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优和米迦

第一卷 第一章 优和米迦

第一章 优和米迦

在吸血鬼的都市中,今天的我们也仍是家畜。

只是不断被吸血的,每一天。

看着为了抽取血液而被刺入脖颈的机械,百夜米迦尔痛苦地皱起了脸。伴随着微微的疼痛,刺入脖颈的针开始汩汩地抽取血液。

“唔……哈”

感觉自己体内的生命之源正在被慢慢抽离。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米迦一边抵抗着不断袭来的倦乏,一边对旁边不出所料正被强制性抽血的家人说道,

“呐,小优”

“……”

“小优”

“嗯?”

小优一边说着一边朝这边看过来。

坐在自己旁边的,是和自己同龄的,才12岁的少年。

一头散乱的黑发,配上透着坚强意志的黑色的瞳孔。

优一郎————这是他的名字。说起来还不知道他姓什么呢。

因为四年前,他刚来到自己所在的那个孤儿院不久,谜样的病毒爆发,整个世界就这么轻易地终结了。

然后幸存下来的孤儿院的孩子们,遭到吸血鬼们袭击之后以保护的名义被抓到了这个都市,作为家畜被管理着。

从那之后,便成了只有代号的,没有名字的家畜。

小优朝这边看过来,说道,

“怎么啦,米迦”

随后米迦答道,

“小优你喝过母乳吗”

“诶?”

“你知道吗?母乳啊,其实是血液”

“哈?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所以说,婴儿都是喝着母亲的血长大的啊。昨天在图书馆看到的”

“所以你是想说什么”

小优摆出一脸疑惑的表情。米迦微笑着,继续说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有意思。这么说起来的话,婴儿都是吸血鬼。人类一出生就都是吸血鬼啊。所以我就想啊,这是不是意味着世间所有的母亲都是家畜呢。就像我们一样。”

这么说着的米迦,用手指了指刺入自己脖颈抽取血液的机械。

小优明显地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我们才不是什么家畜呢”

“非要逞强这么说的也就只有小优了吧。吃着像剩饭一样的东西,每天被抽取血液。过着这样的生活,不管怎么想,都是家畜吧”

“说了不是家畜了!总有一天,我要把吸血鬼统统打倒————”

“然后离开这里?”

听到米迦的话,小优停住了。脸上透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无法从这里出去了。

病毒正在地上世界蔓延着。

据说那种病毒,会让所有13岁以上的人丧命。然而他们已经12岁了。就算出去了,也只剩下一年可以活了。

那么,就只能在这里作为家畜活下去了。

永远地,在这里……

即便如此,小优还是一边被抽着血一边说道,

“所以我要变强,然后把吸血鬼统统揍飞就行了!”

“办不到的。我说过很多次了,吸血鬼有人类七倍的……”

“无所谓!我一定会动手的!绝对!不然的话……”

说到这儿,小优停了下来。后面的话,米迦是知道的。

不然的话,一起被抓到这里来的孤儿院的孩子们的人生,就不会有任何结果了。

小优是个很温柔的人。也许,比任何人都要温柔吧。所以才一心想着孤儿院的孩子们,想着同伴们。明明自己还是个孩子,却为了不让其他孩子失去希望而努力着。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也不曾改变自己的心,拼命地,拼命地,诉说着要把吸血鬼打飞的梦想。

于是,米迦说道,

“哈哈,这么说小优是要把吸血鬼都杀光,然后在这里建立一个小优帝国咯?”

“啊没错,你是把我当笨蛋了吧”

听到这话的米迦笑了出来。但米迦伸出了手,附在小优手上说道,

“不……我一直相信你哦”

小优看向这边,有些害羞的脸皱了皱。

“……”

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有着和自己同样的心情。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一起度过了四年的时间。

从世界灭亡开始的,四年。

作为孤儿院里最年长的两个孩子,背负着幸存的孩子们的性命,两人努力着一起走过了这四年。

所以就算什么都不说,也能清楚地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怎样才能打破现在的局面呢。

要怎么做才能让孩子们再一次看见未来呢。

要怎么做。

要怎么做。

“……”

米迦也一直在思考这件事。

小优想要杀了吸血鬼来改变现状,但他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这里是吸血鬼的世界。而他们是家畜,力量上的差距是绝对的。米迦想,如果真想要改变现状的话,就必须要更多地去了解吸血鬼。必要的话,不得不去讨好巴结吸血鬼呢。

然后最近,终于找到了这个突破口。

“费里德・巴特利”

米迦小声地念着这个名字。

第七位始祖。

就算是在吸血鬼中也拥有极大权力的,贵族。

米迦听说经常有人类的孩子出入那个贵族的宅邸。

和其他的吸血鬼不同,这个吸血鬼对人类很有兴趣。而且时不时为了让孩子们过得好些而给予一些援助。这是米迦从其他的孩子的小团体那儿得来的情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也……

抽血时间结束后,米迦他们离开了那儿。

在吸血鬼的这个地下都市里,是没有天空的。有的只是高高的天棚。在这四年里,只能怀着仿佛被扼住了呼吸般压抑的心情,抬头望着那高高的天棚。

“……”

米迦望着天棚,刚才的想法再一次占据了思绪。

“喂,米迦!”

