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集合吧,不及格组

第一卷 集合吧,不及格组

从五月第一天开始,转眼间一个星期就快要过去,来到了星期五。池他们也都默默听著老师上课。只有须藤似无忌惮地在打瞌睡,不过谁也没有谴责他。大家似乎是判断,既然还没找到能够加分的手段,就无法对其纠正。

即使如此,大部分同学一天比一天还更疏远须藤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也有点想睡。这堂课过完就是午餐时间了。这段时间还真是难熬。我昨天在网路上看影片,结果就熬夜了。就这样睡著的话,应该会很舒服吧……

「唔哇!」

正当我昏昏欲睡地点著头,右手臂忽然传来强烈的痛楚。

「绫小路,你怎么突然就大叫。叛逆期吗?」

「没、没有。茶柱老师,对不起。有点灰尘跑进了眼睛……」

刚才的大叫很难判断究竟会不会被当成私下交谈。不过对点数变得敏感的同学们,却对我传来斥责的视线。我一边抚摸著刺痛的部位,一边恶狠狠地瞪著隔壁同学。堀北只将视线移向我这边,而手里握著一把圆规。

她简直疯了。说起来为什么她会常备圆规啊?我想高中课程里几乎使用不到。课堂一结束,我就立刻去逼问了堀北。

「有些事情能做,但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吧!圆规可是很危险的耶!」

「难不成你在对我生气?」

「我的手臂可是被开了一个洞耶!」

「你是指什么?我什么时候有拿圆规的针刺你了?」

「不对,你手上不就拿著凶器吗?」

「难道只因为我拿在手上,你就断定是我刺的?」

我虽然清醒了,但之后却痛得无法上课啊。

「小心点。如果你被发现在打瞌睡的话,班上毫无疑问会被扣分。」

堀北为了摆脱D班,已经开始展开行动。向校方抗议的事,想必化为泡影了吧。啊——好痛。可恶,要是下次堀北快要打瞌睡的话,我一定要复仇。

当同学各自为了用餐而打算离席的时候,平田开口说话了。

「茶柱老师所说的考试即将来临。我想全班同学都了解,假如考不及格,就会立刻遭到退学。因此我想招募参加者来开一个读书会。」

看来D班的英雄也开始打算做这种慈善事业了。

「如果不认真读书而考得不及格,那瞬间就代表必须退学。只有这件事情我希望能够避免。而且,读书不只能避免退学,也可能会牵涉到点数的增加。如果班级保持高分的话,审查结果应该也会变得比较好。几个考试成绩不错的同学有试著准备应考对策。所以,我希望不安的人能来参加我们的读书会。当然,不管是谁我们都很欢迎喔。」

平田目不转睛地注视著须藤的双眼,温柔地如此说道。

「……啧。」

须藤马上就别开视线,并双手抱胸闭上了眼。

自从他拒绝平田在入学当天提议自我介绍的那件事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就一直很差。

「今天五点开始在这间教室,直到考试为止的期间,我们打算每天都进行两小时。如果想参加的话,希望你们随时过来。当然,中途离开也没有关系。我要说的就只有这些。」

平田这么说完,立刻就有几名不及格的学生离开座位,往他的身边走去。

不及格组之中,没有马上跑到平田身旁的,有须藤、池、山内这三个人。除了须藤以外的两个人,虽然有点犹豫,然而最后还是没去找平田。我无法确定他们是害怕让须藤心情变差,或者只是纯粹讨厌平田受欢迎的模样。

