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期中考

第一卷 期中考

星期四的课程结束,来到了放学时间。明天终于要正式期中考了。

茶柱老师开完班会走出教室后,栉田马上就展开了行动。

栉田拿著一叠考古题走上了讲台。她在超商把我前几天拿到的考古题列印出了全班的份量。

「各位,抱歉。在回去之前能先听我说几句话吗?」

须藤也因为栉田的话而停下脚步,准备洗耳恭听。

这份任务只有栉田才能办到。我和堀北是无法胜任的。

「我想大家为了准备明天的期中考,至今应该读了很多的书。关于这点,我有件事情能够稍微帮上大家的忙。我现在就把资料发下去。」

栉田依序将题目与答案卷按照人数发给最前排的学生们。

「考试的……题目?这难道是栉田同学做的吗?」

堀北当然也显得非常震惊。

「这其实是考古题。是我昨天晚上从三年级学长那里得到的。」

「考古题?咦、咦?难不成这个是相当有用的题目?」

「嗯。其实,我还听说前年的期中考跟这份考古题几乎相同。所以我觉得只要读了这份考古题,就一定会在明天的考试派上用场。」

「唔喔喔!真的假的!小栉田谢谢你!」

池感动得紧紧抱住试卷。其他的学生也看来对于突如其来的幸运,无法抑制住心中的兴奋。

「什么嘛。要是早知道有这种东西,我就不用拚命认真念书了。」

山内一边傻笑一边抱怨。决定在前一天告诉大家,果然是正确的。

「须藤同学,今天要读这些考题哟。」

「我会的。这真是帮了大忙。」

须藤看起来很开心,也收下了考古题。

「这要对别班的家伙们保密喔!我们要考高分,让他们吓一跳!」

池得意忘形地大喊,不过我也赞成他的意见。没有必要特地为其他班级雪中送炭。

接著过了不久,得意洋洋的同学们就开始踏上了归途。

「栉田同学,你立下大功了呢。」

堀北难得率直地夸奖人。

「嘿嘿,是吗?」

「因为我没想过能够利用考古题。我也很感谢你去调查了题目是否真的有用。」

对于总是单独行动且没朋友的堀北来说,这好像是意想不到的举动。

「这是为了朋友嘛,也没什么啦。」

「而且,我也觉得你选择在放学后公布是正确的。因为要是随便透露出考古题的事情,也有可能降低大家对于读书的专注力。」

「这只是因为拿到的时间比较晚啦。如果明天考试能出现很多相同的题目……说不定大家都能考到很棒的分数呢。」

「嗯,而且大家这两个星期的努力也绝不会白白浪费。」

虽然这对不及格组的须藤他们来说,两周应该是无止尽地漫长吧。不过他们应该也稍微掌握到了读书的专注方式以及习惯。

「虽然很辛苦,不过还是很开心呢。」

「这对那三人组来说应该一点也不开心就是了。」

我们能做的都做了。剩下就端看他们三个人的努力。

「现在也只能祈祷他们在考场上脑袋不会变得一片空白了。」

只有这个部分我们也无能为力。不管事前教会他们多少,就算能在读书会里发挥所学,正式考场上也未必就能展现实力。就连重要的考古题,也都会随著运用方式而改变效果。

「那么,我们也回去吧。」

堀北静静地看著栉田将笔记本与课本收进书包。

「栉田同学。」

「嗯?」

「至今为止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读书会就无法成立了。」

「不用放在心上啦〜因为我也想要尽量和大家一起往上晋升。所以才会赞成开这个读书会。如果还有需要,我随时都愿意帮忙喔。」

栉田满脸笑容地站起身,拿了书包。

「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跟你确认。」

「有事想跟我确认?」

「如果你接下来也会为了班级而帮助我,这件事就不得不做确认了。」

堀北直直注视著摆出灿烂笑容的栉田,这么说道:

「你很讨厌我吧?」

「喂喂喂……」

我才在想她是要确认什么,结果又做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因为我这么感受到。虽然对于你的疑问,我也只能这么回答……我有弄错吗?」

