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四章 逐渐改变的心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第四章 逐渐改变的心

首都【费雅贝鲁根】如今充满早晨特有的静谧。

在宛如平静水面的宁静之中,小鸟的鸣唱有如掀起涟漪一般逐渐响亮,在树叶窸窣声的伴奏下,好似温柔的森林音乐。

然而,即使是在宁静的【费雅贝鲁根】,在城市郊区————森林深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却响起相反的锐利呼喊声。

「疾!呼!喝!」

配合短促锐利的呼气,咻咻的响起破风之声。

同时,黑线宛如驱散雾气似地划过空中。那是自然得有如水往低处流一般,挥动得流畅无比的黑刀轨迹。

武者的动作也极为洗炼,在特徵明显、翮然翻飞的黑发衬托下,有如献给神的神乐舞,甚至给人一种神秘之感。

黑刀与黑发画著圆圈,在落叶纷飞的森林中舞动。

树叶只要进入她所制造出的剑界,无不破碎四散,其中也夹杂著飞溅的汗珠。

她到底持续舞动了几小时呢?

她————雫的脚下有好几道脚步移动所画出的圆圈,以及散落一地、无数破碎的树叶残骸。

她以坚定无比的优美姿势,让自己心无杂念,不停地挥动黑刀。

「————!」

然而,原以为雫的舞蹈会永远持续下去,她的舞步却突然出现紊乱。

剑的轨迹偏移,原本应该要斩到树叶却挥空了。

如同转著圈子落地的落叶一般,雫受到圆周运动的离心力摆弄,转著圈子失去平衡。

虽然雫勉强避免丢脸地跌倒,但仍是不免跺了几步,接著用黑刀的刀鞘支撑住身体。对于自己的丑态,雫身为剑士不由得露出苦涩表情。

「呼呼……啊啊,真是的!」

雫烦躁地摇摇头,注册商标的黑发马尾彷佛代表她的心情,激烈地左右摆动。

「心如止水,心如止水呀,雫。」

雫刻意说出口,大大地深呼吸后,在心中想像静谧的泉水。

她在日本刚开始学习剑术时,就有在进行调整精神和保持平静状态的练习了。藉由已成为习惯的练习,雫激动的心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不过原以为恢复平静,但是心湖的水面却浮现少年的身影……

「唔哇啊啊啊啊!!」

瞬间,雫发出不像女孩子该有的豪迈叫声,彷佛要击打心湖的水面一般,高举黑刀,由上而下劈砍。

(我说不是就不是!!绝对~~!不是啊啊!!)

平静的水面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像是受到台风侵袭的海面,浪涛汹涌。

(再说我根本也不知道什么东西不是!我很冷静!)

不管怎么看她都不冷静,她心中的吶喊也是支离破碎。

其实天还没亮雫就在锻炼了,打从刚才她就一直集中精神,但是很快失去专注,剑法变得凌乱。当她不情不愿地重新来过后,她很快又心不在焉,疏忽了脚下。她就这样一直重复同样的回圈。

她那个模样与其说是有『某个杂念』在妨碍她锻炼,倒不如说她是藉由锻炼想要赶走『某个杂念』。

为何雫会在仍可称得上是夜晚的时间做这种事呢?

昨天从【哈尔崔那大迷宫】返回之后,始一行人为了消除疲劳,早早便休息了。

当然,雫在用餐和沐浴后也很快地上床就寝,不过……

不知为何完全睡不著。雫心中郁闷,在床上无意义地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最后她想说继续躺在床上也没用,于是尽管时间已是深夜,她仍是手持黑刀奔出门。

令雫郁闷整晚的原因为何?

