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戏剧性的之前·之后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番外篇 戏剧性的之前·之后



世界染成赤红。

那是焚尽首都每个角落,猛烈燃烧的地狱之火、飞洒四溅的生命飞沫、浮现在天空,异常巨大的魔法阵,以及为这个充满疯狂气息的悲剧舞台,点缀色彩的晚霞之色。

「竟然,竟然有这种事……」

稚气犹存的少女,仿佛勉强挤出声音似地说。

少女拥有美丽黑发与黄金眼眸,外表看来大约十岁。身上穿着美丽的和服,带着热气的风,吹拂她的秀发。她站在了望台的最高点,看着逐渐崩毁的故乡。

小手握住木制栏杆,宛如表达她的激动般非常用力。令人惊讶的是,看似坚固的栏杆,竟被少女的手握得嘎吱作响,好像随时都会粉碎。

其力气不像少女会有的。不过这也很正常,因为她真正的身分是龙人族,还是流着王族血脉之人。

现在这个被称为世界最美丽的水与树木王国————少女的故乡,正受到压倒性战力的侵略,即将付之一炬。不久前,所有的种族都还平等地过着和平的生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少女的认知赶不上现实,只能茫然注视着逐渐燃烧的故乡。

「公主殿下……这里很危险,请快避难……」

随侍在少女身后的侍女,催促她去避难。但是少女没有回头,只是微微地摇头。

「公主殿下……」

「芬莉,妾身是库拉鲁斯的公主。父亲大人和同胞这时候都还在战斗,你是要妾身逃到哪去?要去的话……应该过去那里吧。」

少女话一说完,手指直直指向战场,侍女————芬莉见状急忙奔到少女身旁。

「不可以,公主殿下!」

「……妾身明白就算去了也只会碍手碍脚,妾身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懊悔自己的不成熟。」

只见鲜血从少女可爱的嘴唇滴落,她咬着嘴唇的力道太过强大。若不那样做,她一定会赶走自己的理性,冲动地飞奔至战场吧。

国家被烧毁,同胞们死亡,就连家人都面临危机。这个时候,自己却无能为力,她怨恨自己的无力,痛恶至极。比起对敌人的愤怒,她甚至对自己怀着更为激烈的怒火。

这时,让少女打从心中担忧其安危,同时也是完全信赖之人的声音响起。

「缇奥,我说过叫你待在结界里吧!」

「父亲大人!」

只见少女————缇奥所在的瞭望台上,背负龙翼的黑发魁梧男子飞了进来。他是缇奥的父亲,当代龙人族之王哈尔加·库拉鲁斯。

哈尔加的模样十分惨烈,使用魔物素材的和式战斗服,比起劣质的金属铠还要坚固,如今却到处烧得焦黑、破损或者断裂,凄惨得让人无法直视。衣服下的肉体也有各式各样的伤痕,特别是腹部的伤口,现在这个瞬间也仍在滴血,似乎连止血也办不到。

哈尔加是龙人族之中,拥有最高防御力的黑龙,他也能够运使只有熟练者才能以人类形态进行的『部分龙化』。如此强者就算战斗服的防御被贯穿,也能在肉体覆上龙鳞,弹开一切攻击。

他以身体为盾,一边承受所有的恶意与敌意,一边朝敌阵突击,打倒敌人。那样的奋战之姿,甚至让他得到『移动要塞』的称号。

缇奥深知父亲的强韧,因此看到此景不禁哑口无言。哈尔加从缇奥的表情察觉她内心感受,一边露出苦笑,一边单膝跪地,配合缇奥的视线高度。

「缇奥,看来我等只能到此为止了。虽然穷尽各种手段,依然无法改变已经制造出的世界潮流,无法把故乡的土地留给你,父亲感到很抱歉。」

「没、没那种事,没有那种事!父亲大人在说什么!龙人族怎么可能就这样结束……不可能发生那种事!对吧!?」

「如今我等是世界的敌人……缇奥,我应该教过你,无论何时都不能逃避现实。」

「父亲大人!」

缇奥带着悲痛的声音与表情,也不管美丽的和服会弄脏,抱住哈尔加,拼命地否定父亲的话。

不可能有那种事。龙人族是世界的守护者,接受所有国家、种族,与他们携手合作,对他们伸出援手,为世界带来和平。不管是哪个国家、种族,或多或少都对龙人族怀抱恩情与敬意。

