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马车中的悲剧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马车中的悲剧

沉重——

马车内的气氛阴沉凝重,仿佛可以感觉到压力从头上降下。

乘车的人们彼此眼神交会,但发现对方眼神中含有「你想想办法吧!」的恳求之意时,皆立刻移开视线。

「唉~」

「「「「「……」」」」」

听到宛如深渊的深沉叹息,其他人——龙太郎、雫、铃、惠里等四人的身体同时一震。

龙太郎战战兢兢地看向对面座位、造成沉重气氛的原因——光辉。

(他死了……)

(没有死啦!虽然很像死了没错!)

尽管不知是如何办到,不过铃似乎正确地读取能太郎内心的感想,小声对他吐槽。

正如他们所说,光辉死了,正确来说是『宛如尸体』的状态。

光辉的头靠在马车窗框上,用无神的双眼看着远方。望向窗外的视线从未离开天空,由此可知他并非在观赏景色。

平常活泼开朗的印象荡然无存,他散发出死气沉沉的气氛,反而让人怀疑是不是尸变了。

光辉之所以变成这样,固然有许多原因,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大概是得知青梅竹马·香织所爱何人,以及香织到心上人身边去的事。

若问光辉是否对香织怀有恋爱感情,他无法立刻回答。然而,光辉过去深信香织在自己身边是理所当然之事,今后也会如此。

因此,香织的告白和私奔(?),对他而言正是晴天霹雳。

光辉最后在激愤之下挑起决斗,但他甚至不被放在眼里,摔落地洞里结束了闹剧。

「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不,你确实进去了啊,我们很辛苦才把你挖出来。」

听见光辉的自言自语,龙太郎忍不住回应,顿时有个像灵魂的东西从光辉口中冒出。

「哇啊啊啊啊!龙太郎同学是笨蛋!光辉同学!没事的!没事的啦!对吧,小惠惠!?」

「咦!?问我!?呃、那个、对,没事的,光辉同学!」

总之,「没事是什么意思?」勇者大人反而宛如心脏被刺穿,身体逐渐变成白色灰烬。

不管是铃敲打龙太郎的头,惠里不知所措,雫无奈地仰望天空,他都视而不见。

一言以蔽之就是病得很严重。

就在此时,铃似乎下定决心,露出宛如慷慨赴义的表情站起。

「我、我要表演即兴搞笑!」

马车中顿时窜过一阵战栗的气氛。除了光辉,每个人都以「这家伙是勇者吗!?」的视线盯着她,但铃无畏众人的眼光,身为班上第一的开心果,不可以畏惧这种程度的沉重气氛!

「咦?放哪儿去了呢?那个不见了!出发前明明还在,我放哪儿去了呢?」

只见铃突然摸着自己的身体,焦急地东张西望。「该不会忘了什么东西?」勇者的个性就是不能对同伴的困难置之不理,光辉的意识逐渐回到人间。

然后……

「铃,你忘了什么——」

「果然没有!铃的胸部不见了!」

铃用手抚摸自己的胸部,表情就像在说「开玩笑的啦!」看来确实是搞笑,却是自虐梗。马车内鸦雀无声,时间仿佛暂停。寂静之中,只听见马车震动的声音叩叩作响。

「……对不起,我不该生下来。」

铃静静就座,后脑靠在马车的墙上,用死鱼一样的眼神眺望空中。搞笑失败加上自己说的话,铃的心似乎死了。

「喂、喂!铃,你没事——」

「接下来请观赏龙太郎同学的模仿秀。」

「什么!?」

龙太郎对铃表示关心,却被铃倒打一耙,看来铃打算让大家一起死。一旁的惠里看着铃,好似看到某种可怕的事物。

龙太郎冷汗直流了一段时间,但看到光辉再度贴着窗户灵魂出窍,龙太郎做好觉悟般站起。

「我、我要模仿史都○上校!」

龙太郎深深吐出气息,在狭窄的马车中拼命鼓动肌肉,想要展现人类的肉体之美。

附带一提,史都○上校是某终极的警探电影第二集的敌人头目角色。

龙太郎肌肉更加用力,想要将气氛炒热。

然而……

「热死了。」

「抱、抱歉,有点——难看。」

「而且很闷呢。」

铃、惠里、雫的吐槽如枪般锐利,不,或许应该说是抱怨吧。

龙太郎卖力的模仿秀只给予女性成员三重痛苦。

「……对不起,我不该生下来。」

龙太郎倒下。他露出和光辉一样的表情,空虚的眼神望着窗外。

「接下来,小惠惠会表演些什么。」

「!?铃,我突然怀疑起和铃的友情了喔!」

铃依然露出死鱼般的眼神,无精打采地坐着。对于铃蛮横无理的要求,惠里眼眸深处一瞬间闪过致命的光芒。

这时,光辉的视线瞄向惠里。看来铃和龙太郎的牺牲并未白费。

只要再努力一下,勇者就可能复活!

「中村惠里……表、表演唱歌!」

惠里装出手拿麦克风的动作,以清澈的歌声开始演唱。

她的歌声优美,音准也很完美,一般情况而言,听众应该都会赞叹陶醉吧。

如果她选的歌曲不是※皮克○的爱之歌……(编注:即时战略游戏《皮克敏》。)

「——♪感、感谢大家安静聆听。」

真的很安静,所有人脸色苍白,仿佛痛苦、绝望等感情都达饱和,精神力一下子被削减大半。

尤其光辉的精神力似乎已到极限,看起来甚至像个老人。

惠里原本露出美好的笑容,脸上写着「我办到了!」不过,她似乎发觉自己的歌不受欢迎,表情立刻消失,静静就座。虽然因为眼镜反光看不清楚表情,但她散发出的气息有点不妙。

「只剩小雫雫了吧?」

听见铃空虚的低语,在马车角落、低着头拼命消除存在感的雫,身子不禁猛然一震。

雫战战兢兢地抬起头,除了光辉以外,全员瞥了她一眼,宛如在说「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能独活吧」。

雫一瞬间泫然欲泣,却仍将引以为傲的马尾拿到眼前,用发束遮住双眼,尖起嗓子说:

「咦~你问南云同学吗?真让人不敢相信,他原本明明是个乖乖牌。」

「「「「「……」」」」」

看来她似乎是在扮演引起事件的学生的同学,正在接受采访的样子。

「……南云~」

光辉好似勉强挤出声音,呼唤那个名字,他似乎想起不想回忆的对象。除了光辉以外,全员注视着雫,宛如在吐槽「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提起那个名字」。

雫全身颤抖,直接用马尾卷在脸上,然后抱着膝盖,缩起身子,一动也不动。如果地上有个洞,她一定很想钻进去吧。

勇者的马车上有五具尸体……

结果在那之后,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数小时后,勇者一行人抵达休息地点,

永山等人从数台马车下来。然而,不管怎么等,光辉他们都没有从马车中出来。

「他们是怎么了?」

梅尔德说着走近光辉等人的马车。

他出声呼唤,却没有人回答。梅尔德感到讶异,缓缓打开门,往门内看去……

「你、你们到底怎么了!?所有人的眼神都死了!医护兵!医护兵!光辉他们死了!拜托用最好的回复魔法救活他们!」

只听见梅尔德团长焦急的声音,在道路上响亮地回荡。-->">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