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海盗杀手的幽灵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第二章 海盗杀手的幽灵船

在四面由岩壁围绕的大房间里,摆放著好几张床。

直接嵌在天花板和墙壁中的矿石发著光,映照著整洁乾净的白床单,与收纳许多药品的柜子。

几乎所有的床上都躺著静静安眠的人,那些沉睡的人非常安静,甚至让人怀疑他们是否已经死去。

其中位于较内侧的两张床之间,有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她专心地把毛巾浸在装了水的桶子里,用小手拧乾后,帮睡在床上的人——————迪蓝擦拭身体,再替他穿上衣服,努力照料著他。

睡在隔壁床的凯蒂也已经换上乾净的衣服,她经过梳理的头发,散发著美丽的光泽。

正在照顾他们的,是身为同一间孤儿院兄弟姊妹的柯琳。

柯琳心爱的家人因为教会的『神兵创造计划』而牺牲,陷入昏睡的状态,而她每天都率先照顾他们。

虽然被照顾的人同样是孩子,但是对年仅七岁的柯琳来说,照顾身体无力的病人是相当辛苦的工作。而且柯琳也照顾睡在这间『医务室』内的其他人,和单纯受伤或疗养疾病的人,如果是一般七岁的孩童,就算闹脾气说不想照顾也不奇怪,不过……

离开自幼生长的王都贫民区,来到这个『解放者』的秘密据点,已经过了四个月左右。

柯琳从未有过一句怨言,她模仿最喜欢的哥哥,将后方的头发绑起,摇晃著红色发丝,今天也勤奋地做好自己能力所及之事。

「迪哥哥、凯蒂……没问题的,哥哥一定会救你们……」

柯琳用有如枫叶的小手,轻抚迪蓝与凯蒂的头。

经历了那次在【绿色大坑道】的惨烈经验,以及在这个秘密据点的生活,让柯琳的表情变得相当成熟。

「嗨,柯琳,迪蓝和凯蒂的情况怎样?」

「啊,鲁哥哥。」

出声叫她的是鲁思,黑色刺蜻头是他的特徵,与柯琳是同一间孤儿院的孩子。

「没什么变,其他人也一样。」

「也是啦,一定没什么变吧。」

鲁思耸了耸肩,注视著迪蓝他们。不过他彷佛看开了似地移开视线,并走向房间最内侧的床。那是一张无人使用,微微倾斜的床。

柯琳没有多想,只将目光追著看了过去。只见鲁思缓缓从裤子后方口袋取出一对黑色手套,将其套上之后在床旁蹲下。

那张床似乎是有一支床脚破损了,鲁思用戴著手套的右手触摸破损处,然后静静闭上双眼。

他集中精神,脑中想像最强炼成师的技巧,同时也是他最尊敬的哥哥的身影。

「————『炼成』。」

只见淡淡的橘色魔力光闪耀,破损的金属床脚逐渐恢复成原本完好无缺的状态。

「哇啊,鲁哥哥好厉害!你的技术又进步了呢!」

「嘿嘿。」

听到柯琳纯粹的称赞,鲁思难为情地擦了擦鼻子。

正如柯琳负责医务室的杂务一般,鲁思也负责修理、维护秘密据点和武器道具。

附带一提,这里是位于【莱森大峡谷】的洞窟,因为峡谷具有让魔力消散的性质,所以本来是不能使用魔法的。

鲁思之所以能使用魔法,是因为奥斯卡在临别之际送给鲁思的一件神器————黑手套。手套上除了刻有炼成魔法阵之外,也具有强化魔力结合的能力。

虽然只限于半径两公尺以内的空间,不过黑手套能令魔力消散的效果无效。

除了与奥斯卡同样拥有『炼成师』的天职之外,鲁思也为了尽早成为与哥哥比肩的炼成师而努力不懈。所以近几个月来,鲁思的技术急遽上升,甚至到达深受『解放者』倚重的程度。

「鲁哥哥真厉害……柯琳就只能做这点小事……」

柯琳刚刚还在称赞鲁思,却见她心情忽然沮丧起来。她手上拿著装著水的水桶,大概是对于只能照顾病患和从事杂务的自己,感到很没用吧。

鲁思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他摸了摸柯琳的头说道:

「别说傻话了,你受大哥之托要照顾迪蓝他们,而且做得很好不是吗?」

「是那样没错……」

「我也只能做『这点小事』呀……解放者的那些人全都很厉害,如果想帮他们的忙,那就只能慢慢地增加自己能做的事,对吧?」

「……嗯!」

听完鲁思说的话,柯琳思考了一下,然后用力点头回应。

因为最近加入『解放者』的年龄相近的姊妹做什么都很厉害,所以柯琳感到焦虑,她怀疑自己只会做这种事真的好吗?

自从那次事件以来,有成长的人不只是柯琳,鲁思也一样,所以柯琳在听了变得可靠的哥哥的劝说后,似乎将焦虑的心情转化为斗志了。

「呵呵,鲁思小弟是个好哥哥呢。」

「欸!」

鲁思的样子,彷佛遭遇了在战场上绝对打不赢的敌方武将。

他目光所注视之处站著一位手持托盘的少女,少女有一头中分的金发、巧克力色的肌肤与翡翠般的双眸,她是年仅十二岁却格外性感的沙漠少女————丝夏。

「柯琳~我们送午餐过来了~」

「啊,小允!」

这时又有另外一人从丝夏的身后探出头来,她有著与丝夏非常相似的容貌,并且拥有相同颜色的头发、肌肤和眼眸,但年纪却更幼小。绑著双马尾的少女,是丝夏的妹妹————允法。

附带一提,丝夏现在把头发留长了,原本及肩的长发,如今长到了肩胛骨下方的位置。或许是因为头发变长的关系,令她更增几分艳丽。

对于这位明明和自己只差一岁,却莫名成熟的异国少女,鲁思似乎就是不擅于应付。

「哎呀,鲁思小弟,你的反应很伤人哦?」

「少来了,除了奈兹大哥之外,你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吧。」

鲁思用怀疑的眼神看著丝夏,丝夏则是皱起八字眉,彷佛在说「伤脑筋,我没那个意思呀……」。

总之,丝夏重新转换心情后说道:

「这是莫琳小姐要我送来做为午餐的三明治,我们一起吃吧?」

看到托盘上的各式三明治,鲁思的肚子大声地叫了起来。

不止是丝夏,允法和柯琳都睁圆了双眼,隔了一拍后轻声笑了出来。

「别、别笑!因为今天从早上就有很多要修理的东西,我肚子早就饿扁了啦!」

鲁思红著脸,从丝夏的手上一把抢过托盘。不过,他并非是为了独占午餐,而是要帮丝夏端到出医务室后不远处的休息室桌上。

鲁思小弟一直看著最敬爱的奥斯卡大哥的背影长大,所以自然而然地采取了绅士的行动。

『解放者』的大姊姊们有点担心鲁思小弟的将来,他虽然既粗鲁又怕羞,不过他的个性认真,对女性也很绅士……

鲁思以后应该不会成为天然的花花公子吧?

当然,这里只有妹妹柯琳与奈兹狂————不对,奈兹教信徒的姊妹,所以没有人有反应。

鲁思在休息室中享用夹著满满培根的三明治。在女孩子们谈论同性特有对话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个男生。鲁思忍耐著尴尬的心情,观察端庄地吃著三明治的丝夏。

丝夏和允法两姊妹,在一个月前被连络员提姆带来秘密据点,因为日夜赶路的关系,所以当他们抵达这里时,两姊妹都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

她们之所以那样赶路的理由很单纯,那就是她们想要尽可能早一日与『解放者』会合,增强自己的能力,以成为奈兹的后援。因此,本来需要花费四个月左右的路程,她们仅仅用一个多月就抵达了。

