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反叛的战嚎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第二章 反叛的战嚎

杂乱。

若被问到【荷鲁夏帝国】的首都是怎样的地方,大概就只有这两个字可以形容。

除了宛如彻底追求实用性的朴实建筑,另外也有似乎后来才持续加盖形成的奇怪建筑。

街道有大有小,好似完全不把都市规划当成一回事,到处都有入口通往巷子。

气氛也像是【旅店都市霍尔亚得】,感受得到仿佛挑战【奥尔库司大迷宫】之人酝酿出的紧张感;就连摆摊的店主们对待客人也十分粗暴,丝毫没有『以客为尊』的观念。

不过,这里绝不是阴暗荒废的地方。事实上,这里是充满自由的热闹城市,每个人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帝都人民的信条或许就是『不管发生任何事都要自行负责,只要能负责,就放手去做!』吧。

【荷鲁夏帝国】是数百年前大战中活跃的佣兵团建立的新兴国家,也是奉行实力至上主义的军事国度。

帝都人民多以战斗维生,个性说好听是豪迈,说难听就是野蛮。帝都内存在大陆规模最大的斗技场,每年都会举办多场不同种类的活动,为帝都带来热闹与活力。

「喂,你——哇啊!?」

始等人进入帝都后,由于带着美女和美少女,当然不可能不引人注目。他们频频遇到有人来攀谈,却被始二话不说地打倒,而且这情况已经重覆发生好几次。

刚才也有个男人笑嘻嘻地走来,却被始强制在空中转身三圈,与地面亲密接吻。

然而,周围的人对暴力事件似乎没什么感觉,完全视而不见。这种程度的『打架』大概司空见惯。

「呜呜,虽然早有听过传闻……不过我果然还是讨厌帝国。」

「嗯,这里跟我也不太合,还好我们是被召唤到王都。」

「毕竟是军事国家。军备充足固然不用说,连居民也多数是战斗行家,这种程度的野蛮气氛可说是理所当然。虽然妾身也完全不想住在这里。」

看来希雅她们似乎不喜欢帝国,月虽是不发一语,却也点头表示赞同。

光辉与龙太郎似乎没有那么反感,雫加强戒备,铃有些畏惧地紧跟在雫身旁不肯离开。

这个国家果然不受女性喜爱。

话虽如此,光辉和龙太郎也并非喜欢这里,看到对日本人而言太过刺激的异常景象,他们不禁频频皱眉。

那是在王国不会看见的光景,也就是令希雅感到心痛的——奴隶们。

「希雅,别看了……看了也不能怎么样吧?」

「……是,你说得没错。」

同族们的惨状无可避免地映入眼帘,亚人小孩被关在贴有价钱的笼子里,其景象实在令人目不忍睹。

帝国奉行物尽其用主义,因此奴隶买卖的风气非常兴盛,即使不想看,但到处都有奴隶商人,也有很多人带着奴隶。

「……希雅,你还好吧?」

月忧心地握住希雅的手,始也捏了捏希雅的脸颊,笨拙地表达关心。

两人的温暖白手与脸颊传来,希雅的兔耳开心地摆动。

「……不可原谅,明明同样都是人……竟然把别人当奴隶。」

走在始他们身后的光辉气愤地咬牙切齿。

在【海利希王国】中,圣教教会的影响力强大,对亚人的歧视观念也较强。风俗上不喜有亚人奴隶随侍在侧,所以光辉等人在王都没机会见到亚人奴隶,因此更令他们感到愤怒吧。

话虽如此,如果光辉真的采取行动就麻烦了……

始在内心发誓,要是演变成那种情况,他要立刻装作不认识光辉。

不过,有天生劳碌命的雫可以阻止,应该不需要担心吧。

应该……不用担心吧。

始望向雫,雫很快发觉始的视线,目光迎了过来。始尽可能不让其他人发觉,悄悄地指了一下光辉。

见微知著的雫,仅只这样便了解始的意思。

雫嘴角微微抽动,叹了口气、微微点头。她自然地走到光辉身旁说了一些话。光辉脸上露出苦恼的表情,仍不情愿地点头同意。

雫抚胸松了口气,始看了露出苦笑,却被雫狠狠瞪了一眼,始则是装作没看见。

或许是想要改变这微妙的气氛,香织想起在王国发生的珍奇事件开口:

