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四章 最深处的守护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四章 最深处的守护者

打倒类蝎子之后,始他们把类蝎子与赛克洛斯的素材与肉搬回始的据点。由于它们身躯巨大,让始跟月非常辛苦。不过因为行使最上级魔法而力量用尽的月,吸过血之后又转眼间复活。她借由出色的身体强化,发挥出强大的怪力,两人合力总算成功将货物运回据点。

附带一提,虽然也可以直接使用封印的房间,但是由于月坚决反对,所以就没有采用那个提案。

这也难怪,她不想再看见关了自己不知多少年的场所,这也很正常。即便考虑到为了补充消耗品将会暂时无法行动,但基于精神卫生,还是尽快离开封印的房间比较好。

就这样,始他们一边补充消耗品,一边互相谈论彼此的事。

「这么说来,月至少三百岁以上了吧?」

「……违反礼节。」

月用责难的眼神看向始,不管哪一个世界,年龄的话题对女性而言似乎都是禁忌。

依照始的记忆,吸血鬼被认为在三百年前的大规模战争时就已经灭亡。事实上,月长年身在寂静无声的黑暗里,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但她应该是被封印了相当漫长时间,就算经过了那么久也不足为奇。因为她说自己是二十岁左右的时候被封印,所以岁数是三百岁多一点吧。

「吸血鬼都那么长命吗?」

「……我是特别的,因为『再生』的关系,所以不会老……」

一问才知道,当她十二岁的时候,魔力的直接操作和『自动再生』的特有魔法觉醒后,她就没有再变老。一般的吸血鬼借由吸血也可以活得比其他种族久,但那最多也只有两百岁左右。

附带一提,人类的平均寿命是七十岁,魔人是一百二十岁,亚人则是视种族而定,妖精中则有人活了数百年之久。

据说月是因为返祖现象,力量得以觉醒,之后过了短短数年,她就名列当时最强的人之一,在十七岁时就继任吸血鬼一族的王位。

原来如此,所以她才能几乎不花一时一刻,击出能融解那个类蝎子外壳的魔法,而且还拥有几乎等于不死之身的肉体。最后不是会被当成『神』,就是被当成『怪物』吧,而月是属于后者。

据说她的叔父利欲薰心,对周遭的人散播月是怪物的谎言,打算以大义的名分杀死她。但由于月的『自动再生』无法完全杀死她,不得已之下,只好把她封印在地下。月当时也因为突来的背叛而受到打击,在思绪混乱之下,没有什么反击就被某种术法封印,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在那个封印房间了。

因此,不管是那只类蝎子还是封印的方法,或者她是如何被带到这个深渊,这些她都不知道,原本期待她会知道回去方法的始则是失望地垂下头。

始也问了关于月力量的问题,根据她的回答,她有全属性的适性。「是怎样啊,外挂开得那么离谱……」始瞠目结舌,不过据月所说,她不擅长近身战。如果她孤身一人,最多只能靠身体强化四处奔逃,或者倚恃『自动再生』的再生力,无视伤害,连续发射魔法。但因为她的魔法强力无比,所以那也不算多大的劣势。

附带一提,虽然月说自己可以无需吟唱便发动魔法,然而习惯上仍会念出魔法名,为了让补强魔法的想像更明确,有不少人都会添加某些言行,在这方面月也不例外。

『自动再生』似乎可以分类为一种特有魔法。只要在魔力仍有剩余的期间,除非一瞬间灰飞烟灭,不然她都不会死亡。反过来说,在魔力枯竭的状态,所受的伤就不会痊愈。也就是说,那时因长年封印而魔力枯竭的月,只要受到类蝎子的攻击,她就会轻易死亡。

「那么……现在重要的是,月知道这里大概是迷宫的哪里吗?有没有其他通往地上的路呢?」

「……我不知道,不过……」

月也不知道这里是迷宫的哪里,她一副过意不去的样子,却又像是知道些什么而继续说道:

「……这个迷宫据说是反叛者中的其中一人所建造的。」

「反叛者?」

听到这个陌生且带有危险气息的词语,始忍不住中断炼成,目光移向月。原本一直看着始作业的月也与他视线相对,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反叛者……就是指在神代挑战神的神之眷属……相传他们企图毁灭世界。」

由于月是沉默寡言,面无表情的女孩,所以说明很花时间。就始而言,补充消耗品还需花费很多时间,而且经过与类蝎子之战,他深感自己的攻击力不足,因此致力于开发新武器。他一边作业,一边仔细地听她说明。

据月所说,在神代有七名眷属策划反叛神,毁灭世界。但是他们的企图被破坏,逃亡至世界的尽头。而那个尽头似乎就是现在的七大迷宫,这座【奥尔库司大迷宫】也是其中之一,据说在深渊底端的最深处,存在着反叛者所居住的场所。

「……从那里或许有路可以通往地上……」

「原来如此,反叛者不太可能会辛辛苦苦从深渊底端往上爬。既然是神代的魔法使,那么就算使用转移系魔法,制造通往地上的通路也不奇怪吧。」

始逐渐看到了可能性,使他露出笑容。他的视线再度回到手上的作业,月的视线也移向始的手上,盯着他作业。

「……有那么有趣吗?」

月没有回答,而是点头回应。她穿着松垮的外套,从袖口露出的小小手指抱着膝盖,那个模样非常迷人。配合上端正姣好的容貌,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紧拥她。

(不过她有三百岁,不愧是异世界,萝莉老太婆竟然真的存在……)

即使性格大变,始的宅知识依然健在,他的心里忍不住浮现这个念头,月却立刻有所反应。

「……始,你在想奇怪的事吗?」

「不,没有呀?」

始装傻回应。他对于月,或者该说对女人敏锐的直觉,在内心捏了一把冷汗。当他借由默默进行作业,掩饰过去的时候,或许月也不想追究了,这次换成她对始提出疑问。

「……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理所当然的疑问吧,这里是深渊的底端,是货真价实的魔境,不是魔物以外的生物该停留的场所。

月也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为什么能直接操纵魔力?为什么能使用多种像是特有魔法的魔法?为什么吃了魔物肉却没事?左手是怎么了?再说始是人类吗?始所使用的武器究竟是什么?

对于断断续续,却接连不断的问题,始则有问必答。

或许始自己也渴望对话吧,他不厌其烦地陪着她聊天。始对于月总是有些溺爱,说不定始在无意识间感觉到,为了不让自己在真正的意义上,堕落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徒,月有可能成为自己最后的防波堤。

始从自己与同伴一起被召唤至这个世界开始,说到自己被称为无能、在与贝西摩斯之战被同学中的某个人背叛,坠落至深渊之事、吃了魔物产生变化、自己渴望与爪熊一战、药水(之后月告诉他那是神水)的事,以及从故乡的武器得到提示,想出开发类似现代兵器之事。当始把这些事一一告诉月后,不知不觉间,只听见从月的方向传来抽泣的声音。

「怎么了?」始抬头往月一看,只见她泪如雨下,始大吃一惊,忍不住伸出手,一边擦拭月的眼泪,一边向她问道:

「突然之间,这是怎么了?」

「……呜呜……始……难过……我也难过……」

看来她是在为始哭泣。始有些吃惊,随即面露苦笑,抚摸月的头。

「别在意啦,同班同学的事我已经觉得无所谓了,因为执着于那些琐事也没意义,而且离开这里去复仇,那又能怎样呢?比起那种事,我必须把全部的心力用在磨炼生存之术,以及找寻回归故乡的方法。」

月吸了吸鼻子,或许是被摸头很舒服吧,她像猫一样眯起眼睛,不过听到始说要返回故乡,她的身子一震。

「……你要回去吗?」

「嗯?回原本的世界吗?我当然要回去,我想回去……虽然人事全非,不过……我想回故乡……我想回家……」

「……是吗。」

月露出消沉的表情低下头,语气寂寞地说道:

