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英雄的凯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第一章 英雄的凯旋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轻之国度录入组

校对:kid

眼前是一幅奇妙的光景。

数百名亚人或是眺望著远方的天空,或是对自己的脸颊又捏又拍,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景象。

稍微陷入逃避现实状态的他们,正听著掠过耳畔的呼呼风声,视线所及全是云海,以及透过云层缝隙看起来有如线条的地上风景。

没错,他们现在是在天空上。

————飞空艇•佛尔尼尔。

这是始制作的重力控制式飞行用神器,他们搭乘在船底加装的超大型货柜里。

亚人们之所以会搭乘托达斯世界史上首架的飞机,起因也是史上首次,或者该说是前所未闻的大事件————日后被称为『郝里亚之乱』、『斩首兔之恶梦』的奴隶解放运动。

希雅的亲生父亲卡姆率领郝里亚族揭竿反抗帝国,一夜之间便攻陷帝城,然后强迫帝国解放帝都全部奴隶,而目前他们正在返回亚人故乡【哈尔崔那树海】的途中。

由于树海设有空间转移用神器『门洞』,所以只要始愿意,其实一瞬间便能将亚人们送到树海。

尽管如此,始之所以刻意让佛尔尼尔在帝都近郊降落,彷佛故意向世人展示一般地载运亚人们起飞,这全是为了呈现『始导演』安排的戏剧效果。

简单来说,就是要向帝国国民强调『解放亚人奴隶是神的旨意!』。亚人在飞天的巨大物体引导下返回故乡————目睹如此的光景,肯定会令帝都的人民瞠目结舌吧。

当然,所谓『神的旨意』只是藉口,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帝都人民认同废除奴隶制度。

