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序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序章

台版 转自轻之国度

轻之国度录入组录入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米可

校对:化物语

二校:水色loli控

=========================

  简介:

『被霸凌的孩子』南云始,与同班同学一起被召唤至异世界。虽然同学们接连显现战斗取向的特殊能力,但始却只拥有炼成师这种平凡的能力。而且在异世界仍为最弱的他,竟被某位同学恶意推落了迷宫深谷──!?

在找不到方法逃脱的绝望深渊中,始像是命中注定般地邂逅吸血鬼月,寻得了以炼成师的身分造就最强的道路──

「我保护月,月也保护我。这样我就是最强的。我要扫荡一切,超越全世界。」

坠落深渊的少年与隐居最深处的吸血鬼,两人联手打造的『最强』异世界奇幻故事,正式揭开序幕!



  序章

第一章 异世界召唤与平凡天职

第二章 深渊底层的怪物

第三章 黄金吸血姬

第四章 最深处的守护者

最终章 启程

序章性质的终章

番外篇 胜算百分之零的战役

后记

特典小册子 降临在圣地的战姬

降临在圣地的女武神

追求浪漫

=========================

序章

  黑暗中,光源急速变小,即便下意识伸出手来也抓不着。强烈的坠落感令南云始缩紧跨下,露出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凝视着逐渐消失的光。

始现在正飞快地朝宛如十八层地狱般的深崖中坠落,眼前可见地上的光亮。在探索迷宫时跌进地表巨大的裂缝后,始持续不断地落下,最后终于来到了光线照不到的深处。在一片漆黑之中,始听着嗡嗡的风声,同时脑海里闪过了走马灯。

自从来到这个稍嫌严酷,无法以充满梦想与希望的奇幻一词形容的世界,身为日本人的他尝尽种种不公不义,甚至落得以现在进行式经历不幸的下场。

  星期一是一周内最令人忧郁的起始之日。面临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大多数人肯定都会叹着气,怀念截至昨天为止的天堂吧。

而南云始也不例外。不过以始的情况来说,除了嫌麻烦外,主要的原因还有学校环境极度恶劣所导致的忧郁。

始一如往常地在上课钟声即将响起时抵达学校,勉强撑着通宵过后步履蹒跚的身体打开教室的门。

刹那间,教室里大半的男学生们或是咂舌,或是瞪了过来。女学生们也都一脸不友善。漠不关心还算好的,甚至有人明显对始投以侮蔑的脸色。

始极力不去在意旁人的眼光,走向自己的座位。不过往往都会有人出言调侃他。

「喂,恶宅!又熬夜打电动啦?反正一定是在玩十八禁游戏吧?」

「呜哇,好恶喔~熬夜玩十八禁游戏真的超恶耶。」

也不晓得是哪里有趣,男学生们哈哈大笑起来。开口搭腔的是桧山大介,他每天都不厌其烦地照例带头找始的碴。在附近嗤笑的有三个人,分别是斋藤良树、近藤礼一、中野信治,基本上这四人总是频频骚扰始。

桧山说得没错,始是御宅族。话虽如此,他的仪容举止还算体面,不值得蒙上恶宅的骂名。头发剪得齐短,没有乱翘。沟通上也毫无障碍,尽管本身并不主动,却能与人对答如流。虽然个性温顺,但也不让人觉得阴沉。他只是单纯喜欢创作物————漫画、小说、游戏、电影等东西而已。

的确,社会上普遍对御宅族观感不佳,不过通常仅限于嘲笑的程度,不至于抱持着如此强烈的愤恨之心。那么,为何男学生们都对始表现出敌意与侮蔑的态度呢?

答案就在她身上。

「南云同学,早安!今天也刚好赶上了呢。你也早点来嘛。」

一名女学生笑盈盈地走向始的身边。她是这个班上,不,是整间学校里少数善待始的例外,也是现况的肇因。

这位美少女名叫白崎香织,号称学校的两大女神之一,无论在男女之间都拥有莫大的人气。她留着一头长度及腰的润泽黑发,略为下垂的大眼感觉相当柔和。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头,以及淡红色的樱唇形成完美的配置。

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的她非常会照顾人,责任感也很强,所以各年级的学生经常找她帮忙。而她总是认真地接受请托,从不露出厌烦的表情,其胸怀之大实在不像个高中生。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香织经常照应着始。由于熬夜的关系,始常常在上课时打瞌睡,被视为不认真的学生(不过成绩保持在平均值)。香织应是基于天生爱照顾人的个性才特别关心他。

如果始的上课态度因而改善,或是长得够帅,香织的关怀或许可以被容许。但不巧的是始相貌极其平凡,还奉『生活是兴趣之余的事情』为座右铭,所以态度也不见改善。同样平凡的男学生们无法忍受这样的始和香织变得亲密,忿忿地心想『那家伙到底凭什么啊!』。至于女生们似乎只是纯粹地对于始给香织增添困扰,又无意改善的状况感到不快罢了。

