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改头换面的兔子们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第二章 改头换面的兔子们

「接下来我要让你们接受战斗训练。」

被费雅贝鲁根放逐的始等人,先在大树附近找了处据点稍做休息,而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虽然这里是据点,但是其实也只是用始若无其事偷……得到的费雅德莲水晶布下结界所形成的区块。结界中,坐在木头上的兔子们纷纷露出傻愣的表情。

「那、那个,始先生,你说的战斗训练是……」

希雅代表困惑的族人提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反正接下来十天没办法前往大树那里吧?所以我想有效运用这段时间,将软弱、脆弱、丧家犬个性根深柢固的你们,培养成能够独当一面的战士。」

「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始那不为所动的双眼,与全身迸射出的压迫感,让兔子们浑身战栗。希雅对始那过于突然的宣言,理所当然似地提出疑问。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吗?抱歉兔子。」

「啊呜,你还是不肯叫我的名字……」

以眼角余光扫向沮丧的希雅后,始接着道:

「听好了,我和你们立下的约定,是保护你们到向导工作完成之时。在那之后要怎么办呢?你们有思考过吗?」

郝里亚族人面面相觑后摇摇头,卡姆也露出为难的表情。虽然心头隐约感到不安,但是接踵而来的事件让他脑袋根本来不及运转,或者该说,根本就是刻意不去想这件事情吧……

「我看你们应该还没想到这件事情吧,就算刚开始思考也思考不出结果吧。你们太弱了,遇到他人对你们心怀不轨时只能逃跑或躲起来,这样的你们最终连费雅贝鲁根这个避风港都没了,也就是说,当你们失去我庇护的瞬间,就会再次陷入困境。」

「「「「「「……」」」」」」

始完全说中了他们的处境,让郝里亚族人全都脸色晦暗地低下头。始又接着对他们说:

「你们没有地方可逃了,没有任何避风港也没有人会保护你们,但魔物与其他人却会毫不犹豫地袭击脆弱的你们,继续维持现况的话,无论对手是谁,你们迟早还是会全灭……这样没关系吗?你们能够容许自己因为弱小而被世界淘汰吗?你们要把幸运捡回来的小命浪费掉吗?到底想怎样?」

没有任何人开口,现场充满着沉重的气息,接着不知是谁说:

「我才不想那样。」

这句话仿佛唤醒了郝里亚族人,他们纷纷抬起头,希雅的瞳孔里也显现了强烈的光辉。始看见他们的态度时,脑海中不经意浮现起过去软弱的自己,他回想着这些往事说道:

「没错,没有任何人想那样。既然如此,你们能怎么做?答案很简单,只要变强就行了。只要打破袭来的各种障碍,亲手获得生存的权利就行了。」

「……但是我们是兔人族,没有虎人族或熊人族那么强韧的肉体,也不像翼人族与土人族有特殊技能,我们没有那些……」

每个人都知道兔人族很弱,这样的常识令他们对始的话语浮现否定的情绪。自己太弱小了,没办法战斗,不管多么努力都不可能变得像始那般强悍吧?

始对露出如此态度的郝里亚族嗤之以鼻。

「我以前的同伴可是称我为『无能』喔?」

「咦?」

「『无能』,就是『无能』!我的能力与技能曾经平凡至极,只是个区区的普通人,还是同伴里最弱的一个,战斗时只会碍手碍脚。因此我以前的同伴们都称我为『无能』,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始的告白让郝里亚族人无一例外地惊愕不已。不管是【莱森大峡谷】的凶恶魔物,还是战斗能力优秀的熊人族长老都能够轻松击退的始,竟然会被称为『无能』、『最弱』,任谁也无法相信吧。

「但坠落深渊后我努力让自己变强,脑里丝毫没想过办不办得到。当时的我不努力的话只有死亡一途,所以背水一战地赌上自己的一切奋战……回过神时我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他平铺直叙地说出的内容,却壮烈得令郝里亚族人全身恶寒四窜。

