价。一切不过如 此。」

茶柱老师虽然很傻眼,但还是说出了机械般毫无感情的话语。来这间学校后所抱持的疑问,很庆幸地都接连解决了。虽然是以最糟糕的形式。

也就是说,我们D班在一个月之内,就失去了起跑冲刺时所获得的十万巨额优势。

我听见了铅笔咯咯写字的声音。堀北似乎打算掌握情势,而冷静地记录著迟到、缺席,以及私下讲话的次数。

「茶柱老师,我不记得我们有得到这种事情的说明……」

「什么啊,你们没人解释的话就无法理解吗?」

「这是当然的。我们并没听说过汇入点数会减少的这件事。只要能获得说明,大家应该就不会迟到或讲悄悄话了。」

「平田,你说的话还真不可思议呢。我确实不记得我说明过汇入点数将由怎样的规则来决定。但是,上课不要迟到、课堂中不要私下聊天——你们难道就没在国小、国中里学过吗?」

「那是……」

「你自己应该也记得吧?没错,在义务教育的九年之中,『迟到或上课聊天是不好的』,你们应该也都听到很厌烦了。而你们却偏要说没说明就无法接受?这种歪理根本就说不通。要是你们把理所当然的事情给理所当然地完成,至少也不会变成零分。这全都是你们自己的责任。」

这言论正确且让人完全无法反驳。这种最简单的善恶道理,不论谁都很了解。

「你们才刚升上高中一年级,难道真以为能毫无限制的每个月使用十万?而且还是在日本政府设立为了教育优秀人才的这所学校?用常识去思考也不可能吧?为什么要一直对疑问置之不理?」

平田对这般正确言论露出不甘心的模样,但立刻就看向老师的双眼。

「那么,至少也告诉我们点数增减的详细项目……以作为今后的参考。」

「这办不到。人事考核……也就是详细的审查内容,按照这间学校的规定无法说出来。社会上也是如此。你们就算出了社会、进了企业,是否要告诉你们详细的人事审查内容,也是由企业来决定。不过,也是呢……我也不是因为憎恨你们才这么冷淡。这状况实在是太悲惨了,我就告诉你们一件好事吧。」

茶柱老师今天首次露出浅浅的笑容。

「就算改善迟到或者私下交谈……假设这个月抑制到了零扣分,点数是既不会减少也不会增加的。简单来说,下个月汇入的点数也会是零点。反过来看,不管再怎么迟到或者缺席也都没问题。怎么样?好好记著可是不会有损失喔。」

「唔……」

平田的表情变得更加阴沉。部分学生似乎尚未理解其中意思,但是这种说明却几乎造成了反效果。想改善迟到或私下交谈的学生,将会因而削弱决心。这便是茶柱老师的……不,是学校的目的吗?

话还没说完,宣告朝会时间结束的钟声却响了起来。

「看来闲聊太久了。你们大致上都懂了吧?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

老师从手上的海报筒里取出厚厚的白纸,并把它摊开,接著张贴在黑板上,以磁铁固定。学生们连理解都还来不及,就这样不知所措,茫然地盯著那张纸。

「这是……各班级的成绩?」

堀北虽然半信半疑,但也如此解释道。大概没错吧。

上面有著A班到D班的名称,一旁则标示著最多三位数的数字。

我们D班是零,而C班是四百九十,B班是六百五十。然后数字最高的则是A班的九百四十。假设这些代表著点数,那一千点应该就相当于十万圆吧。所有班级的数值一律都下降了。

「喂,你不认为很奇怪吗?」

「对啊……数字有点太过整齐了。」

我和堀北在贴出来的分数里注意到某个古怪的地方。

「你们这个月在学校中度过了随心所欲的生活。对此校方并不打算予以否定。不论迟到或私下聊天,最后报应全都会回到你们自己身上,事情也只是这样。关于点数的使用也是如此。要如何使用得到的东西都是持有者的自由,关于这点校方也并无加以限制。」

