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梅尔基涅海底遗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第二章 梅尔基涅海底遗迹

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蓝色。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灿烂的阳光照下,不过绝不会太热,气候温和宜人。偶尔吹过的微风,令人感到非常舒畅。

只不过,不管怎么张望周围都看不见任何『东西』,实在是有点寂寞。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这里是大海的正中央。

在大海正中央,有一艘船随着阵阵波浪漂流。不,那个物体可以用船来形容吗?至少这个世界的人不会认为那是『船』。

因为那个物体有着发出黑色光泽的身体,不像普通的船一样外面有可以乘坐的地方。本来船身的左右应该各有个V字型像小翅膀的配件,后方则是有像螺旋桨的零件,以及尾巴形状的舵……但是现在只剩下惨不忍睹的残骸。如果那些装备都还在,这个物体的形状看起来会是一只有点扁平的虎鲸。

与其说这个物体是船,倒不如说是新种魔物,这个世界的人们或许还比较能够接受吧。

这艘虎鲸型的船正是潜水艇。不用说也知道,这是始的神器。这个神器在【古卢恩大火山】的岩浆中漂流,让搭乘者九死一生。代价就是神器损坏,几乎到了严重毁坏的地步。

在随着海浪漂流的潜水艇上,始将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呈仰躺的姿势,尽情享受大自然的风光。

他左边的义手受到极光一击而融解,本来已无法正常运作,不过始使用潜水艇的素材进行修缮,如今外观已经恢复原状,只是内里的机关几乎无法使用。

「……始,身体的状况如何?」

始在温暖的阳光与如摇篮般的波浪中打盹,背后的舱门忽然打开,月从舱门探出头来,忧心地询问始的身体状况。

极光对始造成相当大的伤害,极光毒素使得伤势痊愈缓慢。

「没问题,伤口全部愈合了,大概还需要一天才能康复……比起我,月又是如何?你相当疲惫吧?」

「嗯……我不要紧,因为希雅也有把血分给我。」

听到始的关心,月开心地回答。她欢喜地走出舱门,接着趴下在船体上前进,爬到始的身旁,然后非常自然地跨坐在始的身上。

她柔软的臀部,刺激着对始而言非常危险的位置。

「……月小姐呀,你为什么要坐上来呢?」

「……※因为始就在那儿?」(编注:英国冒险家乔治·约翰特·里·马洛里的名言。)

虽然月回答得就像某个登山家一样,不过眼神相当认真。她收敛起袭击始时的妖艳,口中说着「……不要动。」趴在始的身上,在他脖子舔了一下,接着用小小的牙齿咬下去,舔舐流出的血液。

「……嗯,毒素几乎都去除了,似乎没问题。」

看来月是借由舔始的血,确认极光的毒素还残留多少。

「所以我就说没问题了吧?」

「……嗯,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担心。虽然漂流在海上是个麻烦,不过能够好好休息真是太好了。」

「是啊,事情的发展令人目不暇给,这样不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始露出苦笑,月也皱起眉头,似乎难以回答。

两人都回想起在【古卢恩大火山】遭到岩浆吞没后,直到现在漂荡在海上的这段经过,不知该埋怨接踵而来的不幸,还是该庆幸在不幸的遭遇后仍能得救,心境非常地复杂。

始他们被岩浆冲至地下某处后,整整在激流中漂流了一天。

然后,当始夜不成眠,流着冷汗,开始怀疑会不会被冲到这个星球的地函时,前途难测的地下之旅终于出现变化。

至今最大的冲击朝他们袭来。

那阵冲击非常强烈,甚至贯穿『金刚』的防御,直接对潜水艇造成伤害,而且伴随着冲击,将潜水艇以猛烈之势冲了出去。

始赶紧确认外界的情况,映入眼帘的不是充满岩浆的红色世界,而是如蛇一般螺旋状的岩浆,以及因猛烈浮上的气泡,如今波涛汹涌的『大海』。

看来是被卷入所谓的熔岩水蒸气爆发,从某个海底火山的喷火口盛大地喷出。

虽然船体由于喷出时的冲击受到严重损伤,不过船舱没有进水,不知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还是该称赞不愧是始的神器。

