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古卢恩大火山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第一章 古卢恩大火山

红铜色的世界。

【古卢恩大沙漠】是只能用这句话形容的场所。沙的颜色固然是红铜色,不过本身颗粒非常细小。总是从固定方向吹来的风卷起沙粒,将大气的颜色染成红铜色。放眼望去,三百六十度全是相同的颜色。

另外,沙漠中也存在无数大大小小沙丘,由于受到风的吹拂,沙丘表面总是形成波浪状。沙漠表面的纹路与沙丘的形状,随着时间不断改变,宛如整个沙漠拥有『生命』。

天上映照的太阳,加上吸收太阳热度的沙漠大地,皆释放出强烈热气,气温应该超过四十度;再加上沙尘漫天,就旅行的路径而言,环境可说是再恶劣不过。

然而,那是对于『普通的』旅行者来说。

现在正有一台黑色箱型车辆——魔力驱动四轮车『布利捷』,无视严酷的环境,在车后扬起沙尘,飞快地行驶在沙漠中。地上没有道路,但设置在车内的方位磁石可以指引方向。

「……外面风沙很大呢……幸好我们不是乘坐普通马车。」

「真的,虽然妾身的身心没有柔弱到会受这种环境影响……可是这里毕竟不是会让人想积极来访的地方。」

希雅与缇奥在后座眺望打在窗上的沙石,以及窗外的红铜色世界,深切地说道。即便缇奥是被虐狂变态,但这样的环境也只会让她感到郁闷。

「跟缪上次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非常凉爽,眼睛也不会痛!爸爸好了不起!」

「是啊~始爸爸很了不起呢~缪,你要不要喝冰凉的水呢?」

「我要喝~谢谢香织姊姊~」

在前座靠窗的位子上,缪被香织抱着坐在腿上。这次跟她以前被诱拐时,经过此地时的经验大不相同,她兴奋地一边欢呼,一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制造出这个舒适空间的始。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吧。

对海人族的缪而言,横越沙漠是非常严苛的体验,考虑到四岁的年纪,她没有衰弱而死反而是奇迹。对于经历过那种严酷环境的缪来说,如今的落差更是令她大为惊奇,毕竟布利捷内部设置了十分完备的冷暖气。

白崎香织则跟着她一起称赞始,同时递上在沙漠中求之不得的冰凉冷水。在【霍尔亚得】,香织对始做出冲击性的告白,同时对月下达宣战布告,甚至无视始的意见,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始的同伴。

附带一提,冰凉的水是取自车内备有的冰箱。

「我说白……香织,别叫始爸爸啦,我听了就浑身不对劲。」

「?可是缪都这么叫你呀?」

「不,我已经放弃缪了,但被同学那样叫,我心里还是会有所抗拒……」

由于香织生来就爱照顾人,所以很积极地照顾缪,缪在身边时,香织大多都会称始为始爸爸。

同样的称呼出于女同学口中,又是种不同的抗拒感,始不禁露出非常微妙的表情。

附带一提,始之所以会用名字称呼香织,是出于香织恳求的结果。据她所说,始对其他人都是直呼其名,只有对香织用姓氏称呼,很不公平。

「是吗?那我就不叫你始爸爸了,不过……如果有一天我也有孩子,到时候……」

香织目光频频偷瞄向始,羞红着脸说道。

车内除了缪之外的人,立刻散发出不寻常的气息,就在始假装没听见时,月回答:

「……很遗憾,我已经先跟始预约了。」

「!?……始同学,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奇怪吧,而且那是很久以后的事。」

「……呵呵,始也答应要把我介绍给父母。」

「!?」

「……家庭计划也准备万全了。」

「!?」

「……也计划好跟始在故乡约会。」

「!?」

月的猛攻毫不停止!香织胸口不断被言语的Pile Bunker刺中。

然而,香织也不是省油的灯。即使在绝望的情况下,她仍坚信始还活着,即便月明显和始有特别的羁绊,香织也有正面挑战月的胆识。就在月说完话的一瞬间,香织乘隙发动反击!

