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胜算百分之零的战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番外篇 胜算百分之零的战役

广大的地下空间,昏暗中只能依靠绿光石微弱照明的空间里,有两个影子在奔驰。

地下空间中,雕刻着壮丽浮雕的巨大柱子整齐排列,两个人影隔着两列柱廊平行疾驰。

就在两者躲入柱后的瞬间,一方飞出伴随猛烈热能的火焰枪,将昏暗的地下空间染成鲜艳绯红的火枪,宛如导弹般在空中修正轨道,逼近另一方的人影。

随后——

砰!

干燥的炸裂声响起,红色的闪光划破黑暗。闪光宛如一支枪伸长,不偏不倚与火焰枪正面冲突,射穿常人看不见的心脏《魔法核心》,往天花板消失而去。同时,火焰枪刚才的威容就像虚假般,云消雾散。

发射火焰枪的人对此似乎并不在意,这次则发射冰枪,冰枪大幅度地迂回而去。只见飞翔的冰枪画出美丽的曲线,阻挡在两列另一侧的目标前方,从正面逼近。

而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闪光果然还是让那支冰枪云消雾散。

「……嗯,单发已经打不到了,那么……」

背靠着柱子,发出娇柔声音的是金发红眼的陶瓷娃娃——般的美貌少女——月,她将压缩的火块一个、两个、四个、八个,呈倍数增加,最终造出六十四个火块。

花费时间仅仅两秒,现代的魔法师如果见到,一定会大吃一惊,瞠目结舌。既没有吟唱,也没有魔法阵,瞬间就能发动的魔法,这在现代岂止超出常识,根本就是异常。

月一脸轻松写意的表情,轻易地发动那有如神技的魔法,下一个瞬间,纤细的手指宛如乐团指挥般优雅地挥动,无数的火块随即飞了出去,拖着仿佛流星雨般的美丽火线,朝柱子后的目标——始袭击而去。

「哇,一下子增加太多了吧?」

月耳中微微听见那样的咒骂声,随后枪声连续响起,月感到自己生出的魔法陆续云消雾散。虽然基本上她为了不让魔法同时命中,微妙地错开攻击时间,不过即使如此,各发之间也只有毫秒的差距。

能够迎击那样的攻击,始的技术也相当厉害,不,应该说锻炼到相当厉害的程度吧。

自从那一天,为了不输给任何人,始决定要滞留在这个【奥尔库司大迷宫】充实装备与锻炼后,如今已经过了一个月有余。在那段期间,始制造出能看穿魔法核心的魔眼石,磨炼运用两把手枪和空中装弹,以及宛如用丝线穿过飞来的针上的细孔般的精密射击技术。

他请身为伙伴的月射击魔法,自己则加以迎击,这就是勤奋不懈地用这种方法持续训练的结果。最初就连迎击静止状态的魔法都会失败的始,如今在模拟战斗中,对于单发魔法的击中率几乎可达百分之百,即使大量射来的魔法也能以五成的机率迎击成功。

吃过魔物造成肉体能力大幅上升,以及『瞬光』这个爆发性提高知觉能力的犯规技能,这两个因素固然是特殊的要因。但是即使如此,能在一个月左右就逐渐学会这些可称为绝技的技术,最大的理由一定是始本身坚定无比的决心吧。

而诞生出那样决心的根源,不用说也知道,就是来自想要回归故乡的愿望。而且在那样的愿望之中也包含『和月一起』这个理由。正因为月一直在身边看着始努力的模样,所以知道那理由中有一部分是为了自己,她感到无比喜悦,幸福得快要飞上天了。

「……嗯,始。」

月吐出火热的气息,爱恋地呼喊始的名字,那个表情非常性感迷人。虽说是模拟战,但毕竟还是在战斗的途中,她不该让那样难以控制的感情满溢心中。

那个意思并不是说她会因此而出现空隙,而是随着感情的激昂,魔法会不自觉地变得过于激烈。

「等、等一下!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多了!」

「……嗯?」

听到那个怒吼声,月从小小的精神之旅回归现实。她很快便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让近百炎弹在始的周围乱舞。炎弹群围绕着始飞舞,又在绝妙的时机,从各个方位零散地袭向始。

