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四章 解放者与神之使徒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 第四章 解放者与神之使徒

一名少女背对【赤龙大山】,拖著沉重的脚步往前走,她就是密雷迪。

奥斯卡以黑伞代替阳伞,默默走在她身旁。

密雷迪没有使用冰块和风调整温度,所以现在是黑伞大出风头。伞面结霜似地覆上一层冰,接著再以风往下吹。

奥斯卡瞥了密雷迪一眼。

她看起来非常沮丧,甚至彷佛感觉得出垂头丧气的音效。

(我拒绝她时,她也是这个样子吧。)

即使是现在,奥斯卡也不认为当时的决定有错。可是一想到自己拒绝之后,她就像现在一样沮丧地走夜路回去,奥斯卡顿时感受到难以言喻的罪恶感。

不管有没有精神,她都是个麻烦的女孩啊。奥斯卡小声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为他不肯成为同伴而沮丧吗?还是对他的境遇感到同情呢?」

「都有。」

「你无法认同他的生活方式吗?」

「对。」

「但那是他自己的决定。」

「我知道啊,所以我后来就没有再多说了吧。」

她的声音显得不悦,而且脸颊气呼呼地鼓起。

密雷迪能理解也尊重奈兹的意志。因为已经得到答案,所以再纠缠就是强迫。

她很清楚。

但是心中就是不痛快!

这是密雷迪真实的心情。

奈兹的疯狂杀戮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不是用一句无可奈何就能带过。正如他自己所说,考虑到全村的人,以及可能因为义务感而被迫服从的战士们及其家人,他所犯的确实称得上是大罪。

然而,当时他还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亲眼目睹家人被杀,如何平静下来?若要他理解村民是为了村子、战士是因为义务,藉此压抑自己的怒气,也未免太不合理,即使是大人一定也办不到。

明明失去一切,奈兹却不停责备自己,今后一生都要为赎罪而活。住在那样的洞窟里,被发现就逃走,逃走后再拯救他人……

那样的人生实在太悲哀。

「……唉~~」

密雷迪吐出沉重的气息,心情非常消沉。

奥斯卡用食指把眼镜往上推,露出为难的表情说道:

「临别之际,我问他是否能以友人的身分造访。」

「咦?」

密雷迪猛然抬起头。

「遗憾的是他并未答应,不过他说会考虑看看。」

密雷迪睁大双眼,奥斯卡看著她说道:

「我们就继续旅行吧,总有一天再拜访他。并不是为了邀奈兹成为同伴,而是身为友人,我们要帮助他。那样的做法……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原本解放者就是对受到迫害者伸出援手之人。对于强迫自己过著艰苦生活的友人,有时前去伸出援手,也是理所当然。

「阿奥!」

「喔哇!?」

密雷迪猛然抱住奥斯卡。

奥斯卡慌张地接住她。

「没错!你说得对!完全就如你所说!我们已经是小奈的朋友了嘛!」

「啊~对,没错。所以不用想得太沉重,总之就当我们此行结识了拥有力量的朋友,也确认过关于『沙漠的妖精』的传闻吧。所以,你放开我。」

「不愧是阿奥!不愧是我的伙伴!我们得到拥有相同力量的朋友!有需要的话,我们去帮助他!那样就OK了!我感觉心情轻松一些了!」

「那就好,所以你别再把脸贴过来了啦!」

虽然奥斯卡用力想把她拉开,但是密雷迪抱得非常紧,根本拉不开。即便压倒性地败给十二岁的丝夏,密雷迪好歹也是年轻女孩。奥斯卡毕竟是男人,加上不久之前看到不该看的景像,所以他不可能全无感觉……

