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始成为○○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第一章 始成为○○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理子

校对:化物语

【中立商业都市弗连】。

它是世界最大的商业都市,各式各样的货品、人物、阴谋在此交错纵横。即使离围起都市的巨大高墙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外围仍听得见都市内的喧嚣声,可见这里一如往常充满热闹的活力。

门前有一长串排队等待入城检查的队伍,已经可说是【弗连】特有的景象。队伍里有观光客、商人和冒险者,他们听着都市内的喧嚣声,或是懒散、或是焦虑地等待自己的顺序到来。

在入城检查队伍的最尾端,有一名外表非常轻浮的男人,身旁陪伴两名打扮得非常妖艳的女人。他一副慵懒的模样,口中抱怨着对排队等待的不满。

男子口中滔滔不绝地数落【弗连】官员的无能,责怪他们令队伍大排长龙。周围的商人都看得出来,他只是故意使用艰涩的词汇,好让自己看起来比较聪明。对于他的肤浅,商人们撑大鼻孔,憋着不发出笑声,不过不管是他自己,还是身旁的两个女人似乎都没有发觉。

就在这时,提供周围笑料却毫无自觉的轻浮男人,隐约听见不熟悉的声音,好像是蒸气喷发的声响。

起初,轻浮男子无视声音,继续对两名女人高谈阔论。但见到前方的商人和两名女人都睁大双眼看着自己背后,男人便对愈来愈响亮的噪音感到不快,转身面向背后的街道,大声抱怨道:「搞什么啊!」

只见有个不曾见过的黑色箱型物体,正以猛烈的速度卷起沙尘,一路狂飙而来。男子目睹那幅光景,吃惊地睁大了双眼,发出「喔咦!?」的奇怪叫声。

人们以为是魔物冲来,起了一阵骚动,纷纷想要逃走,但那箱型物体的速度却远超出他们的预料。当他们回过神,头脑正要向手脚下达指令时,黑色箱型物体已然逼近眼前。

轻浮男子全身僵硬、排队的人们彷徨无助,眼神中充满绝望。

狂飙而来的黑色箱型物体在快要撞上队伍时,突然一个甩尾、转了半圈,激起漫天沙尘后停了下来。

人们凝视着停止的黑色箱型物体——魔力驱动四轮车『布利捷』。就在众人头脑混乱、不知发生什么事时,布利捷的车门打开了。

「还是一样大排长龙,看到就觉得烦。」

「……嗯,没办法。」

即使知道众人十分惊讶,却完全无视他们,这两名从车内出现的人物当然就是始与月。希雅、缇奥,与脸颊微微抽搐的威尔·库德塔也跟着下车。

数日前,始等人受到冒险者公会弗连分部的分部长伊尔瓦·强谷的指名委托,前往搜寻因调查【北山脉地带】而失踪的威尔。之后,始等人打败强大的魔物,以及受人操纵、处于龙化状态的缇奥,保护勉强存活下来的威尔,如今平安归来。

面对队伍众人的注视,威尔没有像贵族一样摆架子,而是放低姿态,为自己惊动众人而道歉。不过他很快就发觉——人们的视线并不在自己身上。

人们注目的对象,似乎是正在眼前伸懒腰的美女和美少女。他们的目光紧盯她们不放,不管是看见未知的高速移动箱型物体,还是有人从物体中出现,对众人而言仿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每当月等人一有动作,周围立刻传出赞叹陶醉的叹息声。

始坐在布利捷的引擎盖上,眯起眼睛估算队伍到城门的距离:心想大概还要排一小时。因为一直坐在车里,身体变得僵硬,所以在排到大门的期间,他打算好好舒展筋骨,于是和月她们同样伸起懒腰。

