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哈尔崔那大迷宫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第二章 哈尔崔那大迷宫

在缠附身体的浓雾之中,始一行人踩著坚定不移的脚步前进。

他们是为了前往【哈尔崔那树海】真大迷宫的入口所在处————『大树乌亚•阿鲁托』。平时因为雾气太浓的关系,在大树附近就连亚人的感官都会失准,不过每隔十天有一次机会,雾气浓度会下降,如此便能开出道路让人通行。

始等人抵达【费雅贝鲁根】后的第三天,那条道路打开了。

于城市逗留的这三天,在艾尔夫雷利克等人的款待下,始他们度过一段相当舒适的时间。

希雅被艾尔媞娜缠上、始被郝里亚族缠上、龙太郎纠缠战士们、光辉被原本是奴隶的女孩们缠上、香织被信徒缠上、缇奥缠上始结果遭到捆绑、铃垂涎亚人的孩子们而纠缠他们、月推倒始……

在这段期间,他们几乎都是快乐地在缠上或被缠上的状况下度过,只有雫一个人似乎感到非常疲惫。

「天之河,右边。」

「————!」

树海的魔物们隐于雾中发动了奇袭。

但是始和月、希雅、缇奥,以及郝里亚族的人们都完全不处理,将魔物全部交给光辉他们应付。因为光辉他们是初次挑战大迷宫,所以这其实是在让他们用树海的魔物做暖身运动。

只不过,由于树海的雾会严重扰乱非亚人种族的感觉,所以这里的魔物不能与在【奥尔库司大迷宫】战斗过的魔物相比,因此光辉等人非但没办法暖身,似乎还陷入了苦战之中。

刚才光辉也差点受到来自侧面的奇袭,多亏始的忠告才得以勉强挡住。

光辉微微皱起眉头,他似乎颇为焦躁。

而龙太郎也跟光辉一样,他从刚才就不时发出咂舌声。而不管是以结界守护队伍的铃,还是负责游击的雫,脸上都露出严峻的表情。

在那一行人之中,与光辉他们一同战斗的香织,发出了干劲十足的喊声。

「……在那里!这样……再这样!」

由于香织尚未完全掌握神之使徒『诺因』的身体,所以她自愿进行锻炼。而诺因的身体似乎不会受到浓雾的影响,这里正好适合让她进行回忆诺因战斗经验与技能的训练。

香织现在也拍动著银光闪耀的羽翼,射出银羽击退魔物。她对银羽的操控似乎已相当熟练,只见银羽宛如追踪飞弹似地追踪魔物,瞬间便将其分解并消灭。

「喝!」

另外,对于接近而来的魔物,她则是挥动手中发出银光的大剑,漂亮地将魔物一刀两断。

虽然对香织而言,要像诺因那样自由自在地挥舞双大剑仍颇有难度,不过只用一把剑的话,她的技术已经相当了得,至少已经抵达自称「剑士」也不会羞愧的程度。

「香织好像已经很熟悉身体了呢。毕竟每天都和月打架嘛。」

「……她的身体能力异于常人。我也不能懈怠,否则会被她追上。」

看著香织解除架势,呼出一口气,始与月如此说道。

若是原本的诺因,其战斗能力足以令使出全力的始陷入苦战,所以香织仍有进步空间。不过若是考虑到进行魂魄转移后,仅仅过了两周左右,香织的成长速度可说是令人惊讶。或许是香织生性勤勉,才让她能够快速地掌握诺因的战斗力吧。