「我、我晓得许多月不知道的始同学喔!比如将来的梦想和兴趣,还有他特别喜爱的作品类型!月知道始同学喜欢的动漫吗?」

「唔,这个……但那些东西和现在无关,因为这里没有那些东西,到了日本我再请始教我就好了。」

「你太天真了,看看现在的始同学,不管怎么看都是动画角色的造型吧?」

「咕哇!?」

明明是香织与月的战斗,始却不知为何受到伤害,还是暴击。

「白发、眼罩、魔眼……我记得始同学喜欢的角色中,应该也有这样的设定……武器也是,那个武器叫十字浮游炮吧?大概是以感〇炮为蓝本吧……那些都跟这个世界无关,现在的始同学也是十足的宅男喔!」

「唔呃!?香、香织……」

「唔、唔……始的武器竟然是源自那里。」

「呵呵,连喜欢的人喜爱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能自以为夺下胜利吗?」

「……香织,好大的胆子,那我就告诉你——始在床上爱做的事。」

「!?……什、什、什么,在床上?呜呜~你们果然已经……」

「呵呵呵……好好认清我和你的差距吧。」

一路上,月和香织有事没事就发生争吵,其他的成员已经习惯当作没看见。起初希雅还担心会发生什么状况,战战兢兢地在一旁守护,结果没有发生严重问题,因此她现在都采取独善其身的态度。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最无辜的人或许就是始。两人争执的原因大都是为了他,每次始都有很高的机率遭流弹波及,现在也因为被香织指出平常就很在意的事,而受到精神上的严重打击。

只见香织捣着耳朵,不想听月说话;月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打算赤裸裸地暴露和始的『房事』;始用手按着胸口,想要阻止月。

然而,抢先阻止两人争吵的人,意外地竟然是缪。

「……唔~月姊姊和香织姊姊总是在吵架!缪讨厌不好好相处的姊姊们。」

缪说完,从香织的腿上移动到后座希雅的腿上,别开脸不理会她们。月和香织顿时慌张起来,毕竟被四岁的女童当面说讨厌,一定很受打击吧。

「你们两人真是的,在小缪的面前还吵架,太难看了,而且对小孩的教育也不好。我能明白你们为了争抢始先生的心情,但也稍微自重一点吧。」

「!……太大意了,我竟然被希雅指责……」

「对、对不起,缪,希雅。」

出乎意料受到希雅的指责,两人沮丧地垂下肩膀。

对月而言,希雅是友人兼妹妹的存在。希雅虽然也喜欢始,不过同时也喜爱月,因此月没有把她当成情敌。

至于缇奥只是个变态。

因此,从正面对月宣战的香织是首次出现的情敌。

月确信自己和始之间拥有绝对的羁绊、是始的『特别之人』,她对此怀有无可撼动的自信。所以当香织向始告白,并对自己宣战时,月仍然游刃有余,认为能够正面击败挑战者。

只不过,尽管月游刃有余且充满自信,但自从香织同行以来,有时始会和香织畅谈在日本时的回忆。

——香织很熟悉自己不认识的『以前的始』。

这就是月忍不住与香织针锋相对的理由。

对于始的现任情人·月,香织当然充满嫉妒与对抗意识,只不过她生来就性格善良,不会做出阴险的行为。

结果,两人就像在炫耀自己珍爱的小孩,不断发生无伤大雅的小口角,今天终于惹怒了缪和希雅。

本来事态应该会因始偏袒月得到平息,可是在两人的争吵中大多都是始受到打击,为了治愈心灵的创伤,他今天也眺望远方,保持事不关己的态度。

「嗯?那是什么?主人,三点钟方向似乎有骚动。」

正当月与香织为了讨好缪,拼命表现出感情要好的样子;希雅苦笑着安抚缪:始用死鱼眼看着前方,口中喃喃自语「我不是中二」时,原本在一旁看戏的缇奥忽然叫住始,似乎在窗外发现什么异状。