经历九死一生的危机,始等人总算回到地上,他们不禁松了一口气,但是之后苦难仍持续下去。

潜水艇严重受损,尾桨和舵皆已毁坏,始等人利用魔力喷射,强行令潜水艇航行,却遭遇大批海洋魔物袭击。

最初出现的是巨大乌贼魔物,体长有三十公尺,它伸出三十只以上的触手蠢动的模样,仿佛就是海洋的怪物克拉肯。

正当它毫不留情地发动攻击,用触手卷住潜水艇,以排成圆形的利牙咬碎船体的时候,始等人靠着潜水艇装载的武装(鱼雷等等)与月的魔法,成功将其击退。

接着是身体缠绕水龙卷的伪鲨鱼;再来是拥有转动的角、可高速潜行的假旗鱼;可以喷洒如诡雷般的粪便,还一脸得意的乌龟等等……

击退那些魔物之后,装载在潜水艇上的武装终于用尽,只能依靠月的魔力。月甚至用光魔晶石储存的魔力,由于始失血过量,所以月改成吸食希雅的血。

当他们勉强逃脱时,基于先前在【古卢恩大火山】的战斗,即便是始等人也已筋疲力尽。希雅虽然没做什么,但因为提供鲜血给月,也导致贫血倒下。

始让月和希雅先休息,他则是开着船,往大陆可能所在的方向前进。在前进了半日之后,目前气候海象都极为稳定,始于是停下潜水艇,打算稍事休息,所以才会在船外晒太阳。

自从攻略【古卢恩大火山】直到现在,这段过程正可说是惊险万分。不管怎么想,除了始他们以外,其他人应该都不可能在那种状况下生存。难怪始会不禁要如同※某个使用男女平等拳的角色一样,大声呐喊:「我好不幸啊!」(编注:轻小说《魔法禁书目录》中的上条当麻。)

「希雅怎么样了?」

始看着远方回想过去,询问仍然坐在腰上的月。

「……她还在睡,因为我吸了很多血,我想她暂时起不来了。」

根据月所说,吸取始的血与希雅的血相比,两者转换成魔力的效率差异甚大。始是『血盟契约』的对象,希雅不是,所以就算吸血的量相同,也会产生数倍的差距。

所谓的『血盟契约』是『血力转换』的衍生技能,可以将吸血对象限定在特定对象,虽然对其他人的吸血效果会变得薄弱,相反地却能从契约对象得到数倍的效果。

「这样啊,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反正在不清楚现在位置的状况下,我们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达陆地,而且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就稍微放松一点,顺便休养生息吧。」

「……嗯。」

由于海洋位于大陆的西方,所以如果只是要抵达陆地,向东方航行就好了。淡水可以靠魔法制造,只要捕到鱼,也不愁没有食物,因为没有鱼可以逃过潜水艇和魔法,所以乍看他们被困在海上,不过其实状况并没有多么紧迫。只要在夜晚确认星辰的位置,就能判断在看到陆地后该航向何方,因此能够休息的时候就要尽量休息。

始感受着温暖的阳光与凉爽的微风,放松身体,月则注视着始……

「……月小姐呀,您在做什么呢?」

「……我在给始打气。」

不知不觉间,月散发出妖艳的气息,缓缓地动作,她说是在帮始打气,至于帮哪里打气就不说了。月湿润的眼眸直视着始,始连一点想抵抗的想法都没有。

「嗯……呵呵,始有精神了。」

「……没想到我竟然会在大海的正中央做这种事……半年前的我绝对料想不到吧。」

在开放感十足的地方,始和月庆幸彼此的生存,并用身体表现出那份喜悦。潜水艇就在不同于海浪的摆动中,摇晃了好一阵子。

「两位过得很愉快吧……」

始与月精神焕发地回到船内后,希雅冷冷地看着他们说道。

「嗯?你醒来了啊,身体觉得如何?」

「谢谢你当成什么事也没发生,若无其事地对我表达关心。多亏激烈的摇晃与非常性感鲜明的声音,让我的睡意全消。因为化空虚寂寞为力量,我的身体状况非常良好,就算要我现在袭击始先生也没问题喔。」

