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最终章 启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最终章 启程

始感觉全身像是被某个温暖柔软的东西包覆,那个感触相当令人怀念,对了,是床铺。感觉到温柔承受头部与背部重量的软垫,以及包住身体的柔软羽毛,始半梦半醒的意识出现混乱。

(什么?这里应该是迷宫……为什么我会在床上……)

在意识尚未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始伸手摸索。但是,右手违反他的意志动也不动。或者应该说,有个不同于床铺的柔软感触包住他的右手,所以无法动作。

(这是什么?)

始发着呆,手动了几下。夹住手的某个东西,既有弹力又光滑。那个东西配合始的手部动作,传回弹力十足的感觉。那个仿佛会上瘾的感触,让始忍不住专注地触摸——

「……啊嗯……」

(!?)

始听见一个性感的娇喘声。下一个瞬间,原本半梦半醒的意识一口气清醒。始慌张地坐起身子,发现自己真的睡在床上。那是一张铺着纯白床单,附有豪华顶篷,充满高级感的床铺。

这里似乎是没有墙壁的露台,它盖在高出一段的石阶上。凉爽的风轻抚顶盖与始的脸颊,四周被粗厚的柱子与薄薄的帘幕围绕。如果要形容,附设在帕德嫩神庙中央的建筑物上有一张床,这样应该最为适当吧,整个空间充满许久未见的温暖阳光。

「直到刚才,我明明还在黑暗的迷宫中上演死斗啊?」,始的思绪不禁混乱起来。

(这里是哪里……该不会是在那个世界了吧……)

由于这个场所令人感到庄严肃穆,始的脑中闪过不祥的想法,那个想法被一旁传来的妖艳声音中断。

「……嗯啊……始……啊呜……」

「!?」

始慌张地踢开床单,只见一名美若陶瓷娃娃的少女正一丝不挂地躺在旁边。月蜷缩着身体,将始的右手夹在大腿间抱着睡觉。而事到如今始才发觉,自己也光着身子。

「原来如此……这就是事后的早晨啊……才不是那样!」

始因为头脑混乱,忍不住说出傻话,接着又自己吐槽自己。他心中感到若干空虚的同时,把月叫醒。

「月,起来吧,月。」

「嗯~……」

虽然始呼唤她,月却拖拖拉拉地不肯起床,更加缩起身子,始的右手逐渐接近危险的地方。

「呜……难道这里真的是那个世界……是天堂吗?」

始说出更傻的傻话,同时设法抽出右手,可是每当他要抽出手的时候……

「……嗯~……嗯……啊……」

月就像这样发出非常性感的娇喘。

「呜,冷静啊,始。就算她年纪比你大,但外表依然是小不点。你不可能因此动摇!我绝对不是萝莉控!」

始一边露出战栗的表情,一边告诉自己,自己正站在是否为变态绅士的分歧点。他放弃抽出右手,设法呼唤她,把她叫醒,可是月只是舒服地舔了舔嘴,丝毫没有起床的迹象。

在这期间,始的火气逐步攀升。他都已经因为搞不清状况而头脑混乱了,月却悠哉地在睡觉,始的额上冒出青筋。

然后,火气到达顶点……

「还不给我起来!你这个天然色情吸血姬!」

始发动『缠雷』,右手滋滋地窜出电流。

「!?啊吧吧吧吧吧吧啊吧吧吧。」

触电的月身体不停痉挛。始一放开她,就看见她颤抖着身体,终于睁开眼睛。

「……始?」

「对,我是始,你这个瞌睡虫,睡醒……」

「始!」

「!?」

月醒来之后,眼神呆滞地看向始,下一个瞬间,她猛然睁大眼睛,扑进始的怀里。当然是一身赤裸。柔滑得快要上瘾的感触传来,再加上甘甜的香气扑鼻,始内心激烈地动摇。

但是,始发觉月将脸埋在自己的脖颈里,吸了吸鼻子。他无奈地露出困扰的微笑,温柔地抚摸她的头。

「抱歉,看来我让你担心了吧。」

「嗯……我很担心……」

因为月抱着自己一段时间后,仍没有放开的迹象,以及始想到昏倒后照顾自己的是月。所以他温柔地抚摸着月,决定让她抱到满意为止。

之后过了不久,月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因此始向她询问中间的经过。顺带一提,月的身上确实地裹着一条床单。

