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失去神明的十字军

第一卷 第三章 失去神明的十字军

翻译 BY 未央 方块 枯花 小可

校对 BY wee

第三章 失去神明的十字军

1217年。

十字军出征前的事情。

“喂你们,难道不懂吗!吾等圣殿骑士团要在这场战役中展示自身强大的力量!要让敌人和其他骑士团看看!让他们知晓被神选中的,到底是谁!”

骑士团的大家都这样喊叫着。

于是其他的同伴们举起杯大声呼叫起来。

在那有个大食堂,加入到十字军的骑士们,在上战场之前在此举行较平时还要盛大的宴会。

宴会上,酒、肉、甚至连美女都准备周全————那一天,骑士们喧喧嚷嚷十分热闹。

打着神的旗号,掀起圣战。

旨在斩杀异教徒以及夺还圣地。

这是正义之战。

这是一条闪耀的、与胜利相连的道路,大家都对此深信不疑。

在那食堂的角落,克罗里在静静地喝着酒。

然后有谁向他搭话了。

“喂克罗里,为什么要躲在这样的角落啊?过来这边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呀”

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在那里的是与自己同为上级骑士的维克多。有着金色的头发以及碧绿色的眼睛。

维克多是与克罗里几乎同一时期加入圣殿骑士团的、一起训练的同伴。

维克多咕噜噜一口气喝完后就把杯子丢到了地上,又重新抓起了新的酒杯。

“对面可是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哟”

“女孩们啊,到底把贞洁当成什么了?”

“别说些没情趣的话啦。这些事情明天开始就没关系了吧?就算并非如此,只要站到战场上女人之类的可就没有了。现在不好好享受的话可绝对会后悔的哦”

“嘴里说着这些,你不是一直都有在和女人玩乐吗?”

“你怎么知道的呀”

“前些日子,有个贵族的女孩子哭着说被你抛弃了哦”

“哪个女孩子?”

“你这人真是的”

“嗯,那个啊。不用偷偷摸摸就能与女孩子接触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的,来好好享受一番吧。喂大家!克罗里来了哦”

这么一说后骑士们大家又哇哇地兴奋了起来。

一进入食堂,穿着华美服饰的少女们都纷纷尖叫了起来。

然后维克多半睁着眼望向这边,说道。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啊。你和这其中的几个人睡过?”

“我谁都没睡过啊。圣殿骑士必须严守贞洁”

“哈,你可别骗我哦。哪个女人看到你,不被迷得神魂颠倒的”

“这么说着的你又和多少个人睡过了?”

“四个”

“喂喂”

“哈哈哈”

维克多笑得天真烂漫。他是个在男女性群体之中都相当受欢迎的人。平时总是要比常人爱打扮些,据说还出生于洛林家族,有着相当高贵的出身。

不过,他受欢迎的理由却不是因为有着那样的家世。而是因为他不论和谁都能爽朗且愉快地交往。

恐怕是因为和他一起加入了骑士团,自己从未觉得作为骑士的训练有多么辛苦。因为维克多总是能发现有趣的事物,把伙伴们卷进来,让大家能够笑着度过每一天。

然后那一天也如同往常一样。明知道要赶赴生死未卜的战场,而结果大家却十分快乐、兴致高昂。

维克多说道

“喂大家听我说!今天,我们重要的同伴,尤斯福德家的克罗里,要把献给了神明的童贞舍弃掉噢噢噢噢噢噢噢!”

“哈?”

克罗里一脸惊呆了的表情看着维克多,想要反驳,但是为时已晚。

其他的骑士同伴们,大家哇啊啊地起闹起来。

“喂骗人的吧克罗里!”

“你这家伙还是处男啊!”

“你可别告诉我们你其实还在喝着妈妈的咪咪哦?”

在大家的喧闹声中,维克多说道。

“来吧,要夺取克罗里的第一次的女人会是谁呢!先到先得哦!”

“我!”

“我来让克罗里大人舒舒服服的!”

女孩们纷纷攘攘喊叫着,而其中却有一人红透了脸,

“等、给、给我等一下!处男是怎么回事啊!我、我、我之前才跟克罗里大人……”

维克多把话刚说到一半的女孩子的唇夺走了。

“啊”

女孩闭上了嘴。

维克多对女孩说道

“很好。那今晚就跟我吧。可以吗?”