「……我已经……无处可归了……」

「……」

看到月那个样子,始缩回原本抚摸她头的手,搔了搔自己的头。

始并不迟钝,所以他也隐约察觉月把自己视为新的居身之所,她会跟始要求新的名字也是这个原因吧。正因为如此,月才会感到悲伤,因为始回到原本的世界,就代表她将再次失去居身之所。

始在内心对自己感叹「明明下定决心『彻头彻尾地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活』,自己真是太心软了」,同时再度抚摸月的头。

「啊~不然月也来吧?」

「咦?」

听到始的话,月惊愕地睁大双眼,被她泪湿的红色双眼凝视,始总觉得冷静不下来,他有些急促地说道:

「不,所以说,就是来我的故乡啦。那是个只有普通人类的世界,因为户籍之类的缘故,那个世界对非人类而言,或许会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但是……现在的我其实也差不了多少,我想总是会有办法的……不过这都要看月的意愿啦。」

月愣住了一会儿,或许是跟上情况了吧,她战战兢兢地问「可以吗?」,眼神中却含有隐藏不住的期待之色。

看到月兴奋期待的眼神,始面露微笑点头答应。于是,先前的面无表情好像都是谎言一样,月微笑得像是绽开的花朵。始忍不住看得入迷,发觉自己看呆了,他急忙摇了摇头。

始总觉得不能再看着月,便决定专注于作业上。月也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始,但两人之间的距离比刚才更近,几乎靠在一起……

始告诫自己不可以在意。

「……这是什么?」

靠着始的炼成,某个东西的零件逐渐完成,那是长度超过一公尺的圆筒状棒子,以及纵长十二公分的红色子弹,其他细部零件则是散落在地上。那是始为了弥补多纳尔威力不足的弱点而开发出,用来作为新王牌的武器。

「这个是……对物来福枪——电磁炮版本,你看过我的枪了吧?简单来说,就是那个的加强版,子弹也是特制的。」

正如始所说,那些零件组合起来就会成为全长一·五公尺的来福枪。始思考过要如何才能提升枪的威力,得到的结论就是——多纳尔的炸药量和电磁加速都已达极限,无法大幅提升威力,所以他决定制造新的枪。

当然,为了提升威力必须加大口径,延长加速领域。

这时,他所想到的是对物来福枪。虽然装弹数只有少少的一发,携带也相当不便,不过理论上它的威力是很强大的,毕竟就连多纳尔都是怪物级的枪。多纳尔的最大输出,拥有能轻松凌驾一般对物来福枪的破坏力。若是普通人,在击发的瞬间,其后座力就会让持枪的人半身粉碎了吧。

这把新的对物来福枪——修拉简,在理论上,输出的最大威力更是多纳尔的数倍……应该吧。

修拉简的素材就是类蝎子,始为了摸索它那种硬度的秘密,尝试调查类蝎子的外壳,却发现自己能够使用『矿物系鉴定』。

====================

休塔尔矿石

极易与魔力化合,硬度随注入魔力增加的特殊矿石。

====================

看来类蝎子的坚硬是休塔尔矿石的特性,类蝎子恐怕是不断注入自己庞大的魔力于休塔尔矿石吧。

始心想「既然是矿石,那就可以加工吧?」,便试着炼成,结果很轻松就办到了。「这样的话,那时用炼成就能轻松突破外壳了。」想起那时花费的辛劳,始差点昏倒,如今那已成为悲伤的回忆。

「反正得到了好的素材,结果好就没问题了」始认清这一点后,心想可以制造更坚固的枪身,于是便着手开发修拉简。由于他的技术比制造多纳尔时提升了许多,所以作业也进行得相当顺利。