「是吗,那就好。」

始丝毫不觉得过意不去,开朗地为希雅的复原感到高兴,希雅泪眼汪汪,似乎颇为不满。看到她那个样子,始露出苦笑,也觉得自己好像太过冷漠,便招手叫希雅坐到自己的身边。

希雅醒来后看到船内一个人也没有,开启的舱门却传来始和月相爱的声音,这种状况似乎令她感到相当寂寞,一坐下就立刻紧紧抱住始。

月也不坐在始身旁,而是坐到希雅旁边,抚摸兔耳安慰她。

两人合力安慰希雅,始同时将魔力注入潜水艇,发动潜水艇向东方前进。

尽管有时会遭到魔物袭击,但月会以魔法击退魔物,就这样航行了整整一天。

他们在漫天的星空下驾着潜水艇疾驶,当旭日遍照世界时,始等人终于看到陆地。

从昨晚看到的星辰位置判断,他们现在应该是在爱尼森的北方,再来只要将左舷面对陆地,开船朝向南方航行,至少会看到连接爱尼森与【古卢恩大火山】的港口。

看到陆地,始心里松了口气,又往南航行了两天。

到了第二天,太阳通过最高点的时候,他们为了午休,停下潜水艇,随着波浪的晃动享用午餐。

菜色当然是海里捕到的鱼。用『缠雷』烧烤食物的行为,令始想起在深渊时的回忆,由于『宝物库』交给了缇奥保管,所以他们既没有厨具,也没有调味料。

即使如此,三人仍并排坐在一起,一边眺望水平线,一边享用烤鱼,鱼的味道相当美味。场所和气氛也是一种调味料,开设海滨茶屋和祭典摆摊的人,全是使用这种调味料。

当希雅正津津有味地吃着从未见过的鱼时,兔耳突然抖动一下,立刻频繁摆动起来。

然后始似乎也感觉到某种气息,咀嚼着全长接近六十公分的鱼,移动视线看去。

海中随即出现众多人影,将潜水艇团团围住。唰的一声,从海中窜出的人影用前端分成三叉的长枪指着始他们威吓。

对方数量大约二十人,每个人都拥有翡翠绿的头发与鱼鳍般的扇形耳朵。这群人怎么看都像是海人族,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戒心。

其中一名位于始正面的男人刺出长枪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你们搭乘的是什么东西?」

始鼓着脸颊,努力地咀嚼塞满口中的鱼肉。他并不打算与对方为敌,也想要赶快回答,可惜他正在吃的鱼肉非常有韧性,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咽下。

就始而言,他自认自己的态度已经很严肃,但是在别人看来,他明明被长枪指着,且受到大批人马包围,却仍一派从容地以用餐为优先,简直就是狂妄自大的家伙。

质问始的男人额上青筋暴现。只不过是在海上发现人类,他们的杀气未免反应过度了——尽管对此抱持疑问,但为了突破一触即发的状况,希雅准备代替始回答。

「那、那个,请冷静一点,我们是——」

「给我闭嘴!区区的兔人族少擅自插嘴!」

就算是在树海以外的亚人中,兔人族的地位果然仍是最低的。由于他们杀气腾腾,又看到始藐视人的态度(在海人族看来是如此),他们似乎决定就算赌上一口气,也要让始开口回话,便将长枪的矛头对准希雅,猛力地刺出。

虽然对身体强化过的希雅来说,海人族的攻击根本不可能对她管用,不过若不闪躲,刺出的枪将会浅浅地划过她的脸颊,他们可能是打算让希雅受点伤,借此警告始吧。

始感觉他们似乎做得太过头了,海人族应该不是这么冲动的种族。

然而,无论海人族有什么理由,这一步完全是大错特错。即便对方只是意在警告,始也不可能放过企图伤害希雅的人。

刹那之间,巨大的杀气与大瀑布般的压力从头上降下,海面顿时激起波浪,如波纹般扩散开来。

海人族的男人睁大眼睛,凝视突然剧烈改变的始,下个瞬间——

磅————!

