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掌握希望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第三章 掌握希望

感受著顶在背部与后脑勺的冰冷坚硬触感及乾燥的空气,原本半梦半醒的始,意识急速变得清晰。

「……这里是……」

始摇摇头,坐起身,将周围大致确认一遢。

虽然因没有任何光源而导致四周一片漆黑,不过始有著『夜视』技能,所以视野不受黑暗影响。因此他看出这里和失去意识前进入的树洞相同,只是空间大约有之前的两倍大。

不过,有一点决定性的差异————那就是房间中存在不明物体。

在半球形的空间中,圆周上整齐地排放著长方形物体。

物体大小约可容纳一人,始心想那长得真像棺材。

始醒来之处,似乎就是排列在圆周上的其中一个棺木。房间的中央空无一物,周围的墙壁也没有任何出入口。

始将目光移向两侧像是棺木的物体,缓缓走向右侧离他最近的棺木。

「这、这是……简直就像是琥珀。」

始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在他眼前的正是月。不是哥布林外貌的月,而是平常那个美得像是陶瓷娃娃的少女模样。

月双目紧闭,静静地躺在装满黄褐色物质的棺形箱中。那姿态彷佛是被封印在琥珀中的远古生物,看起来十分神秘。

一瞬之间,始心想她该不会死了吧,心里著急了一下。不过『气息感知』明确感应到月的心跳,而且看起来也不像假货,她千真万确是活生生的月。

房间中总共安置有九块琥珀,始一个个确认后,果不其然,其他人也被关在其中。恐怕从巨大树人的树洞转移后,他们就直接被关在琥珀内了吧。

刚才做的那个泡沫一般虚幻的梦————

那个虚假世界宛如食虫植物一般,以甘甜的蜜汁引诱猎物,只要抓到目标就绝不放开。其他人现在一定也在梦中,而且只要能脱离那个世界,应该就可以从眼前的琥珀牢笼中解放出来。

始注视著关住月的琥珀,对现状做出如此结论。

「算了,不管怎样,幸好月和缇奥似乎都已恢复原貌。再来就要看大家是否能靠自己的力量出来了……不过应该是没问题啦。」

正如始所说,缇奥的外表也不再是哥布林,而是恢复为原本的美貌。

始也推测,只要通过巨大树人守关的楼层,被变化的人就会自动恢复原状。

他坐在月的琥珀棺上,手伸向闭目沉睡的心爱恋人。当然,因为受到琥珀阻隔,他的手触碰不到月,即使如此,始仍是顺著月的轮廓轻抚著她的脸庞。

「快点回来吧,月,我现在好想听到你的声音……」

一瞬之间,有个疯狂的念头闪过始的脑中————他心想是否要用蛮力打破琥珀。不过那样就算能够让月得到解放,试炼也很有可能被判定失败,所以始忍住自己的冲动。

「……话说回来,月穿西式制服的模样……真的很不妙,希雅穿起来也相当好看……真亏梦中的我能够保持理性……好,回到日本后就请她们穿穿看吧。」

正当始转著傻念头的时候,月的琥珀开始微微发光。始缩回触摸琥珀的手,退后一步,静观变化。

琥珀发出的光逐渐转弱后,琥珀的边缘接著开始融化,融化的琥珀好似直接被棺木吸收一般消失不见了。不到五分钟,覆盖月的琥珀便完全消失了。

月静静地躺著,始确认她的胸口因呼吸而起伏后,原本些微的紧张也解除了。他立刻奔到月的身边,将她抱了起来。

因为始不想让她继续躺在冰冷的地方……不,说穿了,其实是他想早点拥抱月。

始横抱著月,拨开她脸上的头发后,月长长的睫毛随即和眼皮一起颤动,然后缓缓睁开双眼。

「月,欢迎回来,你感觉如何?」

「……嗯,始?」

「对,是我。」

月似乎有些在发呆,不过她的目光丝毫没有离开始。即使在意识完全清醒之后,她仍是专注地看著始。

「……真正的始?」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这要由月来判断,现在在月眼前的我,对月而言是本尊,还是冒牌货呢?」

