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小人物的奋斗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第三章 小人物的奋斗

这里是八十九层最深处附近的房间。

正八边形的大房间有四个出入口,但如今在其中两个入口间,存在另一条通道。通道里有一间约五坪大的密室,入口被巧妙的伪装封闭。

光辉等人各怀心思,在那里放松休息。不过众人的表情同样阴郁,低着头十分沮丧。由于浑身是伤,很多人脸上也带着痛苦神色。

如果是平时,光辉会靠着自己的领袖魅力鼓舞同伴,但『极限突破』的副作用使他全身感到强烈的疲倦感,如今背靠着墙、紧闭双唇,默默不语。

每当这种时候,班上第一的开心果总会无视凝重气氛,激励众人的士气;如今她脸色苍白,痛苦地皱着眉头,呼吸急促地沉睡。这个事实也是令他们垂头丧气的理由之一。

钤的下半身自膝盖以下仍处于石化状态,香织正持续为她治疗。

大腿被贯穿的伤口已经愈合,再来就剩解除石化。然而,很不幸地,铃受到触手攻击,身体大量失血,恐怕伤及重要的血管。正因为治疗的人是香织,她才来得及获救。

即使是香织也无法马上为铃补充大量的血液,最多只能给她服用异世界制造的增血药。铃的身体大概不会马上恢复,无论如何都需要静养。

香织专注地照护铃,因此其他的人尚未接受治疗。当然,斋藤与近藤宛如摆饰般被放在一旁,仍然是尊石雕像。

就算钤的治疗完毕,接下来也是优先轮到他们两人。成员们都很清楚,自己要在那之后才能受到治疗,除了少部分的人以外,大部分的人并没有感到不满。或者,他们不过是没有力气计较吧。

临时制造出的昏暗空间里,充满凝重的气氛,雫皱起眉头、绞尽脑汁,想要设法鼓舞同伴。

其实雫的个性本来就沉默寡言,不擅长像钤那样带动气氛。

由于雫生来热心助人,她认为既然光辉受到『极限突破』与战败的影响,虚弱得无法依靠,就只能凭自己设法解决。这正是辛苦人才会有的思考方式。

不过,不管是在肉体还是精神上,雫同样逼近极限。

因此,雫渐渐懒得思考,有点自暴自弃地心想「干脆不识相地说个无聊的冷笑话吧」。就在这个时候,野村和辻一边谈话,一边从临时开辟的通路深处走出。

「呼~我想这样应该就完成伪装了。我从来没行使过那么纤细的魔法,实在很累人……我不行了。」

「要使墙壁变形又要让人感觉不出异状,毕竟不是你擅长的领域嘛……必须重新构筑魔法阵,难怪你会那么累,辛苦了。」

「你才是呢,要完全解除石化一定很辛苦吧?辛苦了。」

从两人的谈话就能明白,造出这个空间、将入口伪装到与周围墙壁毫无差异的人,就是野村。

『土术师』虽然对土系统魔法具有高超的适性,但土属性魔法基本上是直接操纵地面的魔法,无法如『炼成』般,做到加工或塑形等纤细的作业。比如说,它可以便地面爆炸、让地下的岩石飞出、将土凝聚成长枪状的尖刺射出,操纵沙尘。练到了上级,甚至可以石化和操纵哥雷姆(完全无自主性的人偶),却不能分离或融合各种矿物,将其制造成物品。

虽然野村可以用手头上的魔法阵,粗糙地在墙壁上开出洞穴;但要将墙壁『改造』到感觉不出与周围的差异,完全在他擅长的领域外,而且野村也必须重新构筑魔法阵。

另外,辻之所以跟随野村过去,是为了要治疗野村石化的手臂。

「辛苦你了,野村同学,这样应该就可以争取到一点时间了吧。」

「……希望可以。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祈祷在伤势恢复前别被发现。浩介那边……我们仅能祈祷,希望他能平安。」

「……浩介不会有问题的,论存在感薄弱,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不,重吾,光是听你那句话,我就为他感到悲哀了,你还是别那样说他吧……」

