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追求浪漫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追求浪漫

『这个研究对我而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我灌注最多梦想与心力的事业吧。』

以这一句话做为开头,这是一本记事本大小的研究日志。褪色的灰色封面,以及泛黄变色,或是沾着手垢的页面,在在显示这本记事本被翻阅了无数次。自然而然可以感受到记事本主人的热情。

各页都写满了细小的字,记载的都是关于研究内容或成果、课题与考察,可是即使如此,最后研究仍是没有完成,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得出作者的懊悔。

『很遗憾,我无法达成我的理想,这全都是那家伙的错。一定是那样,对,不会有错,那个混帐家伙!』

途中夹杂了一句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像是迁怒的话语,总之先不去理会,就这样翻到最后一页。

『正阅读此书的你,我深切地盼望,你能理解我的热情,并且愿意继承我所无法实现的意志,替我完成那个作品,登上理想的顶峰。千万拜托,之后就交给你了。』

在充满静谧的房间中,静静注视着最后一句话的人,叹了一口气,啪地阖上记事本。然后仰望着天,眼神中充满了感慨,就这样伫立一会儿后,他喃喃说道:

「好,你未完成的事,我会为你实现,我会继承你的意志和理想。」

这句轻声细语,很快地消失在黑暗与房间的墙中。不过,尽管小声却带有热情的那句话,将凛然的意志散布至周围的空气中。只有一对无意志、无感情的眼眸,静静注视着这一切。

卡恰卡恰,操作着机械的声音在房巾响起,南云始正露出严肃的表情,进行组装新装备的零件这个纤细的作业,场所是【奥尔库司大迷宫】最下层,位于奥斯卡·奥尔库司秘密基地的工房。

在偶尔发出闪耀的炼成红色魔力光的始身旁,坐着一头闪亮金发的陶瓷娃娃。陶瓷娃娃的手上,正用雪白纤细的手指做着针线活,她的身分当然就是始在深渊底端遇见的吸血姬——月。

当始借由炼成充实装备的时候,月也会在他身旁,努力制作旅行用的耐用衣服和一般服(包含夜战用服装),这已经逐渐成为习惯。

「……好,完成了。」

安静的空间里,回荡着似乎颇感满足的始的声音,月停下手,朝始望去,只见始正用左手的义手,反覆地握拳与张开。

「……是义手的新装备吗?」

「对,我现在要试射,你要看吗?」

「嗯!」

始所做出的神器,许多是将魔法结合现代武器或游戏等知识做成的。所以对月而言,每一样都很新鲜,总是刺激她的好奇心。更何况,最近必要的装备大致都已完成,始也在烦恼要有怎样的机能,才能够让使用时更加便利,而一直没有制造新装备,所以月就更加期待了。

始缓缓地伸直左手,对着工房内侧的标靶,手的形状是拳头。紧握的金属拳头,由于没有矫饰,因此非常有压迫感。

看到一旁月兴奋期待的样子,始露出得意的笑容宣示:

