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杀人鬼

第一卷 第二章 杀人鬼

第二章 杀人鬼

十三世纪的欧洲,是神与信仰的世界。

无论是谁都认为只要相信神,向神祈祷的话,就能得到幸福的人生。

克罗里•尤斯福德也是这么认为的。

认为只要遵从神的意志,就能变得幸福。

然而如今,一闭上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同样的噩梦。

最坏的梦。

打着神的名号,在战场上肆意杀人的梦。

伙伴们被残忍杀害的梦。

褐色皮肤的异教徒,眼眸中寄宿着憎恶的火焰,进行袭击的梦。

啊啊,啊啊,看吧,又是这个梦。简直就像是神对于犯下过错的罪人做出的惩罚一样,每天都做着这样绝望的梦。

明明如此相信着神。

明明我如此相信着神。

“…………”

然而这时,克罗里•尤斯福德从梦中醒了过来。

因为听到了附近有武器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他瞬间把手伸向腰间的剑,但是马上想起了,啊啊,这里不是战场啊。

从那场战争归来之后,他的神经处在一种很敏感的状态。尤其是对于剑与剑之间的碰撞声特别敏感。听见的瞬间,心脏就会急速跳动,然后进入临战状态。

虽然在战场上厮杀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可是现在还是很微妙地无法冷静下来。

在他的周围,两人一组大概十人的少年们,用着没有开刃的训练用剑互相劈砍着。

这里是克罗里为了骑士见习生训练而开放自家庭院,建造起的训练道场。最近在训练场指导他们对于克罗里来说也是每天的精神食粮。今天见习生们的训练已经是第二次了。

而在他们的第二次训练时,克罗里逐渐睡着了。

“这对于他们恐怕有点失礼吧”

克罗里苦笑着站起来。然后拍了两下手。

骑士见习生们慌慌张张把剑收起来,在克罗里面前排好队。

“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大家和之前比起来有了很大的进步”

虽然这台词听起来十分苍白无力,大家的脸上还是放出了光芒。

“非常感谢!”

但是,有个高个子的男孩子瞪着这边,说话了。

“你睡着午觉,到底了解我们什么呢?克罗里老师”

克罗里往那边看过去。那是一个脸上有着浅浅的痘印,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体格很不错。也有一定的肌肉。应该是对自己的力量有着相当的自信吧。

对于剑技,以及父母的权力的自信。

从表情上就能看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约瑟夫•冯•埃斯特哈吉”

埃斯特哈吉这个名字也算是有名的贵族的名字。他自信的根据应该就是来源于此吧。

他对着那个高贵的埃斯特哈吉的子嗣说道。

“好吧,约瑟夫。我对我睡着的事情道歉,这样可以了吗?”

约瑟夫说道。

“不,这样还不行。老师现在没有拔过一次剑吧”

听到这句话,克罗里看向自己腰间别着的直剑。那是在战场上从死掉的伙伴身上捡回来的剑。

“嗯。是这样。因为现在还没那个必要啊。剑术一开始可是很重要的。首先将基础打好――”

一边说着,约瑟夫打断了他的话。

“基础阶段已经结束了。现在我是在向从战场归来的勇者请教实战的技巧”

他说了实战。

但是实战这种东西,不是在这样的大街上所能学习到的。克罗里的脑中仍能想起那满是血的战场的光景。

伙伴的头和脚飞舞于天空,他们不得不浴血突进的光景。

“……实战,呢”

克罗里不禁浅浅一笑,约瑟夫的脸变红了。

“你为什么要笑!真是失礼”

失礼的可是你,他没有说出口。因为约瑟夫是有名的贵族的孩子。

约瑟夫把手放到腰间的剑上,继续说着。

“看你这么不敢拔剑,老师其实是对自己的剑技没有自信吗?”

“…………”

“偶尔也有这样的事呢。因为从战场上回来就听起来很了不起的骑士。反正只是偷偷地躲在后面吧”

这时旁边的见习骑士们说道。

“喂,你这家伙,再怎么说也太失礼了吧”

但是约瑟夫没有在意这些,继续说着。

“话说回来,如果真像流言说的那样你在战场上立下了功勋的话,为什么又会隐居在这种地方呢?”