1

「中午有空吗?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吃饭?」

一到休息时间,堀北就主动过来向我攀谈。

「受到你的邀约还真是稀奇呢。我总觉得很恐怖。」

「并没什么好恐怖的。如果吃山蔬套餐就好的话,我也是可以请你。」

那个不是免费套餐吗……

「开玩笑的。我会好好请客。你想吃什么喜欢的都可以。」

「我还是觉得很可怕。你不会是别有企图吧?」

说起来,堀北说要邀请我吃饭的这件事,本身就可疑得不得了。

突然受到邀约的话,会令人怀疑——我想起来堀北之前这么说过。

「如果渝落到无法坦率接受他人好意,那你也不配做人了喔。」

「这么说虽然也没错……」

我没有特别的行程安排,而且既然能被请客的话也好。于是我便和堀北前往学生餐厅。

我挑了价格贵的特别套餐,接著占了位子,与堀北一起坐下。

「那么,我开动了?」

堀北似乎在等待我开动,而定睛看著我。

「绫小路同学,怎么了?赶快吃吧?」

「喔,嗯。」

好恐怖。她绝对别有企图。不可能没有。虽然这么说,可是我也没办法就这样一直不开始吃,而且冷掉的话也很浪费。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可乐饼。

「那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能听我说几句话吗?」

「我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当我准备站起来逃跑的时候,堀北抓住了我的手。

「绫小路同学,我再说一次。你能听我说几句话吗?」

「好滴……」

「自从茶柱老师给予忠告之后,班上的迟到确实有减少,连私下交谈的次数也都锐减了。即使要说大部分扣分要素都已经消除了也并不为过。」

「是啊,而且这原本也不算什么难事。」

虽然说不定不会维持太久,但是至少这几天远比过去好太多了。

「接下来我们该做的,就是在两周后即将来临的考试中,执行能让同学考取更高分的策略。就像刚才平田同学所发起的行动。」

「读书会吗?嗯……这个策略的确可以防止不及格。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你说得感觉话中有话呢。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不用介意。但是你会在意别人也真稀奇啊。」

「本来我是无法想像考试居然会不及格的。但是,世界上就是有那种不管怎样都会考不及格的没救学生,这也是事实。」

「你是指须藤他们啊。你还是老样子讲话毫不客气呢。」

「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这间学校不仅规定不能离开校区,而且也禁止一切对外连繋。既然没有像补习班的那种设施,那么最后也只能由擅长读书的学生,在课外时间额外进行教学的这个策略了。

「平田同学看来会很积极地展开读书会,所以我就安心了。不过,须藤同学、池同学、山内同学似乎都不会参加读书会吧?我很介意。」

「那些家伙啊,因为和平田很疏远,或者应该说他们之间关系很差。想必不会参加吧。」

「换句话说,再这样下去他们不及格的可能性很高。然后,为了升上A 班,大前提是不被扣分,而搜集能加分的点数也是不可或缺的吧?我判断考试成绩也可能与加分有所关联。」

学生们在考试中付出多少努力,就会获得相应的回馈——会这么想也很自然。

「难道——你也想要像平田一样开读书会吗?而且目的还是为了救济须藤跟池他们?」

「对。你要这么想也无妨。虽然你应该会觉得很意外吧。」

「看了至今为止的你的态度,不可能不意外吧。」

尽管如此我自己也不太惊讶。她这么做应该终究是为了自己,而且我个人不认为堀北是个特别无情的人。

「我明白你想进入A班的想法了。不过,老实说我认为用一般的手段教须藤他们念书是行不通的。大部分会考不及格的学生,都比一般人还更讨厌读书。况且,你从第一天开始就和同学保持距离了吧?不会有那种奇怪的家伙,会想聚集到自认不需要朋友的人身边喔。」

「所以我不就向你开口了吗?幸亏你跟他们很亲近对吧?」

「啥?……喂,难道说——」

「由你来说服他们的话就省事多了。因为对象是朋友这种可贵的存在,所以你应该没问题吧?对了,你把他们带到图书馆,读书这件事就由我来教。」

「你别说这种乱来的事啦。你认为对于走在畅通无阻人生道路上的我来说,能办到这种就连人生胜利组也会脸色发白的行为吗?」

「这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你就是得去做。」

我是你养的狗还是什么吗?

