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冒险者的工作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第一章 冒险者的工作



「呵呵,我今天一定要将你们羞耻的模样尽收眼底!」

尽管时而受到云层遮蔽,上弦月仍卓然映照黑夜,如今也从被风吹散的云上探出头来展现光辉,光芒映照出地上的某栋建筑。说得更具体一点,月光映照出一名少女。她从建筑的屋顶垂下绳子,然后攀着绳子,发挥出有如特殊部队般的华丽垂降技术。

当她垂降至位于三楼角落房间的窗户后,立刻反转身体,以倒吊的姿势,悄悄地从窗户上半部探头窥视————

「我向克莉丝塔贝尔小姐学习攀岩等技术,就是为了这一天啊!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会在这种地方吧,呵呵呵!来吧,让我亲眼确认你们在玩什么异常的花招吧!」

少女兴奋似地发出恶心的喘息声,睁大眼睛窥视室内,这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布鲁克镇『马萨卡旅店』的招牌女孩索娜。她的个性开朗活泼、说话口齿清晰,工作十分勤奋,虽然称不上是美女,却也如山野的花朵般,是个朴实可爱的女孩,镇上也有许多男人想要赢得她的芳心。

那样的少女,现在正驱使她所有的技术,全力『偷窥』某间客房。如果迷上她的男性们看到她现在的表情,一定会在瞬间幻灭吧……因为那是一副色老头的表情。

「唔,果然很暗,看不清楚啊,角度再稍微偏一点……」

「这样吗?」

「对对,这个角度就没问题了……不过会不会太安静了?我还以为可以听见一点娇喘声的说……」

「只要使用魔法,就能隔绝声音吧。」

「啊!?原来还有这一招!唔唔唔,真是狡猾!可是我不会放弃!至少要将他们羞耻的模样烙印在我的眼……………」

再次声明,这里是三楼的窗外。除非有人和索娜同时做一样的傻事,否则她不可能听见身旁有人说话。索娜瞬间汗如雨下,仿佛忘记上润滑油的机械般,僵硬地回过头,在那里的是……

直挺挺地站在空中,脸上露出阴寒笑容的始。

「不、不是的,客人,我是那个,呃……对了!我是在做旅店的定期检修!」

「喔~在这种深夜吗?」

「就、就是这样啊~您想嘛,只要在半夜早早检修完毕,就不会被人看到白天在修补的样子吧?要是让人以为旅店老旧,总是不太好,您说是吧?」

「原来如此,声誉是很重要的吧?」

「没、没错!声誉很重要!」

「话说回来,这间旅店好像有偷窥狂出没,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看法?」

「十、十分严重啊!竟、竟然有人偷窥,不、不可原谅!」

「对,没错,偷窥是不可原谅的对吧?」

「是、是啊,当然不可原谅……」

始与索娜面对面,发出「哈哈哈」「呵呵呵」的笑声,始的眼神却没有笑意,索娜则是颤抖着冷汗直流,两人的笑容正好形成对比。

「去死吧。」

「咿~~!对不起~~!」

始突然板起脸,对着索娜的脸使出※铁爪功,始的手指发出紧缩的声音,陷入她的肉中。索娜在空中一边挣扎一边哀号,拼命求饶。(译注:摔角招式,张开手掌用力抓住对方的脸。)

索娜是个普通女孩子,对于处罚一个普通女孩子来说,始用的力道稍嫌重了点,如果她是初犯,或许始还会稍微手下留情。但是当始等人从【莱森大迷宫】回来的隔天、再次投宿的那一晚起,索娜每天晚上都使尽各种手段偷窥,一被发现就敷衍了事,所以始渐渐不再手下留情。附带一提,即使如此始等人仍继续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的餐点很美味。

始叹着气,将已经处于痉挛状态的索娜重新抱在腰侧,索娜则是以为终于得到解放而松了一口气。但是往下方一看……有个厉鬼在那里,一个满脸笑容,眼神却和始一样没有笑意,名为母亲的厉鬼。

