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异世界召唤与平凡天职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一章 异世界召唤与平凡天职

始原本以手掩面紧闭双眼,不过感觉到身旁无数的骚动声后,他便缓缓睁开眼睛,然后茫然地环顾周遭。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壁画。长宽达十公尺的壁画上,画着一位长相中性的人物。他背后散发光晕,一头金色长发轻柔飘逸,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背景是草原、湖泊及群山,该人物张开双手环抱着一切。这是一幅非常出色的美丽壁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始却感觉到微微的寒意,忍不住别开了视线。

往周围细细打量后,始发现自己似乎正置身在巨大的厅堂里。素材是大理石吗?建筑物以表面平滑而散发美丽光泽的白色石材砌成,同样雕刻着精美浮雕的巨大柱子支撑着呈圆顶状的天花板。看了如此肃穆庄严的厅堂,脑海里不自觉就浮现出大圣堂这个词汇。

始他们位于最深处的台座上,高度较四周高。身旁的同班同学跟始一样茫然地环顾周遭。看来当时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都被卷入这个状况。

始朝背后瞥了一眼,那里可以看到香织同样傻愣愣地瘫坐不动。见香织没有受伤,始松了口气。

然后,他转而观察起台座边疑似可以解释这个状况的围观者。没错,这个厅堂里并不是只有始他们而已。始等人坐着的台座前至少有近三十人在。他们双手交叠胸前,祈祷似地跪在地上。

这些人都穿着宛如道袍般白底金色刺绣的衣服,一旁摆着状似锡杖的物品。锡杖前端展开呈扇形,上头挂着几枚圆盘取代了圆环装饰。

其中一位年约七十的老人走上前来。他的衣着在道袍集团当中尤属奢华,头戴大约三十公分高,设计别出心裁的※乌帽子。不过此人却散发着无法以老人形容的强烈霸气。若是少掉刻划在脸上的皱纹与老练的眼眸,要说他只有五十几岁或许也说得通。(编注:平安时代至近代和服的一种黑色礼帽。)

这样的他叮铃铃地摇响手中的锡杖,用与外表十分相称且别有深意的沉着嗓音对始等人说:

「勇者大人,以及随行的各位同胞们,欢迎来到托达斯。我是伊什塔尔·兰戈柏尔德,在圣教教会中担任教皇一职。今后请多指教。」

这么说完,自称伊什塔尔的老人露出好爷爷般的慈祥微笑。然后,大概是因为在这种地方无法心平静气谈话的缘故吧,老人催促着混乱不已的学生们,前往可以静下心来的场所——另一间摆放着好几张长桌与椅子的厅堂。

始他们来到的大厅同样打造得金碧辉煌。房内的家具、挂画、壁纸等等,在外行人看来也知道尽是出于名家之手。这里八成是用来举办晚宴的地方吧。畑山爱子老师与光辉等四人组坐在靠近上座处,其他同学随意在接下来的位置入座。始坐在最后方。

被带到这里之前,谁也没有大声吵闹。这恐怕是因为所有人都还来不及理解现状的关系吧。另外也多亏有伊什塔尔解释情况,以及领袖魅力爆表的光辉安抚大家。看到他比教师更有教师风范地带领学生时,爱子老师都哭了。

待全体人员就座后,女仆们在绝妙的时间点推着手推车走了进来。没错,是活生生的女仆!不是地球某圣地产的冒牌货,也不是国外又老又胖的女佣。仿佛男孩们的梦想化为现实一般,那是货真价实的美女,美少女女仆!