听到密室的安全性提升,原本凝重的气氛似乎稍有缓和,雫这才得以免于制造黑历史。她笑着慰劳野村的辛劳。

对此,野村面露苦笑、眺望远方,为不在此处的好友祈祷。

没错,远藤并不在这里。

他单独离开同伴,前往告知梅尔德团长事情的始末。本来,就算是从异世界召唤来的外挂者,想单独一人闯过八十层以上的楼层,也等于自杀。光辉他们之所以能游刃有余地攻略八十层以上的楼层,全是靠与同伴通力合作才能办到。

只有远藤拥有如同密技般的方法,才有可能单独闯过。

没错,远藤的口才并非不好,个性也不阴暗,他跟每个人都可以和善地谈话,是个非常普通的高中男生。但在地球时,他时常不经意地发挥神出鬼没的技能。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间错失他的踪影:心想「咦?那家伙上哪去了?」往周围一看,却发现他就在身边,结果被吓一大跳。如果是远藤、是『存在感世界第一薄弱』的那个男人,应该可以充分活用『隐形』的技能,在不被魔物们发现的情况下,抵达团长所在的七十层楼!

而且,自从远藤在这个世界学会技能和魔法后,存在感变得更加薄弱。拥有天赋才能、又经过锻炼,他现在的存在感薄弱到,应该连大迷宫的魔物都会「咦?刚才有谁通过吗?」像这样对他视而不见。

光辉等人就是经过这番考量,才会将情报托付给远藤,派他前去报讯。

在离别时,远藤的眼眶有些泛泪……

远藤一定是因为抛下同伴一个人撤退,让他感到过意不去,才流出泪水。绝对不是因为同伴们劝说的话语,比如「以你的薄弱存在感,就算是拥有敏锐感觉的魔物也不会发觉!」、「比存在感薄弱,谁能胜过你呢!」、「我上次还一时想不起远藤同学的名字!你绝对没问题的!」、「我昨天根本就忘了你这个人呢!」等等。

本来光辉他们也想立刻撤退至较上层的楼层,但很遗憾,他们没有那样的余力。同伴们遍体鳞伤,其中有三人无法战斗,光辉十分衰弱……他们不觉得突破得了八十层以下的楼层。

他们当然也不认为梅尔德团长能来救援。

包含梅尔德团长在内,有六人具备能在七十层建立据点的实力。如果以他们为中心,加上实力仅次于他们的骑士团员,再得到公会高等冒险者们的协助,也不考虑安全临界点的话,他们大概可以到达七十八、七十九层吧,但再深入就不可能了。就算他们能过来,八十层以上也必须由光辉他们自行突破。

也就是说,他们派远藤单独前往,并非是去求援,而是为了告知他们的现状,以及魔人率领的魔物情报。

光辉他们确实听圣教教会的教皇伊什塔尔说过,魔人可以使唤大量魔物,而且不是用洗脑等已知的方法,是让魔物带着明确的意志服从命令。但他们没听说有那么强大的魔物,其中的可怕之处应该不是个体的强度,而是『数量』。

实际上,女魔人率领的魔物,强到能够轻易扫荡无人到过的【奥尔库司大迷宫】九十层楼,并力压光辉他们这些外挂人物。如果魔人原本就能做到这种事,人类应该早就被消灭了。

也就是说,在光辉等人听到此消息时,伊什塔尔的情报并没有错;就结论而言,是魔人率领的魔物『变强』了

除了『数量』外,如今个体的『强度』也成为威胁。光辉等人判断,这个情报无论如何都必须传达给梅尔德团长知晓。

「白崎同学,近藤同学和斋藤同学的石化就交给你了,我来处理的话会花费很久时间。相对地,其他人就让我治愈吧。」

「好,我明白了,你别勉强喔,辻同学。」

「没事的,那应该是我的台词吧……抱歉,我的能力如果再好一点,白崎同学就可以减轻负担了……」

野村他们在谈话时,旁边的辻一面服用魔力回复药,一面向持续治疗钤的香织这么说。

同样身为『治愈师』,辻的技术远不及香织。虽然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但对于自己的没用、总是给香织带来负担,辻感到万分过意不去。