「这种事太过分了!这样下去我都无法生活了!」

至今为止默默听著话的池如此喊道。

连山内都极度惨烈地哀嚎著。因为那家伙的点数余额已经是零了……

「笨蛋们,好好看著吧。点数已经汇进除了D班以外的所有班级,而且是对生活一个月来说绰绰有余的量。」

「为、为什么别班还有点数啊,好奇怪……」

「我先说了,校方完全没有任何不公正。这一个月内,所有的班级都是依照相同规则进行了评分。然而,在点数上却有著如此的差距。这就是现实。」

「为什么……班级的点数会相差到这种地步?」

平田也注意到贴出来的纸上所隐藏的谜团。点数的差距拉得太整齐了。

「你们渐渐理解为何会被选入D班了吗?」

「我们被选入D班的原因?这不是随便分的吗?」

「咦?通常所谓分班就是那样吧?」

学生们各自与朋友面面相觑。

「这所学校是依照学生们的优秀顺序来分班的。最优秀的学生到A班,没用的学生则到D班。这种制度在大集团补习班里也很常见。简单说,D班这里是聚集著吊车尾的最后堡垒。总之你们都是最糟糕的瑕疵品。这也很像是瑕疵品会有的结局呢。」

堀北的表情僵住了。想必分班的理由让她很受打击吧。

把优秀人才塞到优秀的箱子,并把没用的人塞到没用的箱子,这样确实比较好。腐坏的蜜柑有时也会使健康的蜜柑腐败。优秀的堀北会抱持反感也是必然的。

可是我觉得或许这样也好。因为就不会再往下降了。

「但是才一个月就将所有点数吐光光,就算在历届的D班里,你们也是个首例。我反而很佩服你们竟然能搞到这种程度。厉害、厉害。」

茶柱老师故意似的拍手声传遍了教室。

「也就是说只要班级点数是零,我们就会一直维持零收入吗?」

「对。这个点数将继续保持到毕业为止。不过放心吧。宿舍房间能免费使用,而且食物也有免费的。是死不了的。」

也许能过最低限度的生活,但这对于多数学生则连安慰都称不上。学生们在这个月里过著极度奢侈的生活。突然要他们忍耐,也是件相当难受的事情。

「……也就是接下来我们要被其他家伙看不起了吗?」

须藤砰的一声踹了桌脚。如果班级顺序是以优劣来决定,就等于公开表示最差的D班当然就是笨蛋聚集地。会自卑也无可厚非。

「什么啊,须藤。连你也会在意面子啊。那就努力让班级往上爬吧。」

「啊?」

「班级点数并不只是和每月汇入金额连动。这个点数值会直接反映于班级排列次序。」

也就是说……假设我们持有五百点,就能从D班晋升到C班吗?真的很像是企业的审核。

「还有一件遗憾的消息必须告诉你们。」

黑板再次被张贴上了一张纸。上头列著一排班级全员的名字。然后,每个名字的旁边又记载著数字。

「这是个有很多笨蛋学生的班级。不过就算是这里的学生,也能理解这数字代表什么吧。」

老师发出喀喀声地用高跟鞋踩著地板,并且看了学生一眼。

「这是上次小考的结果。班上尽是些菁英,老师可是很高兴喔。你们在国中里究竟学了些什么啊?」

屏除部分前段同学,大部分的学生都只得到六十分左右。先不看须藤那不可思议的十四分,下一个则是池的二十四分。平均分数为六十五分前后。

「太好了呢。如果这是正式测验,才刚开学就有七个人要被退学了。」

「退、退学?这是怎么回事呀?」

「什么啊,我没说过吗?这所学校规定只要期中、期末考里有一科考得不及格就得退学。就这次考试来说,所有未满三十二分的学生都是要被退学的对象。你们真的是很愚蠢呢。」

「啥、啥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发出惊惶叫声的,是包含池的那七名符合条件者。

张贴出来的纸上,七人之中分数最高的菊地是三十一分,其上方画有一条红线。换句话说,包括菊地以下的学生全都不及格。

「小佐枝老师,别开玩笑了!退学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就算你跟我说,我也很为难。这是学校的规定。做好觉悟吧。」

