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起源的相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 第一章 起源的相遇

【贝鲁卡王国】的王都贝鲁尼加。

这个国家位于北大陆中央略偏西南之处,而它与众不同之处,就是在于王都中心拥有大规模的地下坑道。

由于富含能发出淡淡绿光的『绿光石』,因此即便坑道位处地下,却不需要人工照明,一般被称为【绿色大坑道】。

【绿色大坑道】是知名的地标,虽然时有魔物或非法人物出没,丝毫不能大意,不过相对地盛产种类丰富且高品质的矿物。

【贝鲁卡王国】的历史可追溯至【绿色大坑道】周边建造的采矿村,为了寻求上等矿物而来的工匠们聚集,逐渐发展为城镇;后来又吸引商人们前来采购,城镇更加繁荣,终于形成国家。

即使是现在,除了武器防具或生活物品,甚至高价的魔法道具和建筑材料,该王国全都能自给自足。周边各国带著羡慕与嫉妒的心情,将该王国称为——工匠与技术的王国。

而在技术大国【贝鲁卡王国】的王都里,工匠们每天互相切磋砥砺,其中有数个特别有名的工匠集团。

其中之一就是——奥尔库司工房。

此工房是名门中的名门,在此的工匠都是拥有『炼成师』天职中特别优秀的人才,即使是贵族或别国工匠也渴望进入。

奥尔库司工房特别精于制作武器防具,在如今政局动荡不安的情势下,国家对奥尔库司工房也器重有加。

在令周围建筑看起来就像小屋的巨大工房里,今天也传出工匠们高亢的咏唱声,炼成魔法的光芒四射,也可听见激烈讨论技术理论、批评与称赞的声音,工房内充满热闹的气氛。

在拥有挑高天花板的奥尔库司工房中,旗下工匠都会分配到专用的区域,只要看一下区域内摆放的制品、素材和工具,大概就能明白那位工匠的专长为何。

话虽如此,大多数工匠都是埋没在武器防具的相关素材、试验品或商品堆中。

奥尔库司工房以生产武器防具为主,所以工匠在工房内的地位,自然取决于能否制造出更精良的武器防具。

而在这间工房内,有一个人的区域内摆放的物品特别与众不同,甚至用异端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是一名面貌清秀的青年,身材高瘦,白白净净,一眼看上去,大概会用『小白脸』来形容此人。