原因就和刚才妨碍心如止水的杂念相同,三不五时浮上心湖水面的一名少年。

「喝!喝!~~!!」

雫的吆喝声更加激烈。

就算要自己别再去想,不,应该说愈是要自己别想,愈是想起在大迷宫发生之事,或是在起动移动楼层的转移阵后,自己陷入的梦中世界。

对于被梦境囚禁的人而言,那是甜美的世界,雫梦见的是现在回想起来仍会不禁脸红的『尴尬的』梦。

没想到那竟是自己的理想世界……雫绝不承认,也不会对别人说。

更何况,自己在那个世界是娇滴滴的少女,陪伴自己身边的人是……

「唔啦啊啊啊啊!!」

最惨的是大迷宫的最终试炼。

因为中了能够反转情感的强力魔法的关系,雫竟对那个黑色物体怀有亲爱之情,这是她不愿想起的回忆。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雫非常讨厌那位少年,不,说穿了,雫甚至觉得他很可恨。

那也就代表……

「不是~~!我们是友情!友情万岁~~!!」

她已经没有剑法可言,甚至可能会崩坏角色形象了。她拚命挥动的黑刀,产生出杂乱的破风声,听起来就像在责难一样。

如果是在平时,雫就会觉得这样不行而重新来过,但是雫却丝毫不管,用紊乱的剑法强行劈斩浮现可憎笑容的那位少年。

可憎的笑容云消雾散,但是才以为消失,随后又转变为最后攻略大迷宫后的『那个笑容』……

「切斯特~~!」

八重樫流并没有那样的吆喝声,甚至至今雫从没这么喊过。心中的祖父与父亲对她翻白眼,表示「雫……你在搞什么啊」,可是现在的雫正忙著做近似迁怒的挥剑练习,完全无视心中的祖父与父亲。

雫全无余裕、冲动莽撞的模样,与平常凛然的印象相差太远,如果她的同学们在此,他们一定会惊讶得目瞪口呆吧。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雫就在平静与混乱的夹缝中,时而尖锐,时而莽撞地持续挥刀。

她彷佛要挥去什么,又好似否定一般,假装没有发觉『那份情感』,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

终于,超越舒畅感的疲劳开始使雫的思考迟钝时,雫的心总算开始恢复原本的平静。

关于不能静心的原因,她也归咎于是大迷宫超出常轨的环境,将她对少年的信赖之情,暂时性地扭转至奇怪的方向去了。

现在就算想到他,心情也依然平静,不再情绪紊乱,雫已经一如往常了。

「呼~~」

雫缓缓地吐气,随著「铿」的一声清脆声响,她收刀入鞘。虽然雫闭著双眼看不见,不过流汗的肌肤却比视觉更能感受清爽的早晨。

脸颊上贴著一撮头发,吐出火热气息的模样,看起来颇为艳丽。

当雫正沉浸在锻炼的余韵时,忽然有人和她说话了。

「真不愧是你啊。」

「!?什摸!?」

一个非常有印象的声音从身后近处传来,雫的心脏剧烈跳动,她的说话方式也变得不正常,完全不是一如往常的样子。

雫心想「不会吧」,猛然朝声音的方向转身。

站在那里的是一如她想像的人物————始。不知是为了不妨碍雫的锻炼,或者只是恶作剧……他似乎是消除了气息接近她的。

「南、南云同学,不要吓我啦。竟然突然站在我背后,这不是好习惯哦。」

雫安抚剧烈跳动的心脏,以责怪的眼神看著始。

对此,受到责难的始则是……

「……什摸……噗!」

「!?」

他强忍笑意,重覆雫可爱的问话。

雫眼神中的责难之色更深了,然而因为她的脸颊微微泛红,所以完全没有压迫感。

或许雫也有自觉吧,这次她则是话中带刺说道:

「有、何、贵、干!!」

雫以强烈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始忍不住笑了出来。

话虽如此,再闹下去雫可能真的会生气,所以始笑著道歉后,从『宝物库』取出毛巾丢给她。

雫轻而易举地接过毛巾,事到如今她似乎才发觉自己满身大汗。她害羞地移开视线,急急忙忙开始擦汗。

在这段期间,始则是回答雫的问题。

「没有什么事啦,我睡醒后想说锻炼一下,在找寻适当的场所时感觉到八重樫的气息,所以就过来看看了……看你的样子,你好像很早就开始锻炼了。昨天才闯过大迷宫,今天这么早就在训练,你还真勤奋呢。」