与一般人类无异的能力值,代表他的身体条件曾经比兔人族还差。【莱森大峡谷】的魔物已经让兔人族束手无策,而始竟然在那么差的状态下与远比那些魔物还强的怪物战斗至今。令郝里亚族人战栗的,不是他的实力也不是他生存下来的事实,而是他强大到奇异的精神——身为最弱的一员,竟然还有勇气挑战那些怪物。换成他们的话,肯定已经在绝望中崩溃甚至是坦然赴死,如同他们接受长老会议的决定一般。

「你们的状况与以前的我很类似,既然现在还是我们约定内的期间,我就帮你们打碎这种绝望吧。如果觉得办不到,我也不会怪你们,顶多就是下次再遇到事情时全灭而已。毕竟等这次的约定结束后,我完全不打算帮助你们。你们的余生大不了就像群丧家犬般,互相舔舐伤口过下去吧。」

所以你们想怎么办?面对以眼神提问的始,郝里亚族无法立即给出答案,不,应该说是他们给不了答案。

他们知道自己除了变强以外别无生存之道。始并非因正义感才会保护郝里亚族到现在,所以等完成约定后他将毫不留情地抛弃他们。然而,即使清楚这个事实,始的提议对性格温厚、崇尚和平、心地善良且不擅长争执的兔人族来说,俨然就是要踏入未知领域的抉择。他们并不像始那样陷入特殊的状况中,想要改变心性仍非常困难。

郝里亚族人沉默着面面相觑。瞧了眼族人们的动静后,从刚才就一脸毅然决然的希雅站起身来。

「我做。请教我战斗的方式!我不想再这么弱了!」

她的叫喊声犹如能够响彻整个树海,宣言里蕴含无比强烈的决心。希雅也讨厌争斗。争斗不仅可怕还会痛,最重要的是,不管伤人还是被伤害她都会感到难过。

但是族人之所以会沦落至此,她毫无疑问是主因,所以她绝对不允许什么都不努力就灭族。她为了另外一个目的,就算要违逆兔人族的本质,也要变强。

她的瞳孔里寄宿着绝不退让的决心,笔直地凝视着始。卡姆等郝里亚族人望着她的模样哑口无言,接着表情就展现出与她相同的决心,一个接一个地站了起来。站起来的不仅有男人,最后连女童都站了起来,看到所有族人都站起身后,身为代表的卡姆往前迈进一步说道:

「始先生……麻烦你了。」

这句话非常简短,却包含了坚实的意志——想与蛮横不讲理的未来奋战的意志。

「我知道了,你们可得做好觉悟喔?你们必须将自己的心灵锻炼得更加强悍,因为我只是从旁协助而已。有谁途中放弃的话,我可不会去温柔地劝说,更何况时间只有短短十天……你们必须卯足全力,因为等着你们的只有生与死这两个选择。」

听到始的喊话后,郝里亚族所有人部下定决心地点头。

始训练郝里亚族的第一步,就是从『宝物库』中取出他练习炼成时制作的装备,交给郝里亚族人。武器方面除了之前交给他们的刀具外,还有单侧弯曲的单刃短剑,也就是日本所谓的小太刀。这些刀具都是始以精密炼成锻造出来的,虽然是练习制作极薄刀片的产物,但是砍下去的手感非常卓越。再加上材料是金牛矿石,所以也能够承受相当大的冲击力。虽然刀身纤细,强度却不输其他刀具。

始接着教他们持刀的基本动作。当然,始并不了解武术,有也是从漫画或游戏中学到的浅薄知识,都是不太能教人的技术,因此他教的并非这方面的知识,而是在深渊与大量魔物交手后磨练出的『合理动作』。严格指导之余还引来魔物,强迫他们累积实战经验。郝里亚族的长处是索敌能力与隐密能力,因此始认为只要让他们学会奇袭与分工合作为主的团体战法即可。

顺道一提,希雅则是由月一对一地进行魔法训练。她虽然是亚人却拥有魔力并可直接操作,只要有相关知识的话,应该就能够构筑魔法阵,使用无咏唱的魔法。有时候郝里亚族人可以听到雾的另一端传来希雅的惨叫声,因此特训应该满顺利的。

但是开始训练的第二天,始的额头就青筋暴露,满脸不耐地瞪着郝里亚族的训练景象。郝里亚族确实正努力突破自己的天性,认真地依指示训练。面对魔物时虽然受了点伤,依旧努力打倒对方,但是……

咕唰!

