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小册子 在异世界出没的迷你裙圣诞老人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特典小册子 在异世界出没的迷你裙圣诞老人

「这么说来……圣诞节就快到了吧?」

一行人在偶然经过的小镇用午餐时,香织突然说出这句话。月她们歪着头问:「圣诞节是什么?」始则点点头表示:「……啊啊,这么一说……」

「确实,地球差不多快到圣诞节了呢。」

「呵呵,去年学校举办的圣诞派对很快乐呢,虽然始同学只有参加一下子,不过我们有一起拍照、交换礼物……」

香织缅怀似地眯起眼睛,露出微笑;始也同样露出怀念的表情。看到两人的反应,月不悦地皱眉,希雅似乎很不满,缇奥一副看戏的样子,缪则是不明所以。

「是啊,你和八重樫勾结,阻断我的退路,以名为恳求的威胁强行拍摄我的照片,量产出圣诞夜的怪物;明明应该是随机礼物交换大会,礼物却只有交到我手上,使得圣诞夜的怪物们更加进化;我的礼物明明送出去交换,却被你若无其事地强行夺走;之后,更在大家面前邀我参加私人圣诞宴会,让圣诞夜的怪物突破极限……啊啊,真是个既怀念又可怕的圣诞节。」

「我们的回忆怎么不一样!?」

香织惊讶得目瞪口呆。不过事实正是如此,男学生们因嫉妒疯狂,化成圣诞夜的怪物,一直纠缠始。

只见月拉了拉始的衣摆,询问圣诞节是什么,始回答「年底的祭典」。起源略过不提,重点是那天会有个身穿奇特服装,名叫圣诞老人的奇特人物分发礼物,而且人到了那一天就会想要吃蛋糕。

听到如此简略的说明,香织不满地鼓起脸颊说:

「不是吧,始同学。应该还有其他意义啊,比、比如说情侣们增进感情的日子对吧?」

听到香织略带害羞地这么说,月她们眯起双眼,「喔」了一声。

「……始,你和香织做了什么?做了情侣会做的事吗?」

「只有我刚才说的那些事啦。对当时的我而言,香织可说是麻烦制造机,我再怎样也不会在圣诞夜与她两人独处。如果我做了那种事……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吧。」

「太、太过分了,始同学。」

被当面说是麻烦制造机,香织不禁眼眶泛泪。

她的表情明明会让人涌起保护欲,始却冷眼看着她。

「过分的人是你,这个天然麻烦制造机。你约我过圣诞节,但也有约其他人,所以还好,可是你当时那身装扮……根本让我以为『啊啊,白崎同学终于要动手杀我了』。」

「杀、杀死你?我不懂你的意思。」

始的话远远超出香织的想像,香织眼眶的泪水遽增。她探索记忆,回想当时身穿怎样的装扮——她想起来了。

「呃、那个……我想我是打扮成圣诞老人……」

没错,香织在圣诞派对装扮成圣诞老人。话虽如此,圣诞节扮成圣诞老人也没什么稀奇,所以香织不明白自己有什么不对。

看到香织毫无自觉,始叹一口气回答:

「你那时候忸忸怩怩地走到我面前,我说『很好看』是因为我认为如果不那样说,依照现场的情况来看,一定会死。不过到现在我才敢说出口,其实那时候的你实在是——很情色。」

「情、情色!那时始同学是这么想的吗!」

「我当然会那样想,你穿着离胯下只有几公分的超短迷你裙;胸前开出心形的空洞,露出乳沟;明明是寒冬,却穿着无袖上衣;或许是衣服尺寸太小,身体的曲线展露无遗……你知道吗?其实有好几个男生失去理性、化成野兽,都是八重樫悄悄把他们处理掉的喔。」

香织双手掩面,羞到耳朵脖子都红了。

当时受到班上女生(主要是谷口铃)煽动说「只要穿上这件衣服,不管任何男生都会对小香香言听计从喔!」香织一想到「南、南云同学对我言听计从?」顿时将羞耻心抛至九霄云外。