青年戴著黑色细框眼镜,及肩的黑发在头部后方束起。

他身穿藏青色上衣和乳白色裤子,前方还围了一件口袋特多的围裙,口袋中隐约露出用途不明的物体。

一对深具知性的修长双眼,严肃无比地注视著手上的魔法阵与素材。

隔了一拍——

炼成魔法的光芒隐然而现。纯白……这么说又有点不同,不过是带有暖意的颜色。如果要举例,大概就是阳光的颜色,他的魔力光就像是春天和煦的阳光。

作品转眼间完成,那个物体拥有美丽的曲线,平衡恰到好处,方便使用者掌握的握把。

青年以几乎要贯穿眼前之物的锐利眼神确认成品……

「……嗯,很好的『锅子』。」

他手上拿著铁色的锅子,满意地自夸自赞。

然后把锅子装进一旁的箱子里,箱子内另外还有汤锅、平底锅和盘子等厨具。

青年的区域里摆放的物品都是一些日常用品,诸如提灯、时尚的桌子、做木工的工具、剪刀之类的文具。

这里明明是以生产武器防具为主的知名工房。

明明深受国家的器重。

尽管其中也有锐利物品,作为武器却稍嫌勉强。

因为那些怎么看都是菜刀和水果刀。不管是切肉的菜刀还是切面包的面包刀,种类相当丰富,应有尽有,制作得似乎也相当精美。

然而,厨具毕竟只是厨具,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厨具。

当每个工匠都在切磋砥砺,努力想要制造出更好的武器防具时,却有一名工匠全神贯注地制造锅子……

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不引人注目,而且引来的当然是不好的目光。

尤其是青年在工房的待遇可说是倍受礼遇,因此遭人嫉妒和怨恨也是家常便饭。

「……呿!」

「哼!」

只听见有人不快地咂舌和低哼。

视线往声音的方向瞥去,这间工房中两名年长的一流工匠正看著青年……不,正确来说,他们看的是青年的作品。

青年露出为难的笑容,两名工匠的脸立刻变得更臭,别过头无视青年,走回自己的区域。

大多数工匠都不会特地找青年麻烦,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工作。

只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还是会有少数人非要找这名异类麻烦才甘心。

果不其然,当青年正努力将木屑塞入装锅子的箱子作为缓冲材料时,麻烦事一如往常地找上门。

「喂,『败犬』,你怎么还在弄你的垃圾,我交给你的工作做好了吗?」

语气中含有明显的恶意与轻蔑。

声音的主人是个矮胖子,他两旁有两个男人,一名极端高痩,另一个则有一对圆圆大眼,三人脸上的表情都充满嘲笑之色。

「……辛苦了,瓦列斯少爷,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做好了。」

矮胖子——瓦列斯子爵家的三子平古•瓦列斯话语中饱含恶意,青年却不生气,只是露出为难的笑容,向他低头问候。

随后,青年连忙取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的就是『平古交付的工作』的成品。正确来说,那是平古的工作,但是他既没技术也无心处理,把工作硬塞给青年。

「什么?已经做好了吗?喂,『败犬』,你该不会随便做做敷衍我吧?这可是荷尔汀伯爵指名委托我的重要工作喔?我特地准许你这个『败犬』帮忙,你却要恩将仇报吗?」

附带一提,伯爵大人根本没有指名平古,而是委托奥尔库司工房,修复他私人部队的板金铠甲。

大部分的修理是交给其他工匠,平古则是负责扣环的加工。

也就是说,他只是被分配到一小部分的作业。

青年明明知情,但为了避免引起纷争,他的眉毛更加为难地垂成八字形。大概是因为早已习惯,为难的笑容与他非常相配。

青年交出盒子,正准备开口请平古确认,可是在那之前,身为平古跟班的竹竿男就已先出言讽刺。

「别这么说嘛,平古少爷。称呼他『败犬』实在有点可怜,至少说『前神童』吧。」

竹竿男——派森男爵家的次子托尔帕笑嘻嘻地说道。

接著大眼男——史托雷亚男爵家的四子洛尔演舞台剧似地,配合著夸张的动作说道:

「不对不对,托尔帕。即便他以孤儿身分蒙受首领发掘,却制造不出一件像样的武器,让人大失所望;将时间和素材浪费在制作垃圾,却还能理所当然地领取薪水,我们还是该好好称呼他为『神童』。对了,他之所以受到礼遇,一定是接下来才要发挥实力!奥斯卡,可以请你告诉我们,你何时才要让我们见识首领看中你的技术呢?该不会过了二十岁,神童就变成凡人……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吧?」

听见洛尔一长串有如刻意说明的内容,周围的工匠们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他们不像平古等人,对青年特别怀有恶意,但是青年——奥斯卡以孤儿之姿蒙受眷顾是事实。对于信奉实力至上主义的工匠们而言,看到满足于现状的奥斯卡,至少他们心里不会有正面的感情。

尽管面对眼前的恶意与周围的嘲笑,奥斯卡只是更加为难地垂下眉毛,没有特别反驳,再次献上交付的工作成果。

「……你说句话啊,啊啊?」

平古确认过盒内之物后,一瞬间露出苦涩的表情,非但不提及奥斯卡的成品,反而显得更加不悦。

「大家说得没错,我的本领确实尚未成熟,承蒙首领厚爱,我也无以为报。」

「那你就该立刻离开吧?你难道不知道,像你这样的无能之人,就算只是继续留在荣耀的奥尔库司工房,对我们也是一种侮辱吗!」

奥斯卡谦逊的话语似乎反而激怒了平古。

怒吼声响遍四周,周围的工匠们不自觉地望了过来。

平古这个男人是个矮胖子,度量也十分狭小。时常在背地里说奥斯卡的坏话,或是刻意骚扰他。

不过,不会像今天一样大声说话,引来其他人注意。

(看来他今天似乎心情不佳……是遭遇什么失败了吗?)

