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月刊费雅贝鲁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番外篇 月刊费雅贝鲁根

结束树海大迷宫的攻略,始等人在美丽的【费雅贝鲁根】暂时养精蓄锐。

【费雅贝鲁根】这边也因为始等人协助重建与治疗伤者,更重要的是他们解放了身为奴隶的同胞,所以居民们惦记著始等人施予的众多恩惠,对他们抱持好感。因为想要报恩的心情都呈现在始等人的待遇上,所以始他们过著非常舒适的日子。

话虽如此,他们也不能一直沉浸在安稳的生活里。

明天就要出发前往最后的大迷宫————【冰雪洞窟】,始等人在首都郊外的宁静广场集合,他们坐在桥墩的圆桌旁,讨论明天之后的行动。

「虽然要去冰雪洞窟的话,就需要突破南大陆的修尼雪原,不过只要有佛尔尼尔,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本来的话,其实必须花费数个月的时间,在极寒之地旅行呢,有南云同学在真好。」

「我先说好,谷口。走捷径的话,就代表可能会跳过某些必须经验的事哦?因为可以轻松度过试炼而感到喜悦,那样的心态不会有问题吗?」

「唔咕……我会铭记在心,集中精神挑战的……」

因为有了攻略树海大迷宫失败的经验,像这样被始要求绷紧神经,铃也没有反驳的余地。更何况,是她勉强拜托始让自己同行的。

始的眼神扫过光辉与龙太郎,两人都面露苦涩表情,点头回应。

月、香织,以及缇奥都露出温暖的眼神看著始。

「……怎么了?」

发觉她们的视线,始讶异地眼神一敛。

「……嗯,没事。」

「对,没事。」

「没什么啦。」

三人不知为何表情更加愉悦,摇头表示没事。

始感到很不自在,而雫则是交互看著月她们和始,雫隐约能明白月她们感觉到什么。

(……南云同学有点不同了吗?该怎么说呢,感觉他比以前更稳重了?变得有点成熟了吧?)

如果是不久前的始,他一定不会问光辉他们『不会有问题吧?』。从这股异样感与始给人的印象,带给了雫这样的感想。

或许是掌握到了可以回地球的可能性,让始的心灵多了几分余裕,因此而让他的人格更为完备了吗……

就在此时,原本缺席的同伴终于来了。

「对不起~我迟到了。因为我的家人策画要在城内掀起取外号的风潮,所以我花时间把他们全都揍飞了。」

「希雅,做得好。」

始露出美好的笑容,对著希雅竖起大拇指;希雅也露出非常美好的笑容,竖起大拇指回应。

始非常自然地空出身旁的位子,希雅也非常自然地坐在始的身旁,距离近到可以触碰到彼此。因为月是在右侧,所以希雅是在左侧,原本香织坐在那里,可是因为两人的动作太过自然,导致谁也没办法说话。

「哼!」

香织小声哼了一声,希雅发出「啊」的一声察觉到了,她用眼神询问「要换位子吗?」。香织则不知为何甜甜一笑,然后身体贴紧希雅,希雅也嘻嘻一笑,将身体倚靠在香织身上。

(……该怎么说呢,希雅也变了呢。那是威严?余裕?可以确定是她变得成熟稳重了,原因只有那件事了吧。)

雫对人的观察非常犀利。

被始接受的事实,似乎给予希雅这位少女无比的自信。她似乎已从『少女』踏入『女性』的境界,全身散发出成熟的魅力。

「对了对了,在来这里的途中,有人给我这个。」

希雅说著拿出几本书摆在圆桌上,那些书籍就相当于地球的杂志,数本的内容都相同。

书的封面是这么写的。

【月刊费雅贝鲁根 再编版第一号】

「……嗯?这该不会是翼人族出的?」

「对,因为翼人族就是负责费雅贝鲁根的广告宣传。听说这本杂志原本每个月会发行一本,是因为魔人和帝国的袭击才停刊的。各位都还记得吧?昨天或是前天,各位是不是也有接受采访呢?」