始特制的小太刀刺进一只魔物体内,让它断了气。

「啊啊~请原谅罪孽深重的我啊~」

郝里亚族男性正抱着魔物仰天长啸,简直就像因为彼此无法退让的信念,最后杀死挚友的男人。

噗咻!

又有一只魔物身首异处,趴伏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能这么做了!」

郝里亚族女性双手握着刚斩断魔物颈部的小太刀,浑身颤抖,简直就像爱到疯狂之后手刃情人的女人。

啪叽!

濒死的魔物用尽最后的力气,撞飞杀死自己的敌手,报了一箭之仇。而被撞飞的卡姆倒在地上,自嘲地低喃道:

「呵,这就是对你刀刃相向的报应吗?这也是应该的……」

这段话让周遭的郝里亚族眼瞳浮现泪光,以悲痛的表情朝着卡姆叫道:

「族长!请别这么说!我们大家同样罪孽深重啊!」

「没错!就算遭受天谴的日子迟早会来临,也绝对不是现在!请你振作吧!族长!」

「我们已经踏上不能再回头的道路了,族长,让我们一起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

「你、你们……是啊,我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就算是为了逝去的他(外型像小老鼠的魔物)也好,我们必须跨越这个死亡继续前进!」

「「「「「「「「族长!」」」」」」」」

看着散发感人气氛的卡姆等人,始终于忍不住吐槽:

「够了~~~!吵死了,蠢货!不要每杀死一只魔物就搞得这么夸张啦!这种肥皂剧到底是怎样啦?为什么会演变出这种戏剧效果?你们给我闭嘴杀死魔物啦!立刻杀死它们啦!不要用『他』称呼魔物了啦!恶心死了!」

没错,虽然他知道郝里亚族非常努力,但或许是天性所致,他们每杀死一只魔物就会演出夸张的悲剧。这两天始已经看过无数次这种景象了,无论他纠正了多少次,郝里亚族人仍旧死性不改,让始终于火山爆发。

尽管始那饱含怒气的嗓音让郝里亚族人吓得浑身一震,他们仍委屈地嗫嚅「就算你这么说……」、「就算它们是魔物,一样很可怜……」。

这让始额头上的青筋遽增。看不下去的郝里亚少年想安慰他似地靠近——这个少年在【莱森大峡谷】差点被海贝利亚吃掉,结果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始救下,因此对始抱有特殊情感。

然而,当少年正打算对始说些什么时,突然倒退三步。

始惊讶地询问少年:

「?怎么了?」

只见少年默默地将手覆在地面回答道:

「啊,嗯,我差点踏到花小姐了……太好了,如果没注意到就会被我踩扁。明明这么美丽,真的被我踩烂的话就太可怜了。」

始的脸颊开始抽搐。

「花、花小姐?」

「嗯!始哥哥!我,最喜欢花小姐了!这一带有很多漂亮的花小姐,要在训练中闪过她们真的很费工夫呢~」

兔耳少年笑咪咪的,其他郝里亚族人也微笑着凝视他。始缓缓地低下头,垂下的白发遮住他的表情,接着以低喃似的嗓音反问:

「……所以有时候你们在奇妙的时刻跳来闪去……就是为了这些『花小姐』吗?」

如始所言,郝里亚族在训练过程中总会在奇怪的时间点改变步伐或闪开,虽然他一直觉得奇怪,但是他们都能够顺利地接到下一个动作,所以他以为他们是在找比较好下手的位置。

「不不,怎么会呢?我们才不会这样。」

「哈哈,就是说嘛?」

在卡姆苦笑着如此说道时,始才舒缓了表情,但是……

「是啊,我们不会只在意花,也会注意虫子喔!它们突然出现时都会让我很焦急,会想办法不踩到它们。」

卡姆的话语让始的神情瞬间垮下,开始如幽鬼般左摇右晃,郝里亚族人担心「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紧张万分地面面相觑。没想到始就这样缓缓地走近少年,露出意想不到的笑脸,少年也微笑着回望他。