奥斯卡脸上维持为难的笑容,内心开始摸索和平解决的方法。

然而平古依然丝毫不觉,继续出言讽刺奥斯卡。

「真是的,竟然说这种无能之人是神童,还把他延揽进工房,看来荣耀的『奥尔库司』也会犯错呢——」

目光狭隘的平古没有发觉,当他的言语批评到奥尔库司工房首领的瞬间,现场气氛顿时一变,工匠们的目光转为冰冷。

正当平古爽快地抒发心中郁闷时,跟班•托尔帕与洛尔则是笑容僵硬,显得颇不自在。

平古侮辱了工匠们敬爱的首领——当代的奥尔库司,奥斯卡正想开口,打算在工匠们怒气爆发之前设法安抚平古。

就在这个时候——

「喔,你想说是我识人不明,当代的『奥尔库司』看走眼了是吗?平古,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敢批评我了呢。」

「咿!?」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宛如龙看到猎物吞咽口水的声音。

对方明明不是特别大声,平古圆滚滚的身体却像颗球似地弹了起来。他吓得脸色苍白,托尔帕与洛尔也是相同。

回头一看,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身躯,体毛浓密,手脚粗得像树干,简直宛如一头熊。

实际上,那个人时常被误认是兽人族国家【哈尔崔那共和国】的熊人族战士,不过他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证据就是他没有熊耳。

平古露出卑屈的笑容,拚命想要掩饰内心的动摇,颤抖著声音问道:

「首、首领,您为何会在这里?」

「我在自己的工房有这么奇怪吗?」

「没、没有!因为我听说您今天一整天都会在王宫办事。」

卡谷•D•奥尔库司——模样像是熊的奥尔库司工房之首哼了一声,目光移向奥斯卡拿在手上的盒子。

然后缓缓从盒子中取出一个零件,从各个角度仔细端详。

无声的寂静甚至令其他工匠停下手上的工作。

终于,卡谷似乎看够了,目光一转,往平古看去。

「平古,这个工作应该是由你负责吧?为什么是奥斯卡在做?」

「这、这是误会,首领。因为这家伙老是在制造破铜烂铁,我只是让他帮忙一下。」

平古露出谄媚的眼神,辩解自己的行为。

卡谷瞥了奥斯卡一眼,奥斯卡依然只是面露为难的笑容,并没有多做表示。

看到奥斯卡的反应,卡谷轻叹了一口气,对平古说道:

「喔?那下次的工作也可以期待你啰?」

「工作?咦?」

平古感到困惑。卡谷将手中的零件摊在他眼前,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个扣环的接合部分处理得很不错,除了在容易承受冲击的地方添加最适量的柔软性素材,即使在战场上损坏,也能立刻以简单的炼成魔法接合。」

「喔、喔……」

听见卡谷的话,周围的工匠们身子一震,目光暗自向奥斯卡望去,眼神中蕴藏难以言喻的感情。

但平古似乎没有听懂卡谷的话中之意,反而更加困惑。

卡谷则是对平古说出最致命的一句话。

「比起夸耀自己的技术,这种工法更重视使用者的便利性。虽然不起眼,但无疑是一流的技术。平古,我是问你下次是否也能交给你这种程度的工作,你说呢?」

「……」

平古可怜地冷汗直流,那样的期待太过沉重,老实说他办不到。要在小小的扣环上,做到那么细心的处理,并非他的技术所能负担。

「感、感谢首领的夸奖,可是这个成品是我少有的杰作,若要我随时都能做出这么完美的作品,那个……实在有点困难,而且也会影响到我其他的工作……」

「这样啊,我明白了,那你就做好分内的工作吧。好好精进技术,让自己平时就能达到这样的水准……我想你应该没时间和同僚聊天吧?」

卡谷的目光直射平古,即使是龙,看到他的眼神恐怕也会夹著尾巴逃跑。

「咿!?我、我明白了!请恕我失陪了!」

平古从奥斯卡的手上接过盒子,连滚带爬地离开现场,托尔帕与洛尔也落荒而逃。周围的工匠似乎失去兴趣,都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那个……首领,感谢您的仲裁——」

