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平凡魔法学园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平凡魔法学园



「嗯,报废的桌椅,共计八十六张。窗户玻璃粉碎了一百三十七面,强制与晴空无隔阂的教室八间,墙壁或地板崩塌的教室则是七间。加上其他损坏器物,总计一百九十九件……好了,你们话想说吗?」

在夕阳余晖映照的房间里,有个人双肘撑住厚重的木制书桌上,交握的双手遮住口部,严厉地眯起金色的眼眸。这个人就是这间魔法学园的最高负责人————缇奥·库拉鲁斯理事长。

在理事长室里,缇奥理事长以锐利眼神注视人,就是这间学园最大的问题学生与教师————月老师、希雅、香织,以及始。她们一周有四、五次会为了争夺始的宠爱,把校舍破坏得面目全非,这次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被理事长传唤。

若问这样召见是否有让她们洗心革面,很遗憾地只能说完全无效,事实上她们现在也丝豪不见反省之意。

「……真是可悲,我认为这是严重的偷工减料,学校应该向业者抗议。」

「都是月老师和香织同学的错,我只有破坏始同学修复得了的物品。」

「比起那种小事,请理事长先将月老师撤职查办,她是会对学生动手的问题教师!」

月老师坚称校舍结构有问题,摆出一副奥客的态度;希雅出卖其他两人,认为自己出手有分寸,所以没有错;香织甚至把她们的破坏行为称作『那种小事』。

缇奥理事长的额上青筋暴起。

「你们这些笨蛋!!毫无反省之意!尤其是月老师,你是教师吧!站在必须引导学生的立场,你怎么可以率先致力破坏学校!」

「……我才没有致力,是校舍太脆弱了,我把我的始身边的害虫赶走后,校舍就坏了,只是这样而已。」

「什么叫『只是这样而已』!更何况————」

「谁是害虫啊!碍事的人是月老师才对!」

「你可以别若无其事地说什么『我的始』吗?小心我杀了你喔?」

「喂!你们也闭嘴!妾身是理事长喔!很伟大喔!别理所当然地无视妾身!」

理事长、一名教师与两名学生大吵大闹。缇奥理事长终于明白不管对月老师她们说什么都没用,于是叹了口气,把矛头指向一个人落寞地看着夕阳的始。

「……主————始呀,你也有错,别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她们是为了争夺你才引起问题的喔?」

「你那样说我也没办法啊,理事长,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吧?我喜欢的只有月老师,所以别做这种无谓的争吵,她们却……」

始的表情似乎感到很头痛,他转头一看,只见月老师一副害羞的样子,而希雅折起耳朵,假装听不见。香织则是用手指塞住耳朵,背后浮现般若凶相,用黑色瞳孔注视着月。

看到那个情况,理事长深深叹息。她罚月老师她们写三百张悔过书,还要在明天放学前(恶魔般的期限)交出来。月她们当然满口怨言,但理事长一脸严肃地搬出惩戒和退学要胁她们,大家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

就这样,月老师等人终于获准释放,当众人要转身离去时————

「唔、主————始啊,你留下来。总是麻烦你修复校舍,有许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要跟你说一下。」

「嗯?我应该都有确实恢复原状啊……」

「是啊,你的炼成技术还是一样精湛。不过有些地方不只被破坏,而是灰飞烟灭了。而且也必须考量今后如何应对她们,再加上妾身还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

「……好吧,我就稍微听一下。」

听到始的回答,缇奥理事长满足地点点头。这时,她却感到一股强烈视线刺向自己,忍不住抖了一下。回头一看,月老师、希雅、香织等三人站在房门入口,用非常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什、什么啊,你们还不赶快出去!明天放学之前要交三百张悔过书喔!当然,上课时间也要正常出席,没时间让你们打混!好了好了,快点回去好好反省!」

缇奥理事长特地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将月老师她们推出去。三人在那段期间也一直冷眼看着缇奥理事长,却没有开口说什么。门最后发出砰一声,重重地关起,她们的身影也消失在门后。

「真是一群令人伤脑筋的家伙。好了,始啊,你就先坐在沙发上吧。」

缇奥无奈地耸了耸肩。始听从理事长的话,在接待用的高级皮沙发上坐下,随即不知为何,理事长非常自然地在始的身旁坐下。然后也不知何故,似乎故意敞开和服的衣摆,双腿交叠,一边说「因为大声训话的关系,感觉好热啊」,一边用手指拉开胸前的衣襟。

「……你要谈什么,理事长。」

「叫妾身缇奥就好了,别那么拘束嘛。」

「……你要和我谈什么,理事长。」

「竟然若无其事地忽略妾身……呼呼,嗯哼,是这样的……上次主————咳咳,始把妾身痛打一顿,仿佛践踏垃圾般猛踹妾身,更对妾身的屁股施加难以言喻的一击,妾身要谈的就是那时候的事。」

