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五章 短短一天内发生的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第五章 短短一天内发生的事

始离开训练场后,光辉在雫的帮助下饮下神水,转眼间康复。

在自昏迷醒来的莉莉安娜带头指挥下,原本一团混乱的王宫也很快重整态势,迅速进行运送伤者和调查状况等工作。

根据调查结果,遭惠里改造为傀儡的士兵超过五百人,除了在训练场被始粉身碎骨的数百人,其余消失无踪。他们恐怕是借由弗利德的军队用空间之门,一起前往魔人的领土了。

另外,王都近郊地层较浅处,似乎有个以魔石作为起点的魔法阵,大概就是弗利德的军用空间转移的秘密。他们推测,可能是惠里操控傀儡制造魔法阵,并接应敌人进入。

包含国王在内的国家重臣都被惠里的傀儡兵杀害,目前【海利希王国】国王的宝座是空的。

在混乱平息为止的这段期间,只能暂时由莉莉安娜来领导。

等到事情告一段落,大概就会由同样平安无事的兰迪尔殿下即位。

让情况混乱到不可收拾,最大的原因便是圣教教会音讯全无。

王都明明发生了大事,但不管是大战中还是在战后,都不见圣教教会相关人员的身影,人们对教会人员——特别是教皇伊什塔尔的不安与不信任感逐渐扩散。

其实他们全都跟大本营一起被炸得尸骨无存!如果得知这个事实,不知王都的人们会做何感想?某位白发少年不禁对此感到有点好奇。

另外,也有谣言甚嚣尘上,说毁灭魔人大军的光柱,是『埃希德神』为拯救王都发出的制裁之光!使人民的信仰更加虔诚,实在是很不利的结果。

然而,始也已经针对这点采取对策。人在【神山】的始单方面连络莉莉安娜,并全部丢给她处理。他提供的办法在各方面都令莉莉安娜目瞪口呆,若爱子知道那些内容,大概会抱头苦恼。

发现没有教会相关人员从【神山】下来,理所当然有很多人感到可疑,想要上山确认。

但除了重建王都,其他更是百废待举,因此无人有时间攀登海拔八千公尺的高山。

附带一提,由于直达缆车依然停止运转,除了脚踏实地登山,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抵达。

距离训练场不远处,发现了桧山的遗体。

他的身体各处遭到啃食,看来被始痛揍一顿、扔至训练场外后,他果然遭受魔物袭击。

从激烈的抵抗痕迹看来,应该是活生生被吃掉的。

尤其是他完整地缺了左手臂,从血痕判断,他先被吃掉左手,拼命地想要逃走,再被啃咬全身致死,真是令人不敢想像的惨烈死法。

在众多真相水落石出的同时,经过魔人袭击和同伴惨痛的背叛与死亡,现在已是第五天。光辉等人协助莉莉安娜重建王都,也为了重新振作开始疗养,并且思考从那天后消失的始等人。

前线组与小爱护卫队的成员自认知道始的实力,却不晓得其力量竟强大到可以用光柱歼灭大军。在重新体认到彼此悬殊的力量差距后,他们的内心颇为复杂。

光辉等人皆如此,更不用说留守组。

他们原本就听闻返回的成员说过始生存与实力强弱的情报,但实际见识到,才深切体认自己的理解尚不如始实力的万分之一。

每个人都非常在意始、被带走的香织及始的同伴。

其中最显著的就是雫。

虽然该做的事都有确实执行,不过她总会不经意地遥望远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是在想念香织。可是同学们亲眼目睹了香织死去,因此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听过始和雫的对话,众人都记得始说会带香织回来。然而,对于死者是否真能复活的疑问,不要说半信半疑,甚至觉得不可能发生,所以无法轻易出言安慰。

他们不禁怀疑,始该不会是像惠里一样把香织变成傀儡吧?想像到时雫将更加伤心,导致光辉尤其对始他们露骨地怀有戒心。

因为敬仰的梅尔德死去,自己又两次被始所救,光辉的心情相当沮丧。再加上与始的实力天差地远,香织又被带走(在光辉心中如此认知),即便头脑知道不能责怪对方,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对始怀有正面情感。