看着如此发问的学生的脸,克罗里开口了。

“……不喜欢的话,以后就不用来了。好了大家解散吧。我要走了”

约瑟夫脸上的表情表明他有把握了。那是几乎要把揪到狐狸尾巴的事情脱口而出的表情。

“喂,别逃啊软脚虾。拔剑啊”

他说着这样的话,一边拔出了剑。剑尖对着这边,动作十分流畅。那是按照基础的动作。他说基础阶段结束了恐怕是真的。应该是花钱请了家庭教师来指导吧。

但是,克罗里最后还是没能在他的剑上感觉到所谓恐怖或是威压感之类的东西。这与当初在埃及时他们面对的那压倒性的憎恶相比不值一提,无聊,弱小。

其他的见习骑士吞了一口唾沫,看着约瑟夫和克罗里。似乎这件事情无法平静地收场。

“唉,真没办法”

克罗里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到腰间的剑上。

约瑟夫笑了。

“骗子,让我来揭穿你的把戏!”

他将刀高高举过头顶,克罗里右脚向前迈出一步。拔剑。他的剑碰上了约瑟夫的剑。约瑟夫的剑经受不住这种冲击,从手中脱出,飞到了天上。

“啊……”

在不经意间发出惊奇的声音的约瑟夫眼前,克罗里将剑挥下,刚好停在鼻子前面。挥剑时带出来的风吹乱了约瑟夫精心修剪的整齐的刘海。

约瑟夫现在几乎无法动弹。仅仅。

“啊,啊……”

像这样发出细小的声音。

克罗里温柔地看着气焰嚣张的学生的脸,说道。

“如果这是战场的话,你已经死了。所以基础是很重要的。但是你筋骨不错,很快就能变得和我一样哦”

把剑慢慢收回腰间。

瘫倒在地上的约瑟夫抬起头来。

“老,老师”

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克罗里笑了。

“哈哈,真烦人。今天就解散了。下次再来吧”

其他的见习骑士们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大声回答道。

“是!”

克罗里苦笑着再次坐回到椅子上。睡着了都是这张椅子的错。材料看起来非常廉价,还会咔哒咔哒地摇摆。摇摆的同时,睡意就会来临。不过,还是做了那个噩梦。

学生们和克罗里打过招呼之后就解散了。眼前已经空无一人,他咔哒咔哒地摇着椅子,抬头看着天。这一天是个大晴天,用来睡午觉真是再好不过了。

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闭上眼睛。

又会做一样的梦吗?最近一直没有睡饱。

这时,他听到学生们突然开始喧闹起来。就开始听他们说了什么。

“喂,你看那个人穿的制服!那是圣殿骑士的大人吧?”

“为什么圣殿骑士会到这种街边的训练场来啊”

“喂,你们快安静下来。那位大人听说是下届管区长候选人的吉尔维尔•夏特尔大人哦”

某个人这么说着。

这样就能明白为何学生们突然安静下来了。

克罗里也将脑袋转向那边。

吉尔维尔•夏特尔。

这是一个很令人怀念的名字。

这是在那场战争之后,与自己走向不同道路的骑士的名字。不是向这种昏暗无光的街边的破房子,而是朝权力的中央前进的男人的名字。

他看着进入训练场的男人。记得是比自己小一岁,二十四岁的男人。

清爽的金发,锐利的蓝瞳。紧绷的背部让人感觉到强烈的意志。

在经历了那场战争之后,他的心中还对神抱有信仰吗?

