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晴天,局部雷龙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番外篇 晴天,局部雷龙

攻略完【梅尔基涅海底遗迹】,回到【海上都市爱尼森】后的这四天,始一行人仍滞留在蕾蜜雅与缪的家。

缪的家虽然有着爱尼森特有的宽敞隔间,但毕竟只是母女俩居住的家。就算房间数量足够,厕所、洗衣间和浴室等特定的场所,也没有宽敞到可以给全部人同时使用。因此使用浴室——只有装设魔法道具的莲蓬头,能将海水变为淡水——的默契是一次两个人洗。

缇奥和希雅进入浴室的更衣间,月和香织已经洗过澡。月和香织明明平常总是吵架,这种时候却很普通地一起行动,缇奥觉得她们两人的关系相当有意思。

「嗯?这是什么?」

当希雅哼着歌,豪爽地脱下衣服的时候,忽然听见原本正宽衣解带的缇奥疑惑地说道。

希雅将兔耳转向她,询问怎么回事。却见缇奥弯下腰,从更衣间的竹篮与杂物缝隙间,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看起来像是记事本的东西。

「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它掉在夹缝间,会是蕾蜜雅遗落的吗?」

话虽如此,缇奥也感到疑惑。因为记事本的装订相当豪华,明显是人类城镇的工匠制成,虽然只要上街就买得到,但是以海人族的持有物品来说,感觉不太自然。

「会不会是别人送的礼物呢?因为蕾蜜雅小姐是美女嘛。」

「嗯,说得也是,那就还给蕾蜜雅——!?」

听到已经光着身子的希雅这么推测,缇奥点头同意,并随手翻页。就在这个瞬间,缇奥大吃一惊,全身僵硬,凝视记事本说不出话来。

「缇奥小姐?怎么了吗啊啊啊啊啊啊!?」

见到缇奥不寻常的反应,希雅一边询问,一边往记事本看去。随后,她震惊地大叫。

原因只有一个,记事本开头亲切地写着——

——月的日记本。

两人凝视这几个字,一动也不动。她们从没听说月有写日记的习惯,自从与她一起旅行到现在,也不曾见过月写日记。

月平时沉默寡言,虽然既会说笑,也有幽默感,但话语仍远比其他成员少。这本日记说不定赤裸裸地记录着她的内心话。

希雅和缇奥不自觉地咽下一口唾液,面面相觑。

「我明白,偷看人家的日记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是啊,你说得完全没错,太不尊重别人了。」

希雅和缇奥宛如心灵相通似地互相点头,然后齐声说出结论:

「不过我还是要看!」「不过妾身还是要看!」

两人丝毫不知什么叫尊重。

希雅全裸,缇奥半裸,她们蹲了下来,轻轻地翻开书页。

「嗯,看来这是在奥尔库司大迷宫的秘密住处找到的记事本。」

「是啊,月小姐似乎是读了记载奥斯卡先生与同伴冒险的日记,也想记录自己与始先生的回忆。」

「结果却因为难为情,所以对主人保密,难怪我们没有发觉。」

看来这就是月开始写日记的理由。开头几页写的是始在秘密住处特训的情况、她和始在夜晚办事、她和始的闲聊、她和始在白天办事、始进行炼成的情况、她推倒始、她挑战制作始的衣服、她趁始睡着偷袭、她和始入浴、始的性癖、始的弱点、始的、始的、始的——

「「她的爱太沉重了!」」

内容有九成都是在写始的事,不,应该说几乎都在记录月与始的蜜月时光。不管是希雅还是缇奥,仅仅翻了几页,心情就像是精神奕奕的新加坡鱼尾狮雕像。当然,她们吐出的不是水而是大量砂糖。

