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新的相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第二章 新的相遇



一夜过去。

月亮的光辉减弱,东方的天空开始泛起鱼肚白时,始、月、希雅三人已经做好旅行的准备,站在『水妖精旅店』的外头。他们手上拿着布包,里面装有可以带在路上吃的饭团。

时间非常早,佛斯却毫无怨言地为他们准备早餐,真不愧是高级旅店。始等人一边佩服旅店的服务用心,一边心怀感谢,不客气地收下了。

在晨雾笼罩中,始等人往【乌尔镇】的北门移动,那里有通往【北山脉地带】的道路。据说骑马需要一天的路程,所以骑乘休钛弗飙速的话,大概三、四个小时就能抵达了吧。

威尔·库德塔他们进入【北山脉地带】调查,失联至今已有五天,生存机率低得令人绝望。虽然始也认为威尔他们活着的可能性很低,但事有万一,只要能带着活人回去,伊尔瓦想必会对始他们感激不尽,所以他打算尽快搜索。幸好今天天气晴朗,非常适合找人。

就在几栋建筑物传出有人活动的声响中,他们沿着大街往北前进,终于逐渐看到北门。

这个时候,始感觉到北门旁有一人以上的气息,他眯起眼睛望去,对方并没有特别的动作,似乎只是聚集在那里而已。

拨开晨雾看见的是……爱子与优花等六名学生的身影。

「……尽管我大概能想像得到答案,但还是问一下吧,你们在做什么?」

始他们冷冷地看着爱子。

一瞬间,爱子仿佛被他们的气势压过一般,身子震了一下,却依然摆出毅然决然的态度,正面与始对峙。而优花、妙子、奈奈、淳史、升,以及明人原本在稍远处,一边抚摸着为了移动而准备的马,一边聊天。等到发现始他们之后,也聚集到爱子的身边。

「我们也要去,你们是要搜索失踪的人吧?人多会比较好办事。」

「不行,你们要去就自己去,我拒绝与你们同行。」

「为、为什么?」

「单纯是速度不同,我没时间配合老师你们的脚步慢慢前进。」

始看着在优花他们身后嘶嘶呜叫的马,拒绝了同行的要求。瞬间,始不禁怀疑「这些家伙会骑马吗?」不过那种事根本无关紧要,他便不去多想。因为不管他们会不会骑马,速度都比不上魔力驱动车。

听到始那样说,优花张望四周,侧着头,露出讶异的表情,因为在始的周围看不见像优花她们准备的那种移动工具(马)。

「速度不同……那个,南云,你该不会是说,比起骑马,用跑的会比较快吧?即便你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但那种拒绝的理由也太随便了吧?就算事实真是如此……但不管怎么说,昨天的压迫感也好,你究竟强到多么非人的地步啊。」

听见优花相当失礼的言论,始不禁脸颊抽动。然而事实上,即使是用双脚奔跑,他也比马快速且持久,所以他也无法否定,说他非人的这个评价极为正确。其实要跟始说话,优花的内心相当慌张。她只是忍不住说出了真心话,不过在亲眼目睹始的实力之前,她似乎就已经讲出了正确答案。

始瞥了优花一眼。不知是出于警戒、对抗意识,还是别的原因,只见优花「唔!」的一声,脸上表情更加紧绷,与始对峙。始刻意用力地叹一口气,连说明也感到麻烦般,默默地从『宝物库』中取出休钛弗。

突然看到大型机车凭空出现,爱子他们惊讶地瞪大双眼。

「这样服气了吧?我既不是随便找借口,也不是要用跑的,更不是在讥刺你们。就只是字面意思,我们的移动速度不同。」

或许是被休钛弗厚重的外形,以及与异世界格格不入的存在感吓了一跳,爱子与优花他们注视着休钛弗,说不出话来。

这时,班上最喜爱机车的升,带着若干兴奋的语气询问:

「这、这个也和昨天的枪一样,是南云制造的吗?」

「是啊。我们要走了,请把路让出来。」

始随口回答后便准备出发,即使如此,爱子仍不肯罢休。

就爱子来说,她无论如何都想跟着始他们一起去。

理由有二。

第一是为了探问昨晚始言论的真伪。『差点被同学杀了』对爱子而言是无法置之不理的一句话,那真的不是始弄错,而是事实吗?若是真的,始有可能知道是谁吗?为了回避今后可能发生的不幸,爱子想要打听得更详细。既然搜索结束后,就不知能否再见到始他们,那就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另一个理由是现在行踪不明的清水幸利,虽然用尽手段收集情报,但是附近的城镇和村庄都没有收到发现类似人物的消息。

然而,【北山脉地带】原本就杳无人烟,爱子想到他们还没得到那部分的情报。不管是疑案也好,自发性失踪也罢,都没人想过他会去【北山脉地带】,所以没有收集那里的情报也很正常。因此爱子想趁这个机会亲自前往,一边找寻始他们的搜索对象,一边调查是否有清水的线索。

附带一提,优花他们在这里出现有一半是偶然。

爱子为了比始更早去北门等待,天还没亮就起床。但在准备离开旅店时,却被从昨晚因东想西想而失眠的优花,发觉房间有声音,因此发现了爱子的行动。

看到爱子穿上旅行装扮,在不合常理的时间想要离开旅店。优花当然不容许她瞒混,不断追问,结果得知小爱打算今天跟着始一起去。她冲动之下脱口说出「我也要去!给我四十秒准备!」要求同行。

然后,基本上优花是用她是小爱护卫队这个理由说服爱子,所以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去,于是叫醒其他的成员,请他们加入搜索队。

另外,因为担心骑士他们和始在一起可能发生争执,因此爱子留字条请他们留守,至于他们会不会听就不得而知了……

爱子靠近始,小声地告知自己的决心。

由于谈话内容十分敏感,爱子为了不让别人听见而将脸靠近。始发现爱子的眼角虽有化妆遮掩,但仔细一看就看得见浓浓的黑眼圈。一定是因为在听完始说的话之后,她几乎没有阖眼吧。

「南云同学,我身为老师,无论如何都必须向你把事情问清楚。因此,除非你给我谈话的时间,否则我不会离开,你逃走我就追上去,那样对南云同学来说也很麻烦吧?移动时间或搜索的休息时间都没关系,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如此一来,我就会依照南云同学所说,在这个城镇与你暂且分道扬镳。」

始看见爱子的眼中闪耀坚定的决心,他不禁有点后悔,昨晚最后那句话大概失算了。始很清楚爱子的行动力(虽然时常徒劳无功),如果打马虎眼或是逃走,到时她说不定真的会派遣护卫骑士们大肆搜索。

始将视线从爱子身上移开,仰望着天空,天空逐渐变得明亮。如果不放弃威尔生存的可能性,就不该把时间花在争论上。始深深叹了一口气,说服自己这都是自作自受后,重新面向爱子。

「好吧,我允许你们同行。话虽如此,其实该说的我几乎都告诉老师了……」

「没关系,我只是想听南云同学亲口说出来而已。」

「唉,真是的,老师还真是坚持,不管在何处,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是老师吗?」

「当然!」

听到始妥协,爱子面露喜色,得意地挺起胸膛。看到交涉好像很顺利,优花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始,要带他们去吗?」

「是啊,这个人是彻头彻尾的『教师』,只要是与学生有关的事,她都不会妥协吧。若放着不管,之后绝对会很麻烦。」

「喔~真是为学生着想的好老师呢。」

月和希雅看到始妥协,惊讶地开口问他。听到始带着苦笑那样说,她们看着爱子的眼神也有了些改变,似乎多了若干的敬意。

对于爱子坚持当他们『老师』的态度,始也很有好感。就算始已经觉得同乡或同学那种类别的人毫无价值,但他依然认为,爱子是少数值得尊敬的珍贵大人之一。

「不过这辆机车最多只能坐三人吧?要怎么办呢?」

优花指出最重要的事实。就时间而言,不予考虑配合马匹速度的选项。若让爱子乘坐,把月和希雅留下,这也不可能。始没有办法,只好把休钛弗收回『宝物库』,取出魔力驱动四轮车『布利捷』。

