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男孩遇见了……抱歉兔子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第一章 男孩遇见了……抱歉兔子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saxmax

校对:化物语

===============

简介:

南云始与同班同学一起被召唤至异世界,在奥尔库司大迷宫里与月邂逅,并成功生还回到地面上。当始和月尽情享受久违的地面生活时,被魔物追逐的兔人族少女希雅·郝里亚他们寻求协助。

希雅拥有能看到未来的能力,她看见始在将来会拯救兔人族一族脱离危机,所以来到莱森大峡谷寻找始。始原本打算拒绝,却发现这个委托和他回去原本世界的线索————攻略七大迷宫有所关联————!?

「真庆幸我自己是个怪物,这样才能跟着你。」

网路点击率超过1亿次的「最强」异世界奇幻小说,众所期待的第二集登场!

Contents

第一章 男孩遇见了……抱歉兔子

第二章 头换面的兔子们

第三章 莱森大迷宫

第四章 密雷迪·莱森~

终章

番外篇 我是怪物,有什么意见吗?

后记

特典小册子 恐怖猫耳

恐怖猫耳

万圣节?

==============

连丝毫光线也没有的洞窟,受到黑暗所笼罩。

这个连小虫爬行声都听不见的死寂空间,地貌的凹凸状态显现出极其天然的模样,丝毫看不出人工干预的痕迹。虽说这里是天然形成的洞穴,却必须在除去毫无出入口的密闭型态、极其怪异的这点前提下才能称为自然。

不过,在某个自然或偶然的情况下,地底突然出现气孔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令人觉得这个封闭洞窟诡异的决定性重点,就在洞窟的正中央。

那就是刻在地面上的几何学花纹,这些花纹既复杂又精致,受到圆阵环绕。也就是所谓的「魔法阵」。如果是这个时代的魔法相关人士,看到这个直径达三公尺左右的魔法阵,肯定会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定还会直接晕厥————它就是这么惊人的魔法阵。

但这个理应奉为国宝的壮丽魔法阵,现在却蒙上尘埃,甚至有些脏污,散发出哀戚的氛围。一眼即可看出这座魔法阵已经十年、百年没用过,俨然就像民间故事里静静等待够资格的勇士现身拔出的传说之剑,静悄悄地待在这里。

不晓得是什么触动了魔法阵,让它开始产生变化。只见微弱的红色光芒,开始沿着魔法阵的沟槽奔流,最初就像萤火虫般若有似无,尔后亮度逐渐增强。

下个瞬间————

爆出光芒。鲜红色的魔法阵熠熠生辉,将洞窟的黑暗一扫殆尽,展现出神秘又壮丽的景致。若有人亲眼看见,肯定会觉得是某种超自然存在将现身而浑身颤抖、瞠目结舌。

但是,当光线宛如融化在半空中似地消散,露出魔法阵上的两道人影时,却响起……

「哪A按呢?」

……这种破坏气氛的吐槽。

光芒完全消失、恢复黑暗的洞窟内,站着一脸打从心底感到失望、忍不住吐槽的人。他就是几个月前在同学的恶意作弄下,跌进这座名为【奥尔库司大迷宫】的深渊、从异世界【地球】来到此处的访客————南云始。

人们认为【奥尔库司大迷宫】是由一百层组成的大迷宫,然而,始到达的地方却是【奥尔库司大迷宫】以下数百层的最深处,也就是大迷宫创设者『奥斯卡·奥尔库司』的秘密基地。他是反叛这个名为【托达斯】的世界信仰神明的人。秘密基地设置了应能回到地面上的魔法阵,南云始即是从该处转移过来的。

自从跌落深渊后就搏命求生存的始,好不容易找到回到地面上的方式,因而雀跃无比。再更具体一点形容,他原本无条件相信魔法阵的另一端就是地面,笃定睁开眼睛就能够尽情享受阳光与自然风的洗礼。