始对于子弹也很讲究,始用休塔尔矿石作为金牛矿石子弹的外壳,也就是类似全金属弹壳的子弹,装在弹壳内的燃烧粉也经过最适比例的压缩。只要做好一颗,材料齐全,之后靠着炼成技能(+复制炼成),就能轻易做出相同的东西,所以始顺利地量产子弹。

始在对月滔滔不绝地说明这些事情的途中,终于完成了修拉简。

修拉简的外观相当凶恶且有压迫感,始沉浸在自我满足的心情中结束了作业。事情告一段落后,始开始感到饥饿,于是他烧烤赛克洛斯与类蝎子的肉,决定开始用餐。

「月,吃饭啰……啊,月不能吃这个吧?我也不能让你尝到那种痛苦……不,吸血鬼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由于始对吃魔物肉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没有多想便邀月一同用餐。但是他转念一想「让月吃魔物肉真的没问题吗?」始的目光向她看去,月停下原本在把玩始的发明物的手,摇头向始表示她不用吃饭。

「你被封印三百年都还活着,所以不用吃东西大概也没问题吧……不过你不会感到饥饿吗?」

「会……不过我已经不饿了。」

「不饿了?你吃了什么吗?」

月表示虽然肚子会饿,不过她已经吃饱了。始听到后,眼神讶异地看着她,月则是用手指指着始。

「……嗯,始的血。」

「啊啊,我的血,也就是说,吸血鬼只要能吸血,就不需要食物吗?」

「……从食物也能摄取营养……不过吸血比较有效率。」

吸血鬼似乎只要有血就不用进食,由于她吸过始的血,所以现在食欲已被满足了。「原来如此。」始这才明白是这么回事。这时,月不知为何注视着始,舔了一下嘴唇。

「……为什么舔嘴唇?」

「……始……很美味……」

「美、美味?我说你啊,我的身体因为摄取太多魔物的血肉,应该很难吃啊……」

「……有熟成的滋味……」

「……」

据月所说,那就像是将多种蔬菜与肉类熬煮成的浓汤,味道浓厚芳醇。

这么说来,最初被她吸血时,她的表情似乎格外恍惚,看来那不是始的错觉。她就像是受饥饿所苦的时候,吃到了无上的料理,所以露出那样的表情也是很正常的吧。

只不过,舔着嘴唇的她散发出妖艳的气息,始希望她别再那样做。这种时候,就会让始真切感受到月比他年长,但搭配上她稚嫩的容貌,便散发出难以言喻的禁忌感觉,令始非常地坐立难安。

「……美味。」

「……饶了我吧。」

或许在各种层面来说,她都是很危险的伙伴,始不禁流下冷汗。

就在始与月相遇,与类蝎子死斗存活下来的那一日。

光辉等勇者一行人,再度来到【奥尔库司大迷宫】。只不过,来的人只有光辉等人的勇者队伍、桧山等人的小恶棍组,以及名叫永山重吾的大个子柔道部男学生所率领的男女五人队伍。

理由很简单,因为就算学生们避谈始死亡的话题,始的死仍在许多学生的心中带来沉重的阴影。他们强烈体验到『奋战而死』是怎么一回事,以至于无法再战斗。这是一种精神创伤。

圣教教会的相关人员当然不乐意见到此情景。「只要反覆实战,随着时间流逝,就可以再次战斗。」他们几乎每天都像这样柔性催促学生们回归战线。

然而,有一个人对此猛烈地表达抗议,那个人就是爱子老师。

爱子当时并没有参加远征,因为有农作师这个特殊且超级稀有的天职,所以比起实战训练,教会方更希望她致力于开拓农地。因为只要有爱子在,就有极高的可能性可以解决粮食问题。

而当爱子得知始死亡后,她大受打击卧病不起。自己在安全圈悠闲度日的期间,有学生死亡的事实,以及再也无法带全员回到日本——这两点让有强烈责任感的爱子受到严重的打击。不过正因为如此,她绝不容许无法战斗的学生再被送上战场。