厚重得仿佛军用悍马车的凶猛外形,加上一目了然的外接式武装,让它看起来更加凶恶。消光黑色烤漆,与后方拥有枪座的货卡型巨大车体,远远看去,或许就像要将路上一切辗压而过的魔物吧。

看到始接连让大型物体一下消失一下出现,尽管察觉他可能是使用神器,爱子他们仍旧忍不住吃惊。

看到现在的始,有谁能想像他过去被称为『无能』呢?始留下「坐不下的人就去坐货架」这句话,快步走向驾驶座,优花他们则用五味杂陈的眼神看着他。

注视着前方的山脉地带,有如装甲车般坚固的四轮驱动车————布利捷,高远行驶在笔直延伸的道路上。

虽然是无法与大道相比的颠簸道路,却十分舒适。因为布利捷装设了悬吊系统,能抵销大部分的冲击。而且它也与休钛弗相同,装有借由炼成驱动的整地功能。车内固然不用说,连坐在车体后方的坚硬金属制货架上的淳史等男生们,也不觉得不自在。

附带一提,明明有『宝物库』,却还特地装上货架,做成货卡型的车辆,是因为始有点憧憬在货架上装设格林机枪,在行驶途中射击,这是他的小小坚持。

车内是长椅式的座位,坐在驾驶座的当然是始。他身旁的是爱子,再旁边则是月。爱子坐在始旁边是为了谈那件事,就爱子来说,她还不想让其他学生听见,所以希望坐在始的身旁才方便说话。

本来始身旁是月的指定席,不过月听始说过,知道爱子要谈的内容,于是不情不愿地把位子让给爱子。爱子和月的身材都很娇小,因此空间还算相当充裕。

相反地,坐在后座的希雅等人就显得有些拥挤。希雅固然不用说,优花和妙子都是比较有肉的女生,因此占了相当的空间。苗条的奈奈也不见平常轻佻的风格,她看着希雅和优花身体的某一部分,嘴噘得跟鸭子一样,摸着自己平坦的胸部,得到的只有悲伤的感触。

不过,最不自在的一定是希雅吧。

奈奈凝视着希雅胸前,妙子眼神莫名兴奋,希雅被夹在她们中间。她们两人从刚才就一直追根究柢地追问希雅和始的关系。异世界的异种族恋爱,对正值青春年华的女高中生而言,是绝不能放过的故事吧。她们兴致勃勃地反覆发问,希雅则是慌慌张张地一一回答。坐在窗边的优花将手放在窗框撑着脸颊,好似对她们的谈话没有兴趣,但很明显看得出她在竖耳倾听。优花甚至不断偷瞄她们,看来她内心也对始与希雅的邂逅充满兴趣吧。

另一方面,始和爱子的谈话也已进入佳境。

从始的口中听到当时的详细情况,爱子虽认为有人故意射击魔法的可能性很高,却又不愿相信那是事实,令她烦恼不已。问始心中是否有可疑人选,始则是嗤笑一声,回答『所有人』都有可能。

基本上,始猜测桧山很有可能那样做,那个猜测别说是接近事实,根本就是正确答案,不过这时始只是当作一个可能性告诉爱子。

单靠这些资讯,爱子也无法断言谁是凶手。就算能够找出凶手,但要怎么让因杀人而扭曲的心灵恢复原状呢?要如何让凶手赎罪呢?这又是令爱子烦恼的问题。

就在爱子发出低吟,不断烦恼之中,车辆行驶时的摇晃和柔软的座椅,令她渐感睡意。不知不觉间,爱子进入梦乡,顺着椅背滑下,倒在始的膝上。

一般而言。始这时候应该会嫌她碍事,把她推开。但要他粗暴地对待爱子,也下不了手,他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做,最后决定就让她这样躺着。