只不过,看到密雷迪似乎稍微调适了心情,原本阴暗的表情已经豁然开朗,奥斯卡也觉得自己的胡思乱想十分可笑。

于是奥斯卡放弃抵抗,拍著密雷迪的背,让她抱到满意为止。

过了不久,两人终于重新前进。

密雷迪恢复精神,大步往前走,奥斯卡也跟在她的身旁前进。

之后,两人越过几个沙丘,看到已经见惯的【利布村】。

「……嗯~?阿奥。」

「是啊,情况好像不太对劲。」

奥斯卡使用黑眼镜的望远功能。

「伊拉库的数量相当多呢,还有马车?而且相当奢华……密雷迪!」

「什么什么?你看见什么了?」

隔了一拍后,奥斯卡语气略带紧张地回答道:

「是圣光教会。」

密雷迪原本开朗的眼神随之一敛。

他们是在夕阳西斜的时候来到。

起初看见村子远方伊拉库与马车的队伍,每个人都以为是有商队来了,为了能够补充物资而欢欣鼓舞。

然而,当看到骑乘伊拉库之人的武装,以及豪华的马车,他们立刻知道那不是商队。

是圣光教会的主教及其率领的神殿骑士们。

果不其然,抵达【利布村】后,从马车走出的是圣光教会杜米巴尔领分部的主教,阿尔戈斯•缪利叶,以及他所率领的神官们。周围则有六十人以上的神殿骑士拱卫,彷佛是在威吓,又或是在展现教会的军容壮盛。

阿尔戈斯主教是个年轻男人,年纪大概还不到三十岁。

他的金发全部往后梳起,面容十分清秀。举止温和,脸上总是露出柔和的笑容。

他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圣职者,给人诚实的印象。

然而,主教并非二十岁的人能够轻易登上的地位。虽然只要是大城镇就会设有分部和主教,不过人数最多不过三十人。主教之上只有七名大主教与四名枢机,然后就是教皇,很少有因为升格而空出主教位子的情况。

主教换人的理由,主要是前任主教遭到降职。降职的理由各式各样,比如健康问题、犯错遭眨、信仰被怀疑而遭放逐、意外死亡……

阿尔戈斯的前任者是被认定为异端而遭到处死,由于那个人是虔诚得近乎盲目的信徒,所以当时震惊各界。

另外,当时揭发他的异端审问官,就是以揭露众多异端者而闻名的阿尔戈斯。

也就是说,他是异端审问的专家。

他会特地来到【利布村】,理由大概也猜想得到。

「利布村的各位虔诚信徒们,今天我会来到此地,就是因为耳闻除了我等的伟大之神,竟有胆敢擅自称神的狂徒——沙漠的守护神,有人知道他的身分吗?」

全体村民被集合在广场,听见阿尔戈斯主教面带微笑询问,丝夏与允法感觉心脏彷佛被人紧紧抓住。

虽不知是由谁先起头,不过一定是因为深深的感谢之情,那个人才会称他为『沙漠的守护神』。正因为有众多被救之人的赞同,那个称呼才会固定下来。

毕竟只是流言,就像是乡土传说一样,教会应该不会为此特地到处审问。但为了预防万一,除了隐藏他的身分之外,更包含转移教会目光的用意,才会企图把谣言窜改为『沙漠的妖精』。

谁知道……

(太迟了吗!)

丝夏感到懊悔。

这两年来,她运用自己拥有的各种管道,想要改变谣言的内容。赞同丝夏、愿意帮忙散布『沙漠的妖精』谣言的商人、冒险者和吟游诗人等等的旅人,也逐渐增多。即使如此仍来不及,已经被教会盯上了!

「丝姊……」

听见妹妹不安的呼喊,丝夏却无法回答「没事的」,只能紧紧握住妹妹的小手。阿尔戈斯主教那看似柔和且无害的笑容,看起来令人感觉非常可怕。

在这个【利布村】里,也有不少人在危急时受到拯救,其中也有人见过他本人。

究竟他们是否全都能通过阿尔戈斯主教的审问呢……

「现在联合国之内全部分部都展开行动,就为了逮捕自称『沙漠的守护神』的异端者。不管他到了哪里,做了什么事,只要企图玷污我等伟大的唯一神,教会都会全力施以天谴。这一点,对于隐匿异端者之人也是相同。」