看来因为她太爱始,炽热的感情爆发,无意识地生出炎弹,幸福的心情使得炎弹乱飞,想帮助始训练的使命实现了绝妙的袭击。

即便无意识地发出魔法不能说是控制失误,但也很相近了。那对在魔法方面拥有天才之称的月而言是不该发生的状况,这也都是因为她太爱始的缘故。

「……因为太爱始,所以好痛苦。」

「喂,你也太突然了吧!我是因为炎弹太多好痛苦!」

始拼命持续迎击不规则飞舞的炎弹。只靠迎击已经无法完全应付,始或是闪躲,或是用多纳尔和休拉克的枪身击打炎弹。虽然这个训练主要是锻炼射击魔法核心的精密射击,不过同时也是其他技术的复合性锻炼,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也是很好的训练……

「!糟糕——」

毕竟已经训练长达将近十小时,上百发毫无规律的炎弹在空中乱舞,对于现在的始而言,难免会引起他的失误。

只听见铿地一声响起,六颗子弹飞上空中。始手上的多纳尔已无子弹,它转了一圈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始的空中装弹失败了。

迎击手段被迫停滞,炎弹群仿佛看准时机般袭击始,原本想要迎击的始,在情急之下扭转身体,但他判断自己不可能完全躲过,于是尝试以『金刚』防御。

就在这个时候——

「嗯,休息一下。」

随着这句话响起,月弹了一下手指,炎弹群爽快地消失。

「呼~呼呼,可恶,还是做不到零失误啊。」

始将多纳尔和休拉克收入枪套,双手撑在膝上激烈地喘气。然后他不甘心地紧咬牙关,从白发的缝隙间露出的单眼鲜红充血,太阳穴上的血管仿佛快破裂般地鼓动。

他努力到变成那样的状态,月很想称赞他一句,但她明白那样的话语不可能打动始的心,所以月缓缓靠近始,在他身旁坐下,并拢着大腿,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现在月穿着附有褶边的衬衫,搭配同样附有褶边的迷你裙和长袜,也就是说,她所强调的场所就是所谓的『绝对领域』。长袜束紧着大腿,那紧绷的质感看起来格外性感诱人。

自从在澡堂被月夺走贞操,始对于女人的身体——或者该说是月的身体,有了许多方面的认识,所以事到如今,他不会因为区区膝枕就表现出狼狈的样子。

但是,可是啊……

「你不会袭击我吧?」

没错,始只担心这个。他现在因长时间锻炼而十分疲惫。要是被袭击,即便是始也不堪一击!如果大野狼就在附近,会警戒也是理所当然!……虽然一般都是在性别反过来的情况。

「……好过分,把我说得像是暴徒一样。」

「我觉得我的第一次正是那样的感觉……不,算了,我好像自己勒住自己的脖子一样。」

始像是要挥去什么似地摇摇头,就这样接受了月的膝枕。幸福的感觉在后脑扩散开来,月柔软的手,温柔地爱抚始的头发,幸福扩散至脑髓。

月看到始放松下来,她的目光和缓,却很在意始的发言,有些不安地问道:

「……讨厌吗?」

「怎么可能呢,真的讨厌的话,我就抵抗了啊。这个嘛,这都关于男人的面子,那种无聊的问题啦,你别在意。」

月眼中的不安瞬间消失,开心地回答「……嗯!」,然后非常自然地,吻在始的额头上。啾的湿润声响起,接着鼻尖、脸颊、嘴唇也响起同样的声音,两人飘散出的甜蜜气氛,看在单身男人的眼中,一定很想拿起对物来福枪狙击他们吧。

始有些难为情地移开视线,往别的方向看去,见到他这个反应,月脸上浮现恶作剧般的笑容,开口说道:

「……那么,舒服吗?」

「那个,月,别再谈这个话题了吧?」

「……不舒服吗?」

始试图转换话题,但月瞬间露出既似悲伤,又像懊悔自己不成熟的失落表情,始「呜……」地一声,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声。

「那个,该怎么说……我觉得很舒服。」

始的表情就像在说「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即使如此,他仍说出她所希望的回答,这一定是他的心已经被月抓住的证据吧。

听到始这么说,月散发出温馨的气氛,露出怀念往事的眼神说道:

「嗯……这都要感谢老师。」

「我的心情非常复杂耶。」

月所说的老师是在很久以前,月还是公主的时候,曾经教育月身为女性的各种知识礼仪的女性教师。虽然自从被叔父幽禁在深渊后就不清楚她的状况,不过直到最后一天,她都是非常关怀月的恩师。

至于说到为什么要感谢那位老师,那个意思就是,她也是教导月关于夜晚房事的教师。因为月是王族,所以在结婚前都必须彻底谨守贞操。同时,留下子孙也是她的义务,而作为教育的一环,为了让月和夫婿的夫妻关系顺利圆满,她也教导月关于那方面的知识。

在夜战方面,至今始仍被月玩弄在股掌,这一定是那位『老师』的缘故。

附带一提,始曾经怀疑「她该不会有经验……」,因为月有特有魔法『自动再生』,所以让他有这样的猜想,但是……

当时月的表情,始一定一生都忘不了吧。即使是面对深渊底端的怪物——许德拉,始都不曾感到恐惧,然而那个时候,始却陷入『被蛇瞪着的青蛙』的状态。

结果不用说也知道。始明明看过第一次的证据,却还对月说出那种失礼至极的发言。从始被迫说出「真的很对不起,请饶了我吧」这种意外语句,就可以想见始受到怎样的惩罚了吧。

「好了,我们再打最后一战,锻炼完就吃饭吧。」

「……嗯,始没问题吧?」

「虽然不是没问题,但不超越极限,锻炼就没有意义。不好意思,要请你陪我啰,月。」

「……嗯。」

尽管月也因为刚才的模拟战而消耗相当多的魔力,不过只要使用魔晶石内的库存魔力,确实没有问题。比起她来说,始的问题才大。先不管魔力的事,连续使出『瞬光』或『极限突破』这种对身体造成严重负担的技能,让始的情况比月更严重,不过看到始毅然决然的眼神就知道,要阻止他是不可能的。

始从月的膝枕上起身,就这样直接拉开距离与她对峙,接着拔出多纳尔和休拉克,摆出架势,伴随着气势大声一喊。

「好了,不用客气,来吧!魔法外挂!」

「嗯,看招,『数量的暴力』!」

始在内心想着「怎么可能有那种魔法名!」,不过发动的魔法名符其实,是拥有暴力性数量的炎弹。附带一提,之所以不用比较安全的水球,是出于始的希望,因为那样比较能提起劲儿。

面对如一面墙壁逼近的乱舞炎弹,始瞬间进入『瞬光』状态,知觉能力增强至世界景物褪色的地步。眼罩内的魔眼,在时间流动缓慢的世界中,明确地捕捉到魔法核心。

就这样,刹那间射出的子弹,不偏不倚地射穿炎弹。陆续被取出至空中的子弹,才刚被旋转中的枪的回转吞噬,下个瞬间立刻化成红光射出,接着弹壳被排出至空中,同时下一波子弹装入。

简直就像是拿着一面圆盾一般,多纳尔和休拉克不停转动,让袭来的炎弹云消雾散。

炎弹不管是数量还是速度都仿佛受到影响般逐渐增加,始心中对月魔法技术的强大咂舌不已,同时无视开始疼痛的眼睛深处和头部,准备加快速度……

「……月,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嗯?」

彼此的手都没慢下来,始露出因为别的事情而忍受头痛的表情,询问一脸不明所以的月。

「为什么,为什么炎弹是爱心的形状?」

「……」

没错,不知不觉间,飞来的炎弹全都变成心形,明明速度和威力都增加了,造形却非常鲜明。那是经过无比精炼,却又浪费至极点的技术。

而对于这个问题,月则是……

「……嗯,我的心被射中了。」

她单手华丽地操控多达数百的心形炎弹,另一只手则是贴着脸颊,忸怩害羞地说出这种话,在那段期间,始的子弹确实射中月的心,在云消雾散之前,炎弹似乎还瞬间猛烈燃烧了一下。

