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黄金吸血姬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三章 黄金吸血姬

「可恶,为什么没有……」

杀死爪熊后过了三天,始持续寻找通往上层的路。

始已经探索了这个楼层的八成。由于吃了爪熊的关系,状态值再度飘升,如今在这个楼层已经没有能对始造成威胁的存在。虽然宽广辽阔,不过始也加快探索的脚步,尽管如此,不管始怎么找仍是什么都没找到。

不,什么都没找到这句话有语病,正确来说,没找到的是通往『上层』的道路,往『下层』的路倒是在两天前就发现了。如果这里是迷宫,而且是呈楼层状的迷宫,那么就一定会有往上层的路才对,为什么找不到呢?

另外,用炼成直接造出通往上层的道路,这种不把迷宫当迷宫的方法,始也已经尝试过了。

结果始发现,不管是往上还是往下,只要前进到一定的范围,不知为何炼成就无法影响墙壁了。如果是在那个楼层内,不管怎样都可以炼成,至于天花板跟地面或许是有受到某种保护也说不定。这个【奥尔库司大迷宫】是建造于神代,充满谜团的迷宫,不管有什么都不奇怪。

因此,始虽然仍在找寻通往上层的路,不过若是找不到,他就必须做出决定,是否要往下潜入这个迷宫的更深处。

「……死路啊,这样所有的岔路都调查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始深深叹一口气,放弃寻找不论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向上通道,然后前往两天前发现的房间,通往下层的楼梯所在之处。

那个楼梯建造得十分粗糙。

与其说是楼梯,或许用凹凸的坡道来形容还比较正确,而楼梯下或许是没有绿光石吧,前方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充满了阴森诡异的气息,宛如巨大怪物的血盆大口一般。只要进去就再也出不来的心情,自然而然地浮现心头。

「哈!很好,不管是什么,只要阻碍到我,我就宰来吃了。」

始嗤笑自己那样的想法,嘴角一扬,露出狂妄不羁的笑容,毫不犹豫地踏入黑暗。

总之,那个楼层黑鸦鸦一片。

既然是地下迷宫,黑暗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至今潜入的楼层全都有绿光石存在,没有发生过昏暗到看不见前方的状况。

然而,看来这个楼层似乎没有绿光石的存在。始在原地稍作停留,期待在适应黑暗之后,眼睛能多少看得见东西,但是不管经过多久都没什么差别。

始没有办法,只好从用爪熊毛皮与炼成的铁丝做成的克难背包里,取出绿光石作为照明。

老实说,如果在有魔物存在的黑暗中持有光源,等于是自杀行为。可是不这么做就无法前进,始也只能做出取舍,但是他的右手必须空下,所以他将绿光石绑在缺少肘部以下的左臂上。

前进了一会儿之后,里侧的通路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始将警戒提高到最大限度。

他尽可能躲藏在遮蔽物后前进,匆然间左侧传来不妙的气息。始立刻往后一跃,将绿光石照向那里,只见有一只身长两公尺的灰色蜥蜴爬在墙上,用它金色的眼睛瞪着始。

就在那个时候,那对金眼刹那间亮了一下,下个瞬间——

「!?」

始缺少肘部以下的左臂,发出劈哩啪啦的声音开始石化,石化很快扩及绑在手臂上的绿光石。短短数秒便令其石化,随即啪哩一声,绿光石破碎飞散。始顿时失去光源,四周笼罩在黑暗中,而在这段期间,石化仍在进行,已经扩散至肩膀。

始咂舌,并从用魔物皮与铁丝做成的怀中枪套取出神水,一口气饮尽。石化如他所期待地停下,石化部分转眼间就恢复正常。

「竟然被摆了一道!」始在内心这么咒骂,从腰包中取出『闪光手榴弹』,丢至金眼蜥蜴所在之处附近。同时,黑暗的对面,金眼再度闪耀,始不顾目不视物,使用『缩地』,一瞬间离开原地。