克罗里突然这么想。

吉尔维尔从学生之间穿过,向这边径直走过来。一年之后的他身上带有了一些威严。

学生们和看克罗里的眼神完全不同,而是用尊敬和憧憬的眼神注视着吉尔维尔。

克罗里想,确实,要尊敬的话就该尊敬吉尔维尔这种人。

因为自己已经把重要的东西留在了战场上。

“……”

吉尔维尔走到坐在破烂椅子上的克罗里跟前,说道。

“别来无恙,克罗里大人”

在远处围观着事态进展的学生们又开始了骚动。看起来他们的教育,比起教授剑术,应该从为了让他们拥有一颗作为骑士的心而进行教学。他这么想着。

克罗里抬头看着吉尔维尔,说道。

“大人就不用加了,吉尔维尔。现在,你可比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但是吉尔维尔没有听,继续说着。

“克罗里大人。为什么你没有来教会呢”

似乎,他没有换称呼的打算。

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东西,就绝对不会放弃。正因为如此,就算是在那么残忍的战场上他都能一直相信神。

吉尔维尔脸上带着少许关心,发问了。

“从那场战争以来,你就没有来教会了。当然你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在战场上许多伙伴死了。心中留有忧虑,更重要的是,连信仰之心都失去的家伙都有”

“…………”

那就是我啊,克罗里想。自己已经失去了信仰。

“然而你是不一样的。许多战友被你救了。当然,我也是。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就……”

克罗里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有救你。你是被神所救的,吉尔维尔。你至少也该有这等程度的信仰之心”

这种话由自己这种已经不信神的人说出来实在是滑稽。克罗里感觉要苦笑出来了。

但是吉尔维尔静静地看着这边,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能活下来的你果然是被神选中的人”

“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克罗里大人”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走了”

克罗里从快要坏掉的椅子上站起来。果然,又发出了咔哒的声音。如果不把椅子的左后腿稍微修一下,椅子又会摇来摇去的,自己可能还是会想睡觉。之后再来修吧,他想。

他背对着吉尔维尔,准备迈步离开。

吉尔维尔对着克罗里的背影说着。

“圣殿骑士团正在搜寻下一任管区长的适合人选”

这应该就是他的来意了。

克罗里转过头,答道。

“你听到刚刚学生们说的话了吧。你似乎是管区长候选人呢。恭喜恭喜”

吉尔维尔看着克罗里那边,说道。

“我想把你推荐上去。我的同伴们都是这么想的。只要你能去会议上露个面……”

然而克罗里耸了耸肩。

“我可不适合哦”

“在那悲惨的战场上,只有你的功绩可以说是在闪闪发光。你怀着自我牺牲的精神,拯救了许多伙伴。赌上自己的性命,打倒了为数众多的敌军。如果说除了你之外还有适合的人选……”

但是克罗里对此一笑而过。

“自我牺牲,呢。那样出色的人,为什么没有牺牲自己的性命,在这里悠哉游哉地过日子呢?”

“因为你是被神选中的人!”

“哈哈哈”

克罗里笑了。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被神选中了。

倒不如说自己看见的,是恶魔。

在那个为了夺回圣地的战场上,虽然打着神的名号高举着正义的大旗肆意屠杀异教徒,可是到了最后,一次都没看见过神的样子。

看见的,只有恶魔。

“…………”

要说为什么,自己在战场上看到了吸食人血的怪物了。

那是幻觉吗?还是现实?和平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年有余,现在已经无从确认。

但是就算那是幻觉,在那个最需要神的场所,却仍然没有看到自己那般虔诚地信仰着的神。

所以,克罗里说道。

“……总而言之,我不适合”

吉尔维尔说道。

“那么,在这样偏远的地方,教授贵族的子嗣剑术就是适合你的工作吗?”

克罗里凝视着在稍远处看着这边的情况的学生们,说道。

“这是对于拥有着和我不一样的未来的学生们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哦”

吉尔维尔的语气中有了一丝焦急。

“请不要逃避。你有自己的职责”

今天是第二次听到不要逃走这句话了。学生中的约瑟夫之前才说过不要逃软脚虾这种话。

自己可能真的在逃避。

从战场上。

从噩梦中。

从伙伴们的死亡中。

明明如此虔诚地祈求着神,然而看到的是恶魔的身姿,自己一直在逃避心中的这份软弱。

“克罗里大人。圣殿骑士团需要你,需要你这个英雄”

