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乌尔镇】的蹂躏剧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第三章【乌尔镇】的蹂躏剧



「咿!」

绿光石的光线隐约照亮道路,宛如昏暗坑道的场所————【奥尔库司大迷宫】的某个角落,响起带着畏惧的小声惨叫。

「怎么了?小雫。」

惨叫的主人————勇者组的一员,八重樫雫突然做出不像她的举动。走在身旁的好友兼儿时玩伴白崎香织,侧着头询问。

「呃,那个……不,没什么,是天花板有水滴落下,刚好滴在我的脖子上。」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

雫避开视线,说出小声惨叫的原因。香织心想她一定是因自己被水滴吓到惨叫而感到羞耻,才会有那种反应,不禁愉快地轻声一笑。

她们身在不知何时会有魔物袭来的昏暗迷宫中,现在所处的场所,还是前人不曾来到的阶层。考虑到这样的情况,就算突然被脖子上的冰凉感吓到,也不足为奇。即使如此,雫仍觉得很羞耻,因而避开视线。好友的反应,令香织觉得非常可爱。

……香织应该是这么想的吧。雫一边如此猜测,一边偷偷将视线移回香织身上。只见香织虽警戒着周围情况,却已经恢复成平常的模样。

(……果然是我的错觉吗?不,可是最近很常发生……与其说是香织怎么了,倒不如说只是我累了吧?不,可是……)

雫在内心苦恼。

她突然发出惨叫的原因,绝不是水滴滴在颈子。如果她会因为那种事失去镇定,就不可能在前人未到的阶层,担任勇者组的突击组长。

要说是什么原因的话……

「咿呀!」

「小雫?」

「雫?」

「雫雫?」

雫再度惨叫出声。听到比刚才更大的哀号声,不只香织,连她们的青梅竹马,同时是拥有天职『勇者』的天之河光辉、同是勇者组,并拥有天职『结界师』的谷口钤,三人都叫出雫的名字。其他还有光辉的好友坂上龙太郎、铃的好友中村惠里,以及永山重吾率领的野村健太郎、辻绫子、吉野真央、远藤浩介等永山组;桧山大介所率领的齐藤良树、近藤礼一、中野信治等桧山组的成员们也停下脚步,看向雫。

在一脸讶异的他们面前,雫在慌张之下,不小心脱口说出自己看到的东西:

「※般、般若!那里有般若、不,是般若小姐!」(译注:日本能剧的面具之一,有两根角,裂开大嘴的鬼女面具,用来表现女性的愤怒和嫉妒。)

不知为何,看到雫重新改口,帮般若加上小姐的尊称,光辉他们的表情变得更为惊讶,却依然手持自己的神器,转身用警戒的眼神巡视四周。

「雫……在哪里?那个长得像般若的魔物在哪里?」

光辉不敢大意,举起微微发出纯白光芒的圣剑,静静地询问。即使眼观四周,使用技能『气息感知』,也感觉不到附近有魔物气息。他心想难道是擅于隐藏的魔物,连『气息感知』也无法侦测到吗?光辉的太阳穴上流下一道冷汗。

然而,雫无视光辉的紧张,露出非常微妙的表情,看向香织。

「……那个,我是在香织身后看到的……」

「咦?我吗!?骗人,在哪里!?有什么在我背后吗!?」

香织慌张了起来,简直就像追赶自己尾巴转圈的小狗,不断回望背后,不停转圈。她的战斗服————类似宽松法袍,随着她的动作翩然飘起,像是在跳舞。

看到香织令人莞尔的举动,以及雫过意不去的表情,使光辉他们紧张戒备的身体逐渐放松。

「对不起,我好像看错了。」

「没什么,这种事常有啦,你不必在意,雫。总比以为是错觉而疏忽要好,梅尔德先生他们也常常这么说吧。」

光辉拍着雫的肩膀鼓励她,其他成员也点头附和。

在这个七十后半的楼层————探索第七十八层的光辉他们身旁,并没有【海利希王国】骑士团团长————值得信赖的大哥,梅尔德·洛金斯的身影。梅尔德所率领的精锐王国骑士们,目前正在七十层待命。他们本以为大迷宫内不存在捷径,却在七十层与三十层发现转移阵。梅尔德他们目前正负责守卫七十层的转移阵。