「看来就如Teacher所说,这个班级里真的有很多蠢货呢。」

高圆寺一面打磨指甲,双脚就这样跨在桌上,一副很了不起似的微笑著。

「古同圆寺你说什么!反正你也是不及格组吧!」

「哼,Boy,你的眼睛到底长到哪儿了?好好看著吧。」

「咦、咦?没有高圆寺的名字耶……咦?」

池的视线由后段排名依序往前段排名移动。接著——好不容易才找到「高圆寺六助」这个名字。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就算是在前段排名,他也并列在榜首的其中一名。分数是九十分。代表高圆寺解开了一道难度很高的题目。

「我还以为高圆寺跟须藤一样绝对是笨蛋角色……!」

也能听见池以外的人发出这种混杂著惊叹及挖苦的话语。

「我再补充一件事情吧。这间学校在国家的管理之下,以高升学率及就业率为傲。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这个班级大部分的人,或许也有著希望升学、就职的目标吧。」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这所学校在全国也是升学、就业率首屈一指。传言只要能从这里毕业,就算是平常很难录取的地方都能轻易进去。就连似乎能保送到日本最顶尖级别的东京大学这般煞有其事的谣言都有了。

「但是……世上可不会有这种好事。这个世界可没简单到连你们这些低水平的人不管到哪里都能升学、就业。」

茶柱老师的话传遍了教室。

「也就是说,想获得实现就业、升学目标的恩惠,就必需晋升到C班以上……是这样子吧?」

「平田,这也是错的。如果想要这间学校替你实现将来的愿望,也只有晋升A班这个办法。这间学校,想必不会给这以外的学生任何担保。」

「怎、怎么会……我没听说过这种事!这没道理啊!」

一名戴著眼镜,叫做幸村的学生站了起来。他在考试中与高圆寺并列榜首,取得了学力上无可挑剔的成绩。

「真是难看呢。没什么比起男人惊慌失措的模样还要更加惨不忍睹。」

高圆寺像是觉得幸村的声音很不顺耳似的叹了口气,并如此说道。

「……高圆寺,你被分到D班就不会不服气吗?」

「不服气?我不懂为何需要不服气呢。J

「我们被校方认定为低等的放牛班学生,而且我们连升学或就业都没保障。不服气是当然的!」

「哼,实在是很Nonsense。就是这样才说你愚蠢透顶。」

高圆寺没有停下打磨指甲的手。岂止如此,他看也不看幸村一眼。

「这只是校方无法测量出我的Potential罢了。我比任何人都还要认可、尊敬、敬重自己,并自诩是个伟大的人。即使校方擅自做出D的评价,对我来说也不具任何意义。假如要我退学,那就随便他们。因为事后会哭著来找我的,百分之百会是校方呢。」

该说真不愧是高圆寺吗?不知该讲他是很有男子气概,还是唯我独尊。这确实只是校方评定出来的A或D,不去在意的话就没什么大不了了。如果从智力或体能的高低来考虑,也很难想像A班全体学生都凌驾高圆寺之上。他恐怕是由于除此之外的奇怪性格,才会被分发到D班吧。

「况且我一点也没想过要学校替我辅导升学、就业呢。我将来要继承高圆寺财阀。不管是A还是D,都只是些小事。」

对于未来有保障的这个男人,的确完全没有必要到A班。

幸村无法反驳,就只能这样坐了下来。

「看来欢乐的气氛已一扫而空了呢。你们如果理解自己身处的情况有多么残酷,那这段冗长的辅导或许也有意义了。距离期中考还有三个星期,你们就仔细去思考,然后避免退学吧。我相信会有能避免不及格,并且熬过考试的方法。要是办得到的话,就拿出与实力者相符的姿态前来挑战吧。」