女孩对此点了点头。

“那去角落喝点酒吧,等下我过去接你”

说完,维克多回过头,笑吟吟地对这边说道。

“那么,刚才是谁说没有和任何人睡过的来着?”

“嗯~”

“什么贞洁啊你这个混蛋。那不是最漂亮的女孩子吗”

对此,克罗里只是缩了缩身体,没有作出回答。

之后维克多举起杯子说道

“总而言之,我们来为圣战干杯吧————!”

接着,同伴们又继续欢呼了起来。

克罗里对此笑笑也举起了杯子。

大家又再次载歌载舞地喧闹了起来。

克罗里离开了那个热闹的中心,又开始静静地喝起酒来。

然后有个躺着喝酒的男人这样说道

“真是的,维克多和克罗里这么轻率真好呀”

果然是同为骑士的古斯塔博。有着一头有特色的茶色头发,以及一双灰色的眼瞳。个子不高,虽然体格上没有优势,但他的剑十分迅速。

“古斯塔博前辈不去挑女人吗?”

“我可不想因为在这里打破了贞洁的誓言,就在战场上死去呢。不管怎么说”

“神在看着这一切,是吗?”

然后古斯塔博注视着喧闹的同伴陷入了沉默,

“…嗯,谁知道呢。要真是看着我们就好。啊啊神明大人,请救救在这样的日子里仍然这么耿直的我。然后保佑总是受欢迎到不讲理的维克多和克罗里先被干掉”

古斯塔博装作开玩笑地说道。

克罗里跟着笑了。

“古斯塔博前辈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你很强。而且我一次都没在训练中胜过前辈”

“哈?是你一直都在手下留情吧”

“诶”

“大家都清楚你那如怪物般的强大。队长也总是说你拥有着卓越的才能”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

“是这样吗?但是队长从来都不曾称赞过我啊”

“背地里可是一直都在赞你哦。要是被队长知道了我把这些告诉了你的话,可是会被队长痛宰的。嗯,先不说这个,今后的训练……”

“你是想说别再手下留情了,对吗?”

克罗里这样问,古斯塔博笑了,说

“不,我想说的是继续只对我一人手下留情。其他的前辈你就放手去干吧。大家都会很高兴的”

克罗里也笑了。

这时,从食堂的入口处传来声音

“队、是队长!艾尔弗雷德队长驾到!”

瞬间,食堂之中变得鸦雀无声。骑士们全都站立不动,一言不发。

食堂的大门打开了。有一个年纪大约30过半的、右眼因为刀伤而合起来的男人进来了。剩下的左眼,眼神异常地锐利。他用那只眼锐利地盯着站立不动的骑士们,说道。

“喂,你们,有好好准备留给我的女人吗?”

大概,那恐怕是艾尔弗雷德队长式的玩笑话,如果那不是开玩笑的话,可就不仅仅是被杀个半死就能了事的了,因此谁也没有作答。

经过了紧张的5秒后,维克多回答了。每当这种时候,打头阵的总是他。

“那是当然,我们已经为队长准备了最美的美人!”

说完,维克多牵来了刚才接吻过女人的手。

“咦、咦”

女人发出疑惑的声音,然后艾尔弗雷德说道

“好。今天大家就不醉无归吧”

得到了队长的许可。

然后大家又再次大呼大叫,开始酒宴了。

艾尔弗雷德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取过了距离最近的酒。之后朝着克罗里的方向走过来了。

躺着的古斯塔博说道

“啊!惨了。喂克罗里”

“是”

“你可千万别暴露了我告诉你队长称赞过你的事……”

“我不会说啦”

“好,那我也去挑女人吧”

“诶————”

克罗里笑了,古斯塔博也轻轻一笑往酒宴的中心去了。

相对地队长站到了克罗里的身边。

“尽兴吗?克罗里”

“托队长的福”

“要玩的话就趁今天哦。在战场上可就不行了”

“我知道”

“还有一件事”

“请问是什么事?”