始导演的观念就是「不知如何解释就推给神吧」。虽是该遭天谴的观念,不过屡次受到始利用,不知埃希德大人的心情如何……

总之,数千名亚人因此搭乘佛尔尼尔,如今正在返回树海的途中。而佛尔尼尔的载运能力固然惊人,代价却是会带给操纵者相当大的负担。

「啊~~」

始坐在舰桥的沙发上,发出非常疲倦的叹息声。

他的坐姿也放松到极点,双手双脚大大张开,全身重量都压在椅背上,表情一脸呆滞,看起来就像因工作疲累到极点的老爸,假日瘫在家里休息的模样。

由于全身隐隐发出红色魔力,所以可以知道始并非是在休息。即便是现在这个瞬间,他也正为了操纵飞空艇而大量消耗著魔力。

实际上,魔力消耗量和操纵的难度,会随目标物的重量呈等比例上升,因此现在的始其实并不轻松。

很不可思议的是……始佣懒的模样,搭配上一旁的『美少女们』,顿时构成一幅让人感到傲慢的光景。

「……喂喂,在皇帝的面前,你的态度还真嚣张啊,南云始。」

嗡的一声,打开舰桥的门进入的是【荷鲁夏帝国】皇帝陛下————加哈路德•D•荷鲁夏,他用似怨似怒的眼神瞪著始。

是的,始正左拥右抱著月和希雅,香织则隔著沙发侍立在后,看起来就像是大摇大摆开起后宫的小白脸。

或许是在关心略显疲态的始吧,月和希雅紧贴著始,香织也从背后抱住始不肯分开。基本上,她们似乎是在对始施加治愈魔法,不过从未听说治愈魔法需要紧贴在一起才能施放。

始忍受著庞大的魔力消耗,专心地操纵飞空艇,甚至还顺便训练自己的魔力操作。他明明是如此认真努力的人,但是……

很可悲地,不仅是加哈路德,在场其他人似乎也完全没有感受到————他内心对强悍的纯粹执著。

「好羡————咳咳,你这样成何体统,南云先生。」

「莉莉安娜小姐,你的真心话脱口而出了哦。」

向始抱怨(?)的人是【海利希王国】的公主————莉莉安娜•S•B•海利希,而精准吐槽的人则是她的专属侍女荷莉娜。

莉莉安娜等王国一行人会一同搭乘飞空艇,是因为他们也想见证加哈路德的宣誓。

日前『攻陷帝城』的行动,并非是『费雅贝鲁根与帝国』的战争,而纯粹是『郝里亚族与帝国』的战斗。

所以卡姆要求加哈路德必须面见【费雅贝鲁根】最高决议机关的长老群,重新向他们宣誓自己以皇帝身分所立下的誓言。

附带一提,在场之人还有天之河光辉、坂上龙太郎、八重樫雫、谷口铃,以及表情恍惚、全身痉挛不断的缇奥。

恍惚与痉挛已成为己身标准配备的废龙大人,因为自己也想服侍始,不知何故竟对始使出鲁邦式飞扑。结果由于太过恶心,她被始反射性一脚踢落,又中了始的锁喉功而失去意识。

因为昏倒的她看起来非常幸福,所以是皆大欢喜。甚至因为她的模样太过幸福,所以没有人看她一眼。

不只是莉莉安娜,连雫等人也要求始自重,所以始于是移开目光,试图转移话题。

「加哈路德,舰内探险结束了吗?」

「是啊,这艘船真是不得了啊。我完全搞不懂这样的金属块为何能飞,不过实在是好玩极了!喂,南云始,弄一架给我用吧,多少钱我都付。」

加哈路德在始对面的沙发一屁股坐下,眼中闪烁著好奇心,对著始如此说道。

始则是毫不掩饰不耐烦的表情。

「我不需要钱啦,你放弃吧。你大概也就只会搭这一次而已,所以就趁现在好好享受吧。」

「别这么说嘛,只要一架就好,给我一架小的就可以了。」

「对我来说又没有任何好处。」

「唔唔,钱不行的话,我给你女人!我有一个女儿年纪正好适合你,名字叫崔西,虽然她在性格上有些战斗狂的倾向,却是个美女哦。我让她加入你的后宫,这条件如何?可以吧?」

看来加哈路德似乎认为始是无比爱好女色的人,可悲的是以现在的状况,始完全无法否定。

话虽如此,加哈路德把战斗狂皇女塞给始,始也只会感到困扰,所以他嗤笑一声,正打算出言拒绝,女性成员们却比他先一步反应————

「……要我召唤雷龙?」「小心我揍扁你哦?」「你在开玩笑吗?是吗?」「请别把陛下和南云同学混为一谈。」「不行!绝对不行!不可以抢在我前面!」等等声音此起彼落传出。

始耸了耸肩说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

「呿!竟然在我面前炫耀……嗯?刚才莉莉安娜公主是不是也有说话?」

加哈路德不悦地咂舌一声,接著忽然察觉不对,目光移向莉莉安娜,其他人也跟著朝莉莉安娜望去。

「咦?讨、讨厌啦,应该是您听错了吧?」

「哈哈,这么说来,你在晚宴上也撇下拜亚斯,开心地跳舞呢。喂喂,南云始,你的动作会不会太快了?连我也自叹弗如哦。」

「您您您在说什么呀!我和南云先生绝不是那种关系,你、你说对吧?南云先生!」

「对,我跟公主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可能。」

「……你也不用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吧……」

听到始说得那么明白,原本内心慌张不已的莉莉安娜,心情立刻低落至谷底。莉莉安娜有些赌气似地别过头去。从莉莉安娜的态度,一看就知道她其实也不是真的想否定两人的关系。

或者应该说,只要是看过莉莉安娜与始在晚宴共舞的人,对于莉莉安娜的内心都是一目瞭然吧。

始应该也同样明白莉莉安娜的心意,但即使在本人面前,始仍是一口否定。对于始的不留情面,众人向莉莉安娜报以同情的目光,对始则是冷眼以对。

「……为什么我要被你们白眼?何况公主的身分就等于是人妻吧,虽然未婚夫身首异处,但是她跟皇族的婚姻并未因此而解除,那么最后还是会找别的皇族与她成婚吧?」

「啊~关于那件事……」

莉莉安娜似乎有口难言,加哈路德则是露出像是苦吞黄莲的表情,代替莉莉安娜回答道:

「实不相瞒,皇族现在没心情搞政治联姻啦。毕竟必须一生戴著只要拿下就会死亡的诅咒首饰,而现在为了处理这混乱的事态就已经忙不过来了。」

说出此言的加哈路德,脖子上确实戴著镶有红色宝石的项炼。

————神器•誓约项炼。

此首饰能强制人的灵魂遵守亲口许下的誓约,只要拿下首饰,或是违反誓约,当场就会发狂至死,是非常可怕的神器。

「根据誓约的内容来看,即使皇族以外的人违背约定,只要皇族『依循法律予以制裁』,仍是得以留存性命,但是这也等于代表生命被掌握在国民的手中。现在帝国急需从根本上改革取缔制度,建立能够确实执行的严罚体制,以及办理帝都以外之城市的解放奴隶手续,和彻底宣导政令……每个皇族都在拚命奔走啊。」

加哈路德背部仰躺在椅背上,彷佛投降似地搔了搔头。

「就算王国表示不能把公主嫁给随时可能丧命的丈夫,帝国也无话可说。而且因为解放奴隶的关系,帝国的劳动力大不如前,在演说发表之地的帝都倒也还好,其他城市则是肯定会发生骚动,这方面也需要加派人手处理和镇压,所以现在的状况,帝国反而想请求王国协助。」

「原来如此,也就是公主的婚事作废了吧。」

「就是这么一回事。等到状况稳定,皇族的性命能得到基本保障的话,届时再重谈婚事,这次应该是让我的女儿嫁给兰迪尔殿下为佳。」

听完加哈路德的说明,在场的全员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附带一提,其实当时有一名皇族嚷嚷著「怎么可能有那种事!我要把首饰拿下了!」,然后真的把首饰拿下了。果不其然,他在发狂大闹一番之后,有如断线的人偶般当场毙命。因为有这样的事实,所以皇族才会如此拚命奔走。

「太好了!莉莉!」

「真的呢,虽然可能还是没办法自由恋爱,不过总之是争取到时间了。」

「是呀是呀!莉莉,太好了!」

光辉、雫、香织纷纷说著「太好了!」,不只是铃和龙太郎,甚至月等人也献上祝福,恭喜莉莉安娜撤销婚约。

「谢、谢谢你们。」

莉莉安娜的视线有些游移不定,吞吞吐吐地答谢。因为身为夫家公公的皇帝陛下在场,而且未婚夫本人被斩首而亡,所以场面非常尴尬。

话虽如此,对于能和企图对自己施暴的家伙解除婚约,莉莉安娜似乎由衷感到欢喜,即便是善于隐藏感情的她,眼神也少见地显露内心的感情。

加哈路德见状也只能苦笑说道:

「该怎么说呢,总之就是这样。现在莉莉安娜公主是单身了,南云始,如果你想要她的话,我可以动用皇帝的权力协助你哦?」

「什么!?陛下!您说这是什么话呀!我、我才不……」

莉莉安娜的精神激烈动摇,一旁的荷莉娜则是大力鼓吹「公主殿下!这是好机会!放胆冲吧!」。

莉莉安娜甚至没发觉月等人在瞪她,她偷偷看了始一眼,双颊泛红,一副忸忸怩怩的模样!实在相当明显!