始往她所说的方向看去。看来位于右手边的巨大沙丘后方,似乎聚集相当多名为沙虫的蚯蚓型魔物,从沙丘的顶端可以看见无数蚯蚓头。

这种沙虫平均体长二十公尺,体型较大者可达一百公尺,属于大型魔物。它们只有栖息在这片【古卢恩大沙漠】,平常潜行于地下。当猎物一接近,立刻会张开排列三排牙齿的大口,从正下方袭击。由于它们善于奇袭且难以察觉,对要通过大沙漠的人而言,有如死神般可怕。

幸好沙虫本身的察觉能力很低,因此除非偶然通过附近,否则在远处并不会被它发现。这表示有倒楣鬼在沙丘后方吧……

「?为什么那些沙虫要在那里绕圈子呢?」

没错,如果只是有沙虫出现,缇奥也不会露出疑惑的表情,叫始注视那个地方。以始的感知系技能,他可以发觉沙虫的奇袭。以布利捷的速度,即便在遭到攻击的前一刻,也来得及脱离攻击范围。

现在异常之处在于,假设真的有人遭到沙虫袭击,那沙虫为何没发动攻击,而是在周围绕圈子,仿佛在观察情况?

「它们简直就像在犹豫该不该吃那个猎物。」

「看起来像是那样没错,它们有那种习性吗?」

「就妾身所知是没有。它们无所不吃,面对猎物应该不会出现犹豫的情况……」

缇奥虽然是被虐狂变态,却活得比月更久,也没有像月那样受到幽禁,所以知识相当渊博。因此在魔物的情报方面,可说十分可靠,如果连她也不知道,一定是发生某种异常事态吧。

然而,他们没必要特地去淌浑水。于是始也不确认发生何事,决定在被卷入前,赶紧远离为上。

就在这个时候——

「!?大家抓稳了!」

始大喊一声,布利捷立刻紧急加速。随即,有个黄色的巨大身躯从后方窜出,擦过布利捷的后侧,导致车身微微浮起。那是只张开大口的沙虫,看来始等人同样倒楣。

始左右转动方向盘,使布利捷画出S形的轨迹,高速疾驰在沙地上,第二和第三只沙虫接着从沙中窜出。

「呀啊啊啊!」

「咿~!」

「哇哇哇!」

悲鸣声依照香织、缪、希雅的顺序响起。香织原本因为担心后座的缪,跪在座位上、身子面向后方,这时受到强烈离心力的作用,失去平衡、身体倾倒,臀部压在月的膝上,身体呈仰躺姿势,倒在始的膝上。

只见香织眨了眨眼睛,脸颊微微一红,转身抱住始的腰。就位置来说,是非常尴尬的部位,始的脸颊不禁阵阵抽动。顺带一提,香织的下半身仍然压在月身上。

「喂,白……香织!这种时候你在做什么!」

「因为很危险!因为很危险才要抱住始同学!」

「……可恶,香织,你竟然压住我发动奇袭……好大的胆子。」

尽管受到沙虫奇袭,香织依然把握机会抱住始,月愤恨地拍打香织的屁股。但香织仍羞红脸颊,将脸压在始的腹部,不肯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三只沙虫的上半身完全浮出地面,睥睨着躲过全部奇袭的布利捷,这次它们倚仗巨大身躯,准备从上方发动攻击。

如果只是普通的马车,受到那样的攻击可能就完蛋了。但布利捷是始发挥御宅魂打造的神器,单凭沙虫的啃咬,并不会造成它分毫损伤。

而且……

「这么说来,这个武器还是第一次使用呢!」

始边说边驾驶布利捷甩尾,改变车体的方向。倒退行驶的同时,将魔力流入车体的某个部位,启动隐藏于车体中的功能。

铿硿!喀沙!喀沙!机械声音响起时,布利捷引擎盖的一部分滑开,从里面升起装有四枚火箭炮弹的支架。

支架就像在找寻猎物般转动,炮身朝向来袭的沙虫,随后咻的声音响起,死亡弹头喷着火花发射出去。

只见火箭弹拖着火焰尾巴,飞进张大嘴的沙虫口中,在一瞬后,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沙虫被炸得粉身碎骨。鲜红的血肉如豪雨降下,布拉捷虽是倒退行驶,挡风玻璃依旧沾上许多血肉。