“今日白天的训练,你的剑,是怎么回事?那套动作,到了战场的话第一个死的可是你哦”

啊啊,被说教了。队长真的表扬我了吗。

“抱歉”

“打起精神吧。在这场战争中,我不想失去任何同伴”

“是”

“所以你要比任何人都要杀死更多的敌人,去保护同伴”

“是,我知道了”

克罗里点点头,艾尔弗雷德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下克罗里的肩膀。然后走到其他骑士的身边去了。

看来队长似乎是打算一个人一个人地搭话。

克罗里注视着队长的背影。他从进入这个骑士团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憧憬着艾尔弗雷德队长。

备受部下们的爱戴,而队长也拥有着能回应这份爱戴的器量。

说起来,从基础开始教授给我剑术的,也是队长。作为一个骑士应有的样子,对待人生的方式,全部都是从他身上学到的。

然后现在,接受到了新的命令。

“……比任何人都要杀更多的敌人,去保护同伴、吗”

他无意识地低下了头碰了碰念珠。

还不成气候的自己,办得到吗。

身旁又有谁过来了。往那边一看,在那的,是比自己低一级的后辈骑士。

是吉尔伯・沙特尔。

他也是受到队长青睐的、非常优秀的骑士。

是个既勤勉又努力,并且拥有着强烈的信仰心的男人。哪怕是训练结束后,也总是拜托克罗里不停切磋,毫不懈怠与训练。恐怕,比只会跟女人玩乐的维克多还要厉害。

然而这就意味着,他在圣殿骑士团之中也是拥有相当实力的人。

维克多乍看之下看似很强很有天赋。然而何止如此,他的剑里甚至拥有着让我不由得认为要是他有认认真真努力的话,说不定连我也无法胜过他的光辉。虽然这样的他总是让我觉得太浪费了……

但是现在,看着双手抱紧的却不是剑而是女人的同期生,克罗里苦笑了。

这时隔壁的吉尔伯说道

“你和队长,说了些什么呢?克罗里大人”

就算是在这样的酒宴之上,吉尔伯的腔调还是那么拘谨。

克罗里看着吉尔伯,回答道

“队长让我再努力一些”

“这是不是太概括了一点呢?”

“哈哈哈”

克罗里笑笑,接着喝了一口酒。

吉尔伯也暂时沉默了,注视着玩得太过高兴的维克多。

之后小声地嘟哝了一句

“……这场战争,我们会赢吗”

“谁知道呢”

“我说、作为前辈骑士这里不该是告诉我当然会赢吗?”

“是这样的吗?”

“就是这样啊。再怎么说,这可是圣战。要夺还被恶魔们夺走的土地”

“嗯”

“所以我们绝对能赢”

“是吗。但是既然你这么坚信的话、就不要一个个问题来问我啊”

克罗里说完看了看旁边,吉尔伯摆出了一副微微胆怯的脸。

“什么啊。你害怕吗?”

“我没有害怕!”

他在撒谎。

没有人不害怕战争。因此今日的酒宴才会那么热闹。为了将视线从迫在眉睫的出征上转移开来。为了从恐惧当中转移视线,才会喝酒、吃肉、拥抱女人。可无论何时在心底都存在恐惧。

对战争的恐惧。

对失去同伴的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克罗里把视线从吉尔伯身上移开,再次投向了拼了命想要逃离恐惧、尽情享受今夜的同伴们的方向。

然后说道

“虽然是刚才古斯塔博说的”

“是”

“神明现在也看着。平日里品行端庄的人会活下来”

“原来如此。但那就是说,古斯塔博前辈和维克多前辈会死呢”

“哈哈哈,谁晓得”

说这话时,古斯塔博正活用其身材的娇小,把头快速地伸进了

女性的裙底。

确实要是那场景被神明大人看见了话,说不定会死。

但是,平日里的古斯塔博是个很不错的前辈。绝不会摆架子,是个会为了同伴而行动的男人。克罗里自己,在还是新人的时候,就被古斯塔博救过好几回。

克罗里想,如果说平日的言行会影响生死的话,那么古斯塔博应该会活下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都要让人怀疑起神明大人到底在看着什么了。

克罗里看了一会似乎跟女孩子玩得很开心的维克多和古斯塔博之后,决定离开酒宴。

“你要去哪?”