即便处于这种情况下,青春期男孩无穷的探求心与欲望依然健在。班上大半的男生都注视着女仆们。不过女生们见状纷纷投以宛如冰河期来临般的冰冷视线……

始也差点不由自主地看着来到身旁倒饮料的女仆……可是背脊却莫名窜起一股恶寒,他立刻将视线固定在正前方。往感觉到恶寒的方向瞄去时,不知道为什么,香织正满脸微笑地直盯着始瞧。始决定当作没看到。

确认所有人都分到饮料后,伊什塔尔娓娓道来。

「想必各位一定心乱如麻吧。接下来我将从头解释,请各位听我把话说到最后。」

语毕,伊什塔尔便开始说明。他所陈述的内容带有典型的奇幻色彩,而且非常武断。

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首先,这个世界名叫托达斯。托达斯大致可分为三个种族,即人类、魔人及亚人。人类支配北方,魔人支配南方,亚人则隐居在东边庞大的树海里。

在这之中,人类与魔人持续争战了好几百年。魔人虽然数量不及人类,但每个人都拥有强大的力量,一直以来人类都凭着数量对抗这段实力差距。据说双方势均力敌,近几十年来未曾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不过最近经常发生魔人使役魔物的异常现象。

传言魔物是一般野生动物吸收魔力后变质而成的异形。这个世界的人似乎也不清楚魔物真实的生态。此类害兽既凶恶又难以应付,个个皆可使用该种族特有的强大魔法。

过去几乎没有人能使役顺从本能活动的它们。就算能加以操控,顶多也不过一、两只罢了。但如今这个常识却被推翻了。这意味着人类方的『数量』优势彻底瓦解。换言之,人类面临了灭亡的危机。

「召唤你们的『埃希德大人』是我们人类崇拜的守护神。祂不仅是圣教教会的唯一神,更是创造这个世界的至高之神。埃希德大人恐怕早已察觉到了吧。这样下去的话,人类将会灭亡。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埃希德大人才召唤了你们。由于你们所属世界的层级较这个世界高,因此拥有的力量比这个世界的人类更加强大。」

这时,伊什塔尔停顿了一下。「不过这是拿神谕现学现卖就是了。」然后他放松表情接着说。

「请你们务必大展身手,在『埃希德大人』的御意下打倒魔人,进而拯救我们人类。」

伊什塔尔露出有点恍惚的表情,八成是回想起听到神谕时的事情吧。根据伊什塔尔的说法,人类有九成以上是崇拜创世神埃希德的圣教教会信徒,得以多次恭听神谕者在圣教教会中都位高权重,无一例外。

对于这个世界非但不怀疑『神的意志』,反倒喜滋滋地臣服顺从的扭曲现状,始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这时,有人突然起身提出强烈的抗议。

是爱子老师。

「别开玩笑了!结果你们是想让这些孩子们参加战争吧!我可是不会允许的!没错,老师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请快点让我们回去!家人们一定都很担心才对!你们的所作所为只是单纯的绑架!」

爱子老师怒气冲冲地说。她是社会科的老师,今年二十五岁,非常受学生欢迎。拥有一张稚嫩的脸孔,以及一百四十公分左右的娇小身材。她为了学生甩着鲍伯头东奔西走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禁莞尔。她不论何时皆全力以赴的身影,以及大多数时候都落得白忙一场的遗憾结果,两者的落差激起了不少学生的保护欲。

虽然大家亲昵地称她为『小爱』,但当着本人的面这么说时,她就会马上发火。理由好像是她想当个有威严的老师之类的。

这回她也是被不合情理的召唤原因激怒,愤然挺身而出。「啊啊,小爱还是这么努力啊……」学生们温情地注视着杠上伊什塔尔的爱子老师,不过听到伊什塔尔接下来所说的话,所有人都僵住了。

「我能体会你的心情。不过……以现况来说,你们是不可能回去的。」

现场充满了寂静。冰冷的空气沉甸甸地压在身上。任谁都用不明白伊什塔尔在说些什么的表情看着他。

「你、你说不可能……这、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都能把人叫来了,总有办法让我们回去吧!?」

爱子老师叫道。

「如同方才所说,召唤你们的是埃希德大人。我们在场只是为了迎接诸位勇者大人,以及向埃希德大人献上祈祷。由于人类无法施展干涉异世界的魔法,你们能否回去也要视埃希德大人的御意而定。」