但实际映入眼帘的却是这几个月已经看烦……一成不变的岩壁、岩壁、岩壁……难怪他会忍不住冒充关西人,用关西腔吐槽,说没办法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始的失落感非比寻常。他感觉到衣摆被人拉扯。「怎么了?」始转过头,望向身高只到自己胸膛下方的娇小少女。

她拥有蓬松的金黄色秀发,以及令人联想到月亮的红色瞳孔。白瓷般的肌肤,搭配桃色的薄唇,眼中略带惺忪之意,宛如造物之神倾尽全身力量制作的陶瓷娃娃般貌美的少女。她是曾被封印在深渊底下的吸血鬼公主————月,同时也是被始救出来之后,强行将他从男孩阶段提升为男人的人。

月仿佛在安慰始般,眼神变得柔和,说出自己的推测:

「……秘密通道……藏起来很正常。」

「……嗯嗯,是啊,确实如此。直通解放者秘密基地的通道不可能不隐密吧?」

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看来是过于得意忘形————始不禁害羞地搔搔脑袋。

接着,始为了提振精神似地,朝能将物体存放在子空间的神器『宝物库』灌注魔力发动后,取出用绿光石制成的手电筒。虽然凭他和月的技能与魔法,都能够在黑暗中畅行无阻,但这也包含掩饰自己刚才失了分寸的用意。

月似乎对始这份心情了若指掌,小小声地窃笑。那并非嘲笑的笑容,而是看见某种可爱事物而露出的宠溺笑容。心底乱成一团的始没有听见她的笑声,仅以手电筒的光线照亮洞窟。

「嗯?那是……」

透过浅绿色的光芒,他发现洞窟深处的异变。刻了整齐纵线的墙壁出现,与始视线同高处,有个与手掌差不多尺寸的七边形。各个顶点均绘有奇妙的花纹,其中一个还是这几个月经常看见的图案,也就是————奥斯卡·奥尔库司的纹章。

始走近墙壁,从『宝物库』中拿出能证明他攻略过【奥尔库司大迷宫】的戒指对准花纹,便传出非常有气氛的轰隆声响,墙壁往左右开启,露出后方的通道。

始与月互视一眼后颔首,踏上通道。由于眼前完全没有岔路,两人沿着通道笔直前进。

虽然途中遇到几扇施有封印的门与陷阱,但奥尔库司的戒指出现反应并一一擅自化解。原本还很警戒的两人,就这样一路平安地前进,几乎到达放空的地步,最后……终于看见光芒。

那是户外传来的光线,是阳光!是始睽违了好几个月,月甚至等待了三百年才见到的光芒。

始与月看到光线的瞬间,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面面相觑。接着,两人都无法克制情感涌现般地绽放出笑容,同时迈开步伐奔向渴求已久的阳光。

愈接近光源,光线就愈灿烂,还伴随着迎面而来的风,蕴含其中的不是深渊那股混浊的空气,是清凉且新鲜至极的风。始从未像现在这么了解『空气很好』这个形容词,他和月一起奔向光线……

冲到盼望已久的地面。

那里是对地面上人们来说宛如地狱的刑场。断崖下面栖息着许多穷凶恶极的魔物,尽管在这里的环境条件下几乎无法施展魔法,魔物们却强悍到足以突破如此限制。峡谷的平均深度为一·二公里,最小宽度达九百公尺,最大宽度甚至达八公里。这里被人称为大地的伤痕,西边延伸至【古卢恩大沙漠】,东边蔓延至【哈尔崔那树海】,硬生生地将大地切成南北两段。

人们称此处为【莱森大峡谷】。

而始与月就身处【莱森大峡谷】谷底的某个洞窟入口。尽管位在地底,璀璨温暖的阳光仍从头顶上洒落,风夹杂着大地的气息轻搔鼻腔。

无论这是哪里,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地面上。

始与月傻愣愣地仰望头顶上的太阳,缓缓露出柔和的笑容。连向来面无表情的月,也漾起任谁都能一看就明白的笑容。

「……我们……回来了……」

「……嗯!」

如此低喃的始,嗓音里蕴含各式各样……真的是各式各样的情绪;月也回以饱含力量的附和。或许是这简短的交谈,让回到地面的感动终于涌上,始与月总算挪开凝视太阳的视线望向对方,接着卯足了劲紧抱彼此,发自灵魂地叫喊出声:

「太好了啊啊啊啊————!!我们回来了喔喔喔喔喔!!」

「嗯————!!」

始紧拥住娇小的月不断转圈,使得这块人称「地狱」的地方,响彻丝毫不相衬的开朗笑声。尽管途中踢到地面突起而绊倒,两人仍对这样的失败一笑置之,直接呈现大字形躺在地上「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地相视笑着。

当两人总算收起笑声时……

已经遭到魔物包围。

在四面八方传来魔物们的嚎叫声中,始缓缓起身,在叹息的同时埋怨道:

「唉,都是些不解风情的家伙!让我再享受一下这种感动的余韵也好嘛!」

他抽出多纳尔&休拉克,歪头说:「这么说来,我记得这里好像不能使用魔法吧?」被召唤来这里没多久时,他曾非常勤勉学习,因此牢记着【莱森大峡谷】的最大特征。

「……魔力会遭到分解,但是别担心。」

【莱森大峡谷】不能使用魔法的原因,就是发动魔法后,蕴藏其中的魔力会遭到分解四散,当然,月的魔法也不例外。

但是她身为吸血姬,曾经以世界最强者之一的名声享誉盛名,体内本身就拥有最高阶的魔力,现在又持有外加的魔力槽————『魔晶石系列』。

也就是说,就算大峡谷拥有这种特性,她只要施展一时之间分解不完的强大魔力,一口气歼灭所有魔物就行了。

看见月士气高昂,说着豪爽至极的话语,始苦笑问道:

「你想用蛮力解决……效率是多少?」

「……嗯……十倍左右。」

看来,就算要施展初级魔法,仍必须动用上级魔法等级的魔力,射程似乎也会变得相当短。

「唉~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处理吧,月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唔……但是……」

「这里是魔法使的地狱门吧?正好适合我一展长才,交给我吧。」

「……嗯……我知道了。」

月不太情愿地退后,毕竟好不容易回到地面上,第一场战斗竟然不能派上用场,让她不太能接受。这似乎伤了月的自尊,她正嘟着嘴唇闹别扭。

这样的月让始胸口微微一震,同时不疾不徐地举起多纳尔开始射击。他看也没看向对方,以非常自然的动作将枪口对准一只魔物后,同样极其自然地扣下扳机。

他的动作太不突兀,让包围住他们的魔物难以察觉,其中一只魔物根本来不及抵抗就爆头死亡。耳边只留下枪声的余韵,让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魔物僵立在原地。

确实,只要使出近十倍的魔力,就算身在此处也能够使用等同电磁炮命脉的技能『缠雷』。始的视线扫过魔物一圈后,露出未将它们放在眼里的笑容。

「那么,深渊的魔物和你们比起来是谁比较强呢……就让我来试试看吧?」

他右腿往前踏,让身体侧一边的同时稍微放低腰部,将双枪高举在胸前交错呈十字,装有义手的左肘突出,这只手握着的休拉克略低于多纳尔。枪口一前一后,左臂的内藏装置则保持能够随时应付任何突发状况的状态。始在深渊里钻研到几近昏死过去的程度,得出的结果就是「枪=肩膀」。

始摆好战斗架式,眼中浮现猛烈杀意。那是宛如永冻土般冰冷,如深渊般深沉的瞳孔。

瞧见这对眼瞳的魔物们,都下意识地倒退一步,应该是凭本能察觉到,眼前是自己难以匹敌的『怪物』。

始的周身散发出骇人的压迫感,强烈的程度到达一般人可能会吓昏的地步。终于有一只魔物耐不住紧张感,咆哮着扑了过来。

「吼啊啊啊啊啊!!」

但是,在「砰」地响彻大地的枪声响起的同时,一道红色闪光奔驰而出,让那只魔物别说闪避了,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头颅就被炸得粉碎。头颅消失的魔物尸骸,就这样软倒在地。多纳尔的枪口升起袅袅白烟,白烟后方的始看也不看那可怜的魔物一眼,杀意的奔流已经窜向所有挡路的障碍!