月所做的梦中,一定有出现冒牌始吧。

在那个映出理想的虚假世界里,月的心让自己登场了,始对此感到欣喜的同时,也交给月来判断自己是否为真。

「附带一提,我确信现在在我怀中的月,是货真价实的月本尊。」

听见始这么说,月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她立刻明白始的意思,脸上露出微笑。

月察觉始也在梦中遇见冒牌的自己,对于自己出现在始的理想世界感到欢喜。月眉开眼笑,嘴角露出温柔笑意。

「……为什么始觉得我是本尊?」

月很清楚理由,却仍是明知故问。即使彼此心意相通,若爱人能付诸言语,对自己而言既是高兴的事,也是重要的事。

始也很清楚月的心情,所以他耸了耸肩,很乾脆地回答道:

「因为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在我内心深处的灵魂一定在对我说,现在怀中之人毫无疑问是我的『特别之人』。」

「……呵呵,我也是。在我内心深处的灵魂也对我说,现在抱著我的人就是始。忘了我刚才的问题吧。」

「是啊,因为你才刚睡醒嘛。」

始再次耸肩,月则是笑得更开心了。她将双臂环过始的颈子,紧紧抱住始,而始也紧紧拥抱月。

————咳咳!

「……在梦里的我如何?」

「穿起我高中的制服好看得要命。」

月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感想。光是这句话,月便明白始梦到怎样的世界了。月轻声一笑,然后说道:

「……嗯,总有一天我会穿给你看的。」

「那可真是期待,月梦见什么?」

————咳咳!!

月将脸埋在始的颈部,不停地轻吻他,始也享受著月的芬芳香气,反过来询问月。

「……礼服和王座与始合适得要命!」

「抱歉,礼服倒也罢了,王座我可不行。不,应该说为什么有王位?」

「……我开局就是王妃,还已经有十一个小孩。」

「到底发展到哪里去啦!?而且还是大家族!?光是我们家孩子就可以组一支足球队了哦!?」

始忍不住拉开月,以惊愕的眼神看著她。

月舔了舔因亲吻而湿润的唇,以妖艳的眼神注视著始。那性感十足的眼神与吐气,令始的心脏狂跳。无论受到什么魔物奇袭,始都有精神不会动摇的自信,如今他的精神状态却是轻易地松动了。

「……呵呵,我很期待。」

「!……唉,我果然一辈子都敌不过月啊。」

————咳咳嗯哼!!

尽管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月的眼神仍让人感觉她是认真的。始被她的目光注视,有如投降似地仰天长叹。

然后,始重新深切感受到这才是月。始带著兴奋的心情,一只手扶著月的后脑,另一只手搂著月的腰,抱住她的身子。

月明白始想做什么,而且她自己也想这么做,所以月轻轻闭上双眼,抬起下颚。她那染成桃红色的双颊可爱无比,鲜红的舌头从诱人双唇中若隐若现,非常地性感美艳。

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的唇彷佛互相吸引一般,彼此的距离逐渐靠近。

十公分、五公分,距离渐渐缩短,而就在即将归零的瞬间————

「呜咳咳嗯哼嘎嘿呕噗哈欸咕咻!!」

「————啊?」

「————嗯?」

两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觉得有听见奇怪的声音,如今那怪声突然在耳边响起,始与月也不能再无视下去,他们在极近距离面面相觑。隔了一拍后,两人的目光移往怪声的方向,只见在那里的————

「呜呜,反正我就是没人要,明明努力回到现实……却突然被当成空气。呜呜……我都好心咳嗽提醒我的存在了说……呜呜、呜呜,却连那样都被无视……现实总是无情呀。」

是兔耳垂下,哭哭啼啼的希雅。她的眼眶泛泪,看起来十分可怜。

看来在月醒来后不久,希雅也醒来了。因为始和月都只看得见彼此,所以完全没发现她,真是太大意了。

兔子特地走到房间角落,沮丧地抱膝坐在地上,她的视线不时朝这里偷看,相当会耍小聪明。

话虽如此,放著挥别理想世界的希雅不管,或许真的是太过分了。始与月面露苦笑,两人一起安慰希雅。

兔耳被两人抚摸,希雅开心地摇摆兔尾。

始露出满怀感慨的表情说道:

「是啊,希雅果然还是要有兔耳才行。有兔耳才是希雅,没有兔耳就不是希雅。不,应该说兔耳就是希雅吧。」

「不对,我不懂你的意思哦?兔耳才不是我的本体呢。话说始先生真的特别爱摸我的兔耳,是在梦中遇到什么事了吗?」

「对呀,因为梦中的希雅没有兔耳啊,只是普通的希雅。」

「……嗯?那样还算希雅吗?」

「我说月小姐,兔耳确实可以说是我的身分识别也不过分,不过就算没有兔耳,我还是我哦?」

希雅对两人的反应产生危机感。她心想该不会比起自己,他们两人更爱兔耳吧?