「来啰,男人的梦想,金刚飞拳!」

宛如在腹底响起的沉重爆炸声出现的同时,始的左手以惊人之势飞出。手维持着拳头形状,拉着如火焰般的火线逼近目标,随着轰然巨响粉碎了标靶。

始一脸得意洋洋地将魔力注入义手,电流啪地一声窜过,埋在标靶残骸中的左手,就像受到吸引一般,凭空飞了回来。与清脆的「喀锵!」声一同装载至始的左手上。

「如何?」始依旧一脸得意洋洋,视线向身旁的月望去,征求她的感想。始心想她一定会灵魂沸腾,欢喜赞叹吧。

然而——

「?……只有这样?」

得到的却是难以言喻的微妙反应,她的表情甚至浮现困惑之色。始的头上冒出「!?」的记号,仿佛看到不可思议的事物般,浮现惊愕之情。

「你、你说只有这样……不,这个很厉害吧?这是金刚飞拳喔?一击粉碎对手后,还会飞回来喔?」

「……可是……论威力的话,电磁炮还比较强大吧?」

不知为何,感到非常狼狈的始,拼命地为『金刚飞拳』的有用性辩护,月却露出更加困惑的表情,提出合理的反驳。

一瞬间,始发出「唔!」的一声,一时为之语塞,不过始露出笑容,仿佛在说「还没,还没结束!」,对月提出反驳。

「确实,若只看威力,电磁炮是比较强大。不过伸出的手突然飞出,这是只有金刚飞拳才有的奇袭性。」

「……电磁炮的速度不是更像奇袭吗?」

听见精确无比的二次反驳,始受到打击,脚步摇晃了几下。不过他绝不会倒下,因为他怎么可以放弃金刚飞拳,

「遇、遇到失去武器的情况就很有用吧?」

「……在战斗中失去左手比较有用?」

「……」

「……再说如果不用电磁炮,始用『缩地』欺近敌人,再发动『振动粉碎』或『豪腕』,直接殴打还比较——」

始卸下左手,丢到一旁后,从『宝物库』取出别的左手装上。他对月露出挑战般的大胆笑容,举起装上的左手给她看。

「好吧,月,我就接受你的挑战吧。」

「???……对不起,始,我不懂你的意思。」

「确实,金刚飞拳或许是有一点不适合我。如果不是我,它会是非·常·有用的武器,不过……总之先把金刚飞拳摆一边,我就让你见识真正的新装备吧,不用客气,感受直达灵魂深处的颤抖吧。」

「……呃,所以我说,我不懂那是——」

始无视更加困惑的月所说的话,为了所有男生都不能退让的浪漫而激发热情。在义手流通了魔力之后,义手的拳头鲜红燃烧!明亮灿烂的光辉是热情的证明。没错,那就是浪漫武器之二——

「这就是超热拳。」

这是始今日第二次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灿烂燃烧的左手,也令始的表情也为之一亮。

然而——

「……呃……接下来是要?」

不知为何,月要求观赏后续。她搔着脸颊,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始,从她那个样子看来,她的灵魂就连一微米动摇都没有。

始得意洋洋的表情在抽搐。

「……听好了,月,使用这个超高热的拳头,无论是怎样的对手都能熔化打飞,你不觉得很厉害吗?」

「……为什么一定要熔化?」

这个疑问很正常,如果是始的拳头,光用机关或技能,大多的对象都能粉碎,根本找不到熔化的必要性。或者应该说,只论威力的话,使用电磁炮或阵动粉碎就足够了。因此始开发新装备所注重的着眼点,应该也是放在威力以外的要素——预期遭过各种状况时的便利性。

然而,不知在哪里走岔了路,激发出浪漫的始,带着不屈不挠的斗志面对月(现实)。

「月,你仔细想想看,比如说,假设今后遇到物理耐性特别高的敌人,那种时候只要抓着他就能够造成伤害了吧?而且被困在迷宫里的时候,还可以熔化墙壁逃出,没错吧?」

「……嗯、嗯。」

始解除超热拳,两手放在月纤细的肩膀上,在极近距离对月热情劝说。月则是目光游移,内心想着「所以说用振动粉碎、缠雷或炼成就好了吧」,不过她没有说出口,因为她隐约察觉到这是男生的憧憬。

所以,最喜欢始的月,露出困扰似的微笑,先配合始说:

「……我、我觉得很好。」

「……」

始把左手卸下随手丢弃,一副「我才不要同情!」的样子。

始不屈不挠,再度从『宝物库』取出左手装上,面对着月,露出像在跟月说「这个怎样!」的眼神,接着把义手变形成螺旋状的圆锥。

「月,这就是我的真本领,至今都只是序章而已,来吧,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被感动的漩涡吞没吧!」

始毫无自觉地说出充满中二感的台词,再次流入魔力启动的是浪漫武器之三——

「这就是变形式『钻头』!」

始露出今天最得意洋洋的表情,高举发出畅快旋转声的钻头,心想拿出这个月总算非感动不可了吧,视线移过去一看,只见她——

「……嗯,我觉得很帅,没问题的。」

「……」

始心想:「是什么『没问题』啊……?」月的眼神非常地温柔。

就月来说,她还是对实用性感到怀疑。即使如此,谁也不知道人生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就算是在平常完全派不上用场的东西,总有一天,没错,总有一天活跃的时刻必会来临。或者应该说,「为了始,那一天快来吧」月就是抱持着那样温柔的心情。

然而,那样的温柔反而化为电磁炮,贯穿了始。他不屈不挠的心出现龟裂,表情也有点「我该不会快要坠入『那一侧(中二世界)』了吧?」的自觉。

可是,就如同大剑一旦挥落就无法停止,始激发出的浪漫也无法马上停下,他半自暴自弃地拿出「左手变形成龙!」或「从指尖喷出水刀」,最后甚至是与枪械和义手都无关的「※克〇德的合体剑!」,举办个人的浪漫市集。但是,每一次月都等比例地露出温柔的笑容。(编注:此指游戏《Final Fantasy VII》中的克劳德·史特莱夫。)