阿尔戈斯主教比手画脚,宛如舞台演员似地发表演说。

「特别是最近不肖之徒层出不穷,状况实在令人感叹。为了取缔污秽清净世界的异端者,我们正加强审问,所以大主教大人准许我等主教在审问异端时,可以当场执行神罚。」

就在他这么说的时候,从队伍部分的马车上,搬出了数个零件与巨大刀刃。

「断、断头台?」

有人这么说道。没错,转眼间组装起来的就是简易断头台。

阿尔戈斯主教爱不释手地抚摸处刑器具,放眼向村人们望去,每个人的眼中都浮现畏惧之色。

「你们不必对『沙漠的守护神』抱持感恩心态,也不用跟他讲信义。如果那个人不是异端,就应该为了我们教会,同时也是为了埃希德大人,毫无迷惘地奉献他的力量。当他没这么做的当下,就已经罪该万死。那么开始吧。」

话一说完,阿尔戈斯主教在准备好的豪华椅子上坐下,神殿骑士们则是将村民们一个一个带上前。

数名村民回答「不知道」后,令人意外地,阿尔戈斯主教只是笑著说「是吗」,便很乾脆地放他们回家。

同样的问答大约经过一个小时,眼看夜晚的帷幕即将降下,时间已至黄昏。

村民们原本提心吊胆,以为会受到更残酷的拷问,现在胸中已经开始抱持淡淡的期待,心想这或许只是形式上的审问。

然后,一名中年男性被带到阿尔戈斯主教面前,同样被问:「你知道沙漠的守护神吗?」

丝夏忍不住小声地「啊!」一声,因为那名男性是『知道沙漠守护神的人』。

他曾经说过,以前守护神曾经将只有远方才能得到的贵重药材分给他,救了家人一命。他非常感谢,总有一天要报答大恩。

同时他也赞同丝夏她们的『沙漠的妖精』,而且是她们的协助者之一。

那名男性的儿子性命被奈兹所救,他——波尔卡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不,主教大人,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的扑克脸非常完美。

阿尔戈斯主教笑咪咪地说道:

「你说谎了吧?」

村民们顿时震惊不已,波尔卡也表情僵硬。

「什、什么——」

「你以前曾见过他。」

「不、没有!没有那种事!」

「你说谎了吧?你有小孩吗?」

「……有。」

「这是真话,是女儿吗?」

「是。」

「这是谎话,是儿子啊。他跟你的儿子有关吗?」

「没有。」

「你又说谎了吧?被他救的是你儿子吗?」

「不!不是!我——」

「这也是说谎,被他救的是你儿子,所以你因为感恩而说谎。」

「不是的!主教大人!请听我说话!」

波尔卡近似悲鸣的声音响起。

阿尔戈斯主教依然面带笑容,不断发问。

认识波尔卡的村民们都恐惧战栗,因为阿尔戈斯主教断定的真伪全都正确无误。不管怎么回答,真相都被他挖出来。

「看来你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嗯,不过能够掌握到外观的特徵,算是前进一大步了。」

「为、为什么……」

波尔卡彷佛生命被榨乾似地茫然说道。阿尔戈斯主教依然带著笑容回答:

「因为我是流著神之血统的天选之人——『神之眷属』。」

全村再次骚动。

阿尔戈斯主教愉快地听著他们的骚动说道:

「我看得见真实(魂魄),伪装和掩饰都没有用。不管再怎么演戏,只要说谎,魂魄必定会有所摇摆。」

那似乎就是他的特有魔法,他也是拥有超常力量之人,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异端审问官的力量了吧。