「对,是有来采访。翼人族长叫做马欧的女人,直接找我问了许多问题。」

「对,我也被问了。」

「妾身是第一次接受采访,真是有趣的经验呢。」

同胞从奴隶的身分被解放,【费雅贝鲁根】虽然恢复活力,但仍是失去了许多事物。战死者不计其数,也有许多人被卖做奴隶后就死亡了。正因为众多同胞活著回来,所以对于那些无法活著回来的人,人们也就更难掩悲伤之情。

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原本停刊的月刊杂志————平时以报导八卦娱乐或阳光新闻为主————重新出刊。

为了纪念复刊,翼人族长,同时也是长老之一的马欧亲自前来拜托,希望务必让他们报导始等人的事迹。

光辉露出爽朗的笑容,拿起一本杂志。

「真怀念,让我想起在日本接受采访时的事呢。」

身为帅气剑道型男,光辉不但时常接受剑道相关杂志采访,也有时尚杂志等等,总之有帅哥出现于其中的杂志前来采访他。

虽然始与龙太郎并不怎么在意,不过如果有班上的男生在此,他们可能会咂舌一声吧。

光辉随手翻阅杂志。

【勇者大人是同志!?目标是南云氏!】

「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光辉将杂志重重地砸在地上。

全员拿起其他杂志,翻到那一页观看。

上面是这么写的。(※以下节录部分内容。)

【勇者天之河光辉氏为了解放帝国的奴隶,他协助我们潜入帝城,在演说之际,他也自愿配合演出,他对我们鼎力相助,是对我们有大恩的人。

所以有不少心仪光辉氏的亚人女性,根据笔者独自的调查,身为前奴隶的未婚女性有接近三成的人都有对他展开攻势。

可是很遗憾,似乎没有一位女性得偿所愿,这里笔者要公开一个令人惊愕的事实。

根据笔者的取材,某位女性曾被光辉氏以「我现在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南云……我……」为理由拒绝,当时南云氏碰巧经过,据说光辉氏以火热的眼神注视著他的背影。

这下各位读者应该明白了吧,光辉氏那句话的后续一定是「南云我爱你啊!」。他暗恋著身为同性的南云氏!光辉氏火热的视线,现在一定也注视著南云氏的背影吧,恕笔者僭越,笔者想为光辉氏艰辛的恋情声援。】

只见月猛然起身,无神的双眼无言主张「勇者,我要杀了你!」,准备用神罚之焰伺候。

希雅也猛然起身,带著强烈觉悟的眼神无言主张「始先生的菊花由我来守护!」,准备德卢肯伺候。

「慢著!等一下!这是恶意中伤,我感觉这篇报导怀有恶意啊!月小姐和希雅小姐也明白吧!?这完全是充满独断、偏见和个人嗜好的报导啊!」

光辉拚死为自己澄清。

「天、天之河,你……」

「别这样!南云,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可、可是上面写光辉同学对始同学报以火热的视线……」

「香织!?拜托你,你要明白啊!我那是下定决心的视线!下定决心要变得比南云强的视线!!」

「※注视屁股的视线?」(译注:日文的下定决心发音跟屁股很像。)

「龙太郎,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心我揍你哦!」

月对光辉满怀戒心,杀气腾腾,瞳孔收缩的眼神持续瞪著光辉;有著狂暴兔耳的希雅手不离德卢肯,像流氓一样瞪著光辉。有好一段时间,时间就浪费在阻止月和希雅上面。

广场终于恢复平静,为了劝架而最尽力的雫似乎已然筋疲力尽,一旁的光辉不断感谢雫。

瞳孔收缩的月女王和流氓眼的希雅就是如此可怕。

「我有不好的预感,要继续看下去吗?」

始面露微妙的表情,看著杂志说道,雫一脸疲惫点头答应。

「反过来说,我们的访谈不知会被怎么写,不确认一下会很可怕吧。」

「就、就是说啊。铃难得跟亚人的孩子们要好了,铃可不要被以奇异的眼光看待……」

总之大家决定继续读下去。众人各自拿起杂志在手,打算从第一页开始看起,于是翻开第一页。

【第一号特集!!追踪郝里亚族的公主,希雅公主的浪漫恋情!】

「公主!?希雅公主!?这是什么啊!?」

希雅大吃一惊,兔耳不停抖动,始忍不住笑著说道:

「那样写也没错吧?想想看,郝里亚族被承认为『同盟种族』,在实质上拥有与长老会议同等的权力,同时也是英雄一族。因为你身为那一族族长的女儿,在一般的亚人看来,你也堪称为『公主』、『希雅公主』了吧。」

「……嗯,草民们,还不下跪,希雅公主在此哦!」

「别这样说啦,月小姐!我快羞死了!」

希雅双手遮住脸,彷佛在说:我不适合做公主啦,不要看我!

全员笑嘻嘻地看著希雅,同时继续念下去。

【郝里亚族的族长卡姆•郝里亚的千金希雅小姐,她的人生过得波澜壮阔。

她自幼丧母,全族一起逃出树海,却被帝国追杀,在莱森大峡谷遭遇生死危机,最后回到树海又遭受放逐处分!】

「下达放逐处分的是费雅贝鲁根,做出决定其中一人就是马欧长老呀。」

因为现在是马欧编辑长,所以要站在客观的立场来写吧。

希雅露出非常冰冷的眼神,那是简直可以媲美月的冰冷眼神。

【可是,在那样的逆境之中,她并没有放弃。正因为如此,她才会遇见命运之人!没错,就是南云氏!】

希雅收起冰冷的眼神,变得忸忸怩怩起来。

「重新听到别人这样说,很让人害羞呢。」

「被那样说,我也很害羞啊。」

彷佛自己的真人真事被改编为小说一样,令始和希雅非常难为情。看到两人的样子,月等人露出微笑,光辉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龙太郎则是明显地不是滋味。

【我们采访了希雅公主本人。

————当初遇见南云氏,他就给你命运的感觉了吗?

希雅公主:「是啊,反而应该说我在相遇之前就感觉到命运了!我们是受到命运的引导,我们的相遇是必然。实际相遇之后,我的身体有触电之感,宛如脑门受到一阵冲击,有一种像是飞在天上的感觉!」】

「……这是在说你中了始的『缠雷』,头顶被赏一记肘击,被拋向飞龙群那时候的事吗?」

「…………月小姐,我也是要顾面子的。」

始把头别了过去,光辉等人则是心想「南云,你到底在做什么啊!?」,他们看著始的眼神,彷佛看到难以置信的事物一样。

【————你对他一开始就有好感了吗?

希雅公主:「不不,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差点全族都要被处刑哦?在始先生帮我们谈判好之前,我完全没有余裕谈情说爱。」

竟然如此!明明与命运之人相遇,不幸却仍然袭向希雅公主!神到底要把她逼到什么样的绝境才肯罢休呢!】

「所以说,想要把我们处刑的是费雅贝鲁根,做决定的其中一人就是笔者的马欧长老,把我逼入绝境的不是神,就是你呀!」

「该说她实在很有记者魂吗?真是厚脸皮的人啊。」

【————那么,你是何时对他有好感的呢?