「我、我不是平常就这样啦,那个……我是因为睡不著觉……」

「也是啦,因为你第一次闯过大迷宫吧,会心情兴奋也是很正常的。」

「是、是啊。」

雫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兴奋,甚至可以说是亢奋,所以微妙地移开视线。

看到雫少见地形迹可疑的样子,始侧著头注视著她。

雫更加静不下来,始愈是盯著看,雫愈不自在……

「……八重樫,你的样子很奇怪,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咦?呃~不,我很好喔?没错,我很健康啊,应该说我状况再好不过了。」

「……不,你看起来相当疲劳,而且举动也很可疑……」

「举、举动可疑是什么意思?我一如往常呀,我随时都在警戒周围,你可不要随便站在我身后,不然我可能会不小心砍了你哦!」

「你是哪里来的杀手吗……算了,你没事就好。」

虽然雫明显异于平常,不过既然她本人都说没事,那就无所谓了吧,始很乾脆地不再追问。然后,他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往雫的方向走去。

看到始突然靠了过来,雫显得狼狈不堪,她彷佛要张开防护罩似地,慌张地将双手伸向前方。

「什、什么?你为什么靠过来?不行,等一下!再说我流了满身汗!这是侵犯领土哦,冷静下来!啊,你是要毛巾是吧?来,我还你就是了……啊,不行,我洗过后会还你的!所以别再前进了!」

「……你真的很奇怪哦?我只是想要跟你借黑刀而已。」

始前进几步,雫就后退几步,她的态度简直就像面对变态的女生,即便是始也不禁露出些许不悦的表情。

「黑、黑刀?这又是为什么……」

「我要帮你强化啦,多亏升华魔法,我似乎能帮忙加强改造了,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是、是吗?原来是强化啊。好,你肯帮我强化的话是再好不过了。」

雫拿著黑刀的边边递给始,似乎完全没有打算靠近始。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满身大汗站在异性身旁已是司空见惯之事。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在意呢?始看著她的眼神似乎更加感觉可疑了,不过他仍是耸了耸肩,觉得事不关己。

始默默接过黑刀,脚往地面踏了一下,画在鞋底的炼成魔法阵随即发动,地面隆起,出现了桌子和椅子。

始坐在椅子上,从『宝物库』取出各式各样的矿石,跟黑刀一起摆放在桌上。

雫盯著始的作业,不过雫站著观看似乎令始觉得很碍眼,始用目光示意她坐下,对面的地上同时隆起一张椅子。

雫尽管浑身不自在,仍是在对面的椅子坐下。

「……」

「……」

两人没有对话,只听见始加工矿石的声音、小鸟的呜叫声,以及树叶的窸窣声,早晨的宁静又再度回来了。

不过,雫并没有感到特别不自在。虽然多少有些紧张,但是雫感觉始已经接受雫待在那里的事实,雫因为始突然登场而紊乱的心情也逐渐恢复平静。

(……很专心呢。)

始的目光片刻没有离开黑刀,雫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注视著始,即使在一旁也看得出始非常地专注。

在清澈鲜艳的红色魔力光照耀下,始的表情认真得就像在战斗中一样,而在他的手上,众多的矿物随心所欲地改变形状。

雫在心中自言自语「果然好美……」。

始在充满神秘感的光芒包覆下,就像是雫印象中的童话里的『魔法使』一般,创造出各式各样的物品。

雫感觉眼前就是魔法使的『魔法』,不知不觉她就像著了迷似地凝视著始。她一只手肘撑在桌上,手托著脸颊,眼神逐渐开始迷离。

那究竟是因为彻夜未眠的睡意。

还是因为……

途中,始为了采取雫的血液,突然握住她的手,雫慌张得从椅子上摔下来。虽然发生了这样的突发事件,不过大致上还算是一段平稳的时光。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雫的眼皮愈来愈重,就在雫半无意识地想要舒适地闭上眼的时候,始和她说话了。