爱子的天职非常稀有,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粮食情况。那样的爱子带着绝不退让的意志,抗议强制让学生进行战斗训练,教会方为了避免与爱子的关系恶化,于是接受了爱子的抗议。

结果,只有主动希望持续战斗训练的勇者队伍与小恶棍组、永山重吾的队伍继续训练。他们兼具训练的目的,再度挑战【奥尔库司大迷宫】,这次也有梅尔德团长与数名骑士团团员陪同。

今天是攻略迷宫的第六天。

目前所在的楼层是第六十层,距离被确认为最高抵达阶层还剩下五层。

但是,光辉等人现在却裹足不前,正确来说不是无法前进,而是想起那时的恶梦,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没错,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虽然与那时不同,却是同样的一面断垣绝壁,要前往下一层必须通过搭在崖上的吊桥。吊桥本身并没有问题,可是他们还是会不禁回想起来吧。特别是香织,她一动也不动,一直凝视着仿佛通往深渊的崖下的黑暗。

「香织……」

雫担心地呼唤她,原本以强烈的眼神看着下方的香织则是缓缓摇头,对她微笑。

「我没事,小雫。」

「是吗……你不要勉强自己喔?你不用跟我客气的。」

「嘿嘿,谢谢你,小雫。」

雫也对好友报以微笑。香织的眼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辉,她的眼神看不出逃避现实或绝望的感情。雫的观察力优越,对人情世故也很敏感,她看得出香织说自己没事是出自真心。

(香织果然很坚强。)

始的死几乎已经确定。他生存的机率用绝望也不足以形容,即使如此香织仍不逃避也不否定,为了得到自己能接受的答案而向前迈进。对于那样的香织,雫身为她的好友心中充满骄傲。

不过,看不懂这样的气氛才是勇者本色。看在光辉的眼里,香织凝视着下方的模样,是因为想起了始的死而悲伤叹息。所以他下了个结论——温柔的香织至今也为同学的死感到痛苦。因此,透过名为一厢情愿的滤镜看去,香织的微笑也只是在逞强而已。

而且,光辉丝毫没想到香织对始怀有特别的感情,并仍然相信他有生存的可能,因此光辉才会屡次会错意地安慰香织。

「香织……我喜欢你的温柔善良,可是你不可以一直被同学的死所困住!你要往前进!南云一定也是那样希望的。」

「喂,光辉……」

「雫你不要插嘴!就算这么说很严厉,身为青梅竹马的我还是非说不可……香织,没事的,我在你的身旁,我不会死,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死。我和你约定,我不会让香织悲伤的。」

「唉~又一如往常地暴冲了……香织……」

「啊哈哈,没关系啦,小雫……呃,我也明白光辉同学的意思,我没事的。」

「是吗,你明白了吗!」

听到光辉完全会错意的言语,香织只能苦笑。

即使坦白地告知光辉香织现在的心情,他恐怕也不会明白吧。

在光辉的心中始已经死了,因此他不会想到,香织对训练的积极与攻略迷宫的目的都是因为她相信始还活着。而毫不怀疑自己相信的事物,将之贯彻到底的个性,也让光辉把香织那样的心情解释为逃避现实,或是患了心病。

由于交情够久,所以香织大概能猜到光辉的思考模式,正因为如此,香织也不多加解释地应付过去。

附带一提,那些话听起来完全像在示爱,不过光辉本人说得非常认真,丝毫没有邪念。而雫和香织也习惯了光辉的言行,并没有当一回事,如果是其他的女学生,在英俊的相貌和甜美的气氛夹击下,大概一下子就被掳获芳心了吧。

一般来说,光辉既英俊、个性好,而且文武全才,青梅竹马的女孩应该会爱上他才对。但雫是在家里开的道场长大,从小开始面对的都是成年人的弟子,她也受到严格父亲的影响,再加上天生的敏锐观察力,雫很早就发觉正义感可以说就是光辉的缺点,也时常被他的正义感而弄得团团转,所以雫对光辉没有抱持青梅竹马以上的感情。虽然在她心中光辉的地位仍然比其他人重要就是了。

