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再次集合的不及格组

第一卷 再次集合的不及格组

转眼间就到了茶香芬芳洋溢的初夏时节,敬祝各位日益康泰。

高中开学以来,已经经过了一个半月。我过著恰如其分的平稳生活。

「喂,你有没有在听人说话?你的脑袋没问题吧?」

堀北很没礼貌地把手掌贴在我的额头上,接著再贴回自己的额头。

「好像也没有发烧。」

「我没发烧啦!我刚刚只是稍微沉浸在漫长的回忆里。」

我回想起迄今的过程,便深深地叹了一 口气。我答应堀北要协助她,不过目前正处于后侮莫及的状态。

当时我虽然也是为了让堀北振作,可是重新思考后,才觉得这实在很不像我的作风。

「那么参谋大人,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这个嘛……当然,目前有必要再次说服须藤他们来参加读书会。为此,也只能让你去磕头拜托了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起因是你和须藤他们起了争执,不是吗?」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全力以赴地认真学习。你不要搞错焦点。」

这家伙……真的打算帮助须藤他们吗……?

「没有栉田的力量,不可能再次召集须藤他们。你也知道吧?」

「……我知道。为了顾全大局,我也只能做出牺牲。」

你到底有多讨厌让栉田参与啊。堀北看似非常不满,不过还是同意了。堀北平常都不允许栉田接近她。我就把这当作是她最大的妥协吧。

「那我就不多说了。关于栉田同学的事情,你能够帮忙吗?」

「我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因为我已经和你签订契约了。在升上A班以前,你都要听从我的命令,像只拉车的马,不断地为我效命。」

我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有签下这种契约。

「看,这里也有契约书。」

哇,真的。上面不只写著我的名字,连印章都盖好了。

「你可是会被控伪造文书罪喔!」

我当场就把它撕烂、扔掉。堀北则走向了正在收拾书桌的栉田身边。

「栉田同学,我有话想和你说。可以的话,你能陪我吃个午餐吗?」

「午餐?堀北同学竟然会邀请我,还真是稀奇呢。嗯,可以哟。」

即使看见她另一面的我就在旁边,栉田也一如往常,丝毫没有动摇。她爽快地答应了堀北。接著,我们和这样的栉田,一起前往了学校里人气第一的咖啡厅帕雷特。

这里是上次我和栉田说谎把堀北叫出来,并惹她生气的地方。

堀北说要请客,就帮栉田点了飮料,而我当然是自掏腰包。

满脸笑容的栉田接过飮料,就坐到了座位上。我们两个也在栉田的前方坐了下来。

「谢谢你。那么,你想对我说的是什么呀?」

「为了避免须藤同学他们考不及格,能请你再次协助举行读书会吗?」

「这是为了谁呢?是为了须藤同学他们吗?」

连栉田也不认为堀北当面所说出的请求,纯粹是出于善意。

「不,这是为了我自己。」

「这样啊,堀北同学果然是这样的人呢。」

「你无法和没意愿助你朋友一臂之力的人合作吗?」

「我觉得不管堀北同学你要抱持哪种想法,都是个人的自由喔。不过,我很高兴你能坦率地回答我,因为我不希望你对我说出拙劣的谎言。我明白了,要我帮忙也没问题哟。因为我们不都是同班同学吗?对吧,绫小路同学?」