「堀北,要以A班为目标是你的自由,但别把我牵扯进去。」

「我请的午餐,你吃下去了吧?特别套餐真豪华,真是太棒了呢。」

「我只是坦率地接受了他人的好意而已。」

「很遗憾,但这并不是『好意』,而是『别有用意』喔。」

「我完全没听说耶……好,那么我也请你同点数的东西,这样就抵销了。」

「我自认没有落魄到要让人请客,所以我拒绝。」

「现在或许是我第一次对你感到愤怒……」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协助我?或者与我为敌?」

「这感觉就好像是你拿枪抵在我的额头上,并威胁我去做耶……」

「并不是『好像』,实际上这就是威胁呢。」

这就是堀北所说的「暴力的力量」吗?确实很有效率。

唉……如果只是要协助召集的话也没什么关系……吧?

因为堀北没交朋友,事实上应该最不擅长这种事情。

再说,须藤和池他们也是我好不容易才交到的朋友。我不想要他们一下子就被退学。

正当我在犹豫该怎么办的时候,堀北又更加对我说道:

「你和栉田同学串通,并说谎把我叫出来的事,我可是还没打算原谅你喔。」

「你不是说不会责怪这件事吗?事到如今才在翻旧帐,也太狡猾了吧。」

「那是对栉田同学说的,我不记得我有原谅你。」

「唔哇,真是卑鄙……」

「你要是想将功赎罪就得协助我。」

看来从最开始我就没有退路了。

堀北似乎留下了这个材料想让我帮忙,不过能趁这个机会一笔勾销也好。

「我不保证能成功找齐大家喔!这样也没关系吗?」

「我相信如果是你,就能够把大家找齐。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及邮件地址。有什么事的话,就用这个连络。」

我以料想不到的形式,首次在高中生活里取得女生的连络方式。

虽然是堀北的……我、我才没有很开心呢。

2

我环视了教室一圈。那么,我该怎么做啊?

放学后要不要一起念书?——如果我说出这种话,有谁会跟过来呢?

我和须藤以及池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偶尔能一起吃饭的程度。可是这群家伙和读书完全扯不上关系……虽然知道没希望,但还是姑且问看看吧。

「须藤,能打扰一下吗?」

我向午休时间回到教室的须藤搭话。他流了一些汗,呼吸也稍微急促。说不定他连午休都努力地在练习篮球。

「这次的期中考,你打算怎么办?」

「这件事啊……不知道啦,我又没认真念过什么书。」

「喔,这样啊。那我正好有个好办法喔。我想从今天起每天放学后都开读书会。你要不要参加?」

须藤张著嘴巴,思考了一下。

「你是认真的?我连学校的课程都觉得麻烦了,放学后却还要读书,要我怎么读得下去啊。而且我还有社团活动,没办法啦。最重要的还是由你来教?你成绩没有很好吧?」

「这点就放心吧,要教的人是堀北。」

「堀北?我对那家伙不是很了解啊。我觉得很可疑,拒绝。只要考试前熬夜抱个佛脚,总会有办法吧。你可以走了。」

须藤果然马上回绝了读书会。我虽然有试著缠著他,但他完全听不进去。

可恶,没用吗?我要是继续扒著他不放很可能会被揍。没办法,还是先从稍微容易攻陷的家伙开始吧。我向正在一个人玩著手机的池搭话。

「池,那个——」

「不了!我听见你对须藤说的话了。读书会?我不喜欢那种东西。」

「你知道如果考不及格,就会被退学吗?」

「我确实经常考试不及格啦,不过大致上都熬过来了呢。非得加油的时候,我会再跟须藤一起熬夜抱佛脚,把书背一背的。」

池认为只要拿出决心就没问题,而不把考试放在眼里。他对退学并没有抱持危机感。

「如果上次的不是突袭小考,我就会考四十分左右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就怕会有什么万一吧?」