布利捷采用由始操纵魔力、直接控制动力的系统,因此就算不坐在驾驶座,始也能移动车子。如此一来,操控难度自然会比握着方向盘更困难,不过如果仅是要在排队时,把车体当作椅子缓缓移动,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始转动脖子,纡缓肩膀的僵硬,月立刻绕到他背后,帮他揉揉肩膀。始看到她要帮自己按摩,便面露笑容、放松身体让她服务。

希雅看到此景,似乎感到寂寞。她将兔耳垂了下来,依偎似地坐到始身旁。

缇奥见状说「妾身也要!」,于是晃动着巨大胸部坐了下来,正想抱住始的手臂……却被始赏了一巴掌。那掌力道之大,让她发出娇柔的叫声,在空中转了三圈半后跌落地面……然而,她跌在始脚边,脸上却露出幸福无比的表情。看来这记巴掌对被虐狂变态龙来说,是无上的奖赏。

始的脸颊不住抽动,希雅似乎也感到困扰似地露出笑容询问:

「那个,始先生,我们这样搭乘布利捷过来好吗?你不是打算尽可能隐藏实力……」

「在乌尔镇大闹一场后,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藏吧?只要不是太偏僻的地方,大概不出一个星期,我们和我持有的神器存在就众所皆知了。我本来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现在不过是比预期的时间提早一点。」

「……嗯,始真的不打算隐瞒呢。」

始耸了耸肩回答。以始先前的行事方针——如果付出少许劳力就能避免麻烦,他会尽量避开。但乌尔镇的战斗应该很快就会传遍各方,所以那样的方针已经不适用了。因此,正如月所说,始决定不再隐藏自己的神器,毫不保留地展现实力。

「嗯~原来是这样啊。教会和政府的确可能会有所动作,事到如今确实隐藏不了,爱子老师和伊尔瓦分部长若是真的能协助我们就好了……」

「老师他们纯粹是保险战力,有发挥效果就算是赚到。打从一开始我就有觉悟,不惜与任何人为敌,并排除前方一切阻碍。也就是说,希雅不用再假装是奴隶了喔?把脖子上的颈环解下来如何?」

伊尔瓦和爱子是为了应付教会和国家找麻烦做的布局,由于始没有抱持太大期待,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因此始草草结束这个话题,用手指戳着希雅的颈环,叫她可以不必再假装是奴隶了。言下之意是在暗示希雅——如果有人敢对她出手,她可以当场反击,不必顾虑会带来麻烦。

然而,希雅用手轻抚自己的颈环,脸颊微微泛红,摇着头推辞道:

「不,我要继续戴,毕竟这是始先生最初送我的东西……也是我属于始先生的证明……我最近相当喜欢它……就继续戴着吧。」

希雅这么说着,兔耳也害羞地转向一旁,不停颤动。她低着头羞赧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只见在始视野边缘,有数名男人手捣着鼻子,指缝间不断流出血来。

「……是吗?那就得让它稍微美观一点才行呢。」

「始、始先生?」

始用手扶着希雅的下颚,将她的头抬了起来,这个行为令希雅的脸更显通红,也让周围男人们的脚下染成一片血红。

始从『宝物库』取出各种颜色的美丽水晶,触摸希雅的颈环——正确来说是装在颈环上的水晶进行炼成。

为了对外宣示希雅是始的奴隶,希雅的颈环造形十分朴素,完全忽略美观要素。因为原本是为了避免在城市内发生纠纷,临时制造出来应急之用,所以没有考虑好不好看。

但既然希雅喜欢,要一直戴在身上,这个颈环就稍嫌粗糙。因此,始为了让希雅穿戴得好看,打算重新改造它。

结果变成一条黑底颈环,上面有白、蓝的几何条纹,正面则是附有闪烁淡蓝色光芒的十字架,以神结晶的碎片加工而成的十字架,散发出神秘的气息……或者应该说,它宛如地球也有卖的时髦颈链,一点也不像是给狗戴的项圈。

