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肆·平凡魔法学园~球类大赛~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肆·平凡魔法学园~球类大赛~

球类大赛前的某天,传出了这样的谣言。

——只要在各项目获得优胜,理事长就会实现他任何愿望。

比如说,从魔法科教师转任为某学生专属保健老师。

比如说,将意图染指某学生的女教师免职。

比如说,设立一个只有两人的特别班级。

比如说,请某位学生成为理事长的主人。

比如说,想要辞去学生会长。

即使是这些愿望也能实现。

尽管魔法学园笼罩在异样的气氛中,时光仍不断流逝……终于来到球类大赛当日。

「老师!追加三人!他们所有人的肋骨都骨折了!」

「又、又来了吗!?等一下!这个学生还没——」

「老师在吗!?这家伙从刚才就在吐血!请救救他!」

「就说等一下啦!我很快就处理完——」

「老师!担任裁判的库德塔老师重伤昏迷不醒!他的胯下被铁球打中,口吐白沫!请想想办法!」

「那伤势要送医了啦!帮他叫马车来!」

被某吸血姬女教师觊觎位子的魔法学园保健老师发出近似悲鸣的怒吼。保健室已经没有床位,哀嚎呻吟的学生们甚至坐到走廊,虽然出动所有担任保健委员的学生使用回复魔法,却也赶不上伤者增加的速度。

这种景象宛如战地医院。

面对不断涌入的伤患,保健老师——最近刚结婚,每天都受到某女教师无言的压力,叫她快点请产假——激动地大叫。

「真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正值新婚燕尔的保健老师,每当露出幸福表情,就会受到某女教师无情的视线注视。当她大叫时,魔法学园的球类大赛『就某种意义来说』正进入高潮。

——躲避球场。

「喝啊啊啊啊!」

龙太郎发出气势十足的呐喊,巨大身躯掷出的球,以惊人之势飞向对手的场地。

「唔!」

尽管发出痛苦的声音,学生会长仍以排球的接球方式减轻威力,勉强接住龙太郎的刚速球。

「呿,雫果然难缠……」

「好可惜喔,龙太郎同学。」

龙太郎十分不甘心,香织出言安慰。

香织这边的阵地只剩龙太郎与香织,雫的阵地包括雫则有四人。

龙太郎的刚速球也被雫完全接住,而龙太郎方的香织不管怎么看都是累赘,无论是接球还是掷球,她都算不上战力。

躲避球的决赛似乎将会由学生会长的队伍获得胜利。

「不好意思,我也想要过着不会胃痛的学园生活。虽然不知道那个谣言是真是假,但为了辞去学生会长的职位,我不会手下留情!」

她那么讨厌当学生会长吗……周围的学生不禁对她报以同情的视线。

雫将球传给外场,以传球扰乱对手,打算趁龙太郎重心不稳时发动攻击,或先收拾香织。

「可恶,跟个苍蝇一样飞来飞去!」

看见球传来传去,龙太郎不禁咒骂,焦躁的他,动作逐渐变得粗糙。

「糟糕——」

「看球!」

外场的学生锁定香织。由于受到传球的摆弄,龙太郎已经远离香织。

掷出的球威力虽不及龙太郎,但香织也无法接下。

「住手啊啊啊啊!」

龙太郎的叫声响彻全场!就在那瞬间——

「龙太郎同学护罩!!」

「唔喔!?」

时间顿时停止。原本应该在远处的龙太郎,整个人飞到香织前方,用脸挡住球。他能做到这种事,全是因为身体缠绕着光辉耀眼的锁链!

球被弹开,缓缓落下。香织稳稳接住后,立刻往正上方一抛——

「要去啰!接我这一球!龙太郎同学大锤——!」

「喔噗嘶!?」

遭到锁链束缚的龙太郎被当成铁锤挥动!龙太郎受离心力影响呈翻白眼的状态,他的额头打在球上!

只见球疾速飞出,威力更胜龙太郎的刚速球,正中雫的一名队友——玉井淳史的胸口!淳史惨叫一声飞了出去,弹跳滚动十公尺后,一动也不动。

「来吧,比赛现在才开始!」

「「「「「你是恶魔吗!」」」」」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白崎香织。为了达到让那个女教师免职的目的,就算付出一点牺牲也在所不惜!