「嗯……希雅,别让缪看到这幅景象。」

「我已经遮住她的眼睛了,嗯啊!小缪很痛苦吗?可是请别捏我胸部的前端好吗?」

或许是脸被希雅的巨乳包覆呼吸困难,缪想要挣脱时,触碰到希雅的某个部位——令她忍不住发出娇喘的部位。始决定当作没听见,却仍免不了感到无力。

香织至今依旧低着头埋在始的腰间,抱住他,不过在月的拉扯下,终于把她拉开,用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看来香织也知道自己的行为相当羞耻,她低着头,连耳根子都红了。

「那、那个,始同学,对不起。我一时冲动……绝不是为了色情的目的,只是有点想抱抱看……」

「……然后如果有机会,你就打算直接享用始了吧?」

「对,没错……不对!月,你不要乱说,我才不像月那样好色。」

「……你说我好色……确实,和始独处时,我也不能否认。」

「……你们别说了,还有,月自重一点吧,不准提到夜晚的话题。」

始靠着布利捷内建的火箭弹,粉碎三只沙虫。或许是感应到爆炸声和冲击,在沙丘后侧的沙虫们一同有了行动。始见状,露出锐利的眼神,心想大概免不了一战……

而在始身旁,香织和月一如往常地拌嘴,始的气势也不免稍微受挫。始忍不住感到厌烦,开口制止两人。

不过始的内心也不自觉认同,两人独处时,确实……不,应该说『夜晚』的月不止好色,甚至可以说非常风骚性感。香织似乎看穿了始的想法,眼眶泛起泪水。

月露出妖艳的笑容,舔着嘴唇注视始;香织见状,发出更加可爱的嘀咕声。看来始在无意识中火上加油了。

坐在后座的希雅,眼神中带着同情,拍了拍香织的肩膀,表示对香织的心情感同身受。

始无视她们,驾驶布利捷在沙丘上狂飙。下方看得见大群沙虫在较浅的地下移动,沙漠的地面微妙地隆起,毫无隐蔽性。大概是沙虫们察觉始等人已经发现它们,便不再奇袭,开始重视速度。

始收起火箭炮,启动别的武器。只见引擎盖的中央出现纵向开口,升起一座长方形的机械。咔咻一声,长方形箱子伸出枪身,最终形成一把酷似修拉简的大型对物来福枪。

随后,布利捷内建的修拉简喷出红色电光,在支架调整角度的同时,巨大声音响起,一道闪光划过红铜色的世界。

子弹以超快速度射出,打在逐渐逼近的地面隆起处,伴随冲击,卷起漫天沙尘。只见地面如火山爆发般喷起沙柱,里头当然含有大量黄色肉片与鲜红血液。

之后,布利捷内建的修拉简持续喷出红色闪光猎杀猎物,将躲在地下的所有沙虫全部炸得粉身碎骨。

「始同学!你看那个!」

「……白色的人?」

冒着白烟的内建型修拉简收回布利捷内时,香织吃惊地指着前方。

就在香织所指的方向,正如月的低语,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人倒在地面。刚才的沙虫恐怕就是想攻击那个人,但他为什么没有被吃掉?从这个距离看不出所以然,依然是个谜。

「拜托你,始同学,开过去那里吧……我毕竟是『治愈师』啊。」

「……好吧,反正我也有点好奇。」

香织以恳求的眼神看着始。那个人在那种状态下,为何没被魔物袭击?始也感到很有兴趣,便答应了香织的请求。

或许是拥有能够驱离魔物的方法或道具。实际上,树海有一种名叫费雅德莲的水晶,具有驱离魔物的效果。虽然其效果最多只能使魔物不易接近,却也不能否定,眼前的人可能拥有更强大的道具。