「那么,在那之后发生什么事?这里是哪里?」

「……在那之后……」

据月所说,在那之后,月由于魔力枯竭而身体不稳,她倚靠在倒地的始的身旁。突然间,门自动打开了。「又有新的敌人出现吗!」月全神戒备,但是过了许久都没有动静,而月因为时间经过,稍微恢复一些体力,她便进入门内确认。

虽说始靠着神水的效果正慢慢地回复,但他仍然身负重伤,依然身处危险中。强韧的肉体让他保住一命,可是谁也不知道极光的毒素何时会超越神水的效果。如果在那样的状态下,出现新的敌人,他们两个就死定了,因此月不能不前去确认。

就这样,月踏入门内。

「……那是反叛者的住处。」

据说里面是一个广大的空间,内含舒适的住所。在那之后,月在确认是否有危险的途中,发现了这间寝室。于是月便将始运至床上,从神结晶中抽出最近产量大减的神水,持续让始饮用。就这样,当神水的效果终于胜过毒素,恢复到平常的回复效果时,月也力气用尽昏了过去。

「……原来如此,承蒙你照顾了,谢谢你,月。」

「嗯!」

始表达感谢之后,月露出打从心底高兴的眼神,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眼神中透露出的感情是无法辩驳的。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没穿衣服?」

始问了自己一直很在意的问题。他可不希望这是事后早晨。他并不是讨厌月,只是……「总要有点心理准备吧?」始在内心喃喃低语了一句没人听见的话。

「……因为你身体脏了……我帮你清洁干净……」

「……为什么舔嘴唇?」

月听到始的疑问,随即露出吸血后的妖艳笑容,舔了一下嘴唇,始的身体不禁颤抖。

「那为什么月会睡在我旁边呢?而且还是……裸体……」

「……呵呵……」

「等一下,你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不,应该说别再舔嘴唇了!」

虽然始激烈地质问,不过月只是以妖艳的眼神注视着始,什么也不回答。始质问了一会儿,月面露愉快的表情,完全不回答,所以始只好放弃,决定探索反叛者的住处。

月拿来不知从哪找到的上等衣物,那是男性的服装。反逆者大概是男性吧。始穿上那件衣服,确认身体的状况,判断没有问题后,准备了自己的装备。不知道会有什么机关,还是小心为上。察觉身后穿着相同衣服的月似乎也准备好了,始转身看去。

在视线的前方,月她…………不知为何只穿一件衬衫。

「月……你是故意的吗?」

「?……尺寸不合。」

确实以男装的尺寸来说,身高只有一百四十公分的月绝对不适合吧。然而,或许是月散发的气氛的关系,胸前些微的隆起与雪白美腿,与她外表的稚嫩相反,看起来非常煽情。始不知道眼睛该往哪看。

「……如果是出于无意,那也很可怕啊……」

虽不清楚她是故意还是无意,不管怎么说,月在许多意义上都很可怕。

始从寝室出来,被周围的光景所震慑,不禁愣在原地。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太阳。

这里是地下迷宫,那当然不是真的太阳。上方有个圆锥状的物体,高高地飘浮在天花板,其底部则是飘浮一个闪耀的球体。不仅感觉得到些许暖意,却没有日光灯那样的矿物光感,所以始忍不住称之为『太阳』。

「……到了夜晚会像月亮一样。」

「真的假的……」

在惊愕未消的时候,传入耳中的是悦耳的水声。

这个空间大概有球场那么大,在空间内侧墙壁上有一道瀑布,大量的水从天花板附近的墙壁流下,汇聚于河川,再流进里侧的洞窟。瀑布旁洋溢负离子的清凉微风,吹起来非常舒服。仔细一看,水里也有鱼在游动,说不定鱼也是从地上的河川一起流进来的。