最终,在把那些东西全部丢弃,垂头丧气的始恢复正常之前,月始终保持一脸温柔的笑容,宛如称赞孩童般轻抚着始的头安慰他「没问题,没问题啦」。

到底是什么没问题啊?……始决定用尽全力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半夜,存在于工房某个柜子后方的密室内,有一个无声无息,动作偷偷摸摸的人影。

「……完成了。」

这个喃喃自语的人是始。他的视线前方有一个银发的美女,只不过那个美女一眼就看得出不是人类,由于她的耳朵不是人类的耳朵,而是由天线般的长方形金属所构成。

另外,质感也显得坚硬,微微睁开的眼睛没有生气,感觉不出意志的光芒。那是当然的,因为她的真实身分就是过去奥斯卡所制造的清扫用人偶。

只不过,她也并非完全不像人类。她身穿深蓝色的连身裙,搭配坠着荷叶边的纯白围裙,头戴白色褶边发箍,没错,她是女仆,女仆人偶。

「奥斯卡,你因为过度追求真实感,反而更远离了真实,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不过,我拥有二次元角色的知识。适度的非现实造形……这就是答案。」

半夜,语气满足地喃喃自语的始,看起来就只是个普通的悲惨男子。然而,自从始连同这个密室一起,发现了女仆人偶和大量的女仆装,以及研究日志后,便得知奥斯卡对女仆人偶无止尽的探求与理想,始也产生共鸣。于是始继承奥斯卡的意志,为了不被月发觉而费尽心力,事到如今终于完成了。对于那样的成就感,他会沉浸在感慨中也是难免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

「……我找到你了,始。」

忽然间,在光线照入房内的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原本沉浸在感慨中,欣赏着女仆人偶的始,身体猛然一颤,然后他就像缺乏润滑油的机械,动作僵硬地回头一看。

「月、月……为何你会在这里?你的气息明明是在寝室。」

「……我早就发觉始每晚都使用气息遮蔽,而且还留下残留气息的神器后外出。虽然有密室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相反地,只要使用神器,我也可以自由地到处寻找你。」

「神器反过来被利用了啊!」始对自己的致命失误懊悔地咬牙切齿。而在那个空隙,月冷淡无情的目光移向女仆人偶,始再度身子一颤,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被抓到外过现场的丈夫。

「……始,你喜欢女仆装的话,跟我说就好了呀。」

月的眼中燃起嫉妒的火焰。看来她似乎在嫉妒女仆人偶。可是,事情不是那样。不是那么一回事啊!始像是劝导似地对月说:

「月,听好啰,我不是喜欢女仆装,这是浪漫啊。」

「……浪漫?」

「没错,女仆与人偶(机械人),这两个要素结合在一起是女仆人偶(机器人),必须是这样才行。不管是只有女仆,还是只有人偶,虽然那样也很好,但是女仆人偶并非只是将两个要素相加,而是一个已被确立的类别,那是每个男生的浪漫啊。」

接着始更热烈地发表对女仆人偶(机器人)洋溢的浪漫,不知说了多久,一直默默听着的月说了句「原来如此」,然后点了点头。「你明白了吗!」始露出安心的笑容——然而刹那间,轰的一声,炽热的火球掠过始的脸颊。

随后是一阵轰然巨响,始慌张地往背后一看,在那里的是遭到爆破的女仆人偶……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始跪倒在地,茫然地望着女仆人偶燃烧旺盛的残骸,然后他快步走向月,用夹杂着悲伤与愤怒的语气质问。

「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跟她到底有什么仇!」

「……始最近有点奇怪,需要稍微调教——嗯哼,教育一下。」

始最近的浪漫倾向超出容许范围,虽然可以推测是因为炼成方面遭遇瓶颈,但这时候不把他拉回来,他可能真的就会过去『那一侧(中二世界)』,然后就一去不回了。为了女仆人偶感到悲伤或愤怒,语气激烈地抗辩,在这个时间点上就已经相当于末期了。

被重要的女孩子当面说「你很奇怪」,始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当他的精神逐渐恢复正常的时候,只见月从房内众多女服装中拿起一件,华丽地转了一圈,接着注视着始,舔了一下嘴唇,性感的气息顿时猛烈喷出。

「……我会让你的身体明白,比起那种东西,活生生的女仆比较好,主人。」

「……」

始不发一语,脸颊流下一道冷汗。

在那之后,不用说也知道,深渊底端响起了「啊——————!」的悲鸣。就这样,在恋人悉心的服侍下,始平安地从中二的深渊归来,这也是不言自明。-->">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