他们确实是王国最精锐的部队。与光辉等人探索大迷宫的未攻略区域中,他们的实力也磨练得更为高强,但到了七十层后半,实力渐渐跟不上,便接下确保退路的任务。

光辉他们终于脱离骑士们的庇护,靠自己的力量挑战大迷宫。梅尔德反覆告诫他们大迷宫的经验与知识,唠叨的程度甚至让人想吐槽「你是老妈啊」。

他甚至叮咛「手帕带了吗?别在路上捡东西吃喔?吃了奇怪的东西要马上吐出来喔。」这些与大迷宫无关的事,还说「那种装备没问题吗?」。把以圣剑为首的最高位神器说成『那种装备』,可以看出梅尔德有多么地担心。不用说,他之后被光辉他们吐槽「这是王国让渡给我的至宝吧!?」

结果般若一事,以雫看错为结论告终。

「原来雫也会惊慌啊。」

「慌张到尊称般若『小姐』的雫雫……让我大饱眼福。」

「铃,你不要笑得跟个色老头一样啦……」

光辉他们就这样聊着天,重新探索。雫跟着走在前头的光辉,眼神不断偷看香织。

「我说,香织啊。」

「什么事?小雫。」

「那个,你还好吧?」

「?」

香织圆睁着双眼,无法马上明白雫的意图,但隔了一拍后,她似乎想到什么,顿时脸色苍白,语气惊慌地反过来询问雫:

「小、小雫,该不会我的身后还有什么吗?小雫什么时候看得见了!?我被什么坏东西附身了吗!?」

「不、不是啦!什么也没有啦!」

「真、真的没有吧?」

香织频频回头,确认有没有可疑的人在背后。就好比在淋浴时,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转过头,当然一个人也没有,但一旦在意就会停不下来,她就是陷入这样的心理状态。因为香织打从心底害怕幽灵等惊悚的东西,所以好友目击到的『般若小姐』令她更加在意。

香织不知第几次『向后偷看』时,在视野的角落,看到晃动的黑影!

「不要啊啊啊啊啊,般若小姐出现了啊啊啊啊!」

「咦,等等,噗啊啊!?」

香织忍不住做出在大迷宫中十分危险的行为————闭上眼睛惨叫,同时全力挥击手上的杖型神器。随后响起像是打中某个东西的沉闷声音,以及男学生的哀号。

「浩介!」

「原来你在那种地方!?」

「远藤同学飞起来了!」

「真是漂亮的抛物线!」

没错,被香织错认为『般若小姐』,遭到杖全力挥击的人,是永山组的第一,不,大概是世界上存在感最薄弱,享有充满矛盾赞美的男人————远藤浩介。毕竟在来到异世界,托达斯之前,就连便利商店的自动门都感应不到他。

他的天职是『暗杀者』。

就算是多年的友人————重吾和健太郎在他身旁,每天也几乎会出现「咦?浩介上哪去了?」「厕所吗?」「……我从刚才就在这里啊。」这样的对话。

他在被召唤之前,就已经拥有近乎超能力的能力,自从来到托达斯后,他存在感薄弱程度变得更上一层楼。

没错,他一直走在雫和香织身后,香织甚至回头看了好几次,却一直没发觉他……

尽管香织完全没看到浩介,双目泛着泪光,不安地频频回头,但她的表情破坏力超群。看到香织的表情,浩介感觉自己的心率快到有些危险,于是想要换个位置……结果不用说也知道。

果然破坏力超群!