「喔、嗯,真是帮了大忙。」

「但是我想问堀北同学呢。堀北同学,你既不是为了朋友,也不是为了点数。而是为了升上A班才帮助他们吧?」

「没错。」

「这该说是令人不敢相信吗……这不是不可能的吗?啊,我并不是在瞧不起你哟。不过该怎么说呢……班上大部分的人应该也都放弃了吧。」

「是因为我们目前跟A班的点数差距很大吗?」

「嗯……而且老实说,我总觉得没办法追上呢。我们下个月也不确定会不会得到点数。这让人有种意志消沉的感觉。」

栉田的上半身软趴趴地趴在桌上。

「我绝对会办到。」

「绫小路同学也是以A班做为目标吗?」

「是啊。他将会作为我的助手,一起和我达成升上A班的目标。」

别擅自把我当成你的助手啦。

「嗯……我知道了。让我加入你们嘛。」

「当然啊,所以我才会拜托你帮忙读书会的事。」

「不是这样。我是想加入你们以A班为目标的活动。除了读书会,接下来也要做很多事情吧?」

「是、是啊,虽然的确如此……」

「还是说,你不想要让我加入?」

栉田大大的双眼盯著堀北,就像是在观察她的表情。

「我知道了。这次的读书会如果能顺利进行,我就会正式请求你的协助。」

堀北如此回答。她对栉田应该还抱持著疑虑吧。但是就算这样也不得不答应,大概是由于她也知道栉田拥有著自己欠缺的品德。

一板一眼的堀北一表示答应,栉田就突然坐起上半身。

「真的吗!太好了!」

栉田发自内心开心似的当场高举双手,坦率地表达喜悦。她这种模样,每个动作都相当可爱。

「堀北同学!绫小路同学!那么就再次多多指教喽。」

栉田的双手往我们这里同时伸了过来。

尽管我和堀北有些不知所措,但我们还是握住了她的手。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须藤同学他们会不会乖乖答应了呢。」

「是啊。以现况来说或许有点困难。」

「那么,这件事能不能再次交给我呢?我都加入你们了,这点小事就让我来做嘛。好吗?」

堀北被卷入了栉田我行我素的行动之中,有点被她的气势所镇住。

她拿出手机,似乎打算立刻行动。过了不久,被栉田邀请而欣喜若狂的池和山内就出现了。然而,他们一看见我和堀北的脸,马上就用眼神问我 「你该不会把聊天室的事讲出去了!」。这情况正好,于是我就决定不理他们。在这种场合,说不定他们两个的罪恶感会产生不错的作用。