「这么说来,皇帝陛下有向小雫求婚过吧?」

「……听你这么一提,是有过那样的事。」

雫像是想起不想回忆的事情,皱起眉头。

原本瞪着始的冰冷视线,如今移向好友。雫的眼神就像在抱怨,你哪壶不开提哪壶,香织急忙以眼神致歉。

月等女性成员看着雫,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光辉表情苦涩,雫的表情也同样苦涩。一般来说,这也算是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不过身为女性,雫似乎一点也不高兴。

看来不只国家,加哈路德皇帝陛下本人也很惹人厌。

「不说这个了。南云同学,具体来说,我们要去哪里?」

为了回避一副现在就要开口询问详情的女性成员,雫将话题抛给始。

始只说要确认希雅的父亲等人是否平安,却没说明具体的行动方针。

「总之先去冒险者公会,只要利用『金』等冒险者的立场,大多数情报都能手到擒来。」

「……南云同学认为他们被抓了吗?」

「那倒不一定,他们可能被关在牢里,或被卖去当奴隶……甚至也可能仍潜伏某处。帝都的警备虽然还不到森严的地步,却也是异常等级吧?也可能是进得来却出不去……」

正如始所说,帝都的警备可以说到过剩的程度。

人们在城门口就会一一遭到搜身,外墙上的帝国兵不是在巡视,而是固定站岗,严密监视是否有可疑人物。

即使在城内,帝国兵也以最少三人一组的人马到处巡视,不仅在大街上巡逻,也会确实进入巷弄里查看。

原因恐怕是发生过魔人与魔物袭击事件,帝都至今依然布下严密的戒备。

正因为帝都戒备森严,所以帕鲁等人想侵入也煞费苦心,至今仍旧伺机而动。

非奴隶的兔人族当然无法进入帝都,即使要伪装成始他们的奴隶,人数上也有极限。因此,为了不引人注意,始载来的郝里亚族增援部队,如今潜伏在离帝都稍远处的岩石地带。

反倒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卡姆他们究竟是如何侵入的?实在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只不过,始虽然嘴上说『不晓得』,其实他认为他们十之八九是被抓了。

郝里亚等兔人族在气息操作上是亚人第一,卡姆等人还经过严格锻炼。即便帝都严格管制进出,他们应该也有方法向城外传达讯息。尽管如此,连传讯都办不到,这就代表他们极有可能被抓,目前处于无法自由行动的状态。

始当然不认为冒险者公会有明确的情报,但可能打听到相关事件的情报或传闻。

一旁的希雅面露不安,始再次伸手揉捏她的脸颊。希雅看起来高兴,表情却仍残留一丝不安,始半开玩笑地对她说:

「就算被抓了,像他们那样奇特罕见的兔子也不会那么简单被处刑,帝国一定会花时间多加调查。如果真的被抓,也只要救他们出来就好。放心吧,希雅,要是真有万一,即使要把帝都化为灰烬,我们也会救出他们。」