始就……顶着笑脸踩碎眼前的花朵,缓缓地踩下之后顺便用鞋底搓烂。

少年傻眼地看着手边,等始的脚终于离开之后,『花小姐』已经悲惨地连一丝原形也不剩,只剩下倒地的残骸。

「花、花小~姐!」

少年悲痛的嗓音回荡整个树海。「你到底在做什么!」郝里亚族人纷纷以惊愕的表情望向始,始的额头虽然浮着青筋,仍旧笑脸盈盈。

「啊啊~我懂了,我非~常清楚!是我太天真了,是我的错!错看你们这个种族是我的错!哈哈,没想到你们在生死交关之际,还会在意什么『花小姐』什么『虫子』……战斗技术跟实战经验都没有这个问题来得大!我该早点发现的,我对自己的天真感到火大……哈哈哈!」

「始、始先生?」

始笑了起来,笑声令人不寒而栗,现场气氛降到冰点,卡姆则诚惶诚恐地开口询问,然而回答他的却是……

咚砰!

是多纳尔射出的子弹。只见卡姆仰身往后弹飞,在半空中飞了一段距离后才坠落地面。接着袭击卡姆额头的非致死性橡胶弹落到地上,寂静瞬间支配了现场,只剩风声呼啸而过。始走向已经翻白眼昏迷的卡姆,对着他的肚子射出橡胶弹。

「啊唔唔!」

边哀嚎着边咳着醒来的卡姆,眼眶含泪地看着始。一个长着兔耳的大叔,娇滴滴地坐在地上又泪眼汪汪——始无视这么超现实的画面放话道:

「你们这些污秽的『哔~』,如果未来不想被『哔~』的话就给我卯足全力杀死魔物!今后敢再给我因为花儿还是虫子分心试试看!我一定把你们都给『哔~』!懂的话就快点去狩猎魔物!你们这些『哔~』!」

始过于肮脏暴力的用词让郝里亚族人都吓呆了,始紧接着毫不留情地对他们开枪。

咚砰!咚砰!咚砰!咚砰!咚砰!咚砰!

郝里亚族人连忙像四散的小蜘蛛般,分头往树林奔去,只有在始脚边颤抖的少年,拼命地抱紧他的大腿。

「始哥哥!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始瞪向少年,眼底蕴含精光,接着环顾四周,确认周遭还开满鲜花后,再度默默开枪,击得花瓣漫天飞舞。少年再度惨叫出声:

「到底是怎样啦~你在做什么啦~快住手!始哥哥!」

「住口,臭小子,给我听好了?你再继续说这些废话,我就会继续摧残这些花朵。不管你多么小心翼翼,不管你多么爱惜这些花朵,它们最终都会枯萎,就算你什么也不做也会凋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的话就给我去杀多一点魔物!」

他边说着边开枪继续射击鲜花,少年只能呜哇大哭着消失在树海里。接着整个树海就响起了许多不『哔~』不行的词汇,并夹杂着郝里亚族人的惨叫声与怒吼声。

这种训练方法,是为了从根本改变不擅长战斗的兔人族。这个方法相较于锻炼他们的战斗技术,更重视他们的精神性,这在地球称为※「哈○曼式教育」吧……(译注:指越战老电影《金甲部队》中哈特曼士官长的教育方式。)

就这样,逼近洗脑的精神魔改造让郝里亚族在树海中东奔西跑将近十天,总算迎来了训练的最终日。在树海的另一侧,也有一名郝里亚族人进入了训练的最后阶段。

嘶砰!咚喀!啪叽啪叽啪叽!咚咕唰!