「咿!!」

大概是发觉索娜看到她了吧,母亲缓缓举起手,招手叫索娜过去,简直就像通往地狱的邀请。

「这次可不是打屁股一百下就能了事呢。」

「不要啊啊啊————————!」

听到始那样说,索娜想起至今受到的处罚而发出惨叫。隔天的早餐时间,一定可以看见索娜泪眼汪汪,屁股红肿的模样吧。对于每天早晚的例行公事,始忍不住叹气。

始将索娜交给母亲,回到房间后,直接倒在床上。

「……辛苦了。」

「欢迎回来。」

问候始的人,当然就是月和希雅。从窗户射入的月光,照亮房间内,淡淡地映照出两人的身影。

月用左右岔开小腿的跪坐姿势坐在对面的床上,希雅则是浅坐在床边。她们都只穿着睡袍,模样十分性感诱人。在两人的美貌相辅相成下,就算是二流画家将其画成一幅画作,也应该会成为受人传颂的名画吧。

「喔,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那女孩做到那种地步……竟然从屋顶垂降,很不正常吧?即便餐点再怎么美味,或许我们都应该找别间旅店投宿才对。」

始好像被她打败似地这么说,希雅听了笑着站起,在始的床边坐下。月也急忙起身,移动到始的床铺,轻轻将倒卧在床上的始头部抬起,把自己的大腿挪到头的下方。充满弹力的柔软感触顿时在始的后脑处扩散开来,膝枕真是太美好了。

「一定是因为我们的关系,点燃了索娜心中身为女孩子的部分。她会好奇也很正常吧,那样不是很可爱吗?」

「……可是她的手法愈来愈巧妙,实在令人担心……」

「她昨天还自制呼吸管,潜在浴池底……当我发现水中有对灿烂的双眼时,就算是我也不禁不寒而栗啊。」

「嗯~身为旅店老板的女儿,那样确实不太恰当……虽然她好像没有偷窥我们以外的人……」

希雅一边闲聊关于索娜的奇特行径,一边悄悄靠在始的身上。她自然地伸手握住始的手,并引导至自己的胸前。希雅的脸颊泛红,表情如实反映出对即将发生之事的紧张与期待。

始轻轻回握。仅是用力握紧,希雅立刻身子一震,开心似地加重手的力道,而始则是更加用力。

紧握……身子一震,握更紧……身子一震,紧缩……颤抖,挤压……战栗。

「等等,始先生!要碎了!我的手要碎了!」

啪哩!

「咿~~!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得意忘形了!所以请放手!要坏掉了!再这样下去会坏掉的!」

「你想若无其事地制造浪漫气氛做什么?更何况你的房间在隔壁吧?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希雅颤抖着身体,设法挣脱被始握住的手,但手宛如被老虎钳夹住,完全无法动弹。

「那、那是因为我想说看能不能混水摸鱼直达本垒☆嘛~再说我们都已经亲吻过一次了,做一下有什么关系嘛。」

「当然有关系,我都说过那是在救你的命了。」

攻略【莱森大迷宫】后,始等人被迷宫主人密雷迪·莱森当成厕所秽物般冲进地下水脉。当时希雅因目击到奇怪的生物而溺水,始便帮她进行人工呼吸……

经过不断重复嘴对嘴人工呼吸后,希雅一恢复意识,立刻发挥超越人类的身体能力扑向始,与始深深地亲吻一番。

当然,在那之后她被始拉开,丢入泉水中……不过对希雅而言,那仍是她重要的初吻回忆。

对于希雅的不满,始则是语气冷淡地回应。但抱歉兔子不会就那样气馁,她宛如步步进逼犯人的名侦探,露出得意的表情再度反驳:

「不,依照我的直觉判断,始先生已经开始对我动心了!因为与最初的时候相比,你温柔了许多!只要照这样继续下去,生米煮成熟饭……嘿嘿嘿(挤压)别捏了————!我的手会坏掉————!」

始听不下去希雅简陋的计划,手上力道不自觉地加重。

希雅勉强抽出自己的手————正发出不妙的声响,然后抱着不断痉挛抽动的手,蹲在床边。她颤抖着身体、强忍痛楚,兔耳则不停摆动,仿佛在说「好过分~太过分了~」。

始不理会那样的希雅,将视线转移到月身上。由于枕在她的膝上,所以呈现仰望的角度,月则是直直注视着始。

「话说月,你最近都不太制止希雅了喔?这是怎样的心境转变呢?」

听到始的疑问,月稍微侧着头,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正如始所说,自从逃出【莱森大迷宫】之后,月对希雅的态度就很宽容。

以前只要希雅想靠在始身上,月都会二话不说地把她推开,但最近就算有些轻微的身体接触,她也不会说什么。即使如此,如果是过度的接触————例如想要和始接吻,月还是会不高兴……

「……希雅很努力,今后也会努力,因为她喜欢我和始。」

「这个嘛,是那样没错啦……」

「……而我……也不讨厌她。」

「不管怎么说,你们的感情都很好嘛,这个我看得出来,嗯~」

始从月简短的话语,可以感觉得出————月对希雅的感情已经超越在意,逐渐觉得她很重要了。

那是事实。

由于【莱森大迷宫】中拥有比峡谷更强大的魔法分解作用,因此月的力量无法完全发挥,而始也一样。如果只有他们两人,想必会十分辛苦。虽然就算只有始一个人,一定也可以攻略成功吧,但在那样的情况下,很有可能要用掉一、两瓶神水。他们之所以能够几乎没有实质损耗便成功攻略,可以说都要归功于希雅。

希雅在不久前还是与斗争无缘的存在。别说是无缘,甚至根本不擅于斗争,因为她的种族是被评为————『爱好和平的最弱种族』的兔人少女。

而她心中一定十分恐惧与不安,却跟着始和月勇闯如同地狱般的大迷宫,一次都不曾抱怨。然后她咬紧牙关,虽哭丧着脸,最后仍立下丰硕的战果。

那全是出自对始的爱情和对月的友情,正因为想和他们两人在一起,希雅才会改变自己,全力以赴向前迈进。

月当然也会有独占欲和嫉妒心,因此她难以认同希雅对始的感情。正因为如此,她当初才会对希雅特别严苛,但是……

看到希雅无论受到多么严苛的对待,依旧率直地投入他们的怀抱,也不停传达对始与月的友爱,最后将这些以攻略大迷宫的方式证明……说明白一点,就是被她缠上了。

回想起来,月的记忆中不存在所谓的朋友。在被封印之前,她一直忙于学习和政务,从没交过立场对等的友人。也就是说,她没有朋友。

这时又遇到口口声声喊着「我们是同伴~!」,表里如一、真情流露的希雅,撇除始的事情不谈,其实月本来就不讨厌希雅。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最近就算是关于始的事,月也以宽容的态度,对希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

「嗯?」

始抬头仰望继续说话的月,看到月灿烂的微笑中,包含自信、妖艳、觉悟、诚意,以及其他的一切情感。那笑容实在太过楚楚可怜、充满魅力,让始忍不住屏住气息。那笑容本身仿佛拥有引力,始的视线被深深吸引,身子丝毫不能动弹,看得入迷。月也凝视着始。

「……我已经有始的心了。」

「……」

就算有人喜欢上始,就算始要拥谁入怀,始最爱、最特别的存在……

————只有我。

那句话就是包含这些意思的宣言,是月的宣战公告。这是在对至今遇见的人们,以及今后将会遇见的人们下达的战帖。

始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注视着宛如要将他吸入的闪耀眼眸,而月也仿佛被抓住般迎上始的视线。始抬起手轻轻贴在月的脸颊上,月也陶醉地将自己的手放在始的手上。月光将两人的轮廓映在房间的墙上,墙上的影子缓缓靠近。