在距离河川稍远处有广大的农田,现在似乎没有种植任何作物,不过……在周围辽阔的一片是家畜小屋。虽然没有动物的气息,不过只要有水、鱼、肉、蔬菜和素材,什么都可以自行调理。而且这里绿意盎然,到处都生长着各式种类的树木。

始往河川与农田的相反方向——邻接寝室的建筑物走去,那与其说是建筑,倒不如说是将岩壁直接加工而成的住居。

「……我稍微调查过了,但有许多房间的门都打不开。」

「这样啊……月,我们要谨慎地调查。」

「嗯……」

石造的住居摸起来像是白色石灰,整体看起来干净清洁,入口处有个台座从天花板突出,前端则有一个令人感到暖意的光球。由于在昏暗的地方待久了,始他们觉得有些刺眼。看来那个建筑有三层,各楼层都是打通的。

总之,始他们决定从一楼开始巡视。

他们发现了暖炉、柔软的绒毯、放置着沙发像是客厅的场所、厨房、厕所,每一间感觉都是不像经过长年闲置。虽然没有人的气息……但应该说仿佛旅行后回到家里那样吧。那样的气氛看得出这里有一段时间无人使用。简直就像虽然无人居住,却仍持续清洁管理一样……

始和月更加戒备地向前进。

往更深处走之后,再度出到屋外。那里有一个圆形的大洞,坐镇在周围的是貌似狮子的动物张着口的雕像。雕像旁刻有魔法阵,试着注入魔力一看,狮子雕像的口中喷出强劲的温水,看来无论哪个世界,狮子吐出水都是约定好的惯例。

「这就是浴池吧,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洗澡了。」

始忍不住露出笑容。始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余裕去在意身体的脏污,不过一闲下来便感到身体发痒,先前他都是画出很大的魔法阵,用魔法变出水来擦拭身体。

然而,始也是日本人。毫无例外,他也最爱泡澡。一想到确认安全之后就可以尽情享受,始会露出笑容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月看到始那个样子,说了一句话。

「……要洗吗?我们一起……」

「……让我一个人悠闲地洗好吗?」

「呜……」

看到月光着脚,啪啦啪啦地踢着温水的情景,始心想一起洗他就无缘放松了吧,便拒绝了她。月则是嘟起嘴,一脸不满。

之后在二楼发现了书斋和像是工房的房间,但是不管是书架还是工房中的门,似乎都受到封印,无法打开。始他们无可奈何只能放弃开启,继续探索。

两人前往三楼内侧的房间。

三楼似乎只有一个房间,打开里面的门一看,只见在房间的中央,画着一个直径七、八公尺的纤细魔法阵,其精致的程度前所未见。上头的几何图案之巧妙,可以说是一项艺术也不为过。

不过,更应该注目的地方,是在魔法阵对面,坐在一张豪华椅子上的人影。

那个人影是尸骸,已经化为白骨,身上披着绣有金色刺绣的华丽黑色长袍。看起来一点脏污都没有,如果说它是鬼屋中的那种装饰,就能够理解了吧。

那具尸骸低着头,靠在椅子上,他大概就是维持着那个姿势腐朽,化作白骨的吧。在这个只有魔法阵的房间里,尸骸是在思考什么呢?不是在寝室,也不是在客厅,而是选在这个场所逝去,到底意图为何呢……