树海里响彻着惊人的破坏声,几棵粗壮的大树应声折断,地面到处都是陨石落下般的坑洞,甚至有些树木已经烧焦碳化,有些则遭到冰冻。

大自然受到的这些严重伤害,全出自于两名女性之手。而这个破坏活动仍旧持续进行中。

「吓啊呀啊啊啊!!」

随着嘶吼声遭掷出的是棵直径约一公尺的树木。这棵被折半的树木,正以飞快的速度朝着目标飞去。扎实的质量与速度,赋予单纯的树木强大的破坏力,将路上障害破坏殆尽的同时朝目标笔直前进。

「——『绯枪』。」

正面迎击的是将一切烧成灰烬的烈焰之枪,无视那巨大的质量,一接触到树木就将其烧毁,与化为炮弹的粗壮树木互相抵销,变成灰烬漫天飞舞。

「还没结束!」

『绋枪』与投掷过来的粗壮树木激荡出冲击波,扫起了漫天尘埃。当烟雾另一端出现奔跑的身影时,下一秒立刻有棵陨石般的粗壮树木从天上落下,突刺着大地并震出轰然巨响。往后一蹬离开冲击波范围的目标人物,再度准备施放火焰之枪。

但是从雾中高速跃出的身影,却强烈飞踢插进大地的粗壮大树。腿上不晓得蕴含着多么庞大的威力,竟然让粗壮树木瞬间爆炸飞散,碎片立即变成散弹击向目标。

「唔!——『城炎』。」

冠上城墙之名的火焰之墙,挡住当场袭来的散弹,因此一记都没攻击到目标,但是……

「得手了!」

「唔!」

这时黑影已经绕到背后,在散弹炸出的瞬间巧妙地遮蔽气息,这一切都是为了等尘埃再度扬起时,发动奇袭的陷阱。只见黑影大动作地举着超重量级的大锤子,扫出阵阵狂风,往目标砸下。

「——『风壁』。」

大锤子带来的剧烈撞击,在接触大地的瞬间引发爆炸,碎裂的岩石立即化为散弹往四面八方飞散,目标却在躲过这个惊人攻击之后,立即制造出风之屏障挡去余波,并顺着风一口气退到安全范围。接着对施展绝技后浑身僵硬得像尸体般的对手,毫不留情地施放魔法。

「——『冻柩』。」

「呜哇!等、等一下——」

注意到对手施展的魔法后,袭击者立即拼命地扬声制止,但是目标人物怎么可能乖乖照办?她不由分说地发动魔法。见状,袭击者立即放开大锤子试图逃离,不过瞬间发动的冰系魔法从她的脚边瞬间攀上……最后,除了头部以外的全身上下都惨遭冰冻。

「好、好冰啊~快点解冻啦~月~小姐!」

「我赢了。」

没错,这两个不分青红皂白、不断破坏大自然的人正是月与希雅。今天是开始训练后的第十天,两人将模拟战视为最终试验。只要希雅能够伤到月,就算只有一丝伤痕也算希雅的胜利·合格,结果……

「呜呜~怎么这样啦~啊,那个!月小姐的脸颊!有伤痕,那是伤痕!你被我打中了!啊哈哈~我成功了!我赢了!」

月的脸颊确实有道细微的伤痕,恐怕是最后一击中,有块石砾突破了月的防御吧?虽然是微乎其微的伤痕,但是有就是有,所以是希雅赢了。

指出这一点的希雅,在只有脸部能够往上抬的状态下喜不自胜,虽然因为身体冰冷而流出些许鼻水,她仍然满面笑容,兔耳也因为欣喜而晃动。这也难怪,毕竟除了透过这场战役从训练中毕业之外,她还和月立下了非常重要的约定。

而这项约定对月来说并不有趣,因此……

「……我没有受伤。」

月用『自动再生』直接消除伤痕后装傻,并赌气地撇过头。

「怎么这样!?太卑鄙了!你确实受伤了……不,虽然现在没有!但是你确实受过伤!瞒混过去太过分了啦!话说回来,你也差不多该解除魔法了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冷很冷……咦?我为什么开始想睡觉了……」

