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秘密结社灵魂妹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番外篇 秘密结社灵魂妹妹

这是记述姊姊大人——八重樫雫大人日常点滴的记录。

我只是公主身边的近卫骑士,由我来书写姊姊大人的事迹极为不敬,但为了不让千百年后愚昧的历史家扭曲真实的姊姊大人,我决定留下此记录。

好了,关于『姊姊大人是什么人』,有鉴于姊姊大人必定会是名留青史的杰出人物,后世的历史书和教科书一定也会提及,不过正如我先前所述,历史会依据情况遭到编造。为了保险起见,我谨在此记述真相。

姊姊大人是异世界的华丽剑士。

在同年龄中未逢敌手,一一斩杀众多挑战者,在其国家享有最强之名,是天下无双的豪杰。

神一定也是看上她的剑技,才会召唤她为救世的勇者吧。

神,干得好!

虽然也有其他擅自自称勇者的少年,不过他只是附带品,不用多做着墨。

毕竟说到姊姊大人,她美丽、聪明、威风凛凛又亲切温柔。她不只是天才剑士,在学问方面也非常优秀,正可说是体现文武全才的人物。尽管如此,姊姊大人也绝不会以此为傲,对每个人都一样笑容以对,是女神一般的人物。

这位看官,你一定认为我言过其实了吧?

很好,让我马上告诉你,姊姊大人为什么是姊姊大人,以及她在我心中被称为姊姊大人的经过。

那是在姊姊大人刚被召唤不久,使徒们(毕竟是神召唤来的人们,就姑且称之)在屋外训练场进行训练时发生的事。

为了照顾女性使徒,她们都有女性骑士随侍在侧,不过女性骑士的人数本来就少,所以身为近卫骑士的我也被征召。

总之我要称赞一下,梅尔德团长,干得好!

使徒们原本过着与战斗无缘的生活,就算是捕获并使其变得衰弱的魔物,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倒,有时候甚至会遭遇到有点危险的攻击。

那当然要由随侍在侧的我来处理。但使徒因恐惧陷入恐慌,误使魔法爆炸,在出乎意料之下,我虽然躲过爆炸,却稍微扭到了脚。

因为这点小事受伤固然可耻,不过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使徒为我担忧,我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在训练结束后,我的脚已经痛得无法忍受。

我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离开,前往医务室,却痛得无法走动。就在我心想「伤脑筋,好痛,下次我要对那个使徒施加腋下会异常出汗的魔法」时,我的身体浮了起来。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想知道吗?好吧,我就告诉你吧。

姊姊大人竟然用公主抱的方式将我抱了起来!

「你在那时候伤到脚了吧,很抱歉,要是我早点发觉就好了。」

姊姊大人对我说出如此令人感动的温柔话语,我愣愣地说不出话。

当我在发呆的期间,姊姊大人抱着我前往医务室。

「我这么说或许会令你的立场为难,不过请别太过顾虑我们。毕竟我们说起来也算是你们的学生呢,老师。」

姊姊大人笑着对我说。我不过是区区一介骑士,姊姊大人竟然如此顾虑我的立场,令我的心跳不自然地加快。

我非常害羞,便跟姊姊大人说我没事,希望她把我放下来。这是当然的吧,我非但给使徒添了麻烦,而且当时的我——身上还穿着装备!一定很重吧!要是让姊姊大人认为「咦?这女人好重喔w」我就只能去死了!

不过姊姊大人对这样的我说:

「不行,我们给你添了麻烦,这点小事就让我效劳吧。就算穿着装备,你还是像羽毛一样轻喔?」

语毕,姊姊大人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轻轻地上下摇晃我,让我下意识攀在她身上。姊姊女人一声轻笑,重新稳稳地抱住我。

我的心理所当然地被姊姊大人射中。

「……姊姊大人。」

听到我这么喊,姊姊大人笑着回应我,尽管笑容似乎有点僵硬。

「那个、我的年纪、比你小耶。」

虽然感觉姊姊大人说这句话时似乎有些结巴,不过她爽快地收我为干妹妹(灵魂妹妹)了!