「喂,理事长,虽然那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可是应该有更恰当的说法吧?你把我说得只是个暴力狂啊。我明明是因为没见过龙化的理事长,再加上理事长一时兴起想测试我的实力,才会演变成那样吧?」

始所说的『那样』,就是他为了确保炼成素材,一个人探访矿山地带,却遇上借由龙化魔法变成黑龙的缇奥理事长时发生的事。缇奥理事长原本只是想放松一下,秘密地来一趟空中散步,却偶然发现传闻不断的学生————始。为了调查他,所以稍微威吓了一下对方。

结果感受到敌意的始毫不留情,下手完全没犹豫,不给予任何喘息机会,以最短最快最大的攻击,动手狙杀敌人。当缇奥理事长哭哭啼啼地表明身分时,早已中了某个层面上无可挽回的一击。

「嗯、嗯,那件事是妾身的错。但就算那样,你竟然用那个巨大粗硬的东西捅妾身的屁股……」

「唔,那也没办法吧,谁叫理事长的龙鳞坚硬得要命,攻击弱点是理所当然的啊。」

「即使如此,妾身都表明身分了,你还是把那根东西插在里面一直转,让妾身重要的屁股疼痛不堪。」

缇奥理事长含泪摊在始的身上。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臀部。听理事长那样说,虽然始当时是为了拷问她,但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火,因此无法反驳。

看到始没有抗拒,缇奥身体更加靠近。

「妾身的屁股从那天起就很奇怪,你要负起责任。」

「责、责任?」

「对,妾身要你负起责任……再凌虐妾身的屁股一次!!!」

缇奥理事长说着扑了上来,她湿润的眼眸已经布满血丝,始不自觉地反击一巴掌。只听缇奥理事长发出「嗯啊!?」的性感叫声,被打得跌倒在地。

始瞬间心想「糟糕,我动手了」,不禁流下冷汗。但是看到理事长倒在地上,按着被打的脸颊,一脸恍惚,让他原本抱歉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露出轻蔑的眼神。看到始那样的眼神,理事长不知为何全身酥麻不停颤抖说:「谢、谢谢主人奖赏……呼呼。」

「哼,有这种大变态的地方我待不下去!我要回家了!」始说完朝门口走去,缇奥理事长却在地上恶心地扭动,以高速冲上去抱住始的脚。

「主人!请再给妾身奖赏!」

「谁是主人啊,你这个大变态!亏你还有脸教训月老师她们!你才是最大的炸弹吧!喂!放手!别抱住我的脚!」

看来理事长因为那场战斗,开启了禁忌的门扉。她靠着龙人优越的身体性能死命抱住始的脚,始的一言一行都让她露出迷茫的陶醉表情。

「既然如此,干脆再痛扁她一顿,丢到深山好了」就在始兴起这种残忍念头时————

「你给我离始远一点,变态理事长。」

墙上壁纸唰一声剥离,月从壁纸后面现身。

「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丝毫不能大意啊!」

只见天花板的木板被掀开,希雅跳了下来。

「你以为能够瞒过我的眼睛是吗?是吗?」

香织从沙发底下爬出。

「什么!?」缇奥理事长惊愕地大叫,三人纷纷对始说「既然我在场,你就安全了」,始则回答「你们也很恐怖啊」。看来即便是始对月的爱,也无法负荷这样的诡异行径。

「可恶,想说你们的气息已经离得够远……原来是伪装啊,可恶!不过谁也不能妨碍妾身和主人的美好时光!————『龙化』!!」

「……嗯,那是我的台词,今天的晚餐就决定吃烤龙排了————『雷龙』!!」

「亏你先前还训了我们一顿,结果竟然妄想独占始同学……今天就是理事长的忌日!德卢肯准备就绪!!给我飞到月球去吧!」

「始同学,你等我,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把这些家伙全部宰了!」

这一天,理事长室从魔法学园彻底消失。

放学后,学生和教师们都目击到,雄壮的黑龙(理事长)与黄金龙对峙,双方喷出的吐息炸掉自己的房间。也目睹兔耳少女拿着巨大战锤打飞黑龙;更亲眼见识背后站着般若小姐的女学生,用锁链把那名兔耳少女与吸血公主教师捆绑后投掷出去。斗争愈演愈烈,数小时后,校舍有四成灰飞烟灭。

「……干脆带着月老师到遥远的乡下隐居好了。」

修复校舍的少年满怀沮丧地说出这句话,而听到的人们立刻回答:「请务必那样做。」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