「怎、怎么会……」

爱子老师无力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周围的学生们也纷纷喧闹起来。

「骗人的吧?回不去是什么意思啊!?」

「不要啊!随便怎样都好,让我回去啦!」

「战争可不是闹着玩的!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学生们陷入恐慌。始的心情也不平静。不过因为身为御宅族的关系,他看过很多次这种类型的创作。在先前猜想过的几种情况中,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所以始才能比其他学生冷静。顺带一提,最坏的情况是指把受召唤而来的人当成奴隶使唤。

当所有人都仓皇失措的时候,伊什塔尔并没有插嘴,反而静静地看着大家。可是,始总觉得他的眼底蕴含着侮蔑之情。从刚才的态度来看,他可能认为「被神选上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吧。

在众人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光辉起身猛力地拍打桌面。学生们被拍桌声吓了一跳,同时往他的方向望去。确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后,光辉缓缓地开口说:

「各位,现在跟伊什塔尔先生抱怨并没有意义。他也是束手无策……我、我打算战斗。这个世界的人们的确面临了灭亡的危机。既然都知道这个事实,我可不能放着不管。再说,如果我们是为了拯救人类而受到召唤,等到问题解决后或许就能回去了……伊什塔尔先生,是这样吗?」

「这个嘛,想必埃希德大人也不会拒绝救世主的愿望吧。」

「我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没错吧?来到这里之后,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呢。」

「啊啊,没错。跟这个世界的人相比,各位拥有的力量应该有数倍至数十倍之多。」

「嗯,那就没问题了。我要战斗。然后拯救众生,让所有人都能回家。我一定会拯救这个世界跟大家的!!」

光辉用力握紧拳头这么宣告,一口白牙无谓地闪亮。

在这同时,他的领袖魅力毫无悬念地发挥了效用。原本一脸绝望的学生们开始恢复活力与冷静。他们看着光辉的眼睛闪闪发亮,简直就像找到了希望一样。半数以上的女学生都投以热烈的视线。

「嘿,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只有你一个人实在很令人担心呢……我也参一脚吧。」

「龙太郎……」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虽然很不情愿……但我也加入。」

「雫……」

「那、那个,既然小雫都要参加了,我也会加油的!」

「香织……」

惯例的老成员们附和着光辉。接着班上同学们也理所当然似地接连表示赞同。虽然爱子老师目光含泪地哽咽着说「不行啦~」,但在光辉引领的局势前却显得无能为力。

结果所有人都决定参加战争。班上同学们恐怕并非真正了解战争是怎么一回事吧。这或许也可以说是保护心灵免于崩溃的一种逃避现实的状态。

始这么心想,同时不着痕迹地观察起伊什塔尔,只见伊什塔尔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

始注意到了。伊什塔尔在解释情况的期间一直偷偷观察光辉,确认他对哪些话产生反应。光辉正义感很强,所以听到人类的悲剧时,他的反应非常容易理解。之后伊什塔尔还格外强调魔人的冷酷无情与残酷。恐怕伊什塔尔早已看出这个集团中谁最有影响力了吧。

身为世界级宗教的领袖,这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这个人绝不能轻忽大意。始在脑海里把伊什塔尔列入特别需要注意的人物名单中。

既然决定参加战争,始他们就不得不学习战斗的方法。虽说拥有超乎常规的潜在力量,但他们原本只是深深沉浸于和平主义当中的日本高中生,不可能一下子就跟魔物和魔人对打。

不过这种情况当然也在预料之中。听伊什塔尔说,这个圣教教会的总部似乎已在某【神山】山脚下的【海利希王国】做好了迎接他们的准备。

王国与圣教教会关系密切,为圣教教会信奉的神——创世神埃希德的眷属夏尔姆·巴恩所创建,是历史最悠久的国度。由于教会隐身国家幕后,可想而知双方的关系有多深。

为了下山前往海利希王国,始等人来到圣教教会的正门。圣教教会似乎位于【神山】顶端,穿过宛如凯旋门的庄严大门后,前方就是一片云海。因为感觉不到高山特有的呼吸困难症状,始并没有发现此处坐落在高山上。想必生活环境已经用魔法整顿过了吧。反射阳光的灿烂云海,以及澄澈的蓝天,在这般宏伟的景象前,始他们都看呆了。

