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庆功宴

第一卷 庆功宴

「乾杯!」

池拿著罐装果汁大声喊道。

期中考成绩公布的隔天晚上,「前」不及格组齐聚一堂。除了堀北之外,大家脸上都充满笑容,对于从读书中解放,及没半个人退学的事感到喜悦。

与朋友患难与共、共度难关。说不定这就是青春吧。

现在要是除去我唯一的不满之处,这就绝对不是件坏事。

「……你怎么了啊,摆出这么阴沉的表情。须藤可是不用退学了喔!」

「你们要开庆功宴,我是不介意而且也赞成。可是,我在想为什么你们要在我的房间举行。」

「我的房间很乱,须藤跟山内也一样。况且也不能在女生的房间办吧?不对,虽然对我来说小栉田的房间会比较好呢。话说回来,绫小路你的房间还真是没什么东西耶。」

「开学也才两个多月啊,有什么东西才不可思议吧。」

除了日常用品,我不觉得有什么其他必要的东西。

「小栉田,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错呀。虽然很简朴,不过感觉很乾净。」

「听见了吗?真是太好了啊,你被小栉田称赞了。哈哈哈哈。」

池因为私仇而用手指狠狠地戳我。

「话说这次期中考还真是惊险啊。要是没有办读书会,就算我没问题,池跟须藤也绝对会出局呢。」

「啥?你不也是在危险边缘吗?」

「不不不,如果我认真的话,可是能考满分的喔。我说真的。」

「这也全是堀北同学你的功劳呢。因为是你教池同学他们念书嘛。」

堀北一个人静静低头看著小说,没打算参与聊天。察觉有人在叫自己之后,她就夹上书签,并抬起头来。

「我只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的。因为要是D班出了退学学生,评价就会降低。」

「就算是谎言也好,在这里你也应该说『不想让大家退学』之类的话 这可是会提升好感度的喔。」

「不提升也无所谓。」

唉,虽然她的态度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但光是肯参加这次集会,应该就算是有进步了。

如果是以前的堀北,应该毫无疑问地不会来这种场合。

「该怎么说……堀北还真是意想不到的好人啊。」

须藤为了袒护堀北而如此说道。

自从堀北向须藤道歉,须藤对她的态度就完全软化。他先前明明还声明自己没办法接受堀北。人还真是说变就变啊。

「话说回来,关于须藤同学的退学,你是怎么让老师撤销的呀?」

「我也很在意耶。小堀北,您是使用了什么魔法啊!」

「谁知道,我不记得了呢。」

「唔哇,是秘密?」

池往后跌,做出夸张反应。

「你们只不过是度过了期中考,最好不要太高兴。下次等著我们的就是期末考。我可以预料到期末题目的难易度会比这次还高。而且,为了增加点数,我们也必须找出能够加分的项目。」

「地狱般的读书时间又要开始了啊……太糟糕了。」

池就这么倒在地上地抱著头。

「为了避免变成那种情况,你就不会考虑要从现在开始读书吗?」

「不会!」

看来他不会。

「这间学校还真让人搞不懂呢,像是分班制度呀,还有点数制度。」

「啊〜点数啊〜我好想要点数〜贫穷的生活真是太糟了〜」

池跟山内都花光了点数,现在正以学校准备的免费物资应急。

「欸,堀北同学。我们要获得点数,果然还是很困难吗?」

「我们期中考都努力过了,应该会给我们一大笔点数吧!」

「你有好好地看到D班的平均分数吗?我们整个班级被远远甩在最下面。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点数,我劝你还是改变想法吧。」

堀北还真是口无遮拦。或者,应该说她是毫不留情地提出了事实。

「那下个月也是零点喔……呜呜……」

「你就把它想成是在培养节俭的生活态度,然后放弃吧。」

「池同学,没问题的。虽然现在还没办法,不过我们一定很快就能获得点数。对吧?堀北同学。」

「你在说什么?」

「说出来也没关系吧?在座的大家也都是伙伴嘛。我和堀北同学,还有绫小路同学,决定同心协力往最上面的班级爬。换句话说,就是以A班作为目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三个也来帮忙呢。」

「以A班……作为目标?」

「嗯,当然呀。想要增加点数,当然就得以上段班作为目标嘛。」

「不是啊,可是说A班不会太超过了吗?他们都是一群脑袋很好的家伙吧?读书要赢过那群人绝对不可能吧?」

就算从考试的平均成绩去看,堀北那种等级的家伙也比比皆是吧。

「我想校方不会只以读书方面来决定班级啦……对吧?」

「我也认为不只如此。不过,事实上要是没办法读书的话,接下来也一定会没戏可唱。」

明显无法成为战力的三个人,转移了视线,并露骨地吹起口哨。

「虽然现在还差得远,可是只要我们一起加油,就一定能顺利进行哟。绝对会。」

「你的根据是什么?」

「该说是根据吗……你看,有句话说——一枝箭能够被单独折断,可是只要三枝聚集在一起就折不断了。」

「至少我认为这三个人就算捆在一起也会被折断。」

「那……那么,是那个啦,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应该是像这样感觉。」

「他们三个的考试成绩加起来,才勉强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成绩呢。」

每当栉田捧起他们三个,堀北就将其拋出、撃落。这搭配还真厉害啊。

「可是就算彼此争吵不是也没有好处吗?大家好好相处绝对比较好哟。」

「……虽然你这样讲也没错。」

「对吧?」

就连堀北没办法反驳这些话。

反正既然都以晋升作为目标,尽可能和更多同学打好关系会比较好。

如果在这个阶段就起争执,那就真的无法继续一起奋斗下去了吧。

「所以呀,我再次恳求你们三个能够协助我们。」

「我很乐意!」

池和山内举起手立刻回答。

「算了,如果堀北坚持的话,我就帮忙吧。怎么样啊。」

须藤隐藏害羞地如此说道。

「须藤同学,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依赖你,也没有想让你帮忙。毕竟我也很难想像你会成为战力呢。」

「唔……你这臭女人……我一放低姿态,你居然就得易忘形了……」

「你那是打算放低姿态吗?我还真是吓了一跳。」

堀北明明就完全没有吓到。须藤虽然很愤怒,但至少他没做出像是举起拳头的举动。哎呀,真是进步了啊。

「你这女人还真让人不爽。」

「谢谢。我会把它当作称赞的。」

「……这女人真不可爱。」

「嘴巴上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又是怎样呢?」

池调侃道。这个瞬间,须藤以非常吓人的表情瞪著池,并对他用头盖骨固定技。

「好痛!好痛啊!住、住手!」

「你要是再多嘴,我就勒你喔!」

「你……你已经正在勒了!你已经正在勒了啦!我投降!我投降!」

堀北目睹了「男生之间的友情(?)」,打从心底叹了口气。

「这是间实力至上主义的学校。接下来一定会有很激烈的竞争等著我们。你们如果要帮忙,就不要抱著草率的心情。因为这样只会成为绊脚石。」

「如果是比腕力的话就交给我。我对篮球跟打架很有把握。」

「……真是完全无法指望你呢。」

实力至上主义……吗?我觉得内心深处有点忐忑。

我明明就打算要远离这种世界,回过神来却已经投身在其中。这已经可以说是被诅咒了吧?

堀北是真心想以A班为目标。她的决心应该无可动摇吧。

然而,我们D班要达到那种程度却不简单。

光靠现有的战力,也许连晋升C班都没办法。

若是如此,我今后又该如何是好呢?

应该也只能顺其自然了。我还是暂且努力看看吧。

至少……希望也能看见堀北露出笑容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