毕竟爱子睡眠不足的原因始也有份。始为了自己,让她接收了太多的情报,所以借她躺一下也无可厚非,始少见地表现出宽容的态度。

「……始对爱子很温柔。」

「……这个嘛,因为受过她很多照顾,这样应该还好吧。」

「……喔~?」

「月?」

「……」

「月小姐啊~请不要无视我。」

「……下次也借我躺。」

「……知道了啦。」

尽管爱子枕在膝上,始和月仍沉浸在两人世界。有两名女高中生兴致勃勃地从后座看着两人,有一名女高中生的视线虽看着窗外,却又微妙地感到在意,兔耳少女则是闷闷不乐。后座连接货架的窗户上,有三对燃烧妒火的眼神贴在上面。

这么热闹的景象,实在看不出,他们现在要前往发生不明异常的危险地带。

【北山脉地带】。

海拔一千公尺到八千公尺级的群山连绵不绝。不知何故,这里生长的植物、环境都极不统一,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才想说可以看见如日本秋天山上的色彩,下一个区域就如盛夏的森林般,长满了翠绿的树叶,相反地也有满是枯木的场所。

另外,就算越过平常看得见的山脉,山的另一头又是更多山脉。往北而去,重重的山脉不断层叠。目前已数到第四重山脉,再过去就是完全未知的领域。

听说曾有冒险者想知道山脉后究竟通往何处,以越过第五重山脉为目标,但是每越过一座山,栖息的魔物也变得更加强大,由于这个特殊性,结果并没有成功。

附带一提,第一重的山脉中,海拔最高的是过去圣教教会本部的所在地————【神山】。

这次始他们造访的场所,是位于【神山】东方六百公里远之处。树木上有红有黄、色彩缤纷的树叶十分赏心悦目,有知识的人只要仔细观察,到处都可以发现辛香料的素材和山菜。难怪【乌尔镇】会如此丰饶,因为这实在是一座资源丰富的宝山。

始他们将布利捷停在山麓后,有好一段时间,沉浸在展现出丰富色彩的自然艺术之中。

女性成员中有人发出赞叹,而爱子因枕在学生膝上熟睡,露出如此失态的一面,如眼前的枫叶般满脸通红,直到刚才还在道歉。但在色彩缤纷的景色之前,她似乎也成功地将黑历史抛诸脑后。

始压抑想要慢慢观赏景色的心情,把布利捷收回『宝物库』,拿出某样物品。

那是全长三十公分左右的鸟模型,与嵌有小石头的戒指。模型呈现灰色,头部则埋入水晶。

始将戒指套在手指上,再取出同样的四架模型,缓缓地将它们抛上空中。本以为那些假鸟会受到重力牵引而坠地,它们却当场飘浮起来,爱子等人惊讶地发出「啊!」的一声。

只见四只鸟当场绕了几圈后,往山的方向飞去。

「那个,那是……」

远望着无声飞去的鸟模型,爱子代表其他人问道。

始回答是『无人侦察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汽车和枪更不像是异世界该有的东西。

————重力控制式无人侦察机『欧尔尼斯』。

始说明『无人侦察机』,也就是那个鸟模型,原理是参考在【莱森大迷宫】受到遥控的哥雷姆骑士,并使用向密雷迪敲诈……不,是她爽快赠送的材料所制成。

由于始没有重力魔法的适性,无法直接使用。他便借由生成魔法,将重力魔法附加在矿物上,创造出可中和重力、飘浮于空中的『重力石』。接着装入操纵哥雷姆骑士的源头『感应石』,再将『远透石』装在头部。

所谓的『远透石』是用在哥雷姆骑士眼部的矿物。与感应石相同,注入同质的魔力后,即使距离遥远也能将映在一方矿物上的景色,投影在另一方的矿物上。密雷迪似乎就是用这个,掌握始他们的详细位置。