伊什塔尔有点得意地催促众人继续前进后,眼前出现了被栅栏围住的圆形白色大台座。始他们穿过与大圣堂相同建材的美丽回廊,并遵从指示坐上了台座。

台座上刻划着巨大的魔法阵。由于栅栏后方就是云海,大多数学生都往中央靠拢,不过他们还是忍不住好奇地四处张望。这时,伊什塔尔开口吟唱了什么。

「通往彼人之路,与信仰同开,『天道』。」

刹那间,脚底下的魔法阵绽放绚烂的光辉。紧接着台座宛如缆车般平顺地开始移动,朝地上斜向降落。看来方才的『吟唱』似乎启动了刻划在台座上的魔法阵。这台座恐怕就是货真价实的缆车吧。目睹就某方面而言算是首度经历的『魔法』,学生们叽叽喳喳地喧闹起来。进入云海时更是一片混乱。

不久,众人穿越云海,地面乍然而现。眼下可见大规模的城镇,不,是国家。巨大的城堡沿着山壁兴建,城下町呈放射状散布。那正是海利希王国的王都。台座缆车似乎一直通往王宫,以及以空中回廊相连的高塔顶端。

看到如此完美的演出,始嘲讽地笑了。此情此景活脱脱就是『神之使徒』穿越云海从天而降。也难怪圣教信徒会把始他们连同教会相关人员一起视为神圣的存在。

始不禁想起战前的日本。那是政治与宗教紧密结合的年代,而这也导致了之后的种种惨剧。不过这世界或许更加扭曲也不一定。毕竟这世界里确实存在着力量足以干涉异世界的超常事物,整个世界完全以『神的意志』为中心运作。

包含自己回去的可能性在内,世界的未来都取决于神的一念之间。始俯瞰着愈来愈清楚的王都,同时死命地压抑自己,不让难以言喻的不安在心中翻腾。然后他重新振作精神。总之,现在只能尽力而为了。

抵达王宫后,始他们直接被带往王座之间。大家走在华美装潢不亚于教会的走廊上。沿途遇到许多穿戴骑士装备者、貌似文官者,以及女仆之类的佣人,不过所有人同样都投来充满期待或敬畏之心的眼神,似乎对始他们是何许人物早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始心神不宁地偷偷跟在队伍最后方。

抵达美丽而别出心裁的对开式大门前时,门边两侧立定不动的两名士兵大声宣告着伊什塔尔与勇者一行人的来访,然后也不等里面的人回应,便迳自敞开门扉。

伊什塔尔理直气壮地悠悠走进门内。除了光辉等等一部分的人以外,其他学生们都战战兢兢地穿过大门。

门后是笔直延伸的红毯,尽头中央还有张豪华的椅子——王座。在王座前方,一名带有霸气与威严的中年男子起身以待。

他身旁是看似王妃的女性,更旁边是十岁左右的金发碧眼美少年,以及年约十四、五岁,同为金发碧眼的美少女。此外,红毯两侧约有三十人以上列队站着,左侧是身穿盔甲与军服者,右侧则是看似文官的人。

来到王座前方后,伊什塔尔把学生们留在原地,自行走向国王身边。

此时,伊什塔尔缓缓地伸出手来。于是国王恭敬地接过他的手,在不碰触到的范围内轻吻了一下。看来教皇的地位似乎更高。「这下就能肯定主宰国家的是『神』了。」始在心中叹了口气。