「……嗯,交给我,希雅,我会烧到不留一粒灰烬。」

「始先生,月小姐……」

自从离开深渊,始与月很快便结识希雅,三人的羁绊在旅程中变得更为坚定。他们互相着想的情景非常温馨……

「不不不,不可以化为灰烬吧?你们的眼神虽然没有笑意,但应该是开玩笑的吧?拜托你们说是开玩笑吧!」

天生劳碌命的雫脸色苍白,纠正他们说的话。羁绊固然很美好,可是听见他们宣告要杀死眼前成千上万的居民,雫毕竟不能视而不见。

香织把手放在雫肩上,露出沉痛的表情摇摇头。

「小雫,帝都已经……」

「香织,你已经放弃了吗!?你是治疗师吧!你因为无法坐视不管,不久前才到处治疗费雅贝鲁根的人吧!为什么这么早就放弃了!?」

难道香织有那么不喜欢帝都吗……

本以为挚友只有在对喜欢的男生时,才会表现出病态的部分……或许稀世治疗师应该先治愈自己的心。

他们口中说着不太像玩笑的玩笑,走在前往冒险者公会的街道上。

不久,前方的街景忽然开始有了变化。

到处都有建筑物崩坏,瓦砾散乱一地。

根据在路上听见的传闻,斗技场管理的决斗用魔物突然出现异变,变身为不曾见过的强大且巨大的魔物,大肆进行破坏造成。

市中心突然出现巨大魔物(体长据说有三十公尺),帝国未能及时反应,便遭到魔物肆意蹂躏。

魔人甚至趁此机会,打算一鼓作气取下加哈路德的性命。

身为帝国之首,皇帝陛下即为『帝国最强之人』,因此魔人们未能杀死加哈路德,反而遭到击杀。

在皇帝亲自出阵指挥之下,帝国也成功讨伐魔物,然而……

以斗技场为起点,方圆一百公尺内的建筑都遭到破坏,看来受灾情况十分严重。

在堆满瓦砾的地方,有大批亚人奴隶被迫进行重建工作。

冒险者公会位于崩毁严重地带后方,即使不愿也必须通过那里,自然会目睹亚人奴隶们的惨状。

在全副武装的帝国兵监视与责骂声中,他们面露阴暗的表情,手中搬运瓦砾,那幅景象只能以悲惨形容。

帝都受到生命财产的损害,受到牵连、最无辜的似乎就是亚人。

若是为了灾后重建而奴役亚人,即使肉体性能优越,一定也会陆续有亚人不支倒下吧。

帝国之所以袭击树海,就是觉得与其等累倒的人康复,不如抓新奴隶比较快,这样的想法突显出帝国不把亚人当人的价值观。或者,其中也包含实力至上主义歧视『弱者』的价值观。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始等人不远处,一名年约十岁、有着狗耳狗尾的少年跌倒,将手推车内的瓦砾全部倒了出来。

或许是撞到脚,少年蹲在地上强忍痛楚,负责监视的帝国兵露出凶恶的眼神,手持棍棒走了过去,谁都看得出他想做什么。

而这里有一位正义之士无法坐视暴行发生。

「喂!住手——」

光辉为了阻止帝国兵,大声呼喊,准备冲上前。

他的行动却因为下个瞬间发生的事情中断。

微微咻的一声,仿佛轮胎漏气的声音传出,帝国兵随即面朝瓦砾倒了下去。

一道非常疼痛的声音响起,帝国兵一动也不动,看来似乎是昏过去了。

另一名帝国兵赶紧奔去,看过同僚的状态后,无奈地摇摇头。他似乎感到很麻烦,看到同僚不断流出的鼻血,尽管万分不愿意,仍扛起同僚送到其他地方,没空里会狗耳少年。

狗耳少年不明白发生何事,愣了一会儿。但是他随即警醒,立刻站起身,赶紧把自己倒出的瓦砾收集好,若无其事地再次开始搬运瓦砾。

原本打算冲上前的光辉也同样愣住。

这时始对光辉说:

「你要找麻烦是没关系,但行动之前能不能先思考一下,看是要做得不留痕迹还是怎样,总之别给我们添麻烦好吗?」

「!……刚才是南云出手了?」

光辉向始确认,始无言地点头肯定。

实际上,始从义手射出细针,使帝国兵摔倒。

姑且不论始比自己先出手救人,光辉听到『找麻烦』这三个字,不禁眉头一皱,看来他心中的正义模式启动。

「说什么找麻烦……救助别人难道是坏事?你不是也出手了?」

「正确来说,我出手是为了阻止你惹麻烦。在这种地方跟帝国兵作对,他们的同伴一定会源源不绝涌出,演变成一场骚动。我们是来找人的,拜托你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始再次叮咛,要救就偷偷救,或是别让始他们受到连累。

