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公主的受难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第三章 公主的受难

稍微回溯一段时间。

当莉莉安娜与侍女、众近卫骑士一起在帝都近郊下船后,一行人搭乘佛尔尼尔运来的马车与马,进入帝都。

由于他们比先前派出的王国使者与大使还早抵达,帝国应该不知道王国公主来访。

尽管心想「帝城的下人和接待的贵族们一定会很慌张」感到过意不去,但现在时间宝贵,莉莉安娜只好无预警地拜访。

她姑且有派近卫骑士先行知会,希望对方能够谅解。

「帝都施行戒严了呢。」

同乘马车的侍女——荷莉娜从小窗看着车外。

莉莉安娜面露沉痛的表情说:

「想必是遭魔人袭击的关系吧。虽然先前就听郝里亚族说过,但看来灾情相当严重。」

「真是还好有那位大人。连不是真正目标的帝国都受到这么严重的损害,王国肯定会没救吧。」

「是啊……」

「如果能把那位大人留下,王国的未来就安泰了吧……」

「是啊。」

不知为何,荷莉娜的目光紧盯着莉莉安娜。

「如果能留住他,王国就安泰了……」

「你为什么要说两次!?不,应该说你那是什么眼神!?」

荷莉娜目光打量着莉莉安娜的身体……

失望地叹一口气。

「如果能留住他,就能请他当我主人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说第三遍……咦?你刚才好像说了不能无视的话……不,先说出你叹气的理由。看着我的身体叹气,仿佛在说『凭这种货色不行啊』的理由!」

荷莉娜是莉莉安娜的贴身专属侍女,自小就日夜扶持她,是一名优秀的侍女,也是莉莉安娜少数可以谈心的朋友。

话虽如此,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言行有时会令人无法坐视不管。

在莉莉安娜质问荷莉娜时,马车抵达帝城。

王国公主突然造访虽引起一阵混乱,不过莉莉安娜等人还是顺利地被引领至房间,当天傍晚就得以谒见加哈路德皇帝陛下。

莉莉安娜跟随前来带路的侍从,前往谒见的房间,加哈路德已面带笑容在那等候。

加哈路德·D·荷鲁夏。尽管年纪将近五十,外表却像四十出头,在不同场合甚至看起来像未满四十,是兼具年轻活力与勇猛霸气的男人。

他有一头接近银色的灰发,双眼如狼般锐利,隔着衣服也能看出他肉体结实,完全感觉不到丝毫衰老。

上次见面是他为了确认光辉等人的实力,隐瞒身分来到王国的时候。短短数个月,他似乎没有任何改变。

听说帝国遭魔人袭击,本以为他说不定有负伤,不过看来是毫发无伤。

「欢迎,莉莉安娜公主。造访得如此突然,我想你一定带来了重要情报,我很期待。」

莉莉安娜以「可能无法满足您的期待……」为开场白,首先说明王国发生事件的概要。

一连串事件始于蔓延王宫内的侵蚀,魔人率军进攻、『真正的神之使徒』在暗中操控、神的真正用意、圣教教会根据地崩毁。最后是中村里惠的背叛,以及艾力西德国王的驾崩。

加哈路德没有插话,默默聆听。莉莉安娜结束叙述时,加哈路德深深叹了一口气,躺坐在椅子上,一手遮着脸,抬头仰望上方。

即便是豪迈磊落的皇帝陛下,得知如此惊天动地的事实与真相,毕竟也难掩动摇。

莉莉安娜明白他的心情,啜饮一口茶等待回应。

「是吗……艾力西德国王、洛金斯那家伙,连看起来怎么杀也不会死的教皇老爷爷……他们全都走了啊。」

他的语气不带什么感情,却又令人感到几分寂寥。

加哈路德坐直身体,与莉莉安娜视线相对。

「看来贵国遭遇相当危急的情况,对于伟大国王与战士们之死,我由衷感到遗憾。多谢你前来告知,莉莉安娜公主。」

「不,你们似乎也遭逢大难。」

看到加哈路德令人意外的态度,莉莉安娜尽管有些吃惊,仍向他回礼。

「不过,原来是这样……教会和神……如果公开实情,世界会大乱吧。」

「虽然这么说,但我看陛下似乎没有受到多大打击。」

「不,我受到相当大的冲击,毕竟出生以来就信仰的对象竟是坏蛋。可是帝国本来就实行实力至上主义,只要是敌人就杀死,想要的东西就夺取,弱者服从强者就是我们的信条。既然神的势力被击败,错的就是败者,我们可不会永远崇拜败者。」