附带一提,刚才能太郎大叫「住手啊!」的时候,喊叫的对象并不是对手,而是香织。由此可知,他们这队是如何打到决赛。

——足球场。

「可恶,来人阻止她啊!快阻止她啊!」

光辉的声音响彻四周,他的双眼正看着在球场内奔驰的兔耳少女——希雅。只见她摆动着兔耳,一边盘球,一边以猛烈之势冲来。

光辉这边的队员——斋藤拼死阻挡希雅。

在注意眼前对手的同时,希雅优秀的兔耳已察觉到有两人绕了过来。照这样下去,就算闪过第一人,随后就会遭到两人包围,球可能会被夺走……

所以她决定连同地面一起踢起。

「喝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

球前方的地面爆炸,地面宛如遭到轰炸粉碎,激起的土石袭向斋藤。球受到冲击而弹起,斋藤在球的下方痛苦打滚。

土石的海啸也袭向从斋藤后方接近的中野与近藤。两人呐喊着「眼睛!我的眼睛!」在地上打滚,看来似乎有沙土进入眼中。

「裁、裁判!这犯规了吧!」

对于光辉的抗议,裁判避开了视线。

由于这是魔法学园的足球赛,因此允许在某种程度上使用魔法,守门员可以张设小型障壁,也可以用风控制踢出的球。

所以,经由强化身体,将地面踢起也不会有问题。

没错,没有问题。就算发生前任裁判向希雅提出抱怨后,被不知不觉问替换成亚占提姆制的球打中胯下送医,踢球的本人露出完美无比的笑容,大喊「脚滑了!」的事态,但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

只见希雅冲至球门前,以土石流射门射进第十分。身为守门员的铃在球门角落,拼命张设保护自己的障壁,缩着原本就娇小的身子不停发抖。

「YAHAAAAAA————!」

希雅高举双手,发出进球的呐喊。

兔耳少女为达成目的,不惜成为恶鬼!

——网球场。

「噗啊!?」

理事长划出非常漂亮的抛物线,在球场上飞翔,一颗网球陷入她的脸颊。砰的一声,理事长坠落地面,尽管双脚颤抖,她仍发挥本身的强韧,站了起来。

「月、月老师,再怎么说,使用重力魔法也太夸张了吧……」

「……我只是处于极限专注的状态。」

月老师VS缇奥理事长。

球从刚才开始就格外沉重,弹跳的方式仿佛无视重力,而且总是打向理事长的要害,每个人都看傻了眼。

月老师身穿网球球衣的光景明明十分稀有,却没有人敢看。

为什么教师和理事长会参加学生的球类大赛?这一点也没有人吐槽。

怎么会这样?答案当然是不想送医。不管是选手还是观众,吐槽的瞬间就会成为月老师必杀『重力射球』的牺牲者。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手下留情了!吐息射球!」

「……秘技『转移门反击』。」

「喂,那是犯规——呜啊!?」

火热的网球在月老师前方消失,正中『缇奥理事长的背后』。理事长飞了出去,颜面在地面滑行一段时间,于球场中央一动也不动。

看来,空间转移的球从背后打中缇奥理事长。

「……因为我处于极限专注状态。」

月老师以冰冷的眼神望向裁判。因为处于极限专注状态,这种事情很正常,不算犯规。

理所当然,裁判颤抖着身体,点头同意。

为了成为保健老师,不管要月老师进入极限专注状态几次都行。

——桌球场。

叩叩、叩叩,桌上响起乒乓球弹跳的声音。

「……远藤,你很会打嘛。」

「咦?是吗?嘻嘻,其实我练过一些。」

「原来是这样。」

叩叩、叩叩,规律的声音持续回响。

「……桌球还满好玩的嘛。」

「就是说啊。」

远藤平静地回答始。叩叩、叩叩。

这里是场非常和平的球类大赛。

总之,由于不断有伤者产生,球类大赛宣布中止。-->">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