冲击声响起,海人族男人从海中飞起,于空中转着圈子飞行,接着在海面上弹跳好几下,最后沉人海中。

海人族们目瞪口呆,拉回视线看着始,只见他不知为何抓着烤鱼的尾巴,摆出高尔夫挥竿后的姿势。

海水的水花反射阳光而闪闪发亮,那只死鱼的眼白处似乎也毫无生气地发出光芒。

「什、什么!」

海人族们狼狈不已。

始将吃到一半的鱼扛在肩头,瞪视站在被打飞的男人身旁的另一个男人。那名男性海人族原本就快被至今不曾感受过的压力击溃,看到始的目光,他似乎陷入恐慌,呐喊着刺出长枪。

「喝啊!!」

在那名男人的一生中,这一击可说是最为高明的一击。他感受到死亡,本能令他使出这必杀的一击。然而,必杀一击刺进翻白眼的鱼嘴里,轻而易举地被挡下。

「咦?咦?为、为什么……」

始翻起鱼身,轻松地从男人手中夺下枪。咚的一声响起,因为离心力的关系,长枪从鱼口中飞出,正中另一个海人族的脸。

始不理会喷着鼻血发出呻吟的海人族,一口气挥击翻转的鱼。

长枪被抛出的那名海人族,顿时目睹了异常的光景。翻白眼张着嘴的死鱼,不知为何发出红色光辉,朝自己的脸部急速接近,男人看得表情僵硬——

「啊噗!?」

接着与刚才的男人一样飞了出去,拉出水花的轨迹,在空中画出美丽的抛物线。

「……咕噜。好了,我很不想与海人族起争端,所以我们冷静下来谈话好吗?如果你们真的对我的同伴出手,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啊,我刚才有手下留情,所以飞走的家伙并没有死喔?」

只见红色的光辉消失,始一手拿着瘫软下来的死鱼,解除『威压』,对海人族提出这样的提议。

就始而言,他并不想与缪同族的海人族起争执。不小心杀了人,结果那个人却是缪的邻居叔叔之类的话,可就惨了。

但是海人族似乎不打算接受此提议。虽说始并没有杀人,但也将他们的同伴打飞,而且明明在对人类极为不利的海上,始却摆出一副『你们不是我的对手』的态度(在海人族看来是如此),始似乎伤到他们的自尊心。

而且,他们似乎对人类怀有异常高的戒心,完全不相信始的话。他们喊着「别以为我们会放松戒心!」与始他们拉开距离,拿起绑在背上的鱼叉,摆出投掷的姿势。

「你们就是用这种说词,把那个孩子掳走的吗?你们又要来掳走我们的孩子吗!」

「我们不会再让你们有时间使用魔法!海洋是我们的领域,别以为可以平安地回去!」

「就算要把你们的手脚斩下,我也要让你们招出那孩子的下落!」

「放心吧,在把你们交给王国之前,我们会让你们活着,至于是怎样的状态就无法保证了。」

海人族们的样子不太寻常,他们眼中的感情与其说是戒心,看起来更像是强烈的怨恨。

从他们说『掳走我们的孩子』这句话来看,始大概猜得到他们杀气腾腾的原因。说不定他们误以为始是诱拐缪的犯人,因为他这名人类搭乘从未见过的船,带着兔人族奴隶,在海人族的警戒范围内闲晃……即使受到误解,确实也不奇怪。

亚人在同种族间非常地团结且感情深厚,不同种族间固然也是如此,不过在同种族之间,这种倾向更为显著。

为了希雅一人,全族一同离开树海的郝里亚族是如此;因为族长被打伤,不惜无视长老会议的决定,进行复仇的熊人族也是如此。海人族也不例外,即便是别人的孩子,对他们而言也跟自己的孩子一样重要吧。

