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终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终章

魔人的国度【加兰特】。

在魔王城郊外的训练场上,杀气与野兽的叫声响彻云霄。

但是,训练场上却是一只野兽也没有,取而代之有的是宛如野兽的『人』。

那是一幅奇妙的光景。

这里是魔人的国度,那么在那里的『人』应该就是魔人。然而,他们的身体上却都有野兽的特徵————不只是耳朵和尾巴,还有牙、爪以及瞳孔的裂痕。

他们的动作具有野兽般的敏捷性,以及人类或魔人不可能有的力气。

现在也一拳打凹钢铁制的铠甲,而砍在地面的剑也制造出深深的凹陷。

不管怎么看,他们都是亚人。

但是他们不可能是亚人,因为他们有使用魔法。

宛如亚人般的身体能力,加上行使有如人类与魔人的魔法……

然后还有另一点。

他们释放杀意,发出野兽的咆哮,持续战斗训练,然而他们却两眼无神,无一例外。

他们的眼中感觉不到生者的光辉,甚至看不到意志,就如字面意思,他们的眼神已死。

「……可怜的家伙们。」

邻接训练场的建筑物的阳台上,一名男人俯视著他们,那个男人————弗利德•巴古亚以厌恶的语气说道。

这句低声的话语就快被风声盖过,然而制造出这个阴森扭曲的光景的罪魁祸首,却确实地听见那句话了。

「奇怪了~?弗利德,怎么了?你是来看我的成果的吗?」

中村惠里,背叛同乡的同伴,给予王国骑士团毁灭性的打击,杀死梅尔德与近藤的罪魁祸首。不知不觉间,她倚靠著阳台的入口看著弗利德,脸上带著轻蔑的笑容。

「惠里,别干涉我的认知,你是想被怀疑要背叛我们吗?」

言下之意是在激烈批判,别以为有背叛前科的人会受信任。

实际上,惠里的天职是『降灵术师』,因为降灵术是暗属性魔法的最高难度魔法,所以对于所有暗属性魔法,她都具有近乎犯规般的适性。

毕竟,她的适性足以创造出独创魔法『缚魂』,能够束缚死者的灵魂,随心所欲地操纵。也就是说,她靠自己的力量,达到了神代魔法的领域。

即便是身为魔人的大将军、神代魔法使用者的弗利德,却也让她轻易地就站到身后,正如弗利德自己所说,这也是因为认知轻易遭到干涉的关系。

但是,受到带有杀气的忠告,惠里本人则是依然笑嘻嘻地。

「好啦好啦,别那么神经质嘛,我只是个弱女子哦?」

她轻易地就将话题带过。

弗利德看了正在训练的人们一眼,内心暗骂「鬼扯」。

「尸兽兵……你满意吗?」

「……做为战力无可挑剔。」

「别露出那么厌恶的表情,因为弗利德助我一臂之力,他们才能成长得如此茁壮喔?」

听到惠里毫不隐瞒恶意、奸诈狡猾的语气,弗利德深深叹一口气。

因为他无法否定。

————尸兽兵。

那是惠里的私兵团,在前王国骑士团的遗体上,由弗利德添加魔物的特性,再加上惠里的降灵术束缚灵魂,所制造出的军队。他们不惧死亡,甚至感觉不到痛楚,是一群会战斗到灰飞烟灭的狂战士集团。

死后仍是连同灵魂一起遭到玩弄利用,弗利德为他们感到可悲,对惠里则是感到厌恶。但是在自己帮助并收留她的时点,其实自己也是一丘之貉,弗利德语带自嘲地笑了。

惠里似乎感到无趣,对弗利德嗤笑一声,然后改变话题问道:

「话说回来,使徒们到哪去了?原本多如牛毛,现在却是一只也不剩?」

即便是惠里也不禁感到胆战心惊的画面————五百具『神之使徒』的显现。

那正可说是神之审判。

看到那个场景,惠里确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对方实在太过强大,就算反抗也没有意义,一下子就会遭到抹杀,然后就结束了。

即便是那个怪物也不是对手。

「她们去迎接招待的客人了……首先是迎接主客以外的人。」

对于弗利德所说的话,惠里一瞬间感到不解,但很快便明白了。

顿时她的脸上浮现充满恶意与疯狂的可怕笑容。

「这样啊,那么欢乐的派对很快就要开始了吧,我真是等不及再会的那一天了呢。啊哈哈,啊哈哈哈!」

接著魔王城响起疯狂的笑声。

————海利希王国•王都。

优花在王都的中心表演杂技,已逐渐成为惯例。

今天空中也拋飞著大量的飞刀,孩子们大声欢呼叫好。

优花为了服务观众,顺便也将投入的飞刀以外的物品一起拋接,她背对著【神山】,将作为结尾的最后一把飞刀高高拋起。

「嗯?……那是什么?」

从【神山】之上似乎有某个闪耀的东西落下————

————莱森大峡谷•大迷宫入口。

银色的光芒飘浮在上空。

在迷宫的最深处,利用同伴所留可以观看外部景象的神器观视,小型的哥雷姆说道:

「……终于开始了,我的漫长旅程终于要结束了吧?」

彷佛与小型哥雷姆重叠一般,寄宿其上的灵魂幻影显现了。

拥有金发与苍穹眼眸的少女————密雷迪•莱森仰望天空,脸上是透澈的表情,她既不烦人,也不嬉闹。

————遥远的西方之海•海上都市爱尼森。

栈桥上有一位女性,她的手里拿著餐篮,脸上挂著微笑。

周围男人的视线频频飘来,女性————蕾蜜雅对著海面大声呼喊。

「缪~~!午餐时间到了哦~~!」

瞬间,「嗯喵~」的一声,听见宛如猫一般的声音,海面跳出一个小小的人影。

彷佛在水中才是自由无比一般,那个人影轻快地游回来。

「妈妈,午餐是什么?」

「是缪最爱吃的东西哦……不过不是肉,而是鱼,你就将就一下吧。」

哗啦一声,缪从海中上岸,母女一起坐在栈桥上。

蕾蜜雅从餐篮取出烤鱼串。串烧是缪的最爱,不管串什么,只要是串烧她大概都能接受。

因为串烧是缪和希雅姊姊与爸爸相遇的那一天,第一次吃到的无法忘怀的食物。

缪大口地吃著串烧,蕾蜜雅则是以充满爱怜的目光看著女儿。

这时两人的耳朵听见男人们困惑的声音。

「咦?什么?天空中……有人?」

蕾蜜雅与缪两人一起仰望天空。

确实有个人背对著太阳,张开银色的翅膀。

那个人正以冰冷的眼神看著下方的母女。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