「没有这回事,我的攻击魔法还不能用在实战,也必须集中精神才能发动分解……甚至还没赢过月一次。」

香织似乎听见始与月的谈话,她一边走近两人,一边噘起了嘴。明明想要快点变强,脑中也知道该如何做,但身体就是跟不上,因此令她非常心急……那样的情绪全都写在她的脸上。

「……香织,你在说什么啊。你拥有轻易就能超越我们的身体能力,又有『分解』这么凶恶的能力,魔法则是全属性皆精通,而且无需咏唱及魔法阵便能发动魔法。你的剑术也以惊人速度进步,至今尚未看见极限。而且你原本就有要塞一般的防御力,又完整继承了回复魔法的功力,所以能够达到瞬间治愈……就算用开外挂来形容你都还不够,你这个角色根本是来破坏游戏平衡的,这样你还不满足吗?」

雫像是被香织打败似地,客观地点出她的能力。香织也感觉自己确实有如怪物,心虚得目光四处游移。

「不过我还无法胜过月和希雅……如果我是破坏平衡的角色,那始同学他们又是什么?」

「……只能说是……难以名状的存在……」

雫露出苦恼的表情,思考该如何形容始他们,结果似乎还是什么也没想到。

这时光辉对雫说道:

「不要紧的,雫,只要通过大迷宫的考验,我们也会变得和南云一样强。不,考虑到南云是非战斗系的天职,我们一定可以变得更强才对。」

「是啊,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魔法,我很期待呢。」

「对呀,我们要加油。」

虽然始的强悍并非只是神代魔法所导致,不过光辉先把这些拋诸脑后。他气势高涨地双手握拳,龙太郎和铃也斗志十足。

「各位~我们到了哦。」

正当光辉等人燃烧斗志的时候,希雅回头告知所有人已经抵达大树。

始等人也往前追赶逐渐消失在浓雾另一头的希雅,并忽然来到一个没有雾的空间,前方耸立一棵与以前见到时完全相同的巨大枯木。

「这就是……大树……」

「好大……」

「非常……巨大呢……」

光辉等人抬头仰望,却无法看见大树的顶端,而且因为树干太过宽广,所以乍看之下只像是一面墙,让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自己当初造访这里时一定也是相同表情吧————始和月看著彼此,相视一笑。

始从『宝物库』取出攻略过的大迷宫之证明,朝著大树根部的石板走去。

石板与以前一样,七边形的顶点画有代表各大迷宫的七种图案,背面则有可以嵌入证明的凹槽。

始单膝跪地,将总计五个证明放在手掌玩弄,光辉等人也终于从大树的壮观景象回过神来,聚集至始的身边。

接下来是真正的魔境,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始以锐利的目光环视众人,提醒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卡姆,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你先带著郝里亚族离远一点。」

