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万圣节?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万圣节?

「呃,那个……你觉得怎么样?南云同学。」

放学后嘈杂喧嚣的教室一隅,始僵住了。就好像是被眼前惹人怜爱的妖怪施加了妖术一样。

「嗯、嗯。我觉得很适合你喔。那是猫怪的扮装吗?白崎同学。」

总算回过神来的始,这么回应。那瞬间,身穿着短版浴衣、戴着猫耳和猫尾,扮装成『猫怪』的白崎香织涨红了双颊。这位原本就已经被喻为学校两大女神之一的美少女,像这样开心地红着脸颊、忸忸怩怩。仿佛和最强装备产生相乘效果般,可爱的模样简直堪称凶器。事实上,已经有半数的男生沉入血海、兴奋地喘息,并承受女生们极寒的视线。

那么,为什么香织会在学校做这种扮装呢?当然不是因为香织有特殊的性癖,而是因为今天是『万圣节』。在经过一番迂回曲折(也就是想看到女学生——特别是香织和八重樫雫这些美少女扮装,青春男学生们的努力)之后,学校决定举办由学生会企划的万圣节派对。

在稍远一点的地方,雫正扮装成吸血鬼。她在一群自称妹妹的学生们的盛情接触之下颤抖着嘴角,并用让所有人陶醉的样子,相互取笑着对方的扮装。不过,登场之后的香织立刻到始的身边询问感想。那个当下,装扮成怪物的大部分男生,都露出了怪物般骇人的模样瞪着始。始冒出冷汗,深怕自己会真的被卷入『万圣节之夜』。

「那个,南云同学。派对结束后我们会到小雫的家继续庆祝……可以的话,南云同学也一起来吧?」

来自怪物们视线的压力愈来愈大,正强力地如此叙说——那个庆祝会除了雫以外,只有光辉和龙太郎被邀请,也就是青梅竹马四人组的庆祝会。明明我们这些人不能参加,你却打算一个人去吗?

今晚的怪物或许有些危险,这一切都是猫耳香织的错。「哎呀,抱歉。之后我有点事,得马上回家才行。」

「……这样啊,真可惜,那也没办法。啊,那派对的时候我们一起行动吧?机会难得嘛,好吗?」

哪里『机会难得』了?她在说『好吗?』的时候,还合起双手,撒娇般地歪着头。那完美的狡猾动作,简直就像故意的一样。要不是怪物们的包围网逐渐缩小,始大概早就看得入迷了吧。

「对、对不起。我、我有约了……」

始一边慢慢后退,一边确认逃生路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拒绝了她。香织的眉头抽了一下,但注意着怪物动向的始并没有察觉。

「有约?南云同学,该不会是女孩子吧?是吗?」

「!咦?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嘛。啊哈哈……」

不知为何,始的背脊感到一阵凉意,他反射性地辩解。香织瞬间放下心来,但被拒绝这点还是没有改变,于是又失落地垂下肩膀。一旁的狼男已经开始「吼嗷嗷嗷」地发出不像人类的低鸣声,他的心可能早已化为怪物了。

香织失落了一会儿,可是不会垂头丧气正是她的优点。她的表情亮了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慢慢地拿出手机说:

「那至少一起拍张照片吧。机会难得,做个纪念嘛。好吗?」

「啊,那倒是没问题。」

实际上问题可大了,但他已经没办法再拒绝。香织露出开心的笑容,然后——

「那、那么,失礼了……」

她一边说,一边勾起始的手臂。虽然始知道拍照时靠近一点比较好……不过这种时候,这就跟豪爽地踏到薄冰之上一样危险!