「好了,做好了,八重樫。虽然是抱著练习升华魔法的心情试著改造,不过我自认改造得还不错哦。」

「……」

「八重樫?」

「……」

「……睡著了吗?」

雫枕著自己的手臂,她发著呆,眼睛几乎快要闭上。始感到傻眼,心想她的表情还真是缺乏防备,实在有点被她打败了。

一般这个时候,应该要温柔地叫醒她,或是帮她披上一件外套,不过……

始稍微思考了一下,缓缓用黑刀抵住雫的额头。

然后……注入魔力。

「啊吧吧吧吧吧吧吧!?」

电流瞬间迸出。

雫一瞬间跳了起来,但是因为电击的关系,她无法动弹,发出奇怪的悲鸣。

拿开黑刀的瞬间,她顿时倒卧在桌上,身上冒著白烟。始不理会雫,一只手轻抚著下颚,点了一下头。

看来他对效果似乎相当满意。

「你、你突然做什么啊!!」

当然,恢复后的雫发出愤怒的咆哮。磅的一声,雫双手撑在桌上,瞪著一脸不在乎的始。

「不,因为你好像在打瞌睡,我才想说用这方法叫醒你,顺便做个性能实验。」

「这个男的竟然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雫正想严正抗议,但是始却好似要制止她一般把黑刀拋过来,雫急忙接住。

「在得到升华魔法之前,我最多只能在矿石上赋予一两个能力,但是多亏炼成魔法与生成魔法的升级,我现在能够附加多种效果。」

「竟然无视我的愤怒,自己开始说明起来了……好吧,算了……」

始若无其事地开始说明强化后的黑刀,雫则是深深叹一口气,重重地坐下。

她冷眼看著始,内心确信「果然对这个男人的那些感觉都是错觉!」。

「然后,我帮你的黑刀添加了几个新魔法。一个是重力魔法,能够改变刀的重量,另外刀身可以吸引物体,也可以排斥物体。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不过也能斩断重力。」

「那可真是厉害呢……」

听完始的说明,雫不自觉地圆睁双眼,看著手上的黑刀。不过,要惊讶似乎还太早,听到始接下来的说明,黑刀强大的能力令雫的脸颊不住抽搐。

根据始所说,藉由空间魔法,黑刀可以使空间本身断裂。

藉由再生魔法,即使放著不管,黑刀本身也会自动修复。另外,只要带在身上,虽然只有微弱程度,不过对使用者也会有回复效果。

藉由魂魄魔法,黑刀可以穿透对方的肉体,对魂魄本身造成斩击伤害。

而且『雷华』、『爪闪』的性能也有所提升,更赋予黑刀『冲击转换』等等新技能。

「……」

雫说不出话来,感觉黑刀已经变成凶恶的兵器,或者是魔剑之类的武器了,雫握著黑刀的那只手在微微颤抖。

「另外我应用状态板的认证方法,试著加入新的控制方法。只要最初就让黑刀处于『发动状态』,之后『发动中』就不需要咏唱了。」

简单来说,本来要发挥愈高的效果,所需的咏唱也就愈长,如今也不用咏唱了。

至今雫都是以单词咏唱来发动能力,但是其实那样发挥的效果与全力相差甚远。今后只要思考就能发动技能,即使使用单词咏唱,也能发挥最大限度的力量。

「八重樫是剑士,而且还是速度战斗型,在与敌人交锋时,应该无法进行一长串的咏唱吧。」

始用这一句话,将说明做了总结。

雫流著冷汗,注视手上的黑刀。不管怎么想,它都已经凌驾『圣剑』之上,而且超过外挂的范畴,成为 UG刀了。如果世人知道这把刀的性能,很可能会为了争夺黑刀而掀起大战,它毫无疑问是世界最强的刀剑。