吉尔伯问道。

克罗里回答

“我有点醉了,到外面呼吸一下空气”

说着,走出了食堂。

哪怕克罗里离开了酒宴也仍在继续。平民出身的骑士们,好像只被允许享用肉和酒。被允许享用女人的似乎只有上级骑士们。

“克罗里大人!”

侍奉与他的随从骑士有好几人正往这边来,但被克罗里用手制止了。

“不用跟过来了。去尽情玩吧”

“万分感谢,克罗里大人!”

他们大多是未到岁数的、十五六岁的少年。

大家都梦想着通过这次参加十字军建立功勋扬名立万。无论出身,大家都是好孩子。

克罗里看着他们,

“保护同伴,保护同伴,呢”

克罗里把队长的嘱咐又独自嘟哝了好几遍。

这时,背后的食堂大门打开了。

“呜哇~,真不舒服”

吐着满嘴酒气。维克多摁着胸膛走出来了。似乎是打算到外面来呼吸空气的。

接着维克多的随从骑士跑到了他跟前。

“维克多大人!”

“您没事吧,维克多大人!”

维克多摆了摆手,说道。

“啊啊,不行。没事才怪,给我拿水来”

“是!”

随从骑士们跑开了。

克罗里扶起蹲了下去的维克多,说道。

“要吐吗?”

“呜呜呜……嗯”

“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把维克多带到了一个稍微离开食堂的地方。维克多又再次蹲下,开始呕吐。克罗里搓了搓他的后背。

“呜呜,好痛苦”

“酒量不行就别死撑呀”

“因为很高兴嘛”

“又不是一定要你把气氛炒起来”

“不不如果我不来做的话,那谁来……呜呕呕呕呕”

又把胃里的东西吐出来了。

我在那接过随从骑士拿来的水,告诉他们可以回去继续酒会了。虽然随从骑士们说就算这样也还是希望在主人困窘的时候待在他身边,但因为喝太多导致吐了出来的这个难看的样子,也不能让随从骑士们瞧见,于是我让随从骑士们回到酒宴上了。

在旁边埋着头发出呜诶呜诶声音的维克多说道。

“……克罗里”

“嗯~?”

“给我水”

“是拿好”

维克多接过水。一边发出呼哧呼哧的呼吸声一边喝着水。

似乎稍微冷静下来了。

“哈、好,舒服多了”

克罗里避开呕吐物,把维克多拉到稍微旁边的地方,让维克多坐了下来。

克罗里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真是的”

“啊啊,刚才真的好痛苦”

“也是呢”

“谢了啊、克罗里。你这次就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太小题大做了。你一直在吐啊。我想那时候我就得照顾你了”

“那,就是那个。你这次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是是”

食堂的里里外外宴会仍在进行中。所到之处到处都能听到欢声笑语。

似乎快乐到让人不认为数日后就要奔赴战场。

克罗里呆呆地凝望着这份热闹,维克多也忽然抬起了头,跟克罗里一同望向了随从骑士们所在的酒宴的方向。

“正热闹着呢”

“要回到食堂吗?”

“饶了我吧”

“但不回去的话,可爱的女孩子就要被大家抢光了哟。不必偷偷摸摸的就能与女孩子接触这种机会很少有不是吗?”

克罗里说完,维克多皱了皱眉说道。

“啊啊~,虽说如此,大概、不行。喝太多了我大概站不起来了”

“哈哈哈”

克罗里对此笑笑。和维克多在一起的话真的会不缺话题。所以大家都喜欢和他在一起。

维克多在旁做了两三次深呼吸,之后表情变得稍稍严肃地说道。

“我说,克罗里”

“嗯?”

“关于这次十字军的行动,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

“闯入异国的异教徒所在,发动战争这件事”

“嗯”

“你不害怕吗?”

对于这个提问,克罗里回答得很坦率。

“我害怕哦。维克多你呢?”

“快吓得尿出来了”

由于维克多仍然是用那副严肃表情说出来的,克罗里又笑了。

“明明都站不起来了?”