接着始挥了挥手,表示结束这个话题,继续前行。光辉却气昏了头,完全忘记本来的目的是要找寻希雅家人,搬出伦理与正义的价值观找始理论。

「你看到那些亚人,难道都没有感觉吗!?你看!我们在说话的时候,他们还在受苦喔!」

「……喂~八重樫,你快点想办法处理这个忘记目的的白痴,他是归你管的吧?」

始过去也曾救过缪,看到小孩在眼前受苦,他当然不是无动于衷……如果是大人,始认为他们应该要自己想办法。

话虽如此,可是他总不能在这时候放下本来的目的,投身奴隶解放运动。因为懒得应付光辉,便全部丢给专门处理麻烦的八重樫解决。

虽然揉着太阳穴,雫仍准备劝说……但在开口之前,光辉就先发难,看来这次是看不惯始依靠雫的模样。

「这件事跟雫无关吧!我是在跟你说话!你明明很重视希雅小姐,却对受苦的亚人们见死不救吗!」

光辉愈说愈大声,周围的人好奇地往这里看来,远处负责监视的几名帝国兵也窥视着始一行人。

就现状而言,始他们要找的卡姆等人很可能落在帝国手中,因此绝不能擅自引起骚动,与官兵发生争执。

这件事关乎希雅家人的安危。

因此始眼神一敛,瞪着针对自己的光辉。

微微的怒气与凝聚于一点的巨大压力,顿时笼罩光辉。

「……天之河,我先前也说过了,我不想听你发表高论,也不想跟你讨论伦理观与正义感。我既不记得成为你的同伴,也不打算跟你混在一起;既不想跟你分享价值观,也不打算配合你的步调。我只是『准许』你『跟来』,所以别动不动就针对我,要是你连看场合说话都办不到……小心我打断你的手脚,把你送回王国喔?」

「——!」

始收敛压力,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相反地,我也不会干涉你的价值观,只要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随便你爱怎么做。当然,如果你的言行会造成卡姆他们的危险,我就不能坐视不管……另外,其他亚人当然不能跟希雅相提并论,别问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

光辉忿忿不平地咬牙切齿,始摇摇头,转身离去。

奴隶制度在这个世界是理所当然的规则,虽然亚人确实受到残酷的待遇,但拯救受奴役的亚人,在这个世界一般认定为『罪恶』,因为其行为等于窃取他人的『财产』。

若『即使如此』还是要解放奴隶,就需要有与全帝国为敌的觉悟,还要确立帝国不会再奴役亚人的方法。

不然,就算现在靠力量解救奴隶,日后帝国对亚人的报复与捕捉行动可能会更加激烈,到时亚人将面临更残酷的地狱吧。

也不晓得光辉懂不懂这些利害因素……

光辉瞪着始的背影,站在原地不动。

「……虽然令人愤怒,我们现在还是走吧,光辉。」

「现在就以希雅小姐的家人为优先吧?」

被龙太郎与铃这么一说,光辉知道同伴在顾虑自己的心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雫呼唤:

「光辉。」

「……我知道。」

光辉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答应。

始只要认真起来,毫无疑问可以把他们送回去。现在他们需要力量,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需要比始更强的力量。

为此,无论如何都必须学得神代魔法。

没错,就算再怎么不满意,他们都必须跟着始等人。

这是得到力量最确实的方法。

光辉这么说服自己后,压抑胸中不满的情绪,默默跟在众人后面前进。

「你还真是辛苦呢。」

不知何时,缇奥来到雫身边苦笑道。

「……因为人心就是这么复杂啊。」

「说得对,比别人更细心观察的你确实会很辛苦,包含你那无法置之不理的性格。」

她平时的变态性格消逝,被她深邃的眼神看着,雫一时语塞。

「妾身接下来说的话,你可以当成是年长者的胡言乱语,当作没听见也没关系,不过……你还是稍微倚靠一下他人比较好。总是忙着照顾别人,会迷失自己的方向喔?总之,你瞧,这里不就有个可以倚靠的人?」