两人安抚面露微妙表情的希雅,问起她梦见怎样的世界。据她所说,那是逃出树海后被帝国兵袭击身亡的家人仍健在的世界。另外,在希雅年幼时便应该亡故的茉娜也在,家人一个也没有少。然后始、月还有大家也在,他们一起过著幸福的日常生活。

始也重新向月询问梦境,而梦的内容则是过去的王国没有灭亡,她也没有遭到背叛,而且拥有希雅、香织、缇奥等友人,更招赘始为夫婿,甚至还生了孩子。

「我梦见的则是没有被召唤来这个世界,在和平的日常生活中,与月和希雅你们一起度过……大迷宫让我们梦见的世界,恐怕是消除过去伴随著巨大苦难发生的事件,再以此为基础,加入现在拥有的幸福所构成的世界吧。」

「原来如此……那确实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理想的世界呢。」

「……希雅是如何突破的呢?」

月询问希雅是如何脱离理想世界,希雅则是笑著回答道:

「那当然是因为我不能、也不想否定现在的自己,所以我大喊『我讨厌这种世界!竟然利用我的家人,开什么玩笑!』之类的。」

「……原来如此。」

月恍然大悟,始也面露温柔的表情点头回应。

在希雅的梦中,她大概还是和以前一样软弱吧,但是希雅不容许那样的自己。

「在梦中,因为我不但在家人被放逐之前就遇见始先生你们,而且跟你们还一起生活,所以我只要被保护著就好了。但是,我的内心深处在吶喊『不是那样的!如果容许自己软弱的生存方式,不可能有资格待在他们的身边!』。始先生说会保护我,月小姐拥抱著我,叫我不用担心……那样的两位确实既宽容又温柔,给人非常舒适的感觉。可是愈是听你们那样说,我愈是感觉不对劲……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选择在始先生你们的身边战斗了。」

「所以你才能回来啊……」

「是的!因为今后我也想与始先生和月小姐并肩而立,即便那是一条伴随艰辛痛苦的道路也一样。」

希雅说完,得意地笑了一下。始看著她,不禁满怀感慨,心想她真是变得强悍了呢。

当初与她相遇时,希雅明明只是丧家犬、不对,丧家兔集团中的一员,如今却有如此大的改变。理由是她想和始与月在一起,想要与他们并肩而立,尤其她改变的原因又是因为对始怀抱的爱意,所以始也不能说什么。

始对希雅的感情与对月完全不同,然而他却感到明确的强烈感情涌了上来。他没有多想,抱著希雅的头温柔抚摸。

在他身旁的月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始的心情,只见她以无比温柔的表情看著始。

「呃、那个、始先生?」

「该怎么说呢……欢迎回来,希雅,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啊……是!我回来了!」

不需多说什么,希雅也感觉得出来始的『欢迎回来』,与那拥抱著自己的强力臂弯是在告诉她————你的归处就是这里。希雅咧嘴一笑,她的笑容像是感到难为情,却又无比幸福,令看到的人无不受到吸引。

始一如往常,右边抱著月,左边抱著希雅,三人和乐融融地谈论各自的梦境。此时又有一块琥珀发出淡淡光芒,看来又有一人打破名为甜蜜诱惑之梦的牢笼,回到现实了。

「那块琥珀,我记得是……」

在始这么说的同时,月以魔法将照明的光源打上空中,照亮现在被解放的人物。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

「唔啊啊!!主人的责罚才没有那么轻柔!回去重新练过再来!」

「「「……」」」

不用说也知道,大声喊叫、一醒来便高举拳头向天的人物是缇奥。

从她的发言,始等人大概可以猜出她做了怎样的梦,他们不由得不发一语,以轻蔑的眼神看著她。特别是始的眼神冰冷得宛如冻原,心想这家伙在理想世界到底让自己做了什么事。

受到始的目光注视,缇奥的背脊一颤,她露出陶醉的表情回过头来。一看到极寒的眼神,她的身子更是一震。

然后,当缇奥与始目光交会的瞬间,她就像是发现饲主的狗,立刻奔出。

「主人~妾身回来了~!请宠爱妾身吧~!」

缇奥的行动与变身为哥布林时一点也没变,她使出鲁邦式飞扑,朝著始扑了过来。

始当然拔出了多纳尔射击。

「啊呼嗯!?」

枪声响起的同时,缇奥在空中后空翻三圈,后脑落地之后,痛苦地发出近似喘息的悲鸣。

始当然也对她踩踏。始的脚踩在痛苦扭动的缇奥的背上,想要阻止她那种恶心的动作。

「你这只废龙,到底在梦中让我做什么事了?」

「嗯啊啊啊!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呀!妾身明明努力从虚假世界回来,却被开枪与踩踏迎接!还有那宛如看著垃圾的眼神!这绝妙的痛楚,丝毫没有像冒牌货那样的天真!这才是妾身一生的主人啊!」