始将『远透石』装入魔眼石里,让自己能用魔眼看见『无人侦察机』所映出的光景。

不过,因为人脑的处理能力有限,所以就算用途只是单纯地在上空盘旋,最多也只能同时操纵四架。密雷迪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操纵五十具哥雷姆,实在是非常不可思议。

基本上,自从『瞬光』觉醒后,始脑袋的处理能力就有所提升。如果只是一架,始可以在自由行动的状态中,进行精密操控。另外,若是使用『瞬光』的状态,虽然有时间限制,不过也可以同时精密操控七架。

这次搜索范围广阔,即使只是先用欧尔尼斯从上空确认,也很有用吧,因此始才会拿出这个东西。

看着已经飞往远处的欧尔尼斯,爱子他们发誓不再一一为始的所作所为感到惊讶,不过那恐怕是无法实现的誓言。

始他们在威尔与冒险者们可能走过的道路前进。

传出目击魔物情报的地方是在山腰稍微上方的山路,大概第六到第七※合附近。威尔等人的冒险者队伍应该已经调查过这附近————始这么想,一边让欧尔尼斯先前往那一带,一边快速地在山路上前进。(译注:日本的登山用语。在此是将通往山顶的路程分成十等份,从山脚开始为第一合、第二合,以此类推。)

大约花费一个多小时,始他们终于抵达第六合,暂且停下脚步。理由是差不多该详细调查附近是否有痕迹,以及……

「呼、呼,休、休息了吗……咳咳,呼呼。」

「呼~呼~你还好吗……小爱老师,呼~呼~」

「呜噗,可以休息了吗?呼呼,可以吧?我要休息啰?」

「……呼~呼~」

「咳咳,南云他们是怪物吗……」

爱子他们比想像中还缺乏体力,需要停下来休息。

当然,本来爱子他们的能力值就是这世界一般人的数倍,所以登至第六合,还不至于这么疲累。只不过始他们的移动速度太快,导致爱子他们要全力奔跑,再加上对道路不熟悉。当他们发觉时,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步履蹒跚。

爱子趴在地上,拼命地喘气,升和明人仰躺在地,发出濒死般的呼吸声。奈奈现在脸上露出的表情,是身为女孩子不太能让人看到的神情。

意外的是优花和妙子没有倒下,两人倚靠着附近的树干,表情虽然相当痛苦,却没有要倒下的样子,这应该是因为两人的天职算是前锋吧。

附带一提,优花的天职是『投术师』,妙子则是『操鞭师』。前者是对飞刀、飞镖等投掷技术拥有天赋才能;后者不仅能使鞭子,甚至有运使绳状物的天赋。

优花外表有点像不良少女,妙子的外表则相当端庄时髦。优花耍弄投掷用短刀的模样,与妙子巧妙地挥舞鞭子的样子……在学生之间的评价分成两派。一派认为非常诡异,另一派则觉得十分合适,人数上是一半一半。

另外,淳史和升的天职虽然也算是前锋……可是一定不可以指谪他们体力不佳吧。如果指出这点,他们的心灵说不定会受到重创,从此一蹶不振。

始看到爱子他们那个模样,眼神中显得有些为难。但不管怎样,都必须详细调查这周围环境。所以他决定在休息之余,顺便前往附近的河川。来到这里前,始已经靠着欧尔尼斯传回的情报,掌握了位置。他把资讯告诉仍在不断喘气的爱子他们之后,便留下他们,先行前往河川。威尔他们在休息时非常有可能去过河边。

始带着月和希雅离开山路,在山中前进。当他们聆听踩踏在落叶上的沙沙声,漫步在树林间时,终于逐渐听见潺潺的流水声,令人心旷神怡,希雅的耳朵开心地不断弹跳。

始他们抵达的那条河川,若用小河来形容,规模稍嫌大了些。侦搜能力最强的希雅负责搜查周围,始为了保险起见,也让欧尔尼斯探索四周,并没有魔物的气息。总之,始他们先喘一口气,坐在河岸的岩石上,讨论今后的搜索方针。