「……真可疑……要怎么办?」

看来月也对这具尸骸抱持疑问,这恐怕是被称为反叛者的其中一人吧。不过他似乎没有露出痛苦的样子,只是坐在椅子上离世,那个模样就像是在等待着某人似的。

「要调查通往地上的路,这个房间应该就是关键。现在也只能调查……连我的炼成也不管用的书斋和工房的封印吧。月你在这里等着,万一有什么情况就拜托你了。」

「嗯……小心点。」

始说完,便朝魔法阵走去。

然后,当始踏入魔法阵中央的瞬间,宛如太阳的光芒大作,房间内被照得像是白天一样。

始因为光线刺眼而闭上眼睛,随后似乎有什么影像进入脑中,仿佛走马灯一般,从坠落深渊至今所发生的事,在始的脑海里闪过。

不久,以魔法阵为源头的魔力光消退,始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不知何时,一名黑衣的青年无声无息地出现。

就在魔法阵发出淡淡光辉,房内充满神秘的光芒时,始立刻摆出戒备姿势。不过他很快又放松戒备,因为眼前的青年别说是没有敌意或恶意,甚至连存在感都感觉不到。仔细一看,他穿着与后方的尸骸相同的长袍,也因为这个缘故,始隐约猜到青年的身分。

始无言地观察着青年的时候,青年缓缓地开口了。

「恭喜你越过试炼到达这里,我的名字是奥斯卡·奥尔库司,是这个迷宫的创造者,说是反叛者你应该就知道了吧?」

开口说话的他似乎名叫奥斯卡·奥尔库司,是【奥尔库司大迷宫】的创造者,始他们带着半分吃惊,半分果然如此的心情,听着他说话。

「啊啊,请不要发问,因为这只是类似记录影像的东西,很抱歉,我无法回答你的疑问。不过,我是想要将讯息留给到达这个场所的人,让对方知道,我们这些了解世界真实的人是为何而战……所以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请听我说……我们既是反叛者,却又不是反叛者。」

就这样,奥斯卡说出的这段话,与始从圣教教会学到的历史,以及月所说的反叛者的故事,有非常大的差异,令他错愕不已。

那是疯狂的神与其子孙们战斗的故事。

神代不久后的时代,世界充满了纷争,人类与魔人、不同种族的亚人们不断持续着战争。纷争的理由各式各样,有为了扩大领土、种族的价值观、支配的欲望,以及其他许多理由,其中最大的理由是『神敌』。

那是种族与国家远比现在更细分的时代,各自的种族和国家,都祭祀着各自的神。而人们就是因着神谕而不停斗争。

不过,当时出现了一群想为百年来的征战,画下休止符的一群人,那就是当时被称为『解放者』的集团。

他们有一个共通的关联,就是他们都是从神代繁衍下来的众种的直系子孙。或许是因为那个缘故吧,『解放者』的首领在某次的偶然之下,得知了神的真意。神其实把人们当成棋子,当作游戏一般地,唆使他们进行战争。『解放者』的首领无法忍受神在背后巧妙地操纵人类,驱使他们迈向战争,于是聚集了有志一同的人们。

他们查出神所在的地点,一个被称为『神域』的场所,以『解放者』中的七人为中心——他们都拥有被称为反祖现象的强大力量,向神进行挑战。

然而,那样的企图在战斗前就已败露,神竟然巧妙地操纵人类,让人类视『解放者』为企图毁灭世界的神敌,使人类自己成为他们的对手。

虽然经过一段迂回曲折的过程,但最后因为不愿对应该守护的人们使用暴力,被指控为忘记神的恩惠、企图毁灭世界,与神为敌的『解放者』们被贴上『反叛者』的标签,就这样逐一被杀。

最后只剩下中心的七人。与世界为敌后,他们判断自己已经无法打倒神。最后,决定各自分散,在大陆的尽头创建迷宫,潜伏在迷宫内。他们准备了试炼,要将自己的力量让渡给突破试炼的强者,只愿有朝一日,能够出现结束神之游戏的人。

漫长的谈话结束,奥斯卡温和地微笑。

「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了什么目的来到这里。我也不打算强迫你杀神,只不过我希望你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目的起义……我会把我的力量传授给你,要如何使用也是你的自由,但我只希望你不会把力量用于满足邪恶之心,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感谢你的倾听,但愿自由的意志今后也与你同在。」