「……啊哈哈,真是败给你了呢。」

她将举起书包的手慢慢放下,然后笑容毫无改变地对著堀北。

「是呀,我最讨厌你了。」

栉田接著乾脆地这么说道。她完全没有隐瞒,也没有拐弯抹角。

「告诉你理由会比较好吗?」

「……不用,没这个必要。我只要能了解这个事实就够了。看来接下来我似乎就能毫无拘束地与你相处下去了。」

尽管当面被说讨厌,堀北还是如此回答了栉田。

1

「没有人缺席。看来全班都到齐了呢。」

早上,茶柱老师一边露出无畏的笑容,一边走进了教室。

「对于你们这些吊车尾来说,这是第一道关卡。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吗?」

「我们在这几个星期里,都很认真地读了书。我可不觉得这个班级会有学生考不及格喔!」

「平田,你还真是有自信啊。」

其他学生的表情看来也自信满满。老师在桌上咚咚地将考卷整理整齐,就把它发了下来。第一节考的是社会科。社会可以说是其中比较容易的科目。

假如在这边就受挫,老实说,剩下的科目就更会是场硬战。

「如果这次考试以及七月实施的期末考都没有任何人考不及格,暑假我就带大家去渡假。」

「渡假吗……?」

「是的。对了……我就让你们在蓝海围绕著的岛屿里,过著梦幻般的生活吧。」

夏天的海边……当然就代表著能看见女孩子们的泳装……

「这、这股异常的压力是怎么回事啊……」

茶柱老师因为学生(主要是男生)散发出的气势,而往后退了一步。

「各位……我们来大干一场吧!」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同学们呼应著池,不停吼叫,而我也趁乱大喊。

「变态。」

堀北看了我一眼。我的喉咙就瞬间发不出声音了。

不久每个人都拿到了考卷。接著,我们随著老师的指示同时翻开试卷。

我把解题的事先搁在一旁,并看了一遍所有的题目。我必须确认教给他们三个的范围是否能避免不及格。最重要的,还是确认有多少题跟考古题相似。

——太好了。

我微微挥臂做出了胜利姿势。考卷上的题目和考古题完全相同,总觉得甚至让人有点害怕。至少乍看之下没有发现任何不同。

只要全部背下来,明显就能考出将近满分。

我在不会被人发现的程度下环顾了四周。即使如此,也没看见有学生显得焦急或困惑。大部分学生应该都熬夜背下考古题了吧。

而我也开始从容不迫地填入题目的答案。

接下来的第二、第三节考的是国文跟化学。话说回来,我在解题的同时,对另一件事感到了佩服。像这样再重新看过考题,便会发现堀北教的范围有著相当高的命中率。从这点看来,就知道她准确掌握了课程内容,还预测到了考题。在我隔壁不断默默作答的这名少女,比我想像得还要优秀。

然后,第四节考的是数学。依难易度来看,考卷上列出的题目远比小考困难许多。不过这些内容也和考古题一模一样。说不定须藤他们甚至连部分题意都看不懂,但是即使如此,只要有记住答案就能写得出来了。

接著来到了休息时间。

读书会成员的池、山内以及栉田,都集合到了堀北身边。

「什么期中考嘛!简直轻松!」

「我搞不好会考到一百二十分呢。」

池率先说出了游刃有余的发言。而山内也满面笑容,考试手感似乎很好。

两人虽然笑嘻嘻的,不过他们为了做最后的温习,手上都拿著考古题。

「须藤同学,你考得怎么样?」

栉田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凝视著考古题的须藤搭话。

但须藤的表情阴沉,目不转睛地盯著题目。

「须藤同学?」

「……啊?抱歉,我有点忙。」

须藤一面这么说,一面看著的是英文考古题。额头上还冒出了些许汗水。

「须藤,你难道……没看考古题吗?」

「除了英文,其他的都有看。我昨天不小心睡著了。」

须藤有点焦急地如此说道。简单说,他现在是第一次看英文考古题。

「咦!」

那也就是说,须藤只剩不到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能背了。

「可恶,我好像完全背不起答案。」

英文与至今的考试不同,要背下内容不是很容易。凭十分钟就要记住所有答案,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吧。