希雅公主:「应该是那个时候吧,始先生对长老们说『希雅是我的命运对象!如果你们要从我手中夺走希雅……那就给我做好觉悟!』真是太令我感动了!」】

「等一下!我没过那种话!」

始大声澄清。众人的目光移向希雅,希雅在激烈地游移兔耳后,流下一道冷汗。

「…………对不起,我有点加油添醋了。」

她毕竟是青春少女,讲到恋爱话题,会加油添醋也是很正常的事。众人这么想著,温暖的目光集中在希雅的身上,这时月帮希雅说话了。

「……不过,始说过『如果你们要从我手中夺走这些家伙~』。」

「!?你、你记得真清楚呢,月。」

月可能把始说过的话,一字一句都记下来了吧。

众人温暖的目光,这次集中到始的身上。始一只手遮住眼睛,难得说出「好、好丢脸……我当时难道没有别的说法了吗?」,感到无比羞耻。

【由此可见两人的羁绊之深。于是乎,我们的同胞希雅公主漂亮地胜过月氏,成为南云氏独一无二的存在。月氏似乎也祝福希雅公主,推测她一定是承认败北,爽快地退让了吧。因为她不可能胜过希雅公主的魅力,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管怎样,希雅公主至今的辛劳得到回报,我等同胞都为她感动欢喜。】

月回头望向希雅。

「……希雅,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我、我不知道!我从没说过那种话!」

「……OK,我去杀了那个马欧编辑长。」

「月,冷静一点!」

尽管被香织从背后架住,月仍是摆动手脚,大喊著「混帐!我要宰了他!」。从报导特地强调『同胞』看来,做为娱乐亚人们的表演之一,她故意稍微扭曲事实了吧……

「那、那个叫马欧的人,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缇奥的这句话,雫等人一同点头同意。

【笔者询问希雅公主,在南云氏周围的女性是否会令她感到不安,希雅公主似乎不明白笔者的问题,于是笔者重新询问希雅公主,对南云氏周围的女性有何看法。

下文开始,笔者特意将希雅公主的话语以原文刊载。】

希雅惊叫「咦!?原文刊载!?她明明说会编辑成轻松的评论的说!?」,显得十分慌张。女性成员们顿时露出兴奋的眼神,目光紧盯著杂志。

【我最喜欢她们了,喜欢到甚至觉得我生下来就是为了与她们相遇。】

在这个时点,希雅已经「呜噗!」的发出怪声。她羞耻得满脸通红,整个人趴在圆桌上,双手掩住耳朵,彷佛在说「我什么也听不见~」。

【月小姐对我而言既是姊姊一般的存在,同时也是战斗的师父,以及第一个朋友。因为有月小姐,所以才有现在的我,只要是威胁到月小姐的人,即便是始先生,我也不会允许!】

月脸颊泛红,注视趴在圆桌上的希雅。

【香织小姐的话,其实早先我觉得这家伙很碍眼。】

香织跳了起来,「咦!?希雅讨厌我吗!?」她似乎难掩心中的冲击。

【因为她马上就拿我们和自己比较,一个人犹豫不决……我觉得她应该更这样那样,堂堂正正做自己就好了啊。】

光辉看著龙太郎说道:

「希雅的思考方式跟龙太郎很相似呢。」

「喂,光辉,那是什么意思!」

香织没心情管他们两人说什么,她盯著杂志读下去。

【更何况!更何况月小姐对她也很中意!有事没事就找香织小姐的碴!简直就像小孩子会欺负自己喜欢的人一样!把我放在一边!可恶的香织小姐!竟然夺走我的月小姐!香织小姐去跟雫卿卿我我就好了吧!】

香织往月看去,月则是别过头去,她的耳朵微微染红。香织似乎也害羞了吧,她的脸颊泛起朱红。

雫则是心想「啊,无视我呀?我是无所谓啦」,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寂寞,看来她很瞭解希雅的心情。

【不过,现在她可能是我最尊敬的女性了。】

不只是香织,包含月在内,全部的人睁大了眼睛看著希雅。希雅依然宛如忍耐著羞耻一般,趴在圆桌上不动。

【香织小姐在神山即使只剩灵魂的状态,她仍是祈求『能与我们同行的力量』、『能够并肩作战的力量』,然后真的换了身体。

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真了不起,真是坚强。仔细一想,香织小姐与打从一开始就喜欢月小姐的我不同,香织小姐是吞下嫉妒、自卑等负面感情,然后仍在这里,我觉得她比我更为坚强。】

