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白崎香织十七岁 专长:突击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番外篇 白崎香织十七岁 专长:突击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喧闹声与怒骂声此起彼落、路人与看热闹人们充斥的街道上。

那一天放学后,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打算前往邻镇的大型超市。

从口袋里掏出的手机讯息画面,显示出像是一念就会咬到舌头的调味料名称。母亲的烹饪技巧过于高超,只有那间超市的商品种类齐全,可以满足她的需求。

相对地,白崎家的餐桌上天天摆满不输给专业厨师的料理。而高兴的代价,就是像这样在放学后到处寻找食材或是调味料,实在……不过这样我好像也成了美食探险家,还满有趣呢。

再加上,我无法拒绝母亲的「请求」,也没有想拒绝的意思。母亲平时个性沉稳、温柔贤淑,是我理想的目标,只不过……她生起气来真的很可怕,感觉像是被不明物体恶狠狠地瞪着,有种用言语很难形容的魄力。父亲甚至曾惨叫着「白、白夜叉小姐、白夜叉小姐啊。对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立刻向母亲下跪……话说回来,白夜叉小姐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件事情最好别思考得太深入,于是我暂停思绪。就在我胡思乱想时,目标的超市到了。忽然间,耳边传来纷乱的喧闹声——

「我说~这位阿婆,这条裤子可是古董耶,真的超稀有喔!不是说几声对不起就能解决的问题啦!你懂吗?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实在非常抱歉,我会出清洗费……」

「我~就~说~这不是清洗就能解决的事啦!」

响亮的怒骂声让我听了很不愉快,却还是把视线转了过去。转头后我看见一个害怕得哭出来的小男孩,以及站在男孩前面,一再低头向对方道歉的老婆婆。

老婆婆低头道歉的对象是外表像个大学生、整体气氛让人不太想接近的一群男生。虽然有点失礼,但请容我用小混混来称呼他们。

至于这些小混混与老婆婆之间有什么过节?仔细一瞧,可以看见其中一个小混混脚边掉了颗章鱼烧,「真的很稀有」的牛仔裤上面同样沾满酱汁。

……我懂了,看来状况就是眼前看到的那样。

「怎么办……气氛好像很糟,最好过去帮他们解围吧。」

我随口低语。香气四溢的牛仔裤是不是真有小混混说的那么昂贵,我无法判断。就算真的稀有到清洗也救不回来,但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要求他们当场赔偿……这么做实在太奇怪了。至少让年幼的小孩子受到惊吓、胁迫道歉的老婆婆,绝不是正确的做法。

可是、可是……

(…………好可怕。)

丢脸的是,我的脚连一步也踏不出去。我愈是想着「必须上前帮助他们」,就愈害怕那些小混混锐利的目光、夸张的打扮、染色的头发、习惯恐吓人的气氛和他们身上的暴戾气息……我的双脚忍不住发抖。

「有、有人……」我用细得几乎听不见的嗓音向周围寻求协助。双眼望向四周,「有人可以帮帮他们吗?」尽管知道这么做很丢脸,不过我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然而,周围的人们虽看向老婆婆他们,但一看见他们的对手后,便迅速把视线别了开来。

……我实在无法指责他们冷漠无情,因为我和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对、对了,可以打电话给小雫……还有光辉同学和龙太郎同学!」

我想起不知道为什么常遇上这种争执场面的儿时玩伴,急忙找起手机的电话号码。不过就在我要按下通话键前,事态出现了变化。

「啊啊,用不着啰嗦了,总之把钱包拿出来。反正你手头上的钱一定不够,我们这就去银行领钱赔偿我的损失,为了避免你逃跑,钱包就交给我保管。」

「这、这个……」

「啊啊!?孙子犯下的错,由阿婆负责天经地义吧!你有什么不满吗?啊!?」

男人似乎打算把老婆婆直接带去银行,逼她领钱。我心里愈来愈焦急,惊慌失措,连电话也忘记打。

「小雫他们……来不及赶到这里。我、我得想个办法。」

我的脑中乱成一团,完全派不上用场。呜,好可怕、好可怕。可是……喝啊,有人说过女人要有胆量!迷惘的时候就要突击!