「咦?远藤同学!?哇哇,对不起!」

听到重吾他们的声音,看见『般若小姐』的真面目,香织才明白那是远藤同学。只见浩介红肿着脸,宛如遭到暴徒袭击的女孩子,双腿并拢倒在地上,香织随即对他施放治愈之光。浩介眼神呆滞,被淡淡的白堇色光芒包覆,模样令人感到可怜。

香织不停地低头道歉,浩介说出「好了啦,桧山他们快要露出可怕的眼神了……这种事我也习惯了」这种更引人落泪的话,并受到重吾他们的安慰。不用担心组织第一侦查兵因可悲的意外事故退场后,一行人开始往前进。

「香织,对不起,都是我害你感到害怕。」

「不会啦,只是我反应过度,小雫不用放在心上。」

雫表示骚动的源头本来是自己,于是向香织赔罪。尽管得到香织的原谅而松了一口气,雫依旧非常在意自己最近目击好几次的景象,因此她换了个说法,再次询问:

「香织,最近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吗?你有时候会心事重重……或许也不是吧,应该说是心不在焉,还是瞪着远方……你最近常有这种情况吧?」

「咦咦?我有那样吗?我完全没意识到耶……」

「是吗……」

果然是错觉吗?————雫侧着头感到疑惑,但既然香织没有印象,就没问题吧。雫有如说服自己般,想让自己接受,不过就在她即将成功时,香织拍了一下手掌,似乎想到了什么:

「啊,不过我有时候会有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

「对,虽然很难形容……」

香织可爱地歪着头,视线游移了一会儿……随后,表情瞬间消失,什么感情也没有,极为冰冷无情。对了,就像能剧面具!然后……

「就像是重要的东西,被某只偷腥猫偷走……了吧?」

「香、香织?不,香织同学?」

「呵呵呵,很奇怪吧?呵呵呵。」

「香织~!是我错了!我不会再问奇怪的问题了,你快回到这个世界来啊~~!」

嘴上说很奇怪,口中却发出呵呵呵的笑声,但香织的表情依然像副能剧面具。

「这下糟啦!」雫因为太过慌张,在内心说起蹩脚关西腔的同时,阻止香织,劝说她回归现实。

她心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不可能知道原因就是————现在这个瞬间,身在远方的某个白发眼罩少年,正在和某位吸血姬卿卿我我。她只能轻拍着好友的脸,让她恢复正常。

「小雫为什么要拍我的脸?别这样啦。」

「你回来了,香织,呜呜,太好了。」

香织非常自然地恢复为平常的她,雫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为何能办到,不过好友似乎察觉到远方发生了某种不愉快的事情,因此不断反覆陷入一脚踏入黑化状态的现象。

这里是异世界,有魔法、魔物,还有神那种超常的存在。就算有那种不可思议的事,也毫不奇怪……吧。雫半强迫地逼自己接受这种说法,不知道原因也没关系,只要在香织黑化前,把她带回这个世界就好了,雫凝视着不明所以的香织,心中做下这个决定。

就在雫下定这个微妙的决心时,走在前头的光辉忽然停下脚步开口:

「大家小心戒备,前方有东西,『气息感知』有反应,数量是一个。」

「要我先过去确认吗?」

「魔物只有一只吧?没必要让远藤去确认,大家一齐上快速地解决掉就好了吧?」

通常,如果在被魔物发现之前就感应到其存在,都会由浩介先行探路,驱使隐密技能,观察敌人的战力,所以他才会上前一步提议,不过龙太郎拗响拳头否决。

确实,如果魔物很少,他们也会不事先请浩介确认,进入战斗,这种事发生过好几次。光辉采用龙太郎的意见,决定直接前进。

终于,出现在昏暗通道前方的是……

「咦……人?」

光辉愕然地呢喃,其他人也圆睁着双眼,看向前方。视线的前方确实有貌似人的物体,不过还要补上身体有一半埋在墙里的叙述。由于对方头发很长,又低着头,所以别说是表情,连是生是死也无法确认,从纤细的体态来看,大概是女性。