当两个影子即将重叠的瞬间……

「呜呜,那个、至少别忘记我的存在好吗?这感觉非常空虚寂寞耶……呜呜。」

希雅抱膝坐在床的角落,一边啜泣,一边注视进入两人世界的始和月。兔耳就像代表她的心情一样,沮丧地垂下。

那个模样实在太过可怜,始不禁有些内疚,月则是露出困扰的表情,向希雅招手。希雅喊着「月小姐~」的同时,冲入月的怀中啜泣。在月抚摸着头安慰之下,似乎是感觉十分舒服吧,希雅的眼皮逐渐沉重,进入梦乡了。

始看到她那个样子,苦笑着低喃:

「与其说你是她的朋友,倒不如说更像她的老妈呢。」

「……我比较想要始的孩子。」

「……」

「……你就对希雅温柔一点吧?」

「……我会妥善处理。」

「嗯……我最爱始了。」

「……喔。」

结果始就在希雅睡左边,月睡右边的状态下,三人一起入睡。

自从这一天后,希雅得到许可能够同睡一间房。她在欢天喜地之后更加得意忘形,每晚都对始发动攻势,然后遭到残酷的处罚,这样的情况不断重复上演。

附带一提,希雅被始握住手时所发出的哀号,更加深了索娜的误解、好奇心与妄想,于是拥有绝高潜入技能的旅店看板女孩就此诞生……不过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铿啷铿啷的声音响起,冒险者公会【布鲁克分部】的门被打开,三个人影走了进来————他们是这几天已经变得鼎鼎有名的始、月、希雅。

公会内的咖啡厅里,一如往常有数组冒险者们,在这里度过各自的休闲时间,也有人发现始等人的身影,举起单手向他们打招呼。男人们依然盯着月和希雅入迷,随后对始投以羡慕与嫉妒的目光,但其中没有阴暗的感情。

在布鲁克停留的一个星期中,为了得到月或希雅而引发决斗的人多不胜数。虽然他们无法直接搭讪月————毕竟她过去做出『胯下粉碎』这等惊世骇俗的功业。不过也有一些人采取射将先射马的方式,打算从始开始攻略。

始当然不可能会答应那种麻烦事,最终在对方说出「决斗吧!」的『决』字时,始已经扣下扳机,非致命性的橡胶弹打在可怜挑战者的头部,让对方翻滚三圈后,亲吻地面————这景象也已是司空见惯。

因此,号称『胯下粉碎机』的月,以及受到月所深爱,在决斗开始前便秒杀对手,号称『决斗粉碎机』的始,这两人组在这个镇上已是赫赫有名,受人敬畏的存在。

他们明明还没有向公会提出队伍名称的申请,『粉碎情侣档』的队伍名却已经声名远播。当始得知自己的外号与队伍名时,那茫然眺望远方的模样,如今仍教人记忆犹新。

说个题外话,希雅为自己的薄弱存在感,不禁流下眼泪。

「哎呀,你们今天是三个人一起来啊?」

始等人一接近柜台,柜台阿……凯萨琳先一步向他们搭话。她的语气之所以显得意外,是因为在这一个星期间,大多时候始都是单独过来,不然就是希雅和月的两人组。

「是啊,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镇。由于受到你许多照顾,所以来向你打个招呼。顺便看看有什么委托与我们目的地有关。」

所谓受到她的照顾,是指始免费借用公会的一个房间之事。始想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重力魔法,组合生成魔法使用,无可避免要进行反覆实验,因此需要一个足够宽敞的房间。就在询问凯萨琳是否有合适的房间后,她回答可以使用公会的房间,并愿意无偿提供。