茶柱老师稍微用力地关上门,就真的离开了教室。

不及格组的学生们颓丧地低著头。平时恣意妄为的须藤也咂嘴并低下头。

1

「点数没存进来,接下来要怎么办啦。」

「我昨天把剩下的点数全用光了……」

老师离开后的休息时间,教室里一片嘈杂……不对,是极度混乱。

「比起点数班级才是问题……开什么玩笑呀。为什么我在D班啊……!」

幸村愤怒地发出粗暴的声音,额头上也略微冒出汗水。

「话说,原来我们没办法进到喜欢的学校吗?那我又是为了什么才进这间学校?小佐枝老师是不是讨厌我们……?」

其他学生们也同样难掩混乱神色。

「我能明白大家混乱的心情,但是暂时先冷静下来吧。」

对教室险恶的气氛感到危机的平田,为了稳定周遭情绪而站了起来。

「什么冷静啊,被说是吊车尾,你难道不会不甘心吗!」

「就算现在被这么说,不过只要同心协力把这口气争回来不就好了吗?」

「争回这口气?说起来我可是从分班的阶段就无法接受了!」

「我很了解你的心情。但是,就算现在在这里吐苦水也什么都无法开始吧?」

「你说什么?」

幸村以就要抓住平田衣襟似的气势缩短了距离。

「你们两个人都冷静点嘛,好不好?刚才老师一定是为了激励我们,才会说得这么严厉,不是吗?」

是栉田。她一进入对峙的两人之间,就轻柔地把手放在幸村紧握的拳头上。幸村果然也不想让栉田受到伤害,而不禁往后退了半步。

「而且呀,我们才开学一个月吧?就像平田同学所说的,接下来大家一起加油不就好了?我有说错吗?」

「没、没有,这是……虽然栉田你所说的话也确实没错……」

幸村将近一半的怒火已烟消云散。栉田的双眼认真诉说著——只要D班 的大家团结一致,总会有办法。

「是、是啊。不用这么著急对不对?而幸村和平田也没有必要吵架。」

「……抱歉。我刚才不是很冷静。」

「没关系。我才更应该注意措词。」

栉田桔梗的存在,将这个随随便便的讨论会给整合了起来。

我拿出手机,并输入黑板上张贴著的纸上所写的点数。看见我这种行为的堀北,觉得不可思议地探头看来。

「你在做什么?」

「我在想办法看能不能推出点数的明细。你也抄了很多笔记吧。」

只要能了解迟到、闲聊等会扣几分,也会比较容易建立对策。

「现阶段要算出细项不是很困难吗?而且,我不认为这是你去调查就能解决的问题。这个班级只是单纯有太多次的迟到及私下聊天。」

就如堀北所言,光凭目前手边的资讯很难判断。而就连堀北似乎也感到焦急。总觉得她好像缺少平时那份冷静的态度。

「你也是志愿升学吗?」

「……为什么要问这种事?」

「没什么,因为你听见A和D的差异时似乎很震惊。」

「这种事情,在这个班上不管是谁或多或少都会吧?在入学前就说明的话那还另当别论。到这个阶段才告知可是让人无法接受。」

也是呢。恐怕不只是D班,C或B班的学生肯定也心生了不平、不满。以学校看来,A以外的班级都被视为放牛班。虽然如此,唯一的好处或许就是只要努力,前段班似乎也伸手可及。