「糟、糟糕,必须快点救她才行!」

「等一下,光辉!」

光辉心想她可能是在上层被魔物抓来,或是身中陷阱被抓到的冒险者。他慌张地奔过去,虽然雫出声制止,但是他的高性能已经把他送到目的地。

他一边问「你没事吧!?」,一边伸出手。就在那个瞬间,光辉的脚陷入地面,勉强保持平衡,总算没有跌倒。然而视线往脚下一看,不知不觉间,坚固的地面变得像泥沼。随即看到光辉的双脚沉至脚踝,深陷其中。之后,光辉周围的泥土一口气隆起,变成人型。是泥做成的人型人偶————库雷哥雷姆。库雷哥雷姆瞬间将双手变成锐利的镰刀,挥向挣扎着想逃出泥沼的光辉。

「咕!」

尽管发出痛苦呻吟,光辉依旧在圣剑上缠附光芒,扫荡四周。右手先由左向右斩,接着在背后换至左手,顺势挥向右方,这是八重樫流刀术之一————『水月』。光辉身为八重樫流的弟子,练习过无数次,他却自己停了下来。

「!雫!?」

没错,因为对手有着雫的长相。正确来说是库雷哥雷姆的脸扭曲变形,一瞬间变成雫的脸。它们的身体当然还是库雷哥雷姆,一眼就看得出那不是雫,不过重要青梅竹马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光辉不自觉地产生动摇。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此一来,势必会付出很高的代价。

「疾!」

「————『缚煌锁』!」

库雷哥雷姆包围光辉。然而,右半边的库雷哥雷姆随着斩击的轨迹,被劈断消失。左半边的敌人则被闪耀着白堇色光芒的无数锁炼缠绕全身,封锁住行动。

虽然它们立刻化成泥逃出束缚,下一个瞬间,却被空中画出的圆形轨迹斩断崩毁。发出攻击的当然是雫。她使出八重樫流刀术之一『水月·涟』————从收刀状态一边转身一边拔刀,向全方位横斩的招式。

「光辉,你没事吧?」

「没事,抱歉,多谢了!」

光辉抓住香织的『缚煌锁』,逃离泥沼时道了声谢。这时,各处涌出库雷哥雷姆,不只光辉,它们也包围永山组和桧山组,双手的镰刀变幻莫测,想要送他们上路。

「可恶!根本没完没了!要怎样才能打倒它们!?」

「就算打倒了,也会马上复活!」

龙太郎的正拳把库雷哥雷姆打散,但泥土立刻聚集起来,库雷哥雷姆马上复活。其他人也遇到相同情况。

光辉一边四处奔跑,一边打倒库雷哥雷姆,同时思考要怎样才能突破状况。他突然看见雫来到视线边缘,这次没有看错,她的身体确实穿着雫的服装。光辉想要借助她的智慧,便打倒涌出的库雷哥雷姆,同时移动至雫的身边。

不过他也发现,走过来的雫背后,被埋在墙中的少女————原本光辉以为是被抓到的人类居然……不见了。他的背脊窜过一阵寒意,那家伙到哪去了?光辉将视线离开雫的身上,警戒周围。

「雫!小心点!埋在墙里的家伙不见了!不知道是潜到哪————」

「笨蛋,就在你的眼前吧!」

光辉发出警告时,突然有人用力拉扯他镗甲的后领,让他发出「咕喔」的声音,向后方倒下,同时有一阵风吹过他的脸。光辉咳着嗽往上看,眼前的人的脸和身体都是雫,却只有右手的手臂直接伸长,化成了剑。光辉浏海的数根头发飞舞在空中,似乎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斩首的攻击。

「看来那是首领,跟其他的不同,连身体和装扮都能够拟态。」

光辉背后传来冷静的声音,是除了右臂以外都和眼前的雫一模一样的雫。看来正如雫所说,埋在墙里的女人就是库雷哥雷姆的首领。

库雷哥雷姆首领也将左手变成剑,下一个瞬间,以猛烈的速度攻过来。

「我怎么可能每次都被耍着玩!」

它两手的剑宛如鞭子,画着不规则的轨迹飞来。光辉用圣剑将之弹开、挡开,准备要一口气冲上。但前一刻,首领周围出现大量泥制镰刀,一齐袭击向他。无数镰刀以半球状包围住光辉,挥了下来。不管怎么斩断,镰刀都会再生,毫不间断地袭击而来。