“只是想利用英雄这个名号罢了吧?我才不想掺和进那么无聊的政治活动”

“不是的。为了施行正义,你的力量是必须的。这是神的意志”

对于这种句子,克罗里不假思索的说。

“呐,吉尔维尔。你不应该那么简单地讲出神的名号”

不知为何吉尔维尔的表情开朗起来了。

“果然,你还没有失去信仰之心”

“…………”

克罗里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不被吉尔维尔察觉下摸着脖子上佩戴着的祈祷念珠。如果自己真的失去了信仰的话,为什么直到如今脖子上都还挂着这个东西呢。

“克罗里大人”

吉尔维尔说。

克罗里没有抬头。

“我要走了”

“克罗里大人。在你答应之前,我每天都会来的”

“别给我添麻烦”

“我要让你重新登上舞台。就像当时在战场上,你救了我一样”

但是克罗里无视了他,径直离去。

和训练场同时建造的克罗里的家一直都很干净。日常琐事的打理多亏了女佣一周来一次进行处理。

本来,他也没有把家里弄得太脏。说道每天要做的事,只有散步、读书、以及为了不让身体松弛下来而进行的剑术训练。饭菜都是由附近的人们送过来的。刚住过来没多久的时候,自己抓住了相隔三幢房子外入室抢劫的三个强盗,从那以后,附近的人们都以男人一个人住很麻烦吧的理由轮流为自己准备每天的饭菜。相对应的作为保镖保护大家的安全。

因此,自己不用洗衣服,也不用准备每天的食物。

总之在这里生活十分愉悦,不用卷入骑士之间的虚荣和斗争中,能安安心心过日子。

克罗里在饭桌上稍微思考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吉尔维尔说过的话。

他说过想将自己推举为管区长候选人。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恐怕是政治上的目的吧。

如果只说条件的话,推举克罗里确实也没什么不好。他所在的尤斯福德家族,在贵族中也算显赫有名的。

虽然他在家里排行老三,无法继承资产和领土,进而打算在战场上立下功绩,然后成为神的骑士,但是,如果要成为管区长或者更加上层的职位,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

到那个时候,尤斯福德这个名字就会变得很重要了吧。如果自己成为了管区长候选人的话,父亲应该会很高兴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圣殿骑士团与政治纠缠不清,甚至连金融也有所涉猎。

“…………”

克罗里看见了放在餐桌上的已经冷掉了的炖菜和面包。那是他的午餐。但是他并没有太多食欲。可能是在不上不下的时间里睡着了的缘故吧。如果不好好吃饭,会被住在旁边的夫人生气的。

“那就吃吧”

他刚把手伸向面包的时候。

“克罗里大人!”

外面传来很有活力的少年的声音。克罗里看过去。

“我进来了,克罗里大人!”

他擅自闯了进来。

年龄大概十五岁,看起来十分活泼的少年。

身材比较瘦弱,不适合当骑士,他穿着茶色的长衣服,胸口处有红色十字架的标记。

他是骑士随从,乔瑟。

克罗里从战场上归来之后,马上解散了听命于自己的骑士随从们。半年前配属给他的乔瑟每天都硬来着闯进自己家,实在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孩子。

“克罗里大人!早上的训练监督辛苦了!”

克罗里答道。

“抱歉啊乔瑟。没有你的那一份午餐”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所以已经吃过了!”

“那你已经不用再过来了吧”

“恕难从命。因为我必须追随克罗里大人!”

“但是,追随我这种人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哦”

可是乔瑟脸上带着荣耀,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能侍奉十字军的英雄,克罗里•尤斯福德大人可是无上的光荣!”

乔瑟的脸上没有半点阴沉,简直像是要放出光芒一般说道。

克罗里顿时被他崇拜的气势所压倒,苦笑起来。

“英雄,吗”

这话题被提起的频繁度已让方才的自己感叹厌烦了。

而且自己也不是英雄。

至少,圣殿骑士团的骑士们都以战死在战场上为荣。尤其对于上级骑士,向敌人投降是无法原谅的。那么,自己这种败军之将为何还能拥有这么大的名誉呢?