我决定实践常让小雫和光辉同学他们责骂的坏习惯时——

「那个~可以不用拿走他们的钱包吗?」

不知不觉间,他们身边多了一个男生,年纪大概和我差不多。他身上的制服和我们学校不一样,说不定是这附近的学生。

正要踏出的脚停了下来,我目不转睛地凝视他。

那是个普通的男孩子,他没有我的儿时玩伴,光辉同学耀眼,体型也不像龙太郎同学如熊般庞大。那对像在伤脑筋的八字眉和浮现嘴角的苦笑看起来很有那么一回事,除此之外只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男孩子。可是我的双眼像成了磁铁,完全受到他的吸引。

「啊啊!?你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闲杂人等给我闪开!小心我杀了你!」

「啊啊,不,呃……我确实和这件事没关系……可、可是啊,付清洗费解决这件事,对双方都是最好的方法吧~我是这么想的啦……」

虽然说得支支吾吾,但不着痕迹介入老婆婆与小混混间的男孩子,露出更加困扰的表情,频频向对方低头。

那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很不识相的悠哉态度反而惹恼对方,使小混混说出:「不然你来赔吧,赔偿费一百万。」男生听了,直截了当地回答:

「我付不出来。」

他散发出的气氛像是能听见「嘿嘿」不好意思的笑声……看起来或许有点可爱。

更加气恼的小混混揪起男生的衣襟。男生冷汗直流、脸色有些苍白,却拼命地想继续说。

小混混听了这些话像是感到很不耐烦,将他揍飞出去,露出比刚才更凶狠的眼神。从光辉同学他们常卷入纷争中的经验,我知道显露这种眼神的人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我忍不住想向那个男生大叫,然而……

「唔。」男生发出苦闷的声音,肚子被人踹了一脚。这些家伙果然对行使暴力毫不迟疑。

老婆婆靠近那个男生,担心地说:「已经够了。」她的孙子眼里泛出泪水,紧紧抓住男生的衣服。

亲眼目睹这种暴力行为,四周的喧嚣声也愈来愈激动,其中甚至有人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我想应该是打算联络警察。

(没错,警察!一开始就该叫警察过来处理!我这个大笨蛋!!)

平常总是光辉同学他们率先冲进纠纷,大闹一场解决问题,导致我完全忘了一开始最该拜托的人。我的脑袋果然一点用处也没有!

我在内心苦恼着自己真是个废物时,蹲在地上的男生忽然抬起头来。他的神情严肃得让人吃惊。不知为何我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现场气温仿佛急速上升,可是离春天明明还有数个月之久。没人理会我的反应,事态兀自发展下去。

男生按捺住疼痛,额头上冒出汗水开口:

「请让他们赔偿清洗费就好,否则我也有自己的做法。」

这段挑衅的发言让我不禁睁大眼睛,说不定这个男生外表看来不擅长和人打架,但其实是个格斗技高手?

那些小混混或许和我有同样的想法。只见他们有人高吊起嘴角,或是不爽地眯细双眼。

「什么,你想动手吗?没问题,放马过——」

率先开口怒骂的牛仔裤香气四溢男瞪着男生,拳头喀喀作响。就在他要说出「放马过来」的瞬间——

「真的非常抱歉————!!!」一阵响亮的道歉声打断了小混混的话。

——眼前同时出现堪称艺术性的下跪动作。

「什么?」

挥舞拳头、打算反击的小混混,因过于完美的跪地姿势……不由自主惊呼,后退了两步。

周围的人们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凝视下跪的男生。日常生活中,很少有机会可以亲眼目睹别人下跪,也难怪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话说回来,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别人下跪,两眼直盯着他瞧。