始看着自己的杰作,露出满足的笑容。希雅感受始的手指时而轻抚脖子的感触,正陶醉不已时,始向她递出的镜子,让希雅猛然回过神。她赶紧用镜子确认自己的颈部,只见颈部确实戴着一条雕饰得神秘优美的颈圈项链,神结晶制成的十字架与希雅宛如苍穹的眼眸十分相衬,非常迷人。

「哇啊~我第一次穿戴这么美的装饰品呢。」

希雅用手指戳戳十字架,嘴角露出笑容。希雅过去别说是离开树海,甚至不曾走出部落。

对她来说,饰品是与自己无缘的存在。不过,希雅依然是青春少女,从远处看到【费雅贝鲁根】的同性族人,身上穿戴着由树海的水晶加工而成的装饰品,她不知羡慕了多少次。

因此,第一次穿戴上光辉亮丽的宝石首饰,她的心情自然雀跃不已,更何况赠送者又是自己的意中人,她的兔耳已经不断做出欢呼动作,表达喜悦。

「谢谢你!始先生~!」

希雅心花怒放地抱住始的手臂,露出非常幸福的笑容。额头贴在始的手臂上摩擦、兔耳靠在始身上磨蹭,兔尾也高速摇摆。

看到希雅幸福的表情,始耸了耸肩;他背后的月面露微笑,抚摸希雅磨蹭始的兔耳;至于悄悄接近的缇奥,始再给了她一记巴掌。

经历未知物体与超美少女&美女登场的冲击,当人们的心情平复后,却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桃色画面,不禁以五味杂陈的眼神注视始等人。

女性看到月她们的美貌,甚至忘了嫉妒,而是发出炙热的叹息,大半的人皆看得入神;另一方面,男人们各怀心思,有的人盯着月她们看得入迷,有的人对始怀抱嫉妒和杀意,也有人垂涎于始的神器与希雅她们的商品价值。

但是,似乎没有人敢直接采取行动。商人们虽然想上前攀谈,却又和其他人互相牵制,个个都在寻觅时机。

就在这时,那名轻浮男将陪伴自己的两名女子与月她们做了一番比较后,露出不甘心的表情,大声地咂了舌,做出有勇无谋的举动。

「嗨,三位美女,方便的话和我一——」

「谁准你随便动手动脚?啊啊?」

轻浮男无视始,装出平易近人的态度搭讪月她们。如果是单纯的搭讪,大概只会被始用『威压』吓得昏倒吧。轻浮男子却偏偏突然伸出手,想要触摸希雅的脸颊。

男子看起来轻浮,但长相算得上俊秀,因此他大概以为只要自己触摸一下,女人都会被攻陷吧。希雅以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打算在被触摸前解决对方。不过在那之前,始已经一把抓住轻浮男子的头,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咿!?」

轻浮男瞬间缩起身子,发出窝囊的惨叫,始则丝毫不在意他的反应,随手将他往路旁投掷。只见轻浮男子与地面呈平行线快速飞出,约三十公尺后才接触地面。男子的脸部摩擦着地面高速前进,姿势就像名古屋的虎头鱼。当他再前进了十公尺左右后,瞬间呈脸部支撑地面的倒立姿势,接着啪的一声倒在地上,就一动也不动了。

蒙蒙沙尘中,轻浮男子躺在地面毫无动静。目睹人类以不可能的轨道飞行而去的景象,一旁观看的众人纷纷哑然失声,目光移向制造出那幅光景的始。陪伴轻浮男子的两名女子也惊恐地看着始,但看到始以冷彻无比的眼神睥睨四周时,她们立刻吓得惊声尖叫,落荒而逃。