「是、是那样吗……」

帝国是彻头彻尾的实力至上主义,毕竟就连王位继承问题都是以决斗这个简单明了的方式解决。话虽如此,没想到连至今信仰的神明都适用此理念……

这个国家的人真的是……莉莉脸上的表情阵阵抽动。

加哈路德似乎不在意,很快转换了心情。

「然而这么一想,你们向王国人民编造的故事倒是相当精采,漂亮地化解『真相带来的冲击』……不,甚至反过来利用了呢。想出那套说词的是公主吗?」

「是啊,最终来说是我没错。」

听到如此暧昧的回答,加哈路德眼神一敛。

「最终……也就是有智囊出主意啰?」

「他并不是我的智囊。」

「不需要掩饰,不然就谈不下去了吧?身为皇帝,这是必须问清楚的问题,反正那个人一定和你有关系吧。若非如此,得知你能想出那样恶劣故事时,我就一定会为了得到公主而采取行动。」

「正如陛下想像,草案由某个人物提出。」

莉莉安娜很干脆地出卖了始。

话虽如此,既然要告知帝国教会与神的真相、魔人力量的秘密,就无法避免谈到始,而且事前也得到始的许可。

即使如此,莉莉安娜本来打算视情况隐瞒始的存在。

帝国最喜欢强者,他们很可能会对始纠缠不休。

她也不是害怕始等人遇害,或被帝国抢走……而是不希望同盟国从地图上消失。

只不过,始他们如今在树海深处,帝国就算想出手也没办法,说出来也无妨。

于是加哈路德听莉莉安娜详细说明始这个存在。

「……等一下,莉莉安娜公主。」

「是,我明白您的心情,因此要我等多久都可以。」

加哈路德手指揉着眉心,拼命想要消化听到的内容。

「虽然很想当成玩笑一笑置之……」

「我说的都是事实。他制造的神器能消灭十万大军,王国与帝国间的距离只消一天半便能走完——是绝代的炼成师。」

莉莉安娜露出困扰的表情,微笑着断言。

加哈路德的眉头皱得更紧。

「那样的神器不只是战术级,个人竟能持有战略级神器,这是在开什么玩笑?那表示只要南云始有心,一个人就能发动战争吧?危险程度并非拥有幼稚精神与强大力量的勇者可比,实在不能置之不理。那家伙的人品如何?」

言外之意在问莉莉安娜,南云始该不会对你提出无理的要求作为回报吧?

莉莉安娜苦笑着摇摇头。

「不,姑且不论人品好坏,他对这个世界没有兴趣,所以我们双方基本上互不干涉,他也不提供神器给我们。而且,他只想返回故乡,为了身边的人也会毫不迟疑地采取行动。简单说就是『危险!禁止触摸』的一个人。」