接下来就只是单纯的自我介绍。国王名为艾力西德·S·B·海利希,王妃名为露露亚莉雅。金发美少年是兰迪尔王子,公主则叫做莉莉安娜。

随后骑士团团长及宰相等位高权重者,也接连报上名号。途中美少年的目光仿佛被吸住般不时瞥向香织,可见香织的魅力也适用于异世界。

之后晚宴盛大展开,众人尽情享受了异世界料理。食物在外观上跟地球的西餐几乎毫无差别。虽然偶尔会端出粉红色的酱汁与七彩饮料,不过这也十分美味。

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状况——兰迪尔殿下频频找香织搭话,班上男生们只能在旁边干着急。「他们会不会把矛头转向殿下呢?」始暗自期待了一下,不过十岁也太勉强了吧……

然后始等人得知王宫将保障他们的衣食住,还认识了负责训练的教官。教官们似乎是从现役骑士团与宫廷魔法师中遴选出来的。这大概是为了加深双方的友好关系,以便因应未来即将发生的战争吧。

晚宴结束散会后,大家各自被带往分配到的单人房。看到附有顶篷的床时,应该不只有始一人感到错愕不已才对。虽然置身在豪华的房间里让人有点心浮气躁,但经过宛如怒涛般的一天后,始感觉到紧绷的情绪逐渐放松下来。于是他一头扑到床上失去了意识。

隔天马上开始进行训练与讲习。

首先,集合好的学生们分得一块十二公分乘七公分左右的银色板子。当学生们好奇地看着拿到的板子时,骑士团团长梅尔德·洛金斯开始亲自说明。

「让骑士团团长陪同练习好吗?」虽然始心中也有此疑虑,但无论对内或对外,『勇者大人一行人』似乎都不能随便托付给半调子的家伙。

梅尔德团长本人爽快地笑着表示「太好了,有借口把麻烦的杂事都推给副长(副团长)了!」,想来应该不打紧吧。不过副长可能会很辛苦就是了……

「好,所有人都拿到了吗?这块板子叫做状态板。如同字面所示,可将自己的状态转变为客观数值显示出来,是最有公信力的身分证。只要有了这个,就算迷路也不用担心。可别把它弄丢了喔?」

梅尔德团长以非常轻松的语气说。「往后大家就是战友了,讲话总不能老是这么客气吧!」如此说的他个性豪放磊落,还劝其他骑士团团员以平常心接待学生们。

始等人也觉得这样要来得轻松自在多了。毕竟被远比自己年长的人毕恭毕敬地对待,感觉实在是很不自在。

「板子的其中一面刻着魔法阵对吧?只要用随附的针刺伤指头,在魔法阵上滴一滴血。如此一来便完成持有人的登记了。只要喊声『开启状态』,表面应该就会显示自己的状态。啊啊,可别问我原理喔。那种事情我才不知道呢。毕竟那是神代的神器啊。」

「神器?」

听到神器这个不熟悉的辞汇,光辉开口发问。

「神器是一种魔法道具,拥有现代无法重现的强大能力。据说创于神及其眷属们还在地上时的神代。这块状态板也是其中之一,是自古以来唯一普及全世界的神器。一般来说神器都是国宝,不过这东西也在一般市民之间流通。毕竟有利于证明身分嘛。」

顺带一提,世上也存在着制作状态板的神器,每年都在教会严格的管理下,因应需求而制作发送。

听完这些说明,学生们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同时皱着脸一针刺破指尖,将冒出来的血珠抹在魔法阵上。刹那间,魔法阵散发淡淡的光辉。始同样把血抹在上头。

于是始的状态板也瞬间闪烁微光。紧接着状态板宛如棉丝吸附墨水般,变成了天蓝色。始吓了一跳。其他学生们也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面对这样的学生们,梅尔德团长又加以说明——魔力的颜色因人而异,登录完自己的资讯后,状态板将配合持有者的魔力变色。换句话说,只要核对状态板与本人魔力的色彩,便能达到验证身分的目的。