男生像是不在乎周围出现什么样的反应,发出响彻世界的叫喊:

「真的、真的很抱歉!小孩子因为婆婆买章鱼烧给自己太开心,结果让酱汁沾到您的裤子上,这种行为确实如您所说,不可饶恕!是连神也不看在眼里的重大恶行!!」

「呃,啊,这个,喔喔。」

小混混居然惊慌失措!?小孩子弄脏裤子这种小事,被人高声渲染成「连神也不看在眼里的恶行」……嗯,的确很丢脸,而且讲出这话的人选下跪了。

然而,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般,男生霸气(?)十足的道歉行为并未就此打住!

「原本应该如您所说,一百万根本不够,需要赔偿五百,不,是一千万才足以表达道歉的诚意!」

「一、一千!?不,等一下,不需要那么——」

小混混慌成一团。啊,婆婆明显是吓到了!四周的人们也看向小混混,视线像在说:「这些家伙是疯了吗?」

……该怎么说呢,总觉得现场情形愈来愈混乱了。

「可是、可是!这位婆婆赔不了那么多钱!她要偿还老公死后留下来的债务,又受到恶媳妇欺压,每年一次像这样与孙子共处的时间是她的心灵支柱,她只能靠着微薄的年金节省度日!今天买的这份章鱼烧,也不晓得是牺牲了多少自己的餐费买来的啊!!」

咦!?婆婆的背后有这么一段故事吗!?我惊讶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放眼望去,四周的人们和小混混的表情也和我一样惊愕。

「我、我的丈夫还活着,也没有向别人借钱,你在说什么——」现场只有婆婆显得手足无措……她没否定恶媳妇的那一段呢。婆婆仿佛还想继续解释。

「所以、所以!拜托各位大恩大德原谅他们!恳请、恳请各位大发慈悲!!」

男生的吼叫大肆回响,打断了婆婆的话。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恐怕现场所有人心里都有这个疑问。

不过,这行动在某种意义上似乎发挥了效果。

小混混们各个面红耳赤……嗯,我能理解,这场面确实令人难堪。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让人下跪已经够丢脸,道歉的内容又很那个,对吧?好像变成了古装剧里会出现的坏县官。

「你、你这家伙太奇怪了!忽然冒出来的家伙怎么可能知道阿婆——」

小混混们提出再合理不过的反驳,只是话还没说完——

「对不起啊啊啊啊!」

道歉声响亮地爆出,是诚心诚意又火力全开的道歉,再附赠下跪。

「闭、闭嘴!我们换个地方——」

「关于这一千万的赔偿费请放过他们喔喔喔喔!这会要了他们的命啊啊啊啊啊啊!」

「慢着!我们可没有人提到一千——」

「拜托、拜托您原谅他们啊啊啊啊!请大发慈悲啊啊啊啊!」

「吵死人了!不要再——」

「拜托请饶了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了阻止火力全开、大喊大叫、加上下跪的道歉,小混混们又是踹那个男生,又是拉扯他的头发,试图让他站起来。也有人吐口水在他身上,使尽各种方法努力(?)要让他起身,可是他像是被地面牢牢吸住,没有停止下跪,一再向对方道歉,使得小混混愈来愈焦躁。

恐怕是周围的目光带来压力,他们的羞耻度也到达了极限。婆婆遮住了脸,全身发抖,当事者双方的羞耻度都升高到了临界点。

我的感想似乎没错。

「可恶,这种鬼地方谁待得下去!我要回家了!」

香气四溢牛仔裤人大喊,怒气冲冲地跑走。其他两个人喊着「秀、秀哥!?等一下。」仓皇从背后追了上去。

现场弥漫着难以言喻的诡异气氛,所有人都认为男生应该会羞愧地动弹不得,但他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在众人的关注下,男生捡起掉在地上的钱包,开口说:「还你。」这样交还给婆婆。