「到我的办公室来。」

在奥斯卡说完道谢的话语之前,卡谷已经转身迈步而去。

巨大的沉默背影,催促著奥斯卡跟随他。

奥斯卡叹了一口气,露出为难的笑容,追在卡谷的身后而去。

「你在做什么啊,奥斯卡。」

一进入办公室,卡谷立刻以不耐的语气说道。

同时,他粗鲁地一屁股坐在办公室内的老旧沙发上,弹簧和椅脚顿时嘎吱作响。

「您问我做什么……」

「这里只有我们,不需要使用敬语。还有别装出那种表情,有够恶心的。」

「你说得真过分,老爹。」

奥斯卡说话固然恢复平常的口吻,但是即使受到卡谷的指谪,八字眉依然没有恢复。这就是这几年来,他一直以忍气吞声作为处世之术的代价。

「你以前为了怕给工房添麻烦,坚持要离开工房的时候,我确实挽留了你。但是我之所以挽留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替那个子爵家的笨蛋儿子做他的工作。」

「我明白啦,不过那点小事,我利用工作的空档,一下子就可以完成。我想说如果那样就能让瓦列斯少爷安分点,倒也挺划算的。」

「傻瓜,像他那种人,只要你一让步,他就会爬到你头上……如果他太过妨碍你,我会直接向瓦列斯子爵报告,将他逐出工房。」

除了平古之外,托尔帕与洛尔也是靠与工房素有交情的瓦列斯子爵拜托,才得以进入工房。他们的天职虽然是炼成师,但是实力与品行都不足以加入名门奥尔库司工房。

拒绝贵族的请求可能会引来麻烦,并非上策,卡谷才不得已让他们留到现在……

「不管要我说几次都可以,奥斯卡,下一任的『奥尔库司』非你莫——」

「老爹。」

奥斯卡以温和却坚定的语气打断卡谷。

见到奥斯卡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卡谷叹了口气。

在奥尔库司工房,『奥尔库司』就是用来称呼当代首领的名字。

而且在奥尔库司工房里,如果出现技术超越当代『奥尔库司』的人,那个人就会继承下一任『奥尔库司』之名。

身为当代『奥尔库司』的卡谷说下一任是奥斯卡,那就代表——

「你的技艺已经超越我了,不,是我太爱面子。你的技术根本让我望尘莫及。以炼成师的技术来说,你的技艺已经到达不同次元的地步。」

「……」

奥斯卡果然只是面带为难的笑容,不过这同时代表他没有否定卡谷的说法。

「当我在莫琳的孤儿院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已经令我十分吃惊。你竟然以炼成的能力制造小孩们的玩具,技术还不逊于工房的工匠们……那时我还以为是我发疯了呢。」

奥斯卡是在还是婴儿的时候,被遗弃在名为莫琳的女性经营的孤儿院前。

最近几年虽未发生大规模战争,小战争与纷争却从未停止。在局势不安定的这个时代,不管是孤儿的数量,还是孤儿院的数量都有增无减。

当然,国家的支援也无法遍及每间孤儿院。由于卡谷当时已是奥尔库司工房的首领,他才会援助与他有私交的莫琳的孤儿院。

那一日,卡谷造访孤儿院捐献,顺便与莫琳叙旧,无意间看到游玩的孩子们而发现一件事。

不知为何,院内多出了许多先前没有的玩具。

卡谷心想,难道孤儿院有其他的赞助者?询问莫琳之后,卡谷才得知令人惊愕的事实。

那些玩具竟是当时年仅十岁的奥斯卡以炼成魔法所制。

卡谷不禁惊愕不已,因为那些玩具制造得太过精细,精细到让他产生孤儿院找到富豪当金主的误解。

积木的造型完美,没有丝毫偏差。

洋娃娃堪称艺术,造形精巧得令人惊叹。

作为戏剧道具的假剑,完美得无懈可击。

女孩子玩扮家家酒的厨具,即使当成真的厨具使用也不会有问题。

这些东西是一名十岁少年以炼成魔法做成的?