虽说藉由提姆的固有魔法『鸟兽爱护』,马匹可以增加数倍速度并且不会疲累,不过考虑到她们本人还只是年幼的女孩子,就可见她们的意志是多么地坚定。

话虽如此,鲁思也同样有想要帮上忙、与之比肩的对象。

所以当初他是认为她们很有毅力,因此怀著愉快的心情,迎接她们成为同志……

但是短短数天鲁思便看出来了————

啊,这两个家伙是很不妙的那类型的人。

首先,两人接受了天职的检查,应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吧,她们两人都拥有天职。

丝夏是『创作士』,有著创作诗歌和故事的天赋之才,同时也拥有对衍生性知识的学习和传播的才能。

年仅十岁便创作出『沙漠的妖精』之故事,短短两年便传播至大陆东方,这也是因为她生来就拥有这方面才能的关系吧。

允法是『乐法师』,此种天职不仅在乐器演奏方面拥有天赋才能,在支援系魔法方面也有天赋才能,可以藉由演奏增强支援魔法的效果。

因为至今她从未接触过乐器,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有这种才能,不过从她有能敏锐观察对方心思的能力,和擅于选择可以留下强烈印象的话语之处来看,便可知道她才能的一鳞半爪。

例如她支援姊姊的行动————当密雷迪出现时,她不留痕迹地加以牵制,同时又留给对方好印象。

因此当两人得知自己拥有优秀的天职之后,为了将自己的才能磨炼至极限,如今她们求知若渴,不断地学习知识和技能。

她们认真的程度可说是非常吓人,甚至到了负责教育她们的『解放者』成员也害怕的地步。

因为即使劝她们别太勉强自己,她们两人也只是笑咪咪地说————

————一切都是为了奈兹大人。

所以不只是鲁思,其他人也认为「啊,这两个女孩真的是很不妙的类型」。

「啊~鲁思看丝姊看得入迷了~」

「啥!?」

突然遭到指谪,让鲁思发出惊叫。看来允法发现他在暗自观察丝夏了,这个小不点敏锐的观察力果然不能小觑。

鲁思正想否认,顺便纠正允法不该直呼年长者的名字,但是在他开口之前,丝夏就神色为难地说道:

「对不起,鲁思小弟,我已经是奈兹大人的人了。」

「别说了,这样说好像是我告白被甩了一样!!我才没有那种想法!!我只是好奇你的学习进展得怎么样了而已!」

「呵呵,对不起。」

丝夏淘气地笑了出来。就是这点,明明只相差一岁,她却一副游刃有余的态度,而且还自鸣得意地说自己是奈兹大人的人,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性感的气息。

以同年纪的孩子来说,她实在太有女人味了。

因此鲁思特别不擅长应付丝夏。虽然因为丝夏已经开始被托付担任『解放者』的情报分析,以及根据情报进行形象宣传的职务,所以其中也带有一些嫉妒的成分在。

「丝姊姊和小允真的很喜欢奈兹哥哥呢~」

柯琳悠哉地说出她的感想,鲁思的心中顿时吹进一阵清凉的风。

果然同年纪的女生就是要这样可爱才对。

————亲爱的大哥,今天我们的妹妹依旧如天使一般。

「柯琳小妹对奥斯卡大哥,又是抱持怎样的想法呢?」

「咦?」

听到丝夏反问,柯琳愣了一下。不过隔了一拍之后,她似乎明白了丝夏的问题,登时双颊绯红,鲁思则是心头一惊。

只见柯琳忸忸怩怩地说道:

「哥哥有密雷迪姊姊了哦?」

「嗯~他们两人实际上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先前我问他们是不是恋人关系,奥斯卡哥哥否认了哦。」

他们两人是有很深的羁绊没错,不过至少在现在的时间点,他们并不是恋人关系,而且也不清楚是否存在那样的感情。

站在孩子们的观点来看,他们的感情大概介于朋友与恋人间的暧昧地带吧。

所以允法握起拳头,大力向柯琳鼓吹:

「小琳!少女就是要主动出击喔!如果你想嫁给奥斯卡哥哥,那就必须抱持不惜打倒密雷迪姊姊的心情才行!总之我就在信上帮你转达给密雷迪姊姊:『哥哥是属于柯琳的,不准你出手!』。」