始在内心嘀咕「不用把我当成父亲,其他也有很多像父亲的家伙吧?」脸上带着苦笑,有点闹别扭似地对不在此处的缪抱怨。然后,始正要搬出缪的名字解开误会时……

「啊~我说啊,被掳走的——」

「动手!!」

但是在始开口解释之前,海人族便纷纷投掷鱼叉,他们明明下半身在海里,以立姿的方式游泳,鱼叉却以相当快的速度飞来。原来如此,他们都是瞄准肩膀或脚,确实没有打算杀人。而且也不忘细心地从水中把船往上顶,使得船体激烈摇晃。

如果是一般人,身体可能会失去平衡,导致来不及闪躲而被鱼叉刺穿,或者是跌落海中,遭到海人族制伏,可是那纯粹是一般人的情况。

「——『波城』。」

月轻轻喊了一声,受到压缩的海水随即大大地隆起,挡住从全方位射来的鱼叉。就在海人族对无需咏唱便发动的魔法感到惊愕时,月在周围布下二十个左右的雷球。

一如魔法名称化成城墙的海水,在哗啦一声后恢复原状,同时海人族目击到飘浮在月周身放电的雷球。

「!?退、退开~~!!」

接近悲鸣声的号令响起,他们脸色苍白,转身想要逃走。

却为时已晚。

雷球各自往不同方向飞去,海人族们无一人幸免……每个人都受到相当程度的电击,到处皆响起「啊吧吧吧吧吧」的惨叫,过了一会儿后,二十名海人族瘫软地飘浮在海面上。

「月,辛苦了。」

「嗯……始,他们说的难道是……」

「是啊,大概就是缪吧。」

「就算到了爱尼森似乎也会遇到很多事,真不愧是始先生,没有一个城镇不遇到麻烦呢……」

「别说了,希雅。其实我自己也有点在意啊……可恶,本来只要有缪在就不用担心发生这种状况了……」

始抱着头叹气,然后着手回收漂浮在海面上的海人族。

海人族们被电到翻白眼,发型变成爆炸头。始让他们躺在潜水艇改造成的临时货架上,在海上航行。

由于月机灵地刻意减弱其中一人的雷球,所以那个人很快就醒来,始他们才得以说明事情原委。

起初听到始知道缪的名字和特征,海人族的青年立刻大吼:「你果然就是犯人!」

始忍不住动了气,面无表情地不断来回赏那名青年耳光,直到他安静下来为止,那名青年后来才幡然悔悟,愿意倾听始说话。

果然要说服一个人,重要的是礼貌与恒心。

海人族的青年尽管脸肿得像猪头,仍乖乖听取说明。当说到缪现在已经回到安卡吉后,青年表示希望先回到爱尼森,再选出一人陪同始等人前往安卡吉。

站在海人族的立场,由于他们无法确认始的话是真是假,因此不能完全听信此说法,让始他们单独回去安卡吉吧。

始等人答应青年的提案,在他的带路之下,一直线出发前往爱尼森。

在路上听那名青年说,除了他之外,刚才向始叫嚣的那些人都认识缪。

因为当缪遭到诱拐时,缪的母亲也受到伤害,他们才会变得格外冲动。万一这些人和缪再会时,每个人身上都有瘀青,或者头上顶着爆炸头,也太可怜了。始无可奈何,只好照顾他们的伤势。

在海上航行了数小时后——

「啊!始先生!看见了!是城镇!终于到了有人的地方了!」

「嗯?喔喔,真的在海中央呢。」

希雅兴奋地用手指着【爱尼森】的方向,始往她指的方向看去,确实看见漂浮在海上的巨大城镇。

始将潜水艇驶向有许多码头突出的场所。看到不曾见过的船,海人族与来此观光和买卖的人们都惊讶地睁大双眼,始不予理会,迳自将潜水艇停泊在有空位的地方。

由于潜水艇开到城镇附近,海人族的人们看到潜水艇的货架上倒着数十名昏倒的同胞,立刻大声骚动。

「喂,拜托你跟他们说明了,要是事情变得更加麻烦,就会延迟与缪再会喔。」

「我、我知道啦!」

听到始的叮咛,青年或许是想起刚才的连环巴掌,颤抖着点头答应。

只见完全武装的人类士兵与海人族,从围观群众的后方走来确认情况,青年看到他们后,走上前去。始想要尽快回到安卡吉与香织她们会合,一边焦躁地在心中嘀咕「快点决定好同行者啦!」一边静观青年与貌似队长之人谈话。