始原本所在处的后方岩石,颜色有了些微的改变,接着像是风化般开始崩碎。它拥有相当强力的石化邪眼吧,在RPG游戏来说,那大概就是※巴西利斯克吧。(编注:巴西利斯克在希腊和欧洲的传说里,是所有蛇类之王,能以眼神致人于死。)

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拔出多纳尔,用枪身作为盾,遮蔽在眼前,同时紧闭双眼。

就在那个瞬间,轰的一声,强烈的闪光充斥四周,视界被光所覆盖。

「嘎啊!?」

恐怕是见到至今不曾感受过的光量而感到慌张吧,巴西利斯克的身影在黑暗中浮现。

始立刻开枪,带有绝大威力的子弹,就像是被巴西利斯克的头部吸过去一般,不偏不倚地粉碎了它的头盖骨,蹂躏头骨内侧。子弹就这样贯通过去,在后侧的墙上留下深深的弹孔,岩壁则发出烧灼的声音。由于经过电磁加速的关系,子弹命中之处会发出高温,这是耐高热且坚硬的金牛矿石才能有的威力吧。

始一边警戒周围,一边靠近巴西利斯克,迅速割下它的肉,随即离开那里。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状况下,不能悠哉地进食,所以始决定先进行探索。

始在黑暗中持续步行,依照生理感觉,他已经持续探索几十个小时了,但仍未发现通往下一层的楼梯。路上打倒许多魔物,也采集到许多矿石,数量差不多到了不方便携带的程度,所以始决定先建造个据点。

他随便找了个地方,手按在墙上,开始炼成。墙上顺利地开出一个洞,通往墙里的通道随之形成。始连续使用炼成,造出大约三坪的空间。然后他也不忘从背包取出篮球大小的蓝白色矿石,设置在墙壁的凹陷处,那是他带出来的神结晶,下方也确实地设置了接水的容器。

附带一提,始称神结晶为『药水石』,称神水为『药水』,那确实是游戏中代表性的回复药,不过效果明明差距甚大,却只称之为药水,感觉得出名字取得颇为随便。

「好啦,那就马上来吃饭吧。」

始从背包中取出装在容器(用炼成制成)内的魔物肉,然后用『缠雷』开始烧烤。今日的菜色是烤巴西利斯克的肉、烤能将羽毛如散弹枪发射的猫头鹰,以及烤六只脚的猫,不加调味料。

「我开动了。」

就在始大快朵颐的时候,身体逐渐感到痛楚,也就是说,他的身体正受到强化。如果是那样的话,表示这里的魔物拥有与爪熊同等以上的强度吧。确实,黑暗的环境搭配特有魔法是很棘手,不过只要被多纳尔射中,它们全都会粉身碎骨,所以在始来说并没有真切的感受。

始一边喝着神水,一边无视疼痛继续吃肉,自从幻痛以来接连的痛苦,已经让始对疼痛感拥有相当强的抵抗力。

「呜呣,呼~吃饱了,好了,状态数值是……」

始这么说完,取出状态板一看,始的现状是……

====================

南云始 17岁 男 等级:23

天职:炼成师

力量:450

体力:550

抗性:350

敏捷:550

魔力:500

抗魔:500

技能:炼成(+矿物系鉴定)(+精密炼成)(+矿物系探查)(+矿物分离)(+矿物融和)·魔力操作·胃酸强化·缠雷·天步(+空力)(+缩地)·风爪·夜视,气息感知·石化抗性·语言理解

====================

数值一如预料大幅上升,技能栏也增加三个。仔细一看,比起刚才,始确实看得更加清楚。

看来这似乎就是『夜视』的效果。以深渊的魔物来说,感觉是有点寒酸,不过在这一层是非常大的优势。再来就是如字面意思的技能吧,可惜的是巴西利斯克的特有能力,不知为何是『石化抗性』而不是『石化』,「石化邪眼!要是能这样喊会很帅气的说……」始不禁感到若干失望。