「……去死吧,大变态。」

「啊吧吧吧吧吧啊吧~~!!」

缇奥欢喜的吶喊似乎令始听不下去,始让具有相当威力的『缠雷』炸裂,缇奥的身体触电弯起,然后冒著白烟,软弱无力地倒下。

她一脸恍惚,简直就是会引来NCC表示「这可不能播出喔!」的变态表情。虽然她看起来非常地幸福,但那实在非始所愿。

「啊哈哈……即便是大迷宫也无法理解缇奥小姐的性癖吗?明明配合变态创造出了理想世界,但是不仅遭到缇奥小姐数落,甚至还以无法满足为理由而过关……」

「……向哈尔崔那————敬礼!」

月朝向虚空敬礼,感觉心中的哈尔崔那似乎含泪回礼了。

「哎呀~主人的奖赏真是一大享受,果然主人还是正牌的好。」

缇奥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以滑溜的动作重新站起。

由于她说出恶心的话,始正想再对她开一枪,不过————

「……」

始的手停了下来,然后注视著缇奥的表情。

「嗯?怎么了?主人,你被妾身迷上了吗?呵呵。」

缇奥笑容满面,但是始隔了一拍后,叹了一口气,然后摸了摸缇奥的头。缇奥露出惊讶的表情,始对她说道:

「想要我迷上你的话就别强颜欢笑。与其强颜欢笑,还不如平常的变态表情要好得多。不管怎样……欢迎回来,缇奥。」

缇奥睁大双眼,然后彷佛投降似地手遮住双眼回答道:「……嗯,妾身回来了,主人。」接著宛如要隐藏羞红的双颊似地,把头别了过去。

这时月和希雅似乎也察觉了。

缇奥是长命的龙人族,也就是说在这群人之中,她看过最多、听过最多、经历过最多往事。

『如果能改变过去』————她一定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想法吧。

对缇奥而言,大迷宫给她看见的理想世界,里面充满了她在漫长岁月中所失去的一切,正可说是有如宝物一般的世界吧。

当缇奥醒来时之所以停顿一小段时间,是因为她要将满溢而出的感情藏入心中吧。而她如往常般吵闹,则是为了将那样的情感更加深埋于心中。

缇奥那仅有些微流露出来的情感,被目光如炬的始察觉了。

「缇奥小姐,欢迎回来。」

「……嗯,欢迎回来,缇奥。」

「……希雅,月,妾身回来了。」

看到缇奥害羞的模样,始等人彷佛看见珍奇的事物,怀著温暖的感情露出笑容。见到始等人的反应,缇奥更加羞红脸颊。

过了一会儿之后,又有别的琥珀发光了。

接著出来的似乎是香织。始等人一靠近她的身旁,就见她微微喘著气,睁开了双眼。看到自己周围的始等人后,她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香织再度与始眼神交会的瞬间,她彷佛血液沸腾起来一般,瞬间满脸通红,迅速地退后至墙边。

在此之前,香织从未像这样与始保持距离,所以始与其说是吃惊,不如说更感到困惑。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望向月她们。

香织感觉到始的困惑,赶紧向他澄清误会。

「啊,不、不是的!始同学!刚才我有点……该怎么说呢……总之不是的,我没有在躲你!」

「不,我是不介意啦……反正一定跟梦境有关系吧?你到底做了怎样的梦啊?」

「咦?怎样的梦,那是……呜啊啊啊。」

始面露著苦笑说道。香织正想要回答他,但是隔了一拍后,她却羞得全身都快要发红,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同时蹲了下去。她用双手遮住脸,似乎是没有脸见始的样子。

看到香织的反应,女性成员们大概猜到她做了怎样的梦,她们的反应各自不同。「哦哦~」缇奥打从心底感到有趣,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香织小姐真是的。」希雅的脸颊微微泛红,并移开了视线。