然而,只不过短短数年————几次季节变换的时间里,一切就全变了调。

龙人族是魔物,支配多个种族,随时有可能失控作乱,龙人族违逆神,龙人族……

————是神敌。

缇奥心想————这是什么鬼话?

完全龙化————地上任何种族都没有的特有魔法,确实会让人们感到恐惧吧。但正因为如此,龙人族至今要求自己比任何人、任何存在都还要高洁,就是为了将『恐惧』化为『畏惧』,然后升华为『敬畏』。

龙人族一直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展现勇气,将身体化为剑或盾,与所有人们共存直至今日。这样严厉的要求,就算用憨直来形容也不为过。

结果,经历数百年,过去以及活在现在的龙人族们,建立起被全世界称颂为乐园的王国,甚至成为全世界携手组成的世界同盟盟主,持续守护世界。

————世界的守护者。

————和平的催生者。

————真正的王族。

这些是人们赞颂龙人族的话语。

当初高声颂赞的人们,如今伴随着疯狂说出口的,却是粗口辱骂。

简直就是恶梦。人们的恶意、恐惧、敌意仿佛翻脸般说变就变……

即使现在真切受到世界规模的多种族混合连合军侵略,缇奥仍然无法接受现实。自己该不会其实还睡在寝室里,只是在做梦?如果是那样的话,希望这个梦早点醒来。

世界染成红色,充满疯狂气息,同胞们纷纷死去……她想从这个残酷的梦中世界,回到有着深绿树林与波光粼粼的小河,大家不分种族一起欢笑,充满人们喧嚣声的世界。

「缇奥!振作一点!你是最年轻,肩负下一世代的库拉鲁斯的女儿吧!」

「!……父亲大人。」

父亲以强而有力地声音激励缇奥。使原本陷入梦幻中的她,猛然恢复意识。缇奥心想不能一直露出这种难看的丑态,用力擦掉因过度的不合理而快流下的泪水,然后仿佛瞪视一般,以强劲的眼神看着哈尔加。

看到那样的缇奥,哈尔加打心底怜爱地眯起双眼,随后用力抱紧缇奥。简直就像再也感受不到心爱之人的体温,因而感到依依不舍……

由于实在太过用力,缇奥不禁发出「唔唔」的痛苦声音,准备向父亲提出小小的抗议。

然而,张开的嘴却闭了起来。因为她隔着父亲的肩膀,看到芬莉的表情,还从父亲的拥抱,察觉到非比寻常的气息。这么一来,理所当然地浮现一个疑问,为什么父亲会离开战场,来到自己身边?

————看来我等只能到此为止了。

父亲的话语在脑中响起,缇奥虽然年幼,但聪明的头脑甚至被称赞不输给大人。整合种种的情报————她顿时寒毛直竖。察觉父亲的意图,她露出愕然的表情,注视抱着自己的父亲的侧脸。