「放学后的时间对高中生来说可是很宝贵耶。我读不下书啦。」

池用手驱赶我,对我说「你可以走了」。他正在用手机专心地跟班上女生聊天。自从得知平田交到女朋友之后,池就拚命地想交女朋友。我故意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这是一个倾诉「虽然努力过却还是办不到」以博取原谅的作战。

「真没用。」

「……我刚才听到了喔。你说什么?」

「我说你真是没用。你该不会那样就要说结束了吧?」

可恶——明明是在拜托别人做事情,真是多么不要脸的家伙啊。

「怎么可能啊,我可是还留有四百二十五招。」

我坐下来环视教室。与课堂上的紧绷感相反,午休里的教室洋溢著轻松的气氛。总而言之,就是很嘈杂。

这个方法,必须能让讨厌念书的人去念书。而且还不是在课堂上,而是要利用放学后的自由时间来看书。虽然一般来说被拒绝也是理所当然,可是对方正遭受著退学危机。

只要有个契机,就算是刚才表示拒绝的须藤也应该会来参加。

既然如此,剩下的也只能准备诱饵了。要让他们觉得——只要读书就会发生这种幸运的事情。可以的话,要既具体又容易理解。再来,最好是能够迅速获得成效。

——我想到了!

上天的启示翩然降临。我睁开双眼,转身面向堀北。

「虽然堀北你的职责是教他们读书,但是要引诱须藤和池他们念书并不容易。为了这件事,我需要你,帮忙我吧。」

「除此之外的力量?我就姑且听你说说……我该做什么才好呢?」

「例如这种的如何?如果在考试里获得满分,就能和堀北交往。这么做的话,那些家伙一定会上勾喔。男人的动力不论何时都是女孩子。」

「你想死吗?」

「不,我想活下去。」

「我以为你应该有认真思考才会听你说话。我还真是个笨蛋啊。」

不,我真的认为这种事会比想像中还要奏效。总觉得这大概会促使他们以这辈子的最大力量去勤奋读书。然而,堀北却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男人心。

「那么,就是那个了。一个吻。只要考满分就能获得堀北的香吻。」

「你果然还是想死吗?」

「我、我还想要活下去。」

堀北快速地将俐落的手刀抵在我的脖子上。可恶,堀北果然绝对不可能会同意这类的奖励啊。效果明明就非常好。没办法,只好重新思考了。

这时,我注意到教室中有个特别显眼的存在。这个人物与平田不太一样,并且拥有著团结班级的可能性。她就是栉田桔梗。

外表当然不在话下,总之她就是非常开朗活泼。她有著不分男女、无论对象是谁,都能与其轻松闲聊的社交手腕。事实上池也打从心底喜欢著栉田,而且须藤他们也没有对她抱持什么坏印象。另外,栉田的考试成绩相较之下应该也比较高。这个重大任务正好适合她。

「喂——」

要不要拉栉田过来加入我们?——我才正要这么说就打消了念头。

「什么事?」

「不……没什么。」

这家伙基本上很讨厌与人有所瓜葛。上次我和栉田的「朋友作战」就让她相当生气了。这次的读书会,堀北一定不会准许没考不及格的栉田参与其中吧。我就暂时将这件事保留到放学,等堀北回去宿舍之后再执行吧。

3

转眼间就到了放学时间。堀北马上就出了教室回去宿舍。应该是要去浓缩考试范围给读书会使用吧。那我就开始去逮住栉田吧。

「能打扰一下吗?」

我向正准备回家的栉田搭话。对于意想不到的访客,她歪著头表示纳闷。

「绫小路同学居然会来找我说话,还真是稀奇呢。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嗯,如果方便的话能借点时间吗?我想在教室外跟你说点话。」