「这、这把刀给我用……真的可以吗……?」

「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保险起见?」

雫侧著头询问,始则是仰望著天空点头肯定。

他的眼神有如野狼般锐利,彷佛要射杀视线注视之处的存在似地。

「我想你也知道,只要成功攻略最后的大迷宫————修尼雪原的冰雪洞窟,我们就能得到回日本的手段。如果能顺利回去,那自然是没问题,不过那样的想法也太过乐观了吧。」

「意思是会有人来妨碍吗?可能是魔人族,或者是伪神吧……」

「对,我不觉得那个神会轻易放过勇者这颗好玩的棋子,以及我这个异数存在。所以当初为了在诺因那种『神之使徒』大量出现时能有肉————嗯哼!我打算让你们也学会神代魔法,增强我方的战力。」

「喂,你刚才是不是想说肉盾?喂,你刚才是想这么说吧?回答我呀。」

始不小心把真心话说漏嘴,雫不能当作没听见,她青筋浮现,不停地追问。然而始却是完全无视她,继续说道:

「多亏了升华魔法,我的神器制作能力也更加进化,就算不直接学会神代魔法也能得到相当程度的强化。为了防范那些家伙的袭击,不只是八重樫,我也会对其他人的武器进行魔鬼改造。在我们前往冰雪洞窟的期间,如果『神之使徒』袭来,请你们务必击退他们。当然,你们也可以拿著强化后的武器,挑战其他的大迷宫。」

「你说的我都明白了,可是……」

只见始似乎是想说的话都已说完,所以就站了起来。雫则是露出既似困惑,又似犹豫的表情。

「……南云同学,你们还是打算自己去吗?」

「嗯?是啊……难道你想跟来吗?」

「……」

雫没有回答。原本她们就是勉强始让她们跟来的,而当初也说好只陪她们攻略一座大迷宫而已。

大迷宫的棘手程度,雫已经在【哈尔崔那大迷宫】深切体验过了。不管怎样,无可否认的是————雫她们要挑战大迷宫仍是实力不足。也就是说,就算跟去了,她们也只会拖累始一行人。

而且,只要攻略完接下来的【冰雪洞窟】,始就会得到回归的手段。

始说过会顺便带同班同学们回去,所以雫她们没有理由跟去。

因此,雫与其说是不回答,倒不如说是无法回答,她只能默默摇头。

看到雫的反应,始耸了耸肩,开口说道:

「如果只有八重樫的话,其实要带你去也可以……」

「咦?」

听见始突如其来的意外之语,雫惊讶得睁大双眼。

然后隔了一拍,她不知想到什么,脸颊微微泛红,为了掩饰脸红,她急忙转身面向后方。雫安抚著不自然狂跳的心脏,打算询问始的真意。

「那是什么意思……」

「冰雪洞窟的神代魔法,应该就是弗利德使用的量产强力魔物的魔法。只要有那个魔法和升华魔法,你一个人就能支撑天之河的团队了吧。就算没有我们在,你们也可以攻略其他大迷宫,自己增强实力。」