「须藤同学,你先去背配分高以及答案简短的题目吧。」

堀北立刻离席,来到了须藤身旁。

「喔、好。」

于是,须藤便舍弃掉配分低的题目,开始背起分数高及好理解的部分。

「他……他应该没问题吧?」

栉田似乎觉得别打扰他比较好,而在一旁不安地注视著须藤。

「英文和日文不同,只要基础没打好看起来就会像咒文。要背起来是很耗时间的。」

「对、对啊。我英文也背得好辛苦啊……」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转眼便消逝而去。钟声无情地响了起来。

「你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趁还没忘掉的时候,先从还记得的题目开始写起。」

「好……」

接著,英文考试开始进行。当其他学生都稳稳地在作答时,须藤却陷于苦恼之中。他不时地停下手中的笔,用头捶桌子。然而,现在已经没人能出手帮他了。须藤只能靠自己来度过不及格的危机。

2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我们再次集合到须藤的附近。

「喂……你刚才没问题吧?」

池担心似的如此搭话。看得出来须藤有点不太镇定。

「不知道……虽然能做的都做了,但我也无法算出自己会考多少……」

「没问题的哟。你至今也都拚命地读了书,一定会顺利度过。」

「可恶,我为什么会睡著啊!」

须藤对自己感到焦躁而抖著脚,此时堀北现身在须藤面前。

「须藤同学。」

「……干嘛啊,你又想说教了吗?」

「没念考古题是你的过失。不过,直至考前的那段读书期间,你也以自己的方式将能做的都做到了。我也知道你没有偷懒。如果你已经尽了全力,那我想你可以替自己感到骄傲。」

「这什么意思啊。你打算安慰我吗?」

「安慰?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因为只要看了你目前为止的表现,就能知道读书对你来说是多么辛苦。」

堀北很坦率地在称赞须藤。我们对这种情境都无法置信,因而彼此面面相觑。

「我们就等待结果吧。」

「嗯……也是啊。」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有件事情不得不向你更正。」

「更正?」

「我上次对你说过,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以职业篮球作为目标。」

「你怎么还让我想起这种事啊。」

「在那之后,我有去调查关于篮球的事情,以及要在那个世界成为职业选手又是怎么回事。然后,我才了解到这果然是条险恶的荆棘之路。」

「所以你想叫我放弃吗?就因为它是个有勇无谋的梦想?」

「不是这样。你对篮球投注著热情。而这样的你,是不可能不清楚成为职业选手的困难,也不可能不知道往后生活会多么辛苦。」

虽然堀北的态度一如往常,但这确实就是她笨拙的道歉。

「就算是日本人,当中也有许多人在职篮界里奋战。而且甚至还有人想进军世界。你就是打算以这种世界作为目标吧?」

「对。不管别人再怎么瞧不起我,我也要朝著职业篮球迈进。即使我会过著比打工还穷困的生活,我也一定会办到。」

「我过去都认为没必要去了解自己以外的事。所以,一开始你说要以职业篮球作为目标时,我对你说出了很污辱的发言。可是我现在很后悔。不了解篮球困难及辛苦的人,没有权利瞧不起这个梦想。须藤同学,你不要忘记在读书会里培养出来的那份努力及坚持。只要把它应用在篮球上,说不定你就能成为职业选手了。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堀北的表情几乎跟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但她慢慢地对须藤鞠了躬。

「那时候真的很抱歉……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些。那么就这样。」

堀北留下了这段道歉,就走出了教室。

「喂……你们刚才看到了吗?那个堀北居然道歉了!而且还非常恭敬!」

「真是不敢相信……!」

池跟山内会惊讶也是当然的。连我都有点吃惊,而栉田也是如此。

这应该也证明堀北认同了须藤所付出的努力。

须藤就这样坐在椅子上,茫然地看著堀北走出去的那扇门。

过了不久,他就慌忙似的用右手按住自己的心脏,焦急地回头看著我们。

「糟、糟糕……我……我好像喜欢上堀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