从刚才就一直流鼻水的希雅,精神渐渐恍惚,陷入「睡着后就会死掉!」的状态。月悄悄地瞄了眼她的模样后,深深叹了口气,郁闷地解除魔法。

「哈啾!哈啾!啊唔唔,真是太冷了!我差点成为回不了人世的兔子了。」

希雅打了几个可爱的喷嚏,随手用身旁的叶子擤完鼻涕后,眼神里带着无比的认真凝视着月。接受到这股视线的月,露出厌恶至极的表情——那是让她原本的面无表情完全瓦解的厌恶。

「月小姐,我,赢了。」

「………………嗯。」

「我们约好了对吧?」

「…………………嗯。」

「我们约好了,如果我在这十天内赢过你一次……始先生与月小姐就要带我一起去旅行,对吧?」

「……………………嗯。」

「至少在我拜托始先生的时候,你必须帮我说话对吧?」

「………………………话说今天吃什么?」

「喂!你为什么突然又想蒙混过去啊!而且蒙混的方法太奇妙了吧!月小姐,你只要食用始先生的血就行了不是吗?还在意什么饭啊!你一定要好好帮我啦!只要你愿意帮我说话,始先生有九成会答应的嘛!」

月用打从心底感到郁闷的表情望着吵闹不休的希雅。

如希雅所言,月的确和她立下了约定。那就是希雅在这十天内的模拟战中,就算是再小的伤痕,只要能够成功击中月一次,月就必须同意希雅与他们一起旅行。此外,当希雅向始提出同行的要求时,月必须站在希雅这边,一起说服始。

希雅是真心想和他们一起旅行——一半原因是她不想再成为家人的重担,另一半则是单纯想和始与月在一起,她还想跟两人相处得更加融洽。

但是她看得出来,直接提出请求的话肯定会被无情地拒绝。这从始与月至今的态度来看就非常明显,因此她决定以约定之名立下赌注。

希雅已经看穿两人的关系,知道始习惯顺着月,就决定擒贼先擒王。再怎么说希雅也是个女性,她当然理解月对始的情感,毕竟她自己也对始抱持着相同的感情。反过来说,月也很清楚她对始的感情,自然不乐意和她同行。正因如此她才必须先对月下手,让她认同希雅·郝里亚的存在。

希雅并不想从月的身边夺走始,她丝毫没有这种念头。姑且不论她对始的感情,希雅是真心想和月更加亲近。大概是因为月也是她在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同类』。简单来说,她想和月成为『朋友』。喜欢的人以及喜欢同一个人的朋友都在身边,对现在的希雅来说是梦想中的未来。

另一方面,月到底为什么会和希雅立下这个约定呢?毕竟这个约定对月本身毫无益处。有两成原因是因为她对希雅产生共鸣吧?在【莱森大峡谷】第一次听到希雅的话后,她知道希雅身处的环境比自己幸运许多,进而引发了复杂的情绪,但是仍不能否定心底某处还是涌现出『同类』的情感。这微乎其微的伙伴意识,让她对希雅多了点『包容』。

剩下八成的原因……就是身为女性的尊严。月是这么看待与希雅的约定——她认为希雅的意思就是:「觉得我碍眼的话就用实力击退我,没办法的话就得同意让我在始先生的身边。」这是赌上心仪男性的输赢,不过希雅应该丝毫没有这种想法吧?可是,再怎么说,希雅仍是她『同类』的对手,再加上她惊人的专注力,以及努力锻炼时那令人畏惧的决心,更加深了这种想法,所以月无法沉默以对。

结果立下约定一决胜负的结局,就是希雅的胜利。

「……唉,我知道了,我会遵守约定的。」

「真的吗!?我就知道,你可不能反悔喔!一定要认真声援我喔!」

「………………嗯。」

「总觉得你沉默了好久,让人有点在意……真的拜托你啰?」

「……烦死了。」

很不甘愿——真~的非常不甘愿的月,认同了希雅的胜利。虽然希雅对月的回应多少有些不安,但是她认为月与始应该都不会违反约定,因此脸上仍浮现了安心与喜悦的神情。

始对郝里亚族人的训练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心情很差的月与心情超好的希雅,并肩走向始所在的场所。