餐后,始为了补充消耗品而开始炼成。

制造一发子弹就要花费非常庞大的专注力,毕竟那是超精密物品,为了不让刻在多纳尔上的膛线白费,尺寸必须配合到完美,炸药的压缩量也不容失误。制造一发子弹就必须花费将近三十分钟,对自己能做出来,始也觉得很不容易,他不禁要佩服自己,人类面临生死关头就会发挥惊人的力量。

不过,虽然花费许多心力,但其威力相对地无可挑剔。而且炼成的熟练度也能快速提升,所以始也没什么不满。

多亏如此,他现在已经能轻松做到去除矿物中的杂质,或是将成分个别分离的技能,相反地让物质融和也变得容易。实际上,始现在的炼成技术,即使与王国直属的铁匠相比也是属于顶级程度。

始默默地继续炼成,目前还只是往下一层楼而已。这个深渊到底有多深实在难以预测,始打算炼成结束后就立刻开始探索,为了尽早回去故乡,他不能再拖拖拉拉。

重新开始探索的始,除了为了补充消耗品在据点炼成之外,其余时间总是持续行动。在这个广大的迷宫内,边休息边探索的话,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时间。多亏有『夜视』,始不必担心黑暗,而且靠着『气息感知』,他可以感应到半径十公尺以内的魔物,始飞速地探索。

然后,始终于找到通往下层的楼梯,他毫不犹豫地踏入下一层。

那个楼层地面上到处都是宛如黏稠泥沼般的焦油。因为脚陷入地面,所以非常难行动。始皱着眉头,或是以突出的岩石作为立足点,或是使用『空力』,开始进行探索。

在探索的过程中,当他一边以『矿物系探查』的技能调查周围的矿物,一边前进的时候,在途中发现了令他非常感兴趣的矿石。

====================

富勒姆矿石

有光泽的黑色矿石,加热后会融解成焦油状。融解温度为摄氏50度左右,焦油状的时候在摄氏100度时会起火燃烧,热度将会达到摄氏3000度,燃烧时间视油量而定。

====================

「……骗人的吧。」

始脸上浮现抽搐的笑容,试着缓缓抬起脚。随即从刚才便踏到好几次,布满整个楼层的油状半液体,滴滴答答地从始的鞋子上滴落。

「严、严禁火烛吗……」

起火温度为一百度,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起火。不过要是起火的话,在连锁反应之下,这整个楼层将会笼罩在摄氏三千度的高热之中,即便神水有库存,始也没有自信能生存下来。

「电磁炮和『缠雷』都不能使用啊……」

多纳尔是强力的武器,即使没有电磁加速,单靠燃烧石的炸药就能发挥出十二分的威力。

然而,那纯粹是在对付普通魔物时的情况。举例来说,如果是像梦魇战士那种魔物,不用电磁加速也能轻松破坏,即便是贝西摩斯应该也可以造成相当程度的伤害。但是,这个深渊里的魔物十分异常,与之相比,上层的魔物简直就是普通的野兽,因此单靠炸药的力量真的能够击破这个楼层的魔物吗……

始无视这样不安的因素,扬起嘴角道:

「没关系,反正不管怎样,我要做的事还是一样,只是宰来吃而已。」

始封印『电磁炮』与『缠雷』后,再度展开搜索。

前进了一阵子后,来到一处三岔路,始先检查了附近的墙壁,然后依照基本流程,迈出脚步准备从左侧通路开始探索。

就在那个瞬间。

铿!

「!?」

排列无数锐利牙齿的血盆大口张开,一只像是鲨鱼的魔物从焦油中窜出。大口瞄准始的头部猛然一咬,牙齿与牙齿交击发出声响,尽管始瞬间弯腰躲过,仍感到战栗。

(『气息感知』竟然没有反应!)

没错,始自从获得『气息感知』的技能后,无时无刻不使用这个技能,只要是半径十公尺以内的生物,他应该都能毫无遗漏地完全感应到。即便如此,刚才鲨鱼的攻击却是到前一刻为止,他都毫无知觉。

没能一口吃掉始的鲨鱼,扑通一声再度沉入焦油中,消失了踪影。

(可恶,果然无法掌握气息!)

