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 升华魔法的禁止事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特典 升华魔法的禁止事项

「这么说来,月和大家是如何使用升华魔法呢?」

始一边加工炼成素材的矿物,一边随口问道。

始他们下榻之处的一楼是食堂,而始就在食堂内享用著费雅贝鲁根风味的咖啡,一边进行炼成,一边试验升华魔法。

除了始之外,月、希雅、香织、缇奥与雫也都在食堂里,所以始才会好奇地问一下她们。

月等人稍微思考了一会儿。

「……嗯~因为还在适应阶段,所以大概就是单纯使威力倍增吧。不过我构想了很多,因为能够进行复合的魔法也增加了,所以就是……可以再生的天龙?」

「那还真是可怕呢。」

确实,可以实际运用的话,那将会是很大的威胁吧。

以魔法构成的天龙系列原本就几近无敌,如果被击散还能自行再生,然后不断袭击而来的话,那根本就是恶梦了。

希雅等人现在也单纯处于适应阶段,对于升华魔法的使用方式并没有特别深入的构想。

始一面思索一面说道:

「哈尔崔那也说过,升华魔法能令所有的力量最少往上进化一个阶段。只不过在迷宫传输给我们的知识之中,都是魔法或身体能力之类,浅显易懂的『力量』对吧?」

「嗯,也就是说,主人的意思是我们对『力量』的定义过于暧昧了吧?说不定除了魔法和身体能力之外,其他的力量也能进化……是吗?」

「对,就是这么回事。不过首先必须让单纯的力量进化才有意义吧,所以暂时还不用考虑应用方面的事。」

话虽如此,因为始生性喜欢深稽博考,所以就始来说,他总是不禁想要找寻事物的『漏洞』。

希雅等人心想原来如此,于是她们也开始思索。随即,月「嗯」的一声点了头,不知为何露出得意的表情站起身来。

「……我对始的爱已经封顶。」

「你突然说什么呀,月?你的脑袋不正常了吗?」

风弹射向香织!

哼,你打到的是残像哦!

「……不过,再进化下去的话会变得如何?没错,我很好奇,升华魔法是否能将我的『爱的力量』升级呢?」

「真厉害,月小姐若无其事地继续说话呢。」

「香织也若无其事地听著呢。她刚刚明明就只让头部高速移动来闪避攻击的说……她变坚强了呢……」

这可说是毫无意义的争吵,虽然没有多余动作,但那进步却也只是毫无意义地变得洗炼而已。希雅和雫看见彼此挚友的日常模样,露出同样五味杂陈的表情面面相觑。换个角度来看,她们两人也是默契十足。

「好了啦,该怎么说呢,这确实是令人深感兴趣的问题呢。升华魔法是否也会作用于厌情面?如果会的话又会出现怎样的影响呢?」

「月,不会有问题吗?我觉得还不习惯就做这种尝试会有危险。」

「……嗯,没问题,最坏的情况只要香织对我施加再生魔法就好了。」

香织自信满满地点头,表示包在她身上,而月也点头回应。

「……那么我马上就开始————让我更喜欢始吧~萌~萌~啾!」

这是异世界的吸血公主,不可能会知道的魔法咒语。

她的双手明确比出爱心形状,膝盖也搭配著韵律轻巧地摆动,最后眨了一下眼!

动作完美无缺。

香织和雫的目光猛然投向始,始则是立刻移开视线。

为了逃避香织与雫的强烈注视,始清了清喉咙,观察月的情况。

「月?如何?有什么改变吗?」

月凝视著始,然后眼中的光芒忽然消失了。

「……『缚煌锁』。」

不知为何,她神速地发动香织拿手的拘束系魔法!一瞬间便将始捆成一个粽子!

「什么!?喂,月?你到底在做什————」

就在每个人都因困惑而僵住不动的时候,月从自己的宝物库中取出一条似曾相识的项炼,希雅战战兢兢地问道:

「月、月小姐?姑且不论你为何有誓约项炼,你拿那个东西想做什么呢?」

月回过头。两眼无神的她,看起来非常可怕。

「……我想过了,为了和始永远在一起,我该怎么做才好。」

看到誓约项炼,始开始直冒冷汗,他感到强烈的不祥预感。

「……答案很简单,只要把始绑起来监禁,一生都别让他外出就好了。」

「来人啊,快阻止月!香织!拜托你使用再生魔法!」

「呜哇啊啊!月,快点恢复原状吧!」

香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动再生魔法!耀眼的银光顿时降在月的身上。

「……你要妨碍我吗?」

可是不管用!香织大叫「为什么!?」,显得十分吃惊。

趁著香织惊慌之际,月发动『缚煌锁』!这次她则是用龟甲缚捆绑住香织!不可以过问她是在哪学会这招的!