“跟站不站得起来没关系吧~”

“哈哈哈”

笑完后,克罗里说道。

“凯旋而归就好”

“嗯,那也是啦。但是,我能活着回来吗?”

“……谁知道呢。但是啊,听说在战场上死去的圣殿骑士能去天堂呢”

然后,维克多抬起了头望向天空说道。

“诶呀~,要是天国里有可爱的女孩子就好了”

“哈哈”

克罗里也一同抬头望向了维克多所望向的天空。天空中没有太多的星星。

明天说不定会下雨。

“我说,克罗里”

“嗯?”

“我要是遇到危险的话,你要来帮我啊”

“啊啊,可以哦。而且刚才队长也这么命令我了”

“说了什么?”

“他说歼灭敌人。守护同伴”

“真是简单的命令呢”

维克多笑笑。然后艾尔弗雷德队长从食堂那边出来了。

艾尔弗雷德队长低头看着并排坐在呕吐物旁边的克罗里和维克多。

就在克罗里慌张地想要站起身来的时候,队长制止了他。

“没关系,坐下吧”

“是的”

“还有,维克多”

“啊,是”

维克多一脸铁青地抬头望向队长。

恐怕。队长在食堂里已经跟全部上级骑士都搭完话了吧。大概就剩下没对维克多下令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

维克多问,队长说道。

“马上就要去战场了”

“是的”

“可你这样子是怎么回事”

“我很抱歉”

“你的优点是开朗。有你在士气就会高涨。不要像傻瓜一样摆着一副铁青的脸,站在战场上的时候就开朗地鼓舞同伴们吧。明白了吗?”

这明显是褒奖的话语。一直在剑的训练上偷懒的维克多的长处和价值,队长都准确地把握着。

维克多似乎有些感动地站了起来,

“只、只要有我派得上用场的地方……”

势头也就到此为止了。说着说着胃中的东西又在眼前呜呕呕呕地吐了一地。

队长笑道。

“真是笨蛋”

“对、对不起。但是,明天开始我会努力的”

“好”

“话说回来队长”

“嗯?”

“队长没有带着女人吗?”

听了这话,队长耸耸肩说道。

“啊啊,因为我有个在入伍前就跟随着我的妻子呢。今天我会去和我妻子睡哦”

听到这句话的维克多表现出一脸震惊。

“诶、夫人吗”

克罗里也毫不知情。确实虽然圣殿骑士不被允许与女性交往,但是入团之前就有妻子的话,是被允许的。

“那今天会是个如胶如漆的分别之夜呢”

“别瞎说”

说着队长笑了笑。就那样背向这边,走开了。

凝视着那个背影,维克多说道。

“克罗里”

“嗯”

“我果然得加把劲”

“你有干劲啦?”

维克多听后点点头。

“啊啊、队长空着手回去的话,就意味着那个可爱的女孩子现在有空了吧!回食堂咯!”

“朝那方向努力吗”

克罗里笑笑。想要回到食堂去的维克多的步伐摇摇晃晃的,实在是让人觉得他没法泡妞了。

即便如此两个人还是回到了食堂。

大家喝得比刚才还醉,兴高采烈。

就连吉尔伯都喝得满两通红,说道

“真是的~您们两位到底去哪了~!”

大家又继续喝起了酒。

因为那一天相当尽兴,甚至至今仍清楚记得。



这时,费里德·巴特利问道。

“那么,最后你那天和那女孩睡了吗?”

“你在意的是那个?”

克罗里说完,费里德把杯子倾侧,喝下了红葡萄酒。

“我记得,听说到的是那次的十字军在最初是获胜了的。攻陷了敌人的根据地达米埃塔*之后,收到了好几次对面送来的议和提案”(注*埃及西部著名港口城市)

“嗯”

“凯旋的时机要多少有多少。实际上各国的王也有好几人回去了。可你们却仍然留在战场?”

“啊啊,确实如此。是我们不走运啊”

这支十字军并不是以各国的王、而是以教皇特使为中心展开行动的。

然后教皇特使绝对不会认可与异教徒的议和。

教皇特使伯拉纠是个有着远大理想,并且贪婪的男人。

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圣地只该用基督教徒的鲜血夺回来』

然后明明有好几次获胜的时机,却因为想要获取更多而固执地向开罗进发。

结果,最后战败了。而且还是惨败。百战百胜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众多的士兵都为此白白付出了生命。

费里德说道。

“那么,刚才关于酒宴的故事里提到的人中,现在有多少像你一样失去了信仰心了呢?”