而始当然不当一回事,即便对方是公主,始仍是不改本色,他若无其事地开口对加哈路德说道:

「然后你就会要我用飞空艇做为报答吗?你要我说多少次,这对我没有好处……不,反而只有坏处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南云先生!」

公主大吼,而始当然加以无视。

加哈路德则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回答道:

「喂喂,她可是一国的公主哦?只要是男人,应该都想得到她吧。」

「别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没有收集女人的兴趣,公主的头衔反而只是麻烦而已。」

「来~!看这边!公主在这里哦!不要无视我,听我说话~!请听听我说话~!」

公主挥动双手,强调自己的存在,但是始依然无视她。

「你对权力也太没兴趣了吧,不,在这个情况只是对公主没兴趣吧?」

「两者我都没兴趣啦。」

「好啦好啦好啦,你没在听是吧?我的话根本没人要听是吧?不,应该说根本没有兴趣是吧……呜呜……公主算什么嘛……」

公主伤心地倒下,眼神中失去了希望之光与活力。

「莉莉安娜小姐……您真是太可怜了……」

「莉莉……呜呜,明明是公主,怎么会这么可怜。」

「莉、莉莉!我有在听你说话!打起精神来吧!」

荷莉娜用手帕擦拭眼泪,雫和光辉则是齐声安慰莉莉安娜。

始无视莉莉安娜她们,对著仍不放弃交涉,口中沉吟的加哈路德叹了一口气。

「目前我没有想要的东西,所以你还是放弃吧。或许你以后也会找到谈判的筹码……所以你就耐心等到那时候吧。」

「唔~~你真的没有想要的东西吗?或者想要我帮你做事?老实说出来吧,只要是人,一定有想要的东西。说自己别无所求的人,若非已经不是人,就是心怀不轨……啊,话说回来,你是恶魔嘛。」

「你想找我打架吗?……你说的我也能理解,可是啊……」

始说完,将身体两侧的月和希雅一拥。

「如你所见,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已经在我怀里,除此之外我还要奢求什么呢?」

始的言下之意就是————所以你说再多也没用。

月开心地将身体靠在始身上,而希雅发现自己也和月同样被始紧紧搂住,所以惊讶地睁大双眼。不过她很快就开始摆动兔耳与兔尾,笑容满面地用力抱住始。

月和希雅在始的胸前目光交会,两人相互露出幸福的微笑。

「啊~啊~是吗是吗?呿,闪到我眼睛都快瞎了,我要去甲板欣赏风景了……」

加哈路德露出厌烦的表情站起身,急急忙忙走出舰桥。

始再度回到佣懒的状态躺在沙发上,雫和铃脸色微红,视线频频飘向始;光辉和龙太郎则是目光游移,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堂而皇之地在眼前放闪,似乎令人非常坐立难安,莉莉安娜之所以开始露出死鱼眼,原因大概就是出在这令人坐立难安的气氛吧。

这时始的背后与脚下突然有人说话了。

「呜呜~只有月和希雅太不公平了!吶吶,始同学,你说的『怀中』只是比喻吧?并非只限于月和希雅对吧?对吧?」

「主、主人呀,才刚承蒙您赏赐漂亮的踢技,现在就提出要求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是否可以请您也给妾身一个拥抱呢?抱在『怀中』比较好……」

香织从背后抱住始,不知何时复活的缇奥也扭动著身体爬起,两人各自拚命地强调自己的存在。

对两人有反应的人是月。她一起身,朝香织与缇奥看了一眼……

「……真遗憾。」

「你、你那是什么意思!?」

「唔?现在这句话妾身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哦,月!」

香织和缇奥瞪著面无表情的月,简直像是要气到咬手帕了。月稍微侧著头想了一下,然后缓缓指著自己和希雅。

「……赢家。」

然后指向香织和缇奥————

「……输家。」

月维持面无表情说道。接著她继续用脸颊磨蹭始的胸前。

霎时间,舰桥内响起理性断线的声音。

「呵、呵呵呵……月真奇怪呢,突然胡言乱语起来了……一定是哪里有问题了吧?」

香织的身体摇晃了起来。背后吹著暴雪,手握大太刀在肩上敲呀敲的般若小姐赫然现身!

