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小册子 恐怖猫耳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特典小册子 恐怖猫耳

某个城镇的午后。

始、月和希雅三人为了购买旅行的必需品,在大街上走着。攻略大迷宫的严酷旅途中,偶尔也有能够休息的时间。与人们的活力一同飘散的摊贩料理香味、繁杂的商品陈列,掩埋充满喧嚣声的道路。光只是走在路上,就让人心情愉快。

证据就是——只熟悉树海生活的希雅毫不掩饰开心、喜悦之情,像只兔子一样四处蹦跳。她在那里晃一晃,再到这里晃一晃。赫然回过神时,确定始他们的身影就在附近,便松了一口气露出傻笑,再次四处跳来跳去。

「……希雅真像个小孩子。」

月眯起眼睛轻声地笑了出来,就像看到什么可爱的东西一样,为了寻求同意,看向走在身旁的始。但平时只要月将意识转向自己的瞬间,始就会以动物般的直觉做出反应,此时的他却十分罕见地发着呆,无视月。

「……始?」

「哦、哦,怎么了,月?」

始突然惊觉并这么回答。看那个样子他是真的漏听了自己的声音——月察觉到这件事时,略感诧异地皱起眉头。她接着回应「没什么」,并若无其事地斜眼观察始的模样。

月发现始的视线正不时瞄向某个人。得知这点的瞬间,月的心中涌起警戒和嫉妒……但仔细观察后,她发现始的视线与其说是看着那个人本身,更像是看着那个人的某部分。

「原来如此。」月在心中点了点头。看样子,始是被『那个』所诱惑。即便月的警戒和嫉妒淡去,但『那个』依然是她所没有的东西。虽说只有某部分,不过始的心被夺走这件事,还是让她无法平静。

因此,月将『放弃』、『难以接受』这些词汇,从心中的字典删除。她暗自下定决心,拉住始的衣袖说:

「……始,我要暂时一个人行动。希雅就拜托你了。」

「一个人行动?要是有想去的地方,我可以陪你去啊?」

「……不行,我还不想让始知道这件事。」

冲击袭向始的身体。月鼓起脸别过头去,拒绝了他。至今为止她从来没有表现过这种态度,月斜眼瞄了一眼错愕的始。

「……绝对不可以跟过来。就算是始,我也会生气的。」

「好、好。我知道了……」

始拼命掩饰内心的动摇(其实表露无遗)这么回答她。月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就这样消失在人群之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始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自己就是原因,愣在原地目送月。

黄昏时分。回到旅店的始和希雅,疑惑地互看一眼。

「月小姐真慢呢。」

「……说得也是。也、也罢,总是会、会有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吧。」

「始先生,你动摇得很厉害喔……」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动摇,再说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动摇的事。是这样吧?我。啊啊,没问题的。什么问题都没有的,我。」

「从你突然自问自答开始,怎么看都很有问题喔……」

至今为止从没显露出这副模样的始,与其说让希雅感到无奈,更像让她涌上了一股郁闷。月分明不可能在真的意义上离开始,但始的态度好像不相信这件事一样。因此,率直的希雅,将不满的情绪明白表现在语气上,开口说道:

「始先生,你太过分了。月小姐明明不可能离开始先生……你的态度应该要再泰然一点。」

「啊啊?你误会了吧。那种事情我当然再清楚不过。比起说月会离开我身边,说明天天地会翻转还比较可信呢。」

得知始的内心想法和自己推测的不同之后,希雅歪下了兔耳说:「那你为什么这么动摇呢?」始被那毛茸茸的动作吸引目光的同时,用带着恐惧的声音回答:

「听好了,即使月不可能会离开我,但那个时候,她肯定是有什么想法才会一个人行动,这点是事实。月对我,一定有什么不满。」

「那、那个,也就是说?」

「夜战。」

希雅的兔耳抖动了一下,仿佛在说「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始游移视线,开口说道:

「月一定会对我发动夜战的。当她有什么不满的时候,总是会这么做。月的夜战能力根本是怪物等级,我明天真的能启程旅行吗……太恐怖了。」

「这样啊。」

希雅用极其无奈的眼神看着始。这也难怪,因为始突然在自己面前开始说起夜生活的事,怎么听都像是在秀恩爱。自己的思念还没实现,对始的期待迟迟没能达成的希雅,忍不住对他投以冰冷的视线。那对兔耳也变得有气无力,好像在说:「是是,多谢招待多谢招待,啧!」