(我的魔力是蓝色,应该说天蓝色吧?还挺漂亮的呢……)

幸好自己的内心不是乌漆抹黑的颜色。这么心想的同时,始环顾周遭,只见其他学生们也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的颜色。

顺带一提,光辉是很有勇者风范的白色。龙太郎是深绿色,香织是白堇色,雫则是琉璃色。

「我知道这很罕见,不过内容也要仔细确认清楚喔。」

梅尔德团长苦笑着催促大家检查。听他这么一说,学生们惊醒似地抬起头来,旋即转而进行确认。

始也低头望向自己的状态板。上头……

====================

南云始 17岁 男 等级:1

天职:炼成师

力量:10

体力:10

抗性:10

敏捷:10

魔力:10

抗魔:10

技能:炼成·语言理解

====================

显示出这些资讯。

始看着自己的状态板,感觉好像化身为游戏人物一样。其他学生们也死盯着自己的状态板瞧。

梅尔德团长针对状态进行说明。

「所有人都看到了吗?我要解释啰?首先,一开始可以看到『等级』对吧?等级会随着各种状态一同上升。上限100表示该人物的极限。换句话说,等级代表该人物目前抵达的领域的数值。等级100即是将自己的潜在能力完全发挥到极致。不过这种人并不多。」

看来不是像游戏那样等级上升后状态值才跟着上升。

「状态值当然会在每天的锻炼中上升,也可利用魔法或魔法道具提升。而魔力值高者,其他状态值自然也较高。虽然详情还不得而知,但普遍认为可能是魔力无意间辅助了身体性能。还有,之后会让你们选择要用的装备,尽管期待吧。毕竟各位是救国的勇者一行人嘛,国家的宝库可是完全为你们而开喔!」

就梅尔德团长所说的话推测,光是打倒魔物似乎不会让状态值一口气提升,还是必须脚踏实地地磨炼本事才行。

「接着有看到『天职』吧?说起来这就是『才能』。天职和最后面的『技能』连动着,可在该天职领域内发挥出无与伦比的才能。拥有天职的人不多。天职可分为战斗系与非战斗系两种,不过战斗系顶多千人之中才有一人,有时甚至是万人之中才有一人。而非战斗系虽然也算少……但百人之中却也有一人。十人之中出现一人的情况更是常见。其中大多数人都是生产职喔。」

始看着自己的状态。天职栏内确实写着『炼成师』三个字。看来所谓的『炼成』也需要才能。

伊什塔尔说过,始他们是高阶世界的人,所以能力较托达斯的人要强。既然如此,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吧。想着想着,始不禁勾起嘴角窃笑起来。被人称赞自己具备了某种才能果然还是会觉得很开心。

不过听完梅尔德团长接下来所说的话,始顿时冷汗直流,喜悦也一扫而空。

「再来……各状态就如同各位所见。基本上等级1的平均值都落在10左右,不过你们的数值恐怕会高出几倍到几十倍吧。真是太令人羡慕了!啊,快告诉我状态板的内容。我得拿来作为训练内容的参考才行。」

在这世界里,等级1的平均值似乎是10的样子。始的状态是一排整齐的10。浑身冒着恶汗的同时,始暗自感到纳闷。

(奇怪~?这怎么看都是平均值啊……完全是一般水准嘛?不是有开外挂吗?不是主角的我最~~~~强吗?……其、其他人呢?一开始应该都是像这样吧……)