「父亲大人……这是骗人的吧?请您跟我这样说。」

「……真是的,你真的很聪明,不管是容貌、言行,都愈来愈像奥尔娜————你的母亲。」

看到父亲露出苦笑,缇奥确信————

现在这个时刻,就是与父亲天人永隔的瞬间。

缇奥怀着难以言喻的心情,即使如此,她依旧想说些什么。不过,在那之前,首都中心传来惊人的巨响和冲击。几乎要吹倒瞭望台的爆炸劲风,令缇奥不禁护住脸,缩起身子。

恢复寂静后一秒,缇奥和哈尔加一同露出严峻的表情,视线转过去一看。

「竟、竟然做出这种事!」

「……」

缇奥发出惨叫。

爆炸中心仿佛打从最初就空无一物般,变成一片空地。然而,缇奥发出惨叫声的原因并非这个。现在这个瞬间,木柱也一根一根地竖立而起,被钉在上面正是————同胞们的身影。

她发现了某人,就算有一段距离,她也不可能没发现。

是她的母亲。拥有一头接近白色的翠绿长发,以及遗传给自己的黄金眼眸,是位十分美丽的女性。平时总是优美地露出温柔的微笑,不过一旦上了战场,便靠着壮丽的风,与比任何人都快速的飞翔,一马当先打倒敌人,勇猛果敢,是缇奥打从心底敬爱的人。

她的母亲————奥尔娜以令人无法直视的惨状,被钉在木柱上。看到她满身的伤痕就可以清楚明白,她多么勇猛,直到最后的瞬间依然拼死奋战。那样的母亲却被钉起来示众。

缇奥的眼中燃起黯淡的火焰。平时可称得上鲜艳的黑色魔力,仿佛加入名为负面感情的素材熬煮般,逐渐变得暗沉。轻易就能冲破控制的愤怒与憎恨,正要使年幼的龙人族公主转化新生。

「缇奥!」

「父、父亲,大人。」

在包覆全身的魔力洪流中,过于巨大的愤怒,甚至使得缇奥的语言能力失常。看到女儿仿佛要在冲动之下,将眼前的敌人全部吞噬殆尽,哈尔加单膝跪地,紧紧地、紧紧地抱住她。

缇奥用充满愤怒与憎恨的黄金眼眸看向父亲。她的眼神更胜于言语雄辩,仿佛在问父亲为何不去报仇?为何不去驱逐那些穷凶恶极的家伙?为什么母亲被杀还能那么镇定?

哈尔加紧紧抱住缇奥,用小声却清澈的声音对她说道:

「————我等不知自己的存在意义。」

哈尔加不发一语地催促缇奥接下去。缇奥的呼吸因愤怒而紊乱,口中依旧念出自懂事时就被教导的古老话语。

「这一身是兽或是人,假若世界的一切皆有意义,那个答案又在何处……」

听见女儿的回答,哈尔加抱着她的手更加用力,继续念下去:

「多少物换星移仍未有答案。那么是人是兽,我等决意高揭灵魂以证。」

那是龙人族流传的誓约与决心的话语。

「「龙之眼将会看破唯一真相,打破欺瞒与猜疑。」」

缇奥与哈尔加异口同声。缇奥的身体放松下来,逐渐恢复冷静。

「「龙之爪将会撕裂钢铁城壁,打碎盘踞的恶意。」」

哈尔加放开她的身体,从正面注视爱女的眼眸,仿佛在叮咛重要之事、传授最后的教诲般,将思念化为言语,让爱女逐渐取回与龙人族相衬的心。

「「龙之牙将会咬碎自己的软弱,驱走憎恨与愤怒。」」

缇奥的唇再度滴下鲜血,牙齿咬在差点失去理性的自己的唇上,如同先前那样约束自己。

「「失去仁时,我等只是野兽。然而,只要持续挥舞理性之剑————」」

哈尔加的手指轻触缇奥的唇。爱女咬伤所流的血,等于他心所流的血。拭去鲜血后,哈尔加微笑赞许————那样就可以了。

缇奥的眼中洋溢泪水,但是绝不让它流下。愤怒与憎恨侵蚀内心,怒吼着要她杀死敌人。年幼的心将想要顺从那个怒吼的『软弱』,转变为晶莹的泪珠,不过让泪珠流出便违反龙人的矜持。

要强悍、温柔、高洁。

包含在古老训诫中,龙人族的存在方式————在父亲的面前,在直到最后都为人民和同族战斗的母亲亡骸前,缇奥绝不能违背那样的训诫。

缇奥吸一口气,对着以赞许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点了点头,说出最后的语句,同时也是父母以及家人所授予的骄傲。