对于无法理解的状况,始咬牙切齿。但他心里知道,要是停住不动就会遭受袭击,于是使用『空力』再度开始移动。

随即,仿佛看准了时机一般,鲨鱼再次飞出。

「别小看我!」

始在空中一个翻身,用倒立的姿势对着在视界中通过头上的鲨鱼开枪,多纳尔射出的子弹为了摧毁敌人,划过空中逼近而去,然后在绝妙的时机,不偏不倚地命中鲨鱼的背部。

然而——

「咕!竟然弹开子弹!」

子弹仿佛打中橡胶一般,鲨鱼的皮肤虽然在一瞬间凹陷下去,可是又很快地反弹回来。看来鲨鱼的表皮似乎具有缓和物理冲击的性质。

「呜!」

鲨鱼通过之后冲入焦油中,展现出令人惊异的敏捷度,顺势反转,再度瞄准空翻落地瞬间的始飞扑而来。

始扭转身体,勉强躲过攻击,但侧腹被轻微削过。始受到冲击,掉落至焦油中,全身染得漆黑的始急忙起身,再次跳跃至空中,随后鲨口从刚才始所在处的正下方窜起一咬!

始一边以『空力』在空中跳跃,一边流下冷汗。尽管置身险境,他的嘴角依然如往常般露出无畏的笑容。

「很好!」

始再次使用『空力』在空中跳跃,不断变换位置,等待袭击的瞬间。

当炼成锻炼出的专注力完全发挥的时候,周围的景色看起来在逐渐褪色。

(……掌握不到气息不是什么问题,原本我也没有那样的技能。就算感受不到气息,在袭击的瞬间,那家伙确实就在那里。)

始一边专注精神,一边跳跃,忽然脚步一个不稳,身体失去平衡,而鲨鱼不放过这个空隙,从成为死角的背后一口气飞出。

「你这么单纯真是帮了我个大忙!」

原本像是失去平衡的始,立刻恢复姿势,在空中一个侧翻,躲过鲨鱼的袭击,错身而过的瞬间,始握着多纳尔的右手挥出。

瞬间,鲨鱼侧腹被劈开,血花四溅,掉落焦油里,它激起焦油的飞沬,痛苦地挣扎。

始刻意失去平衡,露出背后的空档,诱导它攻击的时机与场所。然后用附在多纳尔上的爪熊特有魔法『风爪』斩伤鲨鱼。

始朝挣扎的鲨鱼走过去,对准它的头挥下多纳尔,『风爪』随即将鲨鱼的头部劈成两半。纵然不像爪熊那样可以伸出三根爪,不过锐利度远超过一般的名刀,在近距离战斗是非常可靠的特有魔法。

「好了,我要确认感觉不到气息的理由啰?」

始这么说着,舔了一下舌头。

之后,他切下鲨鱼肉,并将之收起后,继续探索,终于发现通往下层的楼梯。

====================

南云始 17岁 男 等级:24

天职:炼成师

力量:450

体力:550

抗性:400

敏捷:550

魔力:500

抗魔:500

技能:炼成(+矿物系鉴定)(+精密炼成)(+矿物系探查)(+矿物分离)(+矿物融和)·魔力操作·胃酸强化·缠雷·天步(+空力)(+缩地)·风爪·夜视·气息感知·气息遮蔽·石化抗性·语言理解

====================

始继续攻略迷宫。

从焦油鲨的楼层又再前进了五十层,始已经感觉不到时间,所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即使如此,他以惊异的速度前进,这一点是不会有错的。

在那段期间,始也好几次与强得毫无道理的魔物上演死斗。

比如说,在整个迷宫布满薄薄毒雾的楼层,始遭遇会吐毒痰,身长两公尺的青蛙(彩色的),以及喷洒麻痹鳞粉的蛾(外观是※摩〇拉)袭击。若不是经常服用神水,享有神水的恩惠,光是探索就足以让他死亡了吧。(编注:此指日本东宝怪兽电影系列中创造的巨蛾型生物——摩斯拉。)