「对,是啊,我早就知道一定是这样哦?我是说真的哦?」

雫的期待轻易地就遭到了背叛。只不过在雫的心中,她则是大喊著「我才没有期待!」。

意识到双颊的热度一下子消退,心跳也平静下来,雫转身回头。然后用姑且可以感受到憎恨的眼神,狠狠地瞪视始。

然而,始接下来的话语却令她再度脸红。

「别那样瞪我啦,这也是没办法的吧?除了我们的成员之外,论人品论实力,这个世界我最能信赖的就是八重樫了。要找人拜托的时候,我只能指望你。」

「!」

始苦笑著这么说道。他似乎认为雫的眼神是在责怪「你又想给我找麻烦吗」,所以姑且替自己辩护一下。

不过,他的辩护对现在的雫似乎有点太过刺激,因为得到信赖的对象从正面又以信赖回报,果然还是让雫感到很高兴。

雫的脸颊再度泛起朱红。

始不理会雫,面露苦笑,为当初自我锻炼的目的做准备。

「话虽如此,实际上我也不能只带八重樫去就是了。」

「咦……呃~为什么……」

「不,你还问我为什么……因为天之河他们绝对需要你吧?我们去冰雪洞窟的期间,你以为天之河他们会安分守己吗?虽说只是暂时,你认为他们会容许你离开?不会,绝对不会,他们十之八九会暴冲,而暴冲的矛头大概会指向我。『麻烦时必备的八重樫同学』若是不留在令人伤脑筋的家伙旁边,伤脑筋的可就会是我了。」