「没有那种事」香织摇摇头这么回答。辻苦笑以对,前往治疗同伴。经由她的治疗,学生们的伤势逐渐复原,脸色也稍微好转。

野村带着难以言喻的表情注视辻,但他害怕会妨碍她治疗,所以没有和她说话。

「……在这种危急的状况,心里有什么话,就趁现在传达给她吧。」

「……啰嗦。」

永山带着像是看戏的表情向野村说,但野村本人只是不高兴地别过头去。

之后的数小时,光辉等人轮流休息,逐渐治愈身体和心灵的创伤。

另一方面,远藤被托付传达魔人情报的重任,他避开所有战斗,只是躲着等待魔物离开,确实地朝梅尔德团长所在的七十层前进。

若是被八十层以上的魔物发觉,一对一的话还能应付,两只以上他就死定了。尽管他尽可能赶路,却也谨慎小心地前进,多亏如此,他现在得以目送魔物从眼前通过。

当魔物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原本贴在天花板上的远藤,身手俐落地跳下地面。他全身穿着黑色的服装,装扮宛如『暗杀者』,同时也是能将『隐形』效果发挥至最大限度的神器。

只要从天花板发动奇袭,远藤一定能在不被发现的状况下,对刚才通过眼前的魔物造成相当大的伤害。远藤的内心绝对没有「……你可以稍微感觉到我的气息也没关系喔?」的想法。看到魔物浑然不觉地通过,他的眼角绝对没有泛出泪光,绝对没有!

「必须快点……」

远藤很清楚自己肩负的任务,也察觉光辉他们派出自己的目的,除了传递情报外,希望他能活下去。虽然永山和野村没有说出口,但他感觉得出来两名好友期望他「千万别回来」的心意。

即使如此,在达成任务后,远藤依旧要回去和光辉等人待在一起。不管他们说什么,他都不能容许只有自己逃到安全区,悠悠哉哉地度日。

尽管对于魔物没有发觉自己一事,感到有点空虚,但远藤仍告诉自己——这就是现在最强的武器。他循着记忆中的折返路线,终于抵达七十层楼。

他压抑着急切的心情,前往梅尔德团长等人设置据点、画有转移阵的房间。不久,远藤的气息感知察觉到六个人的气息,毫无疑问就是梅尔德团长他们。他已经解除『隐形』,因此就距离来说,梅尔德团长等人应该已经发现他了。

远藤转过最后的转角,进入梅尔德团长所在的转移房间。但远藤都已经现身了·他们依然没有发现他。

远藤露出死鱼般的眼神,靠近团长,怀着为同伴陷入危机感到焦虑的心情,以及「拜托发觉自己」的愿望大喊:

「团长!是我啊!请发觉我吧!大事不好了!」

「唔喔!?什么事!?敌袭吗?」

远藤大声喊叫的瞬间,梅尔德团长口中这么嚷着,同时拔剑往后一跳,充满戒备地张望周围。其他骑士也吓了一跳,立刻进入战斗状态。

「我就说是我啦!请你们不要再做出那种反应啦!」

「咦?啊,这不是浩介吗?别吓我们啦,话说其他人怎么了?你怎么全身是伤呀?」

「我就说大事不妙了啊!」

由于本来就知道远藤的存在感薄弱,因此当梅尔德团长他们知道是远藤后,很快地解除戒备。

然而,远藤回来得比预定时间早,又只有他一个人,而且他身上可说是遍体鳞伤。团长很快察觉一定是发生了突发事件,立刻露出严肃的表情。

连王国最精锐的骑士们都要出声后才能发觉自己的存在,这个事实令远藤感到伤心。但他马上想到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于是迅速地交代事情经过。

最初梅尔德团长等人露出讶异的表情,然而听着远藤的叙述,表情变得更为凝重。

或许是在游说经过的途中,对于自己一个人逃走感到自责吧,远藤不禁流下泪来。梅尔德团长摸了摸他的头说:

「别哭了,浩介。你做到只有你才能做得到的事。还有谁能像你一样,没有引发战斗,用这么短的时间突破二十层楼呢?你做得很好,谢谢你把情报传达给我们。」

「团长……我、我要回去。虽然他们说会靠自己的力量回来……这一次绝对不会输……可是就连天之河使用『极限突破』都无法打倒敌人,我们光是逃走就竭尽全力。大家的体力都消耗许多,即使伤势痊愈,但要是再遇袭……而且也不知道那些该死的魔物数量有多少……所以,请你们先回地上,把这消息传达给外面的人。」

远藤像是对自己的哭泣感到羞耻,用袖子擦拭眼角的泪水,露出毅然决然的表情,向梅尔德团长这么说。

梅尔德团长悔恨地咬着唇,将身上所有最高级回复药,连同道具袋一起交给远藤;其他的团员也和梅尔德团长一样,带着懊悔的表情,把自己的道具袋托付给他。

「抱歉,浩介。虽然我很想和你一起去救人,可是……我们只会成为包袱……」

「啊,不,请不要介意。他们的药品应该也用得差不多,有这些补给就是很大的帮助了。」

远藤摇了摇装有回复药的道具袋,苦笑着回答。梅尔德团长的表情却更加凝重,并不只是为不能去救人感到悔恨,甚至充满苦涩。

「……浩介。我现在要说的话非常差劲,你鄙视我也很正常,不过还是要请你听我说。」

「?团长,你干嘛突然说这些……」

「……不管发生任何事,唯独『光辉』,你一定要带他回来。」

「咦?」

听到梅尔德团长的话,远藤惊讶得目瞪口呆。

「浩介,如果魔物强到连现在的你们都被逼入绝境……那失去光辉,人类就没有未来。当然,我相信你们能全员突破难关与我再会,我也希望如此。但身为海利希王国骑士团团长,我必须要说——如果有什么万一,你一定要让『光辉』活下来。」

「……」

远藤终于察觉梅尔德团长的意图,不禁哑然无语。

不惜做出牺牲,也要让更重要的人活着的思想——这是在上位者必须做出的『选择』,不是远藤能运用的思考模式。因此,远藤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

「……我们只是天之河的附属品吗?」

「绝对不是,我发自内心希望你们都能全部生还。不,这种话没有说服力吧……浩介,我希望你至少将我刚才说的话转达给雫和龙太郎知道。」

「……」

梅尔德团长的话让远藤的心情非常低落。

学生们与梅尔德团长度过了漫长且亲密的时间,打从他们一无所知时,就一直陪伴他们,一同战斗至今。特别对于在前线战斗的学生来说,梅尔德团长是有如大哥般的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人中,是他们最信赖的人物。

正因为如此,听到梅尔德团长说出像是要舍弃自己的话,远藤有一种遭到背叛的感觉。

即便如此,脑中的某个角落,也明白梅尔德团长这么说是有必要的,所以他无法冲动地破口大骂。远藤只能带着阴暗的表情点头答应,转身离开。

就在那个瞬间……

「浩介!」

「咦!?」

梅尔德团长突然把远藤撞开,挥动手上的剑,划出圆形轨迹。金属的摩擦声响起,然后顺势将身体转一圈,利用离心力,对摇晃的空间使出一记漂亮的回旋踢。

碰!击打肉体的声音响起,摇晃的空间被踢得飞向后方,在五公尺前方的地面划出无数爪痕,对方大概是利用爪子抓地减速吧。

看到那幅景象,坐倒在地的远藤脸色苍白,喃喃说道:

「怎、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追上……」

那句话仿佛信号一般,将远藤他们逼入绝境的魔物陆续现身。

对方比预料中还要早追上,远藤内心产生动摇,坐在地上站不起来。在前来这里的路上,远藤使用『暗杀者』的技能,将气息、气味、魔力残渣等痕迹全部消除。既然女魔人是一边搜索光辉他们,一边移动,就不可能这么快追上直直疾奔至此的远藤。