「抱歉,把你们两位叫了出来。与其说是我,不如说是堀北同学有话想对你们说。」

「什什什……什么事啊?我们……做了什么吗!」

真是反应过度……他们都吓到腿软了。

「你们两个不打算参加平田同学的读书会吗?」

「咦?读……读书会?哎呀,我很懒得看书,而且平田太受欢迎了,也让人很火大……考试前一天再背一背总会有办法吧,再说我国中也是这样熬过来的。」

山内对于池所说的话,也点了两、三次头。看来他们打算开夜车恶补。

「这还真像你们的作风呢。不过,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遭受退学。」

「你还是老样子自以为了不起啊。」

须藤出现,并一面瞪著堀北。他似乎也中了栉田的甜蜜陷阱。

「须藤同学,最令人担心的就是你了。你对退学太没有危机感了。」

「这关你什么事啊。你最好不要太超过,不然我就揍飞你。我现在正忙著打球,书只要在考前看就够了。」

「须藤,冷、冷静一点啦,好吗?」

池似乎是不想让人知道聊天室的事情,而安抚著须藤。

「欸,须藤同学。我们要不要再一次一起读书呢?虽然前一晚抱佛脚或许能熬过去,不过要是失败,你连最喜欢的篮球都会没办法继续打哟!」

「这……可是,我不打算接受这个女人施舍般的行为。我还没忘记她前几天对我说过的话。想邀请我的话,就得先诚恳地道歉。」

须藤对堀北示出满满敌意,如此说道。即使他本人也觉得要是不看书就会很危险,但似乎还是无法原谅篮球受到污辱。

对此,堀北当然不会轻言道歉。因为她自诩自己是不会说错话的人。

「须藤同学,我很讨厌你。」

「什——!」

堀北别说是道歉了,甚至还火上加油般地对须藤说出苛刻的话。

「但是,现在就算我们彼此讨厌对方,不也只是些小事情吗?我是为了我自己而教你们读书,而你只要为了你自己而努力念书不就好了吗?」

「你就这么想去A班吗?还不惜邀请讨厌的我。」

「是啊,没错。要不是这样,你以为谁会喜欢跟你们牵扯上关系。」

对于堀北口无遮拦的每句话,须藤很明显地逐渐变得焦躁。

「我要打球很忙啦。就算是考试期间,其他家伙也没有要停止练习的样子。我可不能因为无聊的课业,而让篮球落于人后。」

堀北宛如是预见了须藤会说出这种话,于是拿出了一本笔记本,并打开来让他看。上面详细写著到考试为止的进度安排。

「我在前几天的读书会里,发现到那种学习方式是没用的。你们并没有打好学业基础。举例来说,这种状态就像是一只青蛙被扔到大海,连该游向哪里都不晓得。而且,就像须藤同学所说的那样,我知道要是削减掉娱乐安排,将会对你们造成压力。所以我想出了解决方案。」 「这是怎样的魔法啊?有的话我倒想请你告诉我。」

须藤对此嗤之以鼻,彷佛认为不可能会有兼顾读书和社团的方式。

「从现在开始的两个星期,你们平时在课堂上都得拚命地用功。」

我一瞬间无法了解堀北在说什么。而其他人也都和我一样。

「你们三个平常都没认真上课吧?」

「真希望你别擅自断言呢。」

池如此反驳。

「那么,你有认真上课吗?」

「……没有。我都在发呆等下课。」

「我想也是。换句话说,你们一天就浪费了六个小时。比起在放学后特地安排一、两个小时读书,你们在课堂上失去的时间还更多。当然要充分利用这段宝贵时间才对。」

「理论上……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不是很强人所难吗?」

栉田的担忧是对的。正因为平时无法读进去,所以才会浪费时间。

课堂上也没办法进行交谈,我实在不认为他们光靠自己就能完全理解题目。

「我又完全跟不上上课的内容。」

「这我知道。所以,我们还要利用下课时间来进行简短的读书会。」

堀北这么说完,就把笔记本翻到下一页,并在上面写出自己是如何计划。

简单说,就是在一小时的课程结束后,全体立刻集合,并报告课堂上不懂的地方。接著,堀北会在十分钟的下课时间内进行解答。

然后再接著上下一堂课。流程就是如此。当然,这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须藤他们无法跟上课程,根本无法保证在短时间内就能把书读好。

「等、等一下。总觉得脑袋有点混乱。这样子真的能顺利吗?」

池他们也马上发现这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对啊,下课才十分钟,要讲解完不懂的部分是办不到的吧?」

「别担心,我会在课堂上将所有问题的解答都整理得浅显易懂。接著,再由绫小路同学、栉田同学还有我,各自进行一对一教学就可以了。」

如果是这样,确实就有可能完美利用这十分钟来掌握课业知识。

「如果只是讲解答案,你们两位应该办得到吧?」

「可是啊……我不觉得现在还赶得上考试耶。高中课业很难,而且又有很多搞不懂的地方。」

「在一小时的课程里,要学的内容其实意外很少。写成笔记就是一页,最多也只有两页。如果再从中浓缩可能会出题的范围,那也只要吸收半张笔记的知识量就够了。只有时间无论如何都不够的情况,才会利用到午休。我不会要求你们理解题目。我只希望你们就这样把它们记在脑海里。最重要是在上课时,要完全专注在老师的教学以及黑板上的文字。另外,抄笔记这件事也得暂且搁在一旁。」

「你的意思是不要抄笔记吗?」

「一边抄笔记,一边记下题目或答案,其实出乎意料困难。」

说不定的确是这样。将注意力集中在抄笔记,最后单纯只是在进行抄写动作,反而会浪费掉宝贵的时间。

不管怎样,堀北看来是不打算利用放学时间来教书。

「凡事都要试过才知道。在否定之前,还是先试著实践吧。」

「……我提不起干劲啊。就算我花时间去读,也和你这种书呆子不一样。我不认为光靠那种像秘技的方式,就能简单地把书念起来。」

这是堀北考虑到他们三个的感受才想出来的计画。然而,须藤却没有点头答应。

「你似乎误解了最根本的事情。你难道以为读书会有捷径或秘诀吗?除了投入时间踏实学习别无他法。不只是读书,就算是其他事情不也全都一样吗?还是说,难道在你投注热情的篮球之中,有著捷径或者秘诀?」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篮球是要透过不断反覆练习才能够打得好。J