这个瞬间,我的人生变成彩色。

尽管姊姊大人是我敬爱与信仰的对象,但我唯一不满处,就是除了我,姊姊大人不断量产其他灵魂妹妹。

为了决定谁才是真正的灵魂妹妹,我们曾经暗中进行以血洗血的斗争。最终成立名为《灵魂妹妹》的秘密组织,以暗中支援姊姊大人为宗旨,斗争才得以平息。

组织眼下的目标是设法夺取姊姊大人的随身女仆妮亚的宝座。

那个女人平常一定都对着姊姊大人的私人物品哈嘶哈嘶哈嘶。

真是羡……不检点。

话说,姊姊大人有位极为亲昵的友人,名叫白崎香织。她看着香织大人的眼神总是非常温柔,我们灵魂妹妹最爱姊姊大人那时候的眼神。

香织大人似乎心仪同为使徒(笑)的南云始大人,有事没事就会向他发动攻势。姊姊大人与始先生接触的机会必然地增加了。

那个男人,到底要姊姊大人对他说几次温柔的话语才满足啊……

总觉得与其他男人相比,姊姊大人对他的态度似乎也较为友善。他明明只是个软弱男……

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只跟姊姊大人很亲近,周围也认为他与姊姊大人很相配的自称勇者大人,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对这两个人施加『重要时刻会不停打喷嚏的暗属性魔法』。

……我被库洁莉队长发现并修理了一顿。为何事迹会败露?

坏消息,姊姊大人启程前往【奥尔库司大迷宫】。

姊姊大人不在,灵魂妹妹有如行尸走肉……

好消息,姊姊大人自【奥尔库司大迷宫】归来了。

话虽如此,但其实也不能完全算是好消息。

那位始大人过世了,香织大人大受打击,回来后依然昏迷不醒。

姊姊大人片刻不离香织大人,姊姊大人虽然表现得平静如常,表情看起来却非常沉痛。

原因固然是香织大人的状态,但始大人的过世,对姊姊大人来说似乎也是相当大的打击。

香织大人恢复意识,姊姊大人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然而……

我这时才发现,我对姊姊大人一直有所误解。

原本一直以为姊姊大人很坚强,无论发生何事都不会动摇,是真正的神之使者,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姊姊大人也是一名少女,是既会慌张也会受伤的人。

只不过,支撑香织大人的责任感让姊姊大人表面上看起来坚强,其实她和香织大人一样深受打击。我至今一直看着姊姊大人,所以看得出来。

姊姊大人受到的打击,并非如香织大人一样来自恋爱的感情。

而是更为单纯,无法拯救友人的事实、对战斗与死亡的恐惧、以及其他各种因素,这一切不停折磨姊姊大人的精神。

除了我们灵魂妹妹以外,几乎没有人察觉。

灵魂妹妹当然不可能放着姊姊大人不管,我们为了替姊姊大人加油打气筹备了一项计划。

总之,灵魂妹妹全员出动赠送礼物。

去吧,我们的姊姊大人之爱(灵魂)!

由于姊姊大人笑了,所以我确信我们有稍微帮到她。

「为、为什么所有人都叫我姊姊大人?话说回来,还有不认识的人!什么时候变这么多人!?」

姊姊大人的表情微妙地抽搐,嘴里念念有词,不过那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姊姊大人重新振作,证据就是再度挑战【奥尔库司大迷宫】的姊姊大人,成功讨伐了贝西摩斯,更新了最高攻略楼层纪录。

不愧是姊姊大人。

基于帝国使者前来造访一事,姊姊大人回来了。

这时发生的事,我非讲不可。

起初皇帝陛下想了解自称勇者大人的实力,于是举行一场模拟战。

我不管他是什么青梅竹马还是同门师兄妹,那个男人不只跟姊姊大人距离特别近,还理所当然似地接受周围认为他和姊姊大人相配的评价。看到他被殴打,我内心想着「勇者你活该」……

可是之后发生一件晴天霹雳的大事。

那个皇帝陛下竟然向姊姊大人求婚!混蛋!