「对,一定是那样没错!我们必须修好她才行。」

缇奥缓缓起身,全身散发沉浊黑暗的光圈,背后顿时出现展翅咆哮的黑龙!

「说到要修好损坏的东西,有个简单的方法呢。」

「没错没错,坏掉的东西就是……」

「打一打就会修好!」「打一打就会修好了!」

两人散发分不出是怒气还是斗气的强烈气流,那强大的压力令光辉、龙太郎和铃都面对面,彼此靠在一起发抖。光辉小声地喃喃说道:「那、那是香织吗?」

承受两人的压力,月则是再次抬起头,一改先前的面无表情,嘴角露出笑容说道:

「……住手吧,真要打的话,你们不可能胜过我吧?」

那是一句似乎在哪听过,非常能够激怒人的※完美台词。(译注:出自动画《机动战士钢弹SEED》中,主角煌•大和对同学赛伊说过的台词。)

果不其然,香织与缇奥纷纷喊著「很好!」「谁怕谁啊!」,怒气更加高涨。

月也火上加油,叫她们放马过来。只见月的背后忽然乌云笼罩、雷声隆隆,出现一条黄金雷龙!月的斗志高昂!战斗架势非常美丽呢。

「喂、喂!你们三个冷静一点!南云同学你别只顾著看,快阻止她们啦!」

雫惊慌失措,却仍是努力想要劝架。但是看到明明应为幻觉却清晰无比的般若小姐,耳朵也清楚听见黑龙与雷龙咆哮的瞬间,她立刻知道自己无法处理,早早就放弃劝架,向始求救。

「不行,我的身体很疲惫……」

但是始瘫在沙发上,一点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不过这也是因为原本小小的吵架对她们来说就是稀松平常之事,或者更应该说,吵架算是她们沟通的方式,所以始并不在意。

「你、你这个人真是的~!」

然而雫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清楚,所以气得脸颊阵阵抽动。

这时般若小姐请求雫出动助拳。

「小雫!前卫就拜托你了!」

「咦!?不知何时我也被卷入了!?」

雫的参战非常自然地就确定了。

而废龙也要求帮手助拳。

「来,公主殿下,你也一起来吧!你是结界高手对吧?你就跟那边的铃一起负责防御吧!」

「咦?我也要参战吗!?为什么!?」

「若无其事地把铃也算在内了!?」

缇奥以龙人族的臂力抓著莉莉安娜与铃的后颈,两人就这样泪眼汪汪地被拖走了。

她们的模样就像被人牵去卖的小牛,虽然莉莉安娜口中喃喃说著「公主……我是公主哦……」,却也无济于事。莉莉安娜以眼神向自己可靠的专属侍女求救,可是……

「莉莉安娜小姐!你要努力奋斗!这是让正室认同您的大好机会哦!」

看来就连专属侍女也无法领略她的意思,公主殿下只能眼神死了。

铃也伸手向光辉与龙太郎求救,但是两人却飞快地移开视线。

身为男人,对女人的战争一定是避之唯恐不及吧。

「你们见死不救!你们对铃见死不救!晚点有你们好看的!」

铃的语气充满怨怼之情,却也只是徒留空虚。

「……希雅,前卫交给你了。」

「是!我不会让任何人靠近月小姐!※我会让她们全员吃我的兔拳!」(编注:原文为『うつさうさにしてヤんよ!』,出自日本绘文字『ぽこぽこにしてヤんよ!』,用以表现连续出拳的动作。)

希雅斗志十足,兔耳使劲摆动,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她互击双拳,发出了冲击波!外挂兔的气势如猛虎出闸!

