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 爱女缺乏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特典 爱女缺乏症

始因为过度专注于炼成,不小心就通宵熬夜了。

始在费雅贝鲁根郊外一处宁静的场所试验升华魔法,并专心制作神器,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非但已经跨日,甚至已经到了接近隔天中午的时分。

始的头脑昏昏沉沉,甚至傻傻地自言自语「难道时间被快转了!?」,所以他拖著沉重的脚步回去落脚处。

「话说月她们也不来叫我一下……啊,她们是体贴我吧。」

始隐约记得她们似乎来探视过几次,大概是不想打扰专心的始,所以特意没有出声呼唤始吧。

只要一投入就会通宵做事,是始在地球时就有的坏习惯,始自言自语著「我真是没进步啊」,搔著自己的脸颊。

他加快脚步,想要早点回到住宿处睡一觉,但这时始的耳中听见欢乐的嬉闹声。

「……在玩鬼捉人吗?」

仔细一看,前方似乎有亚人的孩子们在玩类似鬼捉人的游戏。那里是个小型公园,里面杂乱地生长著相当高大的树木,孩子们不分种族,快乐地在其间奔跑。

始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注视著孩子们的嬉戏,看了好一会儿。

「……不知道缪现在过得如何。」

始轻声说道,他在思念把自己当成爸爸仰慕的海人族小女孩。在视线前方游玩的亚人孩子们,年纪大概也跟缪差不多,或者比缪年纪稍长,所以始才会把他们的身影与缪重叠,想起了缪吧。

始的脑海浮现与缪的那段快乐的回忆。

同时,脑中也出现可怕的想像。虽然不认为缪会忘记自己,但是去迎接她时,如果缪说不愿意跟他一起走该怎么办?因为自己冷落她太久,若是缪说出讨厌爸爸之类的话,那他该如何是好————他的脑中出现许多幻想,看来始爸爸罹患爱女缺乏症了。

始想著缪,想著想著似乎就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回过神来才发觉周遭有一道气息。

只见附近树后有一对可爱的兔耳探出,完全就是藏了身体却露出了兔耳的状态。始看著那对摆动的兔耳过了好一会儿后,兔耳的主人缓缓地探出头来。

然后,只见一名兔耳小女孩与始对上眼,身子一震,随后僵住不动。她的年纪与缪差不多,大概四、五来岁,在头的两侧以深蓝色头发绑了垂到肩上的辫子。

始与兔耳小女孩注视著对方,看了好一会儿,紧张的气氛彷佛谁先动就会死。话虽如此,他们也不能一直这样互看下去。

「……有什么事吗?」

「!?」

始出声呼唤后,兔耳小女孩吓得跳了起来,兔耳狼狈地左右摇摆,眼眶逐渐泛起泪水。

始面露苦笑,背部倚靠在稍远处的树木,然后直接席地而坐。

他身体放松,一派轻松地再度远眺嬉戏的孩子们。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始柔和的气氛解除她的紧张感了吧,兔耳小女孩蹑手蹑脚地向他靠了过去。

她似乎有话想问,一副忸忸怩怩的模样。该说她不愧身为世界第一胆小种族,而且又还是小女孩吗……所以才迟迟开不了口吧。

如果是成人的话,始大概已经给她一枪了,然而即使是始,也无法对小女孩开枪。始露出更深的苦笑,主动开口说话。

「你有遇见过海人族吗?」

兔耳小女孩再度吓了一跳,张望四周,确认过附近只有自己在,她才明白始是和自己说话,于是摇了摇头。

「在遥远的西方,有个大约要走将近一年才会到达的遥远地方,存在著一个漂浮在海上的城镇,而海人族就居住在那个城镇里。」

「……海?」

兔耳小女孩静静地更加接近始,侧著头问道。

「海就是……一个大水塘,水塘广阔到看不儿边际,里面装满比这个森林的树木还要高的水。」

兔耳小女孩激烈地摆动兔耳与兔尾,眼中闪烁著好奇的光芒,看来她似乎很有兴趣。或许是紧张感已经完全消除了吧,小女孩坐在始的身旁,竖起兔耳倾听。

「我有个海人族的女儿,年纪正好跟你差不多。」

「???」

兔耳小女孩头上浮现大量问号。人类的父亲却有亚人的女儿,这样的亲子关系并没有前例,所以她无法理解吧。不过,这位小女孩想问始的问题,似乎就是让人无法理解的事。

「因为是王子,所以即使是人类,也会有亚人的女儿吗?」

「王子?什么意思呀?」

一问之下,这名兔耳小女孩似乎听到父母在聊始和希雅的关系,他们说有人类和兔人族成为一对恋人了,情报来源则是月刊费雅贝鲁根。因为希雅对他们而言是郝里亚的公主,所以拯救了希雅,并与她结为连理的始,就好像是王子一样了。