香织惊讶得睁大双眼,默默不语,只是有如受到震撼一般,继续阅读文字。

【所以,我喜欢她到了崇拜的地步。我不会再让香织小姐倒下,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香织小姐由我来守护。】

香织默默抱住身边的希雅,希雅虽然身子一震,但是香织毫不在意地抱住她。

「原来如此,这可让人有点吃醋呢。」

「……嗯,同感。」

雫苦笑著说道,月也同样面露苦笑表示赞同。

「哦,好像也有评论妾身呢。」

原本缇奥一直以温暖的目光看著她们,这时她满怀期待,视线往杂志看去。

【缇奥小姐?啊啊,她真的是变态!】

「为什么!?希雅,为什么啊啊啊!!妾身也想要温柔的话语啊!?」

众人的目光射向她,就像在说:一个被虐狂变态好意思说那种话?你是自作自受吧?

缇奥趴在地上,用手拍打地面。

「呃~缇奥小姐,后面还有哦。」

铃有如鼓励缇奥似地一说,缇奥立刻说「真的吗?还有希望吗?」,迅速地回到座位。

【就算屁股被插上一根铁桩,一般人也不会觉醒为被虐狂!不可能呀。】

「根本没有希望!希雅讨厌妾身~!」

缇奥再度趴在地上拍打地面。自从在蟑螂之战受到缇奥激励之后,铃算是相当仰慕缇奥,她努力安慰缇奥,同时继续念下去。

【虽然缇奥小姐那么变态,不过我认为她是最瞭解我们的人。每当回头一看,缇奥小姐总是在不远处,以温柔的眼神看著我们。】

缇奥「呣~」的一声,发出奇怪的声音,或许是对被人看见脸颊泛红而感到难为情吧。

【她总是守护著我们,为我们尽心尽力,她看似不正经,其实最成熟稳重。缇奥小姐总是冷静无比,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始先生最信赖的人可能是缇奥小姐。】

缇奥小姐以充满期待的眼神看著始先生,始先生则是别过头,告诉她「别看我」。

【只是陪伴在身边就能让人安心————那就是缇奥小姐。接下来这句话我希望别刊载,我觉得她有点像母亲,所以,嘻嘻嘻,我最喜欢她了。啊,当然,我的母亲可不是变态哦!】

明明是那么好的人,却是变态。

感受到希雅的遗憾之感,月向缇奥翻了翻白眼。

「……说的没错,把我的憧憬还来。」

「饶、饶了妾身吧……」

缇奥似乎感到不自在似地遮住脸,不过那与其说是对月所说的话起反应,倒不如说,她是因为希雅的话感到害羞和高兴,不想让人看到她放松的表情。

【附带一提,缇奥小姐是变态这件事是始先生害的,我认为始先生应该负起责任。如果他因为缇奥小姐是变态而拒绝她,那我会全力挥击德卢肯。】

始「唔咕~」一声,发出奇怪的叫声。他的表情就像在忍受腹痛,实在是难以形容。

「主人啊,您似乎该负起责任哦?」

缇奥露出得意无比的表情,全员的目光射向始。

始露出过去不曾有过的微妙表情,考虑了一会儿后,忽然有如放弃抵抗似地,面露温和的表情说道:

「……至少我不会用那种理由拒绝缇奥,我很倚重你也是真的,有你在我也很安心。」

「————是、是吗,那就好。」

回答这句话后,缇奥便低下头,她的嘴角之所以微微在动,大概是在品尝现在感受到的感动吧。

缇奥脸颊微微泛红,长长的睫毛颤抖不已,从她身上丝毫感觉不到平时的性癖,看起来就是一位绝世美女。

光辉与龙太郎忍不住抽了一口气,铃与雫的表情就像在咀嚼香甜的蛋糕。

始或许是为了改变气氛吧,他清了清喉咙。

「嗯嗯,咳咳,上面基本上也有提到天之河你们,我来看看。」

「咦?我们也有?」

希雅是如何看到自己呢?光辉与龙太郎深感兴趣,他们将视线移回杂志。

【咦?勇者先生吗?嗯~我不太清楚耶!我跟他的搭档也没说过几句话,因为我也没兴趣。】

光辉说著「嗯,我就知道」,眼中失去光芒。龙太郎则是说「别提了,她只记得我是『勇者的搭档』哦,希雅小姐该不会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他用已死的双眼眺望虚空。

【铃小姐……有时看到我和月小姐,或是香织小姐和雫小姐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眼神看起来很寂寞。】

铃抽了一口气,雫和香织忧心地看著她。

【我知道她是因为想到谁而露出那种眼神,所以当铃小姐拜托始先生,接下来的旅程也让她一起去的时候,我觉得很高兴。我心想,啊啊,她还没放弃,她还打算努力,而我喜欢那样的人。】

铃感到很不好意思,光辉与龙太郎则是因为差别待遇而趴在桌上。

【雫小姐……只是迟早的事!】

「什么迟早的事!?那是什么意思!?」

雫狼狈不已,月、香织、缇奥则是异口同声地说「确实如此」,并点了点头。

「所以说是什么呀!?」

没有人愿意回答她。

【雫小姐看起来是个豪爽明快的人,但我觉得她其实是相当复杂的人。看起来像是她在照顾香织小姐,但其实我觉得是雫小姐依赖著香织小姐。在我看来,和香织小姐在一起的雫小姐,并不是在『陪伴』香织小姐,而是为了怕自己被拋下而『跟随』著香织小姐。】

雫地内心激烈地动摇,她的目光游移,看起来手足无措的样子。

始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说道:「谁都看得出八重樫喜欢香织」,其他人也点头回答「确实如此」。

香织说「嘻嘻,我也最喜欢小雫哦」,雫则是将长长的马尾缠在脸上,抱膝坐在椅子上,然后直接将脸埋在大腿。

那或许是八重樫流忍耐羞耻之型吧。

铃笑嘻嘻地朗读后续内容。

【该怎么说呢……她是个可爱的人,假如我们全员是肉食动物,那大概只有雫小姐一人是草食动物吧。】

始等人莫名地认同,他们呢喃著「草食动物」四个字时,使出马尾防御的雫小姐顿时身子一震。

视线回到杂志上,上面似乎记载著希雅特集的结语。

【以上就是希雅公主对女性成员们的感想。不愧是南云氏独一无二的公主,集威严与从容于一身,跟其他女性的等级就是不同。

笔者确信我们的同胞希雅公主与南云氏的爱会永垂不朽。】

「太偏袒希雅了吧。」

「……不管怎么说,我要杀了马欧编辑长。」

「对,有必要跟她谈谈。」

太过偏袒同胞的马欧编辑长,她的生命有如风中残烛……

【————那么最后想请问希雅公主,对你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

希雅公主:「……是未来,无论何时我都很珍惜未来。对了,让天职『占术师』的希雅•郝里亚告诉大家一件好事吧。预测的未来并不是等它成真,而是要自己去实现。只要许下『希望的未来』,想著未来并努力于现在,如此一来一定能够到达美好的未来。」

原来如此,正因为不断想像著美好的未来,所以才有现在的希雅公主,笔者不禁满怀感动与赞叹。

感谢希雅公主接受我们的采访,以上就是希雅公主特集。】

有好长一段时间,每个人都不发一语,只是以温柔的眼神看著希雅。

「……呜呜,我太装模作样了,好丢脸哦。我只是因为第一次接受采访,所以有点兴奋过头了。」

坦白说出真心话,最后还有点得意忘形地给读者建议,让兔子小姐感到羞愧不已。为了排解尴尬的气氛,希雅喃喃地说「你们谁来说句话啊」,但是众人仍然只是以温暖的眼神看著她,没有人说一句话。

「欸~!我无法接受只有我一个人被公开处刑!我们也看看各位的采访报导吧!你们一定也会像勇者先生一样被炸死!」

「啊,对喔,这本杂志已经出刊了。哈哈,费雅贝鲁根的人都会以为我是同志了啊,哈哈。」

光辉似乎精神异常了,就在龙太郎殴打光辉,想要让他清醒的时候,希雅翻开下一页。

【英雄一族的族长卡姆•郝里亚独家公开!