然而,乔瑟愉快地继续说道。

“我今天也在战场上向存活下来的骑士们打听克罗里大人在战场上的活跃的样子了!这个话题可以在这里说吗?”

“当然不行”

“怎么这样! ”

“而且,我的故事为什么我还要听别人说给我听啊”

“我觉得你可能忘记了!”

“你真这么以为?”

然而乔瑟的表情十分认真。他一直都是这么努力。打心底地信仰神,将希望寄托于圣殿骑士团,无比尊敬身为主人的克罗里。

这个地方的骑士随从都是平民出身。他似乎也是来自贫民之家,从一个没有荣誉这个词的世界出来,为了得到名誉与荣耀而努力。

这样的孩子,在那个战场上已经死了一大批。

神从来没有对着这些虔诚的信仰着神的孩子们微笑。

一次, 也没有。

乔瑟说道。

“那么,克罗里大人的英雄传就请允许我在晚餐的时候为您一一道来”

“晚上就乖乖回家”

“那下午如何?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哎呀,没什么要你帮忙做的”

“那你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唔~我之后打算去巡视一下,看看这周围的治安是否出了什么差错”

不能光吃饭不做事啊。

“所以乔瑟,下午你就回去吧”

但是乔瑟脸上带着感动之色,说道。

“原来如此,不愧是克罗里大人!维护治安秩序说是骑士最重要的职责也不为过!请务必让我陪侍在您左右!”

看起来他似乎要跟着自己一起去巡逻。

“哈”

克罗里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再次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祈祷念珠。这已经养成习惯了。

心与神同在。

一直与神同在。

在他去战场之前,都还是坚定不移地相信着神的……

大街上的行人们向自己打着招呼。

“骑士大人”

“圣殿骑士大人”

“您巡逻辛苦了”

乔瑟自豪地挺起胸膛,抬头看着克罗里。

那道视线太过于喧闹。克罗里低下头看着乔瑟,说道。

“乔瑟,你有点吵哦”

“诶!?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气氛很吵”

“诶诶诶诶!非常抱歉!”

他后退一步。

然后在克罗里背后说着。

“但是您还是这么受欢迎呢,克罗里大人”

克罗里答道。

“因为你穿着这么浮夸的圣殿骑士制服,才有这么多人打招呼的。一般根本不会来搭话”

克罗里平时虽然佩着剑,但是其它证明骑士身份的东西一概没有。那时基本上没人跟他打招呼。

是否穿着制服,就会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别。

似乎圣殿骑士的名号一天比一天变得响亮了。

乔瑟说道。

“然而,大家不是对穿着制服的我,而是对克罗里大人低下了头。果然是那样呢。应该是气质或者是威严上有差别呢”

“…………”

“我每天都在向神祈祷,期待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像克罗里大人这样身材高大,肌肉结实”

“哈?你在祈祷着这种事么?”

下意识这么问了一句,乔瑟站到了身旁开心的说道。

“是的!那是我的梦想。今天早上也在教会祈祷过了”

乔瑟抬头看着克罗里,问道。

“但是……克罗里大人什么时候会去做礼拜呢?”

“我?”

“是的。这么一说好像一次都没有在教会见过您呢。如果成为像您这样的骑士的话,是不是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做礼拜呢?”

克罗里摸了摸脖子上的祈祷念珠,回答道。

“因为我已经在战场上把一生的祈祷都做完了啊。神已经看厌我这张脸了吧”

“战场……是您参加十字军之后,在战场上的事情吧”

虽然乔瑟把声音压了下来,但是眼中那无法隐藏的好奇心正在熠熠生辉。看来变成不妙的话题了啊,克罗里想。

乔瑟问着。

“您在战场上向神祈祷了什么呢?”