“……”

“米迦!”

“啊,什么?”

“你刚刚怎么啦,一直傻愣着”

小优在一旁说道。米迦微微一笑,答道,

“刚刚被抽完血,有点累了而已”

“果然是这样!所以说啊,我一定要把那些吸血鬼统统揍飞!”

米迦只不过是一脸疲惫而已,小优就立马说出了要把吸血鬼揍飞的话。

而且,

“还有啊,说累了其实是在说谎吧。看你一脸在烦恼什么的样子。我说你啊,有什么就跟我说啊。别一个人在那烦恼”

小优还如此敏锐地这么说着。

不过,现在自己正在考虑的计划,绝对不能把小优卷进来。毕竟一步走错,就有可能会送命。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和小优两个人都被杀了的话,就没有人来保护孤儿院的孩子们了。

于是米迦笑着改变了话题。

“倒也不是什么值得烦恼的事啦”

“什么嘛”

“我只是在想,说起来我还没问过小优的名字呢”

“诶”

“刚刚被抽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我啊,还不知道小优的全名呢”

“全名?”

“嗯。小优不是刚来孤儿院世界就终结了吗?”

“啊,确实是啊”

“所以关于名字好像还没有问过。小优你之前有说过吗?”

虽然这么说,不过到现在再来问的话也没什么意义了。

父母死了。大人们也都感染病毒死了。这个世界也就不再需要名字这种东西了。

而且米迦记得,小优好像说过他的父母把他叫作恶魔并且想杀了他,最后他的双亲自杀了。

那么,要是被问起跟双亲的记忆紧密相连的名字的话,小优大概会反感的吧。还记得几年前问起跟他父母相关的事的时候,小优可是相当反感呢。

毕竟自己被叫作怪物,被叫作恶魔,还差点被父母杀了!是不被这个世界需要的人!有一段时间没和自己说话。

但是现在的话。

“……名字,名字吗”

已经过去了四年,现在的小优没有再生气了。小优摆出稍作回忆的表情后开口说道,

“其实我自己也没什么记忆。只记得一直被父母叫作怪物了”

“不记得名字了吗”

“啊。说起来你呢”

“嗯?”

“你明显不是日本人吧?看你头发是金色的”

“啊,确实呢”

“你是外国人?”

“我母亲是日本人哦”

“也就是说,你父亲不是日本人咯”

“嗯。我觉得大概是俄罗斯的吧”

“你是俄罗斯人啊~”

“我不是说我母亲是日本人了吗。嘛,反正两个人都已经死了”

米迦笑着说。

小优有些担心地看着米迦。

“那个,是很不好的记忆吗”

“谁知道呢”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记得是姓进藤吧”

“啊,姓氏是日语啊。那为什么要用百夜米迦尔这个名字,你明明有自己的名字啊”

对此,米迦笑着说,

“不是说了吗,我和茜都和你说过好多次了”

小优听了又露出了有点不开心的表情。

“啊~知道了知道了。百夜孤儿院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对吧?”

“就是这样~所以小优也是叫百夜优一郎呢”

“为什么我非要叫百夜啊”

“说了大家是一家人了”

“我才没有什么家人呢!”

“不不不,现在说已经没用了。因为我们已经是家人啦。再说了,小优明明其实已经把我们当作家人了~”

“才没有呢”

“就有”

“都说没有了”

“就是有~”

“啊啊啊,你好烦啊。首先,我只在百夜孤儿院呆了一天,所以我和你们不同。而且我……”

而且我一直被父母叫作恶魔,还差点被杀掉,是不被这个世界需要的孩子。后面的话小优没有说出来。

但要这么说的话,自己也是一样的啊。

从车子里被扔出来。

理由是,

“因为你有米迦尔这个名字。因为你是被选中的孩子。”

但是,那句话的意思,到现在也没弄清楚。虽然之后有查过,但这好像是个女孩子用的名字。

由天使米迦勒演变而来的,女性名。

但也只是知道这些。关于这个名字,到底有什么意义,还是一无所知。

不,也许这个名字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说不定只是母亲在完全变得不正常,深陷某种执念之后的胡言乱语罢了。

但母亲已经不在了。在那场爆炸中死了。不,虽然自己并不清楚,但就算奇迹般地活下来了,大概也死于病毒了吧。

所以,现在自己的家人,就只有百夜孤儿院的同伴们了。

“呐,小优。不管你怎么说,我们都是家人哦”

“……”

小优听了有些害羞,一脸别扭地将头扭向了一边。但是,米迦知道小优其实是很温柔的。一直照顾着孩子们,到头来很被孩子们依赖呢。

正因为如此,去和吸血鬼贵族接触的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米迦这么想道。

米迦停下了脚步。在这附近应该可以看见费里德・巴特利的宅邸。

将目光投向那边,

“啊,抱歉小优”

“嗯?”