因此,始驾驶布利捷来到倒地之人附近。

他身穿酷似长袍(埃及民族服装)的衣服,披着附有大兜帽的斗篷。因为他倒卧在地,兜帽又遮住了脸,看不到长相。

香织从布利捷下车,立刻小跑步至那个人的身边,将他的身体翻转成仰躺的姿势。

「!……这是……」

取下兜帽一看,男人还很年轻,是大概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但令香织惊讶的不是青年的年纪,而是他的状态。

他露出痛苦的表情,脸上冒出大量汗水,呼吸急促,脉搏也很快。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出他全身火烫,仿佛内侧受到强大的压力般血管浮起,眼睛和鼻子等黏膜也有出血。其样子明显不寻常,似乎不是普通的中暑或感冒。

虽然始觉得待在像是病毒感染者身边很危险,不过治愈专家正在诊断,他决定静观其变。

香织行使『浸透识破』,这个技能可以将魔力浸透对方体内,诊断状态,并将结果显示于状态板上。

而诊断的结果……

「……魔力失控?是摄取毒物造成体内魔力失控吗?」

「香织?诊断出什么了吗?」

「是、是呀,你看……」

香织把状态板拿给始观看,上面如此显示。

====================================

状态:魔力过度活性化 无法排出体外

症状:发烧 意识混浊 全身疼痛 伴随微血管破裂产生的出血

原因:体内水分异常

====================================

「虽然只是我的推测,我想他是摄取了不好的东西,陷入魔力失控的状态,并因为无法排出体外,导致身体无法适应内侧发生的活性化与压迫。照这样下去,血管和内脏都会破裂,有可能会失血过多或是衰弱而死……天惠啊,在此寻求回归——『万天』。」

香织做出这个结论后,咏唱回复魔法。她使用的是『万天』,属于中级回复魔法,具有解除异常状态的效果。

然而……

「……几乎无效。为什么?竟然无法完全净化……毒素渗透得那么深了吗?」

看来『万天』就算可以延迟症状恶化,却也无法完全根治。或许是受到内侧传来的压力,青年正痛苦地呻吟,黏膜的出血也没有停止。由于现阶段还想不出明确的治疗方法,尽管不甘心,香织依然只能采取应急措施。

「以光之恩宠宣告,这里既是圣域,也是我的领域,所有魔皆臣服于我的意志下——『回圣』。」

『回圣』是光系的上级回复魔法,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将魔力让渡给别人。基本上是借由将自己的魔力让渡给同伴,使对方能暂时免于魔力枯竭,或是在对方魔力不足以发动强大魔法时,给予魔力的援助。

另外,让渡的魔力不限于术者的魔力,也可以强制吸取领域内之人的魔力,让渡给另一个人,也就是可以当成吸收类魔法使用。只不过,若要从别人身上吸取魔法,将会花费相当的时间,无法一口气吸收大量魔力,算不上适合实战的魔法。

不过,香织将原本需要十小节的咏唱,省略至仅仅三小节,提升至在实战也能使用的程度。由此可见,她的技艺多么精湛。

之所以对痛苦的青年使用这个魔法,当然是为了将他体内失控乱窜、压迫身体的魔力排出体外。状态板上虽然显示『无法排出体外』,但如果是借由上级魔法强制吸出,或许有效,因此香织决定一试。