“……”

克罗里没有回答。

然而费里德并不介意,继续说道。

“那个叫做吉尔伯的,活下来了呢。是那个,来到凶杀现场的人吧。他希望你能回去”

“嗯”

“然后,其他的同伴呢?到底、有几人活下来了?”

这个问题让克罗里又再次回想起来。

那是最后一战时候的事情。

拿下了敌人的根据地后,王和教皇特使在相互争夺那个地方的所有权,最终为了争取更大的战果而开始的战争。

不够。

还不够。

是圣地。

我们要把圣地夺回来!

也许是那个无边无际的欲望,触动了神明的逆鳞。黑死病在前卫部队之中肆虐,有好多同伴都病死了。甚至连统率整个圣殿骑士团的总长纪尧姆·沙特尔都不能幸免。

尽管如此,战争还是持续着。

冲啊。

冲啊。

不管怎样冲啊。

唯有大家浴血奋战,才能夺回圣地!

被如此命令的克罗里他们,拼尽全力地持续战斗。

克罗里回想起了,那段记忆。







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如警铃一般鸣响的,那是自己的心跳声。

我能听到的也就仅此而已。

战场。

那里真的是相当惨烈。

唯有同伴白白地死去。我们应该是受到神的加护、作为正义之师来到此地的。我们已经赢了一次又一次,战争应该早就可以结束了才对,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

眼前的敌人很强,现在连地利、运气、所有的一切都站到了敌人的那边。

“神呀”

克罗里低语。

“神呀,不要抛弃我们”

即便如此,十字军的同伴们还是拼死地战斗着。

为了正义。

为了大义。

在神的名义下。

有这褐色肌肤的异教徒,

“呜噢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边大声疾呼一边攻过来。克罗里用剑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可恶、去死!”

脑袋在空中飞舞。

沐浴在四溅的血沫之中。

但是已经不在意了。

全身都已通红。

同伴的血,敌人的血,肉和内脏,把他的身体都彻底弄脏了。

已经不清楚,斩杀了多少敌人。不停地杀杀杀,斩杀的数量应该是作为骑士的评判的基准,但在很久以前,我就不再数了。

已经没有那份闲情。拼了命活下来。拼了命守护同伴。

脑袋里唯有到这里来之前队长所说的话语在萦绕不散。

要斩杀大量的敌人。

然后保护同伴。

他遵循着这个命令。

因早已经不晓得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只是一味地杀戮。

只有,杀戮。

杀掉敌人。

杀掉袭击而来的人。

被错误的思想占据,将异教徒斩尽杀绝。

用剑贯穿胸膛,狠狠地踢向旁边男人的脸,然后将剑拔出。

夺过矛,用剑柄朝男人的脸殴过去把他放倒。把那矛扔出。矛插进了那个想要射箭的男人的头颅。

总之要杀。

斩杀异教徒。

在被杀之前,先去杀敌人。

“哈……哈……可恶,还没吗,敌人还没撤退吗……”

心脏好像要炸裂了。

呼吸似乎要停止了。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边斩杀面前的敌人,一边说道。

“我还活着。我还在这里活着!”

在战场上,他仿佛在祈祷般低语。左手无意识地伸向从脖子上垂下来的念珠。内心在寻求着救赎。

向神明。

请务必把我救离这个地方,心在向神明吶喊。

但是没有等到救赎,

也感受不到神的指引。

敌人仍然不断袭击过来。

挥动着手上的剑。翻动着剑,从肩膀打向胸膛,就那样剜出心脏的时候,正面而来的敌人都被杀光了,再没有敌人。

有好几个人,在稍微远离的地方,恐惧地盯着满身是血的克罗里。

克罗里怒视着那群异教徒。

“怎么了。怎么不攻过来。”

“…………”

异教徒们用手指着这边,操着异国的语言在纷纷说着什么。

“怎么了。在说着什么呢”

然后有一个人,对着克罗里这样叫道。

“撒旦”

克罗里知道这次词汇的意思。就是“恶魔”的意思。

我明明是承神之名而来,怎么就被唤作恶魔了呢。

但是这没什么。要是这样能结束战争的话。

克罗里对此大声呵斥。

“没错。我是恶魔。我是受神的差遣为了将你们异教徒赶尽杀绝而来的怪物!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退下!想即刻为地狱的业火所焚烧的家伙,就到我的面前来吧!”