“我稍微有点事”

“有事?什么事啊”

“唔,听说佐久间他们的小团体好像在分发吃的,我去拿点回来”

佐久间他们的小团体,是由年长一些的少年组成的团体。他们的领头就是佐久间。百夜孤儿院的孩子们还太小,所以分配到的食物经常被那些少年抢去。小优也为此吵过架。

说起来因为米迦在中间调节的缘故,现在勉强还算是和他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那我也……”

米迦开口打断了小优,

“小优,这段时间你和佐久间不是一见面就吵架嘛”

“这个,是这样没错啦……但那都是他不好!”

“看吧,你要是去了又要吵架,总之我会顺利完成的,小优就先回去吧。孩子们还在等着呢”

“可是,你一个人真的不要紧吗?那些人……”

“没问题没问题。我又不是小优”

“啊?这算什么话”

“哈哈哈。那么小优,孩子们就交给你咯。我去去就来。”

米迦说了谎。

其实不是去佐久间那里。

而是要去和吸血鬼的贵族————费里德・巴特利接触。

米迦再一次抬起头,望向费里德宅邸的方向。

吸血鬼的世界,是个非常无聊的地方。

数百年,数千年,都一成不变。

同一只吸血鬼,在同一个地方,以同一个姿态,只是,只是,这么一直活下去。

“……”

在那个非常无聊的地方,费里德・巴特利今天也在静静地看书。

那是向人类的孩子们开放的图书馆。将这里对孩子们开放的人,就是他。

看着人类的孩子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他们比起吸血鬼实在太弱小了,寿命也太短了,但在他们身上却蕴藏着耀眼的生命的光辉。

再加上读书的话,他们会变得聪慧。寻找到了像希望那样的东西的话,又会向前迈进很大的一步。看着这样的人类,总觉得会莫名地激动得后背都颤抖起来呢。

正因为如此,费里德才决定将这个图书馆向孩子们开放。

他觉得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书籍借贷的管理全都交给了孩子们,但是哪个孩子在读什么书,费里德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的。

因为他对于孩子们在看什么样的书也是充满了兴趣。

尚年幼的孩子们的欲望究竟在于何处,费里德觉得这很有趣。

就比方说,某个孩子看上去尽看些关于女性的性的书。

人类对于欲望,是非常诚实的。

又或者某个孩子看上去一直在寻找变强的方法。那是为了可以在孩子们的斗争中获胜呢,还是为了变得强大,将来有一天能够从这里逃出去呢。恐怕是前者吧。那孩子在寻找的,并不是要如何把吸血鬼干掉。他还得知那孩子把别的孩子给打死了。不过,他并不会被处罚。不管家畜之间再怎么争执,对于吸血鬼来说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不过不管怎样,人类渴求的知识,都必定是建立在某种欲望之上的。

变成强者从而使他人屈服的欲望,以及性欲,食欲,想被人承认的欲求。

“……”

然而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失去了的感情。

因为吸血鬼基本没什么欲望。

作为得到永恒的生命的代价,只有对于血的欲求极大膨胀了。

“什么嘛~居然对于女人和强大这么有兴趣,还真是令人憧憬啊~”

费里德轻笑着,喃喃自语道。

就算是放到吸血鬼中,他也是个十分美丽的男人。银色的长发,加上不带血色的皮肤。他的一举一动中总透着一股高贵,大概是因为他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总是饶有兴趣地混迹于一群光彩照人的人类贵族阶层中。

现在他正在看孩子们看过的书。

此时,图书馆里一个人也没有。

费里德・巴特利在的时候,孩子们都不会接近这里。

除了一个人。

“费里德大人”

少年的声音响起。看向一边,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正一步步走近。

唤着那个少年,

“什么事,佐久间君”

“那个,情报我已经放出去了。如果能得到您的宠爱的话,就能受到特别的优待,这样”

“说给哪个孩子听了”

“金发的————”

“啊啊,是米迦尔君啊~终于等来了啊。那么,他是什么反应?”