「咦?」

雫的目光往前方看去——

「小雫,你一直愁眉苦脸的,还好吧?」

身旁的香织忧心地问道。

雫赶紧回过头。

香织的手轻轻握住雫的手。

「……呵呵,谢谢,香织,我没事。该怎么说呢,我是为了光辉的事在伤脑筋啦,可是现在有神之使徒般的挚友,要是出了什么事,到时就靠你啰?」

「好!交给我吧,小雫!」

挚友的关心与缇奥善意的建言使雫心怀感谢,并稍微放松心情,追上走在前方的始等人。

在尴尬的气氛中(只有光辉他们尴尬),一行人抵达帝都的冒险者公会,却发现那里简直就是酒吧。

宽敞的空间里杂乱地摆放许多桌子,柜台则是有两处。

一处是办手续用的,柜台小姐虽是女性,感觉却相当粗鲁;另一处则是吧台。尽管还是白天,但到处都看得到喝得醉醺醺的中年人,让人不禁想吐槽:既然那么闲,何不去帮忙战后重建?

始等人一踏入公会,周围的人立刻报以不知已经历过几次的相同反应。

也就是,既无礼又下流地看着月她们。所以始也不耐烦地马上发动『威压』走向柜台。

那群人即使喝得醉醺醺,也仍是军事国家的冒险者,在场的人不像【旅店都市霍尔亚得】的冒险者,没有一个人昏倒,而是一齐全神戒备。

柜台小姐不像其他城镇面带笑容,只是以慵懒的表情看着始,仿佛在催促「有事快说」。

「我想打听情报,最近有没有亚人在帝都内引起骚动?」

听见始的问题,柜台小姐疑惑地看着他,大概是问题的内容很奇怪。

如果想要亚人奴隶的情报,去商人公会或找间商会就好了。再说,奴隶的项圈能让亚人无法抵抗,所以没有奴隶能在帝都内引起骚动。

而且,帝都内的亚人都是奴隶,因此始的问题等于是在询问不会发生的可能性。

结果,柜台小姐不知是懒得应付,还是这才是正确打听情报的方式,只见她往吧台一指。

「……那种情报去问那边的人。」

始往吧台看去,一名头发斑白的中老年男性在擦拭玻璃杯,看来这里确实遵守着收集情报就要到酒吧的老梗定律。柜台小姐仿佛已经完成工作,转头看向别的方向。

始露出苦笑,移动至吧台。

冒险者们打量似地投以凶恶的眼神,血气方刚的龙太郎一一瞪回去。铃似乎不习惯这种地方,将娇小的身躯藏在雫身后,手还捏着雫的衣摆,模样看起来有点可爱。

始坐在吧台前,对着貌似酒吧老板的白发男人,说出刚才向柜台小姐询问的问题。

老板却无视始,继续擦拭杯子。

始眼神一敛。

随即——

「这里是酒吧,不是小孩来远足的地方。我不打算招待不喝酒的家伙,快给我滚出去。」

老板回答标准的制式回答。

真是标准的酒吧老板!始顿时心情大好。明明每个杯子都亮晶晶的,老板仍不停擦拭,始对此也给予很高的评价。既然是这么标准的酒吧老板,只要始豪饮一番,老板一定会很高兴。

能够感受奇幻作品主角的心情,始内心暗爽,却没有表露在脸上。他认同老板的说法,把酒钱放在桌上。

始没有发觉,内心深处中二的自己正微微探出头;也没有发觉身旁的月看着自己,眼神似乎有点无奈,却又像是在看着令人困扰的人。

始最爱王道与老梗!