「啊、啊啊,早安,白崎同学。」

置身于让人不禁怀疑『这是杀气吗!?』的目光当中,始僵着脸回话。

香织闻言露出开心的表情。『为什么会是这种表情啊!』一旁刺来的视线令始冒出更多冷汗。始每次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学校第一美少女香织会这么关心自己呢?在始看来,除了香织的个性之外,其中似乎另有隐情。

不过他怎么样都不可能狂妄地认为香织对自己怀有恋爱情感。始自知自己为了兴趣割舍掉许多事物,长相、成绩和运动能力也都很平凡。她身边还有自己比不上的好男人在。因此,她的态度实在是非常不可思议。

「话说回来,请注意一下这场带有杀气的眼神风暴吧!」始在内心这么恳求着。不过他并没有把话说出口。因为如果这么做,他肯定会瞬间被押到体育馆后方……

当始衡量着结束对话的时机时,三名男女接近而来。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刚刚举例的『好男人』。

「南云同学,早安。你每天都很辛苦啊。」

「香织,你还继续照顾他啊?受不了,香织真的很温柔呢。」

「一点也没错。对于这种毫无干劲的家伙,不管说什么都没用啦。」

三人之中唯一向始问早的女学生名叫八重樫雫,是香织的好友。绑成马尾的黑色长发是她的注册商标。双眼细长锐利,眼里却透出几分温柔,比起冷漠,反倒予人帅气的印象。

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以女生来说算是高大。再加上紧实的身躯,以及凛然的气质,整个人仿佛武士一般。事实上雫家里经营著名为八重樫流的剑术道场,她本人从小学起更是剑道大会上不败的猛将。听说她曾屡次以当代美少女剑士之姿接受杂志采访,甚至还有狂热的支持者追随。经常可见被学妹们带着热情的眼神奉为『姊姊大人』时,雫脸颊僵硬抽搐的景象。

再来,用有些做作的口吻对香织搭腔的是天之河光辉。姓名有如勇者般闪亮亮的他,是个相貌堂堂、成绩优秀,与运动全能的完美超人。

他拥有一头蓬松的褐发、温柔的眼眸、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以及纤瘦却结实的体格。对任何人都很温柔,正义感也极强(自以为是)。自小学起便加入八重樫道场门下,与雫同为国家级的猛将,和雫是青梅竹马。听说有数打的女学生们爱慕着他,不过由于他总是跟雫和香织在一起,似乎有不少人望而却步,最终并未付诸行动告白。即使如此,每月还是会有两个以上的人向他表白,而且不分校内外,可谓名副其实的万人迷。

最后,随口敷衍的男学生名叫坂上龙太郎,是光辉的好友。他有着一头推短的头发,以及锐气与活力兼具的眼眸。身高一百九十公分,体格像熊一般壮硕。人如其表,属于头脑简单、不拘小节的类型。

龙太郎最喜欢努力、热血、毅力之类的东西,所以他最讨厌像始这样毫无干劲,来学校也老是在睡觉的人。事实上龙太郎瞥了始一眼后,也嗤之以鼻地笑了笑,仿佛不感兴趣般对始视而不见。

「早安,八重樫同学、天之河同学、坂上同学。哈哈,没办法,这也可以说是我自作自受啊。」

向雫等人打完招呼后,始苦笑起来。「你这家伙,干嘛随便跟八重樫同学攀谈啊?啊啊!?」这种不言可喻的视线频频刺向始。雫也拥有不输给香织的高人气。

「既然知道,那就应该改正过来不是吗?老是依赖香织的温柔可不好喔。毕竟香织不可能一直照顾你啊。」

光辉对始提出忠告。在光辉眼里看来,始似乎同样是个糟蹋香织好意的顽劣之徒。虽然始想大声反驳自己没有依赖香织,反倒希望她不要再多管闲事了,但要是这么做的话,最后恐怕会被强行监管吧。因为光辉自以为是的一面,让始知道反驳也没用,便闭上了嘴。

况且,即便人家叫自己『改正』,对于以兴趣为人生宗旨一事,始心中依然没有丝毫犹疑。毕竟他的父亲是游戏开发者,母亲是少女漫画家。为了替将来铺路,始甚至还到父亲的公司及母亲的工作现场打工。

他的本事早已被视为即战力,以兴趣为中心的未来蓝图万无一失。由于始非常认真地过活,不管谁说了什么,他都不觉得有必要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只要香织不管自己,他原本可以一直当个安静又不起眼的学生才对。

「哎呀~啊哈哈……」

因此,始打算一笑置之。不过今天我们的女神仍旧毫无自觉地扔下炸弹。

「?光辉同学,你在说什么啊?我、我只是想跟南云同学说话而已呀。」

教室里顿时掀起骚动。男生们咬牙切齿地瞪着始,仿佛想将他咒杀一般。桧山等四人甚至开始讨论午休时间要把始带到哪里去。

「咦?……啊啊,香织真的很温柔呢。」

看来光辉似乎把香织的一席话解释成在关心始了。虽然光辉是个完美超人,但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有着对自己的正当性过于深信不疑的缺点。「这方面真是棘手啊~」始抱着逃避现实的心情,透过教室的窗户眺望蓝天。