卡姆:「吾名为深渊蠢动的暗猎鬼卡姆邦提斯(略),我要说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吾等的伟大老大『霸红神鬼白夜天魔之圣灭————】

砰的枪声响起,全员吓了一跳,立刻抬头一看。

「全员别动。视线也不准移动,谁动我就杀了他。」

说出这种会被人当成恐怖分子台词的人,当然就是始。

就在每个人都僵住不动的时候,始将那一页从全部的杂志上撕下,往地上一丢后,洒上燃烧石的焦油,然后点火。

「好了,继续读下去我就杀了卡姆。来啊,怎么了?翻到下一页我连马欧也杀。」

看来被炸死的似乎是始,始的英勇事迹(?)与帅气的外号,大概已经在【费雅贝鲁根】传开来了吧。

家人的可耻报导大概已经被传开,希雅再度趴在桌上,她似乎已经没有力气起来了。

除了希雅以外,全员无言地将目光移向下一则报导。

【资格者们的人际关系】

相当单纯的标题。另外,所谓的『资格者』是在亚人之间的称呼,意指至少攻略一个大迷宫的人,所以恐怕是将始等人全员一并报导吧。

从不是特集这一点可以清楚看出,希雅与始他们的待遇差别有多大。

【我们访问了资格者南云氏、月氏、香织大人、缇奥氏、雫氏,主要是询问关于他们的人际关系。很明显,她们对南云氏都有好感,众女争夺一男,不知她们的心情如何呢?】

与希雅的时候不同,没有人表现出慌张的模样,可能是大家都意识到是采访,所以说话时有慎选词汇吧。

只有香织有点慌张地说「为什么只有我用『大人』称呼!?」,雫则是解开马尾防御,大声喊著「等一下,照这种写法不就好像我也对南云同学有好感了吗!」。

光辉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纠正雫的说法。

「报导只是用资格者统称你们吧?怎么了?雫,为什么那么慌张?」

「咦?啊,嗯,你说的对。」

雫微妙地移开视线,乖乖坐回位子上。感觉到气氛有点奇怪,香织也闭上嘴,将视线移向报导。

【因为篇幅有限,所以刊载的是笔者自行整理的访问内容】

月等人齐声发出「咦?」的一声。

【月氏对希雅公主的心情请恕笔者省略。只不过,可以确定两人间有深厚的情感,甚至令笔者在采访的同时都快被甜到吐砂糖了。在先前报导曾言及月氏的笔者真想上吊自尽,不过笔者是翼人族,所以上吊无效。】

实在不知马欧编辑长是否有在反省。

【关于香织大人,她与月氏的关系只能说不可思议。在采访之际,两人始终痛骂对方,而且骂了很长一段时间。】

月和香织彼此各自发出「哦~」「嘿~」的声音,开始准备雷龙与般若,不过————

【尽管如此,她们的表情却始终很快乐,不管怎么看都不像讨厌彼此。根据笔者的印象,月氏打从心底享受与香织大人吵架的时光,香织大人大概也珍惜与月氏相处的时间。

至少两人在回想并谈论彼此时的表情,跟月氏谈论希雅公主时的表情,以及香织大人谈论雫氏的表情都不一样,但却是毫不逊色的幸福表情。】

「……不要误会,我并不喜欢香织。」

「不要误会了,月,我并不喜欢月-->">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