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我是怪物,有什么意见吗?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番外篇 我是怪物,有什么意见吗?

在浓雾弥漫的森林中,一个小小的人影专心一意地奔跑。

那头几乎与白色同化的发丝中掺杂着一点蓝色,秀发边搅动着雾气,边随着她奔跑的脚步随风飘逸。但本人的心情却没有一丝轻盈感,而是满溢着悲伤。「呜、呜……」在她奔跑的同时,眼角还泛着泪水。

这名目测约五、六岁的小孩子,独自一人在人称魔境之一的【哈尔崔那树海】中轻率地跑来跑去。不难想像转眼之间她就会迷路,最后变成魔物的饵食。

但是,对这孩子来说那种担心是多余的。

原因是——与雾融合的这孩子头上,有着一对毛茸茸的美丽兔耳。虽然现在兔耳因悲伤而低垂着,所以看不太出来,但这孩子正是以这座树海为故乡的亚人的种族之一——兔人族。

兔人族以亚人中最弱的种族闻名。取而代之,他们拥有数一数二的危机探察能力和气息操作能力,就算是小孩子也一样。几乎没有对手的动静可以逃过他们的兔耳。

而且,这个孩子还拥有其他兔人族所没有的特异能力。因此在这两层意义上,这孩子在聚落附近的这个地点,暴露于死亡危险的可能性显然很低。

结果,幼小的兔耳少女就这样哭丧着脸,平安无事地回到了自己的聚落。浓雾散开,雄伟的木制栅栏——在附近的其他种族、或同样兔人族的聚落中也相当罕见,出现在眼前。严密接合制成的栅栏,甚至让人难以窥探里面的样子,高度将近有三公尺。

基本上只能选择逃走或藏起来的兔人族,不论是对自己或对聚落,都不重视『防御力』。一般来说他们制作的栅栏隙缝较多又粗糙,为的只是能争取到逃跑时间,或是方便从聚落中确认外面的状况。

因此从一般状况来想,这座栅栏雄伟到可说是有些异常。乍看之下好像重于防御,实际上只是铺满了板状的木头,根本没多少防御力,这点也很怪异——没错,仿佛不让别人窥伺到里面才是建造这道栅栏的重点一般……是个很不自然的建筑物。

幼小的兔耳少女绕了聚落栅栏(仔细一看显得很不自然)一圈,从入口冲进里面。途中,担任门卫的兔耳大叔好像跟她说了什么,但兔耳少女没有察觉到。

一路上,还有其他聚落的人们对她说话,但兔耳少女把他们的声音也通通撇下,直接冲进自己的家中。

「哎呀……怎么了?希雅。兔耳垂得那么低。」

幼小的兔耳少女,也就是——五岁的希雅。一名美丽的女性对希雅如此说道,并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她有着一头兔人族特有的深蓝色长发,一双温柔梦幻的眼睛,但眼中却又能感受到一股与兔人族气质不相衬的强烈意志。

「妈妈——!!」

哭丧着脸的希雅,在看到那名女性——她的母亲茉娜·郝里亚的身影后,泪水和鼻水满溢而出,迈出难以想像她只有五岁的强劲脚步扑向母亲的怀里。

在抱住希雅的瞬间,那名女性似乎发出「呜呃」不该有的呻吟声,不过希雅还是依然故我地将泪水和鼻水抹在茉娜的胸口上。

兔人族的民族服装露出肌肤的部分很多。女性服装的标准设计,只有像泳衣一般的上半身和短裙而已。理由是因为要是穿着过多衣服,在逃亡的时候容易变成阻碍,而衣服摩擦的声音也会妨碍隐密性。树海因为浓雾的关系,整年的气温都没有变化,而逃跑就是为了要保住一命,因此衣服这种东西太多也没用。

所以,茉娜丰满双峰的谷间,转眼之间便充满了女儿的眼泪、鼻水和口水,变得惨不忍睹。话虽如此,她却没有对高声哭叫的小女儿涌出任何一丝厌恶,反而还努力忍受着心窝被一开始的冲击弄伤的疼痛,为了不要将自己的呕吐物吐在女儿头上,拼死忍耐。