「我等即是龙人!」

缇奥尽全力高声喊道。哈尔加知道已经不需要担心她,于是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着满怀的感慨,拥抱爱女————有如自己的骄傲具象化。

「缇奥,你听仔细了。」

「……是,父亲大人。」

这是她与父亲最后一次交谈的机会。缇奥拼死忍住快要流出的眼泪,用坚毅得不像是少女的声音回答。

「我等的,不,世界的真正敌人,不是现在侵略这个国家的人们。」

「……是扭曲世界的存在————教会崇拜的神。」

「没错,我用尽一切手段,想要讨伐那个存在……却没有赶上。因此,龙人族要在此灭亡,必须如此,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若我们不灭亡,全世界的人都会维持被扭曲的样貌,所以必须借由我们的灭亡,让这场战争结束。」

缇奥强忍着沉重的感情,显示出她的聪慧。哈尔加也用力地点头。

「真正的敌人————『神』既强大又狡猾,但绝非万能,邪恶也无法长存至万代。迟早会出现能够讨伐那个存在的人,缇奥。」

「是,父亲大人。」

哈尔加有如预言者般说完。最后对缇奥说出的是————身为父亲的愿望,以及身为龙人族之王的命令。

「活下去。」

「!可是父亲大人,我们————」

父亲才刚说过,龙人族不灭亡的话,世界就会继续笼罩在战火之下,缇奥不禁感到困惑。哈尔加看到缇奥的反应,露出缇奥也没怎么见过,不像是他会有的得意笑容。

「我等可不会明知敌人强大,却天真到不做任何防备。龙人族今天确实会灭亡……不过只是在历史上。我已经在大陆之外准备好了隐密村落,为了前往那里,也安排好不会被神发觉的道路。你就跟父亲还有被选中的同胞们,在那里活下去,等待时机到来。」

「什么!爷爷!?父亲大人,爷爷不是应该已经亡故……不,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当世界的潮流开始改变时,哈尔加与前代之王,同时也是哈尔加之父————爱德尔·库拉鲁斯,瞒着看不见的敌人,采取了各种手段。乍看之下似乎都是偶然发生————确实是被神的计策破坏,其中,前代之王————以最强绯龙闻名遐迩的缇奥祖父爱德尔,在跟某人的战斗之后,应该已经战死,尸骨无存。

然而,缇奥察觉到,那一定是哈尔加与爱德尔为了欺瞒敌人,事先安排好的计策。就算像现在即将迎接灭亡,也可以让龙人族隐藏在历史的阴暗处。同时,他们大概也安排好伪装自己死亡的措施了吧。

一方面对最喜爱的祖父还活着感到欢喜,悲伤的情绪也袭击缇奥的心。

「……父亲大人不能走对吧?」

「对,我是当代的王,没有我的首级,战争不会结束,而且……」

「而且?」

「我不能把奥尔娜留在战场自己离开。」

听到父亲像是开玩笑的言词,缇奥露出淡淡的微笑。哈尔加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赠与最后一句话。

「缇奥,继承我的黑鳞、奥尔娜的风,以及父亲·爱德尔的火焰。库拉鲁斯的骄傲啊,你要将今天在你体内诞生的黑色火焰,以及与生俱来的库拉鲁斯烈焰怀抱在胸中,好好地活着。」

「是、是!父亲大人!」

这句一定是母亲托付的话语和思念。哈尔加传达完毕后,把缇奥托付给芬莉,再度飞向终焉的战场。就这样,缇奥和似乎一开始就明白整件事的芬莉一起,前往可以逃往大陆之外的秘密场所。缇奥在最后看见————