当然,人在现场的我立刻代表灵魂妹妹们,尝试对皇帝陛下施以『脚趾间会异常发痒的暗属性魔法(诅咒)』。

最好被误会是香港脚,让姊姊大人觉得恶心吧!

结果,我被库洁莉队长痛揍一顿。

「你想引发战争吗!?大笨蛋!?」

队长看起来非常愤怒。

我当然这么回答:

「我已经做好觉悟,只要是为了姊姊大人,就算跟世界开战我也不怕!」

同时做出标准无比的敬礼姿势。

总之,我没有那之后的记忆。

看来我似乎被打到晕过去了。

在失去意识之前——

「……这家伙可能已经没救了。」

我似乎听见库洁莉队长如此呢喃,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不过重要的是,姊姊大人完美地拒绝了皇帝陛下的求婚。

皇帝陛下活该!活该啊啊啊!!

完全不为所动的姊姊大人,只能说太了不起了。

客观看来,这是世上女性都趋之若骛的良缘,皇帝陛下的长相……好啦,也算不差。

姊姊大人却甩了皇帝陛下,不禁令我好奇姊姊大人对男性的喜好。

难道姊姊大人真的对自称勇者大人……如果是那样,我就不得不成为修罗。

我带着忐忑的心情询问姊姊大人,当时的对话如下——

「姊姊大人,请告诉我姊姊大人喜欢哪种男性。」

「总之,请你别再叫我姊姊大人,还有你靠太近了,脸部的距离只有十公分,请退开一些。」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可是难道是那个勇者(笑)?」

「不要在人家的青梅竹马下面加(笑)。再说,你不用护卫莉莉吗?这样又会惹库洁莉队长生气喔?所以你退开一点——」

「公主殿下不重要,姊姊大人的喜好才重要。」

「近卫骑士不可以说公主『不重要』吧!你太靠近了!真的太近了!来人救救我啊!香织!妮亚!梅尔德团长!有人在吗!?」

「请放心,不会有人来的,灵魂妹妹们已经驱离所有人。好了,没什么好害羞的,请告诉我吧。」

「一点都没有可以安心的要素呀!?」

「在姊姊大人告诉我之前,即便要赴汤蹈火、勇闯迷宫、奋勇上床!我都在所不惜。」

「为什么特别强调上床!?好啦!我回答!我回答就是了!喂,你在摸哪里!」

姊姊大人竟然泪眼汪汪,如此稀有的光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回过神时,我们来到了墙边。姊姊大人不知为何身体不停颤抖,稍微思考了一下。大概是害羞得发抖吧,真可爱。

而且姊姊大人不知不觉中还对我用了敬语,看来我对姊姊大人而言,已经升格为相当中意的灵魂妹妹了。

姊姊大人看到陶醉的我,不知为何身子一震。但她认真考虑过后回答……

「嗯、嗯~我想想……应该是会保护我的人吧?」

这个答案说意外,确实很意外;要说不意外,倒也如此。

姊姊大人说这句话时,脸颊泛红,移开视线。那模样不像是使徒或剑术高强的剑士,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年轻女孩。

然而,现实的问题是,姊姊大人毫无疑问是最强的。甚至有人认为,她可能凌驾于勇者(笑)之上。

视情况,说不定连那个皇帝陛下或梅尔德团长也无法胜过姊姊大人,也就是说,不会有男性强到能够保护她……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姊姊大人对男人没有兴趣对吧!真是好消息。」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话说,你的鼻血狂喷耶!这很不正常啊!」

之后,我第二次被姊姊大人用公主抱的方式带去医务室,因而失去意识。其实我的出血量似乎相当多,可以说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可是我确实得到赌上性命的代价。