「那么,神罚的时间到了,你们全家大小都好好忏悔吧。」

阿尔戈斯主教说得非常乾脆。

没有任何迟疑。

「请等一下!拜托您!请放过我的家人!求求您!」

波尔卡拚命大叫,但是这段期间,他的家人也一个个被神殿骑士拖出。

「在这之后审问还要继续下去,不快点处理会拖到深夜。以魔法持续供应照明,对神官他们而言也会是负担喔?」

接下来就要开始处刑,阿尔戈斯主教却好似在劝导闹别扭的孩子,叫他「快点去死」。对于自己的判断,他丝毫不觉得会有错,明显在他的心里,一切都已经注定。

村民们悲痛地看著波尔卡和他的家人,不,多数的人看不下去,很快地别过头。

就在此时。

「对帮助自己的人表达感谢有罪吗?」

这句话听起来格外明瞭。

每个人都停下动作,惊愕地找寻声音的主人。

人墙在此时分开。

在那里的是年纪尚幼的姊妹,但她们不避不躲,坚强无比的眼神绽放出比在场任何人都更强烈的光辉,注视著阿尔戈斯主教。

「我没听清楚,你们刚才说了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有胆就当著我的面再说一次。

然而,这次则是妹妹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不知道吗?受到帮助要说『谢谢』,做了坏事要说『对不起』,允法只有八岁也懂得这道理,因为这是常识。主教大人不晓得吗?」

允法伶牙俐齿地出言讽刺。

阿尔戈斯主教的笑容出现崩毁的徵兆。

不只神官,就连神殿骑士也有少许动摇,至于村民们的眼神则像是看著即将爆炸的炸弹。

「主教大人,请原谅我们对恩人的感激之情。我们并非失去对埃希德大人的信仰,只是想感谢那个人,如此而已。身为一个人,这是理所当然的情感,埃希德大人一定也会原谅我们。」

丝夏这么说道。反正只要轮到她们,一切都会被他知道,无论如何掩饰,在主教面前都是多余。

特别是丝夏已经猜到奈兹的所在之处。早上遇见的那两位,有点奇怪却又莫名谈得来的旅行者,他们说最近常见到奈兹。那两人选择这个【利布村】作为据点,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

只有一个,就是距离近。距离哪里近?答案是【赤龙大山】。

只要坦白说出,阿尔戈斯主教有可能会放过她们。但就算隐瞒不住,丝夏与允法也不打算自己说出。

因此她们的下场已经注定。那么,与其悲伤哭泣,不如挣扎到最后。

要挣扎的话就是现在。为了同样因恩人而赌上性命的人,她们应该要站出来。

丝夏与允法牵著手,没有被叫到就自己走上前。

「请原谅波尔卡先生他们,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丝夏露出不像是十二岁的成熟表情,帮波尔卡一家求情,允法也低头道歉。

就在每个人都愣住的时候,阿尔戈斯主教咧开嘴角,露出深沉无比的笑容。

「原来如此,真是了不起的孩子,竟然跟我说做人的道理。呵呵呵,我好久没有这么愉快的心情。是啊,当然愉快,所以作为报答,我要纠正你们的误解。」

「误解?」

「没错,做人的道理确实很重要,大概仅次于神的教诲。」

丝夏倒抽了一口气,因为她已经猜到阿尔戈斯主教想说什么。

「教义才是至高无上的道理,是优于一切事物的世界真理。在此前提下,毫无任何『做人的道理』应被置于其上的理由。不,应该说违反教义的做人道理才是错误。更何况——」

阿尔戈斯主教向天祈祷似地说,动作有如坏掉的人偶,回头望向丝夏。

接著,他以锐利的视线贯穿对方。

「谁允许你擅自代替埃希德大人发言了?」

这才是最令阿尔戈斯主教难以原谅的事。

啵一声,他手掌上冒出一团火。

既没有魔法阵,也没有咏唱,他发动的是炎属性的上级魔法『炎天』。本来应该是直径七、八公尺的巨大火团,他将之压缩至手掌大小,大幅提升伤害威力,正是符合『神之眷属』的绝技。

本来像丝夏她们这种应该知道很多内情的人,才是必须审问的对象,阿尔戈斯主教的眼中却只有疯狂,只感觉得到消灭神敌的意志。

「我连跟你们吸著相同的空气都感到厌恶,给我消失吧。」

谁也无法动弹,他们的意识完全被压倒性的魔力与随手创造的魔法威力吞没。

只有一个人,只有紧抱著妹妹的丝夏瞪视著主教说道:

「那样的世界是错的。」

毁灭之火射出,足以将数人烧得尸骨无存。

「——十式『圣绝』•局部展开。」

一道黑影以惊人的速度介入,刺出一把不像沙漠该有的黑伞。

黑伞张开,瞬间发出灿烂光辉,正面接住压缩的上级魔法火团。

同时。

「密~~雷~~迪~~」

远处传来拉长的声音。

下一个瞬间。

「飞~~踢!!」

少女迅速飞来,水平的飞踢命中阿尔戈斯主教的脸颊。

阿尔戈斯主教的肌肉波动,骨骼扭曲,眼珠都快凸出了。像炮弹一样水平飞出。

接著粉碎路径上的建筑墙壁,在地面弹了几下,脚勾到粗树干,身体翻了几圈。最终在绿洲的泉水水面弹跳几下,撞上对岸的堤防。

不管怎么想,只靠飞踢根本不可能像那样飞出,那反而像是往横向坠落。

对方被踢飞之后,飞踢的少女——密雷迪在原本他所在的位置落地,对目瞪口呆的神殿骑士和村民们眨了一下眼睛。

然后,她一如往常,一只手在眼睛旁边比出和平手势,单脚跷起,甩动著金发马尾。

「大家最喜欢的美少女天才魔法使!小密驾到!!」

她的姿势完美无比。

剎那之间,一颗火球飞上天空,是奥斯卡将接住的火球往上空弹去。或许是到达临界点,火球在天空发生大爆炸,将暗夜照得灿烂辉煌。

宛如在替密雷迪的姿势增添色彩。

「不愧是阿奥!懂得帮我制造特效!」

「不,这完全是巧合。」

奥斯卡一挥黑伞并扛在肩上,把眼镜往上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奥斯卡摆出的姿势也很像是美少女天才魔法使的伙伴。

这时神殿骑士们才终于回过神。

「主、主教大人~~!」

「阿尔戈斯大人啊啊啊!」

「治愈师!快点为主教大人施行回复魔法!」

数名神殿骑士为救阿尔戈斯主教而奔去,但是在场全员内心都认为「那样的伤势绝对是当场死亡吧」。

而有如证实众人的猜想,奥斯卡用食指滑过黑眼镜的尾端,「嗯」一声点了点头。

「密雷迪,他的颈骨完全断了,确实已经死了。」

「天色都暗了,亏你还看得见。」

「因为我的眼镜也有夜视功能。」

阿奥的眼镜到底配备了多少功能……

「你、你们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做这么可怕的事!你们是异端!是神敌!」

一名神官尽管脸色苍白,仍指著两人咆哮。

他们杀害圣光教会的主教。这可不是普通的大罪,既践踏教会的权威,也等于对神的亵渎,等同向世界宣战。

然而,密雷迪看著神官和一齐拔剑的神殿骑士,摆出一副受不了他们的模样,表情和动作都令人火大。

然后将手指一指。

「把你们的耳朵挖乾净听清楚了!美少女姊妹>>>无法越过的高墙>>>其他一切!这就是世界的真理!看看小丝和小允!看看那对美少女!神明根本不算什么!」

「我可不想要那样的真理啊。」

密雷迪无视奥斯卡的吐槽。

听见密雷迪过分的言论,神官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如小丝所说,伤害美少女姊妹的世界是错的!」

「那、那个,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不管对方是谁,丝夏都会明确表达自己的意见,虽然她已经慌得泪眼汪汪。

「奥、奥斯卡先生,还有密雷迪小姐,你们做这种事……」

「啊~嗯,别担心,这一切我们都早有觉悟。」

看到密雷迪与奥斯卡犯下滔天大罪,丝夏与允法露出悲痛的眼神。奥斯卡却摸了摸两人的头,对她们这么说。

丝夏心想——觉悟?他说的觉悟是什么?