虽然稍稍泛出了泪水,但茉娜还是温柔地轻拍希雅的背、安慰她,并询问渐渐冷静下来的爱女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希雅没有回答,反而吸着鼻子仰望着茉娜,仿佛要道出心声一般小声地问:

「妈妈……我……是魔物吗?我是,怪物吗?」

「……希雅。」

从幼小孩子口中说出这种话,显得太过残酷。但是,由于茉娜比任何人都了解希雅的特异性,因此也大致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希雅的特异性——不只是那头兔人族所没有的淡蓝白发,还有全亚人都不可能拥有的『魔力保持』、『魔力直接操作』,以及『使用特有魔法』的能力。

魔力保持以外的两个能力,不仅是亚人,连人类和魔人都不可能拥有,唯有魔物才可能持有。而魔物是每个人都厌恶的对象,这是跨越了种族隔阂而形成的共识。

正因如此,郝里亚族才会建造看不见聚落内部的栅栏。他们想尽可能只在聚落中养育希雅,绝不将她的存在暴露给其他人知道。因为要是被亚人国度【费雅贝鲁根】知道的话,希雅肯定会被处刑的。

如果希雅不是生于亚人当中,拥有最深爱家人习性的兔人族,肯定在出生当天就被处刑了吧。正因为是郝里亚族,才会不惜耗费莫大劳力、冒着危险,让希雅活到这个年纪。

然而,就算大人再怎么注意周围,年幼的孩子还是不可能满足于聚落这个狭小的世界。她会心想『一下下就好』而跑出栅栏外面也在所难免……

「希雅……你又跑到聚落外面了吧?」

「呜……对不起,妈妈。可是、可是……」

希雅尴尬地低下头,茉娜则露出一抹苦笑。恐怕是有人目击到不时会偷跑到聚落外面探险的希雅吧。

在浓雾之中,亚人的感官即使不会失控,但视觉会遭受妨害这点,和其他的种族没有两样。而希雅本身虽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兴趣,但她也理解自己的存在要是被郝里亚族以外的人知道,将会给家人带来麻烦。所以她会用远比兔人族成人优异的身体能力,以及气息探察能力避人耳目。

因此,希雅的存在应该不至于完全曝光。既然如此,希雅会悲伤的理由就只有一个。

「有个白色的影子藏在树海里,再怎么追也追不上,回过神来时……她就像幻影一般消失。是新来的魔物吗?还是从很久以前就栖息在树海的怪物呢……你是不是用这双听力灵敏的兔耳,听到了这种谣言呀?」

「!妈妈……你早就知道了吗?」

希雅讶异地睁大了双眼。茉娜抚弄着她的兔耳,苦笑着点点头。茉娜口中所说的,是从不久前开始,在同族间讹传的小小传闻。是个有点类似都市传说、被拿来打发时间的琐碎话题。那类传闻,在万年笼罩于浓雾之中的树海早已不胜枚举,因此根本不需在意。

但是,对第一次『兔耳闻』那个传言的希雅来说,果然还是很令她震惊吧。她了解自己和家族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也知道自己能做到和魔物相同的事。即使她决定不要想太多,但事情摆在眼前时,她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自己果然是和家人不同的存在吗?既不是魔物,也不是人类,而是怪物吗?

希雅的眼角再次泛起泪水,开始啜泣。茉娜以交杂着温柔、严厉与爱意的眼神,向对自己的存在抱持疑问的爱女说道:

「希雅。希雅讨厌怪物吗?」

「咦?当、当然讨厌啊。」

「为什么?」

「你、你问为什么……」

希雅不了解妈妈为什么要问她这种问题,而感到困惑。她的兔耳抖动着,露出相当悲伤的表情说:「妈妈果然也觉得我是怪物吗?」茉娜轻轻捏着希雅柔软的脸颊,不让她别开视线。她露出平稳深沉到让希雅也吃了一惊的眼神,继续说下去:

「……和别人不同,是一件相当令人不安的事。很可怕、很寂寞、很悲伤。可是,可是呀,希雅。妈妈很羡慕和别人不一样的希雅喔。不但羡慕,也为我生下这样的女儿感到非常幸福。」