但始想要和平解决的心愿,似乎没有那么容易达成。只见士兵们推开慌张的青年,朝这里走了过来,由于位处狭窄的栈桥上,始等人没有地方可逃,一下子就被包围。

「你们乖乖地别动,在查明事情真伪之前,我要拘捕你们。」

「喂喂,你没听他说明吗?」

「当然听过了,但由我们派人去确认就好,你们没有必要前去。」

对方的态度和言词都很强硬,始尽管内心火大,依然告诫自己这里是缪的故乡,设法克制情绪。

「我说啊,我们也有同伴在等着。我们很想立刻前往安卡吉,却依旧好心把因误会而攻击我们的家伙们特地送回来喔?」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误会……被掳走的孩子如果不在安卡吉,你们便是驾驶不明船只,在爱尼森的管辖范围内,行动鬼鬼祟祟的可疑人物,难保你们不会在路上逃走吧?」

「你说什么时候逃走啊,真要逃的话,在将这些家伙全灭时,我们就可以逃了。」

「关于这件事我们也要追究。你们未经许可进入管辖区内是事实,还袭击发现你们的自警团团员,所以我们不能轻易放你们自由。」

「是这些家伙杀气腾腾不听解释就杀过来耶!还是你要我们乖乖地被他们斩断手脚?……别太过分了喔。」

始露出锐利的眼神,逼问他的男人感受到始身上散发沉重的氛围,不禁眉头一皱。

男人胸前的徽章上刻着【海利希王国】的图案,可以推测他是国家以保护为名,派来的驻留部队的队长。因此,如果是始未尽全力的威压,他仍然可以承受得住吧。而那些恐怕是自警团的海人族们,尽管对始散发的气氛感到害怕,似乎依旧不打算退缩。

就始而言,这里是缪的故乡,而且他们尚且不晓得大迷宫之一——【梅尔基涅海底遗迹】的正确地点。考虑到可能必须花时间探索,这里将会成为据点,因此老实说,始并不想在此惹事。

缪确实在安卡吉,只要他们前去确认,就能解开疑虑,始的头脑也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对于这个世界的各种不讲理,始可以说是反射性地带有敌意。在从那个深渊爬上来之前他就已经发过誓,不再有任何退让,所以对于不讲理的要求,他无法轻易答应。

情势正可谓一触即发。

就在紧张气氛逐渐升高时,始告诉自己这是为了缪,他压抑内心的敌意,正准备让步的时候——

「嗯?好像有什么东西……」

希雅的兔耳摆动,朝天空张望。

始的目光注视着队长阶级的男人,询问希雅发生何事,但在希雅回答之前,他已经隐约感觉到声音和气息。

「——!」

「啊?什么?」

「——爸!」

「喂,不会吧!?」

「——爸爸~!!」

始急忙抬头往天空一看,只见有个微小的人影,正从遥远的高空掉落下来!

那个笑容满面,张开双手自由落体的人影是……

「缪!?」

没错,是缪。缪正进行高空跳伞!可是没有背降落伞!