「我待会儿要和朋友出去玩,所以没有太多时间……不过可以喔。」

栉田完全没表现出不情愿,而且一脸笑容地跟了过来。

被我带来走廊角落的栉田,看起来很兴奋,等待我开口。

「栉田,感到高兴吧。你被选为亲善大使了。从今以后你就为了班级奉献力量吧。」

「咦、呃——?不好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呀?」

如此这般,我向栉田阐述为了救助须藤他们而想开读书会的缘由。

当然,我也告诉了她,要教书的人是堀北。

「我想你或许也能透过这个读书会和堀北增进关系。」

「我是很想增进关系……不过不用担心喔。帮助碰到困难的朋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所以我会帮忙喔。」

这家伙人也太好了……看来她想阻止池和须藤他们被退学。

「真的可以吗?你不喜欢的话,我也不强迫喔。」

「啊,抱歉。我刚才的停顿并不是不喜欢的意思。我只是因为……很开心。」

栉田靠在走廊的墙上,并轻轻瞪了一脚。

「只要考得不及格就得退学,还真是过分呢。好不容易和大家成为朋友,却要因为这种事情而分开,这不是非常讨厌吗?在这种时候,听见了平田同学说要开读书会。我真的很佩服他耶。不过,堀北同学似乎比起我还更加关心周遭呢,因为她有在注意须藤同学他们。所以就觉得堀北同学也有好好地在替班上以及朋友著想呢。如果我能帮得上忙,我什么都愿意做喔!J

栉田牵起我的手,并绽放出笑容。唔哇!超级可爱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兴奋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与世无争的男人。于是我装模作样地故作冷静。

「那么,万事拜托了。有栉田在的话我就放心了。」

看见这张笑容,怎么可能有男人的心不被融化——依意义不明的根据。

「啊,不过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我也想参加那个读书会。」

「啥?这样就可以了?」

「嗯,我也想和大家一起读书嘛。」

这正合我意。有栉田在的话,应该也能为往往很沉重的读书会带来疗愈吧。虽然这并不是完全不会产生问题,不过,这部分也不关栉田的事。

「那么,读书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姑且是以明天能够开始在进行准备。」

由堀北准备——我在心中加上这句话。

「这样呀,那得在明天之前和大家说呢。我等一下会去连络的。」

「啊,我告诉你须藤他们的连络方式吧。」

「没问题喔〜因为他们三个的我都知道了。我在班上还没登录手机号码的,就只有绫小路同学和堀北同学而已……」

我都不知道这件事……话说回来,为何只剩下我和堀北?

「我就坦白问喽,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在交往了?」

「这、这是哪来的消息啊。我和堀北只是朋友……不对,只是隔壁邻居而已。」

「在班上的女生之间有很多传言了喔。堀北同学不是总是一个人吗?但是好像却只跟绫小路同学的关系很好,而且也会一起吃饭。」

嗯〜回过神来,女生们之间也开始产生谣言了啊。

「很遗憾,不过我和堀北之间完全没有那种甜蜜的情节。」

「那么,这就表示没问题了吧?请和我交换连络方式。」

「乐意之至。」

于是,我就这样获得了第二名女生的连络方式。

4

晚上,当我在房间里发呆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则讯息。是栉田传来的。

『山内同学、池同学都说OK了喔(`•ω•′)b』

「好快。」

话说回来,池这家伙才拒绝了我的邀约,却马上就转变了态度啊。对男人而言,女孩子的存在果然很重要呢。毕竟一般都说色欲能让人发挥无限的力量嘛。

『我也正在和须藤同学连络,情况感觉还不错(^ω^)』

讯息又传来了。哦〜如果照这个步调,也许明天真的能集合大家。

这种比想像中还要迅速的发展,让我判断应该要在这个时间点将消息传达给堀北。我将栉田协助我们的事,以及池和山内已经因为栉田的影响力而参加,外加栉田也会一起来的事大略写下,并将信件寄给堀北。