「……为什么呢?」

「因为,只有和别人不同,才能做到别人办不到的事呀。这不是很厉害吗?」

希雅听不懂茉娜说的话,转动着那双被泪水沾湿、在树海中很罕见的天蓝色眼睛。

「很厉害吗?妈妈如果像我一样的话,想做什么呢?」

「呵呵,妈妈呀,从小的时候就一直——想成为英雄喔。」

「英、英雄吗?」

事实上,茉娜的身体特别虚弱,一个月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卧病在床。从如此虚弱的母亲口中蹦出的愿望,让希雅一瞬间吃惊地眨了眨眼睛。但她马上就想到「这回答很像妈妈的个性」,于是点了点头。

「没错,英雄。妈妈我啊,想要成为能守护家人的人。不是只能逃跑和躲藏,而是和想夺走我重要之人的一切事物挺身奋战。我想要成为,能守护一切的人。」

兔人族温和、不善争斗,且热爱和平。这名兔人族女性颠覆了这般常识,拥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心,但讽刺的是,她打从出生开始身体就很虚弱。虽然拥有比任何人都强烈的战斗意志,比任何人都强韧的心,命运却将最弱小的种族和最虚弱的身体给了她。这是多么地讽刺啊。

但是,正因如此,她是这么想的——

「『希望我生下的孩子,是个强悍的孩子』——希雅,你是依照妈妈的愿望所生下来的。如果这不能说是幸福,什么才是呢?」

「妈妈……」

茉娜紧紧地抱住了希雅。她是真心感到幸福,并将希雅当作自己引以为傲的宝物。

「希雅,人、魔物或者怪物,都只不过是个词汇而已。想以什么身分存在,由希雅你来决定就行了。希雅你只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就好了。正因为希雅你不只是普通的兔人族,而是与他人不同的存在——所以你才能成为任何人。」

「……」

母亲从近距离笔直凝视着自己,她的双眼中寄宿着意志与爱情的焰火。希雅仿佛被那道光辉所吸引一般,不发一语地凝视着母亲。

而茉娜就像预言者一样,开始对希雅讲述她的未来——

「希雅,在未来等着你的不全是好事。肯定会有很多比别人更困难、更令人厌恶的事在等着你。和他人不同这件事,就是这个样子。」

「呜呜……妈妈……」

希雅的兔耳垂了下来,似乎感到很不安。向年幼的孩子说出这番严厉的话语,甚至可说并不恰当,茉娜却不打算停下来。

「但是,你拥有能够击破一切的力量。所以希雅,你绝不能讨厌自己。要开朗、要有活力。不管是坏事或残酷的事,全都用你的笑容赶跑。要抬头挺胸地说:『我是希雅·郝里亚,有什么意见吗!?』只要希雅你不讨厌自己,那么一切都没问题的。」

「一切都,没问题吗?」

「嗯,没问题的。」

「呜呜,我会努力试试看的。」

「呵呵,乖孩子。」

希雅把自己和其他家人外观不同的淡蓝白色头发抓到前面,发出「唔唔」的可爱低喃声。似乎是想立刻先努力喜欢上自己不太喜欢的发色。

太过惹人怜爱的宝贝女儿,让茉娜心头一暖。她露出一抹恶作剧般的笑容,将刚才为止的严肃气氛一扫而空。

「对了对了,妈妈还有一件关于未来的事要说。」

「?」

「总有一天,希雅你一定会和很棒的人们相遇。既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兔人族,也不是亚人。而是树海之外的……没错,那肯定会是和希雅『一样』的人们。」

「和我一样……吗?」

「嗯。一定,不,绝对会和他们相遇的。」

茉娜这么说道。希雅歪着兔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为什么母亲明明不像自己拥有能窥见未来的能力,却能自信满满地这么说呢?