由于那些镰刀基本上由泥土构成,虽拥有一瞬间的攻击力,却完全不耐用。因此不必用上多少力气,只要碰到就能挡住对方的攻势。只不过周围全是泥巴,导致攻击的数量非比寻常。光辉光是防御首领的攻击就已经忙不过来,其他的成员面对不断出现的库雷哥雷姆群,即使不至于被打倒,却也陷入苦战。

光辉脑中的角落,开始把使用『极限突破』将它们一扫而空列入选项时,看到跳至首领背后的人影,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不愧是雫!拜托了!)

(了解。)

雫一边用眼神和他交谈,一边趁光辉在防御攻击的期间,用引以为傲的速度,绕至首领背后。将想要保卫首领的几具库雷哥雷姆收拾掉后,雫飘逸着马尾————已成为她的注册商标,一瞬间收刀入鞘,有如使用※震脚般,踏步上前,逼近首领。(编注:八极拳的步法。)

刹那间,首领变身成————香织的模样。

「!」

雫睁大眼睛抽了口气,她的头脑很清楚眼前是魔物。然而,雫并没有成熟到连心也能在一瞬间接受那是敌人。一般来说,心灵会阻止身体,她不可能斩断好友的脸……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吆喝声传出,或者该说呐喊。她发出的呐喊强行制伏踌躇的心!释放由拔刀术产生的高速逆风————八重樫流刀术之一的『登龙』。本来这一招应该还要跳跃起来,使出空中回旋踢加上挥击刀鞘的二连击,但这次没有那个必要。

正如字面意思,其斩击宛如登上瀑布的龙,将水流一分为二。雫的攻击将首领干净俐落地斩成两半,同时砍断首领体内的魔石。首领的外形崩毁,变回泥巴。魔石掉落其上,周围的库雷哥雷姆也逐渐失去形状。

「做得好,雫!」

光辉面露喜色奔了过来,雫也露出笑容回应「我做到了」。光辉接着回头走向奔过来的龙太郎等人,雫则是静静注视着自己的手掌。上头沾有一点库雷哥雷姆的泥巴,她皱起眉头,稍嫌粗暴地擦拭自己的手后,恢复原本干净的模样,雫的表情却……

「雫!」

「咦?」

当雫凝视着自己的手掌发呆时,光辉突然对她怒吼。尽管发出茫然的声音,本能却依然敲响警钟,告知迫近的死亡。雫隔着肩膀回头看去————有只大蜘蛛从天花板垂下丝线,吊挂在空中。八只红黑色的眼睛注视着雫,脚上附着尖锐的爪子,上头还滴着毒液。它的脚已经摆好架势,随时就要刺出。

不知是谁「啊」了一声,稍微放松戒备的代价实在太高,但这就是大迷宫。死亡会化成邻居亲切地问候,却代表着告别,这里就是这种地方。

「————『缚光刃』。」

不过,这一次大迷宫中的邻居似乎也要被甩了。八根毒爪刺出碰到雫之前,闪耀着白堇色的十字架便贯穿大蜘蛛,把它击飞出去,直接钉在墙上。因为是没有杀伤能力的捕缚魔法,因此它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即使如此,撞在墙上的冲击,也能让它畏缩吧。

千钧一发之际,好友的魔法救了雫。而同样打算用障壁守护雫的铃说「小、小香香,你太快了……」,并睁大双眼,呆若木鸡。

「香织……谢谢你,多亏了你,我才能捡回一————」

雫向香织道谢,可是话还没有说完,香织便大步离去。再加上雫脑中不知为何响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声音,于是闭上嘴。光辉他们似乎也被香织的气势震慑。