「对我来说,在讲A或D之前,我更想先确保点数。」

「点数只不过是副产物,就算没有也不会妨碍生活。实际上,学校里也到处都有能免费利用的东西吧?」

现在一想,那就是对我们这种失去点数的人们所提供的救济措施吧。

「不会妨碍生活啊……」

只是活著的话确实不成问题。可是也有很多东西是只能以点数获取的。其中的代表,便是娱乐了吧。要是缺少娱乐,日后不会招致危害就好了……

「绫小路同学,你上个月用了多少?」

「嗯?喔,你是指点数啊。虽然是大概,但应该在两万左右。」

悲惨的应该是点数用得精光的学生吧。像是从刚刚开始就在桌上大吵大闹的山内。池应该也花完大部分点数了。

「我虽然觉得他们很可怜,但这也算是自作自受呢。」

一个月内毫无计画就花光十万,的确有点问题。

「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个月里,彻底对这甜蜜的饵上钩了。」

每个月十万。尽管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但不知不觉还是很兴奋。

「各位,课堂开始以前,我希望你们能稍微认真听我说。特别是须藤同学。」

在依然嘈杂的教室中,平田站上讲台,吸引了学生的目光。

「啧,干嘛啦。」

「我们这个月没有获得点数,这是今后的校园生活里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不可能到毕业为止都以零点来过生活吧?」

「我绝对不要那样!」

一名女学生发出惨叫般的声音。平田温柔地点头表示赞同。

「当然。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下个月一定要获得点数。而且为了这个目的,班级全员一定得同心协力。为了不迟到或课堂私下交谈,我们要彼此互相提醒。碰手机当然也禁止。」

「啥?为什么我们就得被你命令做这种事情啊?点数会增加的话就算了,如果不会改变也没意义吧?」

「可是,只要继续迟到或者私下交谈,我们的点数就不会增加。那只是不会从零再降下去,但毫无疑问是扣分项目吧。」

「真是没办法接受呢。认真上课点数居然也不会增加。」

须藤对其嗤之以鼻,并不满地双手抱胸。而看著这种样子的栉田,做出了发言。

「以校方来看,不迟到或不私下交谈都是理所当然吧?」

「嗯,我认为就像同栉田同学所说的。这是理所当然应该做到的。」

「这是你们擅自的解释吧。而且,要是不知道增加点数的方法,再怎么做也只是白费力气吧。找到增加方法之后再来讲啦。」

「我并不是因为讨厌须藤同学才这么说的。如果造成你的不愉快,我向你道歉。」

平田对流露不满的须藤,依然很有礼貌地低下了头。

「但是,如果没有须藤同学……不,如果没有大家的配合,确实就无法获得点数。」

「……你们想做什么都随便,但别把我卷进去,知道了吗?」

须藤似乎觉得在这个地方待不下去,说完这些话就出了教室。

不晓得他打算在上课前回来,还是就这样子走了。

「须藤同学真的搞不清楚状况耶,迟到最多次的也是他。要是没有须藤同学,我们应该还会剩下一些点数吧?」

「对呀……真是太糟糕了。为什么我会跟那种人同班……」

嗯〜直到今天早上大家都还享受著幸福的生活,而且也没有半个家伙对须藤有怨言。在这种气氛之中下了讲台的平田,很难得地来到我们的座位前。

「堀北同学,还有绫小路同学,能打扰一下吗?为了增加点数,放学后我想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很希望你们也来参加。怎么样呢?」

「为什么要找我们?」

「我打算问班上所有人。可是我觉得就算一次问,半数以上的同学一定只会把话听一半,不会认真听我说。」

所以才会想要个别请求吗?虽然我不认为能讨论出什么好主意,但如果只是参加也没关系吧。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抱歉,能找其他人吗?我不擅长讨论。」

「不用勉强发言喔,而且想到什么的话再说也没关系。只要人能够在场就足够了。」

「不好意思,但我不打算陪著你们做没意义的事情。」

「我想这对我们D班来说是第一个试炼。所以——」

「我应该已经拒绝了。我不会参加。」

这是极为冷静的一句话。堀北尽管有考量到平田的立场,但还是再度表示了拒绝。

「这、这样啊。抱歉……要是改变心意,我希望你能来参加。」

平田看起来很遗憾地放弃邀约,而堀北也已经不再看著他了。

「绫小路同学,你觉得怎么样呢?」

说真的参加也可以,因为班上大部分的人都会参加讨论吧。

但是,只有堀北不在场的话,她也有可能会被当成像须藤那样的异类。

「呃——不了,抱歉啊。」

「……不会。我才不好,突然邀请你们真是抱歉。不过,如果改变心意的话请随时跟我说喔。」

平田有可能是理解了我的想法,而乖乖作罢了。

对话一结束,堀北就开始为下一堂课做准备。

「平田像那样采取行动,还真是了不起啊。这时候就算沮丧明明也不奇怪。」

「这是其中一种见解吧。不过,如果这是简单讨论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会这么辛苦了。脑袋不好的学生就算群聚讨论,还不如说只会更陷于泥沼,徒增混乱。而且对我来说,我还没办法好好接受目前的状况。」