「……说得真直接。」

雫露出失望的表情。

可是始似乎丝毫不在意,他从『宝物库』取出无数圆月轮,开始操纵那些圆月轮飘浮在周围。

不管怎么样,雫自己也不能选择留下光辉等人自己跟去,所以雫重新打起精神,转换到刚的话题。

「那个东西是内侧具有转移物品功能的环刃吧?你拿那么多出来要做什么?」

「锻炼呀,我本来就说我是来锻炼的吧?八重樫快点回去吧,你既然那么累了,应该可以睡得很好吧。」

正如始所说,雫感到相当疲累,现在的话应该可以一下子就睡著。

可是……她果然不想离开此地。

始彷佛以自己为中心围起圆柱一般,开始操纵三十个以上的圆月轮在周围盘旋。雫注视薯他,回过神来已开口了。

「……我可以留在这看一下吗?」

「?要看是没关系,但你如果看到睡著我也不会管哦?」

「没问题,我看腻就会回去了。」

听到雫这么说,始耸了耸肩,答应她的要求,然后闭上双眼,拔出多纳尔与休拉克。雫见状后,她也坐下来,手肘撑在桌上,双手托著腮帮子,开始观看始的锻炼。

隔了一拍之后,始的锻炼开始了。

砰!砰!砰!砰!连续的枪声响起。

他的枪口似乎是对著飞在周围的圆月轮。

令人惊异的是,射出的子弹宛如受到吸引,飞进以常人无法辨识的速度盘旋的圆月轮中央。

然后,『传送门』从别的圆月轮喷出子弹,子弹从完全不同方向与角度,再次袭向始本身。

「————呼。」

始轻轻吐一口气,侧身躲过从正后方急远飞来的子弹,同时又操作别的圆月轮。

子弹从身边掠过,始不让子弹飞出圆月轮形成的圆柱结界,让子弹通过『传送门』,再度召回结界内侧。

子弹就在失去飞行速度前,在固定空间内持续攻击主人。

在一连串行动之间,始也不断扣下扳机,增加狙击自己的子弹数量。

始宛如飞散的树叶般,飘然地以最小的动作,闪躲来自四面八方的子弹。

他的动作与先前雫近似演舞的武艺相比,一定欠缺流畅华丽吧,因为他并没有继承数百年的武术特有的优美型式。

不过他的动作却是宛如追求极致的合理性一般,洗练到只需最小限度的动作便能活动,与雫的武术有大异其趣的美感。

始在名为弹幕的台风眼的中心,一边躲避障碍,一边自己卷起旋风。这种锻炼方法实在太过特别,让雫忍不住瞠目结舌,却见始突然跃起。

他直接在空中制造扩散红色波纹的踏脚处,停留在空中之后,再从『宝物库』取出圆月轮,这次则是让圆月轮以自己为中心包围成球状。

下一个瞬间,红色闪光的风暴,在大量圆月轮制造出的球体中纵横。

电磁加速后的致命子弹有如雷射光般,以红线在球体内分划界线。

最初直径有十公尺的圆月轮结界逐渐缩小范围,最终缩小为直径三公尺左右,从极近距离持续对始吐出红色闪光。

始时而闪躲,时而以枪身挡开,时而以击落的方式抵挡攻势。左右手所持的多纳尔与休拉克宛如不同的生物般舞动,体现攻防一体的极致。

缠附红光的无数圆月轮,加上奔驰于内侧的红色闪光。

两者融合在一起,不断增强光芒的画面,宛如高挂夜空的红月。

「……好美。」

雫面露陶醉的表情,说出每次看到始的红光时总会呢喃的相同话语。

那是近乎无意识地泄漏出来的真心话。

响亮的枪声破坏早晨的静谧,不过雫反而觉得现在才和平安稳,她对红月看得入迷,眼皮逐渐变重……

然后她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嗯……嗯?」

雫发出娇柔之声,微微睁开双眼。

她的意识仍在半睡半醒中,无法对焦的眼眸茫然凝视虚空。

雫的眼神注视著有著树纹的天花板,接著半清醒状态的意识感受到背上与后脑勺的柔软感触。

雫露出刚起床的无防备表情,愣愣地发著呆,随即听见熟悉的声音。

「啊,小雫,你醒来了?你睡得真熟呢,已经中午了哦。」

「呜?……香织?」

雫摇头晃脑,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在那里的确实是挚友。香织已经整理好仪容,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对雫露出温柔的微笑。

彷佛从深深的水底逐渐往上浮,雫的意识变得清晰,她优雅地坐起身子,用握拳的手搓了搓眼睛。她用昏昏沉沉的头脑,开始回忆失去意识前的记忆。

「嗯~?我为什么会在房间里……我记得我是在森林深处……话说回来,这里是香织的房间?」

在【费雅贝鲁根】,始等人各自有自己的房间,因此如果是在陌生的房间里,而香织又在房内,那就可以推测这里是香织的房间。

看到雫侧著头询问的可爱模样,香织尽管脸颊微微泛红,仍是回答道:

「对,这里是我的房间,是始同学一大早就把小雫带过来的,他说你彻夜在锻炼哦?真是的,这样不行哦,小雫,我们才刚从大迷宫回来,你要好好休息才行呀。」

「呃~是啊,对不起。那么是他带我回来的吗?我一点也记不得了。」

「因为小雫睡得很沉嘛,你非常疲惫了吧。」

不理会香织竖起手指斥责,雫有些坐立不安地扭动身子。

大概因为平时绑成马尾的头发如今放下的关系,她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凛然,倒不如说是文静,搭配上她的坐姿,与平时形成相当大的反差。

仔细一看,她的衣服也已脱下,只穿著一件上衣。

如果班上的男生,或者敬爱雫为『姊姊』的女生目击到她这个模样,他们一定会喷出鼻血,并且带著满足的笑容倒卧在血泊之中吧。

雫脸颊微微泛红,畏畏缩缩地仰望香织询问。

「呃~是怎么带我回来的?」

始先前说了就算雫睡著他也不管,但是实际上却把她送回房间。雫感到心跳加快,心想「该不会是公主抱吧!」,内心非常地烦恼挣扎。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残酷到令香织脸颊抽搐。

「怎、怎么带你回来?他是用普通的方式送你回来的哦。」

「……香织,普通的方式是指?」

「普、普通就是普通啦,对了,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有点算是艺术而已。」

「你给我等一下,香织。运送睡著的人,有哪一点会和艺术扯上关系呀。」

看到香织吞吞吐吐,雫感到不好的预感,于是追问香织。香织眼神游移了一会儿,终于苦笑著告知雫现实。

「那个、讲白了……你是被钉在十字架上,飘在空中飞回来的哦?」

「十、十字架?」

询问详情才知道,始似乎是为了进行关于操控重力石的锻炼,所以并不是像以前那样把她放在物体上运送。他-->">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