须藤对于自己说的话,吃惊得屏住气息。

「对于没有专注力、无法认真努力的人来说,这绝对办不到。不过,你是那种能为篮球全力以赴的人。为了能继续在这所学校打球,也为了不放弃你自己所拥有的可能性,即使是一点点也好,我希望这次你将那些力量转移到看书上面。」

虽然很微弱,但这毫无疑问是堀北对须藤所做出的让步。须藤对此犹豫不决。

然而,须藤碍于那小小的自尊心,似乎怎么样都无法说出答应。

「……我还是不参加了。要我顺从堀北,我无法接受。」

须藤还没入座,就这样打算离开。而堀北并没有阻止他。

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应该就没办法再叫他一起读书了吧。平常我不会插手,但这里我应该也只能助她一臂之力了。

「喂,栉田。你已经交到男朋友了吗?」

「咦?咦?还没哟。不过你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如果我考了五十分,就跟我约会吧。」

我迅速地把手伸出。

「啥?绫小路,你在说什么啦!小栉田,跟我约会!我会考五十一分!」

「不对不对是我啦!跟我约会!我一定会考五十二分!」

态宪产生反应的是池,再来是山内。栉田马上就察觉到我真正的用意。

「真、真是困扰呀……我可是不会以考试成绩来评断一个人哟!」

「可是,我很想要努力过后的奖赏嘛,而且池跟山内好像也很感兴趣。假如参加读书会可以有类似奖赏的东西,应该也会让人比较有干劲。」

「那、那么这样如何?我会和考最高分的人约会,那个,如果这样子可以的话……我喜欢就算面对讨厌的事情,也能够努力去做的人呢。」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会做到!我一定会做到!」

池他们气势汹汹地喊道。其实不用特别拐他们也没关系。我接著向须藤搭话。

「喂,须藤。你打算怎么做?这也许会是个机会喔。」

这句话的含义,和「你也想和栉田约会吧?」有著些许的差异。

我自认大致上已掌握了须藤的性格。至少我大概能猜到,他在这种时候很难坦率地开口说要参加。既然如此,就不得不由我们这方先做出让步。

「……约会啊。感觉还不错。真没办法……那我也参加吧。」

须藤没有回头,小声地这么回答了。栉田则是松了一口气。

「我会记住的。男生是比想像中还更单纯且无聊的生物。」

堀北似乎也了解到了这点,因此刻意如此回答,自然地迎接须藤的加入。

1

再次组成的读书会开始,许多事都顺利地运作著。

当然,没有半个人从读书之中体会到乐趣,或者感受到喜悦。可是,为了避免退学,也为了守护与伙伴所累积的每一天,大家都没放弃面对讨厌的读书。虽然笨蛋三人组都认为自己不适合读书,但还是拚命反覆看著黑板上写出来的题目,为了理解而不知苦思了多少遍。至于须藤,就算他偶尔会意识朦胧、前后晃著头,不过也会在最后一刻撑住不睡。这果然也是为了自己成为职业篮球选手的目标吧。这份有勇无谋的梦想,说出来或许还会被人嘲笑,但是须藤却一股脑儿地追寻著。我们这些刚升上高一的大多数学生,都还没拥有像样的梦想。大部分的人都懵懵懂懂,不晓得未来要做什么,只觉得不要生活拮据就够了。所以,为了梦想而全心投入练习的须藤,真的是个很出色的人。

话虽如此,这间学校究竟是以什么标准,来定义实力呢?