光辉没有自觉这种感情就是所谓的『嫉妒』。就算察觉,要他承认也不容易吧。是要承认自己的『嫉妒』继续往前进;还是依然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解释逃避现实……这全都要看光辉的抉择。

光辉和雫都郁郁寡欢,龙太郎又头脑简单,无法依靠。

如果是平时,铃就会发挥出开心果的本领,但她本人明显情绪低落,偶尔露出的笑容也令人不舍。

看来惠里的那些话,对她造成相当大的打击。这也难怪,毕竟长年以为是好友的人,其实只是把自己当成方便利用的道具。

包含班上领袖在内的主要成员都无心他事,这状况也是令班级气氛降到谷底的主要原因之一。

桧山的背叛与近藤的死,使总是与他们共同行动的中野与斋藤窝在房里;留守组则因被身边的人背叛变得疑神疑鬼,关在房内闭门不出的人同样变多。

惠里的执着与疯狂,对学生们造成的精神创伤比想像中更深。

即使如此,也没有人因此自暴自弃,或是罹患严重精神疾病。虽说主要动机是为了逃避现实,但也有众多学生协助重建王都,这大概全都要归功于爱子与优花他们的存在。

虽然爱子也担心香织,想尽一份心力。不过她很清楚始他们正在进行的行动,只要有月和缇奥在,自己绝对帮不上忙。

所以她以照顾受伤的学生们为优先。靠着天生努力不懈的个性,一一鼓励学生,倾听他们的心声。

爱子原本就是受到学生信赖的老师,学生们一定也因她得到了救赎。

另外,优花等人原本是留守组,因而十分了解他们的心情。小爱护卫队在精神上的照顾,确实成为留守组的心灵支柱。

附带一提,关于在【神山】山顶发生何事,不只学生,王宫相关人等也多次询问爱子,然而……

爱子坚持闭口不谈。

圣教教会的根据地如今的状况,她当然最清楚不过,但她认为现在还不是说出口的时候。

这既是为了不妨碍始他们,也是因为一想起自己做的事,她便难以启齿。

即便说是意料之外的结果,但她真的早有觉悟。

等始他们回来后,爱子打算坦承一切。

……警察先生,人是我杀的。

爱子表面上表现得开朗,其实内心忐忑不安。虽说自己只是协助缇奥,威力却失去控制,炸毁圣教教会根据地,将伊什塔尔等人与神殿骑士一同炸死。如果学生们得知此事,不知会如何看待自己?

为了不让心爱的学生再次被当成玩具,爱子下定决心一战。她并不后悔,但杀人就是杀人。

学生们一定不会再称呼自己老师吧,爱子重新做好这样的觉悟。

另外,大卫等爱子护卫队的神殿骑士们则是平安无事。

大卫等人利用神殿骑士的立场,多次要求与爱子会面却被驳回,于是独自进行搜索,令教会高层相当头疼。教会便命令他们在地上待命——更正,禁止他们进入教会根据地,结果直到王都遭入侵的隔天早上,一直不见他们的人影。那段期间中,这些神殿骑士似乎一直被捆绑、囚禁在某个场所。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没有被制成傀儡兵或遭到洗脑。