勇猛的巨大黑龙,对天释放仿佛连世界也要一分为二的闪光的瞬间。

在这场战役中,龙人们几乎只让侵略者混成军失去武力,没有夺走他们的生命,直到最后依旧以身体为盾,让相信他们而留在国内的人们逃走。

他们不会顺从神的邪恶意志,跟人类厮杀,就算身体腐朽,也绝不会伤害人民。既不会沉浸在绝望中,也不会受愤怒和憎恨的侵蚀。

龙的咆哮随着吐息响彻天际,宛若对于至高处嘲笑世界的神,高喊别想玷污龙人族的骄傲————就像哈尔加以及死去的龙人族们,向神下达的挑战书。

「呜、唔~」

在日式风格的木造房屋中一室,响起有如呻吟的声音。虽既像痛苦,也像不快的声音,不过看到声音本人的瞬间,可能会用性感来形容,大概是她的睡姿与美貌的关系吧。

美丽光泽的黑发紊乱,大大敞开的和服胸前,看得到仿佛快掉出来的双峰。同样敞开的衣摆露出一双美腿,与肉感的臀部相互辉映,要让男人的理性消失,可以说是十分具有凶恶的威力。

更不要说因为做恶梦,她满身大汗。黑发紧贴在颈子和脸颊,汗珠从胸前或肉感大腿滑下,更增添了她的艳丽。

「……呼,好久没做这个梦了。在那之后过了大约五百年————现在还会梦见,或许是精神太松懈了吧。」

她————长大后的缇奥·库拉鲁斯,一边整理敞开的服装,一边大大叹了一口气,然后极力不去在意忧郁的心,站起来,用力打开纸门。刹那间,早晨特有的新鲜空气流入室内,只要深深吸一口那样的空气,因梦境而消沉的心,也像是将坏东西冲洗掉似地,顿时变得轻松。

映在视野中的是,这五百年来没什么改变的第二故乡————位于越过大陆之外的海洋,一座自然丰富的岛屿。除了那一日活下来的龙人,与之后出生的龙人之外,也有飞龙和许多野生动物栖息,而且也是适合栽种作物的土地。

这里当然无法跟过去的国家相比。即使如此,依然具备足够宽敞的占地与木造的坚固房屋,供给数百名龙人生活。缇奥站在外走廊,注视着聚落的情况,这时有人叫住她。

「公主殿下,早安,您似乎做了恶梦……」

「嗯,早安,稍微梦见以前的事了,没什么啦,上次梦见是十年前了吧?这么想来,或许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在地下要妾身多想起他们呢。」

察觉缇奥的梦的内容,一名中老年的女性————芬莉像是关心般地问候。缇奥却可爱地向她眨了个眼,开玩笑似地说道。

发觉自己打算关心她,却反而被她关怀,芬莉不禁露出苦笑。

芬莉过去兼任护卫陪在她身旁,如今则如此自然地受到她的关怀,实力还被缇奥远远抛之在后。不论是实力、气概、精神,除了村长爱德尔以外,老手、新人都已经没有人是缇奥的对手。

如果王国没有灭亡,她将会以多么杰出的伟人身分,成为留名历史的女王呢……芬莉想到这里,总是心有不甘。她把那样的心情收入内心,改变话题。

「早餐要怎么办呢?您要马上用餐吗?」

「嗯~妾身想想……嗯?爷爷怎么了?家里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啊啊,没什么,听说卡尔图斯大人请他过去……他今天一早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什么?卡尔爷爷请他过去?还那么早?」

被缇奥称为卡尔爷爷的龙人,与祖父爱德尔同样长寿。他拥有天职『监视者』,擅长魔力感知。毕竟距离大陆遥远,除非有什么大事,不然他都是数个月一次,做好各种准备与带着魔力枯竭的觉悟,确认大陆是否有异变产生……

(一个月前已经做过定期探查。这么说的话,并不是卡尔爷爷主动探查,而是大陆传来某种异常,他在无意间感应到了吗?)