事到如今,想起自己当时香艳刺激的服装,香织不禁感到非常难为情,女性成员们则对她冷言冷语。

「奸诈,不愧是香织小姐,实在太奸诈了,竟然穿那么暴露的服装诱惑始先生,香织小姐是天然的色情恐怖份子!」

香织心想:在裸露程度和天然色情方面,希雅没资格说我吧。

「嗯,你就是做出如此暴露的装扮诱惑主人,享受被当成变态看待的兴奋感啊,这个异常性癖者!」

香织心想:我才没有兴奋,在变态行为方面,缇奥没资格说我吧。

「香织姊姊~感觉好可爱喔~」

香织心想:可爱的是缪呀,缪是天使,是心灵的绿洲啊。

最后是眼中燃烧竞争意识,从座位站起身的月。

「……」

月默默地抓住香织的衣服领子,拖着她朝出口走去。

「月、月?你要去哪里?话说回来,你别拖着我,放开啦。」

「……我要去买做衣服的布,色情就要用色情对抗,圣诞老人装就要用圣诞老人装对抗。我要让你知道,性感圣诞老人装不是香织的专利。」

「才不是我的专利!我才不色!不要把我跟月混为一谈。」

「……哈。」

「!你刚才为什么嗤之以鼻!喂,你有在听吗!?月!」

月女王充耳不闻,希雅与缇奥猜到她的心思,便交由始结帐,抱起缪,追赶月她们而去。

傍晚,始面前出现五名圣诞老人,除了一人之外,每个人都身着性感的圣诞老人装——迷你裙、胸口敞开、无袖上衣。

「……嗯,你觉得如何?始?」

月转身一圈,超短的迷你裙翩然飞起。同时,希雅和缇奥也摆出强调胸部的性感姿势。始看了之后说:

「我是觉得很好看……但老实说,在大街上穿着那身装扮,大概就只是个变态。」

「「「!」」」

月等人顿时全身僵硬,三人动作僵硬地转过头,望向手藏在身后、忸忸怩怩的香织。只见香织别过头去,避开她们的目光。

「……可恶,你算计我,香织。」

「我才没有算计你!我明明叫你们住手,但你们不听我的话,坚持要重现那时候的装扮!连我也被逼穿上这身衣服……呜呜,好害羞喔。」

「……废话少说,你害我在始面前丢险,我要你尝尝我的迁怒!」

月女王卷起绝妙的神风,将香织防御力原本就低落的迷你裙,毫不留情地掀起!

「住手!会被看到的,会被看到呀。呜呜,既然如此,看我的……缚煌锁!」

香织双腿夹紧,发动光之锁链,朝月的裙子延伸而去!

「……嗯,太天真了,缇奥防护罩!」

「什么!啊啊,锁链缠住妾身了!竟然有这种捆绑PLAY!」

月瞬间拿身旁的缇奥当作挡箭牌,光之锁链毫不留情地将缇奥捆绑起来,更突显出她丰满的身体,加上她露出恍惚的表情,完全是儿童不宜的画面。

月发出神风反击!瞬间刮起劲风,眼看就要让香织出丑!

「没那么容易!希雅防护罩!」

「唔咦咦!等等、香织小姐!」

只见缚煌锁缠住希雅,直接用她挡在劲风前。希雅的裙子被风大大吹起,露出肉感的大腿与臀部。

「香织小姐!这样太羞耻了!请放开我!」

「没问题的!因为希雅的装扮平常就很羞耻!」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家伙对郝里亚族的传统服装有意见吗!?」

希雅单靠臂力扯断魔法锁链袭向香织,香织以缚光刃的机关枪迎击!

缇奥意外挣脱锁链,立刻挡在月的前方大喊「要脱就脱妾身的衣服吧!」延伸至脚下的缚煌锁,正找寻机会掀起月的裙子。

只见季节错误的圣诞老人们在异世界小镇,展开激烈的脱衣大乱斗。

「爸爸,这件衣服毛茸茸的,好柔软~」

只有缪一个人穿着蓬松的衣服,舒适地眯起眼睛。

「……缪,你要保持这份纯真长大喔……」

始注视着眼前更加恶化的脱衣战争,抚摸可爱女儿的头,感慨万千地说道。-->">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