奥斯卡回答她的疑问说道:

「我们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战斗而存在的。为了『解放』遭受不讲理待遇、疯狂意志、恶意所迫害的人们。」

「解放?」

听到丝夏这么说,奥斯卡露出微笑。

这时密雷迪的声音传来。

「阿奥!要走了喔!」

「好啦好啦,我随时都可以开战。」

随后朝密雷迪杀去的神殿骑士,在后方开始咏唱的神官们,全都被一齐拋上空中。

——重力魔法『崩阵』。

这是能斩断重力的锁炼,将对象吹向空中的魔法。

远处夕阳正燃烧今日最后的光辉,以夕阳为背景,无数人影飘飞在空中。重力的方向受到操纵,使得他们往村外落下,这是为了预防万一而转移战场。密雷迪和奥斯卡都没有忘记,他们在【绿色大坑道】所见到的、福恩斯主教的执著与自爆。

神殿骑士们一瞬间飞向村外,密雷迪与奥斯卡也追著他们,冲向夕阳余晖之中。

事情的发展高潮迭起,以波尔卡一家人为首,村民们一齐坐倒在地。有几个人瞪著丝夏与允法,恐怕认为是她们把麻烦带来的。由于不敢责怪密雷迪他们,所以只好将气出在无力的年幼姊妹身上。

丝夏与允法无视村人们,望著彼此。

「丝姊。」

「嗯。」

姊妹只是这样便心有灵犀。

丝夏与允法转身背对村民们的目光,朝著村外奔了出去。

「怎么会……不可能!」

一名神殿骑士沉入地面,使尽力气抵抗也只能发出微弱声音。

身在队伍最后面的他,眼中看到同伴毫无抵抗之力就被打倒。

被拋上空中后,姑且不论神官,神殿骑士们几乎都藉由魔法或体术成功著地。地面是沙地也是他们免于摔死的要素。

然而在那之后,他们对追赶而来的男女二人组发动攻击,结果又是如何?

只能说实力相差悬殊,神殿骑士完全不是对手。

「为什么?你们是有眷属资格的人吧!?为什么与我们为敌!?」

「因为我们是神的敌人呀~」

密雷迪以轻松无比的语气,说出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一句话。

世上怎么可以有这样的人……神殿骑士彷佛遭遇未知生物,吃惊得说不出话。然后——

「可恶的异端者!」

说出这句话后,骨头破碎的声音响起,那名神殿骑士当场丧命。

「不管跟教会相关之人战斗几次,事后感觉都还是很差劲。」

密雷迪发出沉重的叹息说道。

「有什么战斗事后感觉会好吗?」

在给神官们补上最后一刀后,奥斯卡这么问。

密雷迪不回答,只是露出苦笑。

「好了,利布村的人要怎么办?就算他们向教会指控我们是异端者,撇清关系,我也毫不在意啦……」

「如果配合教会的调查,教会应该不会对他们动手吧。我们与奈兹不同,只是陌生的外地人,他们没有理由包庇。再不然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可以在利布村附近的绿洲稍微躲一段时间。」

「是啊,好,那个办法或许可行。也去通知小奈比较好吧?虽然才刚道别就马上去找他,彼此都会非常尴尬啦。」

「是啊,去通知他比较好。」

事关『沙漠的守护神』,奈兹应该迟早会发觉,不过能够早点通知他自是再好不过。

「这件事先摆一边,关于小丝和小允……」

「她们刚才的指责相当精采呢……村民们应该都听见了。」

她们今后还能在那个村庄生活吗?肯定有搜索队会来寻找主教,到时她们能够平安无事吗……

只能说很困难吧。

「我希望她们加入『解放者』。」

「她们面临死亡关头却仍坚定不移,精神确实值得尊敬。话虽如此,她们愿意离开奈兹所在的这个地方吗?」

两人看了看对方。

这时忽然有声音响起,远处看得见是丝夏与允法来到。她们借用神殿骑士们骑乘的伊拉库,两人同乘,对著这里用力挥手。

「竟然偷了教会的伊拉库骑过来……不管是精神力还是情报操作能力,她们果然是优秀人才吧?」

「我开始觉得不管怎么样,小奈迟早会被她们逮到。」

追来的两人看到倒在地上超过六十人的神殿骑士,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不过她们很快恢复平静,抚著胸口说:

「还好赶上了……因为我想说你们两位会直接离开。」

「大姊姊,大哥哥!刚才谢谢你们救了我们!」

允法一跳下伊拉库,立刻蹦蹦跳跳向密雷迪他们道谢,丝夏也跟著鞠躬。

然后,她抬起头,毅然看著密雷迪与奥斯卡。

「密雷迪小姐,奥斯卡先生,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礼,不过请两位带我们一起旅行好吗!」

「拜托了!」

姊妹再次一起低下头。

密雷迪与奥斯卡面面相觑。

「不好意思,我们说服奈兹失败,他并没有要和我们一起旅行喔?」

「这样啊,那也没关系。虽然在战斗方面可能会碍手碍脚,不过我们一定会在别的方面帮上忙,我们会努力的!」

「允法也会努力!请带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目光望向远处的【赤龙大山】,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不过并没有逃过密雷迪与奥斯卡的双眼。

这两个孩子真的很聪明,她们已经猜到奈兹的所在之处。

然而却没有要去见他,而是选择与密雷迪他们同行。

为什么?因为她们看得见现实问题。就算去找奈兹也不保证能见到他,之后的生活也会十分艰困。为了存活,投靠能够接受异端份子的人才是正确做法。

密雷迪与奥斯卡都不觉得为了生存而努力有错,正好相反,姊妹能吞下悲伤与不满,一起为了生存而挣扎,那样的她们甚至令人感到耀眼无比。

「那个、虽然我们确实也是无家可归,不过理由不只是那样。」

「咦?」

「嗯?」

密雷迪与奥斯卡因内心想法被看透而感到惊讶,同时也疑惑还有什么理由。

不知为何,允法露出无奈的表情对他们说:

「当然是为了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呀,作为一个人,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两名解放者被八岁的女童教导做人的道理。

「阿奥,小密的心不知何时被染黑了。」

「别说了,密雷迪,再说只会更沮丧。」

「那、那个!我们也是有算计的!只要与两位在一起,也有很高的可能性可以见到奈兹大人,那个、所以我们的心也很黑!」

丝夏拚命帮忙说话,却也令两人心痛。

本来丝夏她们与其说是爱慕奈兹,倒不如说是为了想向他道谢,才一直找寻他。情报操作也是因为见不到面,心想至少为他做点事,也算是报恩的一部分。

尽管有生存的韧性,不过这对姊妹是非常重视恩义的人。

「好啦,好啦,只不过跟我们旅行很危险,所以——」

希望两人留在秘密据点,以『解放者』组织一员的身分行动……密雷迪原本正要这么说,却突然打住。

丝夏与允法不知发生何事,眨著眼睛感到不可思议,随后她们惊愕不已。

因为密雷迪睁大双眼,全身冷汗直流。

「奥、奥斯卡先生!密雷迪小姐她——」

丝夏说到一半停住。因为奥斯卡也是相同状态,他的咽喉发出咽下唾液的声音。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

两姊妹不知发生何事,只是感到困惑。密雷迪与奥斯卡宛如忘记加润滑油的机械,动作生硬地回头,仰望背后的天空。

「我都消除气息了,这样也被发现啊……」

声音从天而降,那是如黄莺出谷的悦耳声音,同时也是不含任何感情,冷酷无情的可怕声音。

在地平线燃烧的些微阳光,如今——沉下。

取而代之来临的是黑夜,以及飘浮在空中的绝世美女。

夜空中散发银光的她,彷佛主张自己是月亮的化身。

银发随夜风飘飞,碧眼清澈无瑕,即使隔著宽松的修女服也看得出她艺术的身材,以及一对人类不可能拥有的银色羽翼。

那个女人美得超脱现实。

「咿~啊!」

「呜,啊!」

两道小声的呻吟响起,丝夏与允法坐倒在地。

由于目睹神圣的存在?……并-->">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