商人们刚才还在彼此牵制,露出「混蛋,不准抢先一步」的表情,如今则显露「您请您请」互相礼让的神情。因为始睥睨四周的眼神清楚地表示——「下一个是谁啊?」

看到谁也不敢上前,始心满意足地露出笑容,仿佛对周围的人们再也不感兴趣,眼神又恢复平静。

「啊~始先生为了我生气~这是独占欲的表现吗?距离生米煮成熟饭只剩一步了!」

「……希雅,加油。」

「月小姐……是,我会努力的!」

「嗯~主人还是很珍惜希雅嘛。主人啊,您也可以好好珍惜妾身喔?您也可以像扔那个男人一样丢妾身喔?」

看到始为了轻浮男子想要触摸自己而生气,希雅扭动着身体表达喜悦。实际上,那个男子未经希雅同意就想擅自触碰她,始原本就不打算原谅他。虽然跟独占欲无关,但这个行动确实是出于对希雅的关心,所以始也不特别澄清。

附带一提,缇奥看到轻浮男子被抛出去,露出羡慕的眼神,心怀期待地靠近始,始还是以巴掌对付她。缇奥随即发出「嗯啊啊!」的娇艳叫声,幸福地倒在地上。始以冷漠的眼神看着她,但她似乎很兴奋地「哈啊哈啊」喘气。始深深叹了口气,心想「这家伙没救了」,不再理会缇奥。

当始他们卿卿我我时,被晾在一旁的威尔抱着膝盖,坐在货架上眺望远方,坚持事不关己的立场。这时,队伍前方起了骚动。

始往队伍前方望去,看来是守门的卫兵赶来了。他们恐怕是看到刚才发生的纠纷,见到轻浮男滚过地面、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便前来了解情况吧。

只见三个男人骑着马,身穿简易铠甲,一边向附近的商人询问案情,一边朝始他们走来。一名商人指了指始他们,接着指向轻浮男人。一名男人对同伴下达指示后,随即奔向轻浮男人,剩下的两名男人则来到在布利捷引擎盖上休息(亲热)的始等人面前。两人的神情略显凶恶,并不是因为职务的关系,而是嫉妒。

「喂,你这家伙!这场骚动是怎么回事!还有,请解释那个黑色箱子是什么!」

虽然他采取高压的态度对始说话,视线却不住往月她们的方向飘去,一点压迫感都没有。始早就预料到这个情况,他看着守门的卫兵,滔滔不绝地回答:

「这是我的交通用神器,不用马也能移动。至于那个男人……他想对我的同伴出手,我才把他抛出去。你能相信吗?竟然有人突然抱上来喔?你看,我的同伴都吓成这样了……卫兵先生,你该不会要帮性侵犯说话吧?如果你助纣为虐,我的同伴就再也不敢来弗连了,因为被男人骚扰非但不会得到保护,反而还会被当成犯罪者……你说是吧?」

始口若悬河,把随口胡诌的谎言说得跟事实一样。希雅只是单纯地依偎着始撒娇,不过客观看来倒也像是害怕畏惧的样子。

始露出沉痛的表情,控诉这场悲剧。威尔在货架上冷眼看着他,心想「你还真敢说」,但始无视他的视线,周围的商人也小声地吐槽「对方别说抱上去,话还没说完就被丢出去了」、「她哪有害怕,根本就变本加厉地谈情说爱吧」,不过始也不理他们。

然而,一方很明显是个轻浮的男人,另一方则是站在美女与美少女这边的人,不用说也知道哪一方比较可信吧?「真是无妄之灾啊。」于是卫兵没有多加调查,便轻易地相信了始的说词。

这时,其中一名卫兵看着始等人,想了一下后,突然惊叫一声,小声地向身旁的卫兵确认事情。另一名卫兵口中说着「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很像……」,眼神也观察着始等人。

「……你们的名字该不会是始、月和希雅吧?」

「嗯?是啊,确实没错……」

「这样啊,也就是说,你们达成公会分部长的委托回来了吗?」

「对,就是那样没错……分部长已经通知你们了吗?」

正如始所料,守门卫兵点头肯定。卫兵似乎收到了命令,要让始等人立刻通过,无需等待排队入城。于是始操纵着布利捷,跟随在卫兵们后方。在排队人们好奇的目光注视下,始等人悠然地前进,再度进入【弗连】。