香织天生拥有恋爱迟钝的技能,而且她从雫那里听说了许多光辉的事,所以不会对他的言行心动。虽然香织觉得他人很好,也很重视作为青梅竹马的他,但这些情感跟恋爱毫无关联。

「小香织,我会支持你,只要有我可以帮忙的事,你就尽管说吧。」

「没有错~铃无论何时都会站在小香香这一边!」

在一旁听着她们与光辉的对话,此时加入对话的是中村惠里和谷口铃。

她们两人虽然都是香织进入高中后才认识的,不过与香织的交情也是好到可以称得上好友,她们也是加入光辉率领的勇者队伍的强者。

中村惠里是个戴着眼镜,留着自然鲍伯头的黑发美人,个性温和文静。基本上总是退一步,站在综观全局的位置。她喜欢看书,感觉是个典型的图书委员,实际上她就是图书委员。

谷口铃是身高一百四十二公分的小不点。她矮小的身体装满不知隐藏在哪儿的无尽活力,她看起来总是很快乐,两条辫子也跟着她一同蹦蹦跳跳,那副模样让人看了不禁微笑,是班上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她们两人在始坠落深渊的那一日,看到香织疯狂的模样,便明白香织的心情,对香织的目的也表示赞同。

「嗯,小惠里,小铃,谢谢你们。」

香织对在高中结识的两位好友微笑以对。

「呜呜~小香香真令人感动~可恶的南云同学!竟然让铃的小香香这么悲伤!如果他敢死掉,铃就杀了他。」

「铃、铃?那个,我想人死掉的话就没办法再杀了喔?」

「别在意这种小事啦!对了,如果他死掉了,就用小惠惠的降灵术,让他服侍小香香就好了呀!」

「铃、铃!你太没神经了!小香织可是相信南云同学还活着喔!而且我对降灵术……」

钤暴冲后,再由惠里劝服她,这已是常态了。

看到吵闹的两人一如往常的光景,香织与雫露出愉快的表情。附带一提,光辉等人与她们隔了一段距离,所以听不见她们说话。光辉理所当然地也具备了每到关键的话语或台词就会听不见的耳背技能。

「小惠里,我并没有很在意,所以没事的。」

「铃也别太过分了,惠里很困扰喔?」

听到香织与雫带着苦笑这么劝说,铃不服气地鼓起脸颊,惠里见到香织似乎真的没有把铃的话放在心上,也松了一口气。不过降灵术这个词语仍令她脸色苍白。

「小惠惠,你还是拿降灵术没辙吗?难得有这个天职的说……」

「……嗯,对不起,要是我能使用,就能帮得上更多忙的说……」

「惠里,谁都有擅长与不擅长的事,你的魔法适性也很高,所以不用在意啦。」

「就是说啊,小惠里。虽说是天职,但那也只是有那个领域的才能,跟个人好恶是两回事。小惠里的魔法既及时又准确,帮了大家很大的忙喔。」

「嗯,不过我还是会努力克服,因为我希望帮得上更多的忙。」

惠里小小地握拳表达决心,钤看到她那个样子,「就是这股志气,小惠惠!」蹦蹦跳跳地为她声援,香织与雫对于友人的努力则是露出微笑。

惠里的天职是『降灵术师』。

暗系魔法是作用于精神或意识方面的魔法,在实战上基本上是被认知为给予对象不良状态的魔法。

降灵术在暗系魔法中是超高难度魔法,是作用于死者残留思念的魔法。圣教教会的祭司中也有数人会使用,可以听取死者的残留思念,再将它转达给遗族等,非常有圣职者作风的使用方法。