结论,姊姊大人对男人没兴趣,目标是女孩子。

坏消息,姊姊大人再度启程前往【奥尔库司大迷宫】。

灵魂妹妹们的恸哭在王都回荡。

好消息,姊姊大人从【奥尔库司大迷宫】归来了。

香织大人不在。

姊姊大人似乎很寂寞,黑发马尾也显得没有精神。

我立刻赶至姊姊大人身边。

不知为何,我靠近一步,姊姊大人就远离一步……不过我还是捕捉到姊姊大人了,近卫骑士可不是干假的。

「如果你把那份拼劲用在护卫莉莉就好了。」

姊姊大人不提自己的寂寞,却关心起公主殿下,真是温柔。

就在我们平静下来后,听姊姊大人一说,我才知道一件惊愕的事实。

那位始大人竟然还活着,还得到难以想像的强悍实力,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始大人。

他轻松打倒连姊姊大人也敌不过的魔人与魔物军团,解救他们的危机。

做得好,始大人,我要嘉奖你,多亏有你保护姊姊大人。

「不,那个、你应该有更该问的问题吧?比如那是什么魔物,或者魔物的强度……」

虽然姊姊大人这么说,但是我可以断言,没有什么事比姊姊大人的安危更重要。

姊姊大人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似乎既对我感到傻眼,又像是感到佩服。我向她打听更详细的情形。

然后——

「我吓了一跳呢,你能相信吗?他打破迷宫的天花板登场喔?那个武器叫Pile Bunker吧?他从上层击出巨大铁桩,直接压碎魔物喔!红色电光窜动,感觉非常美丽……然后南云同学跳了下来,你知道他第一句话是什么吗?是『你们的感情还是一样好呢』喔。应该有其他的话可以说吧?他的态度十分从容,仿佛周围的魔物和魔人都不是问题,不过实际上也真的游刀有余,很难想像吧?他还制造出电磁炮,那种东西即使是在我们的世界,也只有科幻作品中才会出现。然后——」

姊姊大人大概毫无中断地讲了一个小时,即便是以我的姊姊大人限定瞬间记忆能力,也无法记下全部内容。

再加上姊姊大人的眼中闪闪发亮,非常兴奋。

我不曾见过这样的姊姊大人,简直就像遇见崇拜英雄的普通女孩子——

而且姊姊大人在热烈谈论始大人的期间,大腿上一直放着一把陌生的剑。

若是放着不管,姊姊大人可能会一直说下去。为了阻止姊姊大人,我询问关于那把剑的事。

然后——

「这个吗?这是……南云同学送给我的。我原本的剑断了,他说那样会很困扰吧。又说平常受到我的照顾,就把这个送给我。本来我使用的剑术就是用这种有弧度的单锋——在我们的世界叫做刀的武器,帮了我非常大的忙。而且这把刀很厉害喔?他随口说这把刀很锋利,但岂止是锋利,根本锐利到让人想吐槽这是哪来的妖刀了!平衡很完美,重量也很刚好,简直就是为我打造的!这真的是一把很厉害的刀喔!是把不得了的杰作!你看得出来吗!?而且南云同学他——」

……好!杀了始大人吧,不能让那家伙活命。

这时我心里定下这样的决心。

因为你看,姊姊大人一直讲个不停,期间还一直抱着始大人赠送的黑刀,甚至快用脸颊磨蹭。

姊姊大人全身洋溢着「我好高兴!」的氛围。

我想姊姊大人一定、不,毫无疑问不是因为是始大人的赠礼而高兴,而是因为那是一把好刀才欢喜,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别的理由。即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想诅咒让姊姊大人露出那种表情的始大人。

集合,灵魂妹妹们,敌人很强大喔。

之后过了不久,感觉王宫的气氛开始变得不对劲时,我突然被叫回老家。我的老家在王都西北方的伯爵领,据说是我爷爷过世了。

老实说,我不想离开姊姊大人,可是在王宫担任文官的哥哥对我下药,趁我睡着时把我带了回去,真可恨。哥哥,我绝对不原谅你。

我回到王宫了。

不知怎么回事,王都前那片美丽的草原完全消失。耸立的外墙上有个似乎很通风的大洞,原本井然有序的训练场崩坏得让人感觉到战场的气氛。

另外,国王驾崩了。

以梅尔德团长为首,许多同伴也亡故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同回来的哥哥在听到消息后,立刻发出「唔啵啊啊」的奇怪呻吟,在我身旁昏过去。总之姊姊大人没事,这是最重要的。