另外,月和希雅则是在郊外锻炼重力魔法。

「这样啊,你们要走了吗?我会很寂寞呢,自从你们回来后,镇上就很热闹的说~」

「饶了我吧,不管是旅店的变态、服饰店的变态、说想要被月和希雅踩踏,突然在大街上向我下跪的变态们、喊着『姊姊大人』跟踪她们两人的变态们,还是向我提出决斗的白痴们……没一个正常的家伙。遇见的人竟然有七成是变态,两成是白痴……这个城镇到底怎么了啊。」

始露出苦涩表情抱怨的全是事实。旅店老板的女儿索娜自然不用说,每次与服饰店店长克莉丝塔贝尔见面时,她都会舔着嘴唇,用猛兽般的眼神上下打量始,始已经不知不寒而栗几次了。

而且布鲁克镇出现三大派阀,每天都激烈地相互竞争。一个是「想被小月踩踏队」,再来是「想成为小希的奴隶队」,最后是「想成为姊姊大人的姊妹队」。他们各自怀着一如队名的愿望,似乎是以实现愿望的队员数量作为竞争。

对这些命名和思考都异于常人的集团,始等人实在不敢领教。

好好的一个大男人,竟然突然在大街下跪,对月大喊「请踩我吧!」,这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至于希雅的部分,这些人到底是经过怎样的思考过程,才能得到那样的结论?这实在令人无法理解,亚人不是被歧视的种族吗?你们反变成她的奴隶这还像话吗?虽然有这么多可以吐槽的地方,但始不想多加思考,只要一遇见他们就会立刻铲除。

最后的是纯粹由女性组成的集团,主要行动方针是纠缠月和希雅,或是消灭始。曾经也有少女一手拿着刀子大喊「你这个缠着姊姊大人的害虫!纳命来啊啊啊————!」冲向始。

毕竟在镇上杀害少女后果会很麻烦,所以始在剥光她之后,用伪龟甲缚(因为他没有那个知识)将她绑起,吊在最高的建筑物上,贴上『下次我会真的杀人』的字条,便放置不管。见到这冷酷无情的作为与纸上平淡的字句,少女们激烈的行动才因此收敛,真是好事一桩。

想起发生过那样的事,始不禁皱起眉头,凯萨琳见了露出苦笑。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说,镇上很有活力是事实。」

「真是讨人厌的活力啊。」

「那么你们要去哪里?」

「弗连。」

尽管像这样闲聊,凯萨琳仍确实地做好工作,立刻寻找是否有与弗连相关的委托。

所谓的【弗连】就是中立商业都市。始他们下一个目的地是位于【古卢恩大沙漠】、七大迷宫之一的【古卢恩大火山】。为此必须往大陆的西方走,而【中立商业都市弗连】就位于途中,他们才想说中途经过,就去这个大陆最大的商业都市看看。另外,他们在【古卢恩大火山】之后的目的地,便是越过大沙漠、位于更西方的海底大迷宫【梅尔基涅海底遗迹】。

「嗯~喔,正好有适合的案子,是护卫商队的委托,缺额刚好剩一人……如何?你要接下吗?」

始接过凯萨琳递出的委托书确认内容,委托的内容看来确实是商队的护卫,似乎是支中等规模的商队在征求十五人左右的护卫。因为月和希雅没有登记为冒险者,所以加上始人数正好十五人。

「可以带人同行吗?」

「嗯,没问题。虽然若人数太多,委托者会抱怨,不过有的冒险者也会以个人名义雇用人手搬运行李,或是带奴隶同行。更何况小月和小希实力高强,这等于花一人份的费用,多雇用两名优秀的冒险者,对方没有理由拒绝。」

「这样啊,嗯~要不要接呢?」

始稍微考虑了一下,像是征求意见般地朝月和希雅看去。老实说,始本来希望有配送类的委托,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如果只有始他们,就能够使用魔力驱动车,可以比马车早几倍抵达弗连。特地接护卫任务,还要配合其他人的步调,反而比较费事。