学生的入学与否,至少不是只看学业能力来判定。

从我能够成功入学,或者从池、须藤他们经历的事情来看,这点应该不会有错吧。

假如学校是预见了学生各式各样的才能,那么就绝对不应该会有只要考次不及格就会被退学的制度。至少我这么想。

如果制度本身并不是骗人的,能够推导出的答案就没这么多了。

那么,题目不就一定会设计成不论是池或须藤都能够挑战成功的吗?

我的脑中浮现出这样的问题。可是啊,事情好像也没这么简单。现在课程或小考里的题目,对须藤他们来说难度都相当高。

上午的课程结束,堀北一个人低头看著笔记本,并满意地轻轻点了头。看来她似乎觉得自己统整得很好。

以堀北的立场来看,就算教学对象是三个笨蛋,她也一定会想要尽力让他们拿高分。这么做,理所当然地不只会让班级获得好评,也能让学生的素质提升。

不过,我则从开始就觉得考满分太强人所难,所以也不打算这么做。我只教了池能够越过及格门槛的办法。

中午的钟声一响起,池他们就一溜烟地跑去学生餐厅。午休时间共有四十五分钟。大家约好吃完午餐后,要集合到图书馆看二十分钟的书。

考虑到移动的时间,一开始原本计划要在教室看书。但是为了提升专注力,最后决定避开嘈杂的教室,改成利用图书馆。

然而,就我看来堀北其实是想回避平田。平田他们那一群,会在中午针对放学后的学习方式进行讨论。如果我们在一旁复习,平田过来搭话的可能性也不低。堀北应该是因为讨厌这样吧。

「堀北,你午餐要吃什么?」

「我想想——」

「绫小路同学——一起吃午餐吧?我今天把行程空出来了。」

栉田忽然关了出来。

「嗯,好啊。那栉田也一起——」

「那就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

堀北迅速站起,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绫小路同学,对不起。那个,难道……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不,没这回事。」

栉田看著堀北的背影,一边轻轻地挥著手,像是在说著「拜拜〜」

难不成她是明知故犯?我总觉得自从那天目击了栉田的秘密,她就明显地增加和我接触的机会。虽然她嘴巴上说相信我,但说不定还是在怀疑我会跟别人告密。

结果,栉田和我决定去咖啡厅吃饭。当我们一起来到了咖啡厅,我马上就折服于压倒性的女子氛围。

「这是怎么回事啊,女生人数还真多……」

咖啡厅里的客群有八成以上都是女生。

「因为这边的餐点感觉就不是男生会吃的呢。」

菜单上有义大利面或松饼等,都是些看来就像是女生会喜欢的餐点。如果玩体育的须藤来这里吃饭,应该会表示份量完全不够吧。咖啡厅内少数的男生,该说是人生胜利组吗,尽是些轻浮男。大致上都是与女朋友一起来,或者身边围绕多名女生的男生。