克罗里想起来了。当时,自己许下的愿望。

“哎呀,要说的话还挺害羞的呢,不是大义之类的东西,纯粹是一些利己主义的愿望哦。希望今天不会被砍到,希望今天不会被箭射中之类的”

“然后神就听到了你的愿望对吧!因为克罗里大人在埃及杀了为数众多的异教徒,成为了英雄呢!”

他又说出了英雄这个词。

大家似乎都喜欢把英雄这个词挂在口头呢,克罗里想。

他回答道。

“但是战争还是输了。是因为我太弱了吗……还是我祈祷地不够吗”

“克罗里大人一点也不弱!那场败北一定是神给予的试炼!正是因为神深爱着您,才给予您再次磨砺和成长的机会!”

这是非常符合骑士身份的意见。可能让乔瑟去教育学习剑术的学生约瑟夫更好也说不定。

克罗里笑了,把手轻轻放在乔瑟的头上。

“真是拿你没办法。乔瑟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圣殿骑士的”

“真,真的吗!?”

看着因为被表扬而高兴得两颊通红的乔瑟,克罗里笑了。自己在以前是否也有像这样将理想燃烧的时期呢?现在已经无法回忆起来了。

顺着街道向前走,他们看见在一个狭窄的胡同的入口处,聚集了许多人。市民们在外围悄悄地往胡同里窥视着。

“克罗里大人,那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呢……”

“唔。我们稍微去看看吧”

“是”

两个人向着人群走去。看见骑士走过来,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克罗里通过人群,朝昏暗的胡同内部走着。

尽管现在刚到正午,可是这个胡同就像是地狱的入口一样,充斥着昏暗,污秽,不舒服的感觉。

乔瑟在后面向市民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中年男子回答道。

“啊,骑士大人。这个,有点不太明白”

“既然不太明白,那怎么还聚集在这里”

“啊啊,但是,骑士大人还是不要靠近的好。里面似乎有着很可怕的东西……”

“可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怪物。吸完人血之后把人杀掉的,怪物”

“吸人血?也就是发生了命案?”

“是”

乔瑟站到克罗里的身旁。

“里面似乎有凶杀案,克罗里大人”

克罗里点了点头。

然后径直朝着漆黑的胡同深处前进。

“啊,克罗里大人”

对打算追过来的乔瑟下达命令。

“告诉大家,暂时不要靠近这里。我进去调查一下”

一个男人说道。

“您,您要进去调查吗!?”

克罗里没有回答。但是乔瑟代替他说道。

“如果把一切都交给克罗里•尤斯福德大人的话,就没有问题。因为克罗里大人可是在十字军中……”

“乔瑟”

“诶,啊,在”

“不要说话了”

“十分抱歉。总之,交给克罗里大人就没问题了,大家快离开这里”

一个女人说道。

“骑士大人,您一个人很危险。那个怪物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人”

声音向克罗里这边传过来。

克罗里回头,看见了一个与其他市民不同,明显地穿着薄衣服的女子。应该是个妓女吧。丰满的胸部和脚大片的暴露出来。是一个美女。皮肤稍微有点褐色,看起来应该是有着外国人的血统。

那个女人,用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道。

“那个怪物只会瞄准我们这种女人下手。已经杀了好多人”

乔瑟说道。

“明明已经被杀了这么多人,就没有人有所行动吗?”

“妓女就算被杀掉再多,也不会有人出来帮忙。可是,在这半年里面,漆黑的恶魔已经杀了三十人有余了”

漆黑的恶魔――他们如此称呼那个怪物。如果在街上出现了三十多个受害者的话,那家伙被叫做怪物也无可厚非。

在街上杀人就是恶魔。

如果在战场上杀人就是英雄。

女人说道。

“所以您独自一人有点……”

克罗里用笑脸打断了她,说道。

“感谢你的警告”

“可是”

乔瑟对说话的女人怒喝道。

“喂,区区一个妓女,管的也太多了吧。你觉得这位大人是谁……”

“乔瑟。开工了”

克罗里用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责备之后。

“哦”

乔瑟茫然地将嘴唇一张一合,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后他们开始驱逐那些围观群众。

克罗里朝着胡同的深处前进着。

踏入胡同的瞬间,他马上就嗅到了以前经常在战场上闻到的味道。

血与死亡的味道。

脑袋里浮现出了战场上的光景。同伴和异教徒的尸体堆积成山的光景。

“…………”

顺着昏暗的胡同前进。

马上就看见了尸体。

地上有一具脸朝下躺着的女尸。果然是妓女。她浑身赤裸。脑袋被刀切了下来。

但是。

“为什么,没有血呢?”