而月则是……

「……香织是闷骚女。」

月露出轻蔑的眼神,以辛辣的言词痛骂香织。香织身子一颤,满脸通红,急忙为自己辩解。

「我、我才不是闷骚女,别、别说奇怪的话!」

「……那就说出你做了怎样的梦?」

「那、那是……没、没什么,就是没什么稀奇的日常生活。」

「……原来如此,你日常性地袭击始。」

「我才没有袭击始同学!我只是推倒他而已,之后是始同学主动……啊!」

「……禁止香织接近始,始会有危险。」

「才、才不危险!始同学,不是的哦?我是不会袭击始同学的哦?」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

「呜呜~~」

看来香织在梦中与始发生了『许多事』。据香织所说,结果他们并没有做到最后,香织勉强抗拒诱惑(?),返回了现实……不过她似乎度过了一段酸酸甜甜的青春。

香织频频偷看始,似乎显得很害羞。她如此青涩的反应,似乎引发了月的虐待心理,她在香织耳边讲了几句话,似乎是想刺激香织的羞耻心。遭到月的欺负,香织摀住耳朵,摇头抗拒,那模样简直就像被恶作剧的猫逼入绝境的可怜老鼠。

「好啦,不管怎样,如此一来我们全员都成功逃出梦境了。」

「是啊,那么勇者先生他们要怎么办?」

希雅松了一口气,对始这么问道。她的目光注视著容纳光辉等人的琥珀。

「我想想……最终大概只能打破琥珀救人吧。不过我们就先试著等他们靠自己的力量出来吧。不然他们来这里就没意义了。」

「要等多久呢?」

「大概吃顿饭,休息一下就差不多了吧?就我的情况来说,虽然我应该可以正常过关,但是我一怒之下就忍不住用力量把那个世界破坏了。所以我只剩下少许魔力,我想休息一下。」

「……始先生怎么这么乱来呀。」

希雅看著始,似乎被他的冲动打败了。因为跟平常的立场颠倒过来了,所以始的表情非常苦涩。

「我有在反省了,看来开始挑战这座大迷宫以来,我就常常做出冲动的行动呢。」

「啊~这个嘛,因为对方总是利用月小姐来打击您吧……」

「可是我不能找藉口,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有可能成为我的弱点。虽然似乎很困难,不过我想趁这个机会克服弱点。」

始展现出正面的态度,希雅对他露出敬佩的眼神。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无视一旁仍在欺负香织的月,以及羡慕地看著香织的缇奥,小声地询问始:

「那个……始先生……」

「嗯?」

「如果我跟月小姐遇到同样的事……你也会为我发怒吗?」

虽然希雅移开了视线,但是兔耳却是确实地朝向始。就算无法得到和月相同的待遇,当自己被利用时,始也会为自己发怒吗?————希雅很想知道答案。

始一瞬间本想打马虎眼混过去,不过看到希雅用不安的眼神偷看自己,始搔了搔脸颊。和刚刚的情况不同,始这次以坦率的心情回答:

「我之所以破坏梦中世界,原因不只是为了月。那个世界也有你……如果不是现在在这里的希雅,我是无法接受的。」

「啊……嘻嘻,这样啊。」

希雅露出开心的微笑拍打著兔耳,同时也摇摆著兔尾。希雅可爱的举动,让始自然地伸手抚摸。

之后,香织终于受不了月的欺凌,跑去向始哭诉。希雅带著好心情安抚香织,月则满足地挺起胸膛,缇奥……就不管她了。始等人休息、用餐,等待光辉他们被解放,但是感觉差不多等了三小时,却还没有人出来。

「差不多该做决定了……」

「……嗯,确实。」

「是啊……如果不做个了断,那就没完没了了。」

始注视著琥珀,终于准备要强制光辉等人脱离。月和希雅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她们也表示同意,但是这时香织出言阻止。