「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人有希雅这种体质……怎么可能有这么让人寂寞的事嘛。世界虽然非常严厉,有时却又相当温柔喔。所以,希雅你一定会和他们相遇的——能让你托付一切,也将一切托付给你的,最重要的人们。」

「……树海外面真的会有那种人吗?」

「有的,绝对有。呵呵,搞不好那之中的某个人,就是希雅未来的老公喔~」

「咦咦!?我、我的老老老、老公!?」

「然后会围绕着他,和成为好朋友的女孩子陷入恋爱修罗场之中!」

「修罗场!?」

茉娜相当开心地想像着希雅的未来。希雅虽然还很年幼,但连续听到了好几个只要是女孩子就不能忽略的重要关键字后,也让她的兔耳抖动了起来。

不知何时,她已经忘了在传闻中被称作怪物的事,和母亲展开了女孩之间的话题。然后,因为希雅哭丧着脸在聚落里奔跑,一群郝里亚族人担心地跑了过来,连调配食物结束回来的卡姆也来露脸。而希雅则幻想着未来的朋友和老公,涨红着脸。

看到希雅这样子,卡姆心想她也到了意识到恋爱的年纪,于是露出得意又寂寞的神情……但是都被茉娜和希雅给无视了。任谁做梦也都想不到,那位老公竟然会把卡姆魔改造成「咿哈——」的父亲。肯定就连茉娜,都没有预料到这件事。

「嗯唔唔……」

嘈杂热闹的喧嚣声传进旅店的某间房间中,一名少女发出了撒娇般的声音。摩擦床单的声响及哈欠的吐息声,与外头传来的喧闹声混杂在一起。

「嗯咦~已经早上了吗~」

「笨蛋,已经过中午了。你也睡太久了吧?爆睡兔子。」

睡糊涂的希雅,意识朦胧地用不顺畅的舌头自言自语。而意料之外的回应却让她吓了一跳,抖动着兔耳。

然后,她捕捉到了在窗边擦亮爱枪,并用无言的眼神斜眼看向她的始。

「咦?始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啊,难道又是来夜——噗啊!?」

「我不是说已经过中午了吗?月早就已经出去买东西了,你们不是约好一起去的吗?就算摇晃你、电击你,你还是流着口水爆睡不起来,所以她就一个人去了。」

「这、这样啊……对月小姐真是抱歉呢,要快点准备,追上她……咦?那为什么始先生在这里呢?」

既然月都去买东西了,为什么始还留在这里?希雅带着疑问,晃动着兔耳,向始问道。而始却用像是吃到黄莲的表情喃喃地说:「因为我不擅长应付……那间服饰店的怪物。」

攻略【莱森大迷宫】之后,他们现在滞留在【布鲁克】之中。看样子始极度不擅长应付这座城镇的服饰店店长。始不想见那店长的程度,甚至让他放弃和月的约会。

「她明明是个好人~」希雅听了始的低语后,困扰地笑了一下,并对「怪物」这个词微微动摇了。肯定是因为刚才那场令人怀念的梦吧。

「……怎么了,希雅?」

「咦?」

回过神来,始正静静地窥探着希雅。看样子,她内心微小的动摇似乎被始给看穿了。希雅对此暗自感到开心,同时却思索着该怎么回答才好。但这时始先开口:

「是有关母亲的事吗?」

「咦咦!?」

被一语道破的希雅睁大双眼说:「难道你有能读心的特有魔法吗!?」接着便垂下兔耳,两手紧紧按住遗传自母亲的丰满胸部,就像是要防止被读心一样。

「不是读心啦。因为你说了梦话……喊着母亲。」

「啊……是这样啊。哎呀~啊哈哈,都这种年纪了还在梦里叫妈妈,真丢脸呀~」

希雅害羞地搔搔头,而始依然没有别开视线,直直凝视着她。但随后又像接受了什么一般耸耸肩,别开了视线。

「看样子不是恶梦呢……」

这句话让希雅察觉到始其实是在担心她,因此心脏噗通地用力跳了一下。她没有把茉娜的事告诉始和月。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没有机会说。始对希雅不曾提起、不见身影的母亲,似乎有着负面的想像。他心想,或许那是希雅不愿回忆的事之一。