中了彩色青蛙毒的时候,神经直接受到侵袭,始承受接近最初吃魔物肉时的痛楚。如果不是藏在臼齿的神水,他大概已经死了吧。附带一提,装在臼齿的是削薄至一咬即碎的石制容器,幸好始为了紧急用而事先装上。

当然,两只始都吃掉了。虽然对于吃蛾这件事,心中还是会有所抵抗,但认清那是为了强化自己,始还是下定决心吃了下去,味道竟然比青蛙好吃一点,始不禁感到有点不甘心。

另外,明明是地下迷宫,却也有像密林一样的楼层。那里非常潮湿闷热,林木茂密,是至今最令人不快的场所,这个楼层的魔物是巨大的蜈蚣和树。

走在密林之中,巨大蜈蚣突然从树上落下时,即便是始也不禁全身起鸡皮疙瘩,实在是太恶心了。

而且这个蜈蚣身体的每一节都可以分离,个别袭来。只要有一只就等于有三十只,这魔物简直就像厨房的黑色小强。

始以多纳尔连续发射,想要击退它们,但无奈它们的数量太多,为多纳尔重新装填又太过麻烦,于是他转换为以『风爪』劈砍的战斗方法。即使如此仍然不够,逼得他使用不习惯的脚踢,名符其实地搏命一战。这个时候,始下定决心要磨炼快速装弹与踢腿技,他全身沾满分裂蜈蚣的紫色体液,那不快的感觉令他皱起眉头。

附带一提,树的魔物酷似RPG游戏中的树人,树根会潜在地下突然刺出,树枝会如鞭子般挥动袭来。

然而,这个类树人最大的特征不是那种不起眼的攻击。这个魔物一旦遭遇危机就会甩动头部,将红色的水果投掷过来。这个果实毫无攻击力,始试着吃了一口之后,他整整僵直了数十分钟以上。并不是因为有毒,而是因为太好吃了。那个红色水果甘甜鲜嫩,要比喻的话,就像是西瓜,不是苹果。

水果的美味让始忘了这个楼层令人不快的环境,不,应该说就连攻略迷宫之事都暂时抛诸脑后了。事实上,始已经是时隔几十天才得以吃到新鲜的肉之外的食物,始的眼神已经完全转变成猎人,用仿佛要将类树人狩猎一空的气势发动袭击,当他终于心满意足,重新攻略迷宫时,类树人已经几近全灭了。

始就像这样突破楼层,转眼间已经到达五十层,至今还没有看到终点的迹象,附带一提,始现在的状态值如下。

====================

南云始 17岁 男 等级:49

天职:炼成师

力量:880

体力:970

抗性:860

敏捷:1040

魔力:760

抗魔:760

技能:炼成(+矿物系鉴定)(+精密炼成)(+矿物系探查)(+矿物分离)(+矿物融和)(+复制炼成)·魔力操作·胃酸强化·缠雷·天步(+空力)(+缩地)(+豪脚)·风爪·夜视·远视·气息感知·气息遮蔽·毒抗性·麻痹抗性·石化抗性·语言理解

====================

始在建造在五十层楼的据点,磨炼枪技、踢技和炼成,稍微停留了一阵子。话虽如此,始其实已经发现通往楼下的楼梯,不过五十层楼有一处明显异于他处的场所。

那是一个非常诡异的空间。

一处位于小路尽头的开阔场所,有一扇高三公尺,装饰得庄严肃穆的大门,门旁坐镇一对单眼巨人的雕像,身体有一半埋在墙壁内。

始在踏入那个空间的瞬间,立刻感到寒意窜过全身。「这里很危险。」始于是暂且先撤退。他当然是为了做好万全准备,丝毫没有打算逃避,因为这是好不容易出现的『变化』,不能不调查。

期待与不好的预感同时拥上始的心头。打开那扇门确实将会面临某种灾祸,不过始觉得那里似乎也可以为看不见终点的迷宫攻略带来新契机。

「宛如潘朵拉的盒子……好了,里面装着怎样的希望呢?」

始一一确认自己现在所拥有的武技、武器以及技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至万全,当一切准备周全,始缓缓拔出多纳尔。