「可是……再等一下,不能再等一下吗?如果是小雫她们的话,一定可以……」

香织比任何人都知道雫等人有多拚命,所以希望他们能设法攻略大迷宫,取得神代魔法。

只要有一个神代魔法,生存机率就能大大提升。为了能平安回到日本,香织也希望雫他们能够变强。

始的内心也是非常希望他们能成长为优秀的战力。

所以看到香织恳求的眼神,始耸了耸肩,决定再等一下。

香织对此露出喜悦的微笑,然后若无其事地想要靠近始,却被月若无其事地阻止,随后终于有一块琥珀发光了。

「那个琥珀是……小雫!」

「果然最早出来的是八重樫啊。」

「嗯,因为雫是可靠的人,所以倒也不令人意外。」

看到琥珀逐渐融化,香织一口气奔了过去。雫尽管轻声呻吟,却也很快就醒来,在香织的搀扶下坐起身。

「这里是……香织,是你吗?」

「对,是我,小雫,欢迎回来。」

「是吗?我回来了啊。呼,感觉非常疲累呀……」

雫疲倦地深深叹一口气,她彷佛要挥去什么似地摇摇头,然后对香织露出微笑,说了一声「我回来了」。

这时始他们也靠了过来。

「你这一觉可睡得真久,不过能过关就好。」

「欸?啊、南、南云同学……是、是啊,太好了。」

不知为何,始一向雫搭话,雫顿时目光游移,说话变得吞吞吐吐。

看到雫的反应,月她们露出讶异的表情。雫有如为了掩饰精神的动摇,咳了一声后,彷佛为了隐藏微红的双颊一般左右张望。

「……光辉他们好像还没出来吧。」

「对,我们在数小时前就出来了,目前出来的还只有小雫而已。」

「是吗?真是棘手的试炼呢。让你们等这么久,真是抱歉。」

「不必在意,雫小姐。恭喜你出来,然后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

「谢谢你,希雅。好呀,什么问题?」

尽管对希雅的问题感觉到非常不好的预感,雫仍是极力保持冷静,笑咪咪地回答道。但是实际负责提问的人似乎不是希雅,而是不知何时移动到身旁的月。

「……」

「什、什么问题?」

「……」

「呃~你看著我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回应耶……月?」

不知为何,在雫身旁的月凝视著雫的双眼。她面无表情地不发一语,眨也不眨一下眼,只是一直盯著雫的眼睛。

在极近距离下,凝视著自己的那张陶瓷娃娃般的美貌非常具有压迫感,明明容貌楚楚可怜,但是冰冷的眼神却令人无法从容自若。

雫的目光游移不定。

月彷佛在确认什么似地,更加凝视雫的眼眸。

然后忽然问了一句:

「……雫,你做了怎样的梦?」

「咦?怎样的梦?就是普通的梦啦,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对,就是很普通的梦啦。」

「……普通?梦里有谁出现?」

「你问有谁出现,大家都有出现。」

「……是吗?」

雫直视著月,彷佛要证明自己没有丝毫动摇似地明确回答道。只不过,回答的内容非常抽象而暧昧不明,而那正显示出雫的心理状况。

月固然不用说,其他成员也都看出这一点了。不过雫很明显地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所以众人决定姑且放她一马。

看到月她们很乾脆地收手,雫的表情明显像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始等人原本就在房间中央准备喝茶,所以便带著一脸疲色的雫喝茶休息。

喝茶之际,雫口中念念有词。

「……我怎么可能会是公主,再说担任王子的竟然是……」

听到她这句话的人并不多。

之后又过了数小时,当雫的精神疲劳也充分回复的时候,尚未回来的光辉等人就注定被强制脱离了,毕竟迷宫的攻略也不能再拖延下去。

虽然由始或月来破坏也无不可,不过现在有人拥有最适合的招式。

「那么香织,拜托你啰。请你千万别把他们的身体也一起『分解』了哦。」

「好,没问题,只要不是在实战之中,我的操作已经不会失误了。」

香织对始如此说完后,将手放在琥珀之上,然后让魔力浸透至琥珀内。月光般的淡银色魔力光,将昏暗的空间照耀得色彩鲜明。

「————『分解』。」

虽然没有必要咏唱,不过为了让魔法的意象更为明确,所以香织刻意咏唱关键字。

随后,包覆光辉等人的琥珀并不是融化,而是有如风化一般,从表面开始崩坏。当琥珀风化为肉眼看不见的细微粒子后,随即在空中烟消雾散。

于是所有的琥珀在数分钟内就被完全分解,只留下呼吸规律的光辉等人。由于不是经由正确的程序解放,雫和香织担心会有后遗症,所以确认了他们的身体状况……不过她们似乎是白担心了。

「……啊?咦?香织?雫?这里是?我和你们两人……」

「嗯啊?这里是哪里?我记得……」

「咦?怎么这样,惠里呢?惠里……」

过没多久,三人醒来了。

场面突然从先前的梦境切换为昏暗的洞窟,让三人似乎都有一些意识混乱。

特别是铃,她的双手伸向空无一物的半空中,似乎拚命想抓住什么。至于她想抓住的是什么,从她的话语即可明白,自然-->">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