“今天好像也往费里德大人的宅邸的方向看了”

“哼。这样啊。那还真是令人高兴呢”

费里德头也不抬地说着。他现在在看的,刚好是那个叫作米迦尔的少年读过的书。那是一本关于名字的书。各个国家的名字,究竟,都有着怎样的由来。在什么历史进程中,这些名字的发音发生了变化。

一本记载着关于这些内容的书。

这恐怕不是小孩子会去看的书。他一定,很聪明吧。他喜欢聪明的孩子。

米迦尔————打开这一部分。那里记载着米迦尔这个名字的起源。看起来是从基督教来的。

从大天使米迦勒派生出来的名字,有迈克尔,米歇尔,米开勒,米格尔。

米迦尔这个名字,也在其中。

“呐,佐久间君”

“是”

“知道大天使米迦勒吗”

“额这个,那是……”

“从基督教出来的,很有名的天使的名字哦”

“那,那个,不好意思。因为我家,是佛教徒”

“哼。佛教啊。色即是空,对吧”

“色,色即……后面是什么”

“你这样子真的是佛教徒吗~?”

“不,那个……”

费里德笑了笑,摆手示意可以下去了。

之后佐久间就一脸紧张地,

“失礼了!”

说完便下去了。

这下图书馆里,又变得空无一人了。因为当费里德在这儿的时候,没有被叫到的人类是不可以进来的。

而吸血鬼,本来也就对读书没什么兴趣。

因为不到必要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求知欲。

他们无聊到极点,只有对血的欲求。

所以按道理是没有人会来这里的。但在费里德的背后,有一丝微弱的气息。

“嗯~?是谁呢”

他转过头去。

在图书馆的深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需要仰视的男人。

红色的头发,干净整洁的面容,一副好青年的样子。

克罗里・尤斯福德

这是他的名字。位居第十三位的,吸血鬼贵族。

克罗里开口问道,

“刚刚的,是谁”

“是佐久间君哦”

“所以说,那是谁啊?”

“说是佛教徒”

“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佛教吗”

克罗里耸了下肩,

“空即是色?”

这么说道。是紧接在刚刚的色即是空之后的话。看来和佐久间之间的对话被偷听了啊。

对此费里德笑了,

“喂喂佐久间君。作为一个佛教徒在知识上居然输给一个基督教徒,这可不行啊”

这么低语着。

听到这话,克罗里笑着说道,

“倒不如说是我已经忘了基督教”

因为在他还是个人类的时候,曾热诚地信仰着基督教的神。别说这个了,他甚至本应该作为参加十字军的圣殿骑士团的一员,去狩猎异教徒。

但他丢失了对神的信仰。

如今甚至还在念着空即是色什么的。

“异教的念佛,是会受到天罚的吧?”

听到费里德的话,克罗里苦笑着,

“反正也没有什么神来守护我,没事的”

“是这样吗?”

“那是当然的吧。不然的话我为什么会变成吸血鬼呢”

“你跟我不同。你那是因为平日没做什么好事吧”

“哈?”

克罗里一脸惊呆地看过来,然后笑了。

“确实啊,明知道会触怒神明,居然还应了你的号召,特地大老远地从名古屋跑过来”

一边说着一边朝这边靠近着。然后现在,他的目光落在了费里德正在看的书上。

“话说你在看什么?”

“圣经”

克罗里像是要确认封面似的探过头去。

“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吧。这不写着是名字的历史的吗”

“那就是你说的好了”

“这里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但事实上,这里面并没有写什么特别有趣的东西。

因为关于米迦尔这个不详的名字的真相,并不是来自于大天使米迦勒。

克罗里开口问道,

“呐,费里德君”

“嗯?”

“所以说,你到底是为什么把我叫来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

“谁知道你啊。话说,你每次叫我都这么说,这种故意让人不快的做派就不能改改啊”

“一瞬间惊到了?”

“当然了啊。我可是从名古屋过来的啊。不过毕竟是你,说什么忘了,其实是故意想招人厌才叫我的吧”

“嗯”

“嗯什么嗯啊。那这次呢,有什么正儿八经的事吗”

费里德答道,

“有哦。呐,克罗里君”

“什么?”

“还记得米迦尔这个名字吗”

“米迦尔?”

“嗯”

克罗里略作思考后说道,

“是怎样来着。感觉好像在很久以前听到过”

费里德轻轻一笑,看向克罗里。

看他的表情,是真的一副不记得了的样子。恐怕确实不记得了吧。于是费里德站起身走动起来。

克罗里说道,

“所以说,那个米迦尔,到底是什么?你就是为了这个把我叫过来的?”

费里德合上书,放在了桌上。

然后想起来最近一次,听到米迦尔这个名字时的事情。

那是————

“呐,克罗里君”

“嗯?”

“说说你变成吸血鬼时的事吧”

克罗里一脸惊异的看着费里德。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快说了啦”

“你不是都知道的吗?我变成吸血鬼的时候,你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然后还笑得跟傻子似的看着我不是吗”

费里德笑了。

“没错。那可真是很愉快啊。所以把当时的事再说一次吧”

克罗里的表情一变,好像想起了什么。

回想着那时的事。

回想着他还天真地信仰着神的时候的事。

那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十三世纪初的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