然后,轻轻抵着额头,闭上双眼。他早已做好觉悟,不过,至今累积的努力应该不是白费。始深入自己内心,开口说出自己的愿望。

「我要存活下来,回归故乡,回到日本……回家,凡是阻碍我的都是敌人,敌人唯有……杀无赦!」

睁开眼,始的嘴角如往常般,浮现无畏的笑容。

来到那扇门的房间后,始小心翼翼地前进,平安无事地来到门前。在近处观视,更看得出门的装饰精美。门中央画有两个凹槽的魔法阵。

「?看不懂,我自认学得相当多了……但还是没看过这种术式啊。」

在始被称为无能的时候,为了弥补自己低下的能力,他非常努力学习。当然,他并没有学完全部,即使如此,这个让他完全看不懂魔法阵的术式也是有些奇怪。

「意思是这个相当古老吗?」

始一边推测,一边调查那扇门。然而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由于术式看起来颇有渊源,所以始戒备陷阱的同时,也试着调查了一番,但看来以始现在的知识程度,似乎不太可能解读。

「没办法,就像往常那样用炼成吧。」

始姑且把手放在门上,但不管是推还是拉,门都纹风不动。所以他只好如往常般,用炼成强制制造出道路。始将右手放在门上,开始进行炼成。

然而,就在那个瞬间——

啪滋~!

「呜哇!?」

门上发出红色电流,把始的手弹开,只见始的手上冒着烟。他一边咒骂,一边喝下神水回复,随后异变就发生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

突然,宏亮的呐喊声响彻整个房间。

始向后跳跃,与门拉开距离。他压低重心,将手触碰在枪套旁,做好随时都能拔枪射击的准备。

在呐喊声大作之中,声音的主人终于有动作了。

「说老套这的确也算是老套。」

始苦笑着说道。雕刻在门两侧的两具独眼巨人,粉碎周围的墙壁,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原本与墙壁同化的灰色肌肤,如今已变成暗绿色。

独眼巨人的容貌完全就是幻想作品中常出现的赛克洛斯。巨人手上拿着不知从哪变出来的大剑,长约四公尺。它们强行拔出仍埋在墙内的半身,视线移向始的方向,准备排除不守规矩的侵入者。

就在那个瞬间,经过电磁加速的金牛矿石子弹,伴随着响亮的枪声,命中右侧的赛克洛斯的唯一一只眼睛,顺势破坏它的脑之后,炸开后脑,子弹贯穿而出,粉碎了后方的墙壁。

左侧的赛克洛斯一脸目瞪口呆,看向旁边的赛克洛斯。被击中的赛克洛斯在阵阵痉挛之后,往前倒卧下去。巨大身体倒下的冲击震撼整个房间,蒙蒙的灰尘扬起。

「不好意思,我并不是好敌人,没办法察言观色等着你们登场。」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残酷的攻击。考虑到始所经历过的地狱,这样的行径是理所当然的吧,不过赛克洛斯(右)实在是……实在是太可怜了。

它们恐怕是受到封印,负责守护这扇门的守卫者吧。在这种比深渊底端更深层的地方,应该没有人会造访才对。

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尽职责,说不定他(?)的胸中充满了欢喜。原本做好准备即将登场,却连对手都没看见,重要的独眼就连同脑袋一起被轰掉,这样不可怜,什么才叫可怜。

赛克洛斯(左)一脸战栗地看向始,它的眼神似乎在说「这家伙竟然做这么过分的事!」。

始动也不动,目光睥睨着赛克洛斯(左),始的武器——枪这种东西赛克洛斯并不认识,它像是在警戒一般低下身子,做好随时可以动作的准备。它瞪视着始,十秒、二十秒……见到始迟迟没有动作,或许是按耐不住了吧,赛克洛斯(左)发出咆哮往前踏出一步。

随后,脸部朝地面扑倒下去。

当它的脚踏出的瞬间,登时全身无力,就这样倒了下去。赛克洛斯(左)一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只能微动身子,身体完全使不上力气。

赛克洛斯(左)发出低吼挣扎,始慢慢朝它走近,叩叩的脚步声,宛如倒数计时。始走到赛克洛斯(左)的眼前,将枪口抵在倒卧在地的赛克洛斯头上,接着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砰!