就这样做完结尾后,奥斯卡的记录影像瞬间消失,同时有某种东西侵入始的脑中。虽然阵阵刺痛,不过始明白那是在灌输某种魔法,所以静静地忍耐。

终于,疼痛缓和,魔法阵的光芒也消退,始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始……没事吧?」

「嗯,我没事……可是话说回来,我们好像听到一件大事呢。」

「……嗯……要怎么办?」

月听了奥斯卡说的话,询问始如何打算。

「嗯?我什么也不做喔?对于擅自把人召唤来,强迫人战争的神,我原本就只觉得困扰。这个世界会如何也不干我的事,我要做的只有找到出去地上的方法,回归故乡……月很在意这件事吗?」

如果是以前的始,说不定会挺身而出,设法解决吧。但是改变后的价值观,使始对奥斯卡所说的事不予理会,他只认为你们的世界,你们这个世界的居民自己解决。

然而,月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因此如果她认为不能放着不管,那始就必须多方考虑了。因为对始而言,他与月的关系,已经深到不能像对奥斯卡的请求那样,轻易地予以否定。

始就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才会询问月,不过月毫不犹豫地摇头。

「我的居身之处在这里……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月说完这句话后,依偎着始,握起他的手,紧握的手如实显示她说的是真心话。

月过去曾为了自己的国家,奉献一切。纵使如此,她仍遭到信赖之人背叛,没有人肯救她,经过三百年的时间,认识的人也已经进坟墓了吧。对月而言,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留恋。她的心情反而与始相同,她已经觉得这个世界就像牢狱一般,而将她救出牢狱的人正是始。正因为如此,始的身旁才是月的一切。

「……是吗。」

始感到有点难为情,或许是为了掩饰那样的感情吧,始咳嗽一声,若无其事地宣告冲击的事实。

「啊~还有我好像学会了新的魔法……也就是神代魔法。」

「……真的吗?」

月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吧。毕竟神代魔法就如字面所示,是过去使用于神代,现代已经失传的魔法。将始他们召唤来这个世界的转移魔法也是神代魔法。

「这个地板上的魔法阵好像会改造人的头脑,让人能使用神代魔法。」

「……始没事吧?」

「嗯,我没事,而且这个魔法……仿佛是为我而存在的魔法。」

「……怎样的魔法?」

「呃~是叫做生成魔法的魔法,可以将魔法附加在矿物上,生成拥有特殊性质的矿物。」

听到始这么说,月惊愕得张大了嘴。

「……可以制造神器?」

「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没错,生成魔法就是在神代用来制造神器的魔法,正是为了『炼成师』而存在的魔法,其实奥斯卡的天职也是『炼成师』。

「月也学一下如何?进入魔法阵后,好像会被探索记忆。奥斯卡也说过试炼什么的,只要魔法阵判断此人通过试炼,大概就能学会了吧?」

「……我又不使用炼成。」

「是那样没错……不过这是难得的神代魔法喔?学会也不会有损失吧?」

「……嗯……既然始这么说。」

月听从始的劝说,进入魔法阵的中央,只见魔法阵发出光辉,探索月的记忆,然后或许是判断通过试炼了吧……

「恭喜你越过试炼到达这里,我的名字是奥斯(略)……」

奥斯卡又出现了,感觉先前的印象好像都被破坏了,始和月无视叨叨絮絮讲着相同话的奥斯卡,继续两人的对话。

「如何?取得了吗?」

「嗯……拿到了,可是……神器很困难。」

「嗯~果然神代魔法也有相性或适性吧。」

当他们在讲这些话的时候,一旁的奥斯卡正微笑对着空无一物的空间说话,那景象非常地诡异。后方的骨骸看起来似乎很悲伤,那或许并不是错觉吧。

「啊~总之这里已经是属于我们了,把那具尸体收拾掉吧。」

始很狠。

「嗯……农田的肥料……」

月也很狠。

明明没有风,却见奥斯卡的骨骸垂下了头。

两人将奥斯卡的骨骸埋在农田边,姑且帮他立了墓碑。毕竟,把他当成肥料对待就太可怜了。

埋葬结束后,始与月前往被封印的场所。他顺便也收下了貌似奥斯卡所戴的戒指,不可以说那是盗墓。因为那枚戒指上刻有十字与圆形重叠的图样,而那个图样与书斋和工房封印上的图样相同。