接着,那名有如恶梦般的女人出现,回答了远藤的疑问。

「呿,只有一个人吗……我想说既然要逃,应该会逃到有转移阵的这个房间……看这个情况,他们应该是躲在某个地方了。」

女魔人焦躁地撩起头发。看到女魔人骑在四眼狼背上出现,梅尔德团长等人立刻进入备战状态。

听她话中之意,看来她认为光辉他们会仓皇逃入魔法阵,便没有进行搜索,直接过来这里。由于预测落空,等等必须重新搜索光辉等人,女魔人似乎相当不快。

同时也代表——光辉他们目前依旧平安无事。远藤和梅尔德团长他们松了一口气似地,脸上微微露出笑容。眼尖的女魔人察觉他们的表情,哼了一声,随即嗤笑道:

「算了,我还有本来的任务要做……就快点收拾掉你们,开始找人吧。」

魔物们一齐冲了上来。

喀迈拉摇晃着空间冲刺过来,黑猫有如疾风似地缩短距离,伪布鲁塔尔挥动战棍逼近,四眼狼在后方等待他们露出破绽。

「组成圆阵!死守转移阵!浩介!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快点站起来……逃向地上啊!」

「咦!?」

梅尔德团长等人迅速地组织阵形,联手抵挡魔物的攻击,动作迅捷得让人不禁称赞,不愧是王国最精锐的骑士。根据事前听远藤说的魔物情报,他们认清自己的攻击力不足,于是彻底采取防御和格挡战术。

对于梅尔德团长叫自己逃往地上的话,远藤忍不住感到疑惑。他认为要逃的话,一起逃就好了;既然要离开这里,他的任务就不是逃往地上,而是回光辉他们那里,转达团长的话。

「别发呆!把魔人的事告知地上的人!」

「可、可是团长你们……」

「我们……会在这里战斗到最后一刻!浩介!你到了另一侧就破坏转移阵!我们会尽可能帮你争取时间!」

「怎、怎么这样……」

梅尔德团长的想法很明确。

就算要逃往地上,如果没有人拖延时间,魔物们也会立刻转移至地面,到时就没有方法摆脱追兵,很有可能会被追上并杀死。

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一人逃走,其余的人留下争取时间。只要设法拖延时间、破坏成对的三十层转移阵一部分,就能完全摆脱追兵。由于转移阵是直接刻画在地面,所以用『炼成』就能轻易修复。只要摆脱追兵,将事情的始末告知驻扎在地上的部队后,再修复转移阵,让光辉他们可以使用就好了。

远藤就是被选为负责逃走的那个人。

梅尔德团长刚刚才说要舍弃他们,只救光辉,现在却牺牲自己,让远藤一个人逃走。远藤不禁感到困惑,迟迟无法采取行动。

梅尔德团长一面进行激烈的战斗,一面发出呐喊,将自己的真心话与请求传达给远藤:

「抱歉我这么弱小!抱歉我没办法救你们!对不起,我只能做出选择!虽然我这么没用,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浩介!你要答应我!」

这名有如大哥受自己敬爱的男人,将他最后的请求传达给困惑的远藤。

「活下去!」

听到这句话,远藤全都明白了。

梅尔德团长其实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人死亡。如果要牺牲一人,才能让其他人活下去,他们宁可牺牲自己。不仅限于光辉,而是要让全部学生都活下去。他告诉远藤的『选择』,其实充满了多少痛苦的挣扎。