途中,月表示「一下就好」,并脱掉鞋子,将脚浸泡在河中享受。虽然这举动十分任性,不过反正爱子他们还没有来,所以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对月就是无比宽容,希雅也跟着一起泡脚。

考虑到威尔等人有可能沿着河川往上游移动,始一面让欧尔尼斯沿着河川往上游飞行,一面观赏月赤脚拍打河水的模样。希雅虽然也打赤脚,但她只是把脚泡在水里,承受水流冲击的感触,似乎让她觉得有点痒。

这时,调整完呼吸节奏的爱子他们终于到了,或许是不满始抛下他们离去吧,眼神有些冰冷。

不过,三个男生看到赤脚的月与希雅,立刻发出「喔喔!?」的欢呼声,露出兴奋的眼神说「这里是天堂吗?」女性们冰冷的视线随即刺向他们,男生们吓得发抖。月她们察觉到淳史等人的视线,离开河上岸。

爱子他们在河边坐下,努力地补给水分。由于打从刚才淳史一行人看着月她们的视线令始不耐,所以他稍稍地瞪了回去,他们立刻发着抖,移开视线。看到那幅景象,爱子等人用温暖的眼神看着始,特别是奈奈(刚才的表情差点不配当女孩子),大概是在车内听希雅说过许多事,神情令始非常厌烦。

「呵呵,南云同学真的很重视月小姐和希雅小姐呢。」

爱子微笑着说道。

由于不管说什么,大概都会得到始不想看到的反应,因此他只是耸了耸肩。下一秒,月以行动表示。她有如理所当然般地,坐在始的腿上,挪动柔软的臀部,探索最佳位置。

「……嗯。」

她找到满意的位置后,将全身的重量靠在始身上,仿佛这就是信赖的证明。看到那样的情况,希雅似乎感到寂寞,从背后紧紧抱住始,始的背随即被幸福感包覆。

见到突然发生的桃色场景,爱子与优花脸颊泛红,奈奈和妙子尖叫欢呼,男生们则是咬牙切齿。

始也没有挣脱,而是把头别了过去,好像很难为情。

但是,始的表情也在下一个瞬间,一口气转为严肃。

「这是……」

「嗯……发现什么了吗?」

始像是看着远方,眼神十分迷茫,听见他口中的喃喃自语,月向他确认。看到他们的样子,爱子等人也眨着眼睛,不知发生何事。

「河川的上游……这是盾吗?还有背包……似乎还是新的。我们好像找到了,月、希雅,我们走。」

「……嗯。」

「是!」

始他们默契十足地站起,准备出发。

其实,爱子他们还没休息够,可毕竟是他们拜托始让他们跟来,而且现在似乎找到了线索,不得不行动。他们勉强拖着仍然疲劳的沉重身体,拼命追赶再度以猛烈速度往上游攀登的始等人。

在始他们抵达的那个地方,正如始借由欧尔尼斯确认过得一样,地上散乱着小型金属制圆盾和背包。只不过,圆盾被挤压得扭曲变形,背包的背带也从中被扯断。

他们仔细地环视周围,随即在附近的树上发现树皮剥落的痕迹,位在高度大约两公尺左右的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擦撞过,因而造成树皮剥落,从高度来看,不是人类所为。