「遵命,老大,祝您武运昌隆。」

经过与长老群的交涉,大树附近以南被划分为郝里亚族的土地,所以卡姆等人也跟了过来。尽管听见始这么说,让他们的表情略显遗憾,他们却仍是在敬礼之后一同散开。

确认郝里亚族远离后,始缓缓将【奥尔库司大迷宫】攻略之证的戒指嵌入石板。隔了一拍,石板开始浮现淡淡发光的文字。

————四个证明。

——再生之力。

————随著羁绊而来的路标。

————新的试炼之路,将会为具备一切条件者敞开。

「这也和上次相同,要使用哪些证明呢……就用神山以外的吧。」

始说著,将证明一个一个嵌入石板中,【莱森的戒指】、【古卢恩的项炼坠】、【梅尔基涅的硬币】……

每嵌入一个,石板发出的光便随之增强。

然后,当始嵌入最后的硬币后,石板的光芒彷佛被解放一般,沿著地面射向大树,让大树本身发出耀眼的闪光。

「嗯?大树也出现图案了。」

「……嗯,再来是再生之力?」

正如缇奥深感兴趣地说的那句话,大树的树干浮现出一个七边形的图案。月走向图案,伸手轻触其上,行使再生魔法。

随后,与先前所无法比拟的强烈亮光覆盖大树,从月的手掌触碰之处开始,光之波浪有如涟漪一般不断地往树顶扩散。

璀璨闪耀的大树像是要从根部吸取水分一般,让光芒流动到大树的各个部位,大树逐渐重获生机。

「啊,树叶……」

希雅入迷地看著渐渐恢复生命力的大树,并且指向从上方的树枝开始长出的树叶。

始等人彷佛目睹生命的诞生一般,体会著难以言喻又不可思议的感动。大树在始等人面前一口气变得枝叶繁茂,恢复往日的翠绿。

一阵稍强的风吹过大树,四周立刻响起枝叶的窸窣声。

下一个瞬间,正面的树干好似裂开一般往左右分开,大树于是出现一个树洞。

那是能轻易容纳数十人的大洞。

始等人互看一眼点头示意,毫不犹豫地走入巨大树洞中。

始先前还在担心一件事————没有实际攻略四个以上大迷宫的人,该不会无法挑战树海的大迷宫吧?但看来这似乎是始在杞人忧天,他们全员都顺利进入了树洞中。

想进入或有本事进入就来吧,但完全无法保证能够让进入的人活著出去喔————这个迷宫采取的态度,恐怕也与其他大迷宫相同吧。

始张望四周,不过洞中似乎没什么东西,就只是一个圆顶状的巨大空间而已。

「这里就是尽头了吗?」

光辉讶异地说道。

随后,洞的入口宛如倒带般开始关闭。

外界洒进来的光逐渐变得微弱,让光辉不由得慌张起来,于是始喝令一声使他冷静。在因入口完全关闭而呈现一片漆黑的树洞中,月立刻举起手,想要确保光源……不过貌似没有那个必要。

因为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魔法阵,发出强烈的光芒。

「唔哇!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

「别吵!这是转移系魔法阵!转移到另一头后可别愣住了喔!」

始提醒惊慌的龙太郎与铃,随后他们的眼前便转为一片黑暗。

「唔……这里是……」

重见光明后,映入始等人眼中的是草木繁茂的树海。一瞬间,他们还以为自己只是被丢到大树之外,但是因为那样就没有必要特地传送他们出来,所以可以确定这里还是在大迷宫内部。

大树中的树海……实在是奇妙的状况。

「大家都没事吧?」

光辉轻轻摇著头,他确认周围的状况后,开始确认同伴是否平安,雫等人则是回答没事。月、希雅、缇奥、香织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她们已经目光锐利地在警戒四周。

光辉困惑地问道:

「南云,这里真的就是大迷宫吗?……要往哪里走才好?」

始等人被传送到一个圆形空地,周围三百六十度全被森林环绕,看不到任何指示方向的路标。

由于上空被浓雾所遮蔽,所以也无法飞上空中探路。

「……总之只能找找看了。」

始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悦,口中说出的话有些答非所问。

而且他的视线也没有对著光辉。

「……这样啊,那我走在最前头,你若是有什么发现就告诉我。」

尽管对始的言行感到不解,光辉仍是自愿打头阵。因为他听说神代魔法只授予通过试炼得到大迷宫认可之人,所以想要一马当先表现自己。

其他人也没什么异议,一同跟在他的身后————本来应是如此,但是不知何故,只有始站在原地不动,以冰冷的眼神瞪著走在前面的人们。

希雅走了几步,发现始站著不动而感到疑问,于是她回头看向始。

「……始先生,怎么————」

希雅开口向始询问……的那一瞬间,响起了细微的破风声。

始迅速地从『宝物库』取出束缚用神器————飞石索向前投出,其目标是月、缇奥和龙太郎。由于他的动作既突然又迅速,三人还来不及抵抗,就被纠缠在一起的飞石索困住了。

「……嗯!?」

「主人!?」

「你突然做什么!」

月、缇奥、龙太郎不断挣扎。

光辉等人看到他们被绑,顿时目瞪口呆。

下一秒,光辉回过神来,目光锐利地瞪著始。

「南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光辉忍不住大吼。雫等人也神情紧张,目光注视著始,想要询问他的意图。