「没办法接受?这是什么意思?」

堀北没回答我的问题,在这之后也保持了沉默。

2

放学后,平田就如早上知会大家的那样站上了讲台,在黑板上开始准备作战会议。

这种参与度可窥见平田向心力的厉害程度。除去堀北、须藤与几名男女,座位几乎客满。等我注意到的时候,没参加的同学们都已经不在教室了。在开始正式讨论前,我也出去吧。

「绫小路〜〜〜〜」

山内挂著奄奄一息的表情,从课桌底下探出头来。

「唔喔!做、做什么啊。怎么了?」

「用两万点买下这个啦〜我没点数什么也买不了〜」

放在桌上的是山内才刚买的游戏机。坦白说我完全不想要。

「你要是把它卖给我,那我要跟谁玩才好啊?」

「那种事我怎么知道。好不好嘛,是特价所以很划算喔。」

「如果是一千点我就买。」

「绫小路〜〜〜〜〜〜!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啊〜!」

「为什么只有我啊……我可是爱莫能助啊。」

山内抬头用湿润的双眼看著我,但是我觉得很恶心,因此别开了视线他好像判断无法从我身上获得施舍,马上就瞄准了其他目标。

「博士!作为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有事想拜托你!用两万两千点买下这台游戏机吧!」

这次他似乎打算强迫推销给博士,而且还不要脸的涨价了。

「点数用光的人好像很辛苦呢。」

栉田看著山内和博士的互动,前来搭话。

「倒是栉田你的点数不要紧吗?女孩子有许多必要的东西吧?」

「嗯〜目前还可以吧。我用掉一半左右了。这一个月来用得太自由了,所以要忍耐有点辛苦呢。那你也还可以吗?」

「正因为交友圏很广,生活完全不用钱也很困难呢……我则是几乎没有使用。而且我也没有特别需要的东西。」

「难道是因为没有朋友吗?」

「喂……」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完全没有恶意哟。」

栉田笑嘻嘻地合掌道歉。这种模样也没必要的可爱。

「那个,栉田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

「轻井泽同学,怎么了?」

「其实我啊……点数花得太凶了,真的很缺钱呢。我现在正在慢慢地跟班上的女生借点数,我希望栉田同学也能帮忙我。我们是朋友吧?真的,一个人只要两千点就好了。」

轻井泽嘻皮笑脸地要求栉田借她点数,这态度完全看不出来是在拜托人。像这种事情,马上就会被拒绝了事。

「嗯,可以啊。」

居然答应了!虽然我在心里吐嘈,不过朋友之间的问题,也得由当事人来做决定。

栉田看来完全没有不情愿,就决定要帮助轻井泽了。

「谢啦〜朋友果然是不可或缺的呢。这是我的号码,那么就麻烦你了〜啊,井之头同学,其实我啊,点数花得太凶了〜」

轻井泽发现下个目标学生,便像风一般地从我们面前离去。

「这样好吗?这十之八九要不回来喔。」

「朋友如果有困扰,我也没办法放著不管。轻井泽同学的交友圏也很广,我想要是没点数的话会很辛苦。」

「但就算这样,我觉得把十万花光也是她个人的问题。」

「啊,可是要怎么把点数交给她呢?」

「你从轻井泽那里拿到写著号码的纸张了吧?在手机输入的话应该就能转让了。」

「校方也有好好地替学生设想呢。还准备了这样的系统,来帮助像轻井泽这样困扰的人。」

这对轻井泽来说确实是及时雨。但是有必要特地设计成能够汇款、转让吗?还不如说,这很有可能成为纠纷的导火线。

『一年D班的绫小路同学,班导茶柱老师有事找你,请到教师办公室。』