「呜呜,我重新体会到月小姐对始先生的感情有多深了。这本日记后面的内容该不会也一样吧?都是在讲她怎样跟始先生卿卿我我。」

「嗯、嗯,有可能……喔?希雅,看来他们走出奥尔库司的秘密住处啰?上面以潦草的笔迹写着『我们的冒险正要开始』。」

「喔喔!那么接下来就是莱森大峡谷了吧!有和我相遇的纪录喔!耶嘿嘿,月小姐会怎么写我呢?」

希雅原本已经有点读不下去,不过想到自己终于也要在月的日记登场,她带着期待与不安参半的心情,催促缇奥翻页。

缇奥笑着安抚她「别慌张」,翻过书页一看,上面写着……

——〇月╳日

野生的抱歉兔子出现了,那是一只非常抱歉的抱歉兔子。

「谁是野生!谁又是抱歉兔子了!而且还抱歉抱歉的一直叫!」

希雅拍打着日记抗议,缇奥安抚气愤的希雅,继续读下去。

——〇月╳日

我要负责训练抱歉兔子。看来这只兔子真的爱上始了。跟长老群谈判时的始确实很帅,她会爱上始也无可厚非吧。

但是,她奸诈的小动作令我火大,总之今天我也把她冻成冰块了。

——〇月╳日

最近几天都没能向始撒娇,都是抱歉兔子害的,总之我把她冻成冰块了。我是月,即便是对奸诈兔子的训练,也绝不会放水。

不过那些先姑且不论,如果是这样的浓雾,我想周围应该不会有人看见……干脆直接掳走吧。

「呜呜,确实,那时候我每天都被弄成冰块……不过又是说我抱歉,又是说我奸诈,好过分喔。」

「希雅,我反而非常在意最后一句话……她在浓雾中到底想掳走谁呀?」

想起有如地狱的那十天,希雅不禁遥望远方,缇奥则是露出战栗的表情,接着日记再度翻页。

——〇月╳日

抱歉兔子意外地有韧性,明明动不动就哭泣,却坚持不放弃。蓝色眼眸的光辉没有消失,我觉得她的眼眸有点美丽。真可恶,总之我把她冰成冰块了。

话说我的始质不足,快要出现戒断症状。训练结束后,我绝对要推倒他,我是月,绝对不会让猎物逃走。

「月小姐……原来她内心是这样想的啊,耶嘿嘿。」

「不,所以说希雅啊,主人好像要被月狩猎了喔?不,应该要问『始质』是什么东西啊!?」

希雅十分害臊,缇奥大力吐槽,接着又翻过一页日记。

——〇月╳日

始很美味。

「她袭击始先生!她袭击始先生了!到、到底是什么时候!?」

「主人……主人是在浓雾中被掳走吃掉了啊……」

两人对于月产生战栗,并拥起对始的同情。她们再翻了一页日记。

——〇月╳日

我输给希雅了,我输了,我输给抱歉兔子了。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太不正常了,她有问题啊。她竟然踢倒大树、抓起大树投掷过来;只是挥动铁锤就能发出魔法,脚一踏就能让地面爆炸……这绝对有问题啊……

「月坏掉了喔!?这语气是怎么回事!?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别人耶!」

「月、月小姐如此受到打击啊……」

看到自己所不知道的月,缇奥内心十分动摇,希雅的脸颊完全在抽搐。

那场败北,希雅几乎只是碰巧对她造成一点小伤。既然这样的败北都令她如此沮丧,那么当自己向始告白、月不得不帮忙说话时,她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希雅有点害怕再读下去,缇奥再翻过一页。

——〇月╳日

出了树海后,我们往莱森大迷宫前进。出了深渊不到半个同,旅途的同伴增加了。

现在在同一个帐篷中,兔子正睡在我旁边……她的睡睑无忧无虑,看起来很幸福。她至今的人生道路应该绝不平坦,但是她为何能有这样的表情呢?回想起来,她打从来向我们求助的时候就很有精神,非常地认真,而且全力以赴,明明状况那么绝望……

这孩子的内心很坚强,或许比我还坚强许多,所以我才会协助她向始告白,允许她和我们同行。

她虽然还不成熟,不过如果这次攻略大迷宫,她够努力的话,到时候……

「「……」」

希雅和缇奥无言地翻过书页,希雅的眼中泛出温暖的泪水。

——〇月╳日

密雷迪好烦。

「严肃的气氛都被破坏了啊!?」

「密雷迪确实很烦喔!」

——〇月╳日

希雅超努力的,我打算要认同她。

不过对她本人说这种话,我会有点害羞,所以写在日记上。

……我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兼朋友。

今后我会守护希雅的未来,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她珍惜的事物。

「……月、小姐。」

「你看看,呵呵,月对你的感情也不输给主人呢。」

希雅再也止不住泪水,温热的泪水不停从脸颊流下。虽然希雅本来就知道月很在乎自己,却没想到月甚至下了这样的决心。重新理解月多么为自己着想,希雅现在非常想要冲出去找月。但她现在全裸不能出去。

缇奥面露温柔的表情,抚摸希雅的头。看希雅心情平复后,缇奥又翻过一页。

——〇月╳日

野生的废龙出现了,她真的是废龙,难以置信的变态,把我的憧憬还来。

「唔呃!?」

「缇奥小姐!?振作一点!伤口很浅喔!」

换成平常的话,缇奥被骂应该会感到兴奋,可是『把憧憬还来』这句话对她的打击很大。特别是紧接在月与希雅温暖的友情之后,更令缇奥大受打击。对于破坏了月对龙人族的印象,缇奥感到过意不去,非常想向月磕头道歉。

——〇月╳日

始的力量终于为世人所知,教会那群人的眼神并不寻常。今后始面临的情况将会更加恶劣吧,或许始有可能被认定为异端者。

不过那姑且不论,我无法忘记始和女教师的吻。教师和学生……不错呢。我是月老师,会在放学后狩猎学生。

「不可以狩猎呀!!」「不可以狩猎吧!!」

希雅和缇奥很想吐槽:前半部的叙述还很严肃的说。

——〇月╳日

废龙太变态了,难以置信的变态,这一点不会有错。

可是我明白她很努力想要了解我们,我喜欢她这一点。而且和她谈得愈多,愈是能明白她的知识渊博和深思熟虑。有时她会退开一步,以温柔的视线看着我们,这让我有点困扰,我无法把她当成单纯的变态,那一定也是因为她心中怀着某种重要的情感吧。

她和我一样,失去国家、同伴,自己存活下来……总有一天我想要问她,她是怀着怎样的情感活到现在?今后又要如何活下去呢?只要我问出口,她一定会回答我吧。只不过,这还需要一些时间,因为我对她还不够坦承,没有资格开口问。由于她会诚实地回答我,所以我也要对她坦诚才行。

不过这先姑且不论,始似乎有点像在享受折磨缇奥的滋味,会是我的错觉吗?……我、我是月!虽然无法将痛觉转换成快乐,但是无论受到任何对待都不会死!