「那么我就去洗个澡吧。」

当我正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堀北马上打了电话过来。

「喂?」

『……喂,我无法理解你的意思。』

「什么啊,什么叫无法理解我的意思。我认为已经写得很简洁了喔!太好了呢,包含须藤在内的三个人大概都能找齐了。」

『不是这个,我是指栉田帮忙的这件事。我可没听说过。』

「这是我刚刚决定的。深受同学信赖的栉田要是能够帮忙,会远比我去劝说还更有可能召集大家。而实际上须藤和池他们也接受了,不是吗?」

『我不记得我有允许过这种事。再说她又没有考不及格。』

「我说啊——与其让我去召集,不如让拥有班级社交网的栉田加入,还会大幅提升成功机率。我单纯是采取了机率高的手段而已。」

『……我无法接受呢。你也应该得到我的允许之后再去做吧?』

「我知道你很讨厌像栉田那种积极的人,但是,这是为了避免不及格的手段吧?还是说,你要从现在开始用土法炼钢的方式再去找齐不及格组?」

『这……』

堀北的心里应该也明白有栉田的帮助会更好。

碍于自尊心作祟,才使她拉不下脸。

「距离考试也没多少时间了。可以吧?」

如果这么说,就算是堀北应该也能理解已经没有充裕时间了。尽管如此,堀北心中却好像还有什么地方无法释怀,并没立刻做出决定。短暂的沉默降临我们两人之间。

『……我知道了。为了顾全大局,目前也别无他法了。但是,我只允许栉田同学帮忙找齐不及格组。我无法同意让她来参加读书会。』

「……不,所以我说啊,这个是栉田帮忙的条件啦,你别说这种胡闹的话。」

『我不会同意栉田同学和读书会本身扯上关系。这件事情不会改变。』

「难道这是因为那个吗?是之前我和栉田把你骗出来的关系?」

『那个和这件事无关。她不属于不及格组。我判断让闲杂人等加入只会更加费事以及徒增混乱。』

这姑且算是说得过去,不过我怎么样也不认为只有这些理由。

「你似乎明显讨厌栉田?」

『你把讨厌自己的人放在身边,难道不会不舒服吗?』

「咦?」

我一瞬间无法了解堀北所说的意思。

栉田毫无疑问地比谁都还更想了解堀北,并且想和她成为朋友。

我实在不觉得这样的栉田会讨厌堀北。

「要是因为栉田没来导致无法成功凑齐大家,你打算怎么办啊?」

『……不好意思,浓缩考试范围比想像中还更耗时间。我似乎还需要再花一些时间,所以差不多该挂了。晚安。』

「啊,喂……」

堀北单方面地将电话挂掉。她讨厌与人交涉到这种程度也太过头了吧。然而,既然她的目标是升上A班,那也有必要妥协。

我挂掉手机,插上充电器,并将它放置到桌上,接著躺在床上。

我回想起从考到这间学校,直到今天为止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瑕疵品……吗……」

入学典礼那天,印象中二年级的学长是这么对我们说的。

瑕疵品用英文来说,就是Defective product。

那是拿来嘲笑我们D班学生的说法吧。说不定乍看之下很完美的堀北,也拥有著缺陷。藉由今天的事情,我不由得了解到了这点。

「该怎么办啊……」

要就这样硬干吗?但是这种状况,也可能会导致最坏的发展,那就是堀北的脱离。

负责教书的堀北要是脱队,那就会完全浪费掉大家的时间。

我就这样抱持著沉重的心情,决定在手机拨出栉田的号码。

『喂——?』

电话被接起时伴随著「呼——」的强劲风声,随后风声立即转弱,直到消失为止。

「难不成你刚才在吹头发?」

『抱歉,你听到了呀?我正好吹完了,所以没关系。』

栉田刚洗好澡啊……现在可没有闲功夫去做那种无聊的妄想。

「呃,那个……虽然这非常难以启齿……我今天说的召集不及格组的事情,你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吗?」

『………呃,这是为什么?』

栉田在短暂沉默之后如此回答。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想知道理由的样子。

「抱歉,我无法说得很详细,但情况变得有点复杂了。」

『这样啊……堀北同学果然反对我加入呢。』

我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有流露出这种气氛,栉田却透过电话看穿了这点。

「这和堀北无关,是我自己发生了一些失误而已。」

『不用隐瞒也没关系喔〜我并没有生气哟。堀北同学好像很讨厌我,所以我觉得会被拒绝也没办法。而且我也能想像得到这种事。』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吗?