「喂,南云————」

始单手制止出声怒斥的光辉,不发一语并面无表情地朝著月走过去。

月困惑地仰望著始,始则是将多纳尔的枪口抵在月的额头上,眼中的寒意直逼绝对零度。

「……始?为什么————」

月看到始把枪口对著自己,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光辉等人也是一样。始竟然会对他毫不掩饰地声称是最爱的月释放杀气,让人完全感觉不到真实感。

他该不会是疯了吧……光辉这么想著,打算出手阻止始的时候————

「————!?」

————树海中响起一声乾燥的枪响。

始毫不迟疑地扣下了多纳尔的扳机。

虽然始有把枪口从额头移开,改为对准月的肩膀,但始对最爱之人开枪的事实仍未改变。

「始、始同学!?」

「你、你在做什么!南云同学!」

香织与雫出声制止,语气中充满惊愕与焦躁之情。希雅急忙想要阻止始,不过这时她似乎察觉到不对劲,反而遏止了香织等人。

光辉准备压制始,一副随时要扑上去的样子,却在听见始的下一句话后打消念头。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冒牌货。」

当始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现场彷佛变成极寒之地,充满著寒气。事实上气温并没有下降,而是始身上散发的杀意,夺走了生命所发出的热度。不知是否为错觉,感觉连周围也暗了下来。浓密至极的杀意,令光辉等人的呼吸不自觉变得急促,全身冷汗直流。

「你是什么东西?真正的月在哪里?」

「……」

有著月外表的『某物』不发一语,脸上表情瞬间消失,全身散发的气息感觉不出一点生命活力。始之所以不称它为『某人』而是『某物』,是因为它被击中的肩膀没有流出血来,明显不是人类。

枪声再次响起,这次是另一边的肩膀被击中。

但是山寨月却是面不改色,看来它似乎没有痛觉。与诺因相比,它给人的感觉更像人偶,也或许它是真的没有自己的意志。

「你没打算回答吗?不,你是没有回答的功能吧,那就算了,去死吧。」

始将多纳尔的枪口对准山寨月的额头,这次才真的用电磁炮将它的头轰爆。似乎有某种液体飞溅到了后方。

雫等人忍不住就要别过头去,不过强忍著念头仔细一看,就发现飞溅的并不是脑浆,而是红褐色、像是史莱姆的东西。

失去头部之后,山寨月隔了一拍便开始融化,恢复为同样红褐色的史莱姆,然后成为地面的污渍。

始接著向被飞石索绑住的缇奥与龙太郎的头部开枪,而炸开的两人果然也如山寨月一般,恢复为红褐色的史莱姆后,接著便被地面吸收。

「呿!不愧是大迷宫,突然就给我玩这种把戏……」

始将多纳尔收进枪套,咒骂了一句。

「始先生……月小姐和缇奥小姐她们在……」

「大概在转移之际被传送到别的地方了吧。转移那时我有一种像是取得神代魔法的时候,记忆遭到探索的感觉。我猜这是将记忆植入那个具有变化能力的红褐色史莱姆上,让它假扮成我们的人,再找机会从背后捅我们一刀吧?」

始因为月被利用而露出不快的表情。听到始的推测,雫和铃感到不寒而栗。

「原来如此……不过亏你分辨得出来呢。」

「是啊……铃根本分辨不出来,你是如何发觉的呢?」

想到同伴被假冒的危险性,铃不禁有些脸色发白,并询问始有何分辨方法。光辉也在担忧失散好友安危的同时,好奇地看著始。

面对铃的问题,始的回答是……

「问我如何分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当我看到它的瞬间我就知道,眼前的这家伙『不是我的月』。」

「「「「「……」」」」」

全员顿时感到无力,铃则是以微妙的眼神盯著始问道:

「那么你又是如何看出龙太郎同学和缇奥小姐呢?」

「只要知道有冒牌货在,再来只要仔细观察,我就能用『魔眼石』看出差异。除此之外,大概只能对照平时的言行和性格,自己想办法察觉吧?」

「这、这样啊,不过要如何分辨龙太郎同学才好呢?对铃而言,如果它做出无脑发言,我反而可能会认为他是『真货』耶。」

「该、该不会龙太郎被选为替代对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可恶,龙太郎……」

铃的发言固然过分,不过应该是龙太郎好友的光辉,其言下之意竟然是龙太郎太过单纯所以难以分辨,所以他的发言也是半斤八两。

雫眼中带著同情,遥望应该在某处的龙太郎。不知何故,远方的天空浮现笑容满面、竖起大拇指的龙太郎的身影。

就在此时,希雅似乎想到什么,她竖起了兔耳。

然后她忸忸怩怩地用满怀期待的眼神对始问道:

「那个、始先生……如果是我,你也能在看到冒牌货的瞬间就认出来吗?」

「!」

香织对希雅的提问敏感地做出反应,她猛然回头看著始,眼神就像在问「那我呢!?那我呢!?」。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始身上,在微妙地酸酸甜甜的气氛中,始似乎不当一回事,很乾脆地回答道:

「谁知道呢?大概不可能在看到的瞬间就发觉吧?」

「……」「……」

气氛顿时陷入死寂。一般来说,这个场面应该要回答「我当然会发觉」,但是毫不留情地实话实说才是始的本色。

希雅和香织忍不住直盯著始,不过始无视她们的目光,大步地朝树海深处前进。

希雅与香织气得鼓起脸颊。

「神经太大条也不是好事啊……」

「小、小香香、小希希!打起精神来!」

「香织到底为什么会看上那种家伙啊……」

始听著雫等人的安慰与光辉的嘀咕,微微地露出苦笑。

其实始的内心是认为「希雅的话我认得出」,不过……那样回答的话,般若就会降临在香织背后,所以始只能闭嘴不说。

有道是※般若从口出。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以多说。(编注:原文为『口は般若の元』,其引用自『口は祸の元』,亦即祸从口出。)

于是一行人漫无目的地在树海之中徘徊了好一阵子,体感时间判断大约走了两小时的时候,他们听见了某种声音。

呼呼呼!!————那是彷佛将电风扇开到最大的声音。而且声音不只一两道,数量十分惊人。

「是魔物!南云,由我们出战!你别出手!」

「好吧,毕竟是初战嘛。」

光辉走上前。虽然他的斗志似乎有些太高了,看上去有点危险,不过如果给始等人应付魔物,那么让他们一起跟来就没意义了。始耸了耸肩,退到后方观战。

这是第一次与真大迷宫的魔物对战,雫和铃神情紧张,在光辉的背后准备迎击。

「这个声音是昆虫拍动翅膀的声音!各位请小心!在飞行型的魔物之中,尤其以树海魔物的回避能力特别高喔!」

「小雫,小铃,加油!」

希雅给予建议,香织则是声援他们。

随后,大群魔物穿过树林的缝隙袭击而来,就在那一瞬间————

「咿~好恶心!」

铃发出了悲鸣。本来铃的基本战法是布置结界,以限制敌人的前进路线,但是袭击而来的魔物外观似乎令她在生理上无法接受,恶心到甚至让她一开战便犯下大失误,忘记张设结界。

魔物的外观是『蜜蜂』,可是大小却跟婴儿差不多,而且它们还有无数的脚,正如同蜈蚣一样动个不停。它们的口部像是蜘蛛似地一开一闭,并有七个隆起的复眼。魔物身上是黄黑相间的恶心颜色,沾附著全身的绿色黏液沿著尾巴的毒针滑下,滴得到处都是。