接下来的发展已经称不上战斗,而是单方面的虐杀。

没有一只魔物成功逃走,尸骸遍地,各个都理所当然似地失去了头颅。每当峡谷里响起清脆的炸裂声,魔物的嚎叫声就以一定比例减少,当峡谷内遍地堆满了魔物尸骸时,始所花的时间根本不到五分钟。

始俐落地甩着多纳尔&休拉克放回大腿的枪套里,微微侧首望向堆积如山的尸骸。

月小跑步地来到他身边。

「……怎么了吗?」

「不,我只是觉得不过瘾而已……以前听说莱森大峡谷的魔物穷凶恶极,所以我在想,真正厉害的会不会在其他地方出没?」

「……这只是因为始是怪物。」

「你说得真过分,不过,或许是因为深渊的魔物太强的关系吧?」

语毕,始耸耸肩,仿佛失去兴趣般,将视线从魔物尸骸上挪开,仰望峡谷的断崖峭壁。

「接下来,想爬的话这座峭壁应该爬得上去……你打算怎么办?莱森大峡谷可是有七大迷宫的地方。反正现在机会难得,不如我们就往树海的方向探索吧?」

「……为什么要选树海?」

「毕竟你也不想离开峡谷后,直接遇上沙漠吧?如果挑树海这条路线,似乎能够比较快找到城镇。」

「……嗯,确实是如此。」

月认同地对始的提议点点头。从魔物这么弱这点来看,这个峡谷应该不是传说中的迷宫,既然如此,极有可能还有其他通往迷宫的入口。虽然使用始的『空力』或月的风系魔法可以越过这座峭壁,但无论选择哪种方法,他们还是得在【莱森大峡谷】中探索一番,因此她想不到什么反对的理由。

始朝嵌在中指的『宝物库』灌注魔力,取出魔力驱动二轮车『休钛弗』。这部车是黑色的美式重机,形体相当巨大。与地球的汽油型不同,这部二轮车的动力并非源自于燃料,而是透过魔力的直接操作,驱动车轮相关机构,行驶时的声音就像电动车一样安静。

虽然始认为有引擎声比较浪漫,不过他对引擎构造只有非常粗浅的了解,所以没办法重现。顺道一提,这部车是透过魔力量增减控制速度的,但魔力效率在【莱森大峡谷】中会差到谷底,因此不能使用太久吧。

始姿态飒爽地跨过休钛弗,月则轻巧地跳上后座,侧坐着环抱住始的腰。始温柔地拍拍月环在腹部的手后,灌注魔力以催动休钛弗。

【莱森大峡谷】基本上就是往东西两侧笔直延伸的断崖,所以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岔路,一心一意地沿着道路前进就能到达树海。

始与月都不担心迷路,他们边留意着是否有类似迷宫入口的地方,边轻快地骑着休钛弗。由于休钛弗的底盘装有炼成机构,因此无论路面多么崎岖,都能够一边整平地面一边行驶。一般来说,谷底的道路对非越野规格的美式重机来说相当难跑,但这段路程却相当轻松。

「真舒服啊,月。」

「……嗯,非常舒服。」

始与月迎面破风的同时,尽情享受阳光、夹杂泥土气息的空气与专属他们的兜风乐趣。月将头轻靠在始的背部,露出幸福的表情。然而,就算是这种享乐的时光,始的手部仍忙碌不已地举枪,射向袭来的魔物,一次也没落空,将魔物群打得鸟兽散。

骑着休钛弗继续行进一段时间后,不远处传来魔物的咆哮,声线中散发出非比寻常的压迫感,至少可以感受得出,对方的实力与谷底的魔物宛如天壤之别。估计不到三十秒就会遇上吧?