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缇奥感觉胸中涌起有什么要改变的预感。她跟芬莉说了之后,决定前往卡尔图斯的住处。

卡尔图斯的家里,除了祖父爱德尔以外,还有数名资深的龙人们,见到气氛严肃的样子,缇奥胸中的骚动就更深了。

「缇奥,你来了啊。」

「嗯,爷爷,妾身胸口感到莫名的骚动,这个气氛……你们果然不是在闲聊,是大陆发生什么事了吗?」

见到孙女依然如此聪慧,爱德尔————拥有绯色头发,肉体健壮得实在不像被称为『爷爷』————苦笑着点头承认。

「看来教会————神召唤了某种异质的存在,而且不只一个。根据卡尔图斯的『天眼』所见,其中力量特别强大的存在,据说是『勇者』。」

「勇者……」

卡尔图斯的『天眼』是天职的附加技能之一,能够看出对方的天职。『天眼』得到的结果就是————天职『勇者』的情报。缇奥眯起眼睛,因为那是过去不曾听过的职业。

「这是无法视而不见的事态,必须进行调查。跟上次一样,这次也由艾罗伊斯————」

「让妾身去吧。」

爱德尔正要举出擅长隐密行动、藏身市井的龙人之名时,缇奥打断他的话,毛遂自荐。

缇奥非常引人注目,美貌固然不用说,她所散发的气息,无论经过几百年,依然属于王族。不管是动作还是言行,都不适合担任隐身市井的人员。因此,至今为止的大陆调查,都是由拥有适合能力的龙人负责。缇奥一直以来都是接受报告的这方。

再加上,也要顾及这个龙人族最重要的铁则————『在时机到来之前,龙人族不能浮上台面』。万一龙人族的存在被大陆的人所知悉,他们一定会想,这次一定要消灭过去没消灭的神敌,开始狩猎龙人族,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况且,缇奥前往大陆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

即使失去国家,村里的每个人仍然称呼缇奥为『公主殿下』或『缇奥大人』。缇奥也明白自己的立场。父母是为了同胞与世界失去生命,所以,为了父母,也为了同胞们,缇奥过去从未有过轻视规定的举动,就算对村落生活感到郁闷也一样。

尽管如此,她这次却主动自愿。以爱德尔为首,卡尔图斯等资深龙人都瞪大双眼,凝视她。

「……缇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嗯,爷爷。妾身是在全都明白的情况下,仍旧请您『成全』。这次的调查由妾身去。」

「为什么这么坚持?你以前不都是交给其他人吗?」

「因为我有一种预感,爷爷。这次的异变肯定会使世界产生巨大变动,妾身心中的某种感觉这么诉说。就算你们阻止,妾身也要去。唯独这次,妾身绝不退让。」

「……」

这是她过去不曾有过的狡辩,这次则是在不同意义上,令爱德尔以外的人们瞠目结舌。含有强烈意志的黄金眼眸,宛如被火灼烧一般,令人产生熊熊燃烧的幻觉。

爱德尔凝视孙女的眼眸好一会儿……终于垮下肩膀,用充满慈爱的眼神点头答应。

「好吧,你就去吧,缇奥。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只不过,为了不被神察觉,依照规定只能一人执行,也就是说只有你,你明白了吧?」

「妾身完全明白……爷爷,感谢您。」

虽然以卡尔图斯为首的老人们猛烈反对,但在爱德尔的劝说下,决定由缇奥前往调查异变。

隔天早上,太阳尚未升起时,缇奥的身影出现在岛上的一处岬角上。

昨天,缇奥自愿担任这次调查员的情报,转眼间便在村内传开,自芬莉开始,许多人强烈反对,不断前来说服。即使如此,缇奥的意志依旧不变,并做好了旅行的准备。

岛上与大陆相当遥远。即使是能够飞行的龙人,抵达大陆时,魔力大概也几乎耗尽了吧。尽管缇奥魔力较多,对她来说仍然是一段严苛的路程。由于必须花上整整一天,所以出发时间就决定为隔天早晨。

在出发地点的岬角,除了缇奥以外,或者应该说,全村的龙人都来了。

「公、公主殿下,请您改变主意好吗?若是您有什么万一,我们……」

「没错!至少带几名护卫同行!」

「那样的话,就由我去!我就算牺牲生命也会保护公主殿下安全!」

事到如今,芬莉依旧十分慌张地劝说,希望缇奥能够打消念头。艾罗伊斯身为资深调查员,明知规定却提议派人同行,身旁的年轻人立刻红着脸毛遂自荐。除了他们以外,也有许多龙人挽留她,或者是要求同行。