「说得没错,老板,拿出你店里最烈最劣质的酒,我要一整瓶。」

「……你要是敢吐出来,我就把你赶出去。」

老板听到始点的酒,眉毛瞬间动了一下,但也没有拒绝,从背后的酒柜取出一瓶酒,放在吧台上。

他口中称始是小孩,却依然乖乖拿酒,大概是从始散发的压迫感,以及周围冒险者们警戒的气氛,看出他并非等闲之辈。

始拿起酒瓶,指尖抚摸似地瞬间割断瓶口。这个行为与酒瓶平滑的断面,令周围的人不禁抽了一口气,就连老板也微微吃了一惊。

开封后的酒瓶飘出强烈酒精味,一旁的希雅和香织忍不住遮住鼻子,光辉等人也受不了,向后退了几步。

「南、南云同学?你真的打算喝吗?我认为绝对不要喝比较好喔?」

「没、没错,你绝对会吐,铃都快吐了。」

「始同学,既然要喝,你也选好一点的酒吧。」

「香织小姐说得没错,始先生,为什么要特地点劣质的酒……」

雫、铃、香织、希雅纷纷劝阻。

一旁的月闻到酒味也皱起眉头,拉了拉始的衣摆。

「不,明明没打算品尝味道,却点好酒牛饮……岂不亵渎了美酒?」

始不顾众女性的担忧,说出这样的言论,偷偷瞧了一下老板。

老板的嘴角微微浮现笑意!

正如始的期待,这位老板是明白老梗的标准老板!

始无视不满的女性成员,拿起几乎可说是发出异味的酒猛灌。

现在始心中只想着「看到了吗?标准老板。我期待你标准的反应。」内心那个中二始的※左手正隐隐作痛。(译注:中二病发作的症状之一。)

店内鸦雀无声,只有咕噜咕噜的灌酒声,而且丝毫不曾停下,短短数秒便干完一瓶。

始握着酒瓶,铿地放在吧台,嘴角露出笑容看着老板,眼神就像在说「满意了吗?」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是客人。」

老板举起双手投降,露出苦笑,实在是个经验老道的酒吧老板。

「……始,满足了吗?」

「喔。」

月露出温暖的眼神问道,始笑容满面地点点头。能够实际体验虽是老梗却依旧吸引人的『与通晓情报的酒吧老板交涉』桥段,始心满意足。

附带一提,始拥有喝不醉的体质,原因就在于『毒抗性』。原本在日本时,父亲教导过他怎样喝酒才美味,他也算相当喜欢喝酒。但『毒抗性』导致他完全不会醉,对始而言,倒是有点遗憾。

「……那么,关于我刚才的问题,你有情报吗?当然,该付的报酬一毛也不会少。」

「不,刚才的酒钱就够当报酬……你想问的是兔人族的事吧?」

「!……看来的确有情报,请详细告诉我。」

老板似乎掌握了相应的情报。

据他所说,数日前曾发生大规模逮捕行动,当时有个强悍的集团虽是兔人族,却打倒帝国兵企图逃亡。

然而,兔人族只有十几人,在帝都内被百名以上的帝国兵包围也无法逃脱,结果全员遭到逮捕,被带到城堡里。

即使如此,兔人族颠覆常识的实力仍引起话题,即使在街上随便打听也能收集到情报。

「城堡吗……」

始说着看向身边的希雅,她果然神色忧虑。

非法侵入帝都的亚人究竟会受到何种待遇……

至少无法期待会有美好的未来。

不过,单以他们是被带走这一点来说,事情确实还有希望。

即便也还是会有男性兔人族作为宠物奴隶的需求,不过像卡姆那样中老年的男人不可能有人要。更何况他们反抗帝国,就算当场处死也不奇怪,不,应该说当场处死才正常。

也就是说,对帝国而言卡姆等人还有价值,才决定让他们活命。如果是那样,卡姆等人仍存活的机率就非常高了。

始怀着希望的心情握住希雅在柜台下的手,仔细一看,月正握着她另一只手。希雅似乎也感受到始与月的心意,露出坚定的眼神点头回应两人。

老板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发色罕见的兔人族希雅,大概在推测她与被抓的兔人族们的关系。