进入【弗连】后,始等人立刻被带到冒险者公会的会客室。

他们毫不客气地享用看起来很高级的茗茶与茶点,等待了五分钟后,有人像是要撞破房门似地,用力开门冲了进来——此人就是委托始等人救出威尔的分部长伊尔瓦·强谷。

「威尔!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伊尔瓦一反先前冷静沉着的态度,一见到威尔,还没有打招呼,便立刻确认威尔是否平安,可见他有多么担心他。

「伊尔瓦叔叔……对不起,因为我的无理要求,给您添了许多麻烦……」

「……你在说什么啊,我才不该介绍危险的委托让你去冒险……你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要是你有什么万一,我就没脸见古雷尔和莎莉雅了。他们两人都很担心你,你就早点去见他们,好让他们安心吧。我已经通知他们你平安无事,他们在数日前就来到弗连了。」

「父亲和母亲来了吗……我明白了,我立刻去找他们。」

伊尔瓦告知威尔父母的落脚处后,催促威尔去与他们会面。

威尔再次感谢伊尔瓦为了搜索他花费的心力,顺便约定会另外找时间拜访始等人,便走出了房间。就始而言,威尔就算一去不回也没关系,但威尔似乎非要向始他们郑重道谢才肯罢休。

威尔离去后,伊尔瓦重新与始面对面,表情温和地露出微笑,深深向始一鞠躬说道:

「始先生,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没想到你真的把威尔活着带回来了,感激不尽。」

「还好啦,威尔能活下来也是他运气好吧。」

「呵呵,是吗?运气确实也是原因之一,不过……你打败数万魔物大军,保护威尔平安无事也是事实吧?『女神之剑』大人?」

伊尔瓦笑嘻嘻地提起,始在与大群魔物战斗前发表演说时报上的称号,始的脸颊不禁阵阵抽搐。看来公会分部长的情报传递方式,比始的移动手段更快远。

「……你收到消息的速度真快呢。」

「因为我们有长距离连络用的神器,只有公会的最高层干部可以使用。由于乌尔分部的分部长并没有那样神器,所以我是派我的部下带着收信机过去……我可是第一次听到他哭诉呢。他哭着连络我说,出了弗连没几分钟后就跟丢你们了。」

语毕,伊尔瓦露出苦笑。说不定是希望借由跟踪始他们,顺便得知一些秘密吧。

虽然不知是出于伊尔瓦的指示,还是那名部下专断独行,不过他企图跟随在始他们后面,却又马上被甩掉。想到那名部下当时焦躁的模样,始就觉得可怜……而且,当那名部下总算抵达【乌尔镇】时,恐怕立刻遭遇四人VS数万魔物的荒谬战场。战斗结束,始他们甚至立刻离开该处。一想到那名部下现在正拼命策马赶回来……始不禁同情他。

就始而言,不管伊尔瓦的消息是透过监视,还是单纯借由通信用神器得到,都无所谓,所以他不会责怪伊尔瓦。相反地,有伊尔瓦作为他们的后盾,其思虑周全的特质反而令始稍微感到安心。

伊尔瓦咳嗽一声,把部下的焦躁、困惑和精神疲劳摆在一边,进入正题:

「话说回来,真是惊险呢,没想到北山脉地带的异状,竟然是大灾难的前兆……在这层意义上,幸好我委托的人是你。虽然我对你们拥有能歼灭数万魔物的力量很有兴趣,但是……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吗?」