「我是认真地在锻炼喔?」

「……我也很认真,认真地就这样把始推——咳咳,推过去打倒。」

「喂,你刚才是要说推倒对吧?」

「……因连日的锻炼,始的身体快到极限了。得稍微休息一下才行,可是始非要锻炼到昏倒才肯停止。」

「……你完全当作没听到啊,然后呢?」

「……嗯,所以我要获胜,强行把你带走……到床上。」

「在这时候舔嘴唇是不行的吧?我只看到无法休息的未来啊!」

看来月知道说了始也不会停止锻炼,为了强制让他休息,月打算动用武力。不过,她非但没有回答为何火弹会做成心形的问题,而且从她发出妖艳的气息,舔嘴唇的模样,实在不像她表面所说的意思。

只见月露出笑容,魔法变得更加激烈。毫无准备动作地加入在速度上十分优越的风弹,雷球划出不规则的轨迹逼近,每一个都是心形。

「呜,你该不会是在记恨最近一周我都锻炼后就昏过去,没有陪你这件事吧?」

「……我没有记恨……只是有点寂寞。」

尽管始内心对嘟着小嘴的月感到心动,但是再这样下去,很容易想见自己会被她打倒,在无法动弹的状态被得逞。

始也是男人,当然不会讨厌那种事,不过……

因为男人的志气、面子等问题,若轻易败北被吃掉,身为男人实在有点无法容许那种事,所以始更加专注地迎击。当月魔力耗尽时,一切暂且就会结束,所以只要持续迎击到那个时候,始的自尊应该就可以保住了。

但是……

「月,你用全力了吧!?」

「嗯!!」

基本上,月似乎还没忘记模拟战的主旨是迎击与精密射击的训练,所以不会使出中级以上的魔法,但在发动次数和速度上,月毫无疑问全力以赴。毕竟眼前已经呈现有如某某※幻〇乡的弹幕射击游戏的情景了。尽管呼吸开始出现紊乱,但见到月露出妖艳的笑容,始不禁冒着冷汗发出呐喊。(编注:此为同人社团上海爱莉丝幻乐团制作的弹幕射击游戏东方Project中的架空世界——幻想乡。)

「我怎么可以每次都被你压过去!我也有身为男人的自尊!」

所谓的『压过去』,究竟是指被弹幕,还是桃色的那种意思呢?

始身上发出强大的魔力,化成红色的螺旋喷出,那是从许德拉夺取的特有魔法『极限突破』的光辉,始的能力数值提升了三倍。

「呜,不愧是始,第一次有人正面接住我全力发出的弹幕。」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嗯,始总是我的第一次。」

「你……非要……动不动就……提那种事吗!?」

因为专注于迎击弹幕,始说话断断续续,即使如此,他仍努力吐槽月的发言。

那句话姑且包含让不断坚持的始在精神上产生动摇的意图,所以月也绝不是在闹着玩。或者应该说,在这个时机点使用『极限突破』,会使原本疲劳的身体,加叠上极至的疲惫,结束后毫无疑问会陷入需要神水的昏迷状态,所以月想要在真正的极限来临之前,穿透始的迎击取得胜利。

不过,月也逐渐出现疲惫之色,由于只使用初级魔法的缘故,所以只要将魔力效率提升至最高,她就能维持弹幕相当长的时间。即使如此,月陪始锻炼,也一直在使用魔法。在谈论什么魔力之前,她会累积疲劳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月的特有魔法『自动再生』虽能完全治好肉体上的损伤,但对魔力与体力却没有效果。

即使如此,月仍不希望过于虐待自己身体的始太逞强,因着这样的心情,月使尽全力!