「……对不起喔。他们两人并没有恶意……」

在场最了解众人心情与人际关系的雫偷偷向始道歉。始一副「这也没办法」的样子,苦笑着耸了耸肩。

说着说着,上课钟声响起,老师走进教室。大概是早已习惯教室内异样的气氛吧,老师若无其事地宣布早上的注意事项。然后大家理所当然地开始上课,始一如往常地启程前往梦中世界。

香织见状流露出淡淡的微笑。雫一脸傻眼的表情,看着就某方面来说也算天赋英才的始。男生们纷纷咂舌,女生们则是投以轻蔑的视线。

过了一阵子,教室内开始稍微喧闹起来。身为打瞌睡的惯犯,始的身体牢牢记住了应该醒来的时机。就感觉来看,现在似乎已经是午休时间。

始撑起趴在桌面上的身体,窸窸窣窣地取出十秒便能补充能量的制式午餐。下意识地放眼望去,不晓得是不是购买小队已经冲出教室,人数减少了许多。不过始班上的人大多都带便当,所以还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学生留下。此外,上第四堂课的社会科老师畑山爱子(今年二十五岁)正站在讲台上,与几位学生有说有笑。

————咻噜噜噜,啾啵!

用十秒钟迅速补充完下午的能量后,始打算趴在桌上再小睡一会儿。不过我们的女神————对始来说是某种层面上的恶魔————却不让始如愿,笑盈盈地来到他的座位边。

始在心中哀嚎着「完了」。因为礼拜一的关系,他似乎有点睡昏头了。平常在跟香织他们扯上关系之前,始总是抢先离开教室,找个不显眼的地方午睡。不过两天的熬夜似乎默默地产生了影响。

「南云同学,真难得看到你出现在教室里呢。在吃便当吗?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如何?」

教室内再度开始充斥着危险的空气,始在内心大声惨叫。「说真的,你干嘛那么关心咱啊?」始差点不由自主地脱口说出意义不明的方言。

始尝试抵抗。

「啊~谢谢你的邀请,白崎同学。不过我已经吃完了,你要不要跟天之河同学他们一起吃呢?」

这么说完,始轻轻亮出宛如木乃伊般被吸干内容物的包装袋。要是拒绝的话,感觉好像会被当成是不知好歹的家伙,不过总比午休期间一直坐如针毡要好得多了。

可是女神却锲而不舍地继续追击,仿佛这点程度的抵抗不具有任何意义。

「咦!?你的午餐就只有这些吗?这样不好喔,你要正常吃饭才行。我把便当分给你吧!」

(拜托你饶了我吧!好歹注意一下周遭的氛围吧!)

当始面临逐渐增加的压力而冷汗直流时,救世主现身了。是光辉和龙太郎。

「香织,来这边一起吃吧。毕竟南云好像还没睡饱的样子。我可不容许有人漫不经心地吃掉香织特地亲手烹煮的美味料理喔。」

听到光辉带着爽朗的笑容装模作样地说出这番话时,香织愣住了。对于有点迟钝,或者少了根筋的她来说,光辉的帅哥笑容与话术似乎起不了作用。

「咦?为什么要经过光辉同学的允许呢?」

见香织直截了当地反问,雫忍不住噗哧一笑。虽然光辉困惑地笑着解释了一堆,但学校最有名的四人组聚在始座位边的事实仍旧没变,视线的压力也丝毫不减。

始深深地叹气,在心里发起牢骚。

(能不能索性让这些家伙被召唤到异世界去呢?这四个人怎么看都像是会被卷入什么事件之中的样子……某个世界的神啊、公主啊、巫女啊,随便谁都好,可以把他们召唤走吗~?)

为了逃避现实,始对着异世界发射电波。正当始一如往常地带着苦笑准备起身,打算敷衍几句离开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在始的眼前,光辉脚下出现了闪烁着银白光芒的圆环与几何图形。

周围的学生们也立即注意到这种异常状况。所有人动弹不得地注视着闪闪发光的图腾,即疑似俗称魔法阵的东西。

魔法阵变得愈来愈亮,一口气扩展到足以占据整间教室的大小。直到异状逼近自己的脚边,学生们总算才回过神来高声惨叫。还待在教室里的爱子老师立刻呼喊「大家快点离开教室!」,不过同一时间,魔法阵宛如爆炸般闪现强光。

不知道过了几秒还是几分钟后,当被白光占据的教室再度恢复色彩时,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踪影。被踢倒的椅子、打开来吃到一半的便当、散乱的筷子与宝特瓶,以及教室的各种用品都原封不动地留在原地,只有人消失了。

  这起大白天在高中内发生的集体神隐事件震惊了社会,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