卡谷实在难以相信,于是请奥斯卡实际表演给他看。看过之后,卡谷不得不接受现实,以奥斯卡的程度,即使现在加入工房,大概也可以和其他工匠做一样的工作。

卡谷问他是在哪里学会炼成魔法,又是如何学会如此高等的技术。当时的奥斯卡回答得很乾脆。

「上次卡谷叔叔来的时候,我看见您帮我们修理锅子,我觉得我应该也做得到,就学会了。」

这件事卡谷有印象,大约一个月之前,他确实使用炼成魔法修理损坏的锅子,那时奥斯卡也确实看得很兴奋。

卡谷想起这件事,同时感到战栗,彷佛天雷劈中头顶的冲击,以及冰块从背脊滑下的寒意。

这小孩只看过一次就学会炼成魔法?

短短一个月,只靠自己摸索便到达一流工匠的程度?

这样的话,假如从基础开始教导他炼成师的技术,他将会攀上怎样的顶峰?

对于奥斯卡天生的才能,卡谷在畏惧的同时也无比兴奋。

而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决定,奥斯卡就是下一任的『奥尔库司』。

经过大约三年的个人指导后,卡谷延揽奥斯卡成为奥尔库司工房的工匠。

「你进入工房已有相当一段时间,本来应该已经继承『奥尔库司』之名……奥斯卡,你曾经想要离开这间工房,不,甚至放弃炼成师的工作,是我挽留了你。不过……如果你真的做得很辛苦,这次我不会阻止你离去,因为我不想让你痛苦。」

「……我很感谢老爹。工房的人们确实不给我好脸色,不过那也没办法。我接受这样的情况,一点也不觉得痛苦。」

「可是……」

卡谷露出苦涩的表情,奥斯卡继续对他说道:

「我喜欢炼成师的工作,能得到这份工作机会,藉由工作帮助城镇人们的生活,又能得到丰厚的收入,让孤儿院衣食无缺……我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奥斯卡,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发挥实力?只要拿出真本事,你就能得到远超过『奥尔库司』之名的地位与荣誉喔?你说你不想制造战争的道具,或是器量不足以领导他人,我相信那都是你的真心话。但你可别太小看我,你以为我没发觉吗?你是有更重大的理由,才会甘愿屈居于现在的立场。」