考虑到诺因未对爱子出手,可能是在神后续的游戏中,他们还有作为棋子的用处,所以维持正常状态比较好。不过事到如今也没有手段可以确认。

而他们目前也为了逃避现实,努力地参与王都重建。

就在所有人都借由逃避现实保持心灵安稳时,另一处未被破坏的训练场中,为了重新编组王国骑士团,如今进行着各队队长的选拔测验。

附带一提,新任骑士团长是名为库洁莉·雷尔的女性骑士,原本是莉莉安娜随身的近卫骑士队队长。

副团长的名字是尼特·古莫尔德,原本是骑士团三号队的队长。

光辉在选拔测验的模拟战中担任骑士们的对手,当他在训练场边擦汗时,忽然有个人向他打招呼。

「辛苦你了,光辉先生。」

光辉往声音的方向看去,莉莉安娜面带微笑走了过来。

「不,这点小事没什么的……莉莉你最近几乎都没有睡吧?你才辛苦。」

光辉苦笑着回答,莉莉安娜也露出苦笑。

两人这几天都没什么睡,不过牺牲睡眠时间的理由完全不同。

「因为我现在没有时间睡觉呀……抚恤死伤者和遗族、处理倒塌建筑、确认失踪者、修补外墙与大结界、连络和接待各方使者、调查周边区域、重新编成和布署兵力……虽然很辛苦,但这些都非做不可,我没时间说丧气话,而且母亲也有帮我分担,还算撑得下去啦……真正难过的是失去心爱之人和财产的人民……」

「那样的话,莉莉也……」

光辉原本想要指出莉莉安娜也失去父亲艾力西德国王,但说了也无济于事,于是闭上了嘴。

莉莉明白光辉的心意,又说了一次「我没事」,露出虚弱的微笑,换了一个话题。

「雫的情况如何?」

「……还是老样子。虽然看起来和平常一样,可是回过神来就会发现她又在仰望上方。」

语毕,光辉的目光移向正在训练场中央和库洁莉谈话的雫。

两人透过莉莉安娜变成朋友,她们看起来相当亲近,似乎在讨论部队的编成。

然而,当谈话中断时,可以明显看见雫的视线自然往上——看着【神山】山顶附近。

「她……是在等他们吧。」

「是啊……老实说……我不太相信南云,我不希望雫见到他……」

莉莉安娜有些惊讶,视线回到光辉身上。

光辉的表情十分复杂,明显看得出心口不一。其中夹杂嫉妒、猜疑、恐惧、自负、感谢、反感、焦躁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感情,仿佛达到饱和,实在难以言喻。

莉莉安娜不知该对光辉说什么,也抬头仰望始他们所在的【神山】山顶。

天空晴朗无云,晴朗得不像数日前才濒临灭亡危机。

莉莉安娜感觉它太不识相,抱持怨恨的心情,冷眼看着天空。

就在此时,天上出现数个黑点。莉莉安娜讶异地眯起双眼,发现黑点逐渐变大,看出有东西正在落下,立刻慌张地呼唤身旁的光辉。

「光、光辉先生!你看!好像有东西掉下来了!」

「咦?你突然说什么……大家小心!上方有东西过来了!」

莉莉安娜的大叫让光辉吃了一惊,依言抬头一看,确实有东西落下。他心想「是敌袭吗!」脸上浮现焦躁的表情,大声提出警告。

雫等人赶紧从训练场中央退避至光辉身旁,那些黑点同时降落训练场。

地鸣轰的一声响起,坠落似地着地后,出现在蒙蒙烟尘中的是——始、月、希雅、缇奥四人。

「南云同学!」

雫头一个冲出。

她乖乖听话,一直相信、等待他们,难怪她会克制不住自己。

然而,当雫发觉香织没有和始他们一起,顿时停下脚步,表情中出现不安的神色。

「嗨,八重樫,看来你还好好活着呢。」

「南云同学……香织呢?为什么没看到香织?」

听到始戏谵的口气,雫想说一定没有问题,心情稍微轻松几分。但看到香织不在眼前,又不安地心想「香织的死果然无法改变吗?」问话的嗓音不自觉有些颤抖。

对此,始露出暧昧不清的表情。

「啊~她马上就到,只不过……外观可能会有一~点改变……如果你当成是我的错,我会很困扰。对,那不是我的错,你可别生气喔?」

「咦?等一下,什么?你是什么意思?我很不安耶,这是怎么回事?你对香织做了什么?视你的回答,我会用你给我的黑刀……」

始的发言令雫感到无比不安,她眼中失去光彩,手也伸向挂在腰上的黑刀。

就在始安抚雫的时候,上空忽然传来悲鸣。

「呀啊啊啊啊啊!!始同学~接住我~!!」

雫等人向上望去,想一探究竟时,一个银色人影正以猛烈速度落下。

雫优越的动态视力捕捉到一名银发碧眼女人,她拥有完美无缺的美貌,宛如艺术家创作的艺术品。与冷酷的外表相反,她露出窝囊的表情、眼中泛泪,手脚笨拙地乱挥,模样十分奇怪。