始继续骑着休钛弗,绕过崖边的大弯道之后,果然看见另一端出现一只大型魔物。长相神似曾经在深渊遇见的暴龙,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眼前这只有两颗头,是只双头暴龙。

然而,令他在意的并非双头暴龙本身,而是在它脚边跳步逃窜的少女,她的头上长着兔耳,一脸快哭出来似的。

意料之外的人物登场,让始停下休钛弗,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双眼。

「……那是什么?」

「……兔人族?」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兔人族都住在谷底吗?」

「……我没听说过这件事情。」

「难道是那个原因?她犯了罪所以被丢到这里?毕竟莱森大峡谷的名气,也有一部分来自于它是很方便的刑场吧?」

「……嗯,坏兔子?」

始与月歪着头,以眼角余光旁观四处逃窜却甩不掉暴龙的兔耳少女,悠悠哉哉地聊天,似乎不打算出手相助。但是他们并不是因为【莱森大峡谷】在这个世界属于一种行刑方式,才将兔耳少女当成罪犯,不帮助她,单纯是因为对方是陌生人,感觉很麻烦且没兴趣罢了。

始已经彻底变了个人。如果是以前的他,不管自己帮不帮得了,至少还是会展现出一丝想帮助对方的态度。

这与当初遇到月的情况不同。他对兔耳少女毫无共鸣,也找不到帮她的好处,打动不了始的心。若每次听到有人求救都得有所反应就会没完没了。这个世界对始来说如同牢狱,他已经决定,除了少部分例外,其他存在于这座牢狱中的事物全都可以见死不救。

然而,兔耳少女似乎也发现了正悠闲谈话的始与月。当她被双头暴龙击飞到岩石后方时,尽管趴跪在地,仍旧狼狈不堪地继续逃跑,凝视着始与月。

双头暴龙再度挥舞爪子,将她连岩石一起击飞。兔耳少女滚落地面,倔强地再度猛然逃跑……往始与月的方向。

即便双方之间有一段距离,但兔耳少女使尽吃奶力气吼出的声音,贯彻整个峡谷,传到始与月的耳里。

「找到了!!终于找到你了~~!救救我~!咿咿咿咿咿,我会死掉!我真的会死掉!救救我~拜托你~!」

她泪流满面,表情皱成一团,拼命地跑过来,紧追在后的双头暴龙正准备一口吞掉她,再这样下去,兔耳少女在跑到始与月这里之前就会被魔物吞下肚了吧。

对方都已经直接开口向自己求助了,就算是始也……

「……她说『终于找到你了』?这句话真奇怪,而且还拖着魔物过来,看来她是别扯上关系比较好的类型。」

「……嗯,麻烦。」

两人似乎还是无意出手,凄厉的叫声完全打动不了他们,甚至反而令他们感到麻烦。

兔耳少女用拼了小命的模样凝视始与月,在看见他们两人挪开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后,似乎也顿悟到对方无意相助,这让她的双眸涌出更多的泪水。泪水的汹涌程度,令人不禁怀疑这么多的眼泪是从哪里涌出的。

「等一下~不要丢~下我!拜托你们~!!」

兔耳少女更努力地提高音量,尽管如此仍不见始有任何动作,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被吃掉。

没错,只要双头暴龙没有将杀意转往另一侧的始与月,兔耳少女肯定会被吃掉。然而,它却看见了他们,进一步提高了杀意与食欲,扬起咆哮声。

「「唔噜啊啊啊啊啊!!」」

始对这份杀意相当敏感。

「啊?」

现在双头暴龙否定了他的生存,将他视为猎物。始的身体对双头暴龙的杀意起了反应,内心骚动不已————敌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那就杀死敌人吧!