「唔哇,我瞭解希雅被称为公主时的害羞心情了,感觉真不好意思……」

「你不是王子吗?」

兔耳小女孩从始的态度似乎看出来了,她侧著头问道。

「对,我不是王子。」

「……那么你和希雅公主不是一对恋人?」

「不,我们是恋人。」

兔耳小女孩更加困惑地侧著头。始将手伸向兔耳小女孩的兔耳,温柔地轻抚。一瞬之间,兔耳小女孩抖了一下,似乎颇为害怕,不过始的手意外地温柔,所以她很快就放松了力量。

「也就是说,跟有没有兔耳,还有我是不是人类都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明明有兔耳?」

「还有兔尾啦,希雅的兔耳和兔尾都是我的最爱。」

兔耳小女孩目光游栘,似乎在思考著什么。过了不久之后,或许是心中做好整理了吧,兔耳小女孩面露微笑。

然后,不知是想到什么,她攀到始的腿上,背靠著始的胸前,全身放松坐了下来。始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他想到缪也时常爬到自己的腿上,所以像现在这样放松休息,让始不禁微微一笑。

始就像在对待缪一样,抚摸小女孩的头,兔耳小女孩拍打著兔耳。

「再多说一些,海人族的孩子是怎样的女孩?」

「这个嘛,她的名字叫缪————」

兔耳小女孩想听树海之外的话题,所以始从头到尾表现出温和的态度,开始说起与缪相遇后的各种冒险。

不知不觉问,原本在玩鬼捉人的其他孩子们也聚集起来,看来他们对始和始说的故事都很有兴趣。

过没多久,强势的虎人族女孩与狼人族男孩逼迫兔耳小女孩让位,甚至还有翼人族的孩子爬到始的头上,转眼之间,始的身上全是小孩子。听著孩子们吵闹的声音,始只能叹著气,开始当起保姆。

「啊啊,好了啦,你们别吵了。喂,小弟弟!不可以拉兔耳!要好好对待兔耳!坏孩子就不给这个哦?」

兔耳小女孩被狼少年拉扯兔耳,哭著抱住始。始一边安抚小女孩,一边从宝物库取出在王都买的糖果饼乾。

香喷喷的食物凭空出现,令孩子们的目光都紧盯在食物上了。

「来,一人一个,不要抢。」

孩子们顿时挤了过来。看来不管走到哪都一样,小孩只有在吃东西时才会变得安分,虽然孩子们仍紧紧贴在始的身边,不过却已经不再吵闹。

果不其然,只有兔耳小女孩的饼乾被抢走,惹得她哇哇大哭。始拿她没办法,只好再取出一个糖果,叫兔耳小女孩张开嘴,兔耳小女孩毫不犹豫地笑著一口吃掉。

始用手指弹抢夺饼乾的狼少年的额头,少年抗议「你做什么啦」。始抓住他,为了促使他反省,单手抱住他,对他施以搔痒之刑。狼少年一边笑著叫始住手,一边挣扎抵抗。或许是觉得狼少年的样子很有趣吧,以兔耳小女孩为首,其他孩子也一起参加搔痒,大家一起大声嘻笑。

结果,始身上又是一群小孩了。

之后,始炼成了剑玉、陀螺、溜溜球等怀旧玩具供孩子玩耍,或是讲自己的冒险故事给他们听……

不知不觉间,孩子们大多已进入梦乡。他们或是倚靠著始,或是将头枕住始的脚上,全员靠在一起进入午睡时间。

仔细一看,被始一直抱在怀中的兔耳小女孩,也将脸埋在始的胸前,睡得十分香甜。

「……我真的要早点去接她才行了。」

怀中安心的睡容与缪重叠了。

始脑中再度开始幻想撒娇的缪,而且担忧著缪会不会说出「爸爸来得太迟了!我讨厌爸爸!」的可怕话语,同时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进入梦乡,和孩子们一起进入午睡时间。

十分钟后。

「……贵、贵重画面。」

「月小姐,鼻血!你流鼻血了!」

阳光自森林的枝叶间洒落,目击在孩子簇拥中熟睡的始后,月负伤了。

「……希雅,看到被始抱著的小女孩后,你有没有看到将来呢?」

「啊!?始先生抱著兔耳小女孩熟睡,也就是抱著我与始先生的孩子————呼噗!」

希雅的鼻子喷出幸福的汁液。她身旁的香织说著「被小孩围绕的始同学,无价!」,缇奥则是说「这里是妾身的理想国」,两人同样流著幸福的鼻血,倒在地上。

之后,当家长们结束工作来接孩子之际,看到自己的孩子围著始熟睡,让他们不禁露出温馨的笑容。不过不用说也知道,当他们看到附近倒在血泊中的月等人后,一齐发出了悲鸣声。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