月就像是即将前往战场,准备向妻子告别的丈夫一般,对瘫软地躺在沙发上的始露出充满爱情的微笑……但一般应该是反过来才对吧。

「……始,我去去就回,我会让她们见识我的厉害。」

「好~你去吧,别打得太过头了。」

「……回来之后,你要奖赏我的努力,给我一个拥抱哦?」

「快点回来吧~」

「……嗯!」

这样的对话更加刺激般若阵营,她们的战意已经冲破极限。

于是除了遭到牵连、飘散著悲壮之情的一部分人之外,女性成员们走出舰桥。

在半空中总是放晴,随时都是适合战斗的好天气。

不久之后开始听见巨大的声响和爆炸声。

光辉与龙太郎身子一震,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心想————真的不用管她们吗?

「她们似乎玩得很快乐呢。」

但是始的感想却只是如此而已。

「……这种状况还能不为所动!?唔,这就是我和南云的差距吗!」

「不,你想太多了,冷静下来吧,光辉。」

始全身放松,表达他不经大脑思索的感想。

光辉懊悔地咬牙切齿,心中怀抱著不经大脑思索的想法。

只剩男人的舰桥内,响起龙太郎疲累的叹息声。

在那之后,亚人们被剧震和爆炸声吓得不停发抖,当月等人的大战进入尾声时,前方终于开始看得见树海了。

虽然在战斗途中,似乎有听见先前到了甲板上的皇帝的悲鸣……

不过那一定是听错了吧。

当太阳遮起脸来,夜幕低垂的时候。

微弱又温暖的自然灯光照亮著【费雅贝鲁根】。

那些是以易燃却不易烧尽的特殊树枝做成的火把,以及将会发光的树海之虫关在油灯中所形成的灯光。

【费雅贝鲁根】藉由香织的再生魔法快速重建,昔日堪称为『静谧与幻想之都』的美丽面貌,如今已恢复到了某种程度。乍看之下,日前魔人与帝国的袭击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照理说居民们已经恢复往日的生活,当结束一天辛劳后,应该在家放松身心,享受团圆之乐才是,可是……

「来人啊!有没有谁知道西方聚落的物资储备情况呀!?」

「住家的分配还没完成吗!?没时间了哦!快点给我动起来!」

「咿~!?刚刚有只郝里亚————啊,什么嘛,原来只是普通的兔子……」

「你们这些家伙要赞叹香织大人到什么时候!快点去工作!」

这里人声鼎沸得像是昼夜颠倒一般,不分种族、男女老少、甚至职业类别,每个人都来来去去,忙碌地四处奔走。

话虽如此,他们的脸上并没有慌张或焦躁的神情,反而充满过去所没有的希望光芒。

城市的喧嚣随著夜风,自敞开的窗户进入室内,长老群的其中一人————森人族族长艾尔夫雷利克•海彼斯特深深叹一口气。另外,他还用手指轻揉略显疲态的眼角。

然后,他面露难以言喻的古怪表情,目光回到手上的资料。

资料的内容是关于准备收容数千名同胞的报告书,以及跟其相关的各种申请文件。

「……我说卡姆啊,同胞们真的会回来吗?」

艾尔夫雷利克说完这句话后,房间内彷佛突然现身一人似地,多了一个人的气息。

「你还在说那种话吗?无从确认的事情你就别再问了,快点做好收容同胞的准备吧。」

现身者是卡姆•郝里亚,他先前一直消除气息,隐身在一旁。

卡姆等郝里亚族为了将解放亚人的消息通知【费雅贝鲁根】,让【费雅贝鲁根】做好收容人员的准备,于是利用始的『传送门』,先一步回到【费雅贝鲁根】。

只要有郝里亚族专用的心电感应石,他们就能有效率地取得连络,所以是由郝里亚族负责担任通讯传话人员。另外,卡姆之所以消除气息待命……其实只是他的兴趣而已。

听到卡姆说的话,艾尔夫雷利克面露苦笑。

「我明白,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帝国竟然会解放我们的同胞……」

「这件事也是再过数小时就能得到证明。不过我也能体会你的心情啦,因为如果不是有老大在,我们做梦也想不到能获得如此丰硕的成果。」

「老大……资格者————南云始吗?如果你所言为真,那么他就不只是我孙女的救命恩人,而且也是救出我们全部同胞的恩人。这份恩情实在太过沉重,我想不出有什么方法可以报答他……」