首先是书斋。

最大的目的是必须找寻通往地上的路,始与月解开施加在书柜上的封印,调查想找的线索。随后,他们发现类似这个住处的设施设计图之类的东西,虽然不像一般的蓝图那样精确,不过上面记载了像是笔记的字样,说明要在哪里建造什么,或是要做成怎样的构造。

「宾果!找到了!月!」

「嗯!」

始发出欢呼,月似乎也很高兴。根据设计图所载,看来刚才三楼的魔法阵,似乎直接通往设在地上的魔法阵,必须要有奥尔库司的戒指才会启动。还好有把戒指偷……收下来。

再仔细调查设计图发现,每隔一定期间就会清扫的自律型人偶,存在于工房的一个小房间里,也得知天花板的球体拥有与太阳光相同的性质,能够孕育农作物。明明没有人的气息,环境却如此整洁,似乎要归功于清扫人偶。

工房里似乎保管着奥斯卡生前制作的神器和素材,这也应该要偷……接收过来吧,毕竟道具本来就是要拿来使用。

「始……这个。」

「嗯?」

始确认设计图的时候,原本在寻找其他资料的月,拿来了一本书。那似乎是奥斯卡的手记,上面写着关于过去的同伴,特别是与中心七人的日常琐事。

其中有一节,写着关于其他六人所创造的迷宫的记述。

「……也就是说,这是那个意思吗?只要攻略其他的迷宫,就能够得到创设者的神代魔法?」

「……可能。」

根据手记所述,六名『解放者』也与奥斯卡相同,在迷宫的最深处,准备了神代魔法要传授给攻略迷宫者,可惜并没有写出那些是怎样的魔法……

「……或许可以找到回去的方法。」

正如月所说,那个可能性十分充足,因为实际上,召唤魔法这种穿越世界的转移魔法就是神代魔法。

「是啊,这样今后的计划就决定了,出去地上后,我们就以攻略七大迷宫为目标吧。」

「嗯!」

决定好明确的计划后,始露出笑容,他忍不住抚摸月的头,月也开心地眯起眼睛。

之后他们又找了一阵子,却没发现指示正确迷宫场所的资料,目前只能从已确认的【古卢恩大沙漠的大火山】和【哈尔崔那树海】,可能性很高的【莱森大峡谷】与【修尼雪原的冰雪洞窟】这些地方开始调查吧。

将书斋搜索个够之后,两人往工房移动。

工房有许多小房间,全部都能用奥尔库司的戒指开启。里面有各式各样的矿石和不曾见过的工具、理论书等,占满了空间。对炼成师而言,简直就是个乐园吧。

始看着那些物品,双手盘胸,稍微思索了一下。看到始那个样子,月歪着头问道:

「……怎么了吗?」

始思考了一会儿后,对月提案。

「嗯~我说月啊,我们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如何?虽然我也很想早点出去地上……但是难得有这么多东西可以学习,而且这里作为据点也再好不过。况且考虑到之后将要其他攻略迷宫,我想在这里尽可能地做好准备,你觉得如何?」

始心想月在地下深处被封印了三百年之久,所以她一定很想早一刻出去外面。不过月在对始的提案惊讶得睁大眼睛后,很快就答应了。始觉得奇怪,不过……

「……只要是和始一起,不管哪里都没关系。」

看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月的奇袭就不能改一下吗?」始这么想着,搔着脸颊,掩饰自己的难为情。