银发碧眼女直朝始落下,眼神充满信赖,相信始应该会接住她。

但背叛其信赖才是始的作风。

即将冲撞的瞬间,始迅速退开并移开视线,不去看露出傻眼表情、冲撞地面的她。

每个人都心想「她死了吧?」对丝毫不打算接住她的始感到战栗。

不过,真正感到战栗的人是爱子与莉莉安娜。

因为她们没有忘记那个银发碧眼的女人是谁。再度扬起的沙尘散去,银发碧眼美女不满地发出呻吟。

爱子与莉莉安娜则是发出发出宛如惨叫的警告。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大家离她远一点!她就是掳走爱子小姐,帮助惠里的危险人物!」

听到这句话,学生们与库洁莉等骑士团成员纷纷拿起武器。

尤其是最靠近始他们的雫,她立刻摆出拔刀术的架势,眼中寄宿杀意,看着造成香织死亡原因之一的对手。只要对方一露出空隙,雫就会立刻挥斩黑刀。

而她目光注视的对象——拥有艺术品般美貌与银发碧眼的诺因,动作敏捷地站起,丝毫感觉不出受到坠落的伤害。

她以怨恨的眼神看了始一眼后,慌张地向雫搭话。她的表情与声音带有丰富感情,与以前机械般的面无表情和声音完全不同。

「等、等一下!小雫!是我,是我呀!」

「?」

看到初次见面的女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拼命表示「是我」,雫露出讶异的表情。

一旁的始口中嘀咕「讲得好像是诈骗集团……」但女人狠狠瞪了始一眼,他立刻别过头。

她亲昵得不像是爱子她们说的敌人。

虽然外貌和声音都不同,但她呼唤自己时的动作和印象,令雫仿佛在未知女人身上看到挚友的影子。

雫缓缓解除拔刀术的架势,茫然地呼唤挚友的名字。

「……香、织?你是……香织?」

看到雫认出自己,银发碧眼女人似乎相当高兴,笑容满面、喜孜孜地回应:

「对!我是香织!小雫的挚友白崎香织。外表虽然改变……不过我确实还活着喔!」

「……香织……啊啊,香织!」

雫愣了几秒。

完全不明白事态究竟为何会演变成这样。

尽管如此,她深切地感受到挚友活生生站在眼前的事实,顿时泪流满面,紧紧抱住银发碧眼的女人——不,是得到新身体的香织。

看见雫抱住自己,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香织紧紧拥住她,温柔地说:

「抱歉让你担心了,没事,没事了。」

「呜呜,呜呜,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雫和香织将脸埋在对方颈部,尽情确认彼此的存在。

就在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只听见充满温暖与温柔的哭泣声,在晴朗无云的天空下回荡良久。

「所以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由于大哭一场,雫哭红双眼,脸颊也羞得跟眼睛差不多红。她掩饰难为情似地别过头,要求始说明情况。

他们换了地方,离开训练场,来到光辉等人平常用餐使用的大房间。

为了对雫说明为何会变成心灵是香织、肉体却是诺因的状态,莉莉安娜建议「换一个方便谈话的地方」。

另外,在场不只有雫,全班同学、爱子、莉莉安娜也有出席。

「我想想……简洁地说就是,我们用魔法保护香织的魂魄,再附着在诺因的遗体中?或者该说是残骸?总之就是修复过后的诺因身体上。」

「原来如此,我完全听不懂。」

始的说明太过简洁,雫冷眼瞪着他。

她的眼神带煞,明显像是在说:「你有心要说明吗?」

听见始毫无干劲的说明,香织露出无奈的表情代替他说:

「小雫,你知道我们现在使用的魔法,是神代时代魔法的劣化版吧?」

「……是啊,我也稍微学过一点这个世界的历史,那是这世界创世神话中出现的魔法对吧?那种魔法与现今的属性魔法不同,能够作用于世界根本的法则……等一下,难道南云同学你们拥有神代魔法,而那是能够干涉魂魄……能干涉人类灵魂的力量?所以你们才能保护本应死去的香织的魂魄,附着到其他身体上?」

「对!不愧是小雫。」

香织不知为何骄傲地挺起胸膛。实际上,雫的头脑真的很灵活。虽然早就知道,不过始也不禁再次佩服她的聪颖。

「可是为什么是那副身体?香织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吗?如果只是要治愈伤势,回复魔法应该就办得到吧……」

「对,实际上香织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要让魂魄回归也办得到。」

魂魄魔法可以透过将魂魄附着、固定,借此达到近似不老不死的效果,是非常夸张的神代魔法。

所谓的『固定』,就是干涉因死亡而即将消散的魂魄,并保存起来,使其不会消散或劣化的魔法。起初缇奥对香织施展的就是这个。由于在死亡后的数分钟内才有效果,所以缇奥能赶上十分幸运。

所谓的『附着』如字面上所述,就是将固定后的魂魄,附着在有机物或无机物上。

附着在衰老的肉体,或受损、不适合生存的身体,最后依旧会死。不过如果是附着在健康的身体就能复活。也可以像密雷迪·莱森一样,借由附着在哥雷姆上,脱离肉体衰老的限制,成为不老不死的存在。

这个魔法当然没有简单到临阵就能马上使用。

因为有活过漫长岁月的魔法专家缇奥全力保存香织的魂魄,月再趁那段期间学得魂魄魔法,毫无保留地发挥出胜过缇奥的才能提供协助,才能够成功。

即使如此也花费了五天使魂魄完全固定,可见得这个魔法有多么困难。

附带一提,月与希雅在学得魂魄魔法上算是比较容易。因为两人原本就不信仰『埃希德神』,第一个条件轻松克服。

关于『战胜神力带来的某种影响』这个条件,若处于没有与现代教会相关人士战斗情况下,大迷宫准备的试炼内容是洗脑、魅惑、引导意识、对下意识进行暗示等等,对挑战者的精神和价值观产生效果,在幻想世界(类似非常接近现实的梦中世界)与过去的教会战士战斗。不过月和希雅都轻松通过那些试炼。