那确实是令人不想直视,而且就某种意义来说是在亵渎神明的生物。

「铃!振作一点!」

光辉大声一吼,以『缩地』急远逼近飞向铃的怪蜂,然后挥下圣剑。

然而正如希雅的预测,怪蜂的回避能力非常优越,轻易地避开了圣剑的一击。与此同时,绿色的黏液四处飞溅,沾在铃的脸上。

铃差点就要晕了过去。只见怪蜂一个回身,尾针对准铃。

「疾!」

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身而入,黑刀在危急之际斩中怪蜂。

「铃!」

「————天、『天绝』!!」

雫大声一喝,结界师才终于开始动作。铃眼中噙著泪水,但还是制造出结界的通道,将潮涌而来的怪蜂群阻断并诱导开来。同时铃也不忘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与技术,对自己施加回复魔法,黏稠的液体就这样伴随著光芒受到了净化。

光辉与雫无视精神方面已经快要阵亡的铃,两人互相掩护对方的死角,开始迎击。

「————『天翔闪』!」

光之斩击随之飞出,但是怪蜂却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左右分散,轻易躲过光辉最擅长的招式。怪蜂的敏捷程度令人吃惊,简直就像强弓射出的箭,同时却违反了惯性法则,做出以锐角转弯之类的动作。光辉见状,低声咒骂「太夸张了吧,可恶!」。

除此之外,因为它们的尾针在射出之后,立刻又能长出新针,所以怪蜂利用其自身敏捷性,开始用尾针进行机关枪式的扫射。它们不停在周围盘旋,从各个角度射击毒针。

「天绝天绝天绝!」

铃伴随著悲鸣进行咏唱,她的障壁勉强能够挡住毒针的攻击;雫则是活用速度破坏对手的连系,由此产生空隙后再让光辉发动强力的一击。

然而,如此的合作攻击,一次只能打倒数只怪蜂,想驱逐数百只怪蜂,仍是差得很远。

与外面的魔物相比,这些魔物的能力和战斗方式实在太过高招。

「可恶,这些家伙简直就像魔人的魔物一样!」

「不对,你说反了吧?是魔人的魔物与大迷宫的魔物水准不相上下。」

光辉拚命地挥动圣剑。想起不久前经历过的杀戮战场,令他忍不住咒骂出声。看来大迷宫的魔物强度让他完全失去了余裕。

光辉的背后有怪蜂发动奇袭,始却一边订正光辉的说法,一边将之击落。

虽然光辉斗志十足地说由他们来应付,可是怪蜂不可能听光辉的话,在后方待命的始等人也已经遭遇怪蜂群袭击。

不过不只是始,希雅和香织也都能轻松迎击。

「回避能力好也没用!」

每当希雅的德卢肯挥下,迸射出的冲击波便将一大群怪蜂粉碎。

「嗯~我好像抓到诀窍了!」

而在香织这边,银羽的追踪飞弹形成了弹幕,将怪蜂逐一击落。无论怪蜂如何回避,银羽都会转向追击,根本可以说是魔弹了。而且香织愈是射出银羽,她的控制技巧就变得更为熟练,准确度也愈来愈高。

那幅光景进入光辉的视野中,让他紧紧咬牙。

「光辉同学!不好了,我快撑不住了!」

铃已经是半哭丧著脸。每当她所展开的多面障壁被破坏,就得制造新的出来,如此不断重复下去,便无情地消耗了铃的魔力。

光属性中级防御魔法『天绝』确实是一招本身的强度并不强,却重视其展开数量的障壁技能。

即使如此,身为『结界师』的铃所展开的『天绝』强度却不同一般,如果是普通的魔物,必须进行数次攻击才能打破一面障壁。

可是在怪蜂的毒针面前,铃的『天绝』障壁脆弱得跟纸一样,只承受一击就遭到破坏,因此铃被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展开障壁。