「谢、谢谢你。」婆婆的表情有些抽搐,却依然微笑着向他道谢。

「别这么说,对不起。」男生不知道为什么又道了歉,接着抛下「这种地方我也没办法再待下去了!我要回家了!再见!」这句话后,像是随着「咻」的音效声快跑离开。「啊!」婆婆惊呼着伸长了手,可惜那个时候男生已经不见踪影。

「……好猛的人喔。」

四周的人群接连散开,只有我一动也不动凝视他离开的方向,紧捣住飘飘然的胸口。

「然后呢,小雫,之后那个人马上就不见了……小雫,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你从刚才就没什么反应……」

『……我有在听啊,这是我第十次听你那个「超猛下跪男孩」的故事了。』

「不对啦,小雫,是『下跪的超猛男孩』!你那种讲法听起来好像他很会下跪耶。」

『啊,真的耶,对不起。不过啊,香织,明天我们就会在学校见面,而且同样的故事讲了十次一直讲到凌晨两点,你也多少顾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咦?……不会吧,已经这么晚啦!?对、对不起,小雫。」

听见儿时玩伴兼挚友的女孩——八重樫雫昏昏欲睡的声音,我赫然回过神。我很想找个人分享白天的那件事和飘飘然的心情,于是在晚上十点打电话给小雫,也就是说我们聊了足足四个小时。

让她陪我聊到这么晚,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嗯~没关系啦,虽然不想再听同样的故事……可是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吧?呵呵,没想到会有从香织口中听见心仪男孩子事情的这一天……在不以为意地斩断向自己告白的男孩子后,你的春天终于来了呢。』

小雫在说什么?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开心……我仿佛能看见小雫在电话另一头嘻笑的模样。

「小雫?你在说什么?我不像你会剑术,斩不了什么人喔。再说现在的季节是冬天喔。」

『……香织,感谢你天真的劝戒。我是会剑术没错,不过我不会拿来斩人!你这个天真爆弹发言女!?』

小雫生气了……所以她到底想讲什么呢?

『啊啊,我懂了,这是没有自觉的情形吧。就我所知,你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而且有可能还处于「在意对方」的阶段……通常这种情况应该能自己察觉,不过对这种事很迟钝的香织有可能自己察觉吗?毕竟当事人是「香织」啊。既然这样,现在就是我这个好友鼎力相助的时候了吗?可是……』

小雫在电话另一头碎碎念个不停,总觉得她好像讲了什么失礼的话。

「那、那个~小雫?」

『啊!?抱歉,你讲到哪里了?』

小雫终于重回到与我的对话,我决定讲出打这通电话的另一个理由。要讲出这件事让我异常难为情,唔唔,脸好烫,为什么会这样?

「其、其实,我希望你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

『哎呀,为什么这么郑重?跟我客气实在太见外啰。』

这句话推动着我,我于是讲出接下来的请求:

「谢谢你,小雫。老实说,我想请你陪我到那个男生的学校。」

『What(你说什么)?』

不知道怎么搞的,小雫变成了外国人。

「我的意思是,想请你陪我一起去他的学校,那个、这个……我想和他讲讲话……可、可以的话,我想和他交、交个朋友~」

不行,脸好烫,脸颊莫名发热。双脚无来由地摆动,好想用毯子包住整个身体直接倒在地上。在我为了这些思绪忙得昏头转向时,听见小雫有些僵硬的嗓音:

『等~一下,香织是今天看见那个男生的吧?』

「嗯,是啊,我们也没讲到话。」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哪一所学校的学生?』

「当然是我去调查的啦。我只是找出在那个时间点、位于徒步距离内的国中,再调查各所学校的制服款式,这种事情很简单喔。」

『……』

这实在不像讲话总是一针见血的小雫提出的问题,再加上她不知道为何没有回应,果然是困了吧。

「喂喂,小雫~抱歉,你想睡觉了吧?」

『啊啊,不是那样的,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好像看见了挚友可怕的一面……』

电话另一头传来清喉咙的干咳声。

『要我陪你过去是无所谓啦,反正我早就习惯你那种突击的作风。可是你不知道他的名字吧?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想到处找人,造成他的困扰……所以打算在可以看见学校大门的地方等他出来,再悄悄确认,不然就是在今天遇见的地方埋伏。」

『……这种事情听起来有点像是跟踪狂……不过既然不知道名字,也只有这种方法了。』

跟踪狂这种说法太过分了,但仔细想想实在很难反驳。我稍微加快了说话速度,为了带过这个话题继续开口:

「嗯、嗯。早知道就偷拍他的照片了……下次如果再看见他,我绝对不会忘记拍照。」

『千万别这么做。』

不知道为什么,小雫用强硬的语气阻止了我。『糟糕,我的朋友天真得太糟糕了。』我好像在电话里面听见她人格崩坏的叨念声。难不成小雫累了吗?还好吗?差不多该挂断电话了。

「总之明天放学后就到他的学校突击,我绝对要找到他,和、和他成为朋友。然后我们会聊很多话,假日或放学后也一起过,或、或是到他家……呵呵,小雫,我会加油的!」

『好友的妄想停不下来……下跪的陌生男孩,抱歉,我帮不上你的忙。』

小雫的忏悔声传入耳中。今天的小雫有点奇怪呢,是陪我太晚累了吧?对不起喔,小雫。

自从看见那个当众下跪的无名男生后,过了一年的时间。

这段期间,我一如往常卷入光辉同学他们的骚动、或是自己淌进浑水里,不然就是光辉同学他们卷入我引起的骚动……总之骚动卷来卷去,我就这么度过了国中的最后一年。

为了找到他,我埋伏、闲晃、埋伏、闲晃……最后终究没有再见过他。

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他,但一想到那时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胸口就一阵抽痛。既然怎么也忘不了他,我也无能为力。

那个时候为何没有叫住他——我很后悔,至少拍张照片也好,真是个大笨蛋。

我在埋伏和到处闲晃时,小雫总是陪在我身边。「放着随时维持突击少女状态的香织,不晓得会出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目光总是显得若有所思。她建议我——若将这件事告诉光辉同学他们,说不定会变得很棘手,所以最好别让他们知道。因此找出那个男生这件事,就成了我和小雫之间的秘密。

秘密搜寻行动始终没有斩获的一年过去了,迎来新的春天。

我成为高中生,今天是高中的入学典礼。

樱花盛放,随风飘舞的爱心形状桃红花瓣十分可爱。全新的学生生活开始,我的心里充满寻人不着的空虚,以及对各种事物的雀跃期待。

「香织,你在做什么?再不赶快到体育馆,入学典礼就要开始啰。」

「小雫。嘿嘿,我看樱花看得出神,总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呢。」

「呵呵,我懂你的心情,因为我也很兴奋啊。」

小雫站在我身旁,和我一起抬头仰望樱花树。

微风吹拂,小雫美丽的招牌马尾随风飘逸,一双圆滑的细长眼眸、将头发拨到耳后的动作看起来相当成熟。原本我以为从国中升上高中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可是我引以为傲的好友似乎一口气变得成熟许多。

「……好美。」

我不由自主呢喃出声。「是啊,是很漂亮。」小雫仰望着樱树,同意我的看法。看见小雫毫无自觉,我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不是,我是说你,你看起来就像樱花树女神呢。」

「你、你突然胡说什么啊。」

小雫别过头,从脸颊红到耳根子。她害羞了耶,嗯,真可爱。

但我有点担心,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小雫从来没有说过「那方面的事情」。她认识光辉同学的时间比我久,不知道对他有没有心动的感觉?以前我曾这么想过,但似乎没有那回事……