双头暴龙紧追在兔耳少女身后,单侧头颅张大嘴巴。兔耳少女察觉到身后的动静瞥向后头,看见无数颗锐利的牙齿正逼近自己,让她的双瞳映出绝望。「天哪,我要死在这里了吗……」然而下一瞬间————

砰!!她从未听过的俐落炸裂声回荡整个峡谷,有道红色闪光穿过她因恐惧而竖起的兔耳之间,毫不留情地闯进正逼近眼前的双头暴龙大嘴,粉碎它的后脑勺后直往天空奔驰。

失去力量的单侧头颅狠狠撞上地面,惯性法则让它摔倒。双头暴龙的身体失去平衡,将大地撞出了阵阵巨响,整个身体都翻了过来。

而这股冲击力道再度扫飞兔耳少女,仿佛瞄准好般被轰往始的身边。

「呀啊啊啊啊啊————!!救、救救我~!」

始的眼前有个朝他伸出手的兔耳少女,她的服装破烂,不该露的地方都坦荡荡地露了出来,虽然她哭得极其凄惨,但只要是男人应该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她的扑抱。

「笨蛋吗?不要脸。」

迎接她的却是「始式作风」————休钛弗瞬间后退,华丽丽地闪过兔耳少女。

「咦咦————!?」

兔耳少女发出惊愕惨叫声的同时,摔在始眼前的地面,发出听起来很痛的碰撞声。她张开双手双脚,趴在地上颤抖,看来尽管她没有昏迷,全身却痛到动不了。

「……真是只抱歉兔子女。」

月透过始的肩膀望见兔耳少女的丑态,清爽地说出残酷的感想。就在这个过程中,双头暴龙已经亲自将殒命的头颅咬碎,变成一只均衡度不佳的普通单头暴龙。

普通暴龙的眼里带着激烈愤怒,扬声咆哮,吓得还趴在地上痉挛的兔耳少女立即跳起身。她真是意外地强壮……不,应该说是坚韧。慌张站起身的兔耳少女,再度眼泛泪光,却以俐落到惊人的速度躲到始的背后。

看起来就像要将眼前的状况交给始处理。确实,只有她自己的话早就死得干净俐落,看在她眼里,是始做了些什么打倒了双头暴龙的其中一颗头,因此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尽管如此,她似乎对始有种莫名的信任感。面对一个陌生人,更何况还是唾弃亚人的人类少年,一般人都会直接把魔物丢给始,独自逃亡吧?或许是因为她认为与其自己逃走,还是待在始身旁比较安全的关系吧……

始忽然想起少女一开始曾对他喊着「找到你了」。他和兔耳少女应该没见过面才对,这样的说法太可疑了。由于始对兔耳少女强行接近的行为感到烦躁,因此脱口而出的不是疑问而是恶言恶语。

「喂,那边那只本身就是笑话的兔子,凭什么擅自把我当成盾牌。你没有一丝为了不波及他人而决一死战的品格吗?」

兔耳少女紧抓着始的衣摆,奋力地说:「我绝对不放手!」始的眼光透露出打从心底的鄙视,忍不住说出更过分的话。坐在后座的月则用掌心推着兔耳少女的脸颊,想逼她离开始。

「我、我才没有那种品格!而且,现在放手的话,你们会直接丢下我不管吧?」

「这是当然的吧?我为什么得帮助一只素昧平生又烦死人的兔子呢?」

「你、你竟然毫不犹豫!!说什么当然……你应该也有良心吧?抛弃稚嫩的美少女,你不会心痛吗?」

「那种东西已经被我丢在深渊了,话说你别自称美少女啦!」

「既、既然如此,只要你愿意救我……我、我就实现你一个愿望,什、什么都可以喔?」

双颊泛红的兔耳少女,抬眼望着始迫近他。狡猾,这举动真是太狡猾了。如果不是满脸鼻涕眼泪,其实她应该很迷人吧?事实上,近看时也可以发现,她虽然浑身脏污,容貌却相当端整,敢自称美少女不是没有道理。换作是其他男人的话,就算她浑身脏污,就算觉得她很狡猾,说不定也会很直接地被她攻陷吧?