「欸欸欸!不行啦,而且柯琳也喜欢密雷迪姊姊呀。」

鲁思心想「这对姊妹真的快闪一边去好吗?我家的天使妹妹要是被你们污染,该怎么办啊。」,另外,姑且不论这件事……

————亲爱的大哥,我相信你不是会对虽然已满十岁,却还是比自己年幼的妹妹出手的大变态,万一你敢打什么歪脑筋……我就不得不化身修罗了。

鲁思遥望远方的大哥,在心里这么想著的时候,休息室又走进一位人物。

「小鬼头们,你们有好好吃饭吗?不吃饭会长不大哦。」

彷佛要用宏亮的声音,将巨大身躯硬挤进房间一般,一名『解放者』的成员走了进来,他名叫马歇尔•戴亚蒙德。他有一头夹杂白发的黑色短发,年近四十 五岁,长相虽是威严十足,却是个性诙谐的男子。他原本在【贝鲁卡王国】军中担任千人队长,但是因为教会的教义,他陷入必须对众多部下见死不救的状况,所以 才弃职潜逃国外。

「哎呀,马歇尔先生,我认为鼓励女孩子当大胃王并不恰当喔?」

跟马歇尔一同进入的,是身披白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白发女性,名叫米凯拉•艾菲尔德。她是居住在北方山脉地带的少数部族中的一人,部族的自然信仰一如往常地被教会视为异端,在赌命逃出后,她得到『解放者』的收留。

她的特徵为总是闭著双眼,那虽是出于眼盲之故,但她却不曾为眼盲所苦,因为她的固有魔法『灵魂之眼』,给予她比常人更广阔的视野。

「不,米凯拉,你叫我别鼓励她们当大胃王,但这句话由你说出口还真没有说服力啊。」

「我才不是大胃王。」

米凯拉是大胃王,虽然身体纤痩,食量却比马歇尔这个原本是军人的巨汉还要大三倍。平常没事就看到她在吃东西,现在她的长袍口袋也有面包露在外面。

「呃~队长和米凯拉大姊找我们有事吗?」

鲁思有些困惑地问道。附带一提,秘密据点的人大多称呼马歇尔为队长,因为他在这个秘密据点担任战斗员的队长。

对于鲁思的提问,米凯拉则是回答道:

「啊啊,抱歉,因为马歇尔先生一开口就刺伤少女心,所以我忍不住就离题了。我来是要把这个交给你们啦。」

米凯拉无视马歇尔抗议的目光,从怀中拿出点心————她大概是拿错了,又迅速把点心放回去,然后从别的地方取出书信。

「那是……!」

丝夏立刻有了反应,她从座位站了起来,眼神充满期待。

米凯拉似乎感到很温馨,轻声一笑说道:

「对,这是奈兹先生的信,刚才奶油送来的。」

「谢、谢谢您,米凯拉老师。」

丝夏踩著轻快的脚步,红著脸跑过去;允法也叫著「奈兹大人的信!」,飞也似地奔了过去。

就能力上来说,米凯拉在『解放者』里负责的是情报方面的工作,所以丝夏必然时常向她学习,自然而然地便以『老师』尊称了。或许是认为丝夏的反应很可爱,米凯拉笑得更加开心了。

「信啊……提姆大哥还是一样有效率啊。不,有效率的是奶油吧。」

「奶油明明那么可爱的说,真是厉害呢。」

鲁思和柯琳齐声赞叹。上次收到信的时候,密雷迪他们已经往西边前进相当远的距离了,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抵达西海了吧。