始无意识地用手安抚她,同时对希雅的态度露出不满的表情说道:「你呀,是因为不知道月认真起来是什么样子,才会摆出这种态度。」他继续开口:

「……希雅,我啊,以前曾怀疑过月的贞操。」

「哇啊~真的吗?这不是能进入『世界上最不能做的事』排行榜前三名的事吗?」

「对,一点也没错,那时的我很不正常。或许是因为月的猛攻连日袭来,加上持续被她强大的夜战能力玩弄,让我的心灵变得脆弱……总之,因为她高强的夜战能力,让我怀疑月是否是『第一次』。」

「她一定生气了吧?」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那个时候真的有死亡的觉悟——精神上的死亡。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成为月的奴隶……真的太惨了。你能想像吗?本大爷可是跪在地上恳求她原谅喔。」

「……始、始先生,跪在地上。这怎么可能!」

始的话让希雅的身体开始颤抖。就算他说是夜战,但实际上只是和月两个人在床上亲热而已。希雅原本想吐槽他何必说得那么夸张,但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反而想在不同意义上吐槽月:「你到底做了什么呀!?」

始对恋人性方面的袭击显露出警戒态度,希雅则露出微妙表情,无言地看着他这副模样。旅店中的某个房间,流窜着诡异的气氛。

就在这时,「喀锵」一声,房间的门打开了。月回来了,始和希雅的视线同时转向她。

两个人目睹——

直立在月头上的——一双兔耳。

「……我回来了。」

她的表情毫无变化,仿佛长着兔耳是理所当然的事一般。月静静走进房间,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两人后坐上床。这时,始和希雅终于回过神来,但在始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之前,希雅抢先高声呐喊:

「那、那是什么呀!!!」

「……嗯。你问的事可真奇怪,这怎么看都是兔耳好吗?」

「那种事我当然知道!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月小姐要抢走我的特色,戴上那种假兔耳呀!!」

希雅指着月,为自己最大的特征绝不能被夺走的坚持而咆哮。月则鼓起脸撇过头去,有些不满地小声说道:

「……全部,都是始和兔耳的错。」

「为、为什么是我的兔耳的错!?应该说,既然有错,你为什么要戴上那种假兔耳!」

搞不清楚状况的希雅摇着头,兔耳也跟着一起晃来晃去,这时始的视线又瞄了过去。月喃喃地说:

「唔,仿冒品果然还是……」

她这句话让始察觉到了大致的情况。也就是说,自己偷偷想揉揉希雅兔耳的事,被月给看穿了。于是,她才会想——既然如此,自己也装上兔耳,便从某处找来假兔耳。没错,肯定是去那种店买的。

「也、也罢,我也能够了解月小姐憧憬我美好的兔耳,进而想戴上兔耳的心情。呵呵呵,但是请恕我直言——在我真正的毛茸茸兔耳前,那种行为反而显得很滑稽!」

希雅俯视她,甚至透露出有些轻视的感觉,摆出像某女帝一样的姿势,得意忘形地说:「想在我的主场战斗,这种想法是月小姐战术上的失败!」确实,月的兔耳从外观看来就是人工的,不论是毛茸感还是轻盈感都极度不足。

但对始来说,原本就很可爱的月为了自己戴上兔耳,再加上她的这份心意,早就让他的理性快飞到九霄云外去。虽然是真货却得意忘形的兔耳,和心爱的恋人以惹人怜爱的心情戴上的假兔耳。哪边比较有魅力,根本连想都不用想。

然而,不会在这种地方被击沉,行为轻易超越周遭人们的预料,才是月的本色。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靠兔耳决胜负。这只是前哨战,决战现在才开始。」

月说完便拔下兔耳,将不知从哪里拿出的某样东西戴到头上。那是一双有着黑色毛茸茸的外表,呈美丽三角形的兽耳。令人惊讶的是——月将魔力灌入其中后,兽耳竟晃动了起来。

「什、什……什么?」

战栗袭向始的全身。一股无法言喻的冲击和冲动,从他灵魂的深处满溢出来。不过,月的猛攻还没有结束。始无意识地伸出颤抖的手,而希雅则战栗地说:「不可能,怎么会!?」月就在他们面前,拿出一个黑色细长的毛茸物体。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她将那物体戴到屁股上面一点的位置。然后和兽耳一样将魔力灌入其中,突然间,那物体晃动了起来。

咽下口水的声音响彻房间。月就这样爬上床,软绵绵地、娇艳地、可爱到具侵略性地接近始……她只,说了一句话:

「……喵~」

她叫了一声。没错,取代兔耳所拿出来的,正是兽耳界的王道——猫耳,还附赠了同样毛色的猫尾巴。美丽的少女趴在床上、弯着背部,摆出猫手姿势喊着「喵」。此刻这个瞬间,『月猫』爆炸性诞生了!