「……」

奥斯卡露出为难的笑容。

这表示他不打算继续讨论这个话题,想要一笑带过。

「……虽然没有问过你的意见,不过……我一直把你当成儿子看待。我只是想看到你出人头地,成为受到众人认同的男子汉,我的期望果然还是不符合你所愿吗?」

奥斯卡与卡谷相处已久,所以很瞭解卡谷的心情。

尽管不好意思当面说出口,可是奥斯卡对卡谷的称呼不知不觉从『卡谷叔叔』变成『老爹』,这也是因为他开始觉得,如果自己有父亲,大概就跟卡谷一样。

对于卡谷期待自己成为一名男子汉,奥斯卡非常感动。

不能说出自己隐藏实力的理由,令他过意不去。

即使如此……

「老爹……你刚才说我的实力已经是不同次元,但其实不是……」

「事到如今你还要跟我谦虚吗?你的实力我再清楚不过——」

「不是不同次元,我的实力是一种——异常。」

「……」

这次卡谷默然不语。

因为他明白,奥斯卡对自己的评价,透露出他隐瞒实力的部分理由。

奥斯卡的表情严峻,双眼像是在遥望远方,说不定他看的是发挥实力后将会遭遇的未来。

从他的态度看来,那似乎不会是光明的未来。

卡谷不知该说什么,却又觉得非说不可,然而当他正要开口之前——

「总之!我很享受现在的工作。我想老爹也知道,我做的日用品受到民众好评,我对提升奥尔库司工房的声誉应该也有帮助吧?」

奥斯卡彷佛要一扫沉重的气氛,以轻松的语气说道。

卡谷也明白今天的谈话只能到此为止,于是叹了口气,点头肯定。

「……唉,没错,不管是里米斯特工房还是瓦格涅工房,他们根本不理会平民。不管是矿石的进货还是采购其他诸多物品,就是因为有平民支持,我们才能享受最好的工作环境。」

卡谷提到的两间工房,与奥尔库司工房并列王都贝鲁尼加三大工房,但是他们只接贵族、王族或等同贵族级大商人的订单。

就职务区分来说,他们的做法也不能说完全是坏事,但看在平民的眼中自然观感不佳。更何况,明明在重视团结合作的平民区开设工房,却丝毫不参与『互助』,光是这样就足以引来白眼。

在这一点来说,奥尔库司工房不会特别禁止接平民的工作。虽然在现实面上,他们必须优先处理贵族的订单,不过只要忙得过来,也接受一般民众的订单,而且当代的『奥尔库司』平时也会援助孤儿院。

在此情况下,奥尔库司工房因为有特别安排专门负责民众订单的工匠而受到好评,所以民众总是以温暖的眼神看待他们。

当然,所谓专门负责平民订单的工匠就是奥斯卡。

奥斯卡工作用心迅速,再加上又懂得随机应变而受到好评。

因为他们是工匠集团,所以时常需要连续工作三天三夜,不过每当那种时候,平民们就会自然地前往奥尔库司工房探望。在向平民进货时,他们也会给予价格优惠,容易短缺的素材也会优先卖给奥尔库司工房,甚至率先替工房准备工作服。