在墙壁和地面上有些恐怕是因为被刀砍到而飞溅出来的血渍,但是如果看作是脖子被切断而喷出来的血的话,量就比较少了。就算血在地面上积成一大摊也完全不奇怪。

克罗里走向那具尸体。抓住她的头发,看着她的脸。她带着因为恐怖而扭曲的表情命丧于此。果然没有流什么血。血的量少过头了。

“血,被抽光了吗?”

他如此低语着。

于是他把女尸放回地面,站起身子。

因为还有别的尸体。

墙壁上钉着七根像是桩子一样的东西。从桩子上垂下来的女尸,脚被绳子绑住了,呈现出上下颠倒的姿势,这样的尸体一共有七具。

七具女尸的脑袋都被切除。简直就像是给兔子放血的时候用到的技巧。如果不用桶之类的容器将血全部带走的话,地面早已经是一片血海。

总而言之,这个杀人魔似乎将血全部带走了。

但是,那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想到这里,当时在战场上的记忆再次复苏了。

那也是最后看见的,恶魔的记忆。

带着沉醉的表情,从人的脖子上吸血的,美丽的恶魔的姿态。

但是那应该是幻觉。在那过于悲惨的战场上,被神明从心底抛弃了,心灵变得弱小的自己所看到的,幻觉。

吸血的怪物不应该存在于世。

“……但是,这又是……”

他低语着,就像是在寻求帮助一样,将手伸向了垂在脖子上的祈祷念珠,就在这时,背后有人说话了。

“咕呜……好难闻的味道”

乔瑟走到旁边,说道。他同样看着被挂起来的尸体。

“这个,到底是,什么啊”

克罗里答道。

“是尸体哦”

“这个我当然明白。啊啊,我快受不了这味道了。克罗里大人,您真冷静呢”

“味道?啊啊……嘛,因为我习惯于看尸体了啊”

“这个已经习惯了吗?真厉害。我还得继续学习”

乔瑟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做出深呼吸的动作,然后他呛到了。克罗里看到这个,明明是在这么悲惨的状况中却下意识地笑了起来。

乔瑟真的是一个很单纯的孩子。说句实话,不想让他上战场。他那么温柔,那么纤弱,完全想不到他进行战斗的样子。如果真的演变成了他上战场的局面的话,他一定很快也会变成这团散发着难闻气味的东西吧。

在战场上,神是不会对弱者温柔的。

乔瑟抬头看着吊着的七具尸体,声音中带着颤抖,说道。

“……这该不会是魔女干出来的吧?”

这么一说,确实可以感觉到黑魔术的气息。

信奉恶魔之人所进行的仪式。

恶魔――吸血的恶魔。

“这件事还是交给圣殿骑士比较好啊”

“要我去报告吗?”

“可以拜托你么”

“没问题!我很快就回来!”

乔瑟飞奔出胡同。在这段时间内,克罗里想着寻找一些线索而抬头看着尸体,此时,背后又传来了声音。

“呜哇―,这是什么东西啊,看起来好壮观~”

声音中带着少许轻浮与刻薄。

是某个圣殿骑士已经到了吗?乔瑟刚跑出胡同没多久,这种事应该不太可能。

“…………”

克罗里回过头,看见背后站着一个男子,那个男子有着异样的妖艳,以及远胜人类的美貌。

头发是银色的,长长地垂下来,洁白的肌肤仿佛可以看见血管一般。身上穿的衣服似乎也是做工精良,应该是什么高级货。

这样的衣服,连上级骑士都穿不着。

也就是说,他应该是哪里的大商户的人,或者是,

“……你是贵族吗?”