「月!你做什么!快点解开!」

「……香织,你放心吧,我不会放香织一个人的。」

「咦?」

「……香织也跟我们一起,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咿~!?来人啊!谁来救救我啊~~!」

就在香织哭喊的时候,月的目光转向哑然失声的希雅等人,她的双眼依旧无神,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说道:

「……希雅和缇奥也是……如果雫希望的话,你也可以和我们在一起,直到永~远,呵呵。」

希雅和缇奥,以及完全没有意愿的雫,她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证明现在的月就是如此危险!她的魅力固然十分性感,但现在的她不管怎么看,都像是『病娇』。

「喂~!希雅、缇奥、八重樫!你们在发什么呆!快点把月压制住啊!」

希雅等人发出吶喊,为了压制不管怎么看都很危险的月,她们全力一拥而上。然而,解放了心灵的月————强得惊人!明明三人齐上,却被她谈笑之间就轻松化解。

话虽如此,因为三人争取到了时间,始和香织趁那段时间挣脱束缚后参战,总算成功压制住变得病娇的月。

不久之后,或许升华魔法的效果解除了吧,月的眼神恢复光采。被捆成粽子倒在地上的月,她的第一句话是……

「……不、不是的,我只是有点热情过头而已。」

月全力栘开视线,拚命地找藉口。

「缇奥,麻烦你解说一下。」

「嗯,就月的情况来说,恐怕是已封顶的爱升华之后,月的心灵挣脱束缚而失控了吧。也就是说,平常月就怀有想要把主人监禁起来宠爱一生的愿望,只不过她一直都是勉强抑制住内心渴望而已。」

「……嗯嗯!?我反对!」

月的反对以被众人漠视的方式,遭到了驳回。

「始先生,请问你感想如何?」

希雅手比出拿麦克风的手势,拿到始的嘴边。

「……爱很沉重,不过我喜欢。」

就始而言,病娇的月似乎也OK。爱很沉重————让月听了脸颊泛红。

始和月放闪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所以香织尽管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仍是决定装作没看见,她问道:

「月把矛头指向我们又是为何?」

「这个嘛,单纯想来……啊~妾身也不好意思说啦……也就是说,月对我们也是喜欢到一生不想分开吧。」

从状况来看,众人大概也预测到了吧,但是重新听缇奥这么一说,似乎遗是会感到难为情。

香织双颊泛红别过头去,希雅则是说「哎呀,月小姐真是的……」,垂下兔耳露出微笑。

「等、等一下,我也是吗?」

雫指著自己,好似吓了一跳。

「月说过『如果你希望的话』,所以并非积极地想要束缚你……大概就是如果雫希望的话,她愿意接受你,把你束缚起来而已。」

「是、是吗……」

雫对月喜欢自己的程度,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感到害怕,最后只能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总之,在月心中似乎潜藏著愿望,想要为他们全员套上代替项圈的神器并监禁起来,一辈子束缚并宠爱他们。

始等人面面相觑,隔了一会儿之后————

众人解开月的束缚,用无奈的眼神看著月。

而被他们以那样的眼神看著的月则是————

「……你们乾脆杀了我吧。」

她蹲下来,双手遮住脸,羞耻到身子缩成一团……那个模样十分罕见。

附带一提,在对不管怎么想都是病娇的香织施加爱情强化魔法后————

「没关系的哦?月和希雅都可以被始同学宠爱的。世上不存在情敌,人类都是一家人,你们看,世界是这么地美丽。」

于是诞生一个莫名其妙地接受并肯定一切的圣母香织。

硬要形容的话,那大概是『纯净的香织』吧。

因为她的外表是神之使徒,所以看起来神圣无比。

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有没有用升华魔法,香织都是性格坦率的女孩子。

于是始等人全场一致同意。

————升华魔法不可以用来增强感情。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