温和的前奏音效播放完之后,教室里就传遍了不带感情的广播通知。

「老师好像在找你呢。」

「是啊……栉田,抱歉。我去去就回。」

我完全不记得入学以来做过什么特别会被劝戒的事情。我总觉得自己身后承受著同学沉重的视线,同时溜出了教室。

我带著兔子般胆小的心脏,悄悄打开教师办公室的门。环视之下却没看见茶柱老师的身影。无可奈何,我向正在用镜子检查容颜的老师搭话。

「那个……请问茶柱老师在吗?」

「咦?小佐枝?嗯——刚刚为止都还在耶。」

转过头来的老师,有著一头微卷的中长发,很有当今成年人的味道。她亲昵地称呼著茶柱老师,年龄看起来也很相近,或许是朋友吧。

「好像是暂时离开座位了。你要进来等吗?」

「不用,我在走廊等。」

我总觉得不是很喜欢教师办公室。由于不想到受瞩目,于是我决定在走廊等待。而年轻老师不知是想到什么,便忽然走来走廊。

「我是B班班导,叫做星之宫知惠。我和佐枝是高中以来的挚友,而且还是称呼彼此为『小佐枝』、『小知惠』的关系喔〜」

我明明连问也没问,她就提供了好像没什么用处的资讯。

「欸,小佐枝是因为什么理由而叫你出来呀?欸欸,为什么?」

「呃,这我也完全不知道……」

「你不知道啊?连原因也没说就叫你出来?是喔〜你的名字是?」

她展开问题攻势,并且观察似的盯著我上下打量。

「我叫绫小路。」

「绫小路同学啊。该怎么说呢?你不是满帅的吗〜一定很受欢迎吧?」

这个态度轻快的老师是怎么回事啊?她和我们的茶柱老师完全不同,与其说是老师,还不如说比较像学生。

如果是在男校,想必她立刻就会掳获全体学生的心吧。

「欸欸,你已经交到女朋友了吗?」

「没有……那个,因为我并不受欢迎。」

跟她有所牵扯似乎会吃亏,因此我故意表现得很不耐烦。然而,星之宫老师却连这样都很享受似的积极靠过来。她就这样用纤细漂亮的手抓住我的手臂。

「哦——?真是意外耶,要是和你在同一个班级,我可是绝对不会放著你不管〜你不会是很迟顿吧?戳戳。」

她用食指戳我的脸颊,我不知该怎么反应。假如突然舔她的手指,应该 就能结束她的纠缠吧。但是,这样我好像会被叫去教职员会议,并一 口气得

到退学处分。

「星之宫,你在做什么?」

茶柱老师突然出现,并用手上的板夹用力打了星之宫老师的头,砰的一声发出响亮声响。星之宫老师抱著头蹲下来,好像很痛的样子。

「好痛〜你干什么啊!」

「还不是因为你缠著我的学生。」

「因为他说要来见小佐枝,我只是在你还没回来的时候陪他而已嘛。」

「不要理他不就好了。绫小路,让你久等了。这里也不太方便,跟我到辅导室吧。」

「不,我觉得在这里也没关系。比起这个,您说辅导室……我做了什么吗?就算我这个样子,我认为自己在校园生活里,大致上有小心别太引人注目。」

「不要顶嘴。跟我过来。」

搞什么啊——虽然我这么想,但还是跟著茶柱老师向前走。在我旁边露出笑容的星之宫老师也跟著我们走。茶柱老师立刻就察觉到这件事,并带著恶鬼般表情转过头来。

「你别跟过来。」

「不要说得这么冷淡啦〜让我听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吧?而且,小佐枝是那种绝对不会进行个别指导的类型吧?可是却忽然把新进的绫小路同学叫到辅导室……我在想小佐枝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她笑眯眯地回答完茶柱老师,就绕到我的身后,将手放在我的双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