莉莉安娜顺便稍微抱怨始对待自己的态度之差。

加哈路德忍不住笑了出来,却也抚着下颚思考。

「意思是叫我别找他麻烦?对身为帝国首领的我来说,这要求可真是强人所难。」

运气好的话,加哈路德希望能把始纳入管理,也想利用他的力量。身为帝国皇帝,会有这样的想法也理所当然。

「话虽如此,他本人乘坐惊人的交通工具飞行于世界各地,想谈话也办不到,就先观察情况吧。再者,我国也必须独自采取行动,设法获得南云始与魔人力量根源的『神代魔法』。」

「我认为那样的方针很正确。再说他是我国的恩人,贵国虽是同盟国,若行动太过分,我国也不能坐视不管。」

「哼,你还真敢说。」

加哈路德冷哼一声。

虽然好运得知攻略大迷宫的奖励为何,但加哈路德也明白自国能取得的可能性极低。拉拢已取得神代魔法之人果然最实际。但拉拢成功的可能性也很低,状况令人焦急难耐。

「然后呢?你并非只是来告知情报吧?说说要商议的内容吧。」

「是,简单说我来请求贵国支援,以及巩固今后合作的方针。」

话一说完,莉莉安娜将事先整理好支援内容的文件交给加哈路德。

就内容来说,主要是商借战力。王国失去梅尔德·洛金斯这位王国最强骑士,以及众多优秀的骑士和士兵。为了预防万一,王国希望军事国家的帝国务必出借战力。

「原来如此,借出一个师团不成问题,毕竟王国沦陷的话,我国也必须分散战力防守西边。」

「敝国感激不尽。」

最想要的支援轻松敲定,莉莉安娜稍微松了一口气。

谈妥支援内容的细节后,两人讨论起对魔人采取的方针。

由于这不是能一次决定的事,所以目前只是确认概要与各方面的具体协议。

「大概就是这样吧。另外,重要的是如何对外显示两国的交谊稳固,关于这一点就需要莉莉安娜公主协助。」

「我明白,婚约的事我方也有考虑,我接受这场政治联姻,只不过……」

「没问题,我明白贵国的情况,现在王国少不了莉莉安娜公主。兰迪尔王子甚至还没即位吧?贵国也失去众多文官,王妃殿下可是会过劳死。」

对于加哈路德的话,莉莉安娜苦笑着点了点头。

结果,两人谈妥莉莉安娜公主与皇太子的婚约,预定两天内就会在帝都发表。之后,只要一个师团的派遣准备完毕,莉莉安娜就会暂时回国。

等到王国的事情尘埃落定,再另行派人迎娶。

这段联姻的目的,是要让国民知道王国与帝国的同盟稳固,昭示齐心对抗魔人的决心。

事情大致上依照原先预定谈妥,莉莉安娜露出满足的笑容。

对于心中微微的刺痛,她装作丝毫不知。

两天后的夜晚——

当加哈路德与莉莉安娜持续协议时,突然有报告传来。

「以上报告完毕!」

「辛苦了,退下吧。」

「是!」

部下踩着规律的脚步声走出房门后,加哈路德目光移向眼前一脸若无其事的莉莉安娜。

莉莉安娜发觉加哈路德的目光,露出既像担心、又像感到困扰的微笑。其表情好似在说:身为一国公主,虽然对刚才报告的内容感到担忧,却也很清楚自己无权置喙他国事务。

加哈路德心想,就某种意义来说,她能装出那样的表情真的很了不起。

「真令人伤脑筋。强得不像话的魔物与魔人袭击之后,接下来是戴着不像话面具、强得不像话的四人组来袭吗……关于这件事,你的看法如何?莉莉安娜公主。」

「……我也不知道,报告中提到那是魔人的秘密武器部队……」

「是啊,是有那个可能吧。虽然我知道魔人没理由配戴那种不像话面具,不过可能性也不是零。即便其中一人能随意操纵光属性魔法,手上挥着耀眼的神器之剑。」

「……是啊,真是可怕。」

「确实没错。问他们目的为何,居然要求改善亚人奴隶的待遇,实在太莫名其妙,连我也觉得可怕。简直不像这个世界的人呢,难道我们遭遇未知的敌人了吗?」

「就是说啊。」

莉莉安娜的表情丝毫不变。

加哈路德观察着莉莉安娜,似乎感到很有趣,不过名为笑容的面具有如铜墙铁壁。毕竟那不是僵硬的笑容,而是身为王族,必须因应场合能自由变换符合需要的笑靥。

然而,莉莉安娜些微的呼吸紊乱,没有逃过加哈路德的双眼。

「莉莉安娜公主。」

「什么事?」

「我记得勇者大人和那位南云始一起前往树海了吧?」

「……没错。」

「这样啊,这么说来,其实我们最近抓到很有趣的亚人。」

「?」

莉莉安娜察觉面具怪客的真正身分,内心冷汗直流。听到加哈路德突然改变话题,她惊讶地眨眨眼睛,加哈路德满不在乎地继续说:

「那是非常特殊的——兔人族。」

「……」

莉莉安娜感觉全身的毛孔全部张开,不过她强化笑容面具,已成为第五名面具连者。

「明明在树海之外,却能与帝国士兵抗衡,又散发不像是兔人族会有的杀意与霸气。」

「唉呀!以温和著称的兔人族也有那样的部族啊,真是可怕……」

「不只如此,他们的装备也很惊人,都是以只有奥尔库司大迷宫才能取得的珍贵矿石制成。」

「费雅贝鲁根的技术力也不可小觑呢。」

「是啊,如果那真是费雅贝鲁根的工匠制造啦。我认为啊,能够量产那么精良的装备,大概只有『绝代的炼成师』吧。」

「……」

胃阵阵抽动,莉莉安娜在心中拜托荷莉娜,今天协商结束后,帮她倒一杯对肠胃有益的荷莉娜特制红茶吧。

就在此时,敲门声再度响起。

「进来。」

「是!打扰了,由于是紧急事件,请容许小人禀报!」

「没关系,怎么了?又有面具怪客出现吗?」

「不、不是,那个——地牢内的郝里亚族似乎全部逃狱了!」

「……」

加哈路德将视线移向莉莉安娜。

他少见地面无表情,冰冷的目光紧盯着莉莉安娜。

莉莉安娜完美地装出事不关己的表情说:「哎呀,真不得了。」

同时在内心大叫。

(来了!那个人绝对来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帝城地牢救人出来,只有他才办得到!话说,光辉先生他们在做什么!?遮脸却没藏起圣剑,这样戴面具就没意义了啊~!笨蛋!)

加哈路德面无表情,用不带感情的语气询问:

「请问一下,莉莉安娜公主。」

「是,陛下,有什么事吗?」

「南云始有异常强大的同伴吧?其中一人是兔人族吗?」

「是啊,的确有兔人族。」

那又怎样?莉莉安娜可爱地侧着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从笑容面具换成呆愣面具,任谁看来都会觉得她的表情就像感到不可思议。

莉莉安娜被称为王国的才女,拥有众多面具!无懈可击!

但她又在内心大叫!

(被发现了!绝对被发现了!说不定我也被怀疑涉案?讨厌!为什么我会遭到这种对待!皇帝陛下用过去不曾有过的眼神看我!这全都是南云先生的错!没错,光辉先生他们戴着面具大闹绝对也是南云先生的计划……不,是恶搞!这已经是恶搞了!他一定知道会波及到我,真恶劣!呜呜,他不经意的对待总是给我相当大的伤害,我明明是公主。)

面对面无表情的加哈路德,莉莉安娜露出可爱的疑惑表情,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内心则不断发牢骚。

到了隔天。

这天预定要举办欢迎晚会,并宣布莉莉安娜与皇太子的婚事,莉莉安娜从一大早就为了准备晚宴而忙碌。

这时却接到一项报告。

「莉莉安娜公主,那个、听说在大门处有您的访客……」

下人接获守门士兵的传言,困惑地前来通知。

听到不在预定之内的访客,莉莉安娜也有些困惑,小声询问:

「是哪位呢?」

「听说对方自称是勇者。」

「为什么光明正大地来访!?」

莉莉安娜不禁大叫,下人吓了一跳。

然而,她没有时间辩解,毕竟真实身分十分明显的通缉犯从正门来访,首谋者一定也在勇者身边。

「立刻去迎接!一定要把他们带到我房间的会客室!不容拒绝,直接带去!拜托你了!」

「遵、遵命!」

被公主抓着双肩,神色紧张地拜托,下人慌张地奔出房间。

「荷莉~~~娜!在光辉先生等人谒见加哈路德陛下前,无论如何都必须截住他们!快去准备!」

「交给我吧!」

以荷莉娜为首的侍女们一齐展开行动。

莉莉安娜也气冲冲地进行准备,心想:「这次又打算闯什么祸了!」

象征【荷鲁夏帝国】的帝城虽位于帝都之中,周围却环绕宽近二十公尺的护城河,以及施有魔法防御措施的坚固城墙。

护城河内甚至放养水生魔物,城墙上总有士兵巡视,入口只有以巨大吊桥连接的正门。

能进入帝城之人也有限制,原则上必须出示施有魔法的入城许可证。

吊桥前有处酷似法国凯旋门的巨大公所,若不在此通过入城检查,根本无法渡过吊桥。

如果有人想尝试非法侵入,立刻就会被丢入满是魔物的护城河……

在公所内的检查也毫不留情,即使是持有入城许可证的业者,每一件商品也会仔细受到检查。所以想藏在货物中侵入,当然也不可能。

也就是说,要违法入侵帝城可说是难如登天。

光辉在凯旋门前排队等待入城检查,回头向背后看了一眼。

他身后是一如往常的队伍成员,也是青梅竹马的雫与龙太郎,还有铃,另外就是始等人。

始一行人为了堂堂正正从正门进入帝城,再度来到帝都。

见识帝城的雄伟与严格的检查,光辉不禁心想——

虽说有自己与同伴声东击西,但始竟能不引起骚动救出郝里亚族人,真是不容易。

当然,始他们有空间转移魔法,所以侵入和逃脱都没有多么困难。然而,只是进城就有如此严密的防备,帝城内的戒备之森严更是不言而喻。

即使事先打听出地牢的位置,只要不知道正确位置,就不可能精准地转移。

侵入后,他们应该徒步搜索了一番,却完全没被发觉,还成功救出郝里亚族,光辉只能感到佩服。

再次感觉到始与自己的『差距』,光辉忍不住叹一口气。

附带一提,负责应付光辉他们的是城外部队,不可能特地出动帝城内部队,所以声东击西几乎没有助益。最多就是让城内的部队感到紧张心想:「外面出事了吗?」

「下一个……陌生面孔呢,出示你的许可证。」

守门士兵看到光辉等人露出怀疑的表情。

既然能进入帝城内的人有限,对守门士兵来说,大多是熟面孔。

而且即便是初次入城,会受邀进入帝城,一般都是衣着极为体面之人。因此像光辉他们这样冒险者装扮的人自然少见,更引来怀疑的目光。

「不,我虽然没有许可证,相对地我有这个……」

「什么?……状态板?状态板又怎样?」

当然,始一行人无人持有进入帝城的许可证。

不过,这时光辉的立场就十分有用。

毕竟他是『勇者』。以世间的眼光来说,他是对魔人战中神派遣给人类的王牌,也是『神之使徒』的领导者。

在没有许可证的当下,守门人的眼神隐含杀气,但看到状态板上显示天职的『勇者』两字后,交互看着状态板与光辉的脸。

见到守门士兵的不对劲,周围同僚开始将目光移来。

「呃……你是勇者……大人吗?受王国召唤的神之使徒?」

「啊,对,我就是勇者。我们本来和莉莉安娜公主一起来,但中途另有要事……」

「喔、喔……」

知道光辉的身分后,守门者们交头接耳。

他们的表情中充满疑问,比如「为什么不是和莉莉安娜公主一起过来?」「为什么事前没有联络?」等等。

话虽如此,对方毕竟是自己信仰之神的『使徒之首』,他们担心追根究柢太过失礼,不禁感到踌躇。因此,士兵们擅自判断光辉等人一定是肩负秘密使命,决定先通报上级再说。

他们战战兢兢地请光辉一行人等待,数名守门卫兵朝帝城方向飞奔而去。

始他们被带到公所的休息室里。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

『月坐在始大腿上』已成为自然光景,没有人再特别纠正。而希雅、香织、缇奥为了争夺谁坐在另一边的大腿,各自握住对方的手,互不相让。这时吊桥那边忽然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听说勇者大人一行来到……就是你们吗?」