「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提升吗!?」

「嗯!突破极限这种事,只要有爱就能轻易达成!」

「能做到……那种事的……只有你!」

月似乎既有魔法外挂,也有爱情外挂,弹幕墙和魔弹速度一口气大幅提升。

虽说不管是两把手枪的运用,还是以魔力的直接操作驱动的义手,始的破绽都还很多,但是使用『极限突破』的始都渐渐无法应付月的攻势。先不论知觉能力,判断能力也已经开始超越极限。由于即便深渊的魔物,也无法同时使用这么多的魔法,所以导致始的这种战斗经验不足吧。这个战斗确实是很好的训练。

月逐渐缩短距离,好色的吸血姬双手向前伸出,一边发射魔弹,一边「呼呵呵」的舔着嘴唇靠过来,虽然她因为魔力不足而摇摇晃晃,简直就像是幽魂一样。

在许多层意义上,始被激起不能输的意念,可是靠着爱情突破极限,发挥出这种意义不明技能的月……无人可挡!

就这样,终于……

「可恶,停下来啊啊啊啊啊!」

「……但我拒绝。」

始迎击失败,尽管那是很快就能修正的失误,然而吸血姬不会放过那个空隙,她一口气冲上前,就这样往前一抱,擒住了始。

然后——

「……我获胜了,那么,我开动了。」

「喂,等——啊——!!」

原本激烈吹拂的红色魔力,由于不同于极限的原因而消散,各种颜色的弹幕也在空中留下魔力残渣,宛如溶解一般地消失不见。

被抓住的深渊怪物,今天也更新了战败记录。其实只要放弃迎击,采取回避的话,应该就能逃过月的魔掌,但是始没有那么做,由此可见始对月的心情了吧。说白了,与其说是在物理上,倒不如说是在精神上,始完全无法抗拒月吧。

烤肉的声音伴随芬芳的香气扩散开来。

场所是奥斯卡·奥尔库司作为秘密基地的岩壁之家,位于里面的厨房。应该说奥斯卡不愧是生成魔法的使用者吧,奥斯卡家的厨房充满实用的神器,让人不禁怀疑那里是现代的厨房。

在那样的厨房里,始一只手拿着平底锅,烤着特大的肉排,身旁则是将头发绑成马尾的月,她穿着自己缝制的褶边纯白围裙,正在制作沙拉和烤鱼。

这道沙拉的材料是奥斯卡秘密基地的农田所栽培的农作物。看来地下埋有促进生长的神器,将宝物库中收藏的植物种子栽种之后,短短一星期就生长至可以采食的程度。不过启动神器也需要庞大的魔力,如果不是始他们,一般是不能连续使用的吧。

始在烤到变成适当颜色的肉块上,洒上胡椒盐(这也是保管在宝物库里的东西),一边向一旁似乎心情很好地在哼歌的月看去。

柔顺蓬松的金发阵阵摆动,下方看得见她雪白的后颈,散开在发际的头发感觉莫名地煽情,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还残留着刚才『休息』的余韵吧。

始脑中没来由地浮现『新婚妻子』这个词语,「我在想什么啊」他摇了摇头,对自己感到傻眼。

或许是发觉始那样的举动吧,月歪着头,疑惑地看向始。然后,始像是掩饰般地把头别过去,月的嘴角瞬间浮现宛如恶作剧的笑容,她用手指可爱地捏起自己的围裙。

「……好看吗?」

「……很好看喔。」

看到月甚至还转了一圈,始当然不可能说出否定的话语,始率直地说出肯定的感想。明明是月自己开口问的,却见她脸颊晕红,颤抖着长睫毛,一副害羞的样子,由于得到赞美的喜悦,她更加发挥服务精神。

「……要不要只穿围裙?」

始的身体顿时感到一阵冲击,「她该不会要穿成传说中的那个装扮吧?」始带着近似战栗的感情,将视线移向月。只见月忸忸怩怩,用手指玩弄着围裙的裙摆,楚楚可怜地看着始,向始追击,