「好,当然可以。可是在那之前,能请你帮月和希雅制作状态板,缇奥——」

「喔……在别人面前准备她们的状态板啊……嗯,如果这就是主人的判断,也可以帮妾身做一个吗?」

「……你听见了吧。」

「确实,看过状态板后,你们击退大批魔物的事也比较有可信度吧……我明白了。」

除了月与希雅外,伊尔瓦察觉新加入始一行人的缇奥也大有来头,脸色略微改变,便唤来职员,命人拿来三块状态板。

结果,月等人显示在状态板上的状态值如下。

=========================================

月 323岁 女 等级:75

天职:神子

力量:120

体力:300

抗性:60

敏捷:1120

魔力:6980

抗魔:7120

技能:自动再生【+痛觉操作】·全属性适性·复合魔法·魔力操作【+魔力放射】【+魔力压缩】【+远距操纵】【+效率上升】【+魔素吸收】·想像构成【+想像补强大上升】【+复数同时构成】【+延迟发动】·血力转换【+身体强化】【+魔力转换】【+体力转换】【+魔力强化】【+血盟契约】·高速魔力回复·生成魔法·重力魔法

=========================================

※想像构成 能够只凭想像构成魔法阵。

※血盟契约 借由吸取唯一认定之人的鲜血,大幅提升血力转换的效果。

=========================================

希雅·郝里亚 16岁 女 等级:40

天职:占术师

力量:60 (+最大6100)

体力:80 (+最大6120)

抗性:60 (+最大6100)

敏捷:85 (+最大6125)

魔力:3020

抗魔:33180

技能:未来视【+自动发动】【+假定未来】·魔力操作【+身体强化】【+部分强化】【+转换效率上升Ⅱ】【+集中强化】·重力魔法

=========================================

※转换效率上升Ⅱ 每付出1魔力,可使身体能力数值上升2。

=========================================

缇奥·库拉鲁斯 563岁 女 等级:89

天职:守护者

力量:770 (+龙化状态4620)

体力:1100 (+龙化状态6600)

抗性:1100 (+龙化状态6600)

敏捷:580 (+龙化状态3480)

魔力:4590

抗魔:4220

技能:龙化【+龙鳞硬化】【+魔力效率上升】【+身体能力上升】【+咆哮Ⅱ】【+风缠】【+痛觉转换】·魔力操作【+魔力放射】【+魔力压缩】·火属性适性【+魔力消费减少】【+效果上升】【+持续时间上升】·风属性适性【+魔力消费减少】【+效果上升】【+持续时间上升】·复合魔法

=========================================

※咆哮Ⅱ  除了龙化状态的吐息外,龙化前的状态也可以使用吐息。

※风缠   龙化时可在周身缠绕气流辅助飞行。

※痛觉转换 此能力是甜美的力量,开启新世界之门的证明。来吧,尽管放马过来!

尽管还比不上始,但以她们的数值,即便是从异世界召唤来的外挂集团,也必须众人齐上才能应付。虽不是全部的数值都非常突出,不过某些数值就算勇者使用『极限突破』也比不上。与这世界拥有战斗类天职的一般人相比,她们的数值可说高到异常的地步。

身为冒险者公会的最高层干部,最令伊尔瓦瞠目结舌的是——显示月她们本质的特有魔法与技能。

这也难怪。毕竟不管是『血力转换』还是『龙化』,应该都是只有某些种族才会拥有的特异特有魔法,而且那些种族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灭亡。即使经过数百年,他们的名字仍作为传说的一部分,透过圣教教会流传下来,这就是身为神敌种族的证明。

再加上,虽然不像月和缇奥那般令人震惊,不过希雅的数值也完全无视种族的常识,因此叫伊尔瓦不要为此吃惊,反而是强人所难。

「这可真是……虽然我早就认为你们的来历一定不单纯,却没想到竟然如此惊人……」

伊尔瓦流着冷汗,平时的笑容已经完全僵硬。始无视他的反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听见始所说的内容,正常应该会一笑置之,但伊尔瓦先前看过月她们的状态板,在数值和技能的佐证下,他也不得不信。

听完事情经过后,伊尔瓦宛如一下子老了十岁,露出疲惫的表情,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