要是能通过这个怒号减弱敌方的士气,又或者,敌人因为害怕而撤退就好了。

“…………”

但是,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这是当然的。敌人现在人数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好几个男人一番商量之后,组成一个集体向着克罗里攻击过来。

“可恶”

说完,旁边突然发出像要割开风一样咻的一声。

是箭射过来的声音。

“啧”

朝向这边飞来。但是已经太迟了。避不开了。举起右手,挡住头和心脏。箭将要刺向了他的手臂时。

“别发呆啊,克罗里!”

维克多从后面用剑将箭打落。古斯塔博正与好几个随从骑士往方才放箭的敌兵们杀去。克罗里望着刚才救下自己的维克多。他全身已经沾满鲜血,十分凄惨的身姿。

“你是笨蛋吗。如果你刚才死了的话,那谁来保护我?”

被维克多这样说,克罗里点了点头。

“啊啊,抱歉。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但看样子马上就会死了吧。圣殿骑士团没有撤退,是凯旋,还是马革裹尸……啊啊可恶,早知道来之前就抱抱女人好了”

说着这些,哪怕是这样的状况,维克多还会开玩笑。

克罗里虽然想笑,但是脸颊早已僵硬动弹不得了。

在眼前的,是多于己方数倍的敌人。如果不发生点什么奇迹的话,恐怕就会死在这里了吧。

但是死亡是什么自己并不太清楚。这场战争似乎已经无法获胜。圣地夺不回来了。这是一场只会让同伴白白死去的,不该发起的战争。

虽然教皇特使现在正在哪里发起拼死的突击,但那恐怕不会成功吧。那个教皇特使身上,凈是眼里根本看不到战争为何物的评价。

也就是说,我们在此白白死去。

“……会死。我们,会在这里死去吗”

我小声嘟哝,维克多笑笑。

“说什么呢”

“再稍微,光荣地死去就好了”

“那最后就保护着我死去吧”

克罗里听着,望向了维克多。

“那可真光荣呢”

“是吧?那么,我要开溜了”

“要从战场上逃跑的话会被问罪哦”

“奇怪,我记得当敌人人数为三倍的时候就可以逃跑了不是吗?”

说起来,好像是有这样的规定。但是,

“敌人会放我一马吗?”

“不可能吧。我们也杀太多了。”

克罗里终于笑了,说道。

“刚才被唤作恶魔了哦”

“哈哈,谁让你杀得最多呢”

此时,古斯塔博在背后叫道。

“先退后,再集合,汇成一个集体!”

两人回过头去,点点头。

把袭击过来的好几个人砍倒后稍微后退了。

然后听到了其他同伴的声音。

“大,大家,队长受伤了!”

“什么”

望向声音的方向。然后看到艾尔弗雷德队长的胸膛被斩裂了。好几个上级骑士撑起队长,拼命地往后退。

维克多说道。

“我们去保护队长吧”

但是克罗里再一次望向队长的方向,摇了摇头。

“不,我不去”

“为什么!”

“队长对我说了。哪怕是多一个人也要斩杀更多的敌人,保护同伴。要是现在到队长身边的话,会被呵斥的。那并不是负誉而死”

“笨蛋吗。名誉这种东西早就不复存在了!这哪里光荣了!”