如果他们已经抵达了,那么从西边的尽头到大陆中央的这段距离,奶油到底是用多快的速度送信过来的呢……信件到达得如此之快,实在令人惊愕不已。

只不过,『解放者』的干部阶级和固有魔法持有者大多是杰出人物,所以鲁思和柯琳也都开始逐渐习惯了。

「这么说来,队长为什么来这里?」

鲁思忽然感到疑惑,于是询问道。

「当然是因为好奇啊。」

「这样啊。」

『解放者』的成员对新的神代魔法使用者,和年幼姊妹的未来非常感兴趣,而且他们似乎也十分好奇首领和戴眼镜的神代魔法使用者,是否会发展为令人脸红心跳的关系。

密雷迪虽然会写信说明近况,不过丝夏她们也想听听看,奈兹从第三者立场的观点描述情况。不知是因为奈兹个性勤劳的关系,还是因为收信人是丝夏和允法的关系,总之即使是日常小事,奈兹也会写在信中寄来。

「呵呵,丝夏,奈兹先生的信上怎么说————」

米凯拉笑嘻嘻地打算询问正在看信的丝夏,但是————

「哎呀,奈兹大人……真是不乖呀……」

米凯拉瞬间感到毛骨悚然,话说到一半便止住了。

丝夏在笑,她用食指摆在脸颊旁,那艳丽的动作就像是在说「啊啊,真是伤脑筋」,眼眸随即失去了光芒。

允法口中喃喃说著「啊,丝姊快坠入黑暗面了,必须准备拉她回来才行……」,因此更令人感到可怕。

「怎、怎怎么了吗?丝夏?」

米凯拉老师尽管对学生偶尔显露的危险气氛感到畏惧,仍是试著向她询问。

丝夏将信递给众人看。

米凯拉、马歇尔,以及鲁思和柯琳都看了一遍。

信的内容看不出有什么奇怪之处,上面讲的是他们在沙漠的旅程,奥斯卡与密雷迪一如往常地拌嘴、在路上经过的城镇吃了怎样的美食、看到什么吸引目光之物。

还有密雷迪是如何地惹人厌,奥斯卡的发明是多么地新奇。

另外,奈兹非常希望丝夏能告诉他,她是如何掌握他们的状况的,特别是他和女性扯上关系的时候,为何连细节都一清二楚,该不会是那样的固有魔法觉醒了吧……等等,都是些交代日常琐事的内容。然而最后一行字写得非常颤抖,可以感受得出奈兹的紧张与恐惧。

「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呀。」

「对、对呀,柯琳也这么认为,哥哥和密雷迪姊姊也都很快乐的样子。」

鲁思与柯琳战战兢兢地说道,丝夏却是默默地摇了摇头,用纤细手指指著信上的一行字。马歇尔讶异地念了出来。

「呃~我看看……在绿洲池畔吃冰?吃了各种的果酱,每一种都很美味。哦~在沙漠能吃到冰很棒呢……我认为这句话没什么奇怪的呀?」

「是啊,他甚至还有想到丝夏和允法,写说希望有一天也能让丝夏和允法吃到。」

全员看著丝夏,目光显得十分困惑。

丝夏脸上虽然笑得很甜,但是她的眼神非但没有笑意,甚至还卷起了像密雷迪操纵的重力球一样的黑色漩涡,她开口说道:

「呵呵,为什么奈兹大人会知道其他果酱的味道呢?」

「咦?那是因为奈兹大哥也吃了其他的冰吧?」

「一个人吃三份?就奈兹大人的为人来说,那是不可能的吧。也就是说,他一定有请奥斯卡先生和密雷迪小姐分给他吃。」

「呃~不能分别人的吃吗?柯琳也常和别人互相分享食物呀。」

「是啊,如果只是互相分享的话那还不打紧,不过……奈兹大人十之八九是让密雷迪小姐说『张开嘴,啊~』并喂食了吧。」

米凯拉微微颤抖,询问她为什么这样想。因为信上一句话也没提到有发生这种事。

「因为对于吃冰时的描写,少得非常不自然。其他段落有事没事就会描写密雷迪小姐如何,奥斯卡先生又是如何,但是你们不觉得只有这个部分异常地简洁吗?」

重新看一遍,确实是如此,看起来就像是教科书的例句,让人隐约感觉得出写信人的紧张……

「也就是说,奈兹大人做了亏心事。」

在这种状况下,会让奈兹不敢写出来的亏心事……

似乎只有「张开嘴,啊~」了。

「必须给奈兹大人回信呢。」

丝夏放著僵在原地的鲁思等人不管,以缺乏抑扬顿挫的语气说著「奈兹大人真是令人伤脑筋……还有密雷迪小姐也是……」,并朝书桌走去。

她信中开头的第一句一定是「奈兹大人?为什么你让密雷迪小姐对你做『张开嘴,啊~』的动作呢?」吧。

可以预见奈兹大概会发狂似地问「那时有被丝夏看到!?不,她现在也正看著我吗!?」。

「丝姊,你继续写信没关系,允法演奏曲子给你听好吗?」

「好啊,允法,请你演奏会让我想起奈兹大人的激昂曲子。」

「交给我吧~」

允法的演奏,一定是为了要将丝夏从黑暗面拉出吧。

在得到乐器之前,这位妹妹都只是以言语来防止姊姊坠入黑暗。

看来将散发黑暗气息的丝夏交给她处理,应该不会有问题。

「最、最近我开始认为……在情报的分析与操作方面,我大概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给丝夏了。」

米凯拉老师颤抖著声音说道。

该怎么回答她呢?

马歇尔与鲁思、柯琳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然后他们也同时心想————

————真是挖到了不得了的人才啊。

「啊!?在哪里!?在哪里看著我!?」

「奈兹!?你突然怎么了!?有追兵吗!?」

在一个非常荒废、感觉就像是贫民区的城镇巷子里,奈兹突然大声惊叫。

奥斯卡吓了一跳,慌张地向周围张望。

从赌场逃出来后,奥斯卡等人一路逃到相当靠近外圆区边缘的地方。这时他们总算摆脱那批黑衣人,在这个隐密的巷子里稍作休息,但……

「啊,不,抱歉,没什么,因为我突然感到寒意袭身。可能是累了吧。」

「这样啊……仔细一想,自从漂流到这里之后,我们直接去了赌场,然后就演变成现在的状况了嘛。嗯,这么一想,我也确实感到十分疲惫了。」

奥斯卡苦笑著吐了一口气,心想:「能撑到这里,我也真是够健壮了。」

「总之我们似乎总算摆脱他们了,不过……」

奈兹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看著奥斯卡一手抱在身侧的东西。

「……」

那是礼服装扮的密雷迪,她看起来似乎全力想要消除自己的气息。

当然,这不是为了摆脱追兵……她大概,不,她绝对是为了不让奥斯卡发现自己吧。不过,在被抱在身侧的状态下,她的努力就是白费力气。

「啊~密雷迪?我要把你放下来啰?」

令人意外地,奥斯卡以一贯轻柔的语气,温柔地把密雷迪放下。

密雷迪眨著眼睛,畏畏缩缩地问道:

「那个……阿奥?你不生气吗?」

「我在生气啊。」

「啊,是。」

阿奥的笑容充满无声的压力,彷佛在说: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密雷迪顿时冷汗直流,心虚地移开视线。

奥斯卡无声的压力持续了好一会儿,他面带笑容盯著密雷迪看,不过因为眼镜反射了月光,难以看见他的眼睛,所以反而令人感到可怕。

「奥、奥斯卡,抱歉,我也输到身无分文了。」

奈兹似乎对说出自己『身无分文』这句话感到很受伤,脸上露出羞愧的表情。身为一个成年人,「身无分文」这样的词汇,似乎对他的心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

「不,那些本来就是用来玩乐的钱,就算用掉也没关系。在那个金额的范围之内,要怎么使用我也无从置喙,只要奈兹玩得尽兴,那就够了。」

「唔……是吗?」

奈兹赌到一半突然被褐肤美女军团围住,不知不觉间就被骗得豪赌一场,然后输到身无分文。不过,对于奈兹而言,第一次的赌场体验似乎相当尽兴。

「话虽如此,然而玩到不惜借钱,这就不对了啊。」

「非常抱歉!!」

密雷迪使出全力下跪赔罪!