因为每个人都打心底重视缇奥,真心地爱着她。

「妾身很感激你们的心情。让你们担心,妾身也很过意不去,不过唯独这次,请让妾身坚持妾身的意志。」

看到缇奥为难的表情,以及与表情相反,毅然决然的话语,芬莉等人不禁闭上嘴。对于担心地注视着自己的同胞们,缇奥的视线缓缓看过他们每一个人,她的眼神中充满慈爱,以及无惧挑战的强韧意志。

「芬莉啊,妾身很清楚你多么重视妾身。自从亡国的那一天起,你陪在妾身身边的时间比爷爷更久。妾身把你当成另一位母亲,请你见证女儿的意志吧。」

「公主,殿下……」

芬莉的泪腺溃堤,那句话令她高兴得说不出任何话。

「艾罗伊斯啊,妾身不在的期间,爷爷就拜托你辅佐了。呵呵,你是妾身的未婚夫候补第一号吧,妾身应该可以放心地交给你吧?」

「你对至今未能在你鳞片上留下一点伤痕的不成熟人说什么呢?但既然你如此信赖我,身为爱慕你的男人又怎能拒绝……真是狡猾啊。」

看到缇奥艳丽的微笑,受到她的信赖,艾罗伊斯只能像是投降般地仰望天空。

缇奥虽是活了五百年的龙人,却尚未委身于任何男人。本来,她早有伴侣也不足为奇,不过……缇奥提出的条件实在太严苛,条件就是……

「我、我总有一天一定会胜过公主殿下!然后和公主殿下……可是若公主殿下有万一,那个愿望就无法实现了!」

没错,得到缇奥芳心的条件就是比她强。虽然只有这个条件,却难如登天。因为缇奥是能够与最强的龙人·爱德尔势均力敌的强者。在悲剧之日以后,缇奥毫不松懈地锻炼自己,并在不知不觉间,坐上龙人最强宝座。

对那样的缇奥直接表达热情的年轻龙人————也是被缇奥当成弟弟看待的利斯塔斯。其他男人们为了不输给他,纷纷表白自己的心意,同时喊出阻止缇奥的言语。

强悍、温柔、高洁、美貌又智慧出众。这数百年来,以成为缇奥的伴侣为目标,彼此竞争的男人不计其数,但是现状别说是打破鳞片,甚至连要带给她痛楚也办不到。缇奥自己都已经快忘记疼痛是怎样的感觉了。

「真是一群令人伤脑筋的人啊。你们的感情妾身坦率地感到高兴,不过……只有言语,妾身是不会停下的。只有感情是不够的,只有强悍太空虚,如果不是两者兼具,就什么事也办不到,所以,妾身要走了。想把妾身带回来的话,就展现出能让妾身听话的强悍吧,如果是你们……呵呵,或许总有一天可以追上妾身吧。」

缇奥轻声一笑,仿佛规劝般地赠与这句话。被心仪之人说『不够』,以及要他们『总有一天追上去给她看』,身为男人便无法再多说一句话。

「妾身心爱的同胞们啊,看着妾身。」

龙人们一齐看向缇奥。缇奥面对无数视线却毫不畏缩,威风凛凛,带着宛如王者般的霸气说:

「妾身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妾身,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妾身明白有某种过去不曾有过的事情已经发生。妾身有预感将会面临非比寻常的事态,不过不可能会有问题,请你们相信妾身,相信你们称呼为『公主』,并且深爱着的妾身————」

————相信龙人最强的黑龙缇奥·库拉鲁斯。

听到缇奥的话,不管是要阻止她的人们,还是不那样做的人们,都明确地感受到缇奥的意志,当场退后一步,一齐低下头。既然他们敬爱的缇奥都那样说了,他们也只能相信。

看到同伴们接受自己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