感觉到再这样下去会有再度进入『休息』的危险,始摇了摇头。月也没有特别失望,而是说了句「用来作为夜战装备」,始决定当作没听到。

在谈话的期间,肉也烤好了,始与月在餐桌就座,两人将料理摆在水晶般的透明桌子上,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附带一提,虽然桌子旁有两张沙发,不过始与月并肩而坐,或者该说始身旁以外的地方,月绝对不坐,她似乎无论如何都要坐在始身边。

「好了,吃吧……」

「嗯,加油,始。」

看着眼前似乎很美味的烤肉,始的表情像是做好觉悟,月也用关心的眼神看着他,于是始就在月的注视之下,开始啃起肉来……

「呜……呃啊。」

始发出呻吟,身体僵硬。别说是肉,始紧闭的双唇,仿佛要连同牙齿一起咬碎一般,从颤抖的手可以看出始的异常。即使如此,始仍咬下准备好的肉,拼命忍受每咬一次就更加激烈的『痛楚』。忧心忡忡的月,一边轻抚始的背,一边递出装有神水的杯子。

「真是的,都已经持续吃了一个月,还是这么痛啊……那头混蛋蛇到底有多强啊。」

没错,始在吃的是【奥尔库司大迷宫】的最后试炼——许德拉的肉。

自从那天清醒之后,每当用餐时间,始都会食用许德拉的肉,依照过去的经验,只要吃过一次的魔物肉,应该就不会再成长,然而始的身体似乎伴随着疼痛仍在成长。从其他魔物已经对始没有任何影响看来,许德拉的强度果然还是与众不同吧。

「……嗯,那个真的是不同的魔物,我想那一定不是奥斯卡个人,而是和其他『解放者』合作的作品。」

「是啊,我们之所以能获胜,也是因为数个一般不可能发生的要素重叠在一起的缘故。会不会这个深渊的迷宫,本来就是以攻略过其他迷宫为前提呢?如果没有学过一、两种神代魔法,要攻略是极为困难的喔。」

正如始所说,就算吃过魔物肉,让肉体变质得更为强韧,但只有那样的话,始要胜过许德拉是极为困难的事。

胜因之一,不用说也知道,就是始制造出的武器。电磁炮、炸弹等,无视肉体性能,拥有过剩破坏力的武器。如果没有那些武器,而始是用普通的剑或魔法战斗的人,一定会因为攻击力不足而无法打倒它吧。

另外,若是要举出重大的要因,果然还是必须提到神水吧。要是没有这个,始可能根本无法到达下层。始大概在最初的楼层就因为爪熊造成的伤,或是下一层的巴西利斯克的石化而死亡。之后,他也是靠着神水,撑过好几次达到致命伤的攻击。

然后,最后的要因就是月了吧。她能无视吟唱和魔法阵,行使灌注自身所有魔力的最上级魔法,正因为有这个能力,才能弥补即使有高威力,却缺乏大范围攻击手段的始,成功驱逐包含许德拉在内的众多魔物。

也就是说,始之所以能攻略深渊的迷宫,与其说是肉体上的性能,倒不如说是靠着拥有过剩威力的武器、过剩回复力的妙药、拥有过剩歼灭力的魔法外挂等,因为有这些外部要因的帮助,这才是最大的理由吧。

不久,始吃完许德拉的肉,身体的痛楚也消退之后,好不容易可以开始吃普通的食物。他津津有味地吃着随地下水流入的鱼和蔬菜。

「虽然因为先前都吃魔物的肉,所以这种食物也十分美味,不过……」

「……嗯,果然与正常料理相比,还是没什么味道。」

始咀嚼着蔬菜,表情略带遗憾地说完,月也吃着鱼附和。

始是因为出身于饮食文化进步的地球,月则是因为原本是王族,两人各自都吃过各种美味的料理,所以吃起这种只是烤过、煮过、炒过、洒盐的单纯料理,纵使明白无可奈何,也不禁发牢骚。