「我想老大并不期待你的报答吧。少说废话了,动作快点,我又接到报告了。」

卡姆冷淡地回答,艾尔夫雷利克则瞥了他一眼。

卡姆似乎正以心电感应石与同伴通信中,虽然他的目光注视著虚空,但全身却没有一丝空隙。非但如此,他散发出符合一族之长身分的强烈霸气,先前隐身时消弭的气息就如同假的一般。

过去卡姆明明就跪拜在他们长老群的面前,在被判定全族处刑之后,露出了绝望表情的说……

如今卡姆丝毫没有先前温和懦弱的气质,感觉到的是只要触碰到他,彷佛就会被斩杀的锋利气息,两者实在不像是同一人物。

实际上,卡姆已经证明他那锋利气息是真货。

之所以会这么说,那是因为当卡姆等人回到【费雅贝鲁根】后,他们立刻告知长老群事情的经过,并且催促做好收容受解放同胞们的准备。但是当初包含艾尔夫雷利克在内,没有人相信卡姆说的话。

不过这也难怪,因为谁能想像区区一个部族,竟会对军事国家发动战争,甚至还取得了胜利。

即便郝里亚族以前曾经击溃熊人族的精锐部队,也有拯救【费雅贝鲁根】逃过魔人与帝国袭击的战绩,这仍是超越了他们的理解范围。

因此就算有长老认定卡姆的报告和请求是『戏言』,那也是无可厚非。

只不过,糟糕的是有人非但支持那样的主张,甚至还怀疑郝里亚族因为与【费雅贝鲁根】决裂,而且以前长老会议曾决定将他们处死,所以有可能因此心怀怨恨而图谋不轨。

于是就爆发了『长老群险遭斩首事件』。

当虎人族族长杰尔大喊「你们有何企图!」,一如往常激动地想抓住卡姆的瞬间,一群郝里亚族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一瞬之间便镇压了长老会议的议场。

当然,同时小太刀还抵在长老的脖子上,并且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在艾尔夫雷利克的劝解下,总算没有见血,但是包含身经百战的杰尔在内,负责护卫的战士们无人能够反应得过来————这个事实让长老们深切感受到郝里亚族的实力。

他们不禁同意,如果是郝里亚族,确实有可能『攻陷帝城』。

不,应该说不得不同意。因为郝里亚族的表情很可怕,他们别说是怕到流冷汗,甚至怕到下面差点漏出不该漏出的液体。

担任护卫的雷根————也就是以前曾袭击郝里亚族的熊人族————他口中喃喃说著「呜呜……快、快帮我拿药来……笑容残忍的兔子……那场恶梦……啊啊,我心悸气喘的症状又发作了!」,同时异常流汗,缩在房间角落不停发抖……

身为最优秀战士的他,竟然会心灵受创,甚至让那件事成为他的梦魇。凡是看到雷根那副模样的人,顿时全都变成谦虚有礼的君子,乖乖地摆出正座姿势听卡姆说话。

艾尔夫雷利克回忆起那个可怕的事件,正暗自流著冷汗时,有个人带著卡姆所说的报告进入房内。

「祖父大人,供应灾民的粮食已经准备好了,这是消耗后的粮食储备量。」

伴随有如黄莺出谷的可爱声音递交资料的人,是艾尔夫雷利克的孙女————艾尔媞娜。

她拥有快要拂过地面的金色长发,以及令人联想到苍郁森林的翡翠眼眸。她也是被帝国掳走后,始与郝里亚族救出的受害者之一。她在平安返回故乡后,如今则是积极地辅佐著祖父。

话虽如此,艾尔媞娜的地位有如森林中的公主,先前的掳人事件对她而言应该是惨痛的经验,身为祖父的艾尔夫雷利克不禁替她忧心。-->">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