远藤紧咬着唇,转身全力奔向转移阵。这个时候如果不能回应梅尔德团长的心情和觉悟,他就不配当个男子汉。

「别想跑!」

女魔人命令黑猫追击,自己也发出魔法。黑猫以强劲的速度,如子弹般射出背后触手,石枪乘着杀意之风,疾远掠过空中。

远藤设法用短剑斩断触手,扭转身体闪躲攻击,却无法闪过随之而来的石枪。它仿佛事先计算过触手的位置,以绝妙的时机与方向,跟着触手连续飞来。

远藤咬紧牙关以备迎接冲击。他下定决心,就算会被打中也要不停奔跑,直接跳入转移阵。

不过,预想的冲击并没有来到。有一名骑士团员从圆阵奔出,以身体作为挡箭牌,为远藤挡下攻击。

「艾、艾伦先生!」

「咕唔……别管我,快走!」

被称为艾伦的骑士,腹部插着石枪,挥剑挡开魔物的突袭。他露出充满男子气概的笑容对远藤这么说。远藤用力地紧咬嘴唇,几乎要流出血来,奔向转移阵。

「呿!不过是个废物还这么纠缠不清!集中攻击那名少年!」

女魔人有些焦急地重新下令,却已经太晚了。

「哈!这是我们的胜利!别小看海利希王国的骑士!」

梅尔德团长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么吼叫时,远藤启动转移阵,随即消失了踪影。

女魔人无视梅尔德团长的话,命令魔物冲向转移阵。魔物能够直接操纵魔力,不需麻烦的启动咏唱就能发动转移阵,因此她认为现在还来得及。然而——

「我说了别小看我们!」

梅尔德团长等人靠着学生们欠缺的巧妙技巧、默契,以及从经验得来的俐落动作,妨害魔物们。尽管寡不敌众,但他们的防卫能力与持久力实在值得称赞。

不过,不管梅尔德团长他们再怎么奋斗,敌方的魔物在数量与强度上都非比寻常,他们不可能撑多久。首先是腹部被石枪贯穿的骑士·艾伦终于支撑不住,抵挡不了魔物的攻击,身体失去平衡,跪倒在地。一只喀迈拉便瞄准空隙,突破防线到达转移阵。

喀迈拉消失的同时,魔法阵也失去了光芒。

「可恶,有一只转移过去了吗……浩介……你可别死了。」

梅尔德团长的声音被魔物的咆哮盖过。看到远藤逃走,女魔人为了发泄心头之恨,指挥魔物们一齐攻击梅尔德团长等人。

「哼,既然已经认定这里是葬身之地,剩下就是奋战到最后了。弟兄们,让敌人见识海利希王国骑士团的拼劲!」

「「「「「喔喔!」」」」」

梅尔德团长一声令下,部下的骑士们立刻气魄十足地呐喊回应。虽说只有短短一瞬,但他们发出的气势,令周围的魔物们也为之胆怯。

十分钟后……

转移阵所在的七十层楼房间里,再度恢复寂静。

「唔哇啊啊啊!!」

远藤发出分不清是悲鸣还是呐喊的叫声,从【奥尔库司大迷宫】三十层楼的转移阵冲出。他立刻挥起短刀,尝试破坏脚下的魔法阵。

「什、什么!?喂!你想做什么!」

「快住手!」

「把他压制住!」

从转移阵出现的黑衣少年突然发出呐喊,用手上的短剑破坏魔法阵。周围穿着骑士团正装的人们一瞬间愣住,却仍发出怒吼,扑向远藤,阻止他破坏魔法阵。

他们是梅尔德团长的部下,负责保护位于三十层的魔法阵。他们因为实力不足,最多只能担任三十层的守卫。

因一击无法破坏魔法阵,远藤又砍了第二、第三下,正当只差一步就可以破坏部分魔法阵时,很不幸地……骑士团员终于勉强阻止远藤破坏魔法阵。

「放、放开我!必须、必须快点破坏才行!它们要来了!放开我!」

「什么!你是勇者一行人的成员!?为什么要……」

看到这名做出可说疯狂行为的人物,竟是他们熟知的勇者同伴,团员们感到惊愕疑惑,忍不住放松手上的力量。远藤趁着这个空隙,挥起短剑,准备破坏部分的魔法阵,却晚了一步。

魔法阵再度启动,发出光芒闪耀。下个瞬间,阵中冲出一个摇晃的空间,袭向远藤等人。

「可恶!你们快后退!」

「这是什么!?唔啊啊啊!!」

远藤立刻发出警告,并向后一跳,勉强躲过喀迈拉的一击。可是,一名还搞不清事态的团员根本无法回避,毫无防备地中了喀迈拉的利爪,身体连同铠甲一起被斩开。

看到同伴突然喷血毙命,团员们大吃一惊,远藤语气焦虑地拼命对他们喊道:

「是敌人!注意晃动的空间!若不破坏魔法阵,它们就会不断跑出来!」

听到远藤可说是尖叫的声音,团员们立刻惊觉回神。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人被斩杀倒下。