「!白崎同学,抱歉!照片等等再拍!」

「咦?咦咦?南云同学——!你要去哪里——!!」

始飞奔而出。如脱兔一般冲出教室,一心一意地奔驰。一群怪物们正发出「咚咚咚咚咚」的脚步声,追在他身后!「我受不了了!为什么只有那家伙!」「吼嗷嗷!」「南云!你刚刚绝对碰到了吧,去死!」「嗷呜~!」男生们七嘴八舌地叫嚷着充满嫉妒的词句,有些人的状态,甚至有点脱离人类了。

「等等,好恐怖!你们的表情很不寻常耶!?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用四脚在地上跑啊!」

始的尖叫声响彻放学后的学校中,是常有的事。

「总之,那时发生了这样的事。那时候那群家伙,绝对被人以外的东西给附身了。」

从追忆中回到现在的始,眼前摆着一盘用类似南瓜的食材制成的料理,在旅店的食堂中对月和希雅诉说。始之所以会说出万圣节的痛苦回忆,是因为眼前异世界版本的南瓜,经过加工后简直跟杰克南瓜灯没两样。今天并不是托达斯的节庆,纯粹是这间旅店的料理和别人不同,似乎是店长玩兴下诞生的产物。

「哦~始先生故乡的节庆很有趣呢。竟然假扮成怪物,住我们这边可无法想像耶。这样会被圣教教会当成异端分子的。」

「……嗯。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自由的地方。但比起那个更重要的是……始沉迷其他女人的事实。」

「啊!?对喔!竟然输给猫耳,太没用了始先生!世界上没有能胜过兔耳的兽耳喔!」

过去的回忆莫名惹事生非,月和希雅用不悦的眼神看向始,始则别开视线转移话题。

「顺带一提,在万圣节的时候,小孩子会扮成小怪物,一边说『不给糖,就捣蛋!』一边四处到附近的人家绕。对小孩子来说,这是可以拿到很多糖果的开心节庆。」

听到这里,月低声地说了句「哦~」,接着向身旁的希雅悄悄说了些什么。虽然始在意得不得了,但月和希雅结束密谈之后,便在始提问前,以怒涛般的气势问了他地球的怪物和妖怪的事。问完的瞬间,月就带着希雅,转眼之间离开,只丢下一句话,叫始先预约旅店。

之后,始不情愿地一个人订了旅店,并在房间里修整武器。这时他终于感觉到月和希雅回来的气息,然后……在被打开的门扉另一头的是——

「……嗯。始,不给糖,就捣蛋~」

「啊呜~这个打扮好羞耻喔。先不管那个了,不给糖,就捣蛋!」

「……搞什么?」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真的是「搞什么?」。两个人的身影,实在太难以抵挡了。

月身穿着重现度极高的白色迷你裙浴衣,毫不吝惜地暴露出纤细白皙的双腿。搭配红色腰带的红色袜套,让她白皙的双足增添一丝娇艳。与煽情的腿相反,长长的振袖之下只能窥探到小小的指尖。月就像妖怪一样将手指垂在身前,模样极尽惹人怜爱。从她周围的冷气和飘浮的冰晶来看,恐怕是扮成了雪女吧。

在她身旁的,是高举双手喊着「嗷呜~」的希雅。她全身只包覆着绷带,兔尾巴的地方卷得有点草率,还能隐约看到一点股沟。仿佛被某人带着恨意紧~紧缠住的胸部,好像随时会弹出来。纯白的绷带更加强调了希雅纤瘦而丰润的身体,色情、可爱得非比寻常。

始压抑着因两人而波涛汹涌的内心,困扰地笑了一声。

「又出现凶恶的怪物啊?我认输了。但可惜的是我没有糖果,要是事先知道的话我就会准备……」

始的一句『我输了』,让月和希雅互看一眼,开心地红起脸颊。不过下一刻,她们忽然露出一抹奸笑。那妖异的笑容,不知为何让始背脊感到一阵恶寒。月舔了舔嘴唇,妖艳指数全开地向始宣告:

「……不管你给不给糖果,我们都会捣蛋喔———性方面的。」

始的脸颊扭曲,企图逃走,却被身体完全强化的希雅给架住,瞬间被封住动作。他紧接着用缠雷甩开她……但已经太迟了。

「……嗯。捏住糖果吧!」

「笨蛋,那才不是糖果!笨、住手!给我自重,啊、啊————!!」

隔天早上,因电击而昏睡到早上的希雅醒来时,始两眼无神地眺望远方,月则一脸容光焕发……

「万圣节……好恐怖。」始的喃喃低语,显得格外清晰。-->">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