「那为什么……香织原本的身体怎么了?果然有什么问题吗?」

「小雫,你冷静一点,我会好好说明的。」

雫迫不及待地追问,香织安抚着她继续说明。

起初始打算以再生魔法修复香织受伤的身体,再让魂魄回归,借此复活香织。

香织却在这时主动喊停。

即便是受到固定的魂魄状态,仍能以名为『心导』的魂魄魔法做意识沟通。

魂魄状态的香织提出要求,希望始像密雷迪·莱森那样,把她的魂魄附着在哥雷姆上。香织认为如果是始,一定能制造出强大的哥雷姆。

在【梅尔基涅海底遗迹】时,香织认清了自己的弱小,但她不希望继续这样下去。

因为她丝毫不打算放弃与始并肩而立的梦想。

然而,才刚立下志愿,自己就被轻易地杀死。

香织感觉自己既没用又窝囊,懊悔不已……

所以她才心想『就算要舍弃人身也在所不惜』。

一旦下定决心,香织就会变得顽固无比,始等人尝试说服,但她一点也听不进去。香织的决心十分坚定,令始只能举双手投降。

始不得已,正准备帮她制作最强的哥雷姆时,突然灵机一动,心想「那个应该可以用吧?」

没错,就是心脏被始贯穿的诺因。

诺因的肉体几乎与人类差不多,却是神制造的人偶。

那副躯体能用的可能性很高,最重要的是看起来非常有用。

始立刻回收诺因的残骸,请月用再生魔法修复伤口。

然后以真正『神之使徒』的强韧肉体作为香织的新肉体,尝试将香织的魂魄『附着』在新肉体上,结果完美地成功了。

可惜的是,类似魔石的器官即使成功再生,魔力供给却已经停止,因此没有无限的魔力可供使用。不过诺因的固有魔法『分解』、双大剑术、银翼和银羽都可以使用。

看来那些技术的使用方法和至今的战斗经验,诺因的身体都还记得。由于尚未习惯新身体,所以香织尚不能飞行,不过只要习惯,她该就能完全发挥『神之使徒』的实力。

由于她也可以直接操作魔力,在能力上足以与始他们比肩。

魂魄附着成功后,可以看出香织非常喜悦。她明明有着冰山美人诺因的外表,却笑容满面地蹦蹦跳跳。看到之前还和自己厮杀的对手笑得那么开心,甚至跑过来抱住自己,即便是始也不禁皱起眉头,不知该如何应付。

其实始差点忍不住打她,是希雅抓住他的手腕才没有成功,不过这件事就保密吧。

附带一提,香织真正的身体受月的魔法冰冻处理,如今正存放在『宝物库』内。

就像是睡在巨大冰块内的美少女,看起来非常神秘。解冻时借由再生魔法就可以修复损坏细胞,所以只要香织想,她就有极高的可能再度回到原身。

「……原来如此,唉~香织,虽然你从以前就会做出突发奇想的事,不过这次完全是异想天开呢。」

听完始的说明,雫忍耐头痛似地一手按着额头。

这比香织为了想知道始喜欢的游戏而造访游戏店,却阴错阳差闯入成人游戏区更令雫感到头痛。

附带一提,当时店长警告她们「十八岁以下禁止入内~」,香织却说出「我是帮爸爸买的!」这种夸张借口一事也已成为传说。当然,一旁的雫除了头痛外,更羞耻得想挖个洞跳进去。

「嘻嘻嘻,抱歉让你担心了,小雫。」

「……没关系啦,只要你还活着就好……」

香织露出歉疚的表情道歉,雫对香织微微一笑,然后脸上的表情转为严肃,一本正经地向始深深鞠躬道谢。

「南云同学、月小姐、希雅小姐、缇奥小姐,谢谢你们救了我的挚友。虽然欠你们的人情愈来愈多,我也无从还起……不过这份恩德我一生也不会忘记。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请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全力做到。」

「……你还是一样耿直。不用太过在意啦,我们只是在救我们的同伴。」

听始回答得非常轻松,雫露出苦笑。

始不只救了香织,也救了他们这些同学,还是第二次的救命之恩。

就连解救他们的困境对始而言都是符合自己利益的结果,算不上什么大事。想到这一点,雫只能笑了。

同时,看到始一副毫不在乎的态度,雫总觉得看不顺眼,忍不住噘起嘴说:

「……话是那么说,你既顾虑到我的精神状态,又为了光辉把秘药给我对吧?」

「要是八重樫的精神崩坏,到时香织就会变得很麻烦……」

「说、说我麻烦……你好过分喔,始同学。」

始若无其事地回答,并无视香织的吐槽继续说:

「而且某位老师叫我不该过着『寂寞的生活方式』。虽然我不可能凡事都帮你们,不过这种小事倒还没问题……」

「!南云同学……」

原本一直默默聆听雫和始谈话的爱子,这时听见这句话,不禁感动地看着始。

如今变得桀傲不驯的始,竟然听从爱子的教诲,其他同学们感到敬佩,似乎以为爱子是因为始听从教诲而感动。月等人和小爱护卫队的成员与雫都敏感地察觉出,爱子眼中含有别种感情。