枪声在整个房间内回荡。

然而,这时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赛克洛斯(左)的身体在一瞬间发出光芒,然后直接命中的子弹竟被皮肤弹开。

「呜?」

始推测这恐怕是特有魔法,看来赛克洛斯的特有魔法的功效是能大幅提升防御力。

倒卧在地上的赛克洛斯(左),嘴角露出嘲笑的笑容。

始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将枪口移开之后,对准赛克洛斯(左)的头部一脚踢下去。借由『豪脚』的功效,始的脚踢划出如过去的踢腿兔那样美丽的轨迹,将赛克洛斯(左)踢得翻转过来,让它仰躺在地后,再度将枪口抵着露出的眼睛。

感觉赛克洛斯(左)似乎在说「等、等一下?」,但始毫不理会地扣下扳机。「毕竟它无法连眼睛都强化吧。」子弹轻易地贯穿,粉碎了赛克洛斯(左)的头部。

「嗯,大约二十秒啊,有点慢呢……是因为身体太巨大的关系吗?」

始看着赛克洛斯,就像是在分析实验结果一般。

为何赛克洛斯(左)会突然倒下,无法动弹呢?

那是因为『麻痹手榴弹』的关系。那是将采取自类摩〇拉的鳞粉,装在手榴弹中,借由小规模的爆风散布,让对手麻痹的武器。在赛克洛斯(左)注视倒下的赛克洛斯(右)的瞬间,始便事先投出手榴弹,散布鳞粉。

「算了,肉就晚一点再取……」

始向门瞥了一眼,稍微思索一下。

然后用『风爪』切开赛克洛斯,取出体内的魔石。始毫不在意上头沾满鲜血,他将两颗拳头大的魔石拿至门前,试着比对魔石与凹槽。

魔石完美地嵌入,随后魔石迸发出暗红色魔的魔力光,魔力逐渐注入魔法阵。啪铿一声,好像有某物破裂的声音响起,光芒随即停止。或许是魔力扩散至整个房间了吧,只见周围的墙壁发光,许久不见的光明充满房间。

始稍微眨了眨眼,一边警戒,一边轻轻打开门。

门后昏暗无光,一片漆黑,空间似乎很开阔。靠着始的『夜视』与前一个房间的光线,房内的全貌逐渐浮现。

里面是以具有光泽的石材所建造,跟在圣教教会的大教堂见过的大理石一样。数根粗大的柱子整齐地排成两列,直通到房间里侧,而在房间的中央附近,摆放着巨大立方体的石头,反射照入房间的光线,发出光滑的光泽。

始注视那个立方体,发现好像有某个会发光的东西,长在立方体前面的中央附近。

始想要靠近确认,准备将门固定在敞开的状态。因为他怕万一像恐怖电影那样,一进入房间门就关上,那就伤脑筋了。

不过,在始将门固定之前,那个东西动了。

「……谁?」

那是一个虚弱嘶哑的女孩子声音,始吓了一跳,急忙凝视房间中央。只见刚才『长着的某个东西』开始摇摇晃晃地动了起来,照入的光线揭露其形貌。

「是……人吗?」

『长着的某个东西』是人。

脖子以下与双手埋在立方体中,只有脸露出来,长长的金发就像某恐怖电影的女幽灵般垂下。从头发的缝隙间,看得见红色眼眸,那双眼睛令人联想到还未完全升起的月亮。年龄大约是十二、三岁左右吧,虽然相当憔悴,而且受到垂下的头发遮住而难以辨认,但是即使如此也能清楚知道她有着美丽的容貌。

这毕竟是意料之外,始僵直在原地。红眼的女孩似乎也表情茫然地注视着始。不久,始缓缓地深呼吸,以毅然决然的表情开口道: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