「总之,真是抱歉。你明明都特地帮忙我们了。」

『不,绫小路同学不用为这件事情道歉喔。只是呢……那个,我不觉得光靠堀北同学就能找齐须藤同学他们呢。』

这个部分即使我想否认也非常困难。

『欸,堀北同学对你说了些什么呢?连我召集人员也反对吗?还是说,她是不想让我参加读书会呢?』

她的说词精确到就算说她当时在场听到我和堀北的通话内容也不令人讶异。

「……是后者。害你心情很不好吧,抱歉。」

『啊哈哈哈,我想也是呢。所以我就说了,绫小路同学不用为这件事情道歉哟。你看,堀北同学不是有种难以亲近的气质吗?所以我想这种事也会发生。』

即使如此,她也太敏锐了。

『不过,我是以「我也会参加」的这个理由,才让大家同意呢……我既然都邀请了,也没办法说谎告诉他们我不能参加吧?如果我现在寄出信件事先通知大家,堀北同学大概就真的会被所有人讨厌了呢……』

我对栉田稍微产生了恐惧感。虽然这并没有什么根据。

『这次能不能交给我?』

「交给你?」

『我明天会把大家带到堀北同学身边。当然我也会去喔。』

「这——」

『没问题啦。好吗?还是说,绫小路同学现在就能解决一切的问题?有除去我,让大家集合,并且让他们认同堀北同学的方法吗?』

很遗憾,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吧。

「……我知道了。那就交给你了。但相对的,要是发生什么事我可就不知道了喔。」

『没关系。绫小路同学不用负任何责任。那么就明天见喽。』

我结束了与栉田大约几分钟的通话。我真是连想都没想过,这居然会比起跟堀北对话还要累人。那家伙虽然说没关系,但真的没问题吗?

堀北无论对象是谁,只要是不接受的事情,她都会极力地去争辩。现在的情势明显一触即发。我虽然感到不安,但还是决定走向浴室。

一想到明天——算了,我还是别再想这种忧郁的事。

反正再怎么烦恼,明天也还是会到来,也还是会结束。船到桥头自然直。

5

堀北从早上开始就很不开心,满肚子火。如果她是以鼓起脸颊、脸气得红通通,或者可爱地不断槌打男性的胸膛,这种可爱的生气方式来表达,那该有多好啊。

即使我向她攀谈,她也始终不发一语、面无表情。简直就把我的存在当做空气。

但是当我也打算转过身无视她的时候,却会听见她拿出圆规的声音。真是太恶劣了。接著,漫长的一天结束,放学时间终于到来。

「该来参加读书会的人都找齐了吗?」

她今天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读书会啊。而且还故意用了耐人寻味的说法。

「……栉田会帮忙集合大家。今天起大家应该都会参加吧。」

「栉田同学吗……你有好好告诉她别来参加读书会吗?」

「说了。」我如此回应,堀北像是理解了,并催促著我前往图书馆。快要离开教室之前,我往栉田的方向传递眼神,她便非常可爱地向我眨了眼。

我们在图书馆边缘的长桌占了一个角落,等待著不及格组。

「我把人带来了哟〜!」

栉田来到了坐著等候的我和堀北身边。而在她身后的是——

「我听小栉田说要开读书会。我也不想才刚入学就被退学呢,请多指教啊——」

是池、山内,以及须藤这三个人。然而,却有个意想不到的访客。是一名叫做冲谷的男学生。

「咦?冲谷有考不及格吗?」

「啊,没……没有。虽然是这样……那个,因为我这次考试差点不及格,所以很担心……不行……吗?我有点难以加入平田同学那群人……」

冲谷可爱地红著脸,并抬起头这么对我说。在他纤细的身体之上,有著一头蓬松的蓝色鲍伯短发。若是对女生没有免疫力的男生,或许会不小心喊出「你可爱成这样,小心我爱上你喔!」。要是这家伙不是男人,就危险了。