「!月,你到底想挑战我的理性到什么程度?」

始抱头颤抖身体,拼死忍耐。彻底掩埋脑海的月猫,让始的理性大军和男性尊严部队已呈毁灭状态。月光凭一击就让始满身疮痍,但是,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喵。」

这回她翻身仰躺,仿佛在说「我会服从你」般露出腹部,维持着猫拳的手势,用湿热的双眼注视着始。始的精神受到了强力打击,理性的光芒从他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野兽的光芒。眼看他们即将直接展开连屋外都能经楚听见声响的激烈夜战时,勇敢的兔耳挺身而出!

「太奸诈了!真不愧是月小姐,太奸诈了!竟然用这招诱惑始先生,果然遥遥领先我好几步!但、但是……即使如此,那双耳朵和尾巴还是冒牌货,这件事没有改变!我的兔耳是不可能会输给冒牌货的!来吧,始先生,这边可是真正的毛茸茸兔耳喔?随时都可以尽情地揉喔~」

赌上自己的灵魂也绝对不能输。希雅抖动着兔耳、摇动着兔尾巴诱惑始,与月对抗。然而,月似乎也早就料想到希雅会起身对抗。在这场赌上始的心的女性战争中,月绝对会做好万全再万全的准备。

「……太天真了,希雅。竟然说我的猫耳是冒牌货……你是从什么时候产生这种错觉的?」

「你说……什么?」

「……呵呵,我早就想到希雅会抓住这点攻击。正因如此,我才找来了真正的猫耳。这不是人造的,所以只要灌注魔力,就能在某种程度上让它随心所欲地动起来,也能在某种程度上防止劣化。」

月以鸭子坐姿坐在床上,一脸得意地说道。但始和希雅这次却在不同意义上被战栗侵袭。始仿佛从梦中惊醒似地冒出冷汗,而希雅则一边颤抖,一边一步又一步地向后退。「你们怎么了?」月疑惑地歪着头。始于是下定决心向她提问:

「月、月。那是……在哪里的店买的?」

「……嗯?马路对面的杂货店啊。」

月的回答,让始和希雅放心了下来。看样子那只是市面上会卖的东西——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卖真货。」

才刚要松一口气的始和希雅整个人僵住。既然杂货店卖的只有人造的兔耳,那么,真正的猫耳和猫尾巴到底是怎么拿到手的呢……始用视线提出疑问。而月则「嘿嘿」一声,可爱地挺起胸膛,用轻松的语调回答:

「……我扯下来的。」

猫耳和猫尾巴一震一震地抖动。那究竟是因为灌入魔力而动起来的,还是因为很新鲜呢……

在始的脑中,压过理性而萌生的心情已飞到九霄云外。希雅在房间的角落折下兔耳,抱着头喃喃低语着:「变态,变态杀人狂·月小姐降临了!」她浑身颤抖,眼角泛着泪水。

月转头望向希雅。希雅抖了一下身子,只见月用丝毫不带感情的眼神盯着她的兔耳。然后……

「……帮你,扯下来?」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月小姐变态!你不是人——————!」

希雅如脱兔般从房间飞奔而出,始扭曲着脸对月说:

「啊~月?」

「……嗯,开玩笑的。虽然对希雅很抱歉,但我想跟始两个人独处……还有,这个只是使用了真正的魔物毛皮而已,是买来的,所以始可以安心地享受喔!」

「是、是吗?哎呀,嗯。很可爱喔,月。应该说,就算没有这个,月也是最棒的。嗯?」

「……嗯,好高兴。」

月轻轻绽放微笑。始从月身上取下猫耳和猫尾巴,紧紧地抱住她。在感受到柔软触感的同时,月也撒娇般地靠向始。这样的月让始倍感怜爱,更加用力紧抱住她……拿下来时触碰到的猫耳和猫尾巴,不知为何有些温热。始决定不去在意这件事。-->">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