铃展开障壁的速度一点一点地慢了下来,飞向她的毒针逐渐缩短距离,那幅光景让铃像是被绳子勒住脖子,对她的精神造成了打击。

雫的表情也很严峻,身为高速近战型的雫刚好是怪蜂的克星,雫使用『无拍子』发动快慢自如的攻击,准确地击毙怪蜂。

但是,怪蜂的强势之处是在于那庞大的数量,雫就算一对一没问题,缺乏大量击杀能力的她所能消灭的数量却是杯水车薪,迟早会遭到敌人的反击。

光辉看见铃和雫的情况,或许是感到著急了,他离开两人身边,一个人向敌方冲出去。

「如刀刃般的意志啊,寄宿于光中,将敌人切开!————『光刀』!」

圣剑发出光芒,闪耀的光芒从剑尖向外伸长两公尺,成为巨大的锋刃。光辉旋转著身体挥动变为大剑的圣剑,画出圆形轨迹的光,将攻击范围内的所有怪蜂完美地斩成两半。

可是光辉为了横扫敌人而落单,又做出充满空隙的大动作,因此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只见怪蜂趁著光辉出招后一瞬间的停顿,用身体冲撞光辉。

「咕呜!可恶!」

光辉被撞得向后翻倒,怪蜂立刻扑在他身上。它口中一边疯狂呜叫,一边企图刺出毒针。幸好光辉身上的圣铠将毒针挡住,所以他没有被刺中。

光辉艰难地用圣剑刺穿扑在他身上的怪蜂,将怪蜂的尸体推开。但是,大迷宫的魔物并非等闲之辈,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重整态势,在他起身之前,大量的怪蜂便不断涌上。

「光辉!」

「喔喔喔喔喔!」

光辉没有余力回应雫,他发出怒吼,以单膝跪地的状态挥动圣剑。但是勉力挣扎也只能到此为止,一只怪蜂终于躲过圣剑,攀附在光辉的背上,它凶恶的大口快速迫近光辉,准备要咬断他的脖子。

「————!?」

光辉发出无声的悲鸣。

剎那间,红色闪光破空而来,与此同时,攀在光辉身上的怪蜂的头部也瞬间消失。

光辉没有时间思考发生了什么事,他无视后颈传来的酥麻热度,粗暴地将仍然攀在他身上的怪蜂尸骸拉开。

尽管光辉好不容易才经过九死一生的局面,可是映在他视野中的却是几百只怪蜂群。

————会被围攻!

光辉的表情僵硬,这时他的耳中传来一个丝毫没有焦急之情的声音。

「天之河,别动哦。」

「咦?」

随后,无数的红色流星蹂躏著这个空间,过了一会儿,随即听见拖长了尾音的爆炸声。每当爆炸声响起一次,便会有六道闪光四散飞舞。那些闪光彷佛迸射著红光的长枪,仅仅一道闪光便能贯穿至怪蜂群的遥远后方,将弹道上的敌人全数消灭。

那是始的枪技————『神速射击』。这种快枪射击因为射击速度太快,所以会让人感觉只有听见一声枪声。

此外,射击角度更是经过精心计算,射出的子弹会在空中与其他子弹互相碰撞,微妙地改变角度,能更有效率地击杀敌人。

这也是属于始的枪技————『多角射击』。

从不同视角来看,甚至会觉得是敌人自己飞向子弹一样。

本来始在每六发连射后的装弹时间应该会出现一丝空隙,不过藉由转枪装弹的方式,让他在剎那间便将传送至空中的子弹装填完毕。

握住多纳尔与休拉克的双手绝不会将枪口朝向相同方向,它们彷佛各自是不同生物一般,朝向敌人疯狂射击。

那简直就是绝技,怪蜂群不到十秒就被驱逐乾净。

就在光辉等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始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将多纳尔与休拉克收进枪套,朝著怪蜂的残骸走去。

然后他说出一句就某种意义而言,比刚才的枪技更为众人带来冲击的话语————

「呿!吃了似乎也没什么好处啊……」

「吃?欸,南云同学,你原本打算吃这个魔物吗?你是说真的?」

由于始的发言实-->">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