香织露出「不会吧!」的惊讶神情,用眼神向月她们和雫确认,月她们以锐利的目光点头肯定,雫移开视线,仰望天空。淳史等男生咬牙切齿,包含优花在内的女生则是干笑几声,别开头。

雫敏感地察觉现场开始飘散微妙的氛围,为了让气氛回归正常,她继续话题。想问的事情堆积如山。

「我可以请问老师被抓走那天,打算和我们说什么吗?一定和南云同学他们学得神代魔法之事有关吧?」

始听见雫这么问,将视线移向爱子。

他以无言的压力要求爱子说明。爱子咳嗽一声,说出始告诉她的狂神之事、始等人的目的、自己遭掳之事,以及王都受到侵略时,在教会根据地发生的情况。

全部听完后,光辉最先出声。

「什么啊,那不就是说,我们只不过是被神玩弄在股掌之上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在奥尔库司再会时,就可以说了吧!」

光辉的眼神和语气充满指责之意,然而始嫌麻烦地瞥了光辉一眼,什么也不回答。

看到他的态度,光辉猛然从座位站起散发敌意。

「你说句话如何!如果你能更早告诉我们!」

「喂,光辉!」

光辉不听雫的劝阻,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始皱起眉头,似乎觉得他很吵,大大叹了口气后,不耐烦地看着光辉。

「我说了你就会相信吗?」

「什么?」

「反正,以你刚愎自用又一厢情愿的个性,如果我说大多数人信奉的神是『狂神』,你正在做的事情也毫无意义,你非但不会相信,反而会指责我吧?我都可以想像那幅光景了。」

「可、可是,只要你不间断地好好向我们说明……」

「你是白痴吗?我为什么要特地为了你们劳心劳力?你该不会还认为因为我是你的同班同学,所以就应该帮你们吧?……你要是再胡言乱语……就会步上桧山的后尘喔?」

受到始宛如永恒冻土的冰冷眼神瞪视,几乎所有同学都赶紧移开视线。

然而,似乎只有光辉无法认同,仍旧以严厉的视线看始。

始身旁的月看向光辉,眼神就像在说「你都被始救了两次,现在那是什么态度」,但是光辉并没有发觉。

「可是,既然今后我们要一起与神战斗……」

「慢着慢着,勇者(笑),我什么时候说要和神战斗了?别擅自决定。若对方来找碴,我当然会杀了他,不过我可不打算主动去找神喔?我想快点攻略大迷宫,早点回到日本。」

听到始的话,光辉吃惊地睁大双眼。

「什么!你难道不管异世界人的死活吗!?如果不设法解决掉神,今后人们还是会受神玩弄!怎么可以置之不理!」

「我可不会为了连见都没见过的人出力……」

「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不是比我强吗!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什么事都可以办到吧!有力量的话,不是应该为了正义使用吗!」

光辉大吼。这番话一如往常充满正义感。

然而,没有明确意志之人的那种『言论』对始来说没用。

始面对光辉的视线,就像看着路边的石头。

「……『有力量的话』吗?你就是那么天真,所以紧要关头总是趴在地上啊……我认为无论何时,力量都应该依据明确的意志使用。不是因为有力量就必须做什么,而是因为想做什么,才追求并使用力量。如果无关意志,『因为有力量』就必须去做某些事,便只是『诅咒』了吧。你就是意志太薄弱了……再说,我可不想跟你讨论我要怎么做,你再啰嗦,我就揍飞你喔。」

始说完这句话后,好似对光辉他们没有兴趣般又将视线移了回去。

看到他的态度,光辉不由得理解,始既不讨厌也不怨恨他们和世界,只是完全没有兴趣而已。

另外,听他提到自己败北的原因,光辉内心激烈动摇,说不出话。虽然想要反驳「我有坚强的意志!」却不知为何怎么也说不出口。

除了已经知道始态度的前线组与小爱护卫队成员,其他同学原本也以为始回来后会和他们一起行动,如今才知道只是幻想,而且一想到若是一个不小心,真的有可能会跟桧山有-->">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