「……对不起,始,如果我有多学一些做菜方法……」

「不,月不需要道歉吧,你本来是王族。我也从没听说有公主会亲自下厨,我才不好意思呢,早知道我至少该学会基本的料理才对。」

因为是王族,因为是对料理没什么兴趣的高中生,两人分别基于这样的理由,都不会下厨。

对于无法做料理给恋人吃,月颇为沮丧,她嘟着嘴心想,要是老师别只教夜晚的技术,也教她下厨就好了。

看到月那个样子,始搔着脸颊对她说道:

「那个,我的母亲很会做菜,请她教你就好了吧。」

「!……嗯、嗯!我很期待和始的母亲一起做料理。」

听到始这么说,月的眼中闪耀着期待。自己和始的母亲在厨房肩并着肩,一边向她学习,一边做着料理,而始和始的父亲则是在客厅看着她们做菜。然后再给他们吃婆媳一起做的料理,听他们赞美「好吃!」。

那是光想像就让心情雀跃的幸福光景,月平常面无表情的脸,逐渐露出满面笑容。

「是啊,那样的话,早餐和午餐要交给月了吧。因为我母亲只做晚餐……平常早餐和午餐我都是随便解决。」

「……嗯,交给我。」

始的母亲是知名少女漫画家,早上在昏睡,中午则是在工作,没有做料理的余裕。而始也是因为玩游戏或帮忙父母的工作,晚上大多都很晚才睡,早晨都非常困倦,几乎没怎么好好吃早餐。

不过,如果月肯学料理,并且做给他吃,那么世上没有比这更奢侈的享受了吧。金发美少女亲手做的便当……这是在日本时无法想像的事。

(……不,我有吃过美少女亲手做的便当吧。虽然是半强迫,但我如坐针毡,根本不记得味道就是了。)

纵然不知道成功回到地球后会过怎样的生活,不过比如说,在学校打开月做的便当,津津有味地享用,想像那样的光景,始就觉得有点心痒。但是,他却想起一个从记忆的远方,忽然滚出来的往事。

那是在学校,始一如往常地吃完午餐,正准备要睡午觉,白崎香织却拿着自己的便当要来给始吃。正如同被召唤的那天一样,香织邀约因忍不住睡意而不及走避的始,态度相当强硬地,带着笑容投下炸弹般的话语。

就这样,她将自己的便当分给表情僵硬的始,当然,要是吃了被称为学校女神的她所做的料理,班上那些家伙不可能会不吭声,所以始当初拒绝了她……而看到香织露出寂寞又悲伤的表情收拾便当,不用说也知道,班上的杀气更加沸腾。

前进是地狱,后退也是地狱,就至少回应她的好意吧,于是始下定决心,收下香织的便当。

看到始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吃着自己亲手做的便当,香织的脸上绽放笑容,当时香织的表情,不知为何鲜明地出现脑海。

就在这个时候,始的背脊忽然窜过一道寒意,始吃了一惊,从回忆返回现实,视线往身旁看去,却见到月难以名状的表情。

「……始,那个女人是谁?」

「……」

「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疑问一定是白问的吧,那叫做女人的直觉。在这个世界七大不可思议之一的面前,找借口是没用的。不会管用,一点用也没有,因为那能贯穿一切。

「……就是先前说的同班同学中的一人。」

「……是造成始坠崖原因的原因的女人吗?」

「这个嘛,追溯源头的话,或许那样说没错吧……」

听到月的那种说法,始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月无视那样的始,用格外平静,缺少抑扬顿挫的声音问道:

「……始有吃过那个女人的料理吗?」

「这个嘛,那是情势所逼啦。」

「……好吃吗?」

「我不太记得了……我想应该好吃吧,因为她料理的手艺也很有名。」

「……是喔。」

月盯~~~~着始看,然后固定着视线,身体稍微向前探出。

「月?」

「……她知道我所不知道的始,给始吃过亲手做的料理,在始的心中,有能让始忽然想起的地位……我嫉妒她。」

「真、真是直接啊,不对,等一下,为什么你要靠过来!」

月就这样逼近过来,想要覆在始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