我立刻使用姊姊大人感知魔法,找出姊姊大人所在之处,扑进她怀中。

「姊姊大人!啊啊,姊姊大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至今到底上哪去……啊,这么说来,你在袭击前就被带回老家了吧?太好了,你没有被卷入其中。」

听到姊姊大人的话,我的胸中充满欢喜。感觉其中也有忘记我不在的发言,不过灵魂妹妹不会在意那种小事。

我听姊姊大人说了详细经过。

魔人侵略、惠里大人的背叛、许多人牺牲、始大人的回归、天上降下光柱、香织大人大变身……

真的发生许多事呢。

然而,不管怎样——那个白色家伙!

他的长相和给人的印象真的变了,所以一开始我还认不出他是始大人。

遇上我就是你的末日,我立刻对他施加『绝对无法忍耐拉肚子的暗属性魔法(诅咒)』。

嘿嘿,我已经把厕所的厕纸都收走了。我以前也将此术伪装成食物中毒,对想追求姊姊大人的男人实验过,所以效果已被实证。当时我把餐厅附近厕所的厕纸全部收走,最后演变成一场大惨剧,但那都只是小事。

来吧,在美少女面前,留下黑历史吧!

我虽然这么想,但最后还是作罢。

他毕竟救了姊姊大人,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始大人,干得好!

这次我就放你一马。绝不是因为害怕总是在他身旁的金发美少女。虽说不论我打算从哪个方向瞄准,她都会在那瞬间转过头,用冰冷的眼眸注视我,但我也不是因此就怕了她喔。

话说,那个集团到底是怎么回事?换了一个身体的香织大人固然不用说,她们每个人都散发有如怪物的压迫感。

而且都是超美少女,不过还比不上姊姊大人就是了。

那个美少女集团似乎每个人都对始大人怀抱恋爱情感。

真是的,在这种时刻还有心情谈情说爱,真希望她们稍微向姊姊大人看齐。

看吧,姊姊大人无论何时都威风凛凛。

……

……

……

哎呀?姊姊大人的样子不太对劲……

回过神来才发现,姊姊大人就在始大人身旁。

回过神来才发现,姊姊大人似乎以目光追着始大人。

为什么被始大人开玩笑,姊姊大人的表情好像有点高兴?

为什么当始大人和其他女性说话,姊姊大人就会露出复杂的表情呢?

不,这一定是我在胡思乱想。

香织大人在始大人身旁,所以姊姊大人是在看香织大人吧。姊姊大人一定只是待在香织大人身旁,以目光追着香织大人。姊姊大人之所以露出复杂的表情,一定是基于挚友被抢走的心情,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

一定是那样没错。

证据就是——

「……姊姊大人,姊姊大人该不会对始大人怀有特别的感情吧?」

我直接开口询问。

「……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啊?」

姊姊大人露出惊讶的表情,既不慌张,脸颊也没有泛红,斩钉截铁地回答。

不愧是姊姊大人,没有那么简单就向男人屈服!

我感到安心,却又想要借酒浇愁,于是痛饮一顿,当晚一觉到天亮。

坏消息,姊姊大人跟始大人一行人踏上旅程。

话说,我明明是随侍公主殿下的近卫骑士,却被留了下来。

为什么?我做了什么?我感觉到某种阴谋。

「因为你怠忽职守啊,你被解除近卫骑士的职务了,在我手下重新来过吧,大笨蛋。」

库洁莉新王国骑士团团长似乎说了什么,不过我无心理会。

没想到我竟然让姊姊大人和那个男人一起走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

到了这个地步,我能做的也只有祈祷了。

姊姊大人。

请你别再被那个男人『保护』了。

我们灵魂妹妹全体都相信你,姊姊大人!-->">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