始怀着微薄的希望四下打量,只见大家都一脸神采飞扬,没有人像始一样冒着冷汗。

光辉率先回应梅尔德团长的号召,走上前去报告状态值。他的状态是……

====================

天之河光辉 17岁 男 等级:1

天职:勇者

力量:100

体力:100

抗性:100

敏捷:100

魔力:100

抗魔:100

技能:全属性适性·全属性抗性·物理抗性·复合魔法·剑术·刚力·缩地·预判·高速魔力回复·气息感知·魔力感知·极限突破·语言理解

====================

简直是外挂的化身。

「喔~不愧是勇者大人。等级1状态就已经是三位数啦……技能也是,一般都只有两、三个而已呢……你这家伙有够离谱的!真是太可靠啦!」

「没有啦~啊哈哈……」

听了梅尔德团长的赞美,光辉害臊地搔了搔头。顺带一提,梅尔德团长等级62,状态平均在300左右,即便在这个世界里也是顶尖的强者。不过,光辉才等级1就已经逼近他的三分之一。照成长率来看,日后很有可能会轻松超越他。

此外,既然技能等于才能,属于与生俱来的东西,未来似乎就不会再增加了。唯一的例外是『衍生技能』。

这是长年持续磨炼一项技能,最后成功『跨越障壁』的人,才能习得的后天技能。简单来说就是过去一直办不到的事情,在某天突然掌握诀窍后,便突飞猛进地变得益发娴熟。

原本还以为只有光辉是特别的,不过其他人虽然不及光辉,外挂倒也开得够离谱。而且每个人都是战斗系天职……

始注视着自己状态栏上的『炼成师』。从字面上看来,不管再怎么苦苦思索,始也产生不了它是战斗系天职的印象。技能也只有两个。而且一个还是异世界人的基本技术『语言理解』。换句话说,实质上他只拥有一项技能。始逐渐干笑起来。由于接下来轮到自己报告,始便将板子展示给梅尔德团长看。

先前看过诸多超乎常理的状态后,团长一直都是一脸喜不自胜,想必是很高兴诞生了许多强大无比的战友吧。「嗯?」不过此时团长却面带笑容僵住了,「是我看错了吗?」接着还扣扣地敲着板子。把板子举到阳光下仔细地注视了一会儿后,他才带着非常微妙的脸色将板子还给始。

「啊啊,这个嘛,所谓炼成师呢,说穿了就是锻造职啦。冶炼工具时非常方便……」

梅尔德团长含糊不清地解释始的天职。

视始为眼中钉的男生们不可能不紧咬这个机会。锻造职显然是非战斗系天职。而班上所有人全都拥有战斗系天职,始在往后即将面对的战斗中,很有可能派不上用场。

桧山大介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扯开嗓子大喊:

「喂喂喂,南云,难不成你是非战斗系?锻造职是要怎么战斗啊?梅尔德先生,炼成师很少见吗?」

「……不,锻造职当中每十人就有一人。国家聘用的工匠更是全都具备了这项天职。」

「喂喂喂,我说南云啊~你这样有办法战斗吗?」

桧山手搭着始的肩膀,实在非常烦人。放眼望去,周围的学生们——尤其男生都在嗤嗤窃笑。

「这个嘛,不试试看也不晓得啊。」

「那把状态拿来看看吧。虽然天职很逊,但状态值应该很高吧~?」

桧山明明早已从梅尔德团长的表情猜出内容,却故意纠缠不休地追问下去。真是令人讨厌的个性。三名跟班也在一旁起哄。谄媚强者欺凌弱者是典型的小人行为。事实上,香织和雫等人都不悦地蹙起了眉头。

「这家伙分明迷恋着香织,为什么没注意到这点呢?」这么心想的同时,始自暴自弃地交出板子。

看了始状态板上的内容,桧山哄然大笑,然后把它扔给斋藤等跟班。看过内容后,其他人也大笑奚落了起来。

「噗哈哈哈~这什么啊!根本就是普通人嘛!」

「既然平均值是10的话,搞不好比一般小孩还弱喔~」

「嘻哈哈哈哈~不行不行!这家伙马上就死翘翘了啦!连肉盾都当不成呢!」

看到学生接连笑出声来,香织愤然采取了行动。不过在那之前,有个人先发出了怒斥声。是爱子老师。

「喂——!笑什么笑!老师不准你们嘲笑伙伴喔!没错,老师绝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快把板子还给南云同学!」-->">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