「我们还是去吃学生餐厅吧?总觉得待在这里很不自在。」

「只要习惯就好了。像高圆寺同学好像就会每天来哟!你看,他在那里。」

栉田这么说完,就指向咖啡厅里头的多人用座位。在那里出现了被女生围绕的高圆寺。他的态度还是一如往常地肆无忌惮。

我才在想中午都没看到他,原来他都是来这种地方啊。

「高圆寺同学好像很受欢迎耶。在他周围的都是三年级的女生。」

栉田也相当惊讶。我则不禁竖起耳朵听了听高圆寺和学姊们的对话。

「高圆寺同学,张开嘴巴,啊——」

「哈哈——!果然还是年纪大的女性比较好呢〜」

他完全不畏惧对方是三年级学生,甚至还让她们贴在身上地吃饭。

「那家伙真的好厉害啊……」

「高圆寺的名字好像已经广为流传了呢。」

原来如此。这些簇拥在他身边的,都是看上了他的钱啊。

「这社会还真是讨厌啊……」

「因为女孩子都是现实主义者嘛。光靠梦想没办法过活喔。」

「栉田你也是吗?」

「我应该还是有怀抱著一点梦想,像是会有白马王子出现的这种。」

「白马王子啊……」

我们尽可能地找到了距离高圆寺最远的双人座位。

「那绫小路同学你呢?果然还是喜欢像堀北同学那样的人?」

「为什么会说是堀北啊。」

「因为你们总是在一起。而且,她不是可爱吗?」

我确实觉得堀北很可爱,不过仅限于外表。

「绫小路同学,你知道吗?其实女生们有稍微在注意你哟!而且一年级女生制作的排行榜上也有你的名字呢。」

「女生会注意我?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排行榜啊……」

看来我们男生在不知不觉间就被分了等级。

这应该跟之前男生依胸部大小来排名女生是差不多的事情吧。

「排行榜有很多种类哟。像是有帅哥排行榜啦、有钱人排行榜啦、恶心排行榜啦……然后还有——」

「……够了。总觉得不是很想继续听下去。」

「别担心。绫小路同学,你可是在帅哥排行榜中漂亮地拿下了第五名。 恭喜你!顺带一提,第一名是A班的里中同学、第二名是平田同学,而第三、第四名都是A班的男生。感觉平田靠著外表以及个性得了很多分数呢。」

真不愧是D班的明日之星。他似乎也受到了C班以上女生的注目。

「我该为此开心吗?」

「当然。啊,只不过,你在阴沉排行榜里也名列前茅就是了。」

「这样啊……」

栉田把手机拿给我看。上面看起来有无数种男生排名。

当中甚至还有「希望他去死的男生排名」这种危险的标题。我就当做没看见吧。

「你明明是第五名,但是好像没有很开心呢。」

「如果我有确实感受到自己受欢迎,那还好说。不过,这种事我可是一点也感受不到。」

事实上,我也不记得在鞋柜里收过半封贴著爱心贴纸的情书。

「应该不是全部女生都有参加投票吧?」

「嗯。虽然好像有非常多人参加,但票数是看不见的,就连评论也都是匿名制呢〜」

换句话说,这种内容不清不楚的排行榜,可信度其实一点也不高。

「我想绫小路同学你很吃亏呢。就我看来,你也算是相当帅气。只是似乎没有像平田同学的那种吸引人的地方,或者应该说是没有引人注目之处。像是头脑很好、运动神经出色,或是擅长聊天等。感觉你就欠缺著这些充满魅力的部分。」

「这此一话真是让我心痛耶……」

也就是说,身为人类我完全没有内在的魅力。

「对、对不起。要是我说得委婉一点就好了。」

栉田如此反省,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头。

「嗯,绫小路同学,你国中的时候没交女朋友吗?」

「我没交过。不行吗?」

「……你没交呀。啊哈哈,也没有什么不行啦。」

「排行榜啊,如果男生也做了,女生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我认为女生会觉得很恶劣哟。」

栉田笑眯眯的,但眼神却不带笑意。嗯,说得也是。假如我们私底下以美丑来排名女生,一定会遭受到严正的抗议。而在这边,又冒出了一个男女之间的差别待遇。话说回来,栉田和我相处的模样,还真的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既然她的另一面都被我看见了,心里应该不会没有疙瘩才对。

「喂,如果你觉得和我相处很勉强,可以不用强迫自己喔。」

「讨厌啦,我不觉得勉强喔。而且跟绫小路同学聊天也很开心呀。」

「你都已经对本人说讨厌他了,还说得出这种话啊?」

「啊哈哈哈,也是。抱歉抱歉。不过我之前说的可是真心话喔。」

……不,就因为是真心话,我才会觉得受伤。明明摆著这种笑容,心里却讨厌著我。真是糟糕透顶。

「其实我今天会邀你吃午餐,也是想稍微跟你确认一件事呢。虽然这是个假设。假如你要选边站,绫小路同学你会选择我,还是堀北同学呢?你会选择我吗?」

「我既不会成为谁的伙伴,也不会成为谁的敌人。我会保持中立。」

「我觉得这世界并没有简单到能让你顺利维持中立喔。主张反战虽然很高尚,但也不知道何时会被卷入其中吧?要是我和堀北同学产生争执时,绫小路同学你能帮忙的话,就太令人安心了。」