白堇色光芒以青年为中心扩散,萤火般的微光飘然而现。

呈现一幅神秘的光景。香织闭上眼,手放在青年胸口,集中精神的模样,在淡淡的光芒包覆下,甚至令人有神圣之感。

看到香织轻而易举行使上级魔法,精通魔法的月和缇奥忍不住发出赞叹;缪被希雅抱着,露出陶醉的表情注视香织说:「好漂亮……」

香织似乎丝毫未察觉周围新同伴们的赞叹之声,把从青年身上取出的魔力,收进始送给她的神结晶手镯内。看来用上级魔法强制吸出魔力似乎有效。

附带一提,始之所以送她手镯而不是戒指,是为了不让过去的误会再次发生。

眼见青年的呼吸逐渐安定,发红的体色变淡,出血似乎也缓缓止住。香织停止行使『回圣』,发动初级回复魔法『天惠』,治疗青年受伤的血管。

「总之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这样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若吸出太多魔力,可能会衰弱而死,所以我只能吸出部分魔力,减少压力。再这样下去,他可能又会受到魔力失控的影响,使体内的压力爆发,或是因为肉体疲劳而衰弱至死。在我学过的知识中,我不记得有这种症状的疾病……月和缇奥有什么头绪吗?」

对于青年脱离危险,香织虽暂且安心,但无法根治令香织感到忧虑,于是向知识渊博的月和缇奥求助。

两人像是在搜寻记忆,目光游移了一下,却似乎都没有想到相关知识。结果也只知道这是原因不明的疾病。

「香织,为了保险起见,你也帮我们诊断吧,既然是未知的疾病,也有可能是空气感染。不过如果是魔力失控,就不用担心缪了。」

「是啊,你说得没错。」

香织点头认同始的话,帮全员做过检查,不过没有发现特别的异状。看来只是呼吸的话,不会传染给周围的人,始等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青年发出呻吟,眼皮开始颤抖,似乎要醒来了。只见青年缓缓睁开双眼,环视周围一遍,见到身前的香织忧心地看着自己,于是说道:「女神?这样啊,我已经蒙主宠召了……」

这次他的身体则基于不同的理由发烫。炎热的气温和沙尘已经令始够烦闷,他毫不隐藏不快的表情,无视向青年伸出手的香织,一脚踩在对方的腹部。

「喔噗!?」

「始、始同学!?」

青年身体弯成ㄑ字形,发出痛苦的叫声,香织大吃一惊。始不理会香织,询问青年发生何事。

看到青年身上长袍风格的衣服与斗篷,始记得是【古卢恩大沙漠】里,最大的绿洲【安卡吉公国】的独特服装。始过去被称为『无能』时,曾经带着逃避现实的心情看过相关书籍。如果青年在安卡吉感染了什么疾病,始他们接下来要前往的场所就会变成危险地带。关于这方面的消息,始无论如何都想先打听清楚。

受到始的践踏,青年清醒过来,看到围着自己的始等人,以及后方不曾见过的黑色物体,他不禁惊慌失措,不过听香织说明大致的经过后,似乎恢复了冷静。

「原以为我和公国都要完蛋了,看来神还没有抛弃我。」

青年口中呢喃。

如果得知热心助人的神并不存在,青年不知会做何感想。

始脑中的角落不禁产生这个想法。看到青年一副事态严重的样子,始不由得仰望红铜色天空,心想这是命运巧合呢?还是神的恶意?

「始同学,总之先让他上车比较好吧?」

青年的体内依然怀有异常因子,似乎难以自行站起。由于沙漠气温,他流出大量汗水,有可能会出现脱水症状,要继续向他打听好似也有困难。

始确认过他的状况后,叹了口气,点头答应香织的提案。

青年被始扛在肩上,抛到布利捷后座。车内舒适的环境令他大叫「这里果然是神的领域吗!?」或许他意外地健康呢。

然而,喝过冰凉的水,稍事休息后,他似乎想起自己半途倒下,使命尚未达成,脸上立刻露出严肃的表情。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救了我,如果不是你们相救,我想我可能已经死了……就连安卡吉也会完蛋。我名叫比兹·佛瓦德.杰根,是安卡吉公国的领主朗基·佛瓦德·杰根之子。」