不过,这个魔法的精髓之处并不在那里。这个魔法真正的使用方法是用魔法包覆住遗体的残留思念,赋予实体化的能力以供驱策,或是凭依在遗体上化为傀儡。也就是说,虽然会有所劣化,但是能让死人发挥生前的技能与实力,并且加以使唤,另外也可借由附身在活人身上,在某种程度上复制那个人的技术与能力。

虽然能进行某种程度的交谈,但那人看上去脸色苍白毫无生气,简直就像是个幽灵,而且惠里在伦理上对于使唤死者这件事产生厌恶感,所以即使惠里有这个才能,她却完全无法使用。

此时,后方有一对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她们四个女孩子,不,正确来说应该是看着香织。

那个人是桧山大介。那一日回到王宫,过了一段时间后,学生们的心情也开始平静下来的时候,果不其然,招致那样危境的桧山,等着他的是严厉的责难。

桧山当然早就预测到了。所以他只是拼命地下跪道歉,因为他深知这种时候抗辩只会是最下策。道歉的时机与场所尤其重要。

桧山的目标是在光辉的面前下跪,因为他预料如果是光辉,看到自己道歉,肯定会原谅自己,帮自己向同班同学们说情。

他的计划奏效,因为光辉的原谅,对桧山责难的声音也就平息下来。而香织因为天生的温柔善良,见到桧山泪流满面地道歉,她也就没有特别责怪他,一切都如桧山所算计。

不过,雫隐约察觉到桧山的诡计,她似乎十分厌恶他利用自己的青梅竹马。

另外,桧山也默默实行那个人下达的命令,那是非常可怕、令人战栗的命令。虽然感到强烈的恐惧,但越过那一条界线的桧山已经无法停止。

然而,对于那个非常自然地融入班上,却在暗地里谋划可怕计划的人物,桧山在畏惧的同时也感到欣喜。

(那家伙疯了……不过只要跟着他,香织就会是我的……)

只要听话就能得到香织,桧山对那句话感到阴沉的喜悦,嘴角忍不住浮现笑容。

「喂,大介?你怎么了吗?」

看到桧山的样子有异,近藤、中野和斋藤露出讶异的表情,这三人如今也和桧山混在一起。正所谓物以类聚,这四人原本就是同一类人。尽管曾有一段时间气氛颇为尴尬,不过桧山放低态度让他们又恢复友情。

但是那是否真的算是友情就非常微妙了……

「没、没有,没什么,只是一想到已经超过六十层,我就高兴得不得了。」

「啊~确实,再五层就是历代最高纪录了啊~」

「我们变得相当强了呢,真是的,留守组也太没种了吧。」

「别那么说啦,因为我们与众不同嘛。」

对于桧山的掩饰,三人毫不怀疑地与他一搭一唱起来。

认为持续战斗的自己与众不同,因而得意忘形,这就是小恶棍之所以是小恶棍的原因吧。他们在王宫时,对留守组的态度也很骄傲自大,甚至有人抱怨他们傲慢的态度,可是他们确实有能够突破六十层的实力,所以也无法对他们发出强烈的抗议。

话说回来,因为小恶棍们还比不上勇者队伍,因此在光辉等人身边,他们就非常地安分,这很像是小人物会有的行动原理。

一行人没遇到什么问题,终于抵达历代最高抵达阶层的第六十五层。

「大家要提高警觉!这个楼层的地图并不完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陪同的梅尔德团长的声音响起,光辉等人敛起笑容,踏入未知的领域。

前进不久后,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一行人没来由地感到不好的预感。

而那个预感成真,在侵入大厅的同时,房间中央浮现了魔法阵。一个闪烁着暗红色脉动,直径约十公尺,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魔法阵。

「该、该不会是……那家伙!?」

光辉额上浮现冷汗大叫,其他成员也明显浮现紧张之色。

「真的假的啊,那家伙不是死了吗!」

龙太郎也惊愕地叫道。尽管表情严峻,语气依然冷静的梅尔德团长回答:

「迷宫魔物发生的原-->">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