「让冲谷同学参加也没关系吧?」

栉田向堀北进行确认。冲谷的分数应该是三十九分,是为了保险起见才想参加吧。

「如果是担心不及格的学生,那没关系。不过必须认真学习。」

「嗯、嗯!」

冲谷看起来很开心地坐到了位子上,而栉田打算坐在他的隔壁。但是堀北是不会看漏的。

「栉田同学,绫小路同学没和你说吗?你是——」

「其实我好像也会考得不及格,所以很不安呢。」

「你……之前的小考成绩应该不差吧。」

「嗯〜其实那应该算是碰巧的吧。不是有很多选择题吗?我大部分都是乱猜的喔。事实上相当惊险。」

栉田可爱地嘿嘿笑,并用食指搔了搔脸颊。

「我觉得自己应该和冲谷同学差不多,或者比他再差一些。所以我想要参加读书会,好好地避免不及格。可以吧?」

该说她很大胆吗?我对于栉田出其不意的策略掩藏不住惊讶。这是在确认堀北同意让冲谷加入后,所进行的反击。如此一来,堀北也不得不同意了。

「……我知道了。」

「谢谢。」

栉田笑著对堀北鞠躬,并坐了下来。说不定没有考不及格的冲谷会在这里,也全是栉田的作战。她漂亮地替自己制造出能参加的正当理由。

「未满三士一分就是不及格,那三十二分就算是出局了吗?」

「因为是用『未满』,所以有三十二分就安全了。须藤,你没问题吧?」

就连池都在替须藤操心了。不过,至少他还是想让须藤知道「以上」跟「未满」的差别。

「不管及格标准是哪个都无所谓。因为我要在座的各位都以五十分做为目标。」

「啊?要达到那种程度会相当辛苦吧?」

「为了低空飞过门槛而念书是很危险的。假如不能轻松超越门槛,到时候要是发生了意外,困扰的也是你们自己喔。」

不及格组以及其后补,勉强遵从了堀北正确的论点,并点了点头。

「我试著把这次的考试范围在某种程度上整理在这边了。我打算在考前这两周左右,彻底地把你们教会。如果有不懂的题目,就来问我。」

「……喂,第一题我就看不懂了。」

须藤用近乎瞪著的方式盯著堀北。而我试著将题目念了出来。

「A、B、C三个人总共持有两千一百五十圆。A比B还要多一百二十圆。假设C将五分之二的钱交给B,那么B就会比A还要多两百二十圆。请问A一开始有多少钱?」

这是联立方程组的问题吧,高中生足以解开这种题目。做为第一题也还说得过去。

「稍微动脑筋想看看吧。如果从一开始就放弃思考,可是无法前进喔。」

「就算你这么说……我对读书也完全没辙啊。」

「真亏各位考得上呢。」

校方并非只以考试成绩来判定入学合格与否。须藤应该是被评定有很优秀的体育能力吧。如此一想,如果因为考试不及格而被迫退学,那他怎么忍受得了呢。

「唔,我也不会……」

池也非常苦恼地抓著头。

「冲谷同学会吗?」

「嗯……A加B加C是……两千一百五十圆……A等于B加一百二十……然后……」

喔,真不愧是避开不及格的冲谷,他开始写起联立方程组了。

栉田则在旁关心著冲谷解题。

「嗯嗯,没错没错。接著呢?」

与其说栉田很大胆,不如说她相当挑衅。说自己差点不及格,却还在教冲谷读书。

「老实说,这种问题就连国一、国二生依据不同解法也能够解开。如果在这里就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