但是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寻常男子。

「我不需要。你别用那张脏脸靠近我,会弄脏我的。」

他秉持的是毫无极限的鬼畜之道,说出口的是有违常理的残酷言词。

「你、你说我脏……明明不用特别说出来的……太过分了!我郑重抗议————」

「唔嗄啊啊啊!」

「咿!救、救救我————」

兔耳少女张嘴想反驳始的瞬间,暴龙发出大声咆哮,仿佛在怒吼着「不准无视我!」,弓起身体准备冲刺。

兔耳少女发出悲惨的哀号声,想强行钻入始与月之间。或许月也对这个想搭上休钛弗的兔耳少女感到烦躁,这次不再用手,而是用脚想踹下她。不过即使兔耳少女的脸上印上了鞋印,仍死命地抓住他们不肯放开,叫着:「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大概是这幅景象让暴龙觉得自己被人瞧不起,睨向始等人的眼神中怒火大盛,终于迈开步伐跑了起来。

始立即举起枪口朝向暴龙的额头。从瞄准到开枪之间不到一秒钟,一道闪光随着枪响贯穿暴龙的眉心。

暴龙瞬间痉挛后就意外轻易地断气了,它摔倒在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大地的震动与巨响让兔耳少女情不自禁地发出「咦?」这种迟钝的声音,心惊胆颤地从始的腋下探出头确认暴龙的末路。

「死、死掉了……你竟然一击就把戴黑德尔……」

兔耳少女瞪大的双眼显现出惊愕,看来那只双头暴龙叫做『戴黑德尔』。

虽然吓呆的兔耳少女凝视着戴黑德尔的尸骸浑身僵硬,但这期间不管月怎么踹,她还是紧紧抓着始。兔耳从刚才就一直啪哒啪哒地拍打始的眼睛,让他真的打从心底感到不爽,索性肘击在他腋下的脑袋瓜。

「呜噗!?」

兔耳少女发出呻吟声,双手抱头在地上打滚,鬼叫着「我的头~我的头~」。始冷冷地瞥了兔耳少女一眼,就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般,往休钛弗注入魔力打算继续前进。

或许是察觉到他的动作,兔耳少女原本还在地上滚来滚去,现在却以不得了的力道跳了起来,再度使劲抱住始的腰说:「我不会让你逃走的!」她果真很耐打……

「刚才谢谢你救了我!我是兔人族郝里亚的族民,我叫做希雅!总而言之,请你救救我的家人!我用最大的诚意拜托你!」

……而且,也很厚脸皮。

始侧眼睨向正紧紧缠着他,一脸豁出去的兔耳少女。一想到刚脱离深渊没多久就遇上这种麻烦事,让他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自称希雅的兔耳少女看得出始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焦躁地再度大叫:

「拜托你!拜托你!请你救救我的家人!」

整个峡谷都回荡着希雅近乎吼叫的恳求。看来她的家人也深陷绝境,才会这么拼命。她认真的嗓音与表情,让正努力想把她踹离始的月,也不由自主地停下动作。

看着以过分卖力的态度哀求的希雅,始莫可奈何地耸耸肩。当希雅以为自己的祈求打动了他时,脸色瞬间发光,始却……发动了『缠雷』。

「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啪啪啪!?」

电压与电流经过他的调整杀不死人,只不过拥有足以让她暂时动弹不得的威力。希雅的兔耳被电得僵直,乱糟糟的毛也都倒竖了起来。当始解除『缠雷』后,希雅便浑身痉挛地从他身上滑落。

「嗯,该怎么说呢?只要你抱着必死的决心,说不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加油吧!再见了,月,出发啰。」

「嗯……」

始在丢下超级敷衍的鼓励(?)后,若无其事地往休钛弗注入魔力,准备继续前进。然而……

「我、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希雅宛如僵尸般爬起,抱住始的脚。这样的毅力连始都不禁感到惊愕,不由自主地停下注入魔力的举动。

「……你简直就像僵尸一样,我明明已经使出让你动不了的威力……为什么还能动呢?我觉得有点恐怖……-->">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