听到这句话,那个男子又开始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看向这边,说话了。

“那,你就是杀人魔?”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这样的戏言的人很少见。因为在这里有八具散发出怪味道的尸体。连每天都接受训练的乔瑟都要忍住呕吐的尸臭味飘荡在空气中。

在这个环境中,这个男人在嘿嘿嘿的笑着。克罗里稍微有点紧张了。

这个男人可能是犯人也说不定。他一边想着这个可能性,一边绷紧了右手。时刻准备马上拔出腰间的剑。

如果对方是一个技艺高超的武士的话,估计已经看出他肌肉的动作了。不对,为了让他看出来,克罗里让他看见自己微小的动作。

如果犯人真是这家伙,把他的脑袋砍掉之后就结束了。如果他有什么小动作,克罗里马上就会拔剑砍死他。因此,他在脑海中想象他动作的画面。

但是,眼前这个美男子面对克罗里肌肉的动作毫无反应。

仿佛完全不抱警戒心一般,用无防备的样子看着吊着的尸体。

“确实,如果有像你这样的身高和健硕的身体的话,就能够把这些尸体都吊起来,但是我就做不到了。而且,就算真是你做的,吊起七具尸体也够呛。如果你是犯人的话,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么说着。

这些话简直就像是在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样。

确实就像这个男人所说的,一个人做到这种事不免过于勉强。而且就算做到了,也会花掉很多时间,而且以这个男人的身高和身材,并不像是做得到这种事的人。

虽然也不能说是身材矮小,但是身体很纤弱,看起来不像是受过锻炼。

克罗里打消了紧张感,说道。

“如果我是杀人魔,你现在就已经没命了哦”

“那你是谁?”

“我是骑士。是圣殿骑士。我叫克罗里•尤斯福德”

于是男子仰视着对方,不知为何略露喜色,然后用像是估价似的眼神慢慢地移动视线后,说道。

“尤斯福德家的,克罗里是吧。好,你的名字我记住了”

原来他知道尤斯福德家。他果然是,贵族。

“你呢?”

这样问道,美丽的男子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费里德•巴特利。确实如你所说我是贵族出身,但是我只是一介乡下贵族,所以不用有所顾虑。你不也是贵族出身吗?”

克罗里笑了一下,

“但我是没有什么可继承的,三男”

这么说着,费里德也笑了。

“我也是三男,所以就不说敬语了,克罗里。啊,你叫我费里德就行了”

真是有够随意的男子。克罗里并没有理会,问道。

“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然后费里德愉快的回答。

“当然是来杀女人的”

克罗里紧盯着费里德。他笑了。

“什么啊,非得要认真回答吗?”

“如果可以的话”

“这是讯问吗?”

“不,并不是……”

“会到有娼妇的地方理由只有一个吧?来消遣的。啊,还是说克罗里你喜欢过来教育她们改邪归正?真是恶趣味呢”

费里德还是开心的说着。克罗里开始觉得这人有点烦了。

“就算不来这种地方,也有为贵族开的妓院”

气氛稍微有些尴尬,费里德微微一笑说到。

“我可认为你也一样,每天吃着同样的东西不感到厌倦吗?”

“谁知道呢,我可不来这种地方”

“欸,难道是处男?”

克罗里没有理会他。但是费里德还是边笑着,

“不可能啊。这种体格,这张脸。不可能会放着女人不管”

说着打算触摸克罗里的胸口。

克罗里抓住那只手。非常纤细的手。要想折断的话,感觉非常容易就能办到。

但是,费里德还是开心的笑道。

“而且还是圣殿骑士的破竹之势。入团的时候虽然发誓过要清贫、贞洁、顺从,但实际上内心是充满了金钱女人和欲望吧?你的对象不是这种地方的女人,而是贵族的女人吧?”

克罗里瞪着费里德说。

“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

“是吗?”

“你是,同性恋吧?”

但是费里德对此报以一笑。

“我不是说过我是来买女人的吗?”

克罗里推回费里德的手,跟他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