始指示希雅用兔耳全力探查,自己也启动所有感知系能力,朝有伤痕的树木后方前进。

往前走之后,陆续发现争斗的痕迹,从中折断的树木和树枝、遭到践踏的草木、折断的剑与血液飞溅的痕迹。每当发现一个痕迹,爱子他们的表情便逐渐僵硬。

特别是曾经因死亡恐惧而灰心丧志的优花等人,或许是想起在【奥尔库司大迷宫】差点丧命的事吧,脸色差得一目了然。看得出他们正拼命地不让身体发抖。

始斜眼瞥向爱子与优花他们,持续追踪零散的争斗痕迹。一段时间后,希雅在前方发现某个发光的物品。

「始先生,这个是坠饰吗?」

「嗯?对……可能是掉落的物品啊,我确认看看。」

始接过坠饰,擦掉脏污后,发现这并不是普通的坠饰,似乎是相片盒。打开锁扣,往盒里一看,里面装着女性的照片,可能是某人的恋人或妻子吧。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线索,但并不老旧,应该是最近遗落的……或许是冒险者中某个人的物品,所以始还是暂且保管。

在那之后,随处可见到称得上是遗失物的东西,始等人只挑有助判定身分的物品逐一回收。

不知搜索了多久,太阳已经西斜,到了差不多该准备露宿的时间。

至今尚未发现野生动物以外的生命反应,尽管他们一路上都在提防袭击威尔等人的魔物,却连其他的魔物都没感应到。

就位置上来说,他们是在第八合和第九合之间,虽说还没有越过山岭,但正常的情况下,就算出现一两只弱小魔物也不奇怪。与其说是放心,他们反而觉得阴森诡异。

过了不久,欧尔尼斯再次找到异常的场所。东方三百公尺左右的地方,有大规模的破坏痕迹,始催促全员赶往该处。

那里有一条比刚才休息时的小河更大的河川,上游看得见小小的瀑布,水量多,水流相当湍急,本来应该是直直流向山麓,但在途中有一道被挖过的巨大痕迹,产生小小的支流。简直就像有类似雷射光的东西,从侧面挖开地面。

之所以会给人那样的印象,是因为挖掘的部分呈直线,周围的树木与地面都碳化了。再加上有好几棵树仿佛受到某种巨大冲击从中折断,倒在数十公尺远的地面,河边泥泞处留有三十公分以上的巨大足迹。

「这里似乎发生过正面战斗……这个足迹是大型二足步行魔物……我记得在两座山之后,有种名叫布鲁塔尔的魔物,可是这个被挖开的地面……」

始所说的布鲁塔尔,就是RPG里的兽人或食人魔。智能不高,却会集团行动,甚至拥有特有魔法————『金刚』的劣化版『刚壁』,所以防御力很高,被认为是相当厉害的强敌。它们平时在第二座山脉后的地方,应该不会来到城镇这边,而且它们并没有能将河川打出支流的攻击手段。

始蹲下来查看貌似布鲁塔尔所留的足迹,稍微思考之后,犹豫着要往上游还是下游走。

在此之前,威尔他们就像被追赶般,朝着上游一路奔逃至此。然而经过这么激烈的战斗之后,他们不太可能再往更上游逃走。不管是在体力还是精神方面,始都很怀疑他们能否继续做出远离城镇的思考。

因此,为了保险起见,始决定让欧尔尼斯往上游飞行,他们则是往下游走。既然布鲁塔尔的足迹出现在河边,表示威尔他们极有可能逃入河中。在缺乏体力的情况下,他们被水冲走的可能性一定很高吧。

其他人也赞成始的推测,沿着河川往下游移动。

这次,他们看见一座壮观的大瀑布————方才的小瀑布完全比不上,始他们轻快地从瀑布旁的崖壁爬下,在水潭附近着地。瀑布旁特有的清风,使探索了一整天的疲惫身心,得到温柔的疗愈。

就在这时,始的『气息感知』有了反应。

「!这是……」

「始?」

月立刻问道。始闭目聚精会神一会儿后,缓缓睁开双眼,似乎很惊讶地说道:

「喂喂,真的假的啊,气息感知有了反应,从感觉上判断应该是人,地点是……瀑布水潭的内侧。」

「意思是有活着的人吗?」

希雅语带惊讶地确认,始点头肯定,月问到人数,他则回答「一个人」。

爱子他们似乎同样惊讶,不过那也是当然的吧。虽说存活的可能性并不是零,但实际上没-->">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