负责守备三十层楼转移阵的团员共有七名,其中已有两名被杀。

这个事实令远藤懊悔地咬牙切齿,利用『暗杀者』的技能『影舞』,奔行在天花板上,打算从上方破坏魔法阵。然而,喀迈拉察觉他的意图,跳起来迎击。

「可恶!这个魔物是什么啊!?」

团员们虽然不明白情况,仍清楚现在该做的事,他们冲向袭击远藤的喀迈拉。

然而,对他们来说,喀迈拉看起来就只是个摇晃的空间,所以他们当然不知道喀迈拉会怎样攻击,也不知道该提防什么。因此,从后方扑向喀迈拉的人,脖子被蛇尾咬中;从侧面攻击的人遭到翅膀重击,整个人撞在地上。

即使如此,他们的行动并非全然无用,由于喀迈拉身体稍微失去平衡,远藤得以在危急时刻躲过它的爪牙。虽然没有完全躲过,肩膀与侧腹被划伤,不过远藤在与它身影交错的瞬间,砍断蛇尾,然后才坠落地面。

喀迈拉拍打着翅膀恢复平衡,在稍远处着地。同一时刻,尽管肩膀撞击地面,远藤仍立刻起身,举起短剑,准备砍向转移阵刚才损伤的部位。

喀迈拉利用着地的反作用力,以猛烈的速度冲出,准备致远藤于死地。

但是,远藤这时已经以全身之力,将短剑刺在魔法阵上。啪!宛如拍手的清脆声响起,正是魔法阵被破坏的证明,魔法阵在转移之际使用的魔力残渣消散。

「这样就……呃、啊啊啊啊啊啊!!!」

成功破坏转移阵后,远藤心想不会再有追兵追来,不禁安心地松了口气。可是下个瞬间,喀迈拉的牙齿咬住他的右手,剧烈的痛楚让他发出惨叫。喀迈拉用强而有力的下颚,准备咬断远藤的右手。

「别想得逞!」

「快将魔物与他分开!」

骑士们奔跑过来,顺着冲刺的劲道,使出全力刺出一击,阻止喀迈拉咬断远藤的手臂。喀迈拉因侧腹被强化过的短枪贯穿,不自觉地放松下颚的力量。

趁着喀迈拉松口的瞬间,远藤抽出右手,流畅地取出藏在左袖内的投掷用短刀,刺进喀迈拉被血喷到而现形的眼睛里。

喀迈拉痛得胡乱攻击,两名靠近要刺死它的骑士,被它的利爪撕裂毙命。远藤掷出短刀,喀迈拉尽管失去一只眼睛,依然靠着野生的直觉躲过。

随后,一名骑士突然发出悲鸣。

远藤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刚才被击落地面的骑士,遭到被斩断却仍活着的蛇咬住脖子。骑士被咬中的部位,皮肤已经变成紫色,他痛苦地挣扎,转眼间便失去生命。

「可恶!」

最后的骑士见状,为了杀死那条蛇而奔过去,却是致命的失误。喀迈拉似乎发觉有敌人背对自己,立刻扑了过去。远藤遍体鳞伤,仍然奋起最后的力量,趁喀迈拉袭击骑士时,对准它的颈部挥出必杀的一击。

「去死吧啊啊啊啊!!」

远藤被迫和同伴分离、不得不抛下梅尔德团长他们离去,认识的团员们又被杀害。他的呐喊中包含种种的愤恨,随之使出的致命一击,发挥出他全部的力量,切断了喀迈拉的颈子,让它瞬间毙命。

从侧面跳出的远藤,顺着惯性法则,与毙命的喀迈拉交错而过,然后重重摔在地面,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远藤忍耐着肩膀、右手和侧腹的痛楚,只靠着左手支撑起上半身凝视喀迈拉,想确认它是否死亡。

只见喀迈拉的『迷彩』解除,颈部被切断一半,静静躺在地上,似乎已完全没了气息。但远藤的表情非但没有喜悦,甚至虚弱得快要哭出来,他心情沉痛地喊着:「可恶!」

视线-->">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