“但是,反正我们都要在这里死去”

“……唔”

“哪怕没有名誉了,到天国之后,我也希望得到队长的称赞”

维克多扭曲着欲哭的脸。

“可恶,那么,我也跟你一起留下来”

“你得过去”

“怎么能把你丢下啊。要死的话就在这里一起死。”

说完,维克多握起剑。

凝望了一下这个同期生的脸后,克罗里也握紧了手中的剑柄。在其身后,排列着好几个随从骑士以及其他参加了十字军的平民出身的士兵们。

维克多说道。

“克罗里。你来指挥。”

但是已经无法好好指挥作战了。这已经是,完全的败北了。要是还有能做的事的话,就是正面突击,哪怕是多一个人也好争取斩杀更多的

敌人。唯有这么做了。

因此,克罗里举起剑,说道。

“把大家的命,都托付给我吧!全员!突击————”

突击!对,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然而,从后方传来了策马的声音。

“克罗里大人!维克多大人!”

是吉尔伯的声音。马匹插入到了两人的跟前。

“我把援军带来了!”

克罗里抬头看向吉尔伯,又看看背后。然后看见了十几名骑兵。

但是,就是来了这么多骑马队,也无法颠覆这个战况。

然而,吉尔伯操着异国的语言呼喊着什么。

听不懂他在说着什么。但是敌人的动作因此停下了。似乎慌张地一起

开始说这什么。

维克多问道

“喂吉尔伯。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告诉他们有几千的援军正往这边来”

“那么,会来吗?”

“不会”

“啊啊?”

“但是趁着虚张声势凑效的期间我们暂时撤退吧。敌人有三倍以上的兵力。就算撤退也不会受到责备”

克罗里对此说道。

“穿帮了的话敌人马上就会追上来”

“就算这样现在还是……”

“反正都是死,我不想背向敌人。”

但是对此,吉尔伯摆出一张微微懊悔的脸,说道。

“……战况已经改变了。虽然我也只是听说了传闻而已,确切的事情并不清楚……”

“怎么了?”

维克多发问,吉尔伯回答道。

“战争恐怕马上就会结束了”

“哈?这是怎么回事?”

“听说教皇特使大人……被抓住了”

“什、骗人的吧!”

维克多惊诧地说道。

然而,那是完全有可能的。教皇特使是被逼入绝境,才策划了这异常离谱的作战。敌军要找到作战的破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然而,主导这场战争的是身为教皇特使的伯拉纠。各国的国王们早以对这场战争失去了兴趣。

那么,要是那名教皇特使被抓到的话,会变成怎样?

极有可能导致完全败北。眼下的确有暂时撤退重整态势的必要。

吉尔伯问道。

“队长在哪里?”

克罗里皱眉回答。

“他负伤了。”

“怎么会!”

“退到后方去了。”

“我过去一下!”

但克罗里出声制止了欲翻身上马的吉尔伯。

“等等吉尔伯,等虚张声势完成了之后再去。”

“啊……”

要是现在慌张地退到后方的话,就会被敌军知道援军会来的情报是谎言。得要悠闲地、缓慢地退到后方。

吉尔伯停下了马。就这样缓慢地,边与敌军互相瞪视边退下。

能争取到多少时间呢?

几个小时吗?

一个晚上吗?

总而言之,现在得要撤退才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敌军背朝这边,一同开始撤退了。

确信敌人撤退了以后,克罗里也撤了回来。

退到后方一看才发现,友军的损伤情况惨重。

地面上,还散落着尚年轻的随从骑士们的手臂、头颅及身躯。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人数应该至少有十人才对,但是现在,还在的只有……

“克罗里大人。”

随从骑士的罗索一边哭泣着一边来到克罗里身边。他是有着茶色的发丝,脸上带有雀斑的白皙少年。

克罗里询问罗索本人。

“活下来的只有你吗?”

“……是。”

“真亏你能活下来。”

“……是。”

克罗里拍了拍泪如雨下的少年的肩膀。

“呜呜,要是我再、更强一些的话……”

“你没有错。”

“但是”

“你没有错!不甘心的话,就变得更强吧。”

“是!”

然而,尽管克罗里这么说,但他对于在这种绝境下要存活下来早已不抱奢望。

稍微后退一些,映入眼帘的是被上级骑士们围绕、横躺着的艾尔弗雷德队长,有几名骑士们正哭泣着。

察觉克罗里和维克多两人的到来,跟随着队长的古斯塔博朝这边走近。

他朝古斯塔博问道。

“队长的状况如何?”

古斯塔博露出极度疲惫的表情,摇了摇头。

“伤势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