「就算你这么说……」

「你要稍微记住我对你怀有期待哟。」

「期待啊……但我想如果要请求协助,首先应该先说明原委吧。」

栉田始终保持著笑容,但她还是以强烈的意志摇头表示拒绝。

「首先,我们得建立能够彼此信任的关系呢。」

「也是。」

不论是我还是栉田,说真的对彼此都还不够了解。

将来当我们建立起信赖关系时,说不定我就能更进一步地了解栉田了。

2

我们晚了约定时间一分钟左右,才抵达图书馆。

大家都已经就定位,并打开笔记本待命。看来图书馆里不只有我们,许多学生都在勤勉读书。一年级到三年级学生,全都无差别地被迫加入攸关去留的战争。只要看到这片景象,便能一目了然。

「太慢了。」

「抱歉。店里人有点多,所以拖到了时间。」

「你们两个该不会是一起吃了午餐吧?」

对于同时抵达的我们感到疑惑,池用狐疑的眼神看了过来。

我们确实一起吃饭,但现在还是别多嘴会比较好吧。

「嗯,对呀。我们两个一起去吃了午餐。」

这种事不讲也没关系吧。果然如我所料。池他们明显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朝我瞪了过来。简直像是在看著弒亲仇人。堀北连看也没看过来,只说了一句话。

「快点。」

「……好的。」

我被堀北冷淡对待,便安静地就坐,拿出笔记本。

「听完课之后,我觉得地理还满简单的耶。」

「化学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困难。」

池和山内如此说道。

「因为基本上有很多题目都是用背的吧?而且也不像英文或数学,只要没有基础,很多题目都会无法作答。」

「不可以大意。考试也很有可能出现时事问题。」

「失事……问题?」

「是『时事』问题。是指近几年在政治或经济上所发生的现象。也就是说,考试出题不会局限于课本上写出的题目。」

「唔哇,这是犯规吧!这样考试范围不就没意义了吗!」

「所以包含这个也都要读。」

「我突然开始讨厌起地理了……」

虽然确实无法彻底排除考出时事问题的可能性,不过这回就算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关系吧。