进入高中后,一口气变得成熟的小雫万一让坏男人欺骗就糟糕了。身为她的好友,我决定最好先警告缺乏自觉的小雫。

「听好了,小雫,你要听清楚啰。」

「香织,你在模仿什么人吗?」

「真是的,认真听我说啦!小雫很可爱,也长得很漂亮,所以那些男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不过啊,我爸爸也说男孩子都是狼,为了不被野狼骗走,你应该对自己身为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更有自觉!知道了吗?一旦有男生靠近,你千万要提高警觉喔。」

「……香织,你知道回力镖吗?」

我正在训诫她时,小雫不知道为什么提起奇怪的话题。

「是丢出去之后,会再飞回来的东西吧?」

「没错,就是会回到自己身边的东西,香织现在讲的话跟回力镖一样呢。」

小雫的眼神为什么这么温柔?她将视线往周围望去,我也跟着她看向四周,发现四周不知何时围绕了许多人,不只新生还有一些学长姊,比例上是男生较多。大家发现要对上我的视线时,立刻惊慌地别开双眼,看向其他方向。

「我来叫你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再没有防备也要有个限度,这个没有自觉的女人。」

小雫说着,捏住了我的脸颊。

「好、好痛喔,小雫,放开我啦~」

「受不了,这个脸颊软绵绵星人。我想典礼时间都快到了,体育馆里面怎么只有两、三只小猫,出来一瞧果然和我想得一样。看我的、看我的!」

龙太郎同学一脸错愕地跑出来找我们,在那之前我的脸颊早已遭到小雫的魔爪尽情蹂躏。

……之后,我听说那时有很多学生喷出鼻血,被送到保健室。奇妙的是,虽然流着鼻血,他、她们脸上不知为何露出无比幸福的表情。

入学典礼开始,我和小雫还有龙太郎同学同班,三人和乐融融地坐在一块。光辉同学是一年级学生代表,这时候正站在讲台上,没有和我们一起。

「光辉同学会紧张吗?」

「用不着担心吧,光辉和紧张这种事情无缘。」

「说得也是,他在国中也体验过一次,应该可以很顺利。」

小雫和龙太郎同学异口同声否定了我微不足道的担忧。确实,我也很难想像光辉同学在台上紧张得全身僵硬的模样。他总是充满自信,是带领大家前进的天生领袖。国中时,他很受女生欢迎,在群众面前表现得胸有成竹的光辉同学的确很帅气。

头上明显戴着『不能指出来的东西』的校长致完词,终于轮到光辉同学站上讲台。那瞬间,体育馆发生了地震……女生们响亮的欢呼声甚至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

「虽、虽然早就料到了……但这未免太厉害了吧。」

小雫望向四周,整张脸都在抽搐,我也同意她的感想。这幅景象简直是偶像的演唱会会场,呼喊光辉同学名字的那些女生看起来有点可怕。

在这样的状况中,光辉同学依然闪耀着光芒、笑着向大家挥手,完全没有动摇或是畏怯的模样,真厉害。

光辉同学的代表致词开始。女生们把手紧握在胸前,表现出「我一句话也不会错过!」的惊人气势,让我稍微联想到了危险的新兴宗教。

这时,几个男生又是错愕又是佩服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

「这家伙居然真的睡着了,还睡得那么死。」

「入学典礼上睡着就算了,刚才那阵骚动也吵不醒他……这家伙是没有神经吗?」

从他们的话里听来,似乎有人在这样的状况下睡着。我有些在意地转过头,坐在我正后方的男生吓得身体颤抖,脸颊有些泛红,视线往四周游移。我朝他笑了一下,表现出「抱歉忽然转头吓到你了」的意思,结果男同学的双眼开始疯狂旋转……原来人类的眼球可以这么做啊。