「啊,是,没错,就是我们。」

来人是一名身材格外魁梧的帝国兵,从周围士兵的态度观察,看得出他似乎颇有地位。

他毫不客气地打量答话的光辉,确认完状态板,目光试探性地看向其他成员。

在那段过程中,他发现位于死角的希雅,顿时惊讶地睁大双眼,随后宛如发现有趣的事物,脸上露出下流的笑容。

感觉到突然投射过来、令人不快的视线,希雅的身体微微颤动。

「已经确认勇者大人的身分,我是第三连队队长古礼德·哈夫,请多指教。关于勇者大人的来访,莉莉安娜公主也已知情,在房间等待各位。我会叫部下为各位带路……话说回来,勇者大人,那位兔人族是?她脖子上不是奴隶的项圈吧?」

「咦?不,她是……」

自称古礼德·哈夫的男人将状态板交还光辉,不知为何询问关于希雅的事。

然而,即使被他问到,光辉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希雅戴的项链明显不是奴隶的项圈,所以她并非奴隶之事可说是一目了然,而光辉也不知能否断言她是始的恋人。老实说,光辉内心的想法是「那种事不该问我吧……」

看到光辉吞吞吐吐,古礼德似乎判断无法期待回答,于是目光移向希雅。他口中提出的疑问,让人猜测得出他关注希雅的理由。

「嗨,兔子姑娘,我想问一下……我的部下怎么了?」

「部下?你在说什么——啊,难道是……」

古礼德的问题十分唐突。

一瞬之间,希雅并不明白他在问什么,不过她很快想到缘由,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与希雅直接相关的帝国兵十分有限。

当然就是刚出树海时,猎捕郝里亚族的那群士兵。

那些帝国兵是敌人,他们杀害、掳走希雅许多家人并卖为奴隶,还把他们逼至【莱森大峡谷】。

「真奇怪,我的部下一个也没回来,为什么你却活着?还出现在这里?说啊。」

「啊……」

古礼德逼得希雅不住后退。

没错,他就是过去希雅他们刚出树海时,发动袭击的那支部队队长。

身为连队长的古礼德只负责指挥全局,没有直接参与搜捕行动,因此希雅并不记得古礼德,不过……

由于希雅是罕见的蓝白色头发兔人族,所以古礼德清楚记得。

希雅的脑海浮现帝国兵袭击他们时的表情,当时一个个失去家人的绝望感也涌现心头。

她无意识地发出呻吟,表情僵硬,正要向后退一步……

脸颊却突然感到温暖的感触,让她顿时惊醒。

仔细一看,始就像平常一样捏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也感到温暖,是月握着她的手。

月看着自己的眼神中没有担忧的神色,而是既似无言,又似斥责的眼神。

她就像在对希雅说「别被这种程度的杂鱼吓倒,不成熟的家伙」。

希雅面露苦笑。

就算那件事可以说是心灵创伤,但现在的希雅拥有击溃大迷宫怪物的实力与勇气,毫无疑问是强者,没有理由被区区一名帝国将校震慑。

希雅用眼神向始与月示意自己没问题,打直兔耳与腰杆,对不断进逼的古礼德嫣然一笑。

向不由得停下脚步的古礼德大声说道:

「你的部下关我什么事?那群人看起来就很笨,应该是被魔物吃掉了吧?另外关于我的事情,我没有必要向你报告。」

「……口气很大嘛,啊啊?你以为跟勇者大人在一起就没事吗?既然连奴隶都不是,你一定是靠身体讨勇者大人欢心吧?区区妓女,少给我嚣张。」

古礼德眼露凶光,口出恶言,不过希雅的视线甚至没在看他,完全不放在眼里。

相反的,他粗俗的言语激怒其他女性成员们。

尽管不爽希雅的态度,古礼德也察觉现场气氛不对,于是向众人赔笑,跟光辉提议:

「很抱歉,勇者大人。我的部下们在两个月前行踪不明,而这名兔人族似乎知道什么,您可以把她交给我们吗?如果您需要兔人族女人,我们可以另外准备,请您赏个脸——」

「喂,小喽啰。」

然而,古礼德的话还没说完,立刻有人出声打断。

对方出声的时机和用词令古礼德愤怒到脸颊抽搐,回过头一看,始正露出不耐烦的眼神看着他。

「你说什——」

「闭嘴,小喽啰,你该传的话已经说完了吧。我才不管你部下的性命,少拿那种无聊事绊住我们,别说废话,快点带路吧。」

「你——」

「你连闭嘴两个字都听不懂吗?我们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认清自己的身分。」

始的态度宛如在应付街上的小混混,古礼德太过气愤,不仅满脸通红,眼睛还浮现血丝。

即使如此,他身为连队长似乎仍懂得自制,明白自己总不能对『神之使徒』一行人动手,于是用眼神示意身后的部下为始等人带路。

古礼德恶狠狠地瞪着始,一行人却若无其事地走出公所。

对于始的用词,光辉与龙太郎脸颊不住抽动,但女性成员的神情似乎都感到非常痛快。

就始而言,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在挖苦对方……

如果古礼德知道,大概会气到血管爆裂。

只不过要是古礼德不识相,始本来打算毫不留情使出『胯下粉碎』,古礼德或许应该感谢自己的自制力吧。

始等人并没有特别在意背后凶恶的视线,跟随脸色苍白的带路士兵,通过巨大吊桥。

「然后呢?」

等待始等人的莉莉安娜,劈头第一句就是这个。

她笑容满面,眼中却毫无笑意,语气也十分冰冷,言下之意就是「喂!快给我说明!」

看得出她累积很大的压力。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将内心表现在脸上的当下,她也可以算是对始敞开心房。只不过,见到友人以往不曾有过的表现,雫和香织都不禁目光游移。

「不管是在帝都发生的闹剧也好,各位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给我一个能够接受的解释,我十分严正地要求给我一个解释,不准打马虎眼!尤其是南云先生!背后操纵的人绝对是你吧!别事不关己似地抚摸希雅小姐的兔耳!月小姐也是,为什么你要捏着希雅小姐的脸颊!」

莉莉安娜狠狠地瞪始,在她脑中,始等于缺乏常识之人。对莉莉安娜而言,『始就是幕后黑手』的理论无可撼动。

另一方面,莉莉安娜矛头直指的始则如她所说,少见地让希雅坐在大腿上,温柔地轻抚兔耳。月坐在另一边的大腿,双手从正面捏着希雅的脸颊。

「嗯?你刚才有说话吗?公主。」

自从进入帝城,始尽管抚摸希雅的兔耳,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侧着头感到疑惑,似乎真的少见地没听见莉莉安娜说话。

莉莉安娜很想哭,自己明明是公主,始却不认真听她说话。

于是更大声地重覆一遍,郑重要求始说明。

「公主,你的声音很大耶。距离这么近,不用大喊我也听得见啦。」

「你刚才不就没听见吗!」

「冷、冷静一点,莉莉!怎么办?小雫,我第一次见到莉莉这么生气!」

「能惹真正的公主泪眼汪汪动怒,一定只有南云同学吧。好了,莉莉,冷静一点,我现在就说明,好吗?」

香织与雫一同安抚气喘呼呼的莉莉安娜。

始却毫不在乎地说:

「请你多多包涵啦,公主,这有原因的,因为现在希雅的情绪有点不安定。」

「不安定吗?希雅小姐哪里不舒服吗?」

从她瞬间露出担忧的表情,可以看出莉莉安娜心地善良。

希雅咬着唇,好似在强忍某种情绪,不过从刚才就被摸耳捏脸,她的表情渐渐缓和下来。她抬起头告诉大家自己没事,脸上又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

希雅之所以情绪不安定,不用说也知道是出自古礼德。

不过,希雅并非感到恐惧而情绪不安-->">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