香织在大蜘蛛的前方停下。被钉在墙上的大蜘蛛,仍在不断挣扎,只见香织高举锡杖,呼叫出光之锁炼————『缚煌锁』,而且数量非常多。只听见金属摩擦的声音作响,锁炼从地面、墙壁、天花板延伸而来,就这样缠绕住大蜘蛛,把它从墙上拔下,在空中不断缠绕,做成一个球体。

「那、那个,呃~香织?」

在默默进行作业的香织背后,雫喊着她的名字。雫甚至忘了差点死亡的恐惧,肌肤却不知为何冒出鸡皮疙瘩。

随即,香织也有了反应,锁炼球体逐渐缩小,里面的大蜘蛛发出劈哩啪啦的逼真断裂声,香织将视线从球体移开,缓缓地回过头来。

————她的背后同时摇晃着出现头戴鬼面具,身穿白衣服的幻影。

「「「「「般若小姐!?」」」」」

此景证明了雫看到的并不是幻觉,光辉他们发出「咿~」的哀号,不住后退。

「香、香织?不,香织同学?那个,我说啊,你的背后————」

「呵呵,真奇怪。小雫为什么突然用『同学』称呼我呢?呵呵呵,很奇怪吧。我忽然觉得不只是偷腥猫,连偷腥兔子也要抢走我的位子,很奇怪吧?」

现在的香织才奇怪……但他们实在说不出口。因为她背后的般若小姐不知从何处取出大太刀,在肩膀上敲呀敲的。好友到底接收到怎样的电波了呢?雫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时,某位白发眼罩少年,在某座泉水边,正被某只抱歉兔子热烈地亲吻。雫看着好友有些(?)崩坏的模样,只能一个人抱头苦恼。

之后香织又突然恢复正常,大蜘蛛也被她完全打倒,一行人于是继续往前进。

一路上,雫忙着安抚忽然收到某种电波,让般若小姐出现的香织;抚慰看到香织那样,在各种意义上快要失控的勇者;或对头脑简单,老是想突击的同学施以德国式背摔;有时讨般若小姐的欢心;有时对一有空隙就会量产骚扰发言的小个子结界师施展铁爪功;还要纠正桧山组的过度自信与乐观;或者恳求般若小姐回去……

「我可能会秃头……」

【奥尔库司大迷宫】————在魔物横行,随时与死亡相邻的迷宫里,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剑士却担心起自己的头发,小声地说出透露出辛劳的话语。

雫是班上最爱操心的人,未来救她头发的人会出现吗……只有神才会知道。

魔力驱动四轮车『布利捷』用比去程更快的速度,疾速行驶在回程的路上。由于整地功能赶不上车速,被绑在天花板的缇奥不间断地受到冲击,在货架上的淳史他们则有如搅拌器中的奶昔不停摇晃。

「南、南云~你不能想个办法,别让它这么晃吗!!」

「会、会被甩下去啊啊啊。」

「升!我现在去救啊噗————我的舌头!我的舌头!」

「呼啊,伤口阵阵疼痛,主……嗯哼,再来……嗯哼,拜托让我进去啊~」

淳史就像壁虎一样,攀附在连接货架和后座的窗户上大叫。升的一半身体被抛出货架,明人想要救他,舌头却遭受严重打击而痛苦不已。缇奥陶醉在因震动而刺激伤口的状态中,宛若背书似地主张人道待遇……如果此刻在地球上,大概马上就会有人报警了吧,不过始完全不在意那些。

就在这个时候,位于【乌尔镇】和【北山脉地带】中间附近的地点,始发现有全副武装的护卫队骑士们,正猛烈地策马奔驰。始的『远视』可以清楚看见,大卫一脸凶神恶煞地疾驰在最前方,蔡斯在他旁边,表情充满焦躁。

一会儿后,他们似乎也发现从前方疾驶而来的黑色物体,起了小小的骚动。在他们看来,这辆车不管怎么看都是魔物吧,有那种反应也很正常。他们取出武器,巧妙地将队形重组为横队,其应对之迅速,不愧是超重要人物的护卫队,着实值得赞赏。