由于她身上穿著美丽的礼服,所以更令人不忍看她。

奥斯卡直挺挺站著,并将双手盘在胸前,目光直视著密雷迪。

密雷迪则是时而抬头偷看奥斯卡,但是看到奥斯卡在瞪她,她又赶紧低头,然后不断地重覆这样的动作。

「密雷迪,你有在反省吗?」

「我有反省惹。」

虽然因为话说得太快,语尾变得有点奇怪,不过基本上可以感觉得出她有在反省。

奥斯卡叹了一口气,向密雷迪伸出手。

「阿奥?」

「嗯,虽然你有点疯过头了,不过因为你似乎已经反省了,所以就算了。」

「阿奥!」

密雷迪忍不住想要抱住奥斯卡,却被奥斯卡一手抓住脸阻止,然后耸了耸肩。

「而且这次的错不只在密雷迪。」

「咦?」

「?什么意思?奥斯卡。」

密雷迪与奈兹侧著头感到疑惑,奥斯卡苦笑著回答道:

「密雷迪,你被诈赌了。」

「什么!怎么回事!?」

根据奥斯卡所说,密雷迪游玩的那一桌,看得到微弱的魔力残渣。魔力的反应是来自对赌的男人和荷官的位置,所以对赌的男人才能拿到想要的牌吧。

「呜~我竟然上当了,太大意了!」

密雷迪懊恼地跺著脚,一旁的奈兹看著她思考了一下后,向奥斯卡问道:

「……嗯,该不会就是这个原因?」

「什么原因?」

「没有啦,当我们逃出来的时候,我感觉你比平常更为火爆,我在想是不是因为密雷迪被当肥羊宰,所以你发火了。」

「咦?阿奥,是这样吗?」

奥斯卡把眼镜往上一推,想起色眯眯地看著密雷迪的男人,他用充满怒气的语气回答道:

「对方想对我的同伴出手,那是理所当然的报应吧。」

好黑暗,奥斯卡周身散发出一片黑暗气息。

借款?把同伴当肥羊宰,被倒债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财物损失?真是不幸的意外啊。

人员被害?请不要搞错了,你们是加害人,我们才是被害人。

这叫做正当防卫,你说防卫过度?那种概念并不存在。

「阿、阿奥?你冷静一点。你看,大家都没事嘛。吶,小奈!」

「是、是啊,没错,这可以说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最适合在这个罪犯之都生存的人,应该是奥斯卡吧……密雷迪与奈兹这样心想。同时,他们也拚命安抚黑化的奥斯卡。

奥斯卡咳嗽一声。

「不管怎么说,我们暂时不要接近中央比较好。今天就姑且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住宿吧。」

见到奥斯卡的性格恢复正常,密雷迪与奈兹都松了一口气。

「或许是因为到处奔逃的关系,我肚子饿了呢。在找到住的地方之前,我们先去吃饭吧?」

走出巷子,奥斯卡朝可能有餐厅和住宿的地方迈开步伐,同时如此提案。

密雷迪表示赞同,跟在他的身后开口说道:

「吶,阿奥。」

「嗯?」

「谢谢你♪」

这是在感谢奥斯卡抱著她逃跑,而且还为了她而生气。

奥斯卡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密雷迪露出和缓的表情笑著。

奥斯卡迅速转过头,再度迈步前行。

「不客气。」

只听见既愉快又开心的笑声响起。

奥斯卡假装没听见,稍微加快了脚步。

「真是的……跟你们在一起,一点也不会无聊呢。」

对于奈兹别有含意的笑声,以及从中感觉得出暖意的那句话,奥斯卡也假装没听见。

这里不愧是外圆区,每间店都有点脏,但是却充满活力与喧嚣声。

看来密雷迪他们逃出中央赌场后,来到的地方是位于最西边的【艾罗冈地区】。这里似乎是所谓的工匠城镇,见到的人与其他地区相比,多数都具有工匠气质,而且个性认真又豪爽。

港口里的船舶和码头数量,也可匹敌拥有-->"> 本章未完