始若无其事地询问老板。

「老板,如果价钱任你开,你能给我多少帝都的情报?」

「!这句话可不能开玩笑……不过看你的样子也不像在开玩笑……」

始尽管面带笑容,目光却直视老板,其中没有丝毫笑意。

刚才那个像在和自己玩闹的少年已不存在,宛如一头凶猛的野兽,老板不由得冷汗直流。

若弄不好,始发问的内容非常可能会被怀疑企图反叛国家。

这里是冒险者公会,是独立的机关,所以并不存在『反叛』帝国的观念。话虽如此,若是被帝国知道老板出卖自国根据地的情报,帝国方面也不会善罢甘休。

帝国与冒险者公会彼此都有默契,对双方较深入的部分都维持『互不过问』的态度,所以老板不愿轻易说出情报。

虽然内心不愿说……但眼前这位异常少年散发的压力不断增强,如果不告诉他,自己可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老板逼不得已,决定出卖——不对,是介绍握有始想要情报之人。

「……警备队第四队有一名叫做涅迪尔的男人,他原本是狱卒。」

「涅迪尔……我会去找他,谢了。」

始本来也不觉得老板会轻易说出帝城内囚禁俘虏的所在之处,而且也有可能不知情,所以他认为只打听到知情的人就足够了,也不再多问。

老板松了一口气,其他冒险者冷汗直流,目光仍盯着始。始等人便在他们的目送之下,早早离开了冒险者公会。

他们再度走在大街上,希雅向始询问刚才的对话。

「那个,始先生,刚才老板介绍我们一名前狱卒,你该不会是要……」

「对,问到详细的囚禁地点后,我打算今晚就潜入。我和月现在去打探情报,你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我们两、三个小时后就回来。」

对于始的指示,希雅等人露出疑惑的表情。

「?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人去?大家一起去就……啊!?你该不会打算跟月小姐去风流快活!?就像你们平常一样!!」

「什么!?是那样吗?始同学!?不行!绝对不行!在这种状况下你在想什么呀!」

「是那样吗?主人老是只宠爱月,太不公平了,也让妾身参战吧?」

「我怎么可能那样做!你们在大街上大声嚷嚷什么啊!你们以为我是不会分辨状况的人吗?」

听到希雅的胡思乱想,香织敏感地做出反应;缇奥手摸着臀部,要求让自己参加多P。始忍不住大声斥责。

这时有人拉了拉始的袖子,始回头望去,月红着脸抬头看始。

「……要在外面做吗?」

「不,没有要做啦。」

「……那要找个地方进去吗?」

「不,不是地方的问题啦,别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好吗?」

「……嗯,明白了,我会准备夜战。」

「你说的夜战是指潜入帝城吧?是这个意思对吧?」

月开玩笑的功夫一流……应该是玩笑吧?即使她散发妖艳的气息舔着嘴唇,眼神锐利得有如锁定猎物的野狼,也一定是在演戏。

另一方面,听到始他们的谈话,雫等人相当狼狈。

「小、小雫雫,怎么办!旁边那群人在谈论非常惊人的话题!铃的脑容量瞬间爆炸!」

「……果然,他们两人平常就是那种关系吧……不过香织还没吗?怎么办?身为挚友,这时我应该为她声援吗?还是规劝她这种事还太早?……我不知道啊,这种谈话内容对我来说太高段了!」

明明体内饲养着一名色老头,铃却满脸通红地躲在雫身后;雫口中念念有词,让人不禁想吐槽:「你是香织的妈妈吗!」

另外,龙太郎瞪着始咒骂「可恶!可恶啊!」;光辉别过头,保持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其他还有看到妖艳的月而脸红的路人A、B、C……Z。

一群人在大街上讨论如此羞耻的话题。

始额头上血管浮现,却依旧冷静地解开误会。

「你们别胡说八道。之所以由我和月去,是因为如果那个叫涅迪尔的不肯乖乖配合,就需要用更有礼貌的『手段』说服,我才选择习惯处理这种事的月,而且她也能使用再生魔法。」

「再生魔法的话我也……」

香织话才说到一半,始就摇头否决。

既然涅迪尔是帝国兵,自然不可能乖乖说出帝城内的构造。也就是说,只能『强迫』他招供。

而再生魔法的有用之处就在-->">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