我有些敬佩,接着忽视不晓得为什么表演起特技的男同学,望向他后面的座位。然后——

「!」

我仿佛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那个男生盘着手臂,整个身体靠在椅子上,垂着头静静地阖上双眼。

「……是他。」

我宛如受到磁铁吸引,凝视他沉睡的模样。这一年来,我一直想再见一面、并与其聊天的对象就在我的背后。

啊啊,心跳声在我耳朵里面咚咚作响,敲出太鼓般的撞击声,真吵。讲台上光辉同学的声音愈来愈遥远,周围景色染上洁白,我的视野里面只剩下那个人。声音消失、周围人群消失,静谧的纯白世界里只有转过头的我,以及沉睡的他。

「香织,香织,别发呆了!」

「哇啊!?」

纯白世界瞬间雾散,耳边忽然传来有如天崩地裂的喧嚣声。光辉同学的致词好像结束了,女同学之间再度响起狂热的欢呼。晃个不停的视野里,映出大批女生热情的模样,是小雫在晃动我的肩膀。

「快看前面!老师在瞪你了!还有你再看下去,后面的男同学就要从鼻子喷出幸福了!」

「啊,好、好。」

我好不容易收起遗憾的心情,把视线转回前方。转头时,后面那位男同学按住鼻子,似乎很痛苦的模样进入眼帘……不过小雫说得没错,我同样看到老师的双眼直瞪着我,于是决定不理会后面那个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见老师移开视线,小雫向我问道,神情看起来很担心。我把手抵在胸前,希望比周围喧嚣声更吵闹的心跳声能平静下来,颤抖的嗓音将难以形容的高亢情感化成语言:

「那、那个,他在这里,他就在这个地方。怎么办?小雫?」

「他?你说他……不会吧?你是说那个『他』吗?在哪?」

「后面的位子,在我们后面两排、睡着的人。」

小雫转过头,以「该不会是这个流鼻血的家伙吧!?」的表情,看向我正后方的男同学。「果、果然是对我有意思吗!?」男同学沉吟着,盘起手臂、跷起双腿、板起严肃的神情,脸上还流着鼻血。隔壁的男同学望着他,像在看一个可悲的生物。

小雫无视他们,看见了后面的『他』。

「在这场骚动里面不为所动,睡死的那个人就是香织找的『他』吗?」

「嗯、嗯,没错。怎么办?小雫。他坐在那个座位,表示我们同班对吧?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小雫!」

我的心里简直像在举行祭典,心中的小香织哇啊呀啊地叫喊,无意义地跑来跑去、跳上跳下,用双手捧住脸颊扭动身体。这世上居然有这种奇迹?找了一年也遍寻不着的人就在我背后……这世界太坏心眼、太美妙了

为了表现出内心愈来愈强烈、几乎控制不住的情感,我抓住小雫的手臂不停拉扯。

因为我们交谈的声音很小,听不见讨论内容的龙太郎同学忍不住讶异地看着我们,四周的人们和刚才的老师也将视线投射过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我兴奋到了极点的内心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看见我这个样子,小雫苦笑着拍了几下我的头,试图让我平静下来。

「太好了呢,香织。不需要烦恼怎么办啊,你们就直接交——咳,你不是想和他当朋友吗?接下来的三年间,你们有很多时间可以聊天、一起度过,制造很多回忆,甚至交情好到让人嫉妒,对吧?」

小雫温柔的话语仿佛抚平了有如春日狂风肆虐的激动心情。

我开始想像——

早上我和他一起上学,走在早晨沁凉的空气里,漫无边际地讨论早餐吃了什么,或是功课做好了没这些事。他给人的感觉很悠哉,我得帮忙确认他的发型或是服装整不整齐。

接着我们在学校上课,中午休息时间一起用午餐,说不定我会帮他做便当……放学后到处闲晃或许也不错,毕竟每天到咖啡厅太伤荷包,要、要是让人误会是情侣就不得了了!对吧!

另外还有像是假日或学-->">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