出乎众人意料,名叫比兹的青年似乎是个大人物。

为了让从【海上都市爱尼森】运送的海产尽可能保持新鲜,【安卡吉公国】是重要的据点。来自爱尼森的海产,供给量占北大陆全体的八成。

也就是说,就北大陆而言,在一部分粮食供应上,【安卡吉公国】拥有近乎独占的权限。安卡吉公国的领主并非有名无实的贵族,他在【海利希王国】中深受信赖,可说是屈指可数的大贵族。

比兹听说香织的来历(从异世界召唤而来的『神之使徒』)与始的冒险者等级后,惊愕得目瞪口呆,接着向天祈祷「这是神的旨意吗!神派遣女神来拯救我们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女神当然是指香织,香织本人却显得很意外。

始启用少量威压,催促比兹说明原委,只见比兹冷汗直流,清了清喉咙开始说明。

根据他的说法,情况似乎如下——

四天前,安卡吉陆续有人因不明原因的高烧倒下。事情发生得十分突然,光是第一天,二十七万人口中就有将近三千人昏迷不醒,出现症状者达到两万人。医疗院立刻人满为患,虽然开放所有公共设施,也出动所有医疗人员治疗患者与查明原因,但他们和香织一样,只能勉强延缓病情,无法完全根治。

患者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增加,医疗人员中开始有人倒下,能够延缓病情的魔法师数量极度不足。就在无计可施的混乱下,终于有无法接受治疗的人们死去。发病后短短两天就会死亡,这个事实令人们陷入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药师无意间对饮用水施行『液体鉴定』。

结果发现,水中含有促使魔力失控的毒素。【安卡吉公国】立刻组成调查团,设想最坏的情况,对安卡吉的绿洲进行调查,果不其然,绿洲本身遭到污染。

当然,像安卡吉这种位于沙漠正中央的国家,绿洲就是命脉,因此绿洲在防卫、维持、管理上都采取非常严格的措施。正常来想,安卡吉在绿洲设下各种防范措施,要通过防备,在绿洲中下毒,可说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对方到底是谁?从哪里进入?又是如何下手?……调查团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更要紧的是除了两天前储存的水以外,他们没水可用。喝下受污染的水、已感染的患者则无法可救。

只不过,其实并非完全没有办法,确实有一个方法可以拯救患者。

那个方法需要被称为『静因石』的矿石,这种『静因石』属于特殊矿石,拥有抑制魔力活性的效果。这种矿石只分布于沙漠北方遥远的岩石地带,或是在【古卢恩大火山】能够采到少许的量,非常贵重。从事魔法研究的人时常需要用它调整魔力,或预防魔力失控,只要把『静因石』磨成粉服用,就可以镇压体内的魔力。

然而,北方的岩石地带太遥远,来回至少需要一个月以上。另外,安卡吉的冒险者中,有能力进入【古卢恩大火山】的大迷宫取回『静因石』的人,全都已病倒;如果是半调子的冒险者,连要突破笼罩【古卢恩大火山】的沙暴都办不到。

再说,就算有人能突破沙暴,但清水的安全存量极端不足,依然需要前往王国请求救援。

而援助的内容也非常困难,运送的水量必须足以暂时支撑总人口二十七万人的安卡吉,又必须寻找实力高强之人,前往【古卢恩大火山】大迷宫再回来。即使对方无法忽视公国寻求协助,然而内容艰难,一般都会想要先调查现状,但等到办完那些冗长的手续就来不及了。

所以手握大权的杰根公爵,有必要派遣比兹作为代理,直接请求援助。

「父亲、母亲还有妹妹都已感染,靠着服用安卡吉库存的静因石,病情才得以控制,可是身体依旧虚弱,实在无法前往王国或邻镇。因此,我为了请求救援,在一天前与护卫队一同自安卡吉启程,当时并没有出现症状。可是……我大概那时就已经感染,发病时间恐怕是因人而异。在家人倒下、国家混乱、救援刻不容缓的状况下,我感到心慌意乱,为了以策万全,我应该事先服用静因石。当我们正在谈话的时候,安卡吉人民也正不断殒命……我真是太没用了!」

即使全身无力,比兹仍-->">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