结果,两人便在这里尽可能地锻炼与充实装备。

当天晚上,天花板的太阳变成月亮,发出淡淡的光芒。始将头脑放空浸泡在浴池里,全身放松,观赏着月亮。自从坠落深渊后,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放松。『泡澡是心灵的洗涤』这句话真是非常贴切。

「哈呼~太棒了~」

现在的始绝对无法想像的松懈声音,在澡堂内响起。当他放松全身、发呆的时候,突然听见啪答啪答的声音,完全疏忽大意的始不禁感到战栗:心想「我都说过要一个人洗了!」。

哗啦一声响起,进入浴池的人当然……

「嗯……好舒服……」

就是月。她一丝不挂,在始的身旁坐下。

淡淡的月光,映照宛如艺术品的陶瓷肌肤,柔顺的头发往上盘起——始是第一次看见,展现出雪白光滑的后颈,看来格外艳丽。

「……月小姐,我不是说要一个人洗了吗?」

始感觉自己体内受到烈火烧灼,但非因为温泉的热度。他用非难的语气这么说道。

对此,月仿佛完全看穿始的内心一般,用只要是男人都会忍不住战栗的艳丽眼神,对着始暗送秋波,表达明确的意志。

「……※但我拒绝。」(编注:这是《JOJO的奇妙冒险》第四部登场的岸边露伴的台词。另外作为作者荒木的美学,这句台词虽然说得斩钉截铁,却不加感叹号。)

「等一下!你为什么知道那个梗!」

「……」

始忍不住大力吐槽,原本移开的视线也拉了回来,映入眼中的是月已经开始略微泛红的肌肤。她的脸颊也微微泛红,散发出难以言喻的性感气息,与年幼外表的反差,射向始。始已经站不起来了,不过他拿出比与许德拉战斗时更专注的精神假装冷静。

「……至少把前面遮住,毛巾多得是吧。」

「不如直接看。」

「……」

对于出乎意料的回答,始为之语塞。她声音中含有的热情,令始更感燥热,儿子正以认真的表情呼叫「您找我吗?主公?」。

「……嗯,始……看我。」

月继续追击!既似撒娇,又如恳求一般,光是那样的声音便激烈地撼动始的脑髓。儿子气息粗重地喊着「主公!我方已准备迎击!」。

「我、我说月啊,那种事……」

「……我不是始喜欢的类型?」

总之,始试着劝月冷静下来,但听到月非常悲伤的语气,始再次语塞。忍不住与她视线相对,只见她哀伤地泛湿了眼眸。

「没有那种事,你非常符合我喜欢的类型。」

始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正大声地强力主张。说完之后猛然回神却为时已晚,月的表情中,再度浮现无比的妖艳之色。

「……嗯,我好高兴,全部,属于始,所以尽管看吧。」

「……」

月缓缓站起,在热水中慢慢前进,站在始的正前方。

水滴溜滑地抚过肌肤,沿着形状美好的隆起,通过纤细紧致的腰部,从除了特别的存在之外绝对不给看的场所,顺着美丽的脚线,再度流入热水中。

洁白无瑕,白色与淡粉红色谱成的胸前与可爱的肚脐,跷起的小屁股,正如她所说,希望始看到她的全部一般。柔韧的双手放在背后,或许是感到难为情吧,与颤抖的睫毛一同低下的脸上,少女的羞耻与成人的艳丽绝妙地相互配合。

担任背景的人工月亮,在梳起的金发上制造出天使光圈,美丽可爱到了神圣的程度。就算说她是掌管造形之神精心创作出生涯最好作品的陶瓷娃娃,始一定毫不怀疑吧。

始无言地看得入迷,用心无旁骛来形容或许最适合不过。正如月的希望,始将她的身体毫无遗漏地收纳进视界与心中。

「呵呵……」

「啊!?」

月喜悦的性感声音,让始的思考恢复正常。而始发觉月的视线正不断偷瞄如实表现始心情的部位,始在心中痛揍高喊「-->">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