仔细一看,黑龙型态的缇奥正慌张地从她的背后往下飞,坐在缇奥背上的则是一脸焦虑的香织。

始一看到坠落的人影是缪,立刻发动『空力』与『缩地』,从原地一口气往上跳。

跳跃的冲击压毁栈桥,士兵们发出悲鸣掉入海中,不过始才不管他们。

他一口气跳了一百公尺以上,接着使用『空力』往缪坠落的地点跳跃,并发动『瞬光』。始在缓慢的世界里,确实地将缪接在怀中,神乎其技地控制速度,在坠落的同时,将所有的冲击完全化消。

始紧紧抱着缪,使用『空力』接连跳跃回到地上,内心的冷汗如瀑布般直流。

「爸爸!」

缪毫不了解始的紧张,她笑容满面,磨蹭着始的胸膛。她恐怕是在上空的时候,听缇奥提到始就在正下方吧。

然后,不知是意外还是故意,缪朝着始掉落而下。看到那抹坠落中的笑容,她一定毫不怀疑始会接住自己。

即使如此,在自由落体时还能笑容满面,那样的胆量实在非比寻常。始在内心吐槽:「哪有这么大胆的四岁儿童啊!」同时皱着眉头,心想到了地上一定要好好责骂她。

「呜呜、呜呜、呜。」

在破败不堪的栈桥附近,年幼少女的啜泣声响起。周围虽然围着许多看热闹的人和士兵,不过现场一点也不吵闹,而是莫名地鸦雀无声。

原因固然是——应该被掳走的海人族女孩从天而降;本该是人类的少年却跳上空中接住她,后来还有背上坐着少女的黑龙从天而降;但是最大的理由一定是那名少年狠狠斥责了海人族少女。不,正确地说,那名少女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用某称呼来称呼斥责她的少年,这个才是原因吧。

「呜呜,爸爸,对不起……」

「答应我,别再做那种危险的事,好吗?」

「嗯,我答应你。」

「好,没事了,来,过来吧。」

「爸爸~!」

始单膝跪地,对幼子谆谆教诲;缪受到斥责,边哭泣边诚心反省,得到原谅后便扑进始的怀中……他们的模样就是一般的父女,正如同缪连续呼喊『爸爸』的称呼一样。

海人族幼子理应是被掳走,但她对人类的少年不只是『亲近』,甚至把他当成父亲看待;而始也接受父亲的身分,把缪当成女儿对待。每个人看了都哑口无言,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内心都有同样的疑问。

那个疑问就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始抱起缪,轻拍她的背加以安抚,这时周围的人们才回过神,骚动起来。

当始不理会周围充满困惑的鼓噪,正在哄缪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人抱住自己…

始回过头一看,只见香织将额头靠在始的肩头,不停微微发抖。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呜呜。」

这次轮到香织哭了出来。就算表现得很坚强,但其实香织内心不安得要命吧。虽然香织相信始仍然活着,却不代表不会担忧,而且不久前好不容易才重逢,始又马上失踪第二次,她一定相当难受。

「抱歉让你担心了,正如你所见,我健康得很,所以……别哭了,香织哭泣的话,我会很困扰。」

「呜、呜呜,那、那么让我再稍微靠一下……」

始露出为难的表情,将手绕至背后,摸了摸香织的头。或许是泪流不止的关系,香织为了不让人看到自己的脸,把脸埋在始的肩头,双手从后方绕至始的腹部,紧紧地抱住。

「喂,你这家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噗啊!?」

「嗯?抱歉。」

就在这时,刚才因为始跳跃的冲击而落海的队长,全身滴着水,不识相地向始提出质问。

但是缇奥从后方小跑步奔向始(龙化在降落的同时已经解除),队长被她一撞,再度掉落海中。

不过缇奥不怎么在意他,靠近始身旁,将始的头往自己的双峰之间压。

「唔喔!?喂,缇奥。」

「妾身相信主人,一直相信主人……可是一旦再会,妾身还是……主人啊,请给妾身一点时间。」

始从双峰之间稍微露出脸,看向她的脸庞,只见她的表情仿佛在体会重要事物在怀中的感觉,眼角浮现泪珠。这次因为所有事都仰赖缇奥,让她相当勉强自己,所以始也不好拒绝,决定照她喜欢的去做。

就在这个时候,缪也嚷嚷「缪也要抱抱~」并抱住始的颈子;月不知何时也来到始身边,从侧面抱住香织相反侧的肩头。

在众人环视之下,有一个男人被美-->">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