要是太在意连会不会考都不晓得的部分,而错失了原本能掌握的地方,损失就大了。

「我们还是赶快看书吧。」

在我们东聊西聊的期间,时间也一分一秒地流逝著。

「是啊。不知道是谁还迟到,宝贵的时间都被浪费掉了。」

「……还在怪我吗?」

「那我来向大家提问哟。请问想出归纳法的人,叫做什么名字呢?」

「呃——是刚才课堂上学到的那个家伙吧?我记得是……」

池一面苦想,一面用指尖转著自动笔。

「啊,是那个啦,那个。好像是个听起来会让人觉得肚子很饿的名字。」

「法兰西斯•沙勿略!……应该是像这样的名字吧?」

须藤也没办法想出答案吗?有点可惜。

「我想起来了。是法兰西斯•培根!」

「答对了。」

「好耶!这样我一定就能考满分了!」

「不,根本还差得远吧……」

话虽如此,如果大家在剩下的这一个星期拚命地背,应该就能避免不及格了吧。

「各位,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哟。不然读书的时间也会减少。」

栉田这么说道。她应该也很了解时间所剩无几了吧。

「没问题的。如果是这三个人的话。」

「真不愧是小堀北。感觉你好像很信任我们!」

我觉得她的口气大概是在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喔。

「喂,安静一点啦。叽哩呱啦的,吵死了。」

在旁边读书的一名学生抬起了头。

「抱歉抱歉,我有点太兴奋了。因为答对问题太开心了〜想到归纳法的人可是法兰西斯•培根喔!不妨把它记下来吧〜」

池一边傻笑,一边这么说道。

「啊?……你们该不会是D班的学生吧?」

旁边的男生们同时抬起头扫视著我们。须藤似乎对他们的模样感到恼火,便以半发火的口吻僵硬地说著。

「你们想干什么。就算我们是D班又怎样。你们有意见吗?」

「不不不,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啦。我是C班的山胁,请多指教啊。」

山胁一面不怀好意地笑著,一面环视著我们。

「只不过该怎么讲呢?这所学校能依实力分班还真是太好了啊。如果得跟你们这种最底层的家伙一起念书,我可是会受不了呢。」

「你说什么!」

最先气得站起来的,不用说当然就是须藤。

「我只是说了实话,不要生气嘛。如果在校内做出暴力举动,不知道会对点数审查造成多少影响呢。哎呀,不过你们似乎也没有点数可以扣了。换句话说,你或许会被退学?」

「好极了,放马过来啊!」

即使不愿如此,但是每当须藤在安静的图书馆里大吼,就会引来周遭的注目。

假如情势再这样恶化下去,应该有可能会传到老师耳里吧。

「就如他所言。如果在这里引起了骚动,也不知道事情会变得怎么样。你还是把最坏的情况预想成会遭受退学吧。另外,你要说我们的坏话也无所谓,不过你应该是C班的吧?老实说,这也不是什么能够拿来自夸的班级呢。」

「C班到A班的差距小到就像是误差。只有你们D班的层次特别低落。J

「你使用的标准还真是令人同情呢。就我看来A以外的班级,根本就没什么两样。」

刚刚还在傻笑的山胁,稍微瞪了堀北。

「连半点点数都没有的瑕疵品,没资格这么嚣张地说话吧。你别因为自己长得可爱,就以为什么事都能被原谅。」

「谢谢你这逻辑不通的发言。不过我至今根本不曾在乎过自己的外表,被你称赞我可是觉得相当不舒服。」

「……」

山胁拍桌站起。

「喂……喂,别这样。我们先挑衅的这件事如果传开来就糟了。」

跟山胁同桌的C班学生,急忙地抓住他的袖子阻止他。

「你们应该知道这次考试要是不及格,就会被退学吧?我还真期待你们当中会有几个被退学呢。」

「很遗憾,D班不会有人遭受退学。况且,在担心我们班以前,你不如先担心自己的班级。小心骄兵必败啊。」

「呵、呵呵!骄兵必败?别开玩笑了。」

「我们不是为了避免不及格,而是为了考到更好的成绩才念书。不要把我们拿来相提并论。再说,你们答出法兰西斯•培根就在那边高兴,脑袋是不是坏掉了啊?读考试范围外的部分又有什么用?」

「咦?」

「你们该不会连考试范围都没好好弄清楚吧?难怪会是瑕疵品。」

「你不要给我太超过喔,喂!」

须藤不知道是快要发飙,还是已经发飙,他抓起了山胁的前襟

「喂、喂喂,你打算使用暴力吗?会被扣分喔!没关系吗?」

「反正也没有分数可以扣了!」

须藤举起了手臂。糟糕,这家伙真的打算揍他。

这真的不得不阻止了。正当我这么想,并拉开椅子的时候——

「好了,停下来、停下来!」

这么说著的,似乎是在图书馆里念书的其中一名女学生。

须藤因为意外出现的人物而停下了手。

「你谁啊,局外人就不要多管闲事。」

「局外人?我作为其中一名利用图书馆的学生,无法对这场骚动视而不见。要是你们不管怎样都想引起暴力事件,能不能去外面处理呢?」

听到一头金色头发的美女淡然地提出了正确的言论,须藤放开了山胁。

「还有,你们也是,挑衅得太过头了吧?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这么做,我就不得不向校方报告这件事情了。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吗?」

「抱、抱歉。一之濑,我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这名少女被山胁称做一之濑。我想起来之前有见过她一次。

她是上次在和星之宫老师说话的B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