「……我们的旅程并不赶时间。」

「是呀~偶尔和其他冒险者们一起旅行或许也不错,说不定可以学到资深冒险者的知识喔?」

「……说得也是,着急也没用,偶尔一次也好……」

始点头赞同两人的意见后,告知凯萨琳愿意接下委托。正如月所说,攻略七大迷宫想必还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就如同希雅说的,要是能学到冒险者独到的经验,也许会对今后的旅程有所助益。

「知道了,我会通知对方,你们明天一大早就到正门集合吧。」

「了解。」

确认始收下委托书后,凯萨琳向始身后的月和希雅说:

「你们也要保重身体喔?要是他欺负你们,你们随时可以来我家,我会帮你们揍他。」

「……嗯,谢谢你的照顾。」

「好的,凯萨琳小姐,谢谢你对我们这么好!」

听到凯萨琳充满人情味的话语,月和希雅的脸颊也跟着浮现笑容。特别是希雅,她似乎非常高兴。

自从来到这个城镇后,希雅几乎快忘了自己是亚人。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对她很友善。即使如此,以凯萨琳为首,索娜、克莉丝塔贝尔,以及自称希雅粉丝的恐怖人们,都没有因为希雅是亚人就歧视她。虽不知是地方民情本就如此,还是那样的人自然地聚集到这个城镇,但不管怎么说,对希雅而言,这里都是能感受到接近故乡·树海温暖的场所。

「你也是,别让这么好的女孩们哭泣喔?不好好珍惜她们可是会遭报应的呢?」

「……你真是爱管闲事耶,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听到凯萨琳这样说,始苦笑着回答。这时,凯萨琳将一封书信交给始,始面露疑问地接下。

「这是?」

「你们似乎背负着许多麻烦事,这就当作镇上的人给你们带来困扰的赔礼吧。在其他城镇与公会发生纠纷时,就把这封信拿给高层看,可能会有点帮助。」

凯萨琳说完对始眨了眨眼睛,始的脸颊不自觉地抽搐。「一封信就能影响高层,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他脸上浮现这样的疑问。

「哎呀,最好别多问喔?好女人都会有秘密的。」

「……唉,我知道了啦,这封信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很坦率非常好!虽然你们一定会遇到很多事,不过可别死了喔。」

凯萨琳,拥有许多谜团的乡下小镇公会职员。始等人就在她可爱魅力的笑容目送下离开。

在那之后,始他们也去了克莉丝塔贝尔的店。虽然始坚决拒绝,但月和希雅坚持要去,他也只能无奈地陪同……

然而,当听到他们要离开小镇的瞬间,克莉丝塔贝尔宛如要把握最后的机会般,化成巨汉怪物袭向始。由于太过恐惧,始忍不住要使用振动破碎葬送她,月与希雅则是拼了命地阻止,虽然发生了这么具冲击性的事件……不过在此就不多加详述了。

而听到这是他们投宿的最后一晚,索娜终于公然闯入澡堂、果断闯入房间,却被暴怒的母亲用真正的龟甲缚捆绑,吊在旅店的正面一整晚,这件事也不多加详述。至于为什么老板娘会知道龟甲缚?这部分也跳过。

到了隔天早晨。

始等人回忆着这些有趣(?)的布鲁克镇民,来到正门,迎接他们的是商队的领队与其他接受委托的冒险者们。始他们似乎是最晚到的,见到始他们到来,貌似领队的人物与十四名冒险者一齐骚动起来。

「喂、喂,难不成最后的护卫就是『粉碎情侣档』吗!?」

「真的假的!喜悦与恐惧一起袭来了啊!」

「你看,我的手从刚才就一直颤抖个不停喔?」

「不,那是你酒瘾犯了吧。」

他们的反应各式各样,有人为月与希雅的到来欢天喜地;有人用双手遮住胯下,双目泛泪;有人把手抖的原因推卸给始等人,却被同伴吐槽。始露出厌恶的表情走近,貌似商队领队的人便向他开口:

「你们就是最后的护卫吗?」

「对,这是委托书。」

始从怀中拿出委托书给对方看,确认过委托书后,领队的男人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开始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莫多·庸凯尔,是这个商队的队长。听凯萨琳女士说,虽然你们的等级还是蓝色,却是非常优秀的冒险者,路途中就期待你们的护卫啰。」

「……※再多一些Yunker?商队的领队还真辛苦呢……」(译注:莫多在日语近似还要、更多的发音,Yunkerr则是机能性饮料的名称。)

听到这个令人联想到日本某机能性饮料的名字,始的眼神中流露同情的神色。莫多不明白为何被用那种眼神注视,他一边感到疑问,一边苦笑着回答:「虽然辛苦,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我想我们会符合你的期待啦,我是始,这两位是月和希雅。」

「那还真是可靠呢……话说这个兔人族……你有没有打算要卖呢?我可以出相当高的价钱喔……」

莫多的视线像在鉴定价格似地看着希雅。她是兔人族,又是有一头白中带蓝头发的超级美少女。作为商人的天性,见到珍奇的商品,他无法不开口吧。看到颈环判断希雅是奴隶后,便立刻向身为拥有者的始进行买卖交涉,由此可见他一定是名优秀的商人。

被那样的视线看着,希雅发出「呜~」的厌恶声,急忙躲到始的背后。月则是以严峻的目光看着莫多。然而,在一般的认知上,树海外的亚人等于奴隶,而且身为商人,提出买卖珍奇奴隶的交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不能责怪莫多这么说。

「喔,她和你相当亲近呢……看来你非常珍惜她,那么我再加价,不知你意下如何?」

「你似乎是个相当优秀的商人……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答案吧?」

莫多充满兴趣地观察希雅,进一步与始交涉,但始的应对非常果断明确。莫多其实也感觉得出始不会割爱,即使如此,由于希雅能带来的利益非常诱人,他才会设法延长谈话,想要寻找交涉材料。

不过那样的意图,始也已经料到了吧。他的态度依旧十分明确,并在语气中带着无可动摇的意志对莫多说:

「就算是神想要,我也不打算这么做……这样你理解了吧?」

「…………是的,我很清楚,没办法,只好先放弃了……可是如果你改变心意,务必关照我们庸凯尔商会。另外,我们就快要出发了,护卫的详细工作请询问那边的队长。」

始的发言相当危险。一弄不好,有可能会被圣教教会盖下异端的烙印。基本上,因为魔人信仰不同的神,而且除了历史上的最高神『埃希德』之外,也有其他的神受人崇拜,所以那样的发言并不算是直接向圣教教会宣战。

然而,即使如此那仍是游走于危险边缘的发言,这一点并没有改变,因此莫多也打从心底理解,始不会转让希雅。尽管如此,或许是商人的天性使然吧,他似乎尚未完全舍弃此念头。最后改变语气,就像是在应对客户一般,想要与始建立关系。

莫多的个性非常符合商人本色,始看着他大步走回商队后,发觉周围又掀起一阵议论。

「好强啊……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说到那种地步……太让人敬佩了!」

「他还真不愧是决斗粉碎机,面对朝自己女人出手的家伙毫不留情……呼,真是个男子汉。」

「真好~我也好想有人为我说这种话。」

「不,你是男人吧?谁会说那种……啊,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快住手啊啊!!」

始伸手按着头,仿佛是对有趣(?)的护卫同伴的滑稽发言感到头痛一般,布鲁克镇的人果然尽是一些笨蛋。

正当始冒出这样的念头时,背上有股柔软的感触挤压上来,接着有一双手从背后环至他身前,紧紧地抱住始。

始转过头,在极近距离下-->">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