「……难怪凯萨琳老师会看上你们。即便我原本就预料到始先生是被召唤来的人……但实际情况远超出我的想像……」

「分部长打算怎么做?你要把我们当成危险份子交给教会吗?」

听到始这么问,伊尔瓦正襟危坐,用非难般的眼神看着始。

「这个玩笑开大了,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呢?不管是以个人,还是公会干部的身分,我都不可能选择与你们为敌……更何况,请你不要看轻我,你们是我的恩人,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是吗?那就好。」

始耸了耸肩,以眼神为自己的试探表达歉意,伊尔瓦带着笑容,点头接受。

「就我来说,不管是站在公会干部的立场,还是个人的立场,我都愿意依照约定,尽可能成为你们的后盾。毕竟你们展现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我想高层应该会议论纷纷,暂时不会轻举妄动。为了方便成为战力,我会把你们的冒险者等级全部升为『金』。一般要升格为『金』需要经过许多麻烦的手续,不过……事后再补办应该也可以,因为你们有凯萨琳老师和我的推荐,以及『女神之剑』的名声嘛。」

伊尔瓦还豪爽地承诺,始他们在【弗连】的期间,可以使用公会直营旅店的VIP房,并准备了附有伊尔瓦家纹的书信。虽说是为了答谢这次的恩情,不过他似乎更想与始等人建立友好的人脉关系。

「多谢你了,手里的牌愈多愈好,这样也不枉我们特地跑到乌尔镇一趟了。」

「听到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可是,就算不看状态板,她们的身分曝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喔?老实说,我能提供的协助,就像是用纸片抵挡最上级魔法。」

伊尔瓦搔着脸颊,露出苦笑;始则是啜饮杯子里的茶,对他耸了耸肩。

「只要使用得当,纸片也能立大功吧?我的天职是炼成师,本分就是把可用的材料变成好用的道具,我会妥善利用你这面后盾和你的好意。」

「是吗?」

「对,而且在你委托我去找人时,你也说过吧?」

「?」

伊尔瓦侧着头,不明白始的意思。始露出得意的笑容,说出过去伊尔瓦察觉自己想法时,他所说的话。

「我们打从一开始就有与教会敌对的觉悟了。」

「……原来如此,确实有这件事。」

不管有没有伊尔瓦这个后盾都无所谓,有的话多少会有帮助,没有的话始也不会停下脚步。无论遇到任何阻碍,始都毫不畏惧。他会带着狂傲的笑容,粉碎阻挡在前方的一切阻碍。

看到始的决心,陪伴在始身旁的月等人,脸上也没有丝毫不安与担忧的表情。伊尔瓦忍不住扬起嘴角,心情没来由地感到亢奋,仿佛回到年轻时,为了成为干部职员而努力奋斗时的心情。

这一定是因为他有预感——眼前可以说是圣教教会之敌的一行人,或许可能改变世界。

伊尔瓦并非对现状怀有不满,他无疑是一名成功人士,他的生存方式在这个世界是正确的。对伊尔瓦而言,维持现状应该才是正确且有利的选择。

即使如此,他依旧无法否定心中怀着期待、少许的恐惧,以及不断涌出的兴奋——这大概是因为伊尔瓦·强谷这个人是冒险者公会的干部吧。

「愿你们的旅途会是一场既危险又惊奇的冒险。」

「……你的这句祝福,让我不知该不该向你道谢。」

对伊尔瓦而言,那是最棒的祝福话语。始认为有些微妙,只不过他也觉得那很像是冒险者公会干部会说的话,他不禁露出苦笑。而月的想法似乎也相同,始和她看着彼此,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

看到始他们的反应,伊尔瓦不禁开怀大笑,近几年因事务繁忙,他已经很久不曾这样笑过了。

在那之后,始等人与伊尔瓦道别,来到公会在【弗连】中央区直营旅店的VIP室。那是一栋二十层楼高的建筑,始他们的房间在最上层,窗外可将观光区的景色一览无遗。房间也非常富丽堂皇,除了有宽敞的客厅外,还有四个-->">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