「所以说这份爱太沉重了!因为不会死,所以做什么都可以,这种想法根本就疯了啊!」

「……」

就在希雅吐槽的时候,缇奥惊讶地凝视日记的内容。然后,她搔着脸颊,露出困扰的表情。她的心情十分复杂,是一种既高兴,心里又有点骚动的感觉。

「缇奥小姐,我们继续读下去吧。」

缇奥蓦然惊醒,往旁边一看,只见希雅正诚挚地看着自己。希雅应该也看过内容,却什么也不问,只是以温和又强而有力的眼神看着缇奥。

仔细一想,希雅也跟她一样,被赶出故乡、失去许多家人,然后存活下来。她之所以什么都不问,理由也和月一样吧。

如果想要询问缇奥心中珍视的心情,首先就必须证明自己是有资格询问的存在。

「是啊,我们继续读下去吧。」

对于她格外平静、温暖又可贵的关怀,尽管眼泪快要夺眶而出,缇奥依然翻开下一页。

——〇月╳日

我想要、孩子。

「这么直接!?」

「笔迹很有力啊!」

这一定是因为缪没有叫月『妈妈』的缘故吧。看得出上面有笔写到折断的痕迹,她到底有多想要小孩啊。

——〇月╳日

缪好可爱,我想要小孩,想要小孩,想要始的小孩,我想要小孩,非常想要小孩。我爱始,所以我想要小孩,想要小孩,想要小孩,想要——以下省略。

「连、连续写了五页想要小孩……」

「疯、疯了,我感觉月小姐疯了!月小姐是病娇!」

缇奥拿着记事本的手不住颤抖,希雅也流着冷汗,兔耳垂下,不停发抖。

——〇月╳日

终于,野生的香织出现了。原以为她会放弃,她却挥去迷悯,正面与我对抗。

算她有种,我要光明正大地击败她。

不过那先姑且不论,我想要始的孩手。我是月,即便对手是最爱的恋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在月小姐看来,我们全都是野生的吗?」

「比起那种事,妾身更在意月的执着。她到底有多想要小孩啊,她应该也很清楚,我们现在是在攻略大迷宫的旅途中,没有时间生小孩,妾身想月本身也明白吧……但是从这本日记看来,妾身怕她不久之后就会说出『我怀孕了』这种话啊。」

「确、确实如此。对方是月的话,始先生也会被她推倒。」

「抵抗也没用嘛。」

深渊的怪物对战吸血姬月,胜率=0。只要她一舔嘴唇就要注意,等待始的只有蹂躏。

希雅和缇奥面面相觑,一边说「好可怕呢」「好可怕」,一边想继续读下去……

「……希雅,缇奥。」

「「!?」」

有人叫住她们。希雅和缇奥身子一颤,全身僵硬。两人就像忘了加润滑油的机械,动作僵硬地转向后方。

「月、月小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不、不是的,月!该怎么说呢,妾身只是一时情不自禁!」

只见月完全面无表情,眼神冰冷地看着希雅和缇奥。

「……看了吗?」

希雅和缇奥无法回答。被月以冰冷的眼神注视,两人只能全身发抖。

月默默地伸出手,是叫她们还来的意思吧。缇奥宛如进贡一般,恭敬地交出日记;月接过日记后,收入怀中。

随后,两人的心灵僵硬解除,一同向月磕头道歉,「对不起~」的声音在室内回荡。

月叫两人抬起头,对她们耸了耸肩道:

「……遗落在这里我也有错,别在意。」

没想到竟然得到原谅,两人的罪恶感更加深重,当她们正准备再次道歉时……

「……那先姑且不论,你们洗过澡了吗?」

「咦?不、不,还没有。」

「是、是啊,在洗之前就发现那本日记……」

听到月的用字遣词,两人尽管涌起不好的预感,依然坦白回答。月说了声「是吗……」后,黄金头发飘逸而起,开口说道:

「我是月,是就算对方是妹妹和憧憬的人,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女人。」

希雅和缇奥一溜烟地逃走。希雅迅速在身上围一条浴巾,用冲撞破坏面向外侧的浴室墙壁;从墙上的洞跳出去后,缇奥一边布下防止追击用的结界,一边以再生魔法补起洞,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她们决定逃到事情平息下来……

随后,天上不知何时乌云笼罩,成群的雷龙从天而降。

爱尼森响起「「啊——————————!!」」的悲鸣。

只见月好像忽然想起某事,取出日记本,拿起附在日记里的迷你笔。

——〇月╳日

天气:晴天,局部雷龙。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月阖上日记本,满足地点了点头后,踩着轻快的步伐,出门回收一定已经被电得焦黑的兔子与龙。-->">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