月与希雅到达始的身边时,他正双手抱胸,靠在树边闭目养神。他或许是注意到两人的气息,缓缓地睁开眼将两人纳入视野,看到月与希雅浑身散发出完全相反的气息,让他感到怀疑的同时举起单手搭话:

「喔,你们两个比完了吗?」

始也听说两人立下某个赌注要一决胜负。帮希雅准备超重量级大锤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始。希雅认真地向他索取武器,说想赢过月的画面还记忆犹新。由于月本身没有提出反对,始也不晓得她们到底睹了什么,就算问了也不肯说,所以他想着反正不可能对月不利吧?就做出了这支大锤子。

事实上始打从心底认为,月与希雅交手时,十之八九会是月胜利,他在深渊里已经对月的实力有十足的把握。不管希雅能够直接操作多少魔力,至今都活在和平里的她,与杀出深渊的月可以说是天差地远。

但是看到两人回来时的表情,他知道结果出乎自己的预料,内心不禁感到惊愕。而希雅则带着绝佳的情绪向惊愕的始说道:

「始先生!始先生!你听我说!我终于赢了月小姐喔!我赢得超漂亮的!哎呀~真希望始先生也能够亲眼看看~看看我华丽的战姿!月小姐知道自己输掉的时候,表情也很精噗啊!?」

希雅夸张地手舞足蹈,诉说着战斗始末。太过得意忘形的模样,让月不禁跳起来用力甩了她一巴掌,希雅顿时扑倒在地发出了咚唰的声音。是因为攻击太过强烈吗?她在地上不停颤抖,没有要起身的迹象。

始轻笑着询问以鼻轻哼、表情更加不悦的月:

「所以呢?结果如何?」

相较于胜负结果,他更在意内容。坦白说无论希雅使用哪种方法,他都很难相信希雅赢了月的事实,但他无法否认自己很在意月眼中的希雅。

月毫不保留地表现出不想谈这件事情的态度,同时仍不甘不愿地回答始的问题:

「……她的魔法适性与始差不多。」

「这真是浪费了这么强的才能啊……所以呢?应该不只这样吧?她找我强行讨了那种等级的大锤子之后……」

「……嗯,大幅强化了她的身体能力,坦白说到了怪物等级。」

「……喔?和我们比起来呢?」

月的评价让始眯细双眼。坦白说月对希雅的评价比他预料中高上许多,向来面无表情的月,现在却宛如吃了黄连般满脸苦闷,光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证明希雅的厉害程度。始的问题让月深思片刻后,才对上他的目光回答:

「……大概是始还未强化的……六成左右。」

「真的假的……你说的是最大值吧?」

「嗯……不过,加以锻炼的话说不定会继续提升。」

「喔喔~这家伙确实是怪物等级。」

始从月的形容中得知希雅的怪物程度,内心惊讶的同时,向希雅投向了难以言喻的眼神。

如果说现在的希雅等于他强化前的六成,就代表认真强化时,她的能力值会超过6000,跟认真强化的勇者比起来,大约是他们的一·五倍,是足以称为『怪物等级』的力量,难怪她能够打赢月。看着希雅泫然欲泣地摩娑着脸颊的模样,始实在难以想像。

希雅发现始以半傻眼半惊讶的表情看着她时,连忙跳了起来,拼命地抑制急切的情绪,以认真的表情走向始。

她挺直背脊,拨了拨泛蓝的白发,兔耳竖起。现在她要提出一件这辈子最重要的要求,不……其实说是告白比较贴切。她紧张得全身颤抖,表情紧绷,眼瞳里寄宿着不会退让的意志,一步一步地往前迈进。当她终于来到神色狐疑的始面前时,便紧紧地锁定他的目光,告白自己的心情。

「始先生,我想和你一起旅行,拜托你了!」

「我拒绝。」

「这么快!?」

希雅从未预料到,在这个气氛中,始竟然丝毫没露出懊恼的样子就直接拒绝了,让她惊愕地瞪大美丽的双眼。她的瞳孔倒映着始凝视她-->">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