就算被他们攻击,始也只要直接冲过去就好,没什么问题。不过爱子当然不那样想,天花板有发出莫名性感惨叫的缇奥,后面则是脸色发白地攀住货架边缘的淳史等人,万一他们受到攻击,可不是闹着玩的。爱子从天窗探出头,拼命地挥动双手,大声喊叫,希望大卫发现自己的存在。

就在大卫终于准备好要发动魔法时,看见高速朝自己行驶过来的黑色物体上,似乎有人跑了出来,他不禁眯起眼睛仔细看。

一般来说,就算这样大卫还是会不由分说地先发制人,但心中的某种力量阻止了他。真要说是什么?应该可以说是高灵敏度爱子侦测器,或爱子专用第六感使然吧。

大卫将手水平伸直,对部下们下达中断攻击的信号。他们虽对队长的指示感到疑惑,但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发自接近的黑色物体上方所冒出的人物。他们不禁惊讶得圆睁双眼,大卫则已经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地说「爱子?」。

一瞬之间,「难不成爱子的下半身正被魔物啃食!?」大卫他们这么想,吓得脸色苍白。不过看到爱子本人活力十足地挥着手,高喊「大卫先生~是我~!请不要攻击~!」,这才明白没有发生他们担心的事态。尽管对黑色的物体是什么而感到困惑,他们依旧为与心爱之人重逢感到喜悦。

或许是陶醉在这个情况中吧,大卫露出恍惚的表情,大大地张开双手,仿佛在说「来吧!扑进我的怀里吧!」,旁边的蔡斯等人也展开双手,希望她扑进自己的怀中。

看到骑士们表情恍惚,张开双手等待的模样,始不禁露出厌恶的表情。就爱子来说,她当然希望始在大卫他们前方停下,然而……始却猛然注入魔力,加快速度。

两者之间的距离逐渐靠近,始必须减速,但黑色物体却增加速度。骑士们看见此景,大吃一惊,急忙从路径上退开。

始的布利捷无视面露笑容张开双手的大卫等人,不由分说地从他们的身旁通过。爱子说出「为什么~」,这句夹杂哀号的叫声,一边产生都卜勒效应,一边飞向后方,大卫等人带着笑容僵在原地。

下一秒,「爱子~」他们仿佛被拆散的恋人般发出惨叫,猛烈地追赶布利捷。

「南云同学!为什么要做那种危险的事!」

爱子怒气冲冲地回到车内,激动地抗议。

「我们没理由停下来吧,老师。要是停下来肯定会被要求说明情况,我们哪有那个时间。反正回到城镇也要说明情况,不必浪费时间讲两次吧?」

「唔唔,确、确实没错……」

虽然有点无法认同,但确实没错,要对他们解释自己擅自离开,还有魔力驱动车的事,可以预见将会浪费许多时间,所以爱子也只能闭嘴。

月重新坐回始旁边,将脸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地问道:

「……真心话是?」

「面露笑容的骑士们非常恶心。」

「……嗯,同感。」

附带一提,从天窗探出头的爱子后方,就是绑在车顶、不知为何露出恍惚表情的缇奥,不过……爱子与骑士们似乎都决定当作没看见她。

后来抵达城镇时,月得知缇奥的丑态后,不禁心想「……这个真的是龙人族?」,似乎受到轻微打击。自从在【北山脉地带】第一次看见解除龙化的缇奥,她一直有种微妙的心境。但看到缇奥似乎十分『享受』痛楚,她原先对龙人族抱持的憧憬与尊敬,全都有如幻想般粉碎消失了。

抵达【乌尔镇】后,与悠然漫步的始他们不同,爱子等人跌跌撞撞地奔往镇长所在的场所。其实,始本来想在这里与爱子他们分道扬镳,快点带着威尔返回弗连。然而,威尔比爱子他们先冲了出去,始他们才无可奈何地随后追上。

镇上充满了活力,这是个拥有丰富料理,附近还有湖-->">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