奥斯卡的工作对工房有平实的助益。

但因为太过平实,以至于很少人发觉他带来的好处。

「老爹,我差不多该去交货了。」

「好啦好啦,你可以走——啊啊,对了——」

「?」

卡谷正要结束谈话,却好似想起什么,说到一半忽然打住。

「从数个月前起,平民区已经有相当多人失踪了吧?」

「……对,我有耳闻。」

「你要尽可能注意孤儿院的孩子们,失踪的人中有很多都是年轻人。只不过因为大半都是贫民窟的人,所以被认为是想赚一票大的而铤而走险,结果死在某处荒郊野外了吧。」

卡谷似乎有股不祥的预感,语气颇为严肃。

「今天你可以回去了,回去老家看看吧。」

「我今天本来就预定要回去,所以没问题,不过我会小心就是了。那我走了,老爹。」

奥斯卡低头鞠躬,对于卡谷替他担忧,他的表情显得过意不去,然后转身离开。

「……既然你无法正常地笑,还不如乾脆随心所欲地活著啊,笨蛋儿子。」

怀著有如父亲的心态,男人微小的声音被关起的门阻挡,没有传入儿子耳中。

结束与卡谷的谈话,奥斯卡缴交完当日的货品后,来到孤儿院。

孤儿院位于王都的边缘,与位于中心区的工房有段距离。

奥斯卡已经自立生活,其住宅较靠近中心区,所以要来孤儿院需要一段路程。

只不过,那种程度的小事未让奥斯卡疏远等同自己老家的场所,而且就如卡谷所说,最近陆续发生失踪事件,因此他近期特别频繁前来探视。

虽说是王都,偏远的地方却不免有荒凉之感。

不,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老旧不堪,一看就知道是贫民窟。

孤儿院是收容许多孩子居住的场所,所以房子比周围的民房大。然而,外观仍像是老旧的木造住宅,如果是位于王都的中心区,大概就会以妨碍观瞻为由拆除。

只不过,那真的只是外观看起来老旧……

时间已是傍晚,火红的天空出现浓浓的阴影。

奥斯卡在孤儿院前停步,他没有立刻进入,而是眺望整栋房子后,转身沿著外围巡视。

「……警报和陷阱都没有异状。」

奥斯卡手按著地面小声说道。他很快地站起来,在孤儿院四方的地面做了相同的事情,最后手按著建筑物本身、闭上眼睛。

「强度、劣化……没问题。结界、连动、魔力聚集……正常。」

奥斯卡松了一口气。

乍看意义不明的行动,得到的结果似乎让他感到安心。

得知今天也没有异状,奥斯卡微微一笑,这次正式敲了敲孤儿院的门。

虽然莫琳对他说过,这里是他的家,不必客套直接进入就好。但自己毕竟已离家独立,所以奥斯卡每次都确实地敲门等待回应。

「……?」

如果是在平时,孩子们中应该就会有人精神十足地应门,现在却不知为何无人应声。

难道是没听见敲门声吗?——奥斯卡如此心想,再次敲门。

——没有反应。

非但如此,也没听见孩子们活泼的声音。

「!?」

奥斯卡顿时冷汗直流。

这个世上自己最心爱的家人出事了!

「大家!妈妈!」

在脑中某个角落,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应该慎重地查探屋内情况。

身体却擅自动了起来,他无法按捺坐立难安的心情。

奥斯卡粗暴地打开玄关的门,见到室内鸦雀无声,他不禁感到愕然。

「迪蓝!柯琳!鲁思!凯蒂!有人在吗!妈妈!」

奥斯卡呼唤孩子们的名字冲向饭厅,这个时间他们应该是在吃晚餐。

因为没有人应声,奥斯卡感受著心脏像是被人抓住的感觉,用力打开饭厅的门——

「欢迎回家☆亲•爱•的♡你要吃饭?洗澡?还是要……可爱的密雷迪呢?」

他看见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围著充满褶边的围裙,可爱地说出这样的台词。

她的年纪大概十四、十五岁吧。

金发马尾宛如抵抗重力,轻飘飘地摆动;修长的腿上包覆长袜,并可爱地翘起单脚。纤细雪白的双手从短袖衣服伸出,一只手拿著汤勺,另一只手则摆出和平手势,放在眼睛的前方,并且眨了一下眼。

姿势非常完美,甚至令人产生看见星星闪烁的幻觉。

而且因为太过完美,反而让人火大。

奥斯卡在多重意义上看见不可能发生的光景,于是他说了一句。

「对不起,我走错房子了。」

然后静静地关上饭厅的门。

同时在心中自言自语:一定是我走错房子了。我累了吧,哈哈,最近有点工作过度了吧。

然而,装扮花俏的陌生少女不打算放过奥斯卡。

「慢著慢著慢著!为什么关上门!?我这个空前绝后的超级美少女,就像是新婚妻子一样迎接你回来喔!?你应该要感动落泪吧!其实你很想凝视小密袜子和围裙间的绝对领域吧?一定是吧?阿奥好色喔!」

烦死了,装什么熟啊,这家伙的脑袋有问题。

剎那之间,奥斯卡给了眼前笑闹的少女评价。

然后心想最好尽可能别刺激她,将眼镜往上一推。

「你叫密雷迪是吧?看来走错家门的人是你。就快日落了,你应该快点回家比较好吧?另外,如果你不是走错家门,就是非法私闯民宅。依照贝鲁卡王国的法律,那样的行为已经违法,若三秒之内你不离开,我就会立刻通报。」

奥斯卡面带笑容,委婉地叫她「出去」。

「一点也不委婉!你全身散发无言的压力叫我离开!好过分!我生来就是为了与阿奥相遇——」

「经过三秒了,我要通报了。」

奥斯卡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道具。其实那是通信机,虽然收信距离限定在王都以内,却仍是贵族等级才能拥有的超昂贵物品。当然,那是奥斯卡自己制造的。

或许明白那是通信机,少女慌张起来。

同时,奥斯卡也-->">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