那是自己在攻略大迷宫前难以想像的顾虑。希雅变得愈来愈开心,并摇动着兔耳和兔尾巴。

「是的,那是我很怀念、很重要的回忆。还有,母亲在我十岁的时候就生病过世了。她本来就是身体虚弱的人,生下我以后还能活将近十年,反而才令人吃惊。」

「是这样吗?」

「是的。所以并不是我在树海被追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当时也有好好地和她道别。所以不需要那么顾虑我也没关系的~」

「我并没有在意这件事。」

「真不老实~嘿嘿!」希雅烦人地缠上把头撇向一边的始,接着被始弹了一下额头后,便泛着泪水抚摸红肿的额头。即使如此她还是很开心,高兴地露出笑容,静静地开口:

「……最近我想向你还有月小姐说说母亲的事,你愿意听吗?」

当初和希雅相遇时,她曾说过「也会有因不够努力而无法改变的未来」。希雅此刻交杂着复杂情绪的眼神,就和那时一样。搞不好,那时她也是回想起母亲的事。然而和那时不同,这次她身上围绕着一种骄傲的气氛。光凭这样,始就能充分地察觉到希雅是多么以母亲为荣。

「……无所谓。你都累到被电击也起不来的程度了,所以我们还会待在这座城镇一段时间,有空的时候说就行了。」

「嘿嘿,好的!」

希雅高兴地大力摇晃着兔耳和兔尾巴,那副模样对始来说实在很惹人怜爱,于是他忍不住准备伸出手……当然没有什么奇怪的意思,只是想揉揉看而已。那是健全而自然的冲动,然而就在这时——

「……禁止卿卿我我。」

「哦哦,是月啊。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哇哇哇!吓了我一跳,月小姐。」

不知何时,面无表情的月从开着的窗户探出了脸。她的手上提着袋子,看样子是暂且把想买的东西买好了,然后为了约始和希雅而绕回来一趟。

始接受了邀约,从窗户跳到外头。希雅也匆匆忙忙地整理仪容,追在他们两人的后头。

在树海中几乎见不到的灿烂阳光,以及商人、冒险者与居民们的喧闹声包围着希雅。希雅舒服地眯起眼清,踩着轻快的脚步。

发生了很多悲伤的事,也有过即使努力也无法改变的未来。她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事物』。但是,确实如茉娜所说的,希雅和这些人们相遇了。这次的邂逅,救了家人,也引领自己前往阳光照耀的地方。现在,有很多兔人族拥有了过去茉娜所梦想的战斗意志。

——你可以成为任何人。

母亲的声音回荡于心中。你讨厌怪物吗?现在,她可以清楚地说——不,没有这种事。

「始先生,月小姐。」

希雅的眼前,是两个她最喜欢的人。「什么?」「……嗯?」始和月回过头来。希雅绽放出笑容说:

「我是怪物真是太好了!」

她用满面的笑容,宣告了自己是什么人。

始和月愣了一下后互看一眼,接着露出像是无奈、又像有着同感,也好像有些开心的笑容。然后,他们向跟在后面的希雅这么说:

「不要说那种蠢话了,快到旁边来,你这只爱惹麻烦的兔子。离太远的话,想把你当成奴隶的人不就又要聚集过来了吗?」

「……嗯。好好待在旁边,不要远离我们行动。因为找你很麻烦。」

和说的无情话语相反,两人的表情相当柔和。就算不说出来,希雅也非常清楚。他们认同了希雅在这里、与他们同行这件事。

希雅的兔耳和兔尾巴超兴奋地摇晃。

「那么那么,就让我到你们旁边打扰啰!!」

「喂,你这家伙,谁叫你挤进我和月中间的啊。」

「……希雅,好胆量。想进入修罗场的话我奉陪。」

故意挤进始和月中间的希雅,抓着两人的手喧闹着,两人抗议的话语也被她全盘忽略。太阳高挂在天上,城镇的喧嚣声又变得更大。希雅也加入了那阵热闹之中——

(妈妈,我和老公还有朋友相遇了。虽然还只是候补……但我希雅·郝里亚会加油的